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仓颉输入法

维基教科书,自由的教学读本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页面一览[编辑]

待加强部分[编辑]

  • 【仓颉字母与辅助字形】:重新挑选例字,并用颜色标出例字上的字根。
    • 例字选取原则为:1.具有代表性,能反映该字根的特色。2.尽量选常用字。3.除该字根外,其他部分应尽量简单。
  • 【取码原则】:字形特征原则重新挑选例字,并调整格式,仿照包含省略的例字说明形式呈现。
  • 【例外字】:特殊字的部分改写。
  • 【特别注意】:扩充更多字。字形差异的部分,例字改用图片,用颜色标出主要的差异之处。
  • 【难拆字综合辨析】扩充。

--ceku 2008年9月23日 (二) 12:20 (UTC)

【仓颉字母与辅助字形】部分已完成。--Cangjie6 (留言) 2016年8月14日 (日) 11:33 (UTC)

2018年7月To do[编辑]

辅助字形:

  • “Cjek-b11-3.png”不用“梦”字,改用“荣”字。
  • “马”图片,“㇕”字根着色。
  • “夕”图片,“𠂊”字根着色。
  • “齐”图片,“ㅑ”字根着色。

例外字:

  • “秦”复合字首图片,黑白版及彩色版。

特别注意:

  • 楷体“阎(日弓.竹尸.难)、阎(日弓.尸竹.难)、阎(日弓.弓.竹难)”、“没(水.竹尸.水)、没(水.弓.水)”、“筑(竹.一.竹弓)、筑(竹.一.弓大)、筑(竹.一.弓十)”、“麻(戈.十金.金)、麻(戈.木.木)”、“反(一水)、反(弓水)”、“死(一弓戈心)、死(一弓.心)”、“⿱刀巴”、“毋(田十竹)、毋(田十)”

进阶知识:

  • “函”要做三代、五代取码彩图。
  • “Egcjk-hxyc.png”长横要涂上黄色。

--Cangjie6 (留言) 2018年7月18日 (三) 20:45 (UTC)

不建议使用楷体,因为楷体笔画不清楚,需要较大的图片,对行动版使用者的带宽和屏幕都不好。同理,建议尽可能使用向量图(svg),以方便要放大缩小的使用者,及想要修图的编辑者。(内建字体选标楷体是因为仓颉输入法比较多根据台湾字形取码,台湾主流系统内建字体只有标楷体和新细明体,当时新细明体有大量旧字形造成显示误差,只有标楷体可选择。现今新细明虽已更新,但考量有人用旧版而未采用;微软正黑体则是黑体,不适合用于标准字形。总之,未制图的范例字仍继续使用楷体;一旦要制图,则制成明体或宋体,这也比较接近仓颉系统使用的字形。)--ceku (留言) 2018年7月20日 (五) 15:10 (UTC)
好的,最后大概所有字最终都要做图呢。那么,有没有好用的编辑svg软件推介?对我来说这方面是首次接触。Cangjie6 (留言) 2018年7月22日 (日) 07:56 (UTC)
感谢费心把大量字图改为向量图及明体,但有些字形要注意精准度,例如“File:Egcjm-msho.svg”、“File:Egcjm-bsd.svg”和标准字形差异颇大,就不太适合。这方面可多参考(或直接使用?)全字库宋体的字形,毕竟仓颉系统过去也是有参考过CNS11643的。--ceku (留言) 2018年9月5日 (三) 19:23 (UTC)
起初我想用Glyphwiki的,但发现要每个字形下载,再拖到Ai里作业,每次都要调过大小位置等,比先建好可以改字的底稿慢得多。而下载回来的图,笔画都已合并成一块,无法取得笔画分离的版本,这跟选用其他字型一样要自行𠝹开笔画,无法节省时间。结果现在我主要用开源明体“一点明体”,最主要是因为他们有支援我制作字根,此外,该字型是开源的,而且有些异体字可以选,控制点也比较洁净。而仓颉编定时,其实台湾“标准字形”还未面世,根据是当时的传承字形,即是说本来字典上的明体字是这样的,反而是后来台湾教育部改形了,而其他地区未必习惯。例如我有一本父母辈传下来的霉黄老字典,看像是用字粒印出来的。另外有一本还新净的字典,自己依学生书单买的商务,也是传统明体字。举例说“争”字那“爪”头,在用明体字的字典里都是这样的,这形状在明体里反而比较精准。有个别字我会视乎取码选字形,选符合仓颉取码的,甚至自己修改。好像“⻗字头”无论传统明体还是台式都不合用,自己改成四个顿点;“户”字也尽量缩短“撇”与“尸”之间那竖的高度。但那些无论传承字形或台式写法皆合用的,就不特别改成台式写法,沿用原字。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5日 (三) 21:09 (UTC)

难以解释的规则问题[编辑]

(有些问题较为难解,可能会考虑写信向朱邦复工作室询问

1. 何以“𢦏”取“十戈”而非按先繁后简原则取“土戈”?——一说是引入“优先选取不截断笔画的取码方式”的规则,但此说未见于官方手册,且难以解释何以“巳”不取“尸山”而取“口山”。

2. 三面或四面包围的字形普遍可套用包含省略原则,何以“勹”、“戊”、“臧”不能套用包含省略?——“勹”或许可解释为视为二面包围,但其它显然不能。

3. 何以“曲”、“西”、“丳”允许字形跨越“囗”,而“毋”、“曱”、“甴”、“亜”必须切断取码?如何决定能跨越或不能跨越?

4. 按目前归纳,“精简原则”优先于“字形特征原则”的“转角分则”,否则“乃”取“弓竹尸”而非“弓竹女尸”、“东”取“大木”而非“大女木”、“与”取“卜尸一”而非“卜女尸一”、“鸟”取“心卜尸一”而非“心卜女一”、“专”取“手弓戈”而非“手女弓戈”皆为错误。沈红莲曾提及“夨”应取“女弓大”(而非“女大”)[1],与此抵触,但汉文库典五、六代“夨”皆编码为“女大”,应如何解释?

