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歷史/三角貿易

维基教科书,自由的教学读本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西洋三角貿易,指17-18世紀歐美商人以廉價工業品運到非洲換取奴隸,把黑奴運到美洲賣掉,從美洲購回生產原料,製成商品再運到非洲以換取奴隸的迴圈貿易活動。因其貿易涉及歐、美、非三洲,又稱黑三角貿易。

粗體字略譯:
「待售
一货轮
九十四个
上等、健康
黑人」

奴隶贸易者包括(根据规模排序):葡萄牙人、英国人、法国人、西班牙人、荷兰人和美国人。部分贸易者在非洲的海岸拥有前哨,前哨有他们收买的当地的部落首领为他们提供奴隶[1]。在长达约400年的带有强烈殖民主义色彩的黑奴贸易中,目前估计约有1200万人从非洲运到美洲的奴隶[2],部分学者得到的数据相对更高,尤其是从非洲得到的。将航运死亡的一千万人计算入内后,非洲人口损失数据可以达到三千万[3][4][5]

背景[编辑]

最早开始从非洲贩卖黑奴的是阿拉伯人和波斯人,据统计,阿拉伯帝国时期共抓走了1300万黑人做奴隶。[6]

新航路的开辟[编辑]

14世纪-15世纪,随着欧洲各国社会生产力的提高,其对于财富的渴望需求也愈加强烈。因在欧洲大陆无力参与争夺,西班牙葡萄牙两国热衷于探寻新航路以获得海外财富。终于,在1492年,热那亚(时意大利并未统一)人哥伦布在西班牙王室赞助下发现了中美洲;而在1519年葡人麦哲伦同奉西班牙王命到达了美洲最南端、菲律宾好望角并最终回到西班牙完成环球旅行。

非洲奴隶制[编辑]

葡萄牙人朝见玛尼刚果。起初,葡萄牙人与刚果王国关系良好。内战使得葡萄牙趁虚而入,刚果人被沦为奴隶。

奴隶制度在非洲、[7]欧洲、[7]亚洲、[7]和美洲的一些部分存在了许多世纪,先于大西洋奴隶贸易的开始。有证据显示有的非洲国家将奴隶贩卖到非洲的其它地区、欧洲和亚洲,早于欧洲对美洲的殖民历史。[8]非洲奴隶贸易将大量奴隶送往欧洲和穆斯林国家。[9][10]

大西洋贩奴贸易不是唯一的非洲奴隶贸易,但是确实规模最大、最残酷的历史。正如伊利卡·米柏克龙在《外交世界》所述:

「非洲大陆拥有丰富的人力资源,渠道无所不通。跨越了撒哈拉,通過紅海,印度洋港口,跨越了大西洋,非洲奴隸至少遭受了10個世紀的奴役(9世紀-19世紀)以造福於穆斯林國家……四百萬被奴役人民通過紅海出口,另四百萬通過斯瓦希里港口到達印度洋」[11][12]

根据约翰·K·桑顿的观点,欧洲人常常与非洲国家发生战争,掠夺战俘作为奴隶。[13]有的非洲人从邻近的部落抓奴隶来贩卖。[14]这一行径的备忘录记录在十九世纪早期英格兰就贩奴贸易的辩论中:“所有的老作家... 赞成战争不单单是为了抓奴隶,而且是由欧洲人煽动的,以支持上述观点。”[15]住在沿尼罗河地区的人们从这些市场中被送到沿海,卖给欧洲人,以换取火枪和其它工业品,如衣服或酒。[16]然而,欧洲人对奴隶的需求在已存的贸易上有开拓了广大的新市场。[17] 那些卖到非洲其它地区的奴隶还有希望逃跑,而送上船的人则再无回乡的希望。

殖民主义的开始[编辑]

