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仓颉输入法/例外字

维基教科书,自由的教学读本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龟(HXU)字自动变成龟(NXU),怎么办[编辑]

即使我已在“龜(HXU)”字前后加上-{ }-的符号,但在储存后,它仍自动变成“龟(NXU)”字,甚至连原始文档都这么变动。怎办?这样会显示不到正确的字形,令教科书的内容错误。—Cangjie6 (留言) 2016年2月8日 (一) 09:12 (UTC)[回复]

图片吧? 我在双边看到的都是 竹X山TNTErick (留言) 2019年2月15日 (五) 23:30 (UTC)[回复]

五代手册所没有的特别字首应该下架[编辑]

“春冬登”等特别字首,实在没有设立之必要。特别字首不是这样用的。不是哪些字身首划分不合理,都往这里塞。特别字首,固首易身,如“历历,靥压”等。--Ejsoon (留言) 2018年8月30日 (四) 09:23 (UTC)[回复]

“特别字首,固首易身”是什么意思?与此议题有何关联?相关考量在注释都已明说,若要修改也非不可,但改了以后许多相关字的取码要如何解释?这些解释能不与手册的说法冲突、或至少较少冲突吗?在发展出完整、能自圆其说、对手册规则改动更小的说法前,烦请先维持现状。--ceku (留言) 2018年8月30日 (四) 15:57 (UTC)[回复]
吾认为更好的解释办法为:将“春冬登”规定为“包围型分体”,但不扩散至其他含有“春头,夂,癶”的字。复合字首任意增加会导致学习者负担过重,这些多馀的复合字首用处很有限,更重要的是,把它们理解为特别字首本身就是错误的。早在一些网友向沈红莲求证之前,我就推理出这些字是“包围型分体字”(我也是经过一两年之后才想到的,此前我写过《仓颉三五代区别解析》,在此短文中,我还未意识到这些字其实是包围型分体,五代在这些字的结构判定上改变了看法)。后来网友才拿我的这个推论去询问沈的,而此时维基教科书的复合字首页面已经将“春冬登”挂上去多年了。既然有新发现,当然要有新改动。除非你证明它是错的。--Ejsoon (留言) 2018年8月31日 (五) 02:27 (UTC)[回复]
1.说成是“包围型”(本教科书依手册词汇“延伸分割”),违反仓颉输入法/汉字分割中的定义。2.不是所有“𡗗、夂、癶”都会包围下方,有些“𡗗、夂、癶”自成字首,与下方的次字首剪开,如“𠒏、𥘿、𩶓、𥙊、癸、𤼴、癹”[1]是正常取码,只有“蠢、螽”等是规则外的个别特殊情况。唯有在“复合字首”中,才有处理规外特例之空间。Cangjie6 (留言) 2018年8月31日 (五) 09:01 (UTC)[回复]
没有通过码表推翻规则的做法。五代已将“𡗗夂癶”赋与包围功能,若不按此规则即是编码有误。五代编码不止一个来源,不同的编码者对规则有不同的领悟。烦请停止“某某字编码如何来推出一个规则”的做法,否则,可能需要联系码表制作者,询问其对规则的理解,再依此集思广议来总结规则,这是否难以办到。--Ejsoon (留言) 2018年9月2日 (日) 03:28 (UTC)[回复]
第一、如 Cangjie6 君所言,五代手册并无“包围”之说,Ejsoon 君若要尊重原著,还请首先使用原著定义用语,而非自创新词。第二、请问 Ejsoon 君打算主张的写法是‘“𡗗夂癶”型有“包围”功能(按我目前理解,此指可作延伸分割),但“𠒏、𥘿、𩶓、𥙊、癸、𤼴、癹”等字例外’,或是‘“𡗗夂癶”头的字原则上在撇捺下切开,但“春冬登”中的“𡗗夂癶”视为有“包围”功能’?或以上皆非?烦请先将您打算主张的写法说明清楚,并请说明该“规则”的实质根据何在。第三、规则与编码冲突时,确实可理解为编码有误,但也非不能理解为规则有误,要笃定说“没有通过码表推翻规则的做法”,恐也失于主观。进一步言,若仅1、2字编码有误,尚可说是编码疏漏;若很多字编码系统性地违反规则,认定为规则有误恐怕更为合理。第四、五代编码确实不止一个来源,但目前编辑所参考之来源(1999年版)五代手册及汉文库典,皆由朱、沈亲建,并无“不同的编码者对规则有不同的领悟”之可能。第五、我不反对联系作者,但就我所知,朱老曾言“不再处理输入法事宜”,且近来身体有恙,恐难回复,沈亦因繁忙甚少回复留言;又留言版需要注册及审核,目前无会员身份者恐难联系,因此联系作者确实有困难。若君主张不难,可否协助询问?--ceku (留言) 2018年9月2日 (日) 05:00 (UTC)[回复]

