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普通心理学/动机与情绪

维基教科书,自由的教学读本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章节摘要[编辑]

   佛家強調要時時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然而是什麼影響了我們的「心念」呢?本章節《情緒與動機》正是要探討在外在行為表現之前,決定行為的內在心理過程。在《核心觀念》裡面以幾位大家的理論初步解釋何謂情緒?何謂動機?個別的來龍去脈又是為何?彼此究竟是各自成章或者交互作用,是否又能從中找到一些因果關係,得知是什麼東西影響了我們呢?

  在《最新研究》与《本土研究》中,除了一窥社群网站、自拍、蔬食饮食与学习等时下风行的题目,也鉴于文化不同而介绍了有别于主流西方观点的相关议题,包含爱情观、学习效果与近来逐渐受到重视的情绪勒索;《生活应用》则提及一些能在日常生活中实践或观察的心理学技巧,包含了运动前后的心理调适、商人是如何借由心理技巧巧夺我们的荷包、减肥怎么样才容易成功、面对生活起伏情绪又该怎么调适呢;最后作为延伸学习,我们在《书籍影音》推荐了一些媒体,希望大家能进一步理解充斥在生活周遭的“情绪与动机”,并且连结前面章节所提及的观念,反复对照肯定能有更佳深度的收获。情绪与动机无所不在,希望透过本章节的介绍能让读者从不同角度查悉自己的想法,也能同理他人之感受,不仅是在自我成长或人际关系中,都能更加见微知著。

   以下介紹本章細項摘要:

(1)核心观念:分为动机(指能够引导与刺激个体行动的因素,为一种驱动力)和情绪(是对人们解释或评价其当前处境的某些变化的一个简短而又多重组成的反应)两大部分作深入介绍。

(2)疾病:介绍和情绪有关的疾病,包含抑郁症、自闭症、神经病与社会病精神分裂症、双相情感障碍、注意力不足过动症、亚斯伯格综合症反社会人格障碍等等。

(3)跨文化研究: 东西方有着显著的文化和价值观上差异,完全套用西方的心理学概念于华人显然是不恰当的。因此在本篇动机与情绪的章节中,中西方研究领域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在跨文化研究这个小节中将以台湾本土的研究观点,依序探讨关于学习、关于爱情的动机与情绪

核心观念[编辑]

本章节分作“动机”与“情绪”两大部分讨论。在《动机篇》中我们探讨动机的内在与外在成因,并归纳出生理、心理与社会三个层面来分析;《情绪篇》中除了介绍理论将情绪分拆分门别类以外,也借由实验探讨情绪间彼此的交互影响。

  作为本章节的核心观念,《动机篇》与《情绪篇》内文所提及的概念会接着在以下篇章如《生活应用》、《书籍影音》等重复出现,读者可随时反复阅读以强化学习效果。

“情绪强度 = 动机的强度 × 超乎预期的程度”例如:只要对一件事付出很多的努力,一定会对成果特别在意,而情绪的强度便会攸关动机强度及超乎预期的程度!

情绪与动机的互动:

  1. 趋避冲突(Approach-avoidance conflict)

又称正负冲突,对于同一目标有趋近跟逃避的心理冲突,同一个目标可以满足需求但又构成威胁。 举例 : 参加社团可以获得许多经验、增加人脉,但会占用许多时间、影响课业。

  1. 双趋冲突(Approach-approach conflicts)

两种或两种以上目标,而只能选择其一时的心理冲突,也就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1. 双避冲突(Avoidance-avoidance conflicts)

两种或两种以上目标,而只能回避其一时的心理冲突。即“左右为难”、“进退维谷”

动机(Motivation)[编辑]

(一)什么是动机?[编辑]

动机(Motivation)是指使个体活动,并促使该活动朝向某一个目标进行的心里内在历程(张春兴,1991,现代心理学),亦指能够引导与刺激个体行动的因素,是一种驱动力。动机的特征为产生能量、导向与持续行为。动机产生能量使个体产生行为,将行为导向一个非随机的目标,并且使行为持续到直到目标达成为止。动机不是随机的,是有目的性的行为。简单来说,动机是激发行为并引导其达成特定目标的原动力。

一般而言,在五个状况下,心理学家会使用到“动机”的概念

  1. 为了建立行为与生物活动行为的关连
  2. 为了说明行为的变异性
  3. 为了解释一些反常的行为现象
  4. 为了了解公开行动与内心的状态的关联
  5. 为了解释在强大外力介入时作出的行动。

自20世纪70年代初以来,开始出现大量针对内在动机的研究。内在动机是源自对于获取知识、寻求新事物和新挑战的渴望,而影响它的因素只由我们对于该任务本身的兴趣或是享受驱动,而不会需要考虑外部给予的压力。这个压力可以是正向的奖赏或是负面的惩罚,也可能有更多的形式,这在之后的篇章内会提到。内在动机的现象一开始是在动物行为实验的研究中被发现。在这些研究中,显而易见的是,在没有奖励的情况下,许多动物本来就会因为好奇心而去参与许多好玩和有趣的活动。内在动机是一种天生的动机倾向,是身体、认知和社会发展的关键因素。内在动机的两个必要因素是自我决定和感知能力的提高。简而言之,行为的原因必须是内部的、发自内心的,而参与行为的个人也必须认识到任务增加了他们的能力,或是以其他形式的报偿出现。

具有内在动机的学生更愿意自愿参与任务,并努力提高自己的能力。如果他们将他们的学习成果归因于他们自己、相信他们有能力达到预期目标、因为兴趣而掌握一个主题,而不仅仅是取得好成绩,可能会更加的激发学生们自己学习的内在动力 以上这些内容可以归类为以下几点:

  1. 将他们的学习结果归因于他们自己控制的因素,称为自治或控制点
  2. 相信他们有能力成为达到预期目标的人,也称为自我效能信念

内在动机的一个例子是员工成为IT专业人员,因为他或她想要了解计算机用户如何与计算机网络交互运作。员工有获得更多知识的内在动力。“为艺术而艺术”也是内在动机的一个例子,它是19世纪法国早期的运动口号,认为艺术唯一的真正的价值,在于该艺术与艺术行为的价值,而不在于外在的一些功利主义的影响。