《贩卖奴隶》,奥古斯特·弗朗西斯·比亚尔,1840年

随着新航路的开辟,西葡两国走上了殖民之路并从海外获得了巨大财富,一跃成为欧洲最富有的王室。而因此从16世纪末17世纪初起,英国法国荷兰等国也几乎同时起步,成为新兴殖民国家并希冀超越两位始作俑者。自此,非洲拉美直至南亚各地,处处都有欧洲“探险家(conquistador)”和“商业公司”的足迹。欧洲国家也常因为海上霸权和殖民地纠纷大打出手。为了从殖民地获得更多的财富,早期的殖民掠夺等抢劫已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于是欧洲人开始着手经营殖民地。他们在北美种植园里种植烟草棉花,在西印度群岛种甘蔗,在中美洲南美洲开发矿藏,在印度种植茶树等等。最初在种植园和矿山劳动的多数是白人契约工,他们是欧洲各国横渡大西洋而来的贫苦移民,这些人在原居住地与种植园主或海外劳务公司签订契约,到美洲后用几年劳动来偿付为他们垫付的旅费,契约到期后,便成为自由民。因白人契约工大多不适应美洲酷热的天气和繁重的劳动,随着种植园的发展,劳动力严重不足,于是欧洲殖民者不得不寻找新的劳动力来源。殖民者最初试图奴役美洲本土的印第安人,但并未获得明显收益。直至后来他们发现了黑人的力量远大于印第安人,并且黑人对于热带的疾病有很强的免疫能力,所以在种植园或矿山使用黑人奴隶劳动要比使用白人契约工的分摊成本要便宜的多,又便于管理。于是,三角贸易便自此正式开始,而且逐渐成为一桩赚钱的买卖兴隆起来。

远在大西洋航线开辟前,奴隶制一直在非洲,[7]欧洲,[7]亚洲[7] 和美洲的一些地方存在了若干个世纪,证据表明很早时起非洲一些国家就在向另一些非洲、欧洲和亚洲国家贩卖奴隶,远在欧洲人殖民美洲之前。[8]非洲奴隶制的盛行给欧洲人看到了巨大的奴隶来源。[18]

殖民主义与美洲奴隶制[编辑]

不光是在西非沿岸,在美洲,欧洲人也开始探索新商业机会。1492年,通过克里斯托弗·哥伦布的探索,欧洲基督教国家首先得知美洲。[19]然而,在与美洲接触的第一个世纪中,当地居民对欧洲人的入侵极力反抗,并且取得了一些成就。在加勒比地区,西班牙定居者与一些当地美州人联合,与其它部落竞争,控制了较大岛屿。有些族群,例如加勒比岛的小安的列斯群岛人、委内瑞拉岛的卡利娜人和阿拉瓦克人成功反击了西班牙在加勒比地区的基地。他们的土著小船更小、更适合在海岛中间穿梭,他们成功打退了西班牙船只。[20]

在十五和十六世纪,欧洲殖民者也开始在无人居住的大西洋荒岛定居,如马德拉亚速尔群岛。由于没有奴隶可卖,出口货物成为主要的产业。[21]

十六、十七和十八世纪[编辑]

《非洲女奴》,可能由安尼巴莱·卡拉奇于1580年左右绘制。

大西洋贩奴贸易一般被分为两个时期,被称作第一和第二大西洋系统。

第一大西洋系统主要是奴役非洲人,将他们送到南美葡萄牙和西班牙帝国;它只占大西洋总贸易的3%多一点。具規模的贸易开始于1502年左右[22],持续到1580年,此时葡萄牙暂时与西班牙联合。当葡萄牙直接参与贩奴贸易时,西班牙帝国依赖座位系统,为商人提供(主要来自别的国家)执照,方便他们为自己的殖民地贩奴。在第一大西洋系统中,大多数贩子是葡萄牙人,使得他们几乎垄断了当时的贩奴贸易。有的荷兰、英国、法国商贩也参与到活动中来。[23]在联合之后,葡萄牙受制于西班牙法系,被禁止直接参与贩奴贸易。它成为西班牙传统敌人,将大量的市场份额输给了荷兰、英国和法国。

第二大西洋系统是奴役非洲人,主要是由英国、葡萄牙、法国和荷兰奴隶贩子组成。主要地点是加勒比殖民地和巴西,欧洲国家在那里建立起以蓄奴为主的新世界经济殖民地。[24]在1450年到1600年间,约有3%多一些的奴役人口从非洲送走,在十七世纪则为16%。

据估算,在十八世纪中,约有半数被奴役人口被贩卖,不列颠、葡萄牙、法国成为主要的奴隶贩子,在送出非洲的奴隶中占9/10。[25] 到了十七世纪九十年代,英国成为从西非贩卖奴隶最大的贩子。[26]他们在十八世纪保持着这个地位,成为跨大西洋最大的奴隶运输队。[27]

三角贸易[编辑]

