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2.0和新兴学习技术/特别需求

维基教科书,自由的教学读本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虚拟现实:应用在心理障碍者[编辑]

你可以在电影里,游乐园,甚至是大卖场里看到它。现在,它已经在医学领域被研究。就是虚拟现实。虚拟现实一开始是出现在科幻小说的电影里。现在,在经过几年的研究和发展后,只在科幻小说里的技术已经实现了。医疗团队里的研究小组好好的把握了这个新技术。几乎没有研究显示脑部的受损和异常是可以治疗的。但有这个未来的技术后,对于治疗自闭症、外伤性脑损伤、和发展发生问题的患者,医生是抱持着非常乐观的态度。使用虚拟现实技术能让人有较没有能力生活在目标里,也不会觉得生活有意义(Holden and Todorov, 2002, p.131)。脑损伤脑发育异常是两个有可能使用虚拟现实技术来治疗的例子。首先,我们必须了解脑损伤和脑发育之间的差异。每种类型的脑部损伤都是由不同伤害造成的。通常脑损伤是由头部的外伤造成的。一个严重的交通意外或跌倒让钝器撞击脑部都会造成脑部组织大面积的破坏。人类大脑有两层保护:头颅及脑液。脑液作为颅内脑的缓冲作用。当头部受到撞击,头部周围的脑液减低撞击的能量。如果撞击太严重,脑液不能吸收所有撞击的能量则脑部就会受到影响。这通常被认为是脑外伤(Holden and Dyar, 2002, p62)。在初始的创伤后,脑的反应是类似于其它软组织伤,肿胀。如果肿胀过大,左右脑压开始增加。流体,本来用来保护大脑的,现在却造成了液压。当压力开始,也就会造成大脑损伤。如果医疗团队能快速地将颅液排出,减少脑的压力。阻止大脑种胀到与头骨接触,就能大大地降低伤害。

颅脑损伤(TBI),也称为先天脑损伤或突然外伤所致的脑外伤。TBI 也可能是经由刺穿头颅破坏脑组织所造成。一个 TBI 症状取决于脑损伤的严重程度,可分为轻度、 中度,或严重的损伤。一个轻度的 TBI 可能会使人失去知觉几秒钟或几分钟。轻度 TBI 的其他症状包括头痛、 头晕、 视力模糊或耳鸣以及味觉受损、眼睛疲劳,和情绪的更改,睡眠模式的改变与失去内存、注意力或思想。中度、 重度 TBI 可能会显示这些相同的症状,但头痛症状可能会更严重,重复呕吐或恶心、抽筋,瞳孔放大、 讲话含糊、 四肢麻木、失去身体协调能力、躁动、或心神不宁。有精神残疾的人也可能会有类似的症状。幼儿发展治疗师发现虚拟现实对症状的诊断有很大的帮助。在幼儿时期,中轻度智能障碍(智商 60–70)可能不是很明显,并可能直到孩子开始上学以后才被发现(全国康复资料中心)。即使因为成绩不好而被识别出来,专家还是要评估他是轻度智能障碍还是学习障碍,抑或是行为上的问题。随着他们长大成人,很多人可以独立生活,而他们会被认为是比较"慢"而不是智能障碍。使用虚拟现实技术可以测出IQ测验测不到的范围。机械化的测试技能比其他技术更能早期的发现小孩的智能障碍。

中度智能障碍(智商50-60)几乎都在幼儿时期较为显著。这些人在学校、家庭和社会中会遇到困难,许多个案在学校需要加入通常是独立出来的特别班,但他们仍然可以进步到变成足以对社会尽责的一分子(国家复健资讯中心National Rehabilitation Information Center)。身为成年人,他们可以和父母同住、住在支援团体之家,甚至是半独立地住在重要的支援设施,帮助他们─比如说─管理财务。