本议题由于兹事体大,目前计划联名去信再次向官方商榷,欢迎关注此议题的人加入。--ceku (留言) 2018年9月5日 (三) 11:25 (UTC)[回复]

考虑五代相关之“复合字首”官方原始解释即非复合字首,即使官方说法无理之处甚多难以遵从,视为复合字首可简单解释相关编码,但似乎有无视事实之嫌。现提案将这类“复合字首”移除,相关字皆移至〈争议取码〉下另成一节,各位以为如何?(草案:123)--ceku (留言) 2018年9月18日 (二) 19:47 (UTC)[回复]

同意移除,同时需要将“包围说”写入草案--Ejsoon (留言) 2018年9月19日 (三) 10:23 (UTC)[回复]
“复合字首”可移除但不接受任何“包围说”,并且必须在注释中说明“包围说”种种错讹。已有极大量明确记载的编码证明“包围说”不适用,“包围说”提倡者自己也给不出合理、客观的定义。如果不明确说明“包围说”是错误的,则不接受改动。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0日 (四) 05:05 (UTC)[回复]
如果“包围说”指的是把“癶”类字形视为三面向下包住某些字形,官方说法就是“包围说”,也已经写入。维基教科书只允许写客观内容,“正确”“错误”这种主观评价不能写进(所以Cangjie6兄要求明确说明包围说是错误,是违反方针、无法执行的)然而把与官方“包围说”抵触的诸多字例作为客观事实写入也是完全合法,事实上也已经做了。维基教科书同时也不允许原创研究,因此“包围说”的实质内容只能及于官方实际提过的部分,目前草案就是这么做的。这样解释不晓得Cangjie6兄认为如何?(若还觉不易判断,可先决定目前草案可否接受。之后要怎么增删修改皆可再行讨论)--ceku (留言)
官方没有直接说过“包围”,有关说法既是猜测,亦与现存编码有矛盾。只因为某人自夸那是他的“发现”,才把所谓“包围”无限放大。直接抄录官方手册是可以的,里面并无“包围”之说。但抄录的同时必须列明抵触的字例。这两点Ceku兄的草稿基本上已做了,其实我今早已看到了草稿,修改了少许。刚才再咨询了一郎的意见,也修改了。有一点尚未直接修改的是,应否直接说明五代的做法,是违反坊间很大部分仓颉教科书说明的原则。我觉得有说明此事之必要。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0日 (四) 11:47 (UTC)[回复]
1.既然大家都同意把这批字移到争议区比作为复合字首合适,我就直接上架了。2.重要的不是官方有无说过“包围”字眼,而是概念是否符合。除非否认“包围说”是指把“癶”类字形视为三面向下包住某些字形,否则官方对“螽”的解释和之前网友去信答复“春”“帝”系字的分割方式已足兹证明官方解释就是所谓的“包围说”。当然考虑很多字的编码与之不符、充满矛盾,包围说只能在争议区谈论,不宜作为正式规则上架就是。3.如果能找到具体的证据,的确可以考虑补充与非官方教材不符的事,但哪些例子比较有意义呢?如果非官方教材对“春”“冬”系字取码与官方不一致,可以说只是该教材没弄清官方规则而已,意义不大。而如果有非官方教材采用了五代对“春”“冬”系字的编码,但采用不同的解释(例如视为复合字首),可能就比较有意义。再来就是教材正文还是精简扼要为宜,零碎的举证和补充资讯可以考虑移到注解。--ceku (留言) 2018年9月20日 (四) 12:59 (UTC)[回复]
1+2.移得太快了吧,细节位置不见得谈好,有时Ceku正式改动得太快了。其实沈女士那批信件有大量自相颠覆,Ceku你自己也列了不少,个人认为只要有任何问题就不应这么倚重它来作为根据,他那个所谓“包围说解释”既是被诱导说出来(询问者主动拿出“䡨”字相提并论),最多只是有可能字首划分错误的倾向,却被某人自夸那是他的“发现”并蜕变成“包围说”,不慎重书写会误导读者。3+4.坊间的仓颉教材,说明“𡗗”“夂”等是字首,我不认为是“该教材没弄清官方规则”,因为教材本身有根据,撇捺形和帽子形除了特征吻合外,它本来就被说明是字首,官方在五代里并无公布过更改字首规则,也没公布过“𡗗”“夂”等不能算作撇捺形和帽子形及其理由。反而是官方出错、官方没弄清官方规则,才是有理解释。我认为可以写进注解中,但必须要写明。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0日 (四) 16:13 (UTC)[回复]