5. 何以“𡆵”取“田中中中”而非“田中一中”、“田中女中”?——曾有网友引入“对称原则”解释,但此说未见于官方手册,且定义不明,又有许多难以解释的矛盾之处(例如何以“韭”不对称取码“中中一一”而是“中尸一一”)。

6. 何以“亚”取“一中中一”而非“一中中廿”?

7. 五代手册谓“山”视为延伸分割的字首。还有哪些字形可按此方式分割?比如“巫”是否视为字首“工”、字身“从”?(附录〈常用整体字字码表〉有列入“巫”,但也列入了字首一节己明言为组合字的“幽”,故此部分可能为笔误)

8. 手册言“丶”附属于整体字形时视作整体,按此“仓”应视为字首“人戈”、字身“日竹口”?还是字首“人”、字身“戈日口”?抑或不套用此原则而取作字首“人”、次字首“丶”、次字身“日口”?决断依据为何?

9. 三代、五代手册皆谓“码数相同时,选择先繁后简的取码方式”,可见“精简原则”先于“先繁后简原则”。但有网友询问六代仓颉何以“步”的取法是“止中的的”而非“卜中火”时,沈红莲回应“先繁后简原则”优于“精简原则”[2],与之抵触。此外,若沈说成立,则三代“乍”取“竹尸”而非“人卜卜”、“之”取“戈弓人”而非“卜竹人”、“礻”取“戈弓火”而非“卜竹火”皆属错误。

10. “𠃊”应先取或后取?“𠦣”、“𢧠”、“𢯇”、“𢧰”等字应如何取码?——既有官方编码如“県”取“月山女火”,“真”取“心.月山金”,“陋”取“弓中.一月.女”,都是后取;而“亡”取“女人”,“𦬆”取“廿.女人”,“㠩”取“女人.竹.中山”,都是先取。

11. 手册谓“八”形视为与上部相连,如“詹”分割为“⿸厃八”“言”,但“芬”“氛”“容”“岺”“答”等字之编码何以不从此说?单纯横笔下接纵或斜向笔画时视为相连,但“垩”取“一一土”则似乎是分割为“⿱亚土”,所据何在?——一说若字形分合明显则不须遵从,但是否“明显”如何定义?例如“衅”下部似乎明显应分割作“酉分”,但实际取码时却分作“酉八”“刀”;而“垩”之分合亦难称明显。又如“泉”、“汞”等字应视为组合字或整体字?

12. “大”不视为与上相连,例如“槔”取“木.竹日.十”而非“木.竹大.十”;“厶”也不视为与下相连,例如“矣”、“牟”皆视为组合字。但“⿱厶大”却视为相连,如“参”取“戈大.竹.竹竹”,“軬”取“戈大.十田十”,似乎抵触,应如何解释?

13. 三代及五代仓颉中,台湾标准字形的“𠫓”应取码作“大戈”或“卜戈”?——多数旧版本取“卜戈”是因未支援台湾标准字形;但有人询问过官方,沈红莲一次回说汉文库典(2003年版五代)于“卜”部引入了新辅助字形“𠫓去丶”而取“卜戈”,但另一次去信又说没有。此外,若此辅助字形存在,何以“车”不取“卜手”、“东”不取“卜木”?

14. 何以“𢀚”取码“尸一一”而非“尸卜一”?“𡷊”取码“心卜一山”而非“心卜卜山”?如何决断可否套用“卜”的辅助字形“Cjrm-y1”?

15. 根据“完整原则”(通称“先繁后简原则”)“夫”取“手人”而非“十大”,但何以“未”不根据同样原则取“手火”而是取“十木”?一说是根据“字形特征原则”,“十木”较“手火”更符合字形特征,但“夫”与“未”字形相似,何以便不认为“十大”较“手人”更符合字形特征?类似地,何以“夂”取“竹水”而非“弓大”,但“夜”又取“卜人弓大”而非“卜人竹水”?

16. “Cjrm-n11”应归于“尸”或“弓”?按汉文库典,“片”取“中中一尸”,但“卍”取“弓难”、“吴”取“口女弓大”、“永”取“戈弓水”,似不一致。

17. 何以“练”取“女一.大女金”而非较精简的“女一.手木”?

18. 何以“韭”不取“廿廿廿一”而取“中尸一一”?


大家也可协助补充新问题,但数字请往下加,免得引用时乱掉。 --ceku (留言) 2018年9月4日 (二) 13:39 (UTC)

问题8:“酓”官方取“人戈弓田”,“盦”官方取“人戈弓廿”。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7日 (五) 16:07 (UTC)

我知道,不过“酓”“盦”的编码仍然无法区分是点附于下或不点附,也不清楚是基于什么理由判断。--ceku (留言) 2018年9月7日 (五) 16:14 (UTC)
五代手册说“乛”视为与下方相连,因此“⿱乛酉”应当是一个整体。若“丶”在字身能附于下,它不会只附于“乛”而应附于“⿱乛酉”。那么,虽然“酓”的取码看不出来,但“盦”就应该取“人.戈田.廿”。而官方取“人戈弓廿”,依前述,只可以用“人.戈.弓廿”来解释。(除非官方又说:‘“⿱今?”的字中,“乛”不向下连。只是手册写漏了。’这样就无言了。)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7日 (五) 18:11 (UTC)
我觉得那批归纳原则不太可靠,不见得能全信。“乛”就字例来看主要是处理“甬”、“矛”、“了”、“氶”这类情况,颇有可能不适用于“⿱今酉”。--ceku (留言) 2018年9月7日 (五) 18:39 (UTC)