传统上,研究人员认为使用计算机系统(电脑)的动机主要是由外在目的,诸如钱财、名声等外在因素驱动的,然而,许多现代系统的使用主要是由内在动机驱动的。主要用于满足用户内在动机的此类系统的例子包括线上游戏,虚拟世界,网络购物、学习、教育,在线约会,数字音乐存储库,社交网络,网络色情等。甚至传统的管理信息系统(例如ERP、CRM)也被“游戏化”,因此必须越来越多地考虑内在动机带来的影响。

(二)驱力与恒定--影响动机的因素[编辑]

维持某些因素恒定不改变是维持生存的必须条件。为了维持恒定,我们会因为某些驱力而产生某些动机。

假设大脑的温度部恒定,我们很快便会陷入昏迷之中。如果体内的水分比例不固定在限定范围内,我们的脑和生理机能便会无法运作,可能危及性命。生物在精致细密的生理微妙平衡中得以生存,许多条件必须维持恒定,即使外界如何变动,体内必须尽力不受影响。

基本动机基本上驱向内在平衡,为了将身体维持在狭窄的生理范围内,我们必须主动的控制历程,称为恒定控制。

恒定控制可分为三个面向,心理、生理、机械。举个例子来说,冷暖气的恒温器。当室温低于我们所设的定点(set point),恒温器便会启动,释放暖气以达到定点,相反的,夏天天气较炎热,恒温器便会释放冷气使室温达到我们设定的温度。许多生理历程的运作类似于冷暖气恒温器的调节模式。


温度恒定[编辑]

人体脑部的温度基本上和人体中心的温度差不多,大约维持在摄氏37度左右,也就是所谓的核心温度,通常指的是直肠温度,位于人体内部中心,其围绕着脏器(心脏、肝脏等),外围则是体壁与皮肤。即使处于极高温(如蒸气室)或是极低温的环境中(如极地气候),只要不要持续太长的时间以致于无法负荷的情形,脑部的温度基本上都还是维持在正负几度的可接受范围内,不至于伤害到脑部。 但是如果因为环境温度长时间的极端而导致脑部温度低于至摄氏十度左右,可能会使我们失去意识;而若高了几度,更可能会使我们濒临死亡。因此,生理的恒定系统确保脑部温度维持在一个固定范围,也和心理的层面有着紧密的关联性。 维持体温的生理反应中最基本的就是流汗或者是颤抖,原理为传导、对流和蒸散等热的交互作用--流汗为透过汗腺分泌液体,进而因水分的蒸发,为吸热反应,将热带离身体;颤抖则是借由肌肉活动、消耗葡萄糖,以产生热量、提高温度。而心理恒定系统则使我们产生想要脱掉一件衣服,想要吹电风扇、吹冷气、或是靠近暖炉、躲在被子里的想法和动机。

脑部(尤其是下视丘前端)的神经细胞是神经恒温器,是体温调节中枢,具有自行调节体温的功能。当这些神经细胞感受到温度变化,便会启动运作,也就是说,他们不仅仅是恒温器、温度感应器,更是体内的定点。这些神经细胞在感知到温度的变化超过一定的范围内之后(意即脑部的温度距离摄氏37度的差异过大时),便会改变新陈代谢、改变运动模式及产生神经冲动的模式。比如说,当人觉得冷时,为了提高温度,肌肉会透过颤抖、以使体内细胞增加代谢产热、在心理的层面则会使人想要往温度比较高的地方靠近;反之,在人体觉得热的时候,人体会减少肌肉的运动,以减少能量的消耗和代谢产热,也会借由流汗、透过蒸发把多余的热量排除,在心理的层面则会使人想要开冷气、去温度较低的阴凉处等,这些行为都是为了帮助人们的体温能维持在正常的温度恒定范围内。

核心温度的改变可以很剧烈地影响我们对于外界的感知。通常即使脑部温度只有上升或下降1度到2度时,我们便会有很明显的“很冷”或是“很热”的感觉,这是因为大脑会因为下视丘的体温调节中枢之化学受器的感知,过度产生热或冷的讯号。曾经有一实验,实验者将低温液体注入受试者的下视丘,使下视丘的化学受器细胞感知到温度降低的变化,这时,受试者便主动靠近实验者所提供的温暖黄灯光,即使受试者的体温其实根本没有下降。发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因为下视丘神经细胞感受到温度降低,并产生一“冷”的讯号并传送至大脑内所导致。 恒定点并非固定不变,暂时的改变也是可能发生的,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曾经经历过恒定点的改变。例如,在生病、发烧时,身体会使体内温度之恒定点提升几度,以活化生理反应对抗病毒。这也是为什么在发烧时明明体温很高,病人却还是一直颤抖并觉得很冷的缘故,因为下视丘神经细胞并没有感知到重新调高的恒定点温度。

口渴的恒定[编辑]

口渴是需要水分的心理反应。因激烈运动而流汗,或是长期没有补充水分,会使水因为流汗、排尿、呼吸等等因素渐渐流失。细胞内纯存的水分混和了蛋白质、碳水化合物、脂肪,形成细胞的架构及内容物。这些水分被称为细胞内储存。而其他包含在血液、其他体液之中的水分则称之为细胞外储存。

  • 细胞外的渴(extracellular thirst)源自于长期没有补充水分。或是经历剧烈运动。水分因为肾脏运作排尿、汗腺排放汗水、肺部呼吸蒸发而跑到空气之中,进而直接的影响到血液的供应。因为细胞外的水分减少,血液的容积因而减少,血压因此也跟着降低。肾脏、心脏等器官以及一些主要的血管侦测到这些变化,刺激活化感觉细胞,将讯息传输至下视丘的神经细胞,下视丘神经细胞将神经冲动传到脑下腺,导致抗利尿激素(antidiuretic hormone,或是称为 Arginine Vasopressin, AVP)释放进入血液循环之中,促使肾脏保留体内的水分。

除此之外,大脑将神经冲动传到肾脏,导致肾素(Renin)释放。肾素与血液中的物质共同产生了另外一种贺尔蒙血管收缩素(renin-angiotensin system,简称RAS)活化大脑深处的神经细胞进而产生口渴的感觉。 而一些特定的使得血压急遽下降的事件,也有可能会产生口渴的感觉。例如发生车祸而失血过多的紧急伤患,有可能会对医护人员表示他口渴。这是因为压力受器因为失血过多而被活化,引发肾素以及血管收缩素的制造,导致神经细胞刺激产生口渴的感受。

