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历史/欧洲中世纪的危机

维基教科书,自由的教学读本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简介[编辑]

中世纪是历史上持续了1000年,主要是指从公元5世纪末期罗马帝国衰落,到16世纪宗教改革运动为止。这个阶段开始于罗马帝国晚期,出现了人口的明显下降,欧洲人口萎缩,城市被抛弃,农村土地荒芜。气候变冷,疾病和政治不稳定都在这段时期产生了重要影响,地中海古典文明逐渐消亡,在欧洲取而代之的,是更小规模的更本地化的杂居社会,受到了罗马人,基督徒和日耳曼或者古凯尔特野蛮人共同影响。到了公元9世纪和10世纪,人口达到了最低点,欧洲变成了大部分是乡村而且是文明退化的区域,然而在这个时期,商业和知识学习在伊斯兰世界,中国和印度繁盛起来。伊斯兰军队在公元7世纪到8世纪征服了西班牙地区,但是在试图进入法国地区时被法兰克王国在公元732年击败。

第一个1000年出现了转折点,随着国王巩固自已的权力和城市人口开始重新增长填补了自从罗马帝国衰落以来的空旷的土地。农业的封建系统,将农民通过对当地封建地主或者教会的义务束缚在他们劳作的土地上,确立了一定程度上的经济稳定性。同时,从亚洲传来的马项圈,使得由马牵引的犁比缓慢的牛牵引的犁提高了农作物产量。商业城镇在英格兰,法国和低地国家(现今荷兰比利时和法国北部地区)繁荣起来,德国地区的统治者派遣僧侣和农民前往东欧和波罗的海地区砍伐森林开荒定居。所有一切都是得益于公元900年后气候变暖,更多的土地可以用来进行食物生产。意大利北部的城邦国家财富增长文化发展。伊斯兰统治下的西班牙地区成为了知识和文化的中心,在那里,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在一定程度上和平共处。尽管存在着骑士之间的局部战争和争斗,从公元1000年到1250年的中世纪盛期出现了人口和财富的增长,足以支持修建宏伟的大教堂和派遣欧洲军队进行十字军东征。

公元1250年以后,人口增长出现了停滞,人口达到了中世纪农业能支撑的极限,增长放缓或者停止了。主要的强盛王国之间的争斗,例如英法百年战争,变得更为频繁了。天主教教会稳固的精神世界的权威,遭受了教派分裂和经济腐败的严重打击。公元1348年爆发了灾难性的腹股沟腺炎,也就是黑死病,从亚洲经水路进入了意大利,并在三年内传播到了整个欧洲大陆,杀死了据估计有三分之一的欧洲居民。很多人相信这就是基督教预言的世界末日。伴随着疾病的痛苦,这场瘟疫带来了经济大混乱,提高了劳动力成本,使得原有的封建系统摇摇欲坠,存活下来的农民开始变得不顺从了。

接下来的一个半世纪将欧洲从在松散皇权和教会控制下的支离破碎的封建私人领地网络变成了一系列的不断统一起来的国家。城镇成为了抵抗旧的皇权和教会势力的中心。从前的骑士和贵族的影响力下降了,统治者支持新的逐渐变得富有、影响力与日俱增的市民和商人阶层。出版印刷和识字率的扩大在许多国家中增加了政治和宗教冲突。到了公元1500年,克里斯托弗哥伦布跨过大洋来到了美洲新世界,马丁路德冲破了罗马天主教控制影响了大部分的欧洲。这些进展开创了现代历史,引领中世纪走向结束。

大量的现代组织机构起源于中世纪。具有强力中央政府的国家的概念自于中世纪国王之间权力的合并。国王建立朝廷,任命长官,组织皇家军队,并且开始征缴税费,所有这些概念都对今天的政府非常重要。一个领先的例子就是法兰西王国,从公元987年到公元14世纪早期的卡佩王朝。法国的地区贵族,他们的城堡和骑士都在皇权强有力的控制之下,这样国家的统一达成了。相反,德国,本来在公元10世纪和11世纪具有强力的国王,在中世纪盛期在统治者和教会之间爆发了持续的政治冲突,削弱了国家的凝聚力,提升了地区领主的影响力。