问题10:“県”官方取“月山女火”,“真”官方取“心.月山金”,“陋”官方取“弓中.一月.女”,都是后取(“陋”的“𠃊”更是与“丙”割开);“亡”官方取“女人”,“㠩”官方取“女人竹中山”,都是前取。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7日 (五) 17:01 (UTC)

去信询问得到的答复是:“亡”难以区分谁高谁低,于是视为左右形。这样好像还是不容易解决“𠦣”、“𢧠”、“𢯇”、“𢧰”等字的取码。还有六代把“亡”取码改成“人女”,五代三代是否也要比照?--ceku (留言) 2018年9月24日 (一) 14:38 (UTC)
感觉上相当“hea答”,其实“県、真”等许多字形也难分高低。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5日 (二) 16:56 (UTC)

问题7:查五代手册第二章第一节写明了“山”视为延伸分割的字首,范例又写了“幽”字,显然是视为组合字。但如此一来,五代手册附录〈常见整体字字码表〉列入“幽”字就是错误了。但整体字一节又说“噩”是整体字,这样“巫”要比照“山”或“王”就不太好说了。--ceku (留言) 2018年9月7日 (五) 17:50 (UTC)

去信询问得到的答复是:内嵌字形一码取足者视为连体字。若是这样是否“㡭”应视为组合字?--ceku (留言) 2018年9月24日 (一) 14:38 (UTC)
感觉上相当“hea答”,“噩”也不是“内嵌字形一码取足”,四个“口”要取四码。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5日 (二) 16:56 (UTC)
我的理解是若镶嵌字型可一码取足,即视为连体字。按此,“巫”、“噩”之中的“人”、“口”皆可一码取足,故视为连体字;而“幽”、“豳”因“幺”、“豕”超过一码,故视为组合字。--ceku (留言) 2018年9月27日 (四) 13:54 (UTC)

问题12:“⿱厶大”实在是很坑的组合,难以解释。是否要比照“春”“冬”“登”等归为复合字首?--ceku (留言) 2018年9月8日 (六) 03:25 (UTC)

就是为了这字形,当时一郎跟我吐苦水,他被某群的一些人狠狠批评。一郎他不断指出按规则写明的道理它不可以是字首,应当要拆作“厶=字首,大=次字首”,群中其他人只以查码表都统一视为字首去反驳。一郎坚持规则和实际取码不应不一致,要么码表有误,要么规则有误。其他人都不认同看成码表有误,但也没有谁在规则上能给予解释,就只是说一郎他不了解发明人、为自己一时爽而要求改码之类。我听完他吐苦水,斟酌了许久才钻空子规则化,要解释它是字首而又不与现成规则冲突实在不易,因为官方确是明明白白地写着“厶”下必割。正如我昨天所言,视“⿱乛酉”为一块时,也因为官方确是明明白白地写着“乛”下必连。不过“酓”还可以用像“岺、汞”之类去解释,“⿱厶大”实在……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8日 (六) 18:35 (UTC)
如果是复合字首,或是特别规定视为向上或向下相连,其实写清楚就好。主要是手册没写,又与已写的东西推论出的结果抵触,才造成困扰。--ceku (留言) 2018年9月19日 (三) 23:37 (UTC)
同意,但可能我们高估了目前活跃的仓颉族群人士。据一郎所言,他们许多人都觉得官方有光环似的,既不想完善规则,也不想改良编码,两边都不想动,任由规则和编码之间出现矛盾。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0日 (四) 12:24 (UTC)
去信询问得到的答复是:“大”视作与上面“厶”的横笔相连,但“大”不与封闭形相连。但我还是不明白“大”与上相连是根据什么规则?或许是套用“单纯性横笔与下面的纵、斜向笔画视为相连”?但“厶”的横笔能否算是单纯性横笔可能会有争议……。--ceku (留言) 2018年9月24日 (一) 14:38 (UTC)
感觉上相当“hea答”,根本没有从规则去解释。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5日 (二) 16:56 (UTC)

问题2:去信询问答复是想减少记忆量。问题是一致性不重要吗?orz...--ceku (留言) 2018年9月24日 (一) 14:58 (UTC)

感觉上也是“hea答”蒙混过关。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5日 (二) 16:56 (UTC)

问题3:去信询问答复是单纯的“丨”须切断,且“丳”应改码。不过我不明白“单纯”要怎么定义?为什么“丳”上面的两竖是单纯的竖,而“曲”上面的两竖不是?“娄”可以比照“曲”取“十田*”吗?“甫”在“月”上面的竖能算“单纯”吗?--ceku (留言) 2018年9月24日 (一) 14:54 (UTC)

可说是“hea答”到极点,必须扬弃。否则,“弗”的两竖又是否单纯的竖,而“弗”又要不要改正编码?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5日 (二) 16:56 (UTC)
“弗”因“弓”不是完全的封闭字形,可能不适用此原则。--ceku (留言) 2018年9月27日 (四) 13:55 (UTC)
其实有没有“对于囗、曰等类完全封闭形之字,若有其他字形贯穿其间时,必须切割,以保持字形特征”的出处啊?我自己找不到。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7日 (四) 18:51 (UTC)
如原信所言写在三代手册,民国73年(1984年)7月再版的书是在第35页。有些地方可以找到PDF下载。--ceku (留言) 2018年9月28日 (五) 14:54 (UTC)

问题5:去信询问得到的答复是该字为错码,“当取全”。不过我不明白具体要怎么取。--ceku (留言) 2018年9月24日 (一) 14:44 (UTC)

不明白+1。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5日 (二) 16:56 (UTC)

问题6:去信询问答复是根据“字形特征原则”而末码不取“廿”。不过我不明白是怎么看的。--ceku (留言) 2018年9月24日 (一) 14:49 (UTC)

不明白+1。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5日 (二) 16:56 (UTC)

问题18:去信询问答复是“韭”取“廿廿廿一”也可以orz...--ceku (留言) 2018年9月24日 (一) 14:44 (UTC)