  • 细胞内的渴(intracellular thirst)则是透过细胞的渗透作用产生。水分从含量比较多、渗透压比较高的地方跑到水含量比较少、渗透压相对较为低的地方。钠离子、氯离子以及钾离子以及某些矿物质浓度决定了细胞水分含量的多寡与否。当身体缺水之时,体内离子浓度含量提升。血液中高浓度的离子代表血液渗透压下降,导致水分从身体细胞(包含神经细胞)进入血液之中,这时大脑下视丘的神经细胞因为水分离开而被刺激活化,进而引发想要喝水的需求冲动。因此我们有时吃了太多咸咸的食物感觉到想要喝水,不是因为损失了水分,而是血液中离子浓度上升了。

人类口渴动机除了生理因素外,也与心理状态有密切关联。例如在紧张焦虑的情况下,会感觉特别口干舌燥。

(三)动机相关理论[编辑]

有许多理论尝试解释动机来源、功用、历程等所扮演的角色。有些是一般性理论,有些则主要探讨动物或人类的动机。本章节将会讨论动机的几种理论。

I. 本能论[编辑]

本能论是最早被提出的一个动机理论。根据本能理论,有机体生来即具有一些“特定的先天倾向”,这些倾向是他们维持生存所不可或缺的,并可提供动机力量以适当的管道引导行为。有些本能论的研究者认为,这种生物性的力量是机制性的,意旨所激发的行为是没有特定的目的,并且个体是无法支配的。但另有其他学者认为本能容许有机体在不同行动方向上有一些选择权利。

因此,像是小孩第一次走路、爬行,小松鼠大开第一颗核桃,小婴儿第一次哭、笑都是本能的行为。

补充:其实,我们看到刚出生小婴儿的笑容,只是肌肉反应,刚好做出“笑”的表情,笑对已经社会化的人们而言是有意义的,代表开心、愉快、善意,但对小婴儿来说,笑还不算是一种情绪的表达,也不具有我们所认知到的意义。

动物本能[编辑]

动物们从事一种有规律的循环活动,使种族得以生存延续。例如鲑鱼逆游而上,回到当初孵化的上游,存活下来并求偶、交配、产卵;住在巴西外海的田绿龟,在繁殖期迁移1400英里,回到当初孵化的海滩上产卵。其他动物亦有类似惊人的活动,例如熊的冬眠、蜜蜂传递讯细的方式、鸟的筑巢、蜘蛛的织网。

上述都是本能的例子,动物在它们发展的某个特定时刻,一些“不必经过学习”的行为型态,会以相同的方式出现在族群的每个成员身上。这样的行为有时候是针对外界特殊刺激的反应,即这些行为是被引发出来的,出自于内在分泌(如荷尔蒙)和外在次暨(如气味)的共同作用。这种会引出某动物的成员特地反应型态的环境线索,即称为释放因子。当有机体发展到特定阶段,第一次接触到这种讷定刺激,本能的行为将会全然显现出来。尽管这样的行为缺乏学习或训练,但在第一次被引发出就会有适宜的展现。

19世纪有一些学者主张,有些动机直觉地表现出朝向其诱因目标,换句话说,动机是一种本能,一种先天的行为特殊的方式倾向。

从1950年代起,动物的行为本能概念融入心理学。以动物行为学的意义,一个可以称为本能的行为模组会具有以下特色。

  1. 物种特有的:也就是不论生长的环境如何且无须特意学习,物种的所有个体接会拥有此种动机、行为模式。
  2. 固定的行动模式:有非常刻板化与可预测的组织形态。
  3. 受到某些刺激原因后,自然引发的:当个体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刺激时,能轻松自然地完成该行为。
人类本能[编辑]

早期神学家认为只有动物是受到本能引导,他们相信上帝给予人类行动的理由、行动的自由意志以及行动的责任。但在1859年,达尔文提出进化论后,上述想法才被转变过来。William James曾在1890年说过:人类行为甚至比低等动物要依赖更多的本能;除了与动物一样有生物性本能之外,人类还有其他“社会性本能”,如同情、谦逊、社交性和爱等。

William McDougall在1908年将James的观点加以扩展,他将本能定义为是天生的倾向,包含三个构成要素:能量、行动、目标导引。

佛洛伊德则提出不同的看法。他认为本能没有意识上的目的,也没有既定的方向,许多满足本能的方法都是“可被学到的”。佛洛伊德相信本能驱力的存在是为了“满足身体的需求”。因此本能会制造一种紧张,这种紧张会驱使我们朝向一些减少紧张的活动或目标(有点类似后面将会提到的驱力减缓说,本篇提到佛洛依德主要着重在后面文具)。

根据佛洛依德的说法,人类本质中最根本的相态就是生的本能与死的本能之间的冲突。生的本能(eros)是在维持生命和繁殖;死的本能(thanatos)是一种负向力量,使即便是最高贵的生物也会因病老而腐朽。从这个观点来看:所有自我毁灭的行为都是死亡本能所激发的。

对本能论的质疑[编辑]

1920年以前,心理学家所搜集的人类本能已超过10000种。但同时,怀疑和指责本能论的声音也逐渐产生。在本能论的全盛时期,几乎人类的每一项行动,都能被认定是由本能所激发(甚至皱眉或者吐口水)。但他们并不是真正在解释原由,很多时候这种解释甚至是一种循环论证。本能论者并不曾提出历程、机制或架构说明所观察的行为,而仅仅以“命名”的方式提供便利的标签。例如“攻击的本能”被用来解释人类为什么会有攻击的行为,然而攻击行为又被视为“攻击的本能”的证据。

在此时,泛文化的人类学家,如Ruth Benedict和Margaret Mead等人发现不同的文化间有很大的行为差异。行为型态被认为是人类本质的普遍性表现,但现在却被发现是可变的,也就是说行为型态会反应特殊的文化经验与价值。

此外,行为主义学者也从实验中证实一些重要的行为是学习得来的,而不是天生的,如从Watson开始,不断有行为学家提出“行为是决定于环境因素”的“实证”。 渐渐的,因为天生本能的模糊概念无法进行实证的研究,开始被一些注重精确分析的理论所取代。今日的心理学界有一个普遍认知:有机体行动上的复杂性通常受到外在与内在因素交互作用共同影响,也就是受到我们的生物性机制以及我们的学习这两个因素共同影响。


