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法

维基教科书,自由的教学读本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文言以上古漢語爲基底,因此其文法也具有相關特徵。

詞類[编辑]

文言文與現代漢語和世界上絕大多數語言類似,有九品詞。但詞類之間的界限較寬鬆,一類詞有時可作另外一類詞

實詞 [编辑]

主条目:文言/實詞

實詞是指有實際含義的詞。

名詞[编辑]

名詞是對一個事物的稱呼,例如「君子」「子」「句」等。

數詞[编辑]

脚本错误:没有“Labelled list hatnote”这个模块。 數詞是數字的表示形式,例如「一」「十」「三百」「萬千」等。

代詞[编辑]

代詞是指代名詞的詞,例如人稱代詞「我」「汝」,指示代詞「此」「彼」等。

動詞[编辑]

如「曰」「行」等

形容詞[编辑]

文言的形容詞和動詞享有類似的特徵,例如「悲」「喜」「說(悅)」等。

副詞[编辑]

虛詞 [编辑]

主条目:文言/虛詞

虛詞是指沒有實際含義的詞,主要可以依據功能大致劃分爲「介詞」「連詞」「助詞」和「感嘆詞」等。漢語的「介詞」與「連詞」關係緊密,境界模糊,因此有時也合稱爲「關係詞」或「聯接詞」[1]

介詞[编辑]

主条目:文言/介詞

引領一個名詞性短語作狀語或補語以修飾句子的詞,如「」等。

連詞[编辑]

主条目:文言/連詞

起邏輯連結作用的詞,如順承、轉折連詞「」等。

助詞[编辑]

主条目:文言/助詞

起輔助作用的詞,例如「」「」「」等。

感嘆詞[编辑]

表達感嘆聲音的詞,例如「嗚呼哀哉」等。

活用[编辑]

文言中,時常將一類詞用作另外一類詞,特別是將其他品詞用作動詞爲多見,這種用法稱作品詞活用。活用是一個十分常見的現象,有時活用後的用法會成爲其主要的用法,或引申爲另外一個主要含義,甚至寫作另外一個分化字(例如「弟」後作「悌」)。

  • 名詞作動詞
    • 鄭伯克段于鄢》:「段不,故不言弟。」(段沒有弟弟的樣子,因此不叫他弟弟。)
    • 論語·顏淵》:「君,臣,父,子。」(君有君的樣子,臣有臣的樣子,父有父的樣子,子有子的樣子
  • 數詞作動詞
  • 形容詞作動詞

有時,自發動詞會用作使動動詞,這種情況也稱作活用,例如:

  • 鄭伯克段于鄢》:「愛共叔段,欲之」(立之=使之立,即扶立)
  • 鄭伯克段于鄢》:「莊公寤生,姜氏」(驚姜氏=使姜氏驚,即驚嚇)
  • 鄭伯克段于鄢》:「莊公及共叔段」(生莊公及共叔段=使莊公及共叔段生,即生育)
  • 史記·項羽本紀》:「秦時與臣游,項伯殺人,臣之」(活之=使之活)

短語 [编辑]

並列短語[编辑]

並列短語,即兩個近義詞並列組成的短語。

  • 「孝弟」「朋友」

偏正短語[编辑]

偏正短語,即修飾詞與中心詞組成的短語,其中修飾詞起到修飾中心詞的作用。修飾詞主要有兩種,形容詞和副詞,其中形容詞所修飾的中心詞往往是名詞,而副詞所修飾的中心詞則往往是動詞。

  • 「形容詞-名詞」形
    • 「高山」「綠水」「遠方」「異端」
  • 「代詞-名詞」形
    • 「我」
  • 「副詞-動詞」形
    • 「不知」「不忠」「未學」

主謂短語[编辑]

動賓短語[编辑]

  • 「爲人」「犯上」「作亂」「務本」「愛仁」「無恥」

動補短語[编辑]

語序 [编辑]

文言以主狀謂對賓補的語序爲主,亦有大量倒裝用法。其中主語[註 1]、狀語、補語、賓語均是可省略的。一個完整的句子最核心的部分是謂語。

句子結構[编辑]

  • 【主】[狀]謂(賓)〈補〉
    • 論語·爲政》:「事(之)〈以禮〉」
    • 春望》:「【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 鄭伯克段于鄢》:「[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亟]請〈於武公〉,【公】[弗]許。」
    • 扁鵲見蔡桓公》:「【桓侯】[故]使(人)〈問(之)〉」

主語[编辑]

主語是表示作出動作的人,一般位於句首。

狀語[编辑]

