克林貢語/發音

维基教科书,自由的教学读本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多數克林貢語的發音與英文互通,但是還是有許多差異。大多數情況下,說的人必須將音調提高或者發音位置往後。比方說發克林貢語的 Q,必須將舌頭盡量往喉嚨部份靠。

初學者可能會發現有的音很難,特別像是tlh的複合音,在對話中更難順利發音。下一課會開始提到一些克林貢語的單字,建議先將發音與單字熟悉之後,再學習後面的課程。

克林貢語被設計成一種尖銳、喉音重的語言,對中文使用者而言非常不熟悉。所以我們可能會發現有的發音非常困難。比方說克林貢語的Q

另外,大小寫的使用與英文差異很大,像是 I 從來不會寫成 it 從來不會寫成 T

這可能讓人覺得很沒意義:克林貢語只有在一個時候大小寫有差—Qq。為何不用像是x代替Q,然後忽略大小寫的問題呢?

這想法是對的,這樣比較有邏輯。但是克林貢語不是一個很講求邏輯的語言。克林貢語畢竟是外星的語言,所以被刻意設計的與英文有距離,而 tlhIngan Hol 看起來比起 tlhingan hol 要外星多了。

以下為發音列表,如果一開始無法全部唸好, 這邊會對英文不存在的發音,進行更深入的說明。

子音[编辑]

克林貢語在某些子音時,比起英文發音,需要將舌頭往後移動更多。這樣 'd' 的發音比起英文更重。'S' 則介於's' 和 'sh' 中間。

克林貢語 'H' 聽起來像是刺耳的英文'h',作曲家巴哈(Bach)的尾音,或者希伯來文的 l'chaim 。

克林貢語 'q' 有點像是英文的 'k',但是舌頭要更往喉嚨的方向移動。

'Q'是非常誇大的'q',有點像是克林貢語的 'q' 和 'H' 合併。

字母 IPA 解釋 發音
b /b/ 英文的ban
Ch /ʧ/ 英文的church
D /ɖ/ 類似英文發音d,但是這邊要捲舌,將舌尖放在上顎,而不是上排牙齒後方。
e /ɳ/ 瑞典語的 Vänern (上面 D同位異音)
gh /ɣ/ 類似英文的 gh 同時發音,並在說的時候將舌頭後縮。
H /x/ 蘇格蘭語的loch,或者音樂家巴哈的Bach。將舌頭後方抬高至咽喉,並強迫空氣從喉嚨發音。
j /ʤ/ 英文的 judge
l /l/ 英文的 lung,不是英文的軟齶音gull
m /m/ 英文的 man,對應注音符號的ㄇ,或者中文拼音的m
n /n/ 英文的nan,對應注音符號的ㄋ,或者中文拼音的n
ng /ŋ/ 英文的 ring,不是英文的angle
p /pʰ/ 英文的pan,加上整個字都需要送氣,對應注音符號的ㄆ,或者中文拼音的p
q /qʰ/ 阿拉伯語的 Qur'an,但是送氣要更多。類似於英文的 k,但是舌頭的位置更後方,並且發音時要伴隨送氣。
Q /q͡χ/ 在內茲珀斯(Nez Percé),沃洛夫語卡巴爾達語內出現。類似克林貢語的q,但是更粗糙與大聲一點。發音時,將舌頭擺在咽喉最深處,並用力強迫空氣送出。類似咳痰的聲音。
r /r/ 西班牙文的 rojo
S /ʂ/ 注音符號的ㄕ,或者中文拼音的sh。
t /tʰ/ 注音符號的ㄊ,或者中文拼音的t
tlh /t͡ɬ/ 納瓦特爾語(Nahuatl)的 Nahuatl,類似英文的發音tl,但是送氣要更多。也可以嘗試先說英文的t,伴隨吐氣把l發音出來。
v /v/ 英文的van
w /w/ 英文的wash
y /j/ 英文的yes
' /ʔ/ 聲門塞音,英文uh-oh裡面的停頓

母音[编辑]

這裡要注意大寫 I 和小寫 l 的不同。克林貢語區分大小寫,而且從不使用小寫 i

因為大寫 I 和小寫 l在無襯線的字體上有時候很難區分,這邊建議使用有襯線的字體,可能會對閱讀比較方便。

字母 IPA 解釋 發音
a /ɑ/ 聽起來像是英文的「ah」,或者中文的「啊」。 比如:spa(不是 jab的短音)。
e /ɛ/ 聽起來像是英文的「eh」,或者中文的「欸」。比如:bet
I /ɪ/ 聽起來像是英文的短音「i」,或者中文的「亦」。比如:in。有時候唸起來會變成長音的「ee」,但是原因目前不明。
o /o/ 聽起來像是英文的「ou」,或者中文的「歐」。比如: mow,或者know
u /u/ 聽起來像是英文的長音「u」,或者中文的「嗚」。比如:prune(不是butt的短音)。

克林貢語字母及數字表示法[编辑]

除了用英文字母表示,克林貢語也有自己的字母,如下圖:

克林貢語字母及數字表示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