II. 驱力减缓说(drive reduction theory)[编辑]

驱力减缓说(drive reduction theory)最早由心理学家霍尔(Clark L. Hull,1943)提出,是解释人类求生动机非常重要的一个理论。简单来说,任何会减少驱力的行为会被人以及动物反复进行,原因是驱力的减弱会被当成这种行为的正向强化(positive reinforcement)。该学说主张,人及动物有强烈倾向保持内在的平衡状态,当有所偏离时,便会感到不适,而驱使个体做出有利于恢复内在平衡的行为,以脱离有压力的不适状态(Hull,1922)。这种让身体紧张不适而驱动行为的力量称作“驱力”(drive),而动机行为可以降低驱力。例:需求→驱力→减低驱力之行为。

缘起[编辑]

霍尔在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工作时开始发展所谓的驱力减缓理论(drive reduction theory)。霍尔受到当时许多知名的科学家如华生(John B. Watson)、帕夫洛夫(Ivan Pavlov)、桑代克(Edward Thorndike)以及达尔文(Charles Darwin)。霍尔的理论是建立在早期有关动机(motivation)方面的理论上。他的立论基础是所谓的恒定性(homeostasis),他相信个体的行为是为了要达成一个恒定的状态或是平衡。驱力减缓理论后来在1940年代被霍尔的同行史宾塞(Kenneth Spence)更深入发展,成为重要的动机理论。

理论论述[编辑]

有些心理学家认为,“驱力(drive)”是身体内在的一股力量,也可以说是一个具有激励性和紧张感的状态。这样的状态是被个体的生理或是心理需求所触发。因为人类的生命有赖于某些事物保持恒常,这些需求包括:饥饿、口渴、保暖…等等,然后驱力会使个体做出行为来消除这些需求,减轻这些需求所带来的紧张感或者是解决这需求以维持生理的平衡。在这个理论里,霍尔表明驱力是个体动机的来源。他解释道“个体在生命受到威胁时,会处在一个需求的状态”。当一个人的驱力出现,他会处在一个不愉快,充满紧张感的状态。然后他会出现一些试图减轻这种不适的行为,使个体回到平衡的状态。这些行为像是满足生理需求,比如说一个口渴的人会去找水喝;肚子饿的人会找东西吃,驱力就会逐渐消失,驱力理论称这种现象为驱力减降(drive reduction)。因此许多的动机便是直接帮助人体维持内在平衡稳定,使人类得以在多变的环境中保持能生存的生理条件。

应用[编辑]

即使驱力减缓说在1940~1960年代蓬勃的发展,现今的心理学其实是不用驱力减缓理论的。尽管目前该理论的实际应用非常少,对学生而言,这个理论仍然值得学习,毕竟他对于现代心理学还是有着一定程度的影响。如此一来,学生就能够知道后续基于驱力减缓理论的其他理论以及为何会出现反对霍尔的理论。

批评[编辑]

尽管霍尔的驱力减缓理论解释了许多原级增强物(primary reinforcers)能够有效的降低驱力,多心理学家认为这个理论无法应用在次级增强物上(secondary reinforcers)。举例来说,金钱是ㄧ种非常强效的次级增强物,可以用来购买许多原级增强物如食物和水。然而,金钱本身并无法减低个体的驱力,减低驱力的还是食物跟水。这个理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没有办法解释一件事情:人会进行一些不是为了减低驱力的行为,比方说明明不饿却一直吃东西。

III. 最适激发水平说[编辑]
介绍[编辑]

最适激发水平说(Optimal arousal theory)是一种“推力”或是内在驱力的理论。激发(arousal),如同驱力(drive),被认为可以引导以及鼓励行为。然而,激发理论比起驱力理论有一些优点。激发理论能够解释在同样程度或强度的刺激下,行为的持续或是增加。而且激发理论并不是一种假设性的概念,而是ㄧ种可以量测的现象。概念可以被定义为一个描述不同变因之间关系的理论,例如动机以及行为。而行为这样的变因是允许实证检验(empirical testing)的。

激发的组成同时具有生理性(physiological)以及行为性(behavioral)的成分。其中生理方面的组成通常是比较客观且可量测的。而心理方面的的组成通常是主观且可观测的。中枢神经主要掌控生理性的激发。举例来说,脑干,尤其是其中的网状激发系统(Reticular Activating System, RAS)。RAS控制意识的深浅,像是从昏迷一直到完全清醒。而大脑皮质会与RAS协调以及透过自主神经系统以及内分泌系统来提供一个即时的激发感觉。根据许多不同的理论,随时间变化的激发感觉会跟个体行为的种类、强度、品质以及有效程度。其中也包含个体的人格特质。

个体随着时间进行的激发程度跟以下因子有一个函数关系。刺激(在不远的过去跟现在)、个体静止(休息)状态的激发程度以及个体对于刺激的敏感度。刺激在此被定义为”侵入”并且被个种感官处理的讯息。刺激的效果通常具有累积性且对行为有直接影响。

理论观点[编辑]

耶基斯-道森法则(Yerkes-Dodson law)提供了一个了解“激发-行为”关系的起点。下面会对于这个法则多作介绍,这边只要知道这是一个描述动机与表现之间的关系的法则即可。

因为激发是一种动机性的概念(motivational concept),我们可以轻易地把耶基森-道森法则中的动机替换成激发。这样的代换在1955由赫布(Donald O. Hebb)形式化,后来柏莱因(D.E. Berlyne)提出个体有所谓最适激发水平(Optimal level of arousal, OLA)。个体达到最适激发水平时会有最好的表现以及感受,且个体会进行一种具有恒定性(homeostatic)以维持OLA的行为。

激发同时可以促进行为,也是行为造成的结果。举例来说,让一个处于低激发状态的人去做一件需要高刺激性的行为会导致整体的激发接近OLA。具有低静止状态激发(low level of resting arousal )的人会比较适应噪音、群众等高刺激性的环境;而具有高静止状态激发(high level of resting arousal)的人通常会逃避高刺激性的环境以避免超越自己的OLA。根据艾森克(Hans Eysneck)的研究显示,这些行为上的不同可以做为”外向”这种人格面向的假设性基础。

时间与情境的角色[编辑]

然而,个体却不单纯只是静止状态激发平均下来的结果而已。时间与情境会使得个体在不同时间的激发程度高于或是低于OLA,导致作出典型与非典型的行为。以外向的人为例,他们可能会因为太忙而寻求一段宁静的时光(非典型行为)。有些学者认为一种OLA可以对应到所有行为,但另外一群学者认为每一种行为都有各自对应的OLA,包括不同难度的任务及问题。

总结[编辑]