即是官方错了,但找借口不改码而已。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5日 (二) 16:56 (UTC)

问题17:去信询问答复是“练”取“女一.手木”不太容易看出“手”形。但“不太容易看出”是不那么取码的好理由吗?--ceku (留言) 2018年9月24日 (一) 14:44 (UTC)

可说是“hea答”到极点,必须扬弃。许多人一眼已看出。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5日 (二) 16:56 (UTC)

问题11:去信询问答复是“土”、“水”不是单纯的竖、撇笔,所以不视为与上相连。但“单纯”要怎么定义?手册举的例字“焉”的“正”下面的部分能算是单纯的竖笔吗?--ceku (留言) 2018年9月24日 (一) 14:46 (UTC)

不明白+1。Cangjie6 (留言) 2018年9月25日 (二) 16:56 (UTC)

问题15:目前有一个可能的解释:尹卂兄的最长横说,他曾用于解是未末等字的取码。待我把它厘清一下,将放在脸书一朗兄的仓颉讨论社群中。

方才还未登入,上面那句话是我留的。我认为最长横一说是有理,只是尹卂兄未把他解释清楚,或者是他见到未末二字就下结论了。TNTErick (留言) 2019年4月29日 (一) 03:43 (UTC)
“最长横说”解释不到“来”字为何取“木廿”而不取“十火木”。Cangjie6 (留言) 2019年5月7日 (二) 16:33 (UTC)

问题04:若与要按照转角不切开,也应拆为心尸一而非卜女尸一,而前者亦符合精简。TNTErick (留言) 2019年4月29日 (一) 03:48 (UTC)

练习[编辑]

请问练习在那?为何一本教科书会无练习?--218.191.110.233

正在书写……--222.90.94.25

请不要手动转换异体字[编辑]

有编辑者会做些把“舉”转换为“擧”之类的转换,但在现今中、港、澳、台等主流汉字使用区皆是以前者为正字,《康熙字典》及许多古籍文献也以前者为主,后者仅为少用的古字,基于个人偏好等非正当理由转换异体字违反维基百科的方针,将视为破坏处理。--ceku (留言) 2018年8月31日 (五) 18:38 (UTC)

如果是指“㐦(HCQN)”字的“字首 + 次字首”,它的确是“擧”不是“舉”,这个有必要用“擧”,涉及到“五代默许复合字首”的注释文字。(目前变成了“舉”,我暂时不敢改,不过是错的。)Cangjie6 (留言) 2018年8月31日 (五) 19:39 (UTC)
使用在那里的确是合理的,我再改改。--ceku (留言) 2018年8月31日 (五) 19:59 (UTC)

关于其中的失效连结[编辑]

在这里有些信件及参考网站的连结,尤其是在Ejsoon的论坛地下的网域在上个月(2019/2/1前后)参访时发现其失效。 TNTErick (留言) 2019年2月19日 (二) 01:20 (UTC)

请把连结里的phpbb改成ph3,像这样。我也没仔细检查,阁下和各位可以帮忙,谢谢!-Cangjie6 (留言) 2019年2月19日 (二) 13:50 (UTC)

苍六的几个疑点或笔误[编辑]

/版本差异#六代辅助字形变更 只能今日再览,见表中有笔误处:

  1. 万取作 廿田戈月,连体。

另外我很好奇该表内容的来处,有些处很有疑虑,若非第一手资料,我认为本人对于卜的辅根Cjr6m-y3.svg有另一个更可能的推测:即反亠形Cjr6m-y5.svg为其新辅根,如此亦不须限制车等不得使用,自取大根优先规则即明。TNTErick (留言) 2020年11月10日 (二) 20:25 (UTC)

日前有人从汉文库典挖出卜辅根的字形,因此是这样认为。[3][4] --ceku (留言) 2020年12月12日 (六) 11:09 (UTC)

朱邦复只是把“字”从字典上剪下来,没有把字剪碎[编辑]

请勿过度解读原著。当年在制作仓颉时,朱邦复把“字”剪下来之后,放进纵横表格中,用这种方式排重。万不可据此引申出“剪刀原则”,这实在过于荒谬可笑。 --Ejsoon (留言) 2020年12月2日 (三) 03:50 (UTC)