──────────────────────────────────────────────────────────────────────────────────────────────────── 1+2.草稿页的修订历史毕竟无法并入目标页面,因此大方向有共识就尽快上架较有利于未来追溯,细节之后调整即可。文句细节用语言不好描述,所以我会倾向直接改写,如果觉得不妥,可随时修改或提出异议。沈女士的信我认为相当明确地主张“𡗗”“夂”比照“⺶”视下缘不可一刀切开,这还有除了“包围说”以外的可能解释吗?至少我是想不出来,你列了四篇文章也都认为官方是主张“包围说”,所以我就直接诠释为“包围说”了。若觉得有其他诠释的可能性,请提出来,我再考虑看看怎么处理。3+4.我不太懂你的意思。对于这部分,具体来说,你打算做怎么样的内容修改?--ceku (留言) 2018年9月20日 (四) 18:05 (UTC)[回复]

“包围说”这“说”只有一个人在使用,并已被那个人主动私有化,根据之前的讨论,“包围说”是是无视到底“包多少”的问题,并自创出“有义字首”等内容,冒充成官方“圣旨”一般。也许Ceku不以为然,觉得只是一个普通名词,但事实上看他的发言人容和态度,就仿佛已trardmark了似的,而他玩弄歧义阙义的能力、“骑劫”的能力,相信Ceku也见识过。要是在这关键位置用上“包围说”三字,自会有人再施神技。可别忘记干扰维基教科书合理解说是他发起这波争议的原来目的。因此我明确反对诠释为“包围说”,只接受“官方手册写多少,就是多少”,只接受按事实的陈述(即“官方对‘𡗗’‘夂’等字形下能否一刀分割”有矛盾不一),明确拒绝被添盐添醋、被trardmark化的“包围说”三字。
另外有一点,我们会说“差”字里的“⺶”字形‘包围著’“工”字形吗?《汉语大词典》对“包围”的释义是:“1.四面围住。2.军事术语。(1)正面进攻的同时,向敌人的侧翼和后方进攻,以求围歼敌人的行动。(2)对敌军作战所形成的态势,如三面包围或四面包围等。”按其释义,只有两面的“⺶”字形算不上包围。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0日 (四) 19:36 (UTC)[回复]
我想“䡨”是网友主动提出而非沈女士主动解释这一点,以及沈女士的说话只是被解读成如何、她原话并无直接说明以此为据这一点,必须说明。这两点都是引发不同立场的网友争议的地方。我修改前的写法,完全偏向了其中一种立场。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0日 (四) 20:18 (UTC)[回复]
我了解了,总之官方根本没说过所谓的“包围”,也没必要真的写进内容。不过我不太了解你说对沈红莲说法解读造成立场争议的部分,你认为她的话被解读成哪些不同概念呢?就我看来,她的说法只有一种解读,就是把“差”视为“⿸”形延伸分割及把“癶”、“𡗗”、“夂”、“⿳亠丷冖”视为“⿵”形延伸分割;而且这说法和手册是一致的。造成网友争议的应该不是她那封回信有不同解读,而是五代取码不一致的事实。若是如此,我觉得在已提供原文连结之下,直接把她说法的诠释写出来即可,没有必要把网友去信、沈红莲回信内容做到一字不漏的引用,那样实在过于繁琐、冗赘了。--ceku (留言) 2018年9月21日 (五) 02:01 (UTC)[回复]
我觉得这部分还是先以官方说法及相关客观事实为主,民间网友评论涉及层面太广,且容易有争议,再从长计议一下比较好。暂时先移到讨论页去。--ceku (留言) 2018年9月21日 (五) 03:04 (UTC)[回复]