最适激发水平说其实是整合激发与人的行为之间的关系。激发,整体来说,是人类生活中一种无所不在、具连续性以及连续性的一种面向。而激发,理论上具有影响各种行为的潜力(不分程度高低)。激发与行为之间的关系其实涵盖非常多的课题,如激发在表现中的角色、决策行为、情绪与心情以及人格特征的形成。

IV. 认知论[编辑]

动机中的认知论认为,动机是人们思考与预期的产物,亦即动机是个人认知的结果。举例来说,公司提供巨额奖金以激励员工提出具创意且能大量生产的设计。虽然巨额奖金是相当具有价值的诱因,但并非每位员工都会积极地争取,因为当个人思考衡量自己的创意、能力之后,发现这是遥不可及的目标,便不会激发其动机;反之,如果有这方面能力的员工,可能就会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相当具有动力。

认知论进一步将动机区分为内在动机和外在动机。所谓内在动机是指个人从事某种活动,是因为当其从事该活动时,能够乐在其中并获得成就感,例如学生用功读书是因为能够获得新知并拓展自身的视野;工作者努力工作是因为能够发挥所长,以追求成就感。外在动机则是指引发行为的动力,来自外在具体可见的酬赏,例如学生用功读书可能是为了应付考试、获得奖学金;工作者工作的目的则是获得薪酬和追求升迁等。一般来说,相较于外在动机,内在动机更能促使个人维持努力程度,产生高品质的成果。也有研究指出,当人们从事自身感兴趣(内在动机高)的任务,如果给予太多的外在奖赏(提高外在动机),反而可能降低其内在动机。

V. 诱因理论 (incentive theory)[编辑]

诱因理论于1940、50年代提出,建立在 Clark Hull等心理学家建立的驱力减缓说(drive reduction theory)上。此理论不聚焦于内在动机,而是认为人们会趋向做出最终产生奖赏的行为,而不做导致负面结果的行为。

此理论认为,在相同情境下,不同的两人会完全依据当下不同种类的刺激做出不同行为,意即行为本身直接受可预见的奖励(reward)或惩罚(punishment)影响。人们所接触的事物若对自己有吸引力,就会激发个人产生动机。例如:为了最终得到好的成绩而彻夜埋头苦读、为了得到异性的芳心而投入运动、关注时尚、注重打扮和整洁,或是为了升职加薪而拍主管马屁等等。上述这些行为都是受诱因而产生,希望努力最终能有所回报。在发生动作(即行为)之后呈现有形或无形的奖励,其目的是使行为再次发生。研究表明,如果该人立即收到奖励或惩罚,则效果会更大,并且随着延迟的延长而减少。重复的刺激 - 奖励组合可以使刺激成为一种习惯。它有助于激励在公司生活中员工、学习中的学生,鼓励他们做更多的事情来提升在不同方面的表现。

在诱因理论里,内在的刺激称为驱力(drive),外在的刺激则称为诱因(incentive)。例如生理上感到饱足时,闻到面包店传出的香味时,仍会感到饥饿。而有些诱因是由天生的生物层面决定的,例如人的性欲望会被他人体味中的费洛蒙增强。不过,大多数诱因都是透过后天学习经验得到的,例如金钱。金钱对刚出生的婴儿没有吸引力,但却是使人努力工作的有效诱因。

动机来自两个来源 - 自己和他人。这两个来源分别被称为内在动机和外在动机。但是主要我们讨论的是在行为之后的任何刺激变化(即强化),以增加该行为的未来频率或幅度。正强化通过增强刺激在过去一直遵循的反应的未来频率或幅度,包括响应后的食欲刺激的呈现或放大,而负强化涉及其他刺激变化,包括在反应后消除厌恶刺激。从这个角度来看,动机是由环境事件调节的,区分内在和外在动机的概念是无关紧要的。

跟其他认为“行为由内在驱动”而产生的理论不同(例如驱力减缓说、唤醒理论、本能理论),诱因理论认为人们是受外在诱因而产生行动的,与操作制约(operant conditioning)相似。在操作制约中,行为是为了得到奖励而强化或是避开惩罚而生,而诱因理论较倾向认为行为是为了获得奖励而产生。诱因有很多种,诸如上述举例中的“成绩”、“他人的尊重”、“师长的赞美”等等,都是不同种类的诱因,此外,金钱也是一刺激行为的强大诱因许多案例中,这些外在奖赏可以刺激我们平常不想去做的事(例如做家事、工作,或无聊的作业等等)。

诱因虽然可以引诱人们做出特定行为,却也可用于停止执行特定动作。只有在个体认为奖赏具一定重要性且要是能够得到的(obtainable)的情况下,诱因才能构成足够强大的动机。例如若作业难度超出学生能力甚多,那么即使学生对成绩的渴望非常强烈,依然不会受诱因而行动,因为此奖励(好成绩)在现实上是无法达成的。

简而言之,动机通常引导行为朝向一个能产生愉快或减少不快状态的特殊诱因,例如:食物、饮料、性等等,而快乐趋向能使生物走向好的结果,即增加生物与后代的生存力。而痛苦与挫折的结果如:身体的伤害、生病或失去资源则与打击我们的生存有关。也就是说,行动的酬赏结果通常反应了行动是否值得重复,快乐、痛苦可以化为记忆存于大脑,在将来能够导引表现更好的方法。

诱因理论相关实验[编辑]

赫洛克实验—正诱因与负诱因

利用奖励与谴责两种诱因,测试其对受试者之工作表现造成的影响。实验开始前,赫洛克(E.B. Hurlock)将受试者分为四组,第一组在每天工作结束后,给予赞美及鼓励;第二组在工作结束后,会进行惩罚与训斥;第三组在工作结束后,必须旁听前两组的表扬以及惩戒;第四组为控制组,在工作结束后,必须与其他三组隔离,看不到其他组的表扬及惩戒,同时也不会对他们进行任何奖惩。

实验进行的时间为五天,在这段时间当中,第一组的成员表现持续进步;第二组虽然最初两天有进步的趋势,但随后不但没有继续进步,反而逐渐下降;第三组没有直接受到奖惩,但在其他组的影响下,工作表现也有略微的提升;最后的第四组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其最后的表现平庸,一直维持在最初的状态没有任何进步,成效为所有组别中最低的。综合以上实验结果,可以证明无论是正诱因(奖励)或是负诱因(惩罚)对于他人的行为表现都有着一定程度的影响,而正诱因之效用又大于负诱因。