喜欢以一己幻想凌驾客观事实,不停造谣谩骂的尹卂,果然如我过去所料,终于会忍不住手,企图把维基教科书改写成尹卂原创发明的“尹卂仓颉宗教教典”。尹卂在自家论坛里如何造谣,如何扭曲事实,鉴于地方是这厮的,我管不了。但维基讲求客观,讲求事实。剪刀之说,不但有官方说法依据,同时也有多本仓颉教材也如是说。相反,阁下原创的“放进纵横表格中”,有何凭据?你拿到出来吗?是谁“过于荒谬可笑”?-Cangjie6 (留言) 2020年12月2日 (三) 19:37 (UTC)
我请Cangjie6看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维基教科书,不是你自家的博客,也不是你自建的论坛。你要发狂耍赖请去其他你能掌控的地方,这里是要讲道理的。
  • Cangjie6说我“以一己幻想凌驾客观事实,不停造谣谩骂”这是错误的,这跟本话题无关,跟仓颉规则无关。Cangjie6必须对此作出澄清更正,正式诚恳的道歉,并且懂得悔改,从此不再讲任何攻击别人的话,不再谈除仓颉规则以及叙述道理以外的话。我会拿此文向广大群友征求意见,看看是谁不讲道理。我本人坚决维护我的言论自由、人格受到尊重等一切权利,坚决制止Cangjie6这样怀有恶意的言行。
  • 这里说明朱邦复只是把“字”剪下来,贴到对应的位置上:
《智慧之旅》〈第三部、炎夏〉〈二、立夏〉:“  我买了十多本国语小字典,把每一个字都剪下来。再根据早先已经研究妥当的构想,在纸上画出横、直座标。横轴以字首为索引,纵轴则取字身,各预留廿六区。我先找出字首和字身比较多的,当作索引符号,每种符号各占一格。然后再把剪下来的字,照字首、字身的索引位置,一一贴在索引所指向的空位上。
 所有的字都贴完后,我再检查整张纸上空位与文字的分布情形。我知道唯有文字平均的分布在索引表中,编码成功的几率最高。如果空位太多,就表示索引分配不合理,如果有些位置上文字太多,则该字必须再行分解。”。
他这样做是要为字排重,而不是“把字剪碎”。这里已经到了排重阶段,取码规则已经定好了。(读懂了吗?我发现各位读不懂书,别人指出了还不承认,照旧歪曲误解官方说法。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停下吧各位,用心读点书吧,不要整日只懂“整人”而不讲道理。)
  • 这里我回复“放进纵横表格中”的凭据:
一,《仓五手册》末尾有“附录三 常用字首字码表,附录四 常用字身字码表”。
二,仓颉取码规则是“首二身三”。
三,《智慧之旅》同篇章内容:“我的解决方法是以“形声法则”为依据,以中文的“全方位功能”为目标。因此,字母应有文字的代表性及基础性,辅助符号则要有视讯的联想性,但不宜过多,否则难以辨识。在字母确定后,取码数也就没有变通的余地。
我把形部视作字首,声部作为字身。字首约有数百,以二十六键而言,取一至两码是理之必然。同理,字身有数千个之多,则要取一到三码。取码规则是最后才考虑的,在避免重码字的前提下,所有有效的方法都是规则。
四,《仓五手册》第一章第一节仓颉输入法源起:
2,根据说文解字,中文源自象形、指事、转注、假借、会意、形声六书。其中百分之八十之文字,皆依据形声所造,是以,本输入法即以“形声”为取码及组字之基本法则。将所选取的文字一一整理,共计分析出594 个字首,9897个字身。
4,因限于26键,其中保留了一键供特殊用途,余25键,594 个字首,每一字首若取一至二码,可得到650 种排列组合;字身9897个,每个取一至三码,可得一万余,显然可涵盖所有之字首及字身。因此,以字首码加字身码,即每字取一至五码,适为全部收集字之最小公倍数。
--Ejsoon (留言) 2020年12月3日 (四) 04:37 (UTC)
我目前并未在官方或其他仓颉教材看到“剪刀”之说,鉴于目前并无该说之明确证据,加上不须该说也足够说明“区块分则”,先删除相关文字及改写相关段落。--ceku (留言) 2020年12月12日 (六) 10:58 (UTC)

不同的仓颉版本与码表间存在差异,教科书应以何者为准?[编辑]

若按照维基精神,有争议地方就应该一并列出。如果你觉得应该“最新版五代”为准,我建议直接分家。--AngeCI (留言) 2020年12月16日 (三) 04:46 (UTC)

阁下说这话,仿佛是指教科不兼容各官方版本。可是观察阁下的编辑,阁下所谓的“不同版本”,并非任何官方版本,而是一些个别民间人士或机构或品牌的自订编码,而且是违反官方准则的错误编码。如果阁下真的是正常人而不是偏颇于个别故意与事实作对的民科说法,即使认为要说明,也应该放在仓颉输入法/特别注意#编码讹误的段落中,而不是把它们视作正常官方版本来叙述,误导学习者。--Cangjie6 (留言) 2020年12月16日 (三) 05:40 (UTC)
至于“鸟”等字在俗称六代里的作法,由于与通行的三代和五代分别太大,本教科书以三代和五代官方版本为主,六代的作法已于仓颉输入法/版本差异#六代与五代的差异里说明。不应混入正常字根表中。官方已宣布废除的1987版亦同,在仓颉输入法/版本差异#1999年版五代与1987年版五代的差异中也已清楚说明,若强行混入正常字根表中反而误导学习者。--Cangjie6 (留言) 2020年12月16日 (三) 05:49 (UTC)
主页面有写:

本教科书主要根据发明人朱邦复及主要助手沈红莲之说法(简称“官方说法”)为主要架构介绍相关规则,其中主要参考发明人的著作《第五代仓颉输入法手册》(简称五代手册)、《仓颉第三代中文字母输入法》(简称三代手册)、以及朱邦复工作室公开发表过的资料。官方说法不够详细或有争议者,再参酌其他客观资料(如官方实际取码字例)微调或补充,并另行附注。