主页面:三角贸易
一個在北美的三角貿易例子

三角贸易是因为在贸易进行中一般采取的航线其形状呈三角形而得名。殖民者在长期贩卖黑人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一套一本万利的“奴隶贸易制度”。这种“三角航程”指的是,最先贩奴船满载着购买奴隶用的枪枝弹药和消费品,从欧洲港口出发,航行到西非海岸,称为出程;在西非海岸用货品交换大批奴隶,然后横渡大西洋,驶往美洲,称为中程;在美洲用奴隶换取殖民地的原料和金银,运回欧洲,称为归程。一次完整的三角航程需要6个月,奴隶贩子仅需一次便可以做三笔买卖,获得100%到1000%的利润。

约翰·K·桑顿指出欧洲奴隶贩子通常是从进行当地战争的非洲贵族手中买到奴隶[28]也有一些非洲黑人成了专事捕捉相邻部落的人口用于赚钱的商人[14] 尼罗河流域的人就这样从内地的市场辗转到了海边,再出售给欧洲人用以交换火枪(1540-1606年间是火绳枪,之后是燧发枪)以及其他工业品,如布匹和酒精。[29]不过欧洲人的大量需求使得原有的市场大大扩大了。[30]

劳工与奴隶制[编辑]

《我难道就不是一个人、一个兄弟吗?》,約書亞·威治伍德为不列颠废奴运动所设计的徽章,1787年。

由于欧洲殖民者希望剥削新大陆的土地和资源作为资产利益导致了劳工短缺,成为大西洋贩奴贸易的原因之一。美洲原著居民首先被欧洲人奴役,但由于苦役和旧世界的疾病,他们大多死亡。[31]另一种劳工来源,如契约劳工则无法提供足够的劳动力。很多作物无法变卖获利。从新大陆向欧洲出口农作物常常比在欧洲大陆生产更为划算。这产生了大量劳工的需求,种植园需要密集的劳动力来种植、收获、处理热带作物。西非(其中一部分被称之为“奴隶海岸”)以及之后的中非,成为满足劳动力的主要来源。

持续劳动力短缺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大量廉价的土地和大量寻求工人的地主存在,自由的欧洲移民在短暂的劳动过后就可以成为地主,因此产生了对劳工的需求。[32]

托拉斯·杰佛逊将对奴役劳动力的使用归咎于气候,以及奴隶劳工所带来的闲暇享受:“在如此炎热的气候中,要是有人伺候就没人会干活。这是千真万确的,有奴隶的人从来就没干过活。”[33]

黑奴贸易中非洲所参与的活动[编辑]

塞内加尔格雷岛的奴隶贩子,十八世纪

非洲人在贩奴贸易中直接扮演了相应角色,他们将战俘或囚犯卖给欧洲人当奴隶。[11]被出售的战俘或囚犯常常来自发生摩擦的其他部落。[34]这些奴隶被认为是“外人”,而不是本族人或是“部落自己人”;非洲国王也不对他们负责。有时,囚犯被出售是为了防止他们在当地继续行凶作乱。剩余的奴隶大多来自诱拐,或是被欧洲人扫荡而得。[11]但是,有些非洲国王拒绝出售他们的俘虏或是囚犯。奥波博国王贾贾曾经是个奴隶,他完全拒绝与奴隶主做交易。然而,阿里克·沙哈达注意到由于欧洲对奴隶的商业需求,导致俘虏敌人不再是战争的结果,而成为发动战争的理由。[34]

黑奴贸易中欧洲所参与的活动[编辑]

虽然欧洲人成为奴隶的大买主,但是他们害怕热带疾病,担心反抗,很少深入非洲内陆。[35]奴隶被送到海岸港口以换取货物。在非洲国家进行扩展的战争中,奴隶成为主要的副产品,有时他们故意支持赞助这项活动来换取利润。[來源請求]在国家快速发展时期(如阿散蒂王国达荷美王国),奴隶制成为政治生活的重要元素,被欧洲尽情剥削:正如萨拉女王向葡萄牙法庭的申诉所揭示的,这一系统“要么卖给欧洲人,或被卖给欧洲人”。[來源請求]在非洲,囚犯的惩罚是被奴役,当奴隶制变得有利可图时,这一刑罚变得越来越普遍。大多数国家没有监狱系统,囚犯大多被卖入当地市场成为奴隶。[36]

检查奴隶

1778年,托马斯·基钦估算欧洲人每年将52,000名奴隶送往加勒比海,法国人将大多数非洲人送往法属西印度地区(每年13,000人)。[37]在刚果内战爆发之际,大西洋贩奴贸易在十八世纪最后二十年中达到最高峰,[38][39]此时,沿尼日尔河居住的伊博族小国之间发生战争,土匪则趁火打劫。[14]而奴隶供给剩余的其他原因是由于国家扩张,如达荷美王国[40]奥约帝国、和阿散蒂王国[41]