孟尔实验—正诱因与负诱因

综合对大专学生的研究,孟尔(Moore. H)运用多种诱因进行实验,包括公开赞扬(正诱因)、私下斥训、公开申斥、私下嘲笑、公开嘲笑、私下挖苦以及公开挖苦(负诱因),最后比对哪一项诱因对受试者学习成效的提升有着最大的效果。

实验结果显示,对受试者的努力表达赞扬的成效优于其他方式的斥责,学生的进步效果明显。而在其他种斥责的方式当中,以私下进行会比公开进行的效果来的好,公开申斥反而容易导致学生自信心受挫,起到负面的作用。公开的嘲笑或是挖苦学生则最伤害学生的自我需求,其非但不会使受试者有所进步,反而大大降低了学习的效果。简而言之,此项实验亦显示了正诱因的成效会高于负诱因造成的结果。

马勒实验—奖励

心理学家马勒(Maller.J.B)对于竞争的诱因方面进行了一个实验。他先选择了一所小学作为实验地点,接着向所有的孩童宣布他们即将要参与一场数学能力测验,以检验每位孩童的加法运算能力。接着马勒将学生分成三组,分别对他们进行测验方式的解说,他先对第一组,也就是竞争组的学生宣布,这场测验是一个竞赛,谁作答的速度最快、正确率越高,他将会获得一份精美的奖品并接受颁奖;接着马勒又对第二组合作组的同学说明,这是一场合作的竞赛,以班级为单位进行分组,得分为全班的平均分数,同样表现最好的班级可获得礼物与颁奖;而第三组的同学是为控制组,马勒对他们说明这个测验只是一场练习,就算赢了也不会有任何奖品,但希望每个人尽力去准备。测验结束后,马勒发现控制组的学生在测验中表现最差,而竞争组的成绩又优于合作组的成绩。

实验结果显示,在诱因的成效方面团体间的竞争不如个人间的竞争来的有效,这个结果可能是因为个人的身份需求得不到直接的满足,例如,部分学生可能会认为尽管自己努力学习,对全班也不会有太大的帮助,或者,有些人会贪图他人努力的结果,而自己不想付出精力去准备,这些都可能是影响最后结果的原因。然而,如果太过分的强调个人的竞争,恐怕也会改变学生的价值观,认为周遭的他人都是其竞争对手,一心只重视自己的成绩表现,从而漠视了群体合作的力量,这样的方式反而会产生其他缺点,举例来说,这名学生可能会在同侪向他询问学业相关的问题时,避而不答或找借口离开,以免他人的学习成绩提升而影响自己。因此,个人与群体的竞争之间必须达到一个平衡点,以免影响学习成效。

布克和诺菲尔实验—个人成绩的获悉

心理学家布克(W.F.Book)和诺菲尔(L.Norvele)对于提供即时回馈的诱因进行了一项实验,两位实验者以大学生作为研究对象,将他们分成两组,每天进行速写的练习,并将其写下的字数转换为成绩,其中一组每天会公布成绩,而另一组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成绩如何。结果显示,知道分数的组别其成绩上升的比例较高,而另外一组则只因为逐渐熟悉速写的技巧,才造成分数上的进步,过一段时间之后上升的趋势渐渐平缓,总体表现低于能获悉自己成绩的组别。

另外,布克与诺菲尔在实验进行到一半时,将两组的情况对调,也就是原本能知道成绩的组别,现在没有办法知道,而另一组则从不公布成绩转变为公布成绩。而结果同样显示,原本能看到成绩的组别,在转换方式过后成绩一落千丈,成效低于原先不公布成绩的组别;另一组在开始知道结果过后,成绩则有进步的趋势。这个实验显示了获悉个人成绩,对于自我实现的需求得到了较大的满足,相反的不能获悉成绩则容易陷入自我怀疑,因此公布成绩对激发动力有着极大的重要性。

VI.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编辑]

人本心理学家马斯洛曾提出需求阶层的动机理论,他将人类的需要分为五个层次。这些层次构成一个金字塔型,可以说明人类动机的范围。人们唯有在较低层次的需求获得满足后,才会进而产生较高层次的需求。这五个层次的需求是循序渐进的,不可越级的,但大多数人无法到达最高层次。

  • 生理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维持个体生存和发展最基本的需求,例如呼吸、睡眠、饥饿、性欲等。
  • 安全需求(Safety needs):免于身体的威胁和伤害以及心理上的恐惧和混乱的需求,例如人身安全、工作保障。
  • 爱与归属需求(Love and belonging needs):对于关心与爱(亲情、友情、爱情)的需求,明确希望被接纳、成为团体的一分子。
  • 自尊需求(Esteem needs):又分为内部尊重与外部尊重。内部尊重也就是所谓的自尊,希望拥有个人价值、自我肯定;外部尊重则是希望自己有成就、有信心、受到社会他人的认可与重视。
  • 自我实现需求(Esteem needs):是最高层次的需求。自我实现需求促使自己潜能得以发挥,成为自己的理想型,为了这个理想即使牺牲很多也在所不惜。

马斯洛认为人们满足需求是有顺序性的,要先满足金字塔下层的需求,才会进而追求下一个需求层次的满足,对应到中国传统,也就是《管子‧牧民》中所谓的“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越接近金字塔下层的需求越容易被满足,而越少人能够满足靠近金字塔顶端的需求。人必须不断追求更高境界,不该被低阶需求限制住;若一直停留在低阶需求,就是处在一个匮乏的状态。自我实现需求是终极的追求目标,一旦达成才能获得真正的满足,而这个不断追求的过程犹如登山一般。因此马斯洛在研究已满足自我实现需求者时,提出了“高峰经验”的概念。高峰经验(Peak experience)是一种短暂的、幸福的、充实的、忘我的、无上喜悦的经验,是达成自我理想后超越时空的满足感,马斯洛将此描述为“可以用人类的固有价值来自我证实与自我辨识之短暂时刻。