本教科书主要介绍三代及五代仓颉,其中五代仓颉的部分主要依循官方五代手册,基本上为1999年版五代仓颉。其他版本由于实际上几乎无人使用,或资料不全,只收录于〈版本差异〉一节备查,或只于特定主题因考证需要略为提及。其他非官方码表原则上不特地介绍,除了个别特定主题(例如〈编码讹误〉一节谈及市占率最高的微软仓颉编码讹误)。--ceku (留言) 2020年12月16日 (三) 16:36 (UTC)
也就是说,你们认为“冎”、“钅”这些字不存在于官方三代手册,所以这种字不可以用三代仓颉打出来。三代仓颉据我观察用的人还是不少啊(只是当中很少人有兴趣讨论仓颉规则),所以我觉得提出将教科书分拆成三代和五代两个版本,是比较好的解决办法。--AngeCI (留言) 2020年12月17日 (四) 07:32 (UTC)
我个人没有说它们“不可以用三代仓颉打出来”,请阁下不要学习某个故意与客观事实作对般的民科,不要像他一样强奸他人的发言。“冎”、“钅”等在三代也可以有符合官方说明的编码,可是阁下所修改的版本之内容,并不是说官方的三代,而是说一些个别民间人士或机构或品牌的自订编码,而且是违反官方准则的错误编码。说得粗俗点,可以说是“野鸡三代”。“野鸡三代”并不等于官方三代,这个基本中的基本概念请阁下分清楚。真正官方三代与官方五代分别不大,现行内容已同时照顾好两者,不用分家。哪怕即使分家,也应尽量以官方为准、作为一般教学内容,个别民间人士或机构或品牌的自订编码与官方相异者,写在特别注意版本差异的章节中,而不是把它们与正常内容混淆起来。如果阁下足够客观理性,应该能明白这点才对。
观察阁下之前的修改,把违反官方说明的“野鸡”编码混进一般知识里,现在又主张所谓三代五代分家,都有受近日恶意闹事的民科的影响的痕迹。忠言逆耳,我想提醒一下,虽然每个人也有自己的视点,几乎没可能人人一样,但什么东西违反官方,尤其是那民科众多扭曲事实疯狂荒诞之言,冷静下来即可判断。少去民科恶意排斥事实的“自我高潮窦”,他连你说‘我的宗旨在于尽量减少对“常识”的依赖,使尽可能多的元素能用理性的规则来描述’也长篇大论地东拉西扯胡乱反驳,骂你在‘强制用户’、在‘干涉他人的自由’,他要全球人类百分百听从他的“有义字形说”这种官方早已多番说明错误的自家“玄学教条”才可以(他还把这玄学教条妄自称为‘常识’,但连个标准定义都不敢下/下不到)。我不是因人废言,但如果同一个人,针对某个范围的事,持续长期且大量地发表甚至坚持违反客观事实和官方说明的东西,且不惜极多次地扭曲他人言论、扭曲事实,他在这范围内的发言还有多少可取?还要继续受他的影响吗?--Cangjie6 (留言) 2020年12月17日 (四) 08:14 (UTC)
本教科书旨在提供一套源于官方的合理三代、五代仓颉规则,以作为学习者及开发者的凭依,其中会对官方手册做一定程度的修正、补充和延伸(否则看官方手册即可,要本教科书何用?),但务求一切都是根据官方资料及可靠证据而来;至于官方未明说又无足够可靠资料可得出合理解释的,就只能存而不论,或只描述争议所在而不下任何判断,否则就是原创研究而违反维基方针。
官方三代没收“冎”,但我之前的编辑已经在附注用了不少文字说明为什么应该认定官方三代支援“Cjrm-b19.svg”辅助字形,以维持三代及五代规则的一致性,我想有好好读过的人应该可以理解,一套源于官方的合理三代仓颉如果要支援“冎”字,应如何编码。至于“钅”,既然已知是1987版五代才加入的复合字首,显然三代仓颉规则没有这个复合字首,那么一套源于官方的合理三代仓颉如果要支援“钅”或衍生字应如何编码,我想应该不难判断……。
至于实际存在的三代(或五代)仓颉是如何编码,就是另一回事了,非官方仓颉也许有其他考量或需求而选择不采用本教科书的规则,这是他们的自由。要介绍非官方规则也行,但这超出了本教科书的主要范畴,况且民间仓颉版本何其多,我们也没那么多心力去做筛选及介绍,目前只有介绍微软仓颉的错误(与本教科书规则冲突)编码,这是考虑微软仓颉市占率极高,几乎所有仓颉学习者都可能用到,并且造成学习过程的困惑。如果有心想介绍更多值得介绍的非官方仓颉,也可以仿此开辟适当的新章节介绍,但是不应该把它们和本教科书介绍的主轴规则混为一谈。
三代、五代仓颉分家并非绝不可行。但三代和五代规则大部分相同,差异只有一些辅助字形、例外字的定义,及少许至今尚无合理解释的争议编码,因此把共同规则合并介绍,个别差异分列处理,是现实上比较省工和可行的。要是分拆成三代、五代教科书,每更改一段规则叙述都要分别改两套版本,还要不断比对两个版本的页面确保内容一致,有人愿意花这个心力去维护吗?--ceku (留言) 2020年12月17日 (四) 18:21 (UTC)
若非你去过你口中所说的“自我高潮窦”,你怎么能看见我讲过这些话?我劝你也少去。
本人并非完全认同他的学说,且本人确实认为他写的某些规则确实有“玄学”之嫌。我并不代表他,我只代表我自己。
--AngeCI (留言) 2020年12月18日 (五) 05:37 (UTC)
他并不是有“某些规则”有玄学之嫌,而是基本上是通盘玄学,由其立论基础已经是违反官方说明的(只不过他故事曲解官方,声称他才是全球上唯一读懂官方意思的人,其他人都不懂),建立在这样的地基之上的规则,会只是“某些”有问题吗?我仅在核查他发表的反事实民科言论时才去看,而不是去与他讨论、企图采信他部分说法。观看阁下在这类的发言和编辑,我诚心奉劝阁下抽离一下他那套论述,不要让自己在“只代表我自己”时也被人感到是代表他似的(就例如阁下刚刚的留言般)。Cangjie6 (留言) 2020年12月18日 (五) 07:16 (UTC)
经过连日来的讨论,我觉得我该找个日子好好研读一下官方手册,然后将所有教科书上原创的内容,不论是谁写的,统统清理并禁评之。以后教科书上出现的内容,都只能是官方文字的paraphrasing,没讲的,一律禁评。cangjie6已无意与本人沟通,我将不再回应他的发言。--AngeCI (留言) 2020年12月20日 (日) 09:42 (UTC)
所以阁下强逼他人修改成民科邪说不成功,而且一边叫嚷自己不是那玄学民科的党羽却一边用实际言行打自己脸后,就恼羞成怒发飙了?本教科书,以及市面上许多仓颉教科书之存在,并不是要复制官方(不然的话只要直接看官方手册即可),而是以更便利学习者的铺陈、举例和解说,让学习者明白吻合官方的取码法则,得出与官方取码一致的结果。这些铺陈、举例和解说,必然有编写自己的表达,它说出来的道理其实跟官方一致,但不可能都尽是官方文字的重述(再者,如果都尽是官方文字的重述,也会有版权方面的争议。)。相似的说话,Ceku也表达过。而且换着不是“仓颉输入法”而是其他的客观知识,情况也一样。阁下声称若不是官方文字的重述就要“禁评”和“清理”,一再以实际言行表现出阁下跟那玄学民科毫无二致。
还有,我并没有“无意与本人(阁下)沟通”。要是我无意跟你沟通,何苦浪费我的时间,打这么多文字,跟你说话,向你提问希望你能诚实回答?只不过是我的言论和提问,正好刺中了、揭示了阁下不愿意承认的一些事实,阁下就回避。这也一再是阁下打自己脸。就如同阁下平常,也没有到过多个正常地以事实讨论仓颉的地方发言,就只是前往那玄学民科的自家窦一样,到底是谁无意面对事实,到底是谁无意与看事实的人沟通?-Cangjie6 (留言) 2020年12月20日 (日) 10:06 (UTC)

