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翻墙简史/ShadowsocksR

维基教科书,自由的教学读本

SSR

诞生[编辑]

发展[编辑]

争议[编辑]

clowwindy 回应 [1]

那是自然的咯。这边加了什么功能,它马上扒过去合并了。它那边加了什么却不会贡献出来给其他人用,久而久之,不就是它那边功能更多了吗。

一直以来我什么都没说是因为我对他还有点希望,所以得给他一点面子不是。一开始我还只是纳闷他为什么不发 pull request,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明白,这个世界上也有这一类的人。不尊重 GPL 就算了,把作者名字换成自己的,还在主页上加上官方的字样。为什么我们这边反而不说官方呢?因为我希望这个项目是没有官方的,人人都是贡献者。想不到这个社会人人都围着官转,人人都巴不得当官 。

既然他没有尊重别人劳动成果的意愿,那他那些不开源的理由想必也只是借口。说因为加了一些试验性功能会不兼容所以暂不开源。他弄了一个混淆 TCP 协议头功能,在界面上标注提升安全性,吸引用户打开,然后安装他自己的不兼容服务端。然而我分析了一下之后发现这个功能的设计就是想当然,用得多了以后反而会增加特征。如果你真有什么试验性功能,不是更应该开放出来让所有人帮你分析么,大家一起讨论么?在加密算法领域,只有经过足够多人和机构的审视的算法,才能视作是安全的,闭门造出来的怎么能用。。

当然啦,大部分用户才不会管这些,他们不会分析你是不是真的安全,也不会做道德判断,只要他们觉得好用就行。所以可以看到,这种环境下开源其实并没有什么优势,只不过为一些人抄袭提供了便利。这种环境下最后留下来的都是这些人。

我一直想象的那种大家一起来维护一个项目的景象始终没有出现,也没有出现的迹象。维护这个项目的过程中,遇到 @chenshaoju 这样主动分享的同学并不多。很多来汇报问题的人是以一种小白求大大解决问题,解决完就走人的方式来的,然而既不愿提供足够的信息,也不愿写一些自己尝试的过程供后人参考。互帮互助的气氛就是搞不起来。对比下国外的社区差好远。

最适合这个民族的其实是一群小白围着大大转,大大通过小白的夸奖获得自我满足,然后小白的吃喝拉撒都包给大大解决的模式。通过这个项目我感觉我已经彻底认识到这个民族的前面为什么会有一堵墙了。没有墙哪来的大大。所以到处都是什么附件回帖可见,等级多少用户组可见,一个论坛一个大大供小白跪舔,不需要政府造墙,网民也会自发造墙。这尼玛连做个翻墙软件都要造墙,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这是一个造了几千年墙的保守的农耕民族,缺乏对别人的基本尊重,不愿意分享,喜欢遮遮掩掩,喜欢小圈子抱团,大概这些传统是改不掉了吧。

现在维护这些项目已经越来越让我感到无趣。我还是努力工作,好好养家,早日肉翻吧。

原作者停止开发[编辑]

2017年7月19日,ShadowsocksR作者breakwa11在Telegram频道ShadowsocksR news裡转发了深圳市启用SS协议检测的消息并被大量用户转发,引发恐慌[2]。7月24日,breakwa11发布了闭源的SS被动检测程序,引发争议[3]。7月27日,breakwa11遭到自称“ESU.TV”(恶俗TV)的不明身份人士人身攻击,对方宣称如果不停止开发并阻止用户讨论此事件将发布更多包含个人隐私的资料[4],随后breakwa11表示遭到对方人肉搜索并公开个人资料的是无关人士,为了防止对方继续伤害无关人士,breakwa11将删除GitHub上的所有代码、解散相关交流群组,停止ShadowsocksR项目

这次的人肉事件,让我严重怀疑我自己做 SSR 是不是对的,首先不管资料对不对,从行为上看,就是有人希望我死,希望这个项目死,恨一个人能恨到如此程度。我知道我很做作,因此得罪了很多人,尤其最近公开 Shadowsocks 可被检测的问题,更是让很多人义愤填膺,非要干掉我不可。尽管从我的角度看,我只是希望通过引起关注然后促进 Shadowsocks 那边进行修改,这并不是希望 Shadowsocks 死掉的意思,我每次提出的问题之后不是都得到了改进了吗,包括 OTA 和 AEAD,AEAD 我也是有参与设计的,你们可以问 Syrone Wong,以及 NoisyFox 证实,而且 Shadowsocks-windows 有一部分也是我参与修改的。但如今,人肉的资料我也稍微看了一下,真是太令人心寒,连对方的支付宝流水都拉出来了,这样真的好吗?我并不希望因为我自己的问题而害了另一个人。我期望和那些反对我的人来一笔交易,我可以以停止开发 SSR 作为交换,删除项目及相关的东西,以后不再出现,SSR 群从此解散,账号注销,删除代码。对于我来说,这个项目不过是我用来证实自己的想法的一个东西,可有可无,制作也只是兴趣,扔掉也没有什么可惜的,反正替代品非常多,根本就不缺我这一个。你们老说我圈粉,你们真想太多了,真没这个必要。如果可以以这个换取另一人免受网络暴力,我也觉得这是值得的。相反的,如果人肉的结果仍然公开了,那就是我的行为已经救不了了,那我就可以继续开发 SSR。不过也不会太久,估计最多只多坚持一年到我毕业之前。谢谢这两年来大家的支持,这次应该是真正的和大家再见,看结果吧,今天晚上 12 点以 SSR 群解散作为标志,如果解散了那就正式和大家说一声再见

来源[编辑]

  1. clowwindy(2015年8月18日).AppData & temp & 当前目录.於2021年3月17日從此原始頁面存档.
  2. From Weibo, not veri. yet:"Confirmed Shenzhen has begun using Shadowsocks protocol inspection tool. SS users wb cut off broadband cntn".於2018年8月16日從此原始頁面存档.於2021年8月6日查閱.
  3. SS被动检测1.0版 #868.於2017年7月25日從此原始頁面存档.於2017年6月24日查閱.
  4. 国内网络青年开发翻墙软件遭“人肉”威胁(2018年1月25日).於2019年3月31日查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