在大西洋贩奴贸易结束后,欧洲的主要征服、扫荡、和奴役活动也随即告终。一个例外是对恩东戈的征服——即现在的安哥拉。在恩东戈亡国后,奴隶、勇士、自由人和贵族都被葡萄牙征服者扫荡,掠为奴隶。[來源請求]

非洲奴隶制与新世界的对比[编辑]

非洲与新世界的奴隶在形式上有所不同。从总体上讲,非洲奴隶制是非继承性的 – 就是说,奴隶的孩子是自由人 – 然而,在美洲,只要母亲是奴隶的,孩子都是奴隶。这与其它特色是有关联的:西非奴隶制并非种族或宗教少数群体所特有,而欧洲殖民地则不同。但是存在特例,如索马里奴隶制中,班图人成为他们的奴隶。[42][43]

在非洲,奴隶的待遇与美洲的不同。举一个极端的例子:达荷美国王一次性杀死数以千計的奴隶用于祭祀,喀麦隆也会杀死奴隶用作牺牲。[44]另一方面,奴隶常常受到家庭成员般的待遇,“领养儿童”有许多权利,包括未经主人允许娶嫁。[45]苏格兰探险家蒙戈·帕克写道:

“我认为,非洲奴隶对比自由人为3:1。除了获得食物与衣物以外,他们只是辛苦劳作,主人依据心情好坏对他们仁慈或苛刻.... 内陆来的奴隶可以分为两个独特阶层 – 第一种是生来为奴,由被奴役的母亲所生;第二种,是生来自由,但在日后出于种种原因而被奴役。第一种的数量最多....”[46]

在美洲,奴隶们无法自由娶嫁,主人基本上不将其视为家庭成员。叛乱或行凶的奴隶会被处决,但新世界殖民者不会因祭祀而牺牲奴隶。[47]新世界奴隶十分有用,照顾和维持都相对昂贵,但是依然属于主人的财产。

奴隶市场地区与参与[编辑]

非洲黑奴贸易主要区域,15-19世纪

欧洲人买卖奴隶、向西半球运输的主要地区有八个。被奴役人口卖入新大陆的数量因买卖的不同而不同。就贩奴活动的分布来看,有些地区比其它地区更加兴盛。在1650年到1900年间,约有1024万非洲奴隶从这些地区离岸,前往美洲:[48]

当时的非洲国家[编辑]

达荷美国王哥祖迫于不列颠的压力终止了黑奴贸易

在1502到1853年间,当巴西成为最后一个废除跨大西洋贩奴贸易的国家时,非洲有超过173个城邦国受到影响。在这173个国家中,至少有68个可被視為有足够的政治和军事基础来宰制他們的鄰居的民族國家。今天,几乎所有的非洲国家都有前殖民地历史,有时非洲帝国必须和欧洲奴隶贩子列席来做交易。

种族[编辑]

在送往美洲的奴隶中,种族与贩奴所在地区密切相关。超过45个不同种族被带入美洲。在这45个种族中,有10个种族受害最深,地方黑奴档案如下。[49]

  1. 刚果和安哥拉的刚果人
  2. 几内亚上部的曼登人
  3. 多哥、加纳、贝宁说吉布语的人
  4. 加纳和科特迪瓦的阿坎族
  5. 塞内加尔和冈比亚的沃洛夫人
  6. 尼日利亚东南的伊博族人
  7. 安哥拉的姆邦杜人
  8. 尼日利亚西南的约鲁巴人
  9. 喀麦隆的昌巴人
  10. 莫桑比克的马夸人

進階學習[编辑]

黑奴贸易-百度百科

The Atlantic slave trade: What too few textbooks told you - Anthony Hazard (Ted-ed)

The Atlantic Slave Trade: Crash Course World History #24 ( CrashCourse )

參考文獻[编辑]