警告AngeCI:请停止你的破坏[编辑]

说话在上方已说得清清楚楚。请自重,不要自己企图掺进违反官方的民科邪说不遂,就发飙搞破坏,宣称既有的客观说明要“禁评”和“清理”。你这样只是把你如何地无理野蛮呈现给整个仓颉社群看,大家协力修复内容后,剩下不能修复的就只有你这些破坏行为的历史纪录,以及从破坏行为中所反映出的你的人格。没有教科书可以只作另一本教科书文字的重述,但这不等于既有的客观说明违背官方;相反,阁下原先企图掺进来的民科邪说,却是官方早就以具体文字说明错误的。-Cangjie6 (留言) 2020年12月20日 (日) 10:22 (UTC)

警告Cangjie6:请停止你的人身攻击[编辑]

我个人没有说它们“不可以用三代仓颉打出来”,请阁下不要学习某个故意与客观事实作对般的民科,不要像他一样强奸他人的发言。“冎”、“钅”等在三代也可以有符合官方说明的编码,可是阁下所修改的版本之内容,并不是说官方的三代,而是说一些个别民间人士或机构或品牌的自订编码,而且是违反官方准则的错误编码。说得粗俗点,可以说是“野鸡三代”。“野鸡三代”并不等于官方三代,这个基本中的基本概念请阁下分清楚。真正官方三代与官方五代分别不大,现行内容已同时照顾好两者,不用分家。哪怕即使分家,也应尽量以官方为准、作为一般教学内容,个别民间人士或机构或品牌的自订编码与官方相异者,写在特别注意版本差异的章节中,而不是把它们与正常内容混淆起来。如果阁下足够客观理性,应该能明白这点才对。 观察阁下之前的修改,把违反官方说明的“野鸡”编码混进一般知识里,现在又主张所谓三代五代分家,都有受近日恶意闹事的民科的影响的痕迹。……

阁下不是说“我并不代表他,我只代表我自己”吗?为什么这些发言,却有如“他”——那个恶意地曲解事实的民科——的代言人?

“羌”字的说法符合官方解释,但教科书内本来没有以“羌”以作例,何以无端提出?这只让人看到阁下是附和着民科的恶意攻击。……

请阁下停止声称不代表某民科的某民科观点好吗?……把一大堆在字形上不是这样子的东西硬掰成这样子,这样讨论真的好吗?真的有建设吗?真的符合事实吗?真的代表阁下自己吗?真的没有信从某些民科的违反事实邪说吗?

难怪上方我问了这么多问题都不敢回答,原来果然真的终于搬出民科强暴事实的核心玄学“有义字形论”了。同类字首字身的字形比较,是单纯从视觉出发,只涉及视觉上的形状,并不判断有义无义。我也在正常的、讲求事实拒绝造谣的仓颉之友论坛上说明过:“这是完完全全的纯粹形状对比,跟字义毫无关系。”居然可以这么强词夺理地鬼扯到所谓“有义字形论”,过去全球就唯一只有那个玄学民科这样无耻地主张。结果,现在就有全球唯二的出现:就是在口头上号称只代表自己不代表那民科的AngeCI。说着一模一样的抹黑谎言的AngeCI,还好意思喊别人“诡辩”,完全是贼喊捉贼的行为。

号称只代表自己的AngeCI终于亲口说明阁下的狼子野心:“㗊型结构需要使用有义字形来进行分割”,并企图把阁下这个“只代表自己”的个人主张强行写进维基教科书,或者干扰维基教科书的正常说明了

可是官方手册和朱邦复先生的亲自发言都说得、写得清清楚楚:仓颉输入法拆字绝不以字义来做判断:

……

阁下在这里高呼什么“只代表自己”、“别把我强奸成尹卂的党羽”,却企图借着所谓“㗊形结构”的问题造文章,把那玄学民科邪说的局部分掺进教科书里,咄咄逼人地要他人违背官方清晰的说明,写进阁下背叛官方的邪说(你的所谓“最好的办法”那两个选项,无论哪一个都显然是背叛官方),哪怕你继续呼天抢地声称你不等于那民科,但你的实际主张、要求、言论,都反映着要么你的想法已被那民科蚕蚀而背叛官方;要么你就真的是那民科的兵马。维基教科书不是让你们用来背叛官方、树立自家民科邪说的基地。要是阁下尚有一点儿廉耻,还请问问你自己的良知,悬崖勒马!