认知功能的限制会造成孩子在学习和发展上比一个典型的儿童更加迟缓,孩子们可能需要更多时间去学习说话、走路和注意他们的个人需求,如穿衣或进食。学习让他们花更多时间、需要更多重复,而且可能有些事情他们是学不会的。学习限制的程度对残疾有严重的作用,经由虚拟现实测试运动技能,让治疗学家回想手眼协调配合(hand-eye coordination)上的精确数据,进而决定技能的改进。当实验对象重复一组任务时,他们的记忆和回想会被检核,这是虚拟现实之所以有正面影响的论点。随着虚拟现实的发明,治疗学家、研究人员和医生可以评估和预测病人未来的能力。大部分的脑外伤治疗从物理疗法开始,物理疗法通常在六到九个月后停止,尽管康复科学证据显示有增进运动功能的可能性。康复目前集中在下肢,而花较少的时间在手臂和手的活动上。因此,33-66%的脑外伤幸存者无法恢复使用他们受损的肢体(Truelsen, 2003, p. 63)。虚拟现实经由训练可证的强度和持久度、改进过的动机、客观的绩效措施,和在远处监控病人的能力,来满足这些需求。一些实验性的虚拟现实修复系统为了被脑外伤影响的不同肢部而存在。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发展出一个在以操纵杆为基础上对上肢做电传修复的系统 (Reikensmeyer, 2002, p. 102),在病人的身体复健后期,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者利用在教学实例的模拟的追踪系统,间接地训练各种的功能手臂运动(Holden and Dyar, 2002, p64),英国的研究者发展出的Gentle system,是利用触控装置(Haptics Master Robot)的组合和虚拟现实去训练手臂活动(van de Hel, 2001, p. 256)。欧文分校、麻省理工学院和英国的研究者经由他们的虚拟现实研究,帮助家庭知道该关心什么,以及他们所爱的人在脑外伤痊愈后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当然,不是所有的脑部损伤都可以完全愈合,事故受害者的现实可能就是一辈子坐轮椅。为了决定电动轮椅是否可取代手工椅,开发出一个计划来评估使用者操纵电动轮椅的能力。为了要增进使用者自主的机动性,通常需要经过训练。然而,这种电动轮椅的训练在全体人员的投入上是昂贵的,且有潜在性的危险(Holden and Dyar, 2005, p220)。进行训练的时候经常使用借来的轮椅,可能无法完全满足病人的需求。儿童在学习使用电动轮椅的初期经常感到挫折,因为他们还没发展到能自在地控制他们的轮椅,导致常常发生碰撞。维持他们的动机是很困难的,特别是如果孩子发现任务艰巨的时候。利用操纵杆控制的电脑模拟来训练技能,可能是有用的解决方案,因为和使用电动轮椅是相似的(Desbonnet, 1998, p. 178)。模拟训练的环境可以证明动机,在训练期间的病人还不能真的移动的时候,也可以减少碰撞的危险。一些研究指出,把电脑模拟作为训练身障儿童使用电动轮椅的手段有其价值。

用不同的策略和技巧评估天生的智能障碍者,虚拟现实的焦点在于评估有心智障碍的人对完成简单的任务或是复杂的活动的能力,前者像是整理房间和去杂货店购物,后者如烹饪或职业训练等等。


虚拟教学厨房的环境是根据实际的厨房而设计的(一半以上参与者已受过虚拟厨房的训练)。所有受训者首先先经过四个做菜工作的评量, 并指出12种会在厨房发生的危险。过程: 根据书本, 受训者做一个菜并辨识出3种厨房危险,也就是, 受训者先在虚拟厨房准备一道菜, 并辨识出3种厨房危险, 然后再到真实的厨房, 真正的准备一道菜, 并辨识出3种厨房危险。经过以上训练, 他们在自己厨房不段重复练习。如此一来, 不管受训者对厨房熟悉与否,对他们来说就没有差别。受过虚拟训练的学员, 比没受过训练的学员表现优异。重点是, 虚拟厨房与真实厨房所训练出来结果没有多大差别。虽然没有什么差别, 有些小意外还是有差别。小意外像是:食物烧焦冒烟触发警报器, 滑倒, 割伤等等。用虚拟的厨房, 发生意外的几率几乎为零。 总之,利用虚拟训练和评估的能力和概率脑受伤或致残的人的承诺光明的未来。虚拟辅助对专业人士而言,具备永无止境的潜力。医生,治疗师和研究人员可以扩展他们的知识和时间,来同时对数百名病人同时服务。虚拟环境利用电脑的能力提高训练而没有预约时间的限制或针对个人的治疗成本。我们已看到,利用虚拟的环境可以节省许多时间,我们必须继续进行研究和开发虚拟培训来帮助较弱势的人们,使他们生活有目的和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