狀語是修飾謂語的成分,一般位於謂語之前,由副詞和介賓結構等構成。

謂語[编辑]

謂語是句子核心的成分,主要由動詞、形容詞或者名詞[註 1]構成。

賓語 [编辑]

賓語是表示對象的成分,僅出現在需要賓語的謂語之後。

補語[编辑]

補語

兼語 [编辑]

兼語一個名詞既作前一個分句的賓語,也同時作下一個分句的主語時,這個詞就作兼語。

倒裝[编辑]

在文言中,有時若要表達一些特殊語氣,例如強烈的語氣時,會使用倒裝。其中一種模式是將主語倒裝至句末,構成「謂語(語氣助詞)主語」的結構,其中語氣助詞有「」等,例如:

  • 論語·八佾》:「大問!」
  • 論語·雍也》:「賢回也!」(顏回真聰明!)
  • 論語·公冶長》:「君子若人!」(這人真的是君子!)
  • 論語·憲問》:「君子若人!尚德若人!」(這人真的是君子!這人真的崇尚道德!)

判斷句[编辑]

文言的判斷句往往不需要繫辭連結,而直接使用名詞或名詞性短語作謂語,表達判斷(即N1N2)的含義。

  • 需要例句:如果您有合適的例句(既不需要「者」「也」,也不需要其他輔助詞的),請您添加後移除此模板

者也結構[编辑]

使用「」「」的判斷句結構,「N1者,N2也」的含義相當於「N1是N2」。其中「者」可認爲是表示主題的詞,一說表示停頓,「也」則表示判斷語氣,兩者均可省略。

  • 「N1者,N2也」
    • 史記·陳涉世家》:「陳勝,陽城人」(陳勝陽城人)
    • 師說》:「師,所以傳道、受業、解惑。」
  • 「N1者,N2
    • 史記·五帝本紀》:「黃帝,少典之子,姓公孫,名曰軒轅」(黃帝少典的兒子,姓公孫,名叫軒轅)
  • 「N1,N2也」
  • 「N1,N2
    • 需要例句:如果您有合適的例句,請您添加後移除此模板

句中繫辭[编辑]

古汉语中的繫辭不發達,主要有「」「」等。

判斷副詞[编辑]

文言的判斷句常常添加副詞,有「」「」「」相當於「就是」,「亦」相當於「也是」,「誠」相當於「確實是」等等。

  • 說苑·貴德》:「此秦之所以亡天下也」(這就是秦失去天下的原因)
  • 岳陽樓記》:「此岳陽樓之大觀也」
  • 孟子·告子上》: 「魚,我所欲也;熊掌,我所欲也。」

引用法[编辑]

「N曰S」相當於「N說S」,此外可使用「云」「謂」「言」等代替「曰」。

疑問法[编辑]

一般疑問句[编辑]

一類以「」結尾,相當於白話文的「嗎」。

  • 列子·湯問篇》:「古初有物?」
  • 項脊軒志》:「兒寒?欲食?」(兒子你冷嗎?你想吃東西嗎?)
  • 前赤壁賦》:「此非曹孟德之詩?」(這難道不是曹孟德的詩?)
  • 师说》:「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
  • 史記·陳涉世家》:「王侯将相宁有种?」
  • 論語·子罕》:「吾誰欺?欺天?」

特殊疑問句[编辑]

特殊疑問句使用疑問詞,文言的疑問詞主要有「」「」等,配合疑問詞可以實現特定的疑問。

[编辑]

「何」是一個比較廣泛的疑問詞,不但可以指「什麼」,還可以指「誰」「爲什麼」「怎麼樣」等等。此外,「何」還可以通過修飾明確所問對象,例如「何人」(相當於「誰」)「何處」「何爲」(相當於「爲什麼」)「何如」(相當於「怎麼樣」)「何以」等。「何」還有「奚」「曷」「胡」等變體。

漢語和世界上一大部分語言類似,未知信息往往會提前,所以當「何」連結介詞時,和一般名詞不同,介詞可以放在「何」的後面,形成倒裝,不過原本的順序也是允許的,例如「以何」和「何以」,「爲何」和「何爲」,「如何」和「何如」等等。

「何」常常搭配句尾的「也」構成疑問句。

  • 論語·學而》:「貧而無諂,富而無驕,如?」
  • 論語·爲政》:「謂也?」(什麼意思?)
  • 孟子·盡心上》:「君子之不耕而食,也?」(君子不用耕田卻可以吃飯,這是爲什麼?)