P.S.官方完全没有说明的东西,甲老师有一套“甲解释”,乙老师有一套“乙解释”,然后你参详过后,汲取了部分“甲解释”和部分“乙解释”提出糅合两家的“丙解释”,那么你的确可说自己是“中间派、骑墙派”。可是现在的情况时,官方字正词严说明“不是这样”,全世界几乎每个认真学习参详过的人都认同“不是这样”,就只有一个故意扭曲事实的玄学民科说“是这样”,然后你就跟大家说“有50%是这样”,这算是哪门子的“中间派、骑墙派”?这还不算是那个玄学民科的兵马吗? 对着一道彩虹,它可以分析成多少种颜色组成,这的确有许多不同的分析方法,彼此间是观点立场不同而不是对与错之分别,当中可以有多种所谓“骑墙派”的立场。可是对着一头鹿,我们就是有“它是鹿”和“它不是鹿”两种选择,不存在所谓的“中间”或“骑墙”立场。当全世界认真看事实的人都说它是鹿,只有一个屡次故意扭曲事实的玄学民科声称“它是马”,然后你走过来说“它50%是鹿,50%是马”,这并不是“骑墙”,而是与那玄学民科一样否认事实,扭曲事实,背叛事实,与那玄学民科同一鼻孔出气。

所以阁下强逼他人修改成民科邪说不成功,而且一边叫嚷自己不是那玄学民科的党羽却一边用实际言行打自己脸后,就恼羞成怒发飙了?本教科书,以及市面上许多仓颉教科书之存在,并不是要复制官方(不然的话只要直接看官方手册即可),而是以更便利学习者的铺陈、举例和解说,让学习者明白吻合官方的取码法则,得出与官方取码一致的结果。这些铺陈、举例和解说,必然有编写自己的表达,它说出来的道理其实跟官方一致,但不可能都尽是官方文字的重述(再者,如果都尽是官方文字的重述,也会有版权方面的争议。)。相似的说话,Ceku也表达过。而且换着不是“仓颉输入法”而是其他的客观知识,情况也一样。阁下声称若不是官方文字的重述就要“禁评”和“清理”,一再以实际言行表现出阁下跟那玄学民科毫无二致。 还有,我并没有“无意与本人(阁下)沟通”。要是我无意跟你沟通,何苦浪费我的时间,打这么多文字,跟你说话,向你提问希望你能诚实回答?只不过是我的言论和提问,正好刺中了、揭示了阁下不愿意承认的一些事实,阁下就回避。这也一再是阁下打自己脸。就如同阁下平常,也没有到过多个正常地以事实讨论仓颉的地方发言,就只是前往那玄学民科的自家窦一样,到底是谁无意面对事实,到底是谁无意与看事实的人沟通?

哇哈!这世界上有人很喜欢用自己的实际行为来给自己打脸。AngeCI阁下不是大大力地说“自代表自己”、“别把我强奸成尹卂的党羽”吗!?结果阁下却一次又一次地打自己的脸,首先借所谓“㗊形结构”来企图把那玄学民科的“有义字形说”灌进来,现在又进一步,把那玄学民科的“强联规则”都要灌进来了!!所谓的“强联”,除了那个故意屡次背叛官方的玄学民科外,还有谁会这样说、这样主张?首先是“有义字形”然后是“强联”,接下来什么时候把“横截”、“纵贯”、“禁贯字元”、“两尖相对”诸如此类也陆陆续续灌进来了?

若cangjie6有心与我继续沟通,请立即停止你的人身攻击,否则我不会再浪费时间与你继续争论。--AngeCI (留言) 2020年12月21日 (一) 05:27 (UTC)

警告AngeCI:不要找借口转移视线并继续你的破坏[编辑]

于是大大力地说“自代表自己”、“别把我强奸成尹卂的党羽”的AngeCI阁下,就捉字虱地把直接说出事实的说话标签成所谓“人身攻击”,借此转移视线,无视他人对阁下破坏的警告,并且继续阁下的编辑战破坏,对别人提出的种种理据视而不见吗?

我的说话,全部是基于事实,并不是所谓“人身攻击”。我没有花时间刻意说套话来假装中立,但所有言词都有实际依据:

“野鸡”,《粤典》释义:“(广东话) 唔受认可 (英文) unlicensed; of low status”。含有错码、取码违反官方说明的原则之版本,确实不受官方认可,确实是野鸡。

“民科”,《中文维基百科》释义:“具有偏执倾向,在缺乏科研素养的同时,运用大规模宣传、向有所属单位的科研工作者寄送电子邮件、求见权威科研工作者等方法强行推行自己的理论。”你声称你只是“骑墙派”地局部认同的那个人,确确实实做出定义中所述的行为,确实是民科。

指出阁下“有如那个民科的代言人”、“让人看到阁下是附和著民科的恶意攻击”、“企图把阁下的个人主张强行写进维基教科书”、“干扰维基教科书的正常说明”、“咄咄逼人地要他人违背官方清晰的说明,写进阁下背叛官方的邪说”等等等等,都是在说出阁下这几天内确确实实做出来的行为。无论你怎么否认,你的修改确确实实违背官方说明,确确实实多处的仓颉社群都不认同、各仓颉教材都不这样说(甚至明言这是讹误),唯独那一个民科如此提倡。你确确实实在做这些事情,我直接指出来,这并不是人身攻击,不涉及阁下与当前论题无关之个人特质(比如阁下吸不吸烟、嗜不嗜赌、好不好色、说不说粗口等跟当前讨论不相关的个人事项)。相反,那个民科真真正正地做着符合w:诉诸人身的事,例如谩骂沈红莲女士是“二奶”,你却没哼过半声。

我还没有说你怎么在维基以外想替那个民科打点铺排,涉嫌违反w:维基百科:傀儡#真人傀儡方针。

若要人不说,除非己莫为。你确确实实这样做,我没有可能自我河蟹不说出来。解铃还需系铃人,是你先这样做,我才不得不说。你停止你的破坏行为,不要再企图把显然违背官方说明的内容灌进来,我自然会停止,不用再说。

而且,此刻阁下正在持续破坏,这是重点,这是导致目前情况的原点原因。是时候停止这个导致现状的因,停止阁下的破坏了。我不想再三重复地说。请AngeCI阁下自重,停止破坏。---Cangjie6 (留言) 2020年12月21日 (一) 11:35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