cangjie6言重了,我们的共同目的是把正确的内容写入维基教科书,而不是证明谁的道德有问题。君既然已把本人的缺点详尽的罗列出来,只要在能力范围之内本人一定改正。我已经在天仓人颉表示歉意,并开了新贴,其实主题相关的都可以放在一起讨论,“骑劫”之类的言语用在朋友之间并不恰当。官方三代手册一开始便写明,一个字的结构分成三类:上下型,并列型,包围型。怎么能说官方没说过包围呢?“手册讲多少就写多少”,君可知“蠢螽凳”是写在手册之中的吗?并且写在了“三五区别”当中,原因是“取码原则不一致”。请问这算不算手册里的内容?你要如何理解取码原则不一致?我一开始也以为它漏掉了复合字首,再一想并不是,而很可能是它对字的结构看法改变了。你说说看,“登”能作为“凳”的字首,除了包围说或复合字首说,还有没有其他可能?再进一步推理,如果是复合字首,那么它既然能注意到此字有三五差异而把它写入三五改码对照表,它为什么不在正文写明改码理由?原因只有一个:用户对字的结构的看法不是手册应该教的,五代官方认为用户能轻易看出它是包围型分体。所谓不一致者,作“疑似有包围作用者一致归入包围型分体字”解。这是其一。其二,如果是复合字首,那么它成为复合字首的原因是什么?也是因为官方赋予了它包围功能,否则不可能随便什么字都能成为字首。有义字型我也已经讲解过了,如果你不认识“登”你就不知道癶在凳中往下包覆多深。这是惟一正确的认识。然而各位的发现亦不用删去,我提议可把你们之前发现的复合字首当作有义字型的字例写入包围说的规则当中,理论的理解和表述不足可由举例来弥补,这样不是皆大欢喜吗?何必敌对飙情绪,把这些私人恩怨写到这里,这不是维基人和仓颉人该做的事,对吧?--Ejsoon (留言) 2018年9月21日 (五) 12:24 (UTC)[回复]
现在的问题是官方理论和编码明显自相矛盾,还有好几个字疑似编错码,比如“夅”系字在五代手册有改码,在汉文库典所有“夅”系字一致不改码,哪个是对的?编码和规则冲突,到底是要编码有错要修正,还是规则写错要修改?这种状况除了官方亲自释疑,根本不可能有哪套理论说得通。现在最客观的做法就是照实描述官方对此的解释,把相关字及取码,无论符合或不符合官方解释,都照实列出来,其馀交由读者自行判断。按此,官方对改码的解释里没提到“包围”或“有义”之类的词,那就没必要写、也不该写。--ceku (留言) 2018年9月21日 (五) 13:52 (UTC)[回复]
我果然没有说错,某人果然要强推他的原创发明,先移除复合字首,再硬推“包围说”,接着是“有义字首”,要是让他得逞,迟些大概连什么“纵贯”、“横截”之类都要放进来,把维基教科书变成他的原创发明试验场分社。还要恶心地说这是什么“皆大欢喜”,欢喜的实际上只有他一个。那人的“实绩”,Ceku也见识过了。正常人说“共同目的把正确的内容写入维基教科书”很正常,但出自那人笔下,“正确”就会别有一番不正常解释,“共同目的”也可以指有参与者表明反对的东西。官方手册上写的东西,他爱曲解就曲解,爱无视就无视,爱局部放大就局部放大,爱杜撰伪托就杜撰伪托,只要经过他的笔,什么说话、什么文字都可以遭严重扭曲,甚至“骑劫”。我说的都是有根有据,证据确凿。某人自己不愿承认,还扣他人扣子,诬称他人是“飙情绪”、“私人恩怨”,甚至恶心地在这里装“朋友”,实在是脸皮厚过防空洞墙壁。这里不是某人的“天苍人颉论坛”,要在这里说服他人,唯一方法是说出合理的事,不合理的事就别说。所以还请某人回到他的“天苍人颉论坛”就好了,那里的名字够响,可任意发展某人的原创发明理论,不用走到这里开试验场分社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1日 (五) 15:10 (UTC)[回复]
讨论请就事论事,不需要把其他地方的事牵扯进来。要提议请把具体内容和理据在这里写清楚,涉及特殊名词请把定义在这里写清楚,大家再来考虑,必要时投票表决。--ceku (留言) 2018年9月21日 (五) 15:24 (UTC)[回复]
有些人过于强势,情绪化,最终会导致争议得不到解决,争议永远是争议,正确的内容没办法进入维基教科书。--Ejsoon (留言) 2018年9月22日 (六) 05:29 (UTC)[回复]
这议题可以停停了。主题是处理手册没写的复合字首,现在都处理了,还有什么好说?争议取码那里要怎么写,请到那边的讨论页另案讨论。还有,要提案请把提案具体内容说清楚,非官方或教科书使用的名词术语请定义清楚,提案理据也请整理清楚,别说“之前讲过了”,维基教科书读者不会知道所谓之前是什么东西,可以附相关连结作为参考,但重点还是请摘要一下,否则没写的就别怪大家没看到或当不存在。--ceku (留言) 2018年9月22日 (六) 06:55 (UTC)[回复]