「何」可和否定副詞「不」組合爲「何不」用以表達建議。

除了表達疑問,何字還可以表達強調,相當於「多麼」。

  • 需要例句:如果您有合適的例句,請您添加後移除此模板

[编辑]

「誰」相當於「什麼人」,等同於「何人」

反問法[编辑]

以「豈」「安」「焉」「寧」「烏」「奚」「悪」等開頭,相當於「怎麼」或者「哪裡」。

  • 「豈」
    • 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苟利國家生死以,因禍福避趨之?」(如果對國家有利情願死,怎麼可以因為有禍而去避開它?)
    • 成語:「有此理」(有這種道理?)
  • 「安」
    • 論語·先進》:「見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怎麼六七十或者五六十里見方就算不上國家了?!)
    • 史記·陳涉世家》:「嗟乎,燕雀知鴻鵠之志哉!」
  • 「焉」
    • 論語·爲政》:「人廋哉?人廋哉?」(人怎麼能藏住?人怎麼能藏住?)
  • 「寧」
  • 「烏」
  • 「奚」
  • 「悪」

以「」開頭,相當於白話文的「難道」。

  • 古文觀止·雜說四》(馬說):「真無馬邪?」(難道真的沒有千里馬吗?)

以「無乃S乎?」「無乃S與?」的形式,相當於「難道不是S嗎?」。

  • 論語·雍也》:「居簡而行簡,無乃大簡?」(寬於律己而寬於待人的人,難道不是太過隨便了?)
  • 論語·憲問》:「無乃爲佞?」(難道不是在花言巧語?)
  • 論語·季氏》:「無乃爾是過?」(難道不是你錯了?)

反問句常用「·(二字同音耶)」「·」「」等結尾。

  • 戰國策·燕策三》:「秦兵旦暮渡易水,則雖欲長侍足下,可得?」
  • 道德經》:「非以無私?」

語態[编辑]

被動法[编辑]

被動助詞[编辑]

被動助詞主要有「見」「被」等,用於動詞前。

  • 史記·屈原賈生列傳》:「信而疑,忠而謗,能無怨乎?」
  • 法言·淵騫》:「蒙恬忠而誅,忠奚可為也?」(蒙恬忠而殺,怎麼能忠心呢?)
  • 潛夫論·賢難》:「虞舜之所以放殛,子胥之所以誅」

施事介詞[编辑]

文言中有時不對動詞變形,而是單純使用施事介詞「」等。

  • 屈原列传》:「懷王以不知忠臣之分,故內惑鄭袖,外欺張儀」 (懷王因爲不分忠佞,所以在宮內鄭袖所迷惑,在宮外張儀所欺騙)

爲所形[编辑]

「N1爲(N2)(所)V」相當於「N1被(N2)(所)V」。

使動法[编辑]

使動法使用帶有使動含義的動詞「使」「令」「命」「召」「遣」「教」「勧」「説」「俾」等等,構成「N1V使動N2V」的結構來表示,相當於「N1讓(派、請、命令……等)N2 V」。

  • 扁鵲見蔡桓公》:「扁鵲望桓侯而還走,桓侯故使人問之」(扁鵲看到蔡桓公就反身而去,蔡桓公於是人問他)
  • 詩經·國風·召南·野有死麕》:「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不要狗叫)

有時一個自發動詞本身就可以活用爲使動動詞,例如:

  • 鄭伯克段于鄢》:「莊公寤生,姜氏」(驚姜氏=使姜氏驚,即驚嚇)
  • 史記·項羽本紀》:「秦時與臣游,項伯殺人,臣之」(活之=使之活)

否定法[编辑]

文言的否定法,主要是利用否定動詞、否定副詞或否定代詞來表達否定。否定詞以脣音聲母(幫母、明母)起首的字爲主,主要有「不」「弗」「非」「匪」、「無」「微」「莫」「勿」「毋」「未」「亡」等

否定動詞[编辑]

无、亡、無、微 [编辑]

  • 玉篇》:「,不有也」

即「沒有」,「有」之反。

  • 周易》:「咎」「妄」
  • 孟子·盡心上》:「人莫大焉親戚、君臣、上下」(人沒有比沒有親戚、君臣、上下關係更大的罪了)
  • 論語·爲政》:「人而信,不知其可也」
  • 論語·憲問》:「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微管仲:沒有管仲的話)

[编辑]

「非」相當於「不是」

  • 鄭伯克段于鄢》:「今京不度,制也,君將不堪」(現在的京邑不合法度,不是符合先王舊制的狀態,您將無法控制)

否定副詞[编辑]

被否定詞爲動詞、形容詞等時,在前添加否定副詞而構成的。

不、弗[编辑]

用以否定謂語,與現代漢語相似。

勿、毋、無、莫[编辑]