在中世纪,国王开始召集议会,解释他们的政策并寻求财政支持。这个时候的议会代表了全体的社会阶级,神职人员,贵族,和商人,而不是个人。

有限政府的概念也出现了,挑战了传统的观念——所谓统治者是无所不能的(例如罗马皇帝和埃及法老)。在公元1215年爆发了最重大的事件,英格兰的贵族通过大宪章向国王宣称了他们的权力。此外,议会的概念,正如上面解释的,出现了,封建主和庄园合同的相互性奠定了社会契约的基础。

再有,政府官僚机构开始在这个时间形成,中世纪皇家委员会演变成了现代政府部门。

最后,在中世纪,产品和服务的管理也日趋明显,行会保证了消费者能够得到质量上乘的产品。

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时代的思想家趋向于用责备的目光审视中世纪,但是中世纪构建了未来时代的基础。

艺术的萌芽[编辑]

绘画和文学都在中世纪早期结束时萌发了新生。

  • 绘画

伯东内的乔托开始了对人体更真实的表现。经管相对于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他的人体还相对原始,他是第一个试图带回古罗马艺术的先驱。他发展了绘画中的透视画法表现深度。他的大多数艺术作品都是在教堂和礼拜堂里的石膏底的壁画。

  • 文学

当天主教教会的势力开始衰落的时候,民族自觉性开始产生了。民族主义体现在用民族语言而不是拉丁语撰写的文学作品中。这种使用民间通俗语言的手法,开启了文化地区性可以更自然表达的先河。文学作品对读者可以更真实和更人性化,这也就是为什么例如坎特伯雷故事集这样的作品被认为刻画了撰写时代的生活的原因。

正当用通俗语言撰写的作品提高了平民的识字率的时候,欧洲社会仍旧广泛地生活在口口相传的传统之中。

但丁阿利吉耶里

我是通向痛苦城市之路 我是通向永恒悲伤之路 我是通向被抛弃人们之路 你来到这里,放弃所有的希望吧


地狱,第三篇,神曲


但丁阿利吉耶里于公元1215年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他的家庭并不富有,但是具有贵族血统。他师从于布鲁内托拉蒂尼。布鲁内托教授他古典艺术,包括拉丁文和希腊文。但是,但丁决定要采用他的通俗语言,并且用他的托斯坎方言撰写著名的神曲。今天,他在历史上占据重要位置,因为他是第一个托斯坎方言作者。但丁认为他的作品是喜剧,因为他认为他的意大利写作风格不同于古典拉丁语悲剧。他的三篇的史诗神曲讽刺性的批评了教会,并评价了一系列历史和当代的人物。这些人物中最出名的是古罗马拉丁诗人维吉尔,在神曲中引领着但丁通过了死后的身后世界。但丁在写作中表达了对这些人的强烈的个人感情。在地域的最深层他惩罚了那些他最痛恨的人。他的个人痛恨来自于他在佛罗伦萨参政时期。在这个地域最底层的受害者之中有教皇博易八世。但丁强烈反对博易八世的扩张政治政策。神曲的每一诗篇依据救赎的程度分配,三篇分别为地狱,炼狱,和天堂。地域篇中包括了许多经典的古希腊神话描述地狱的刻画,如冥河和冥河的摆渡人卡戎。

杰弗里乔叟

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是一系列故事汇编,展现了各种英格兰人的物欲的世俗的兴趣。这些故事集的背景设定在前往坎特伯雷朝拜圣托马斯的圣物的朝圣之旅。故事集讲述了朝圣的30个人的个人的故事。故事内容包含爱情,家庭和宗教,提供了当时社会历史的一个横断面。故事中的大部分人物,看起来更执着于物质满足,而不是灵魂的永久平静。坎特伯雷故事集是研究这一时期世俗英语的很有用的材料。它仍是今天是语言学家,研究中世纪和现代早期英格兰的学者的经典材料。

英法百年战争[编辑]