  1. Klein, Herbert S. and Jacob Klein. The Atlantic Slave Trad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pp. 103–139.
  2. Ronald Segal, The Black Diaspora: Five Centuries of the Black Experience Outside Africa (New York: Farrar, Straus and Giroux, 1995), ISBN 0-374-11396-3, page 4. "It is now estimated that 11,863,000 slaves were shipped across the Atlantic. [Note in original: Paul E. Lovejoy, "The Impact of the Atlantic Slave Trade on Africa: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in Journal of African History 30 (1989), p. 368.]"
  3. Eltis, David and Richardson, David. The Numbers Game. In: Northrup, David: The Atlantic Slave Trade, 2nd edition, Houghton Mifflin Co., 2002. p. 95.
  4. Basil Davidson. The African Slave Trade.
  5. 非洲人大屠杀有多少African Holocaust How Many.非洲人大屠杀协会 African Holocaust Society.於2007年1月4日查閱.原文:“If 12-15 million Africans arrived in the New World. Over 10 million died as direct consequences of the Atlantic slave trade alone. But no one knows the exact number. An often-neglected study within history is the value of population demographics as a function of time. 30 million people 500 years ago is not equivalent to 30 million people today because 30 million as a percentage of the world population represented 500 years ago is far greater than what it represents today.”
  6. [在黑奴贩子的历史:阿拉伯人最凶残,黑人最贪婪 http://history.news.163.com/08/1105/19/4Q0R4MTH00011248.html]
  7. 7.0 7.1 7.2 7.3 7.4 7.5 Historical survey > Slave societies Britannica.
  8. 8.0 8.1 Ferro, Mark (1997). Colonization: A Global History. Routledge, p. 221, ISBN 978-0-415-14007-2.
  9. Adu Boahen, Topics In West African History, p. 110.
  10. Kwaku Person-Lynn, African Involvement In Atlantic Slave Trade. Template:Webarchive
  11. 11.0 11.1 11.2 "Slave trade: a root of contemporary African Crisis", Africa Economic Analysis 2000
  12. Elikia M’bokolo, "The impact of the slave trade on Africa", Le Monde diplomatique, 2 April 1998.
  13. Thornton, p. 112.
  14. 14.0 14.1 14.2 Thornton, p. 310.
  15. Slave Trade Debates 1806, Colonial History Series, Dawsons of Pall Mall, London 1968, pp. 203-204.
  16. Thornton, p. 45.
  17. Thornton, p. 94.
  18. Adu Boahen, Topics In West African History, p. 110.
  19. Thornton 1998, p. 35.
  20. Thornton 1998, pp. 40–41.
  21. Thornton 1998, p. 33.
  22. Anstey, Roger: The Atlantic Slave Trade and British abolition, 1760–1810. London: Macmillan, 1975, p. 5.
  23. P. C. Emmer, The Dutch in the Atlantic Economy, 1580–1880. Trade, Slavery and Emancipation (1998), p. 17.
  24. Klein 2010)
  25. Keith Bradley, Paul Cartledge. The Cambridge World History of Slave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 583. ISBN 0-521-84066-X. 
  26. Hair & Law 1998, p. 257.
  27. Christopher 2006, p. 6.
  28. Thornton, p. 112.
  29. Thornton, p. 45.
  30. Thornton, p. 94.
  31. Smallpox Through History.於2009年10月31日從此原始頁面存档.
  32. Solow, Barbara (ed.). Slavery and the Rise of the Atlantic Syste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1.
  33. Notes on the State of Virginia Query 18
  34. 34.0 34.1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African Holocaust Special的引用提供文字
  35. Historical survey > The international slave trade
  36. Transatlantic Slave Trade."Hakim Adi".
  37. Kitchin, Thomas. The Present State of the West-Indies: Containing an Accurate Description of What Parts Are Possessed by the Several Powers in Europe. London: R. Baldwin. 1778: 21. 
  38. Thornton, p. 304.
  39. Thornton, p. 305.
  40. Thornton, p. 311.
  41. Thornton, p. 122.
  42. Howard Winant (2001), The World is a Ghetto: Race and Democracy Since World War II, Basic Books, p. 58.
  43. Catherine Lowe Besteman, Unraveling Somalia: Race, Class, and the Legacy of Slavery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1999), pp. 83–84.
  44. Kevin Shillington, ed. (2005), Encyclopedia of African History, CRC Press, vol. 1, pp. 333–34; Nicolas Argenti (2007), The Intestines of the State: Youth, Violence and Belated Histories in the Cameroon Grassfield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p. 42.
  45. Rights & Treatment of Slaves. Gambia Information Site. Template:Webarchive
  46. Mungo Park, Travels in the Interior of Africa v. II, Chapter XXII - War and Slavery.
  47. The Negro Plot Trials: A Chronology. Template:Webarchive
  48. Lovejoy, Paul E. Transformations in Slave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0.
  49. Midlo Hall, Gwendolyn. Slavery and African Ethnicities in the Americas.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2007: Template:Page needed [2011-01-24]. ISBN 978-0-8078-58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