烦请维基编辑者自己逻辑理顺[编辑]

“该说可参,惟其所称争议并非无法圆说(“毛”比照“未”取“十木”不取“木十”解释;”––怎么解释?“未”不取“手火”,为何“毛”要取“竹手山”?--Ejsoon (留言) 2018年8月30日 (四) 09:33 (UTC)[回复]

既然在有定义特殊字“木”之下“未”也可以选择不使用特殊字的取码“十木”,那么在有定义特殊字“七”之下“毛”便也可以选择不使用特殊字的取码“竹手山”。按此,该说所谓“如果承认‘七’为特殊字,则‘毛’必须改取‘竹心十’”的推论便有待商榷。--ceku (留言) 2018年8月30日 (四) 16:05 (UTC)[回复]
君若认为“十木”是“不使用特殊字的取码”?我可以这样说,我们猜测如果木不是特殊字的话,“未”可能要取作“手火”。推知特殊字很可能“上竖必须截断”,所以“米”取了“火木”而非“金木”或“木金”。从你的回答里面,我认为你没有理解我说的话。'如果“未”取了“十木”,那“毛”可能要因为七是特殊字而取“竹十心”了。--Ejsoon (留言) 2018年8月31日 (五) 02:35 (UTC)[回复]
三种情况:1.“春実未央”,2.“夫失毛”,3.“东来夹脊拳”,我的理解对吗?可以在讨论中提供比较清晰的说法(新手先不要直接修改)。Cangjie6 (留言) 2018年8月31日 (五) 09:01 (UTC)[回复]
抱歉我未能理解Cangjie6所讲的三种情况和我的主题有何关联。可能我仍未能讲明白。首先想达成一个共识,特殊字如果取到的话,会取最长的一横,也就是说,“毛:竹心十”这个不会在讨论的范围之内。这一点不知各位都同意否?其次,毛字有两种可能取码“竹十心,竹手山”,未字也有两种取码“手火,十木”。但是也有夫字的两种可能取码“十大,手人”。所以我不敢说七设为特殊字一定会影响“毛”的取码,我也没有说反对设七为特殊字。我想说的是这个注脚写的逻辑本身好像不对,是否没有理顺?还是说前面那个共识并未达成?--Ejsoon (留言) 2018年8月31日 (五) 10:00 (UTC)[回复]