英法百年战争是英格兰和法国之间(偶尔有其他国家介入)一场非常复杂战争(公元1337年到1453年),围绕着三个主要冲突而爆发,分别是英格兰和法国围绕着法国加斯科尼地区的归属,由不列颠支持的在法国纺织业城镇的叛乱,和法王查理四世死后英格兰宣称具有法国王位继承权。

战争,开始于在法王查理四世死后王位继承权的纷争,然后迅速地变得非常复杂和多面性。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三世和他的儿子爱德华,也就是人们熟知的黑王子,侵入了法国阿基坦地区,一块英格兰宣称具有所有权的法国西南地区。随着时间发展,英格兰国王和法国国王陷入了更多的军事行动中去,从布列塔尼的内战,在现今比利时的贸易纠纷,甚至在西班牙卡斯蒂亚地区的战争。在百年战争中的三大战役,克雷其,泼瓦提耶(\textit{Poitiers},法国中部),和阿基库赫战役,都是英格兰的全面获胜,法王的标志百合花在每一次战役后都悄然在战斗地凋零。然而,尽管英格兰取得了每场主要战役的胜利,相对贫穷的英格兰始终也没有使拥有南部富庶区域的法国屈服,最终导致英格兰失掉了战争。

城镇和商业的兴起[编辑]

从公元6世纪到公元10世纪,欧洲只有少量的商业中心和很少的商人。长途贸易主要是面向贵族和教会高层的奢侈品,主要靠叙利亚人和犹太人商人。手工艺品主要是由本地的庄园提供。人口不足以支撑进一步经济发展,维京人和阿拉伯人(主要是指东方土耳其人兴起)的进攻又使得贸易路途非常凶险。

在中世纪盛期从公元1000年到1500年,长途贸易变得更安全更有利可图。结果,手工艺人涌向了成长中的贸易中心,使得封建领主和佃农必须到贸易中心获取产品。城镇之间形成了联盟和城市联邦,组织起来一起抵抗犯罪和与君主和贵族讨价还价。行会也行起,使得生产活动处于集体管理之下,工作由可靠的人完成,并且行会还提供职业教育。但是,中世纪经济的精神,是防止竞争。

城镇的兴起具有解放劳动者的效果。它迫使封建领主向农民提供更好的条件。通常,农民向封建主缴纳一年的费用换来自由。大量的人口从农业转向了在城镇中的工业生产,带来了经济发展的加速。事实上,一种手工工业革命发生在公元12和13世纪,特别是在低地国家的纺织业工业中心,例如冈和布鲁日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刺激了西欧经济的发展。北海,挪威和波罗的海贸易城镇的联盟,汉莎,开始出现,开启了斯堪的纳维亚向西欧输送毛皮,木材,蜂蜡和鱼类的贸易。

中世纪盛期,欧洲人从中东的十字军东征返回,他们带来了对非欧洲产产品的需求。返回来的人给中世纪欧洲人第一次带回来了外国香料,丝绸,水果,药材,和其他东方产品。地中海沿岸城市积极参与了兴起的贸易活动中,威尼斯成为了进口亚洲产品的富有的港口城市。马可波罗和他的同伴从这里出发前往中国。

封建君主力量的增强[编辑]

在这个时期,君主的权力开始增强,结果,人们看到了国家间的合并统一。国王行使行政权力,开始组织朝廷,他们靠从他们拥有的封建庄园主提供的金钱和从诸侯征缴来的费用生活。国王的皇家委员会是向他提供国家事务建议的诸侯们,导致了政府基本部门的形成。当各个城镇的代表聚集在一起开会时,形成了议会的早期形式。

议会并没有权力指挥国王,但是可以表达不满,国王由此进行决策。这是一种极本形式的立法。

此外,这些议会的形成,导致了三个社会等级的产生,第一等级,由神职人员组成;第二等级由地主和贵族组成;第三等级,是城邦或自治领市民。英格兰具有两个议会,上议院和下议院。下议院也允许拥有少量土地的地主成为议员。

黑死病[编辑]