表示禁止或勸誡不要做當該行爲,相當於「不要」「別」。

否定代詞[编辑]

現代漢語中缺乏否定代詞,轉而使用「沒有人」「沒有誰」「沒有什麼東西」等方式來表達。而文言中則有「莫」「未」等否定代詞。

莫 [编辑]

相當於「沒有人」「沒有誰」「沒有什麼東西」。

  • 孟子·盡心上》:「人大焉亡親戚、君臣、上下」(人沒有什麼東西是能比沒有親戚、君臣、上下關係更大的罪了)
  • 道德經》:「金玉滿堂,之能守」(金玉滿堂時,沒有人能夠守護住它們)

[编辑]

相當於「從來沒」。

  • 論語·學而》:「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之有也。」(從來沒人不愛好犯上,而愛好作亂的)
  • 注意這裡的「N,未之有也」是上古時期已經固定下來的說法,意即「從來沒有過N」

組合形[编辑]

特殊含義[编辑]

  • 「不敢」
    • 史記·魏公子列傳》:「當此之時,平原君不敢自比於人。」(這時平原君不敢把自己與他人比較。)
  • 「不可1」,相當於「不可以」,強調由於「不被允許」而做不到。
  • 「不可2」相當於「不能」,含義較廣。
    • 前赤壁赋》:「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 「不得」相當於「不能」,強調由於「沒有機會」而做不到。
    • 阿房宫赋》:「縵立遠視,而望幸焉,有不得見者,三十六年。」」
  • 「不能」相當於「不能」,強調由於「能力不夠」而做不到。
    • 荀子·勸學篇》:「目不能兩視而明,耳不能兩聽而聰。」
    • 左传·昭公二十六年》:「群臣不盡力于魯君者,非不能事君也」(群臣不願为鲁君尽力,並不是沒有能力服務君主)
    • 孟子·梁惠王上》:「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 孟子·盡心下》:「將復之,恐不能勝,故驅其所愛子弟以殉之」
  • 「未嘗」相當於「不曾」

雙重否定 [编辑]

  • 「無不」相當於「沒有不」,強調動作對象是全部。
    • 孟子·盡心上》:「知者無不知也,當務之為急;仁者無不愛也,急親賢之為務」
  • 「不無」相當於「不是沒有」。
  • 「非不」相當於「並不是不」。
    • 非不欲學文言」即「雖欲學文言」
    • 左传·昭公二十六年》:「群臣不盡力于魯君者,非不能事君也」(群臣不願为鲁君尽力,並不是不能服務君主)
  • 「無非」。
  • 「非無」。
  • 「不敢不」。
  • 「不得不」相當於「必須」「應當」,語氣強烈,強調義務或必然
    • 莊子·知北遊》:「天不得不高,地不得不廣,日月不得不行,萬物不得不昌,此其道與!」
    • 荀子·大略篇》:「君臣不得不尊,父子不得不親,兄弟不得不順,夫婦不得不驩,少者以長,老者以養」
  • 「不能不」
  • 「不可不」相當於「必須要」「應當要」,語氣強烈,強調做某事的必要性

抑揚法[编辑]

文言中最獨特的一點就是抑揚法,具體來說,就是利用類似「N1且P,況N2乎?」來表達,類似「N1尚且P,更不用說N2了」。

另外,還有類似「N1V,孰不V」的結構,表達「如果就連N1都V,那麼還有什麼/誰不V」的意思:

  • 論語·八佾》:「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如果這都可以忍耐,那麼還有什麼是不可以忍耐的呢?)
  • 論語·八佾》:「管氏而知禮,孰不知禮?」(如果管仲知禮,那還有誰不知禮?)

假設法[编辑]

文言中假設法使用「」,有時與「」呼應,相當於「如果」。

比較法[编辑]

文言中的比較,常用「」這個介詞引出比較的基準或者被比較的對象

  • 「N1A於N2」相當於「N1比N2更A」
    • 荀子·勸學》:「青, 取之於藍而青藍。」(靛青是從蓼藍中提取出來的,但是它的顏色蓼藍藍)
    • 報任少卿書》:「人固有一死,死有重泰山,或輕鴻毛,用之所趨異也」(人必然會有一死,死有的泰山還重,有的鴻毛還輕,這是因爲他們所追求的不同)
  • 「N1V比較於N2

在疑問句中,往往使用介詞「」來引出比較對象

  • 「N1與N2孰A?」或「N1孰與N2A?」
    • 戰國策·齊策一》:「我孰與城北徐公美?」(我城北徐公誰更美?)
    • 戰國策·齊策一》:「吾孰與徐公美?」(我徐公誰更美?)
    • 戰國策·齊策一》:「吾徐公美?」(我徐公誰更美?)