然而,并非所有行为都能以需求层次理论解释,例如:革命斗士为了争取权益而选择绝食抗争,甚至决定牺牲生命以追求理想的目标(郑南榕为言论自由与台湾独立的主张而选择自焚)。仅由满足生物的生存需求的角度解释动机的产生,仍无法完整说明为何会有这类非以满足需求为目的的行为出现,因此心理学家提出了外在动机与诱因(incentive)。相较于驱力,诱因的产生多与学习、经验与外在环境相关,个体因为已知行为的后果而产生诱因。诱因与外在物品或是外在目标有关,使生物追求环境中的某个目标。而动机以诱因的来源不同分为内在动机(intrinsic motivation)和外在动机(extrinsic motivation)。内在动机为源于内心的刺激,为了追求快乐、个人价值或是心灵上的满足而产生。例如:学生为了获得知识的快乐而认真念书;外在动机则受外界因素所给予的回馈影响。例如:学生为了获得奖学金而认真念书。内在动机与外在动机可以造成相同的行为,例如:追求知识(内在动机)与追求奖学金(外在动机)皆造成认真念书的行为。随着时间变化,同一个行为的动机也可能在内在动机与外在动机之间转换。例如:原本因喜爱弹吉他(内在动机)而选择吉他老师作为职业,然而随时间过去,但担任吉他老师只是为了能够赚钱生活(外在动机)。


※科普小知识:亚伯拉罕.哈罗德.马斯洛(Abraham Harold Maslow) 马斯洛是一位美国的心理学家,他的理论以“需求层次理论”最有名,强调的是一种心理健康的理论,马斯洛认为需求的层次首先乃是要满足人类一些天生的需求,而最终达成自我实现的目,他强调:心理学的关注重点应该在于一个人的正面特质,而不是把人当作是一堆症状的复合体。 马斯洛提出重要的人本主义心理学,他认为人们应当在满足他们自身的基本需求后,再处理更高的需求和最终自我实现(需求层次理论)。人本主义心理学延伸出了几种不同的对精神疾病的疗法,在人本主义的思想指导下,精神病人们拥有了较佳的改善自身精神疾病的机会,帮助消除自身的心理障碍和满足个人成就的实现。 人本主义心理学的基本原理大致上如下: 1.人本主义认为,对一个人而言,最重要的是“当下”的状态。因此,人本主义心理学家特别注重对当下情况的判断,而不是尝试透过回顾过去来预测未来。 2.为了实现个人精神的健康富足,因此,不论行为结果的好坏,我们都对自己的行为负有责任 3.每个人都拥有无形的、内在的存在价值,而任何外来的、负面的行为都无法抹杀一个人自身的价值; 4.生命的终极目的乃是在于自我成长和对自我的理解,只有不断完善对自我的理解,我们才能够获得真正快乐的生活。 然而,就与其他所有的理论相同,马斯洛的理论也具有争议和缺乏的点,如开发治疗方式的具体问题,而且这个理论在对患有严重精神障碍的人使用时的效果通常不佳。 马斯洛较著名的著作包括:《人类动机理论》、《动机与人格》、《Eupsychian 管理》、《走向存在的心理学》、《人性能达的境界》

而为何有些诱因较其他种类更吸引人呢?[编辑]

诱因对于不同个体而言都不是等价的,例如我所认为极具诱惑力的奖赏在其他人眼里不一定具有吸引力,因此不足以驱使他人投入行动。在这当中,心理、社会和认知因素扮演重要角色。例如,相对于刚吃饱的人来说,食物对饥饿的人是极强大的诱因,而对想要叫妈妈帮他买电动的人来说,电动游戏是很强的诱因,因而能驱使他去整理房间、做家事等等;而对电动不感兴趣的人则不为所动。 心理学家 Stephen L. Franzoi曾在他的教科书《心理学:一趟发现的经验》中提过:“诱因对个体的价值在不同情况或经时间演变后可能有所改变。”举例来说,得到父母的赞赏在某些情境下可能对你是一个正向的诱因,但在某些情境下则否。例如只有家人在家时,得到赞赏是件好事;但当朋友来家里玩的时候,家长的赞赏可能只会让你被同学揶揄、取笑而已。

VII. 归因说 (Attribution Theory)[编辑]

有些心理学家们认为,动机既不是来自于外在的诱因,也不是来自于内在的驱力,而是源于人对于现实的主观预期以及认知解释。在社会心理学中,归因(attribution)是对事件或行为的起因做出推论的过程。我们每天都会做归因这件事,但有时会意识不到更深层的过程中,偏见是如何影响最终的归因。 举例来说,又过了平凡无奇的一天,你可能已经针对你自己以及周遭的人的行为产生了大量的归因。当你考试考烂,你可能会怪老师讲课讲得太烂,而不是检讨自己不够认真学习;当同学考了高分,你可能会将他的表现归咎于运气好,而不是他读书习惯很好的事实。 为什么我们同时会做内在归因(internal attribution)和外在归因(external attribution)呢?部分原因在于,我们在特定情况下会使用不同种类的归因,而心智偏见(cognitive bias)常扮演重要角色。 针对行为产生的归因对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呢?你每天的归因对你的情绪、感觉,甚至是你的想法、思考、理解他人等等有很重大的影响。

  • 归因的种类

1. 人际关系归因(Interpersonal Attribution)

当跟朋友讲故事时,你会倾向以最美化你自己的方式陈述这个故事,因为故事虽然是故事,但自己在故事中所扮演的角色,会影响到该段人际关系中的自身形象,我们会希望借由故事美化自己在对方面前的样子,因此调整说法,这个说法可能会影响故事的真实性,也可能不会,不过,陈述方式都必须是对自己加分的方式。举个例子来说,当你和室友因为生活观念不合吵架,在跟闺蜜叙述这段冲突时,可能会倾向抱怨室友的生活习惯不佳,强化自己做对的部分,掩盖自己失误的部分,借此维持在闺蜜眼中的好形象,同时获得同情和认同。

2. 预知型归因(Predictive Attribution)

为了做出预期而产生归因。当你去开车时发现车窗被刮花了,你可能会认为是停车地点的问题,因此未来会避开在相同的地方停车,以免车子又被破坏,尽管刮花车子的人可能只是刚好经过的随机行为,我们未来依然会避免将车子停在该地点,因为我们对于此处已经有了不祥的预知。

3. 解释型归因(Explanatory Attribution)

解释型归因帮助我们理解这个世界。例如:有些人对特定的事情有自己一套的乐观想法,而有些人持悲观态度。乐观者将好的事情归咎于稳定、内在和总体性的因素,而将坏事归咎于不稳定、外在和特定因素所导致,悲观者则相反。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解释事物的方式,这与性格、生长背景、周遭环境都有关系,而这套解释事物的方式,会造成不同人对于同一事件有不同的看法,影响人们感受这个世界的样貌。

  • 归因的不同理论

1. 海德的归因理论(Common Sense Theory by Fritz Heider)