黑死病,腹股沟腺炎,在1347年袭击了欧洲。经由跳蚤和老鼠传播,Y鼠疫菌横扫了欧洲大陆,到了1351年杀死了近三分之一的人口。这种细菌被认为源自亚洲荒原的啮齿类动物,当传播到欧洲的人类身上带来了极大的危害。这种疾病的爆发是非常突然的,它的症状是发烧,虚弱,精神错乱,肺部不适,脖子,腋下和股沟产生黑色肿胀。非常普遍,被传染的人在1到2天内死亡,包括那些年轻人和原来健康的人。


  • 起因

商业和贸易的复兴增加了流行性疾病的传播机会。自从公元535年腺鼠疫,公元514年到700年左右,在东罗马拜占庭帝国内)之后欧洲再没有全大陆性的瘟疫流行。在公元1348年暴露在瘟疫之下的民众没有任何继承免疫力。尽管财富增加,但依照现代标准,大多数欧洲人的营养和卫生条件都很差,降低了人们总体的免疫抵抗力。许多成年人都在童年时期经受了公元1316年到1321年的大饥荒(横扫欧洲大陆的打饥荒,西到比利牛斯山东到俄罗斯,北到苏格兰,南到意大利),那时持续时间很长的寒冷和潮湿的气候导致欧洲大陆农作物大量减产。这种经历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他们成年后对致病细菌的抵抗力。

人们普遍认为是在蒙古人攻打黑海的卡法时将瘟疫带到了欧洲。疾病迫使蒙古人放弃了进攻,但是在撤退前,蒙古人把几个患病的人投射到城里去。非常讽刺的,欧洲人在城堡包围作战中,这是一种习惯做法。从卡法,商人们将疾病传播到了君士坦丁堡,然后又扩散到欧洲其他地方,首先经水路到了地中海沿岸港口城市如梅西那和热那亚,接着经陆路进入各个方向。


由于农业开垦进行的大规模砍伐森林造成的木材燃料的短缺,导致依赖于木材烧水的公共浴室的关闭。特别在冬天,只有富人才能负担得起洗澡。这更加剧了恶劣的卫生条件。那时的城市并没有考虑到卫生环境。城市居民经常在街道上倾倒垃圾,吸引了老鼠和跳蚤。同时城市中房屋的距离很近,跳蚤能够很容易到另一个地方传染其他人。

人们很容易把瘟疫推卸到其他事情上。犹太人通常是瘟疫的替罪羊,包括城市领导人在内,人们都宣称是犹太人社区的人在水源里投毒,或在城门附近散布毒药。

非常重要的,我们要理解欧洲人并不明白瘟疫的真正起因。对于他们来说,瘟疫是由于他们信仰不虔诚,或者教会没有尽职,城市里的犹太人为非作歹,甚至天空中星座的排列,都可能导致他们遭受了诅咒。这种认知使得欧洲人很难摆脱瘟疫,许多人努力平息疾病确适得其反增大了瘟疫扩散。

那个时期,许多人甚至认为疾病是糟糕的空气造成的。为了对抗瘟疫,他们携带手绢或者香囊随时用来捂住鼻子。

  • 人们的反应

有些人认为瘟疫是上帝对有罪的人进行的惩罚。作为结果,用鞭子进行自我鞭挞的鞭挞者出现了。鞭挞者将自己打的皮破血流,祈祷上帝垂怜,召集听众们集体忏悔犯下的罪恶。在受到瘟疫重创的欧洲各地行走,许多鞭挞者转而实施盗窃和暴力活动,城市管理者和封建领主最终禁止鞭挞行为,甚至将鞭挞者打出去。此外,针对犹太人的暴力活动爆发了,暴民们杀死了所有拒绝洗礼的犹太人。许多犹太人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

  • 结果

大规模的疾病导致的死亡,开启了欧洲社会中人们等级关系的变化,结果,地主们不得不向他们的佃农进行更多的妥协。劳动力供应的减少导致了工人工资的提高。萎靡的谷物需求导致了谷物总体价格的下跌。贵族失去了大量的财富,开始更多地依赖于君主和战争获得收入和权力。

此外,瘟疫导致了农民和城市工人的生活条件的改善。农民和匠人现在可以拥有更多的奢侈品和更好地膳食,生产活动由大规模生产转向了较小的奢侈品生产。但是,财富差异扩大了,更少的人拥有了更多的财产。