表示不及、不到、比不上時,使用以下的結構:

  • 「N1何能及N2也?」
    • 戰國策·齊策一》:「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公也!」(您太美了,徐公怎麼比得上您呢!)
    • 戰國策·齊策一》:「徐公何能及君也!」(徐公怎麼能比得上您呢!)
  • 「N1不若/不如/弗如/未若N2
    • 戰國策·齊策一》:「徐公不若君之美也!」(徐公不像您那麼漂亮!)
    • 戰國策·齊策一》:「孰視之,自以為不如」(仔細一看他,自認爲比不上
    • 戰國策·齊策一》:「窺鏡而自視,又弗如遠甚。」(從鏡子裏看自己,更發現遠遠比不上。)
    • 論語·學而》:「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是比不上貧窮時歡樂,富貴時好禮的人的。)

援因法[编辑]

文言中可以用因果連詞因事介詞和「N之所以V」等結構來引出事件的原因。

  • 「N之所以V」
    • 說苑·貴德》:「此乃秦之所以亡天下也」(這就是秦失去天下的原因

數字表示[编辑]

文言的數次與現代漢語類似,但也稍有不同。文言的數字,採取十進位法,有九個基礎數詞,基本數字單位有「十」「百」「千」「萬」等。對於超過「萬」的數字,還有更大的單位不過不常用,而且進位方法也不統一,有十十而進的,有萬萬而進的。在簿記領域,有專門的記帳用數字,也就是所謂大寫數字。

文言數詞 所代表數字 文言數詞 所代表數字 文言數詞 所代表數字 文言數詞 所代表數字 文言數詞 所代表數字
一十   10 二十 20 …… ……
1   一十一 11 二十一 21 一十 10 一百 100
2 一十二 12 二十二 22 二十 20 二百 200
3 一十三 13 二十三 23 三十 30 三百 300
4 一十四 14 二十四 24 四十 40 四百 400
5 一十五 15 二十五 25 五十 50 五百 500
6 一十六 16 二十六 26 六十 60 六百 600
7 一十七 17 二十七 27 七十 70 七百 700
8 一十八 18 二十八 28 八十 80 八百 800
9 一十九 19 二十九 29 九十 90 九百 900

數字單位前的「一」往往會被省略,在首位時尤甚,如「十」代表10、「百」代表100、「千」代表1000、「十三」代表13,「二百十三」代表213等,。

數詞可以直接按照十進制連接,例如54321可寫作「五萬四千三百二十一」。萬以上的數字,可重新利用萬以下的單位(也可以認爲萬構成了一個複合單位的「~萬~」的表示方法)。有時爲了調整語氣,會添加「有」字,例如113可以寫作「百有十三」(同時也可寫作「百十三」「百一十三」「一百一十三」等)。

數詞後可跟名詞,表示名詞所指代對象的數量,「~里」「~等」「~人」等。 數詞前可接副詞,例如「方~」表示「~見方」,「凡~」表示「總共」等。

以下爲用例:

  • 禮記·王制》:「王者之制祿爵,公侯伯子男,凡等」(5)
  • 禮記·王制》:「天子之田方里,公侯田方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1000,100,70,50)
  • 禮記·王制》:「畝之分:上農夫食人,其次食人,其次食人,其次食人;下農夫食人」(5,9,8,7,6,5)
  • 禮記·王制》:「州,建里之國三十七十里之國六十五十里之國百有二十,凡二百一十國」(100,30,70,60,50,120,210)
  • 九章算術·方田》:「又有田廣十二步,從十四步。問:為田幾何?荅曰:一百六十八步。」(12,14,168)
  • 九章算術·方田》:「又有田廣里,從里。問︰為田幾何?荅曰:二十二五十畝。」(2,3,22,50)
  • 九章算術·方田》:「又有邪田,正廣六十五步,畔從一百步,一畔從七十二步。問︰為田幾何?荅曰:二十三七十步。」(65,1,100,72,23,70)
  • 九章算術·方田》:「又有箕田,舌廣一百一十七步,踵廣五十步,正從一百三十五步。問︰為田幾何?荅曰:四十六二百三十二步半。」(117,50,135,46,232)
  • 周髀算經》:「凡徑三十五萬七千里,周一百七萬一千里。」(357000,1071000)

備註[编辑]

  1. 1.0 1.1 此處和現代漢語不同。

參考文獻[编辑]

  1. 脚本错误:没有“citation/CS1”这个模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