目前的基本原则是,采用官方说法(五代手册),除非官方说法会导致无法圆说的重大内在不一致。因此,该段只主张了“特殊字不蕴涵优先取码,就如‘未’可基于其他考量而不采特殊字取码逻辑取‘木十’”,按此,主张舍弃官方说法(将‘七’由特殊字移除)者有义务提供充分理由证明“若‘七’为特殊字,则按仓颉取码原则‘毛’取码只能是‘竹心十’”,如此才是“无法圆说的重大内在不一致”,才值得我们舍弃官说而就他说。在有人拿出上述证明以前,都没有取消‘七’为特殊字的理由。至于何以“未”不取“手火”云云,不过是无关紧要的末节(至少我看不出这段如何能证明;若有人认为可以,请写成完整的论述),我并未论证、也没有义务论证。--ceku (留言) 2018年8月31日 (五) 17:16 (UTC)[回复]
我再重复一遍,我不反对七作为特殊字,而是觉得这个注脚文字逻辑不通。毛可能取“竹十心,竹手山”,但没有“竹心十”这一可能,我没有在CEKU之外听过能取到短横的特殊字取法。如果ceku认为有这种可能取法,烦请分成两个问题讨论,不要混为一谈。--Ejsoon (留言) 2018年9月2日 (日) 03:20 (UTC)[回复]

──────────────────────────────────────────────────────────────────────────────────────────────────── 考量“毛”的实际取码完全不涉及“七”字形,与“夫”较类似,将原注解中的“未”改为“夫”(大意不变),不晓得阁下以为这样是否仍有问题?如果仍有问题,假若该段注解由阁下写,阁下打算怎么写?--ceku (留言) 2018年9月2日 (日) 04:24 (UTC)[回复]

你把“大十”换成“十大”,把“竹心十”换成“竹十心”,这是基本的。没有可能取到短的那一横。我不参与“七”的去留问题。但似乎有争议的内容不宜上架?请不要在注脚讨论。—以上未签名的留言是由ejsoon对话 贡献)加入的。
(1)“夫”取“十大”和“毛”取“竹十心”与特殊字无关,我看不出有何修改理由。(2)“没有可能取到短的那一横”不明所以,恕不接受。(3)此内容为官方手册所撰,且所称争议并未足够重大至令官方说法无法接受,并无不可上架之理(否则,任何初学者只要说句某规则有些奇怪,该规则就不能写,教程还能剩下什么?)(4)注脚仅是摘要描述重要相关事实,并非讨论。诸君明察。--ceku (留言) 2018年9月4日 (二) 11:53 (UTC)[回复]

调整特殊字的一些理论[编辑]

原先有几个编辑者整理的“原则”,因显有例外,故废弃不用:

  • “重叠在特殊字上的字形需要把中竖计入”:许多特殊字取码实例中,重叠于上的字形并无中竖,如“朿”、“爽”等等,故重叠于上的字形只是可以有中竖和特殊字重叠,而非必须有中竖和特殊字重叠。
  • “若特殊字的横笔上方有其他部件,则应先取横笔上方的部件,然后取特殊字形块,且应保持特殊字形块的完整”:此理论试图解释何以“未”不取“手火”而取“十木”——因为“木”是特殊字,必须保持其形块完整——但此说有明显例外——如果“大”是特殊字就必须保持其形块完整,则“夫”只能取“十大”而不能取“手人”——这显然不符事实。至于“未”何以不取“手火”而取“十木”,应是根据字形特征原则(但目前未独立为完整的细则),此字或可再作探讨,但无论取“手火”或“十木”,都和特殊字无关,也不须在特殊字的部分讨论。

--ceku (留言) 2018年9月1日 (六) 05:51 (UTC)[回复]

同意。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1日 (六) 07:24 (UTC)[回复]
是否需要加上“一般取最长的一横,所以“未”取“十木”,“末”取“木十”。“夫”没有可能取作“大十”而只可能取“十大”或“手人”。 —以上未签名的留言是由ejsoon对话 贡献)加入的。
特殊字取码“取最长的一横”一般较能彰显字形特征,但并无绝对性,例如“㦮”(戈手)、“戋”(戈十)、“朿”(木月)、“束”(木中)、“东”(木田)、“柬”(木田火)皆采特殊字取码,但在许多常见字体的呈现上,特殊字之横皆非最长。按此也无理由主张“夫”不可能取作“大十”,其最终取“手人”,应只是其较符合字形特征及先繁后简原则而已。--ceku (留言) 2018年9月4日 (二) 11:45 (UTC)[回复]
如此一来,有可能取哪一横也变成
  1. 无理码,或
  2. 不同的特殊字订立不同(更复杂的)定则TNTErick (留言) 2019年2月15日 (五) 23:46 (UTC)[回复]

“鹿”要另列吗?[编辑]

因为“汉字分割”有说明“〈例外字〉一节谈及的复合字、难字、特殊字,皆视为整体字,不再分割。”而“鹿”本身是难字。现在再列在复合字首里,感觉有点累赘。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5日 (三) 21:19 (UTC)[回复]

确实如此,那么在难字加注即可。是我疏忽了。--ceku (留言) 2018年9月6日 (四) 06:44 (UTC)[回复]

五代手册与汉文库典“夅”系字编码不一致[编辑]

五代手册“竷”编码为“卜十竹手水”,但查汉文库典编码是“卜十竹水水”,此外还有“㯯”(木竹水金)、“𠏤”(人竹水金)、“𥫔”(卜十竹水金)、“𨼇”(弓中竹水一)。这下麻烦了,应该继续把“夅”视为“复合字首”吗?--ceku (留言) 2018年9月18日 (二) 13:54 (UTC)[回复]

商议前先说一点,建议Ceku兄编辑“仓颉输入法/例外字”时,可以多多善用在下做的图片,Cjh5k-hw-color.pngCjh5k-hw.pngCjh5m-hw-color.svgCjh5m-hw.svg早就做好了。以免被小人扭曲成“偷偷上架”。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0日 (四) 05:05 (UTC)[回复]

Ejsoon 的破坏[编辑]

Ejsoon(尹卂)及其傀儡 EjmoogHexiamonds拜占庭2001 曾多番对“仓颉输入法”众多页面进行破坏。而且在破坏期间,他曾发布以下似是疑非的言论,现仅保留于下。但其实相关言论他也多次在不同的仓颉输入法讨论区或群组上发布,被其他人多番指出他歪曲事实、造谣、偷换概念等众多问题,逾越理情讨论底线,他仍坚持如此。此人无意达成共识,坚持要以自己的原创理论取代官方或众多仓颉教材的一致说法。敬请管理员留意。Cangjie6 (留言) 2021年6月24日 (四) 18:53 (UTC)[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