最后,欧洲人见证了教会的祈祷并没有治愈瘟疫,甚至教会的领导人也相继死去。这导致了绝大部分大众失去了对教会的信仰,使得原来受到压制的和新的地方宗教运动开启了大门,这个因素为一个世纪后到来的宗教改革做了准备。

中世纪末期对精神世界权威的挑战[编辑]

中世纪的重大事件为16世纪的宗教改革定下了基础。在中世纪,教会提供中世纪世界中的秩序,稳定性和上层社会体系。中世纪生活中的最重要的基础是救赎,即人生最重要的目标是获得救赎。当人们开始失去对教会的信仰,和其提供救赎能力时,教会开始失去了多大众的控制力。

  • 瘟疫

正如前面所讲的,瘟疫导致了人们对教会信仰的丧失。但是,有一些更激进的信徒把瘟疫看成是上帝用来惩罚全世界罪恶的。那时的教会利用这种观点鼓励更多的激进的信众对抗反对教会者。

  • 宗教异端运动和领导人

一些宗教运动和人在中世纪末期挑战了教会的权威。

自由神灵 自由神灵派相信教会没有达到人民的精神需求,并且倡导神秘主义,或者相信上帝和人是同样的。

约翰威克里夫和威克里夫教派

威克里夫教派认为救赎不能通过教皇达到,国王是至高无上的,比教皇和宗教更重要。约翰威克里夫,一个英格兰牧师和牛津教授,创立了这个教派。他认为信众自己阅读圣经和祈祷对宗教更为重要,而不是通过牧师来解读。他是第一个决定将圣经翻译成当地语言而不是用拉丁语圣经的人。他反对教会和神职人员的极端富有。

波西米亚的杨胡斯

杨胡斯,成立了胡斯教派,试图进行如同威克里夫在英格兰的宗教运动。在他听说威克里夫言论的时候,他是波西米亚的一个牧师。但人们普遍认为威克里夫的言论是异端并禁止的时候,杨认为人们有权利接触到威克里夫的言论。通过他的不合作和一系列行为,杨开始思考教会腐败问题,撰写了"关于教会",批评教会运作的方式。他的意见投诸于大众,并发展了许多追随者,被称为胡斯教派信徒。在公元1413年,胡斯被邀请一个进行教会改革的委员会,但是当他一到达就由于他的观点被捕。接下来的审判在很多方面都是形式上的,因为当他一踏进来的时刻就被判有罪。杨于公元1415年7月6号被受火刑殉道。

  • 教会腐化

教会的大规模腐败问题招致了许多人对其权威的质疑和争议。教职人员阶层的过度富有,神职人员拥有情妇和私生子事件的频发是主要的争论问题。人们也质疑教会出售赎罪券,任人为亲,教会圣职的渎卖,多重任职,以及大教堂的极端奢华。

  • 基督教教派大分裂

当教皇格里高利十一世公元1377年将天主教教皇教廷搬回罗马以后,教会开会选举新教皇。罗马市民一致要求选举意大利人的教皇,强迫红衣主教们推举了乌尔巴诺六世。愤愤不满的法国红衣主教们在法国阿维尼翁重新开会自己推举了他们自己的教皇克莱蒙七世。由于这个教派分裂出现的法国教皇,被史学家称为伪教皇,在欧洲的一些地方执行教皇权力。长达39年来,两个教皇在欧洲并存。为了平息教派分裂,调解主义者在意大利比萨召开会议推举新一届教皇,但是没有将前两位并行的教皇任何一位退位,导致了教皇权力的三重分裂。没有人愿意放弃,作为结果,比萨会议产生了第三位教皇亚历山大五世。


最终,在康斯坦斯公会议上宣布三位教皇(伪教皇阿维尼翁本笃十三世,格里高利十二世,和伪教皇约翰二十三世)退位。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支持下,三位教皇都被废黜了,马丁五世被选举为唯一的教皇,结束了教派大分裂。康斯坦斯会议还采取行动在天主教教会两位宗教改革着反对约翰威克里夫和杨胡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