海德于1958年出版《心理学与人际关系》,其中提到人们会观察他人、分析他人行为,并推论出符合自己认知的解释方式,海德将这些解释分为外在归因和内在归因。外在归因倾向归咎于情境因素,像是任务的难易程度、提供的奖赏或受到的惩罚等,而内在归因倾向归咎于个人特质因素,包括了人格、情绪、态度、能力及努力等。海德认为人们具有对行为进行个人归因的偏好,在其他方面都一样的情况下,人们时常会对行为作出个人而不是环境的解释。海德指出,人们之所以倾向作出个人而不是环境因素的归因是由于人们有时会难以察觉环境的因素,便将行为归因到人为方面,而且这是比较容易的,尽管我们理智的知道行为不总是由于个人因素,但人们时常假定如此。海德还提出另一种解释是人们感性的更在意个人而不是环境的影响,这是由于人们的注意力时常集中在人及其行为上,因此倾向于没有把环境因素当作行为的起因。


2. 琼斯和戴维斯的归因理论(Correspondent Inference Theory by Edward Jones & Keith Davis)

琼斯与戴维斯于1965年提出人们倾向对蓄意行为而非意外行为进行推论。当个体看到他人特定的行为,个体会倾向和此人的动机连结,并依据此人拥有的选择、行为的可预期性、行为的效果等等做出推论。而影响推论的因素主要有三种。
1.社会的期望:琼斯与戴维斯认为,当人们试图由行为推断内在因素时,不符合社会期望的行为会比符合社会期望的行为提供更多资讯,例如:一般认为如果在丧礼上会哭泣是合理的,但如果人们在聚会的场合哭泣就不符合一般社会的看法,此时在聚会上哭泣会给观察者提供更多的资讯可以做出推论。
2.非共同性结果:人们不仅会看行动者是否符合社会要求,还会分析行为的结果与效果,在与动机去做连结,进而做出推论,若同样的目的有多种不同达成方案时,所选方案不同于其他方案的的独特点会让观察者将其归因为与个人因素有关,例如:你的朋友想买脚踏车,有三种选择,本质上买哪一台都可以达成他的目的,但若你朋友选了其中最贵的脚踏车,你就可能做出他是个追求奢华的人的推论,这便是用非共同性结果所做出的归因。
3.选择自由:若行为者所做出的行为是自由的,也就是不受其他特定因素所影响的,那就可以将行为与个人内在因素所连结。如果不是个人自由选择的,观察者便难以做出对应的推论。

3. 自我服务偏见(Self-Serving Bias)

指个体会对良好的行为采取居功的态度,而对于不好的会,却推卸自己的责任。意即当我们加工和自我有关的讯息时,会出现一种潜在的偏见。我们一边轻易地为自己的失败开脱,一边欣然接受成功的荣耀,我们在很多情况下把自己看得比别人好,这种自我美化的错觉使多数人陶醉于高度自尊的一面,而遭遇到坏事只是偶然而已。  举例来说,若普心期末嗨趴,你可能会将你的成功归因于内在因素(internal factor)。“因为我是学霸啊,呵呵!”、“因为我苦读啊!有准备有差。”以上是两种自我揽功的说法,都属于归因内在因素的说法,是你很可能会有的常见反应,用于解释你的好表现,然而,这样的解释丝毫没有考虑到外在因素,可能是因为学校提供了很好的学习环境、老师编纂了非常用心的教材⋯⋯,才导致一个不错的结果。

但如果考得不好了呢?社会心理学家发现,在这种情况下,你比较有可能将你的失败归因于外在的无形力量(external force)。“还不是老师考那种刁钻题!”、“教室太热了,害我无法专心考试!”等等借口常常被同学用于解释为何他们会考差。 注意到了吗?这些同学的解释都将失败归咎于外在力量,而非检讨自己的责任(即内在因素)。心理学家将这种现象称为“自我服务偏见”。

那我们为什么会倾向归功自己,而将失败归咎于外界呢?心理学家相信这是一种保护自尊的生物本能。很神奇的是,人不只会用肢体动作保护自己,对于自己的自尊也有很强大的保护欲,我们会透过很多不同的方式以维持自己的自尊心。


4. 基本归因谬误(The 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

当检讨他人时,我们倾向归咎于内在因素(例如:个人特质)而忽略外在因素,这种现象在社会中非常盛行(尤其是在利己主义社会中)。心理学家将这种倾向称为基本归因谬误:就算真的是情境因素使然,我们仍会自动地归咎于内在的影响。

这种错误可以解释为何人们常常被责怪毫无控制能力的事情,其中“检讨受害者”就是一鲜明的例子。人们常责怪无辜的受害者,认为这是他们运气不好、甚至根本就是自己导致的。人们会指控受害者疏于保护自己、做出特定行为、没有采取特定预防措施来防止事件发生等等,例如:指控性侵、家暴、绑票受害者是做出特定行为才挑衅到攻击者,造成悲剧。研究者指出,后见偏见(hindsight bias)导致人们误以为受害者应该要能够预知未来,所以也应采取相应措施来避免事件发生(然而悲剧往往是不可预期的)。若要以实际的例子说明,我们能以《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一书作者林奕含的经历为例,去反思社会大众“检讨受害者”的不良习惯,记取教训,避免下一个悲剧的发生。


5. 行动者-观察者偏见(The Actor-Observer Bias)

当解释自身行为时,我们会产生与基本归因谬误相反的偏见。我们更倾向于责怪外界因素而非个人因素,称为行动者-观察者偏见。 产生这种偏见的可能原因在于我们对情报的了解程度。在解释个人行为时,我们同时掌握了自身情报和外界情报,而解释他人行为时,我们却只能透过观察来得到相关资讯。同理,针对熟识的人则不会产生这种偏见,因为了解的程度够高,因此较能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并考虑到他们的行为在特定情境下导致的结果。由以上对于“行动者-观察者偏见”的解释,我们可以思考:人们什么时候最常受到行动者-观察者偏见的自我蒙蔽?该怎么避免呢?以现今社会而言,最常产生行动者-观察者偏见的时机点,大概就是在阅览媒体的时候,由于媒体的偏颇报道、片面之词,所谓的“带风向”通常难以让我们了解到事情的全貌,我们只能由只字片语想像出一个似是而非的事实,并且加以评断,必须养成媒体阅听的习惯,以尽量免除行动者-观察者偏见,成为公正的阅听人。

VIII. 社会生物学观点[编辑]

社会生物学(sociobiology)认为个体的行为动机源于帮助个体或族群的基因扩散和繁衍、确保生存,亦即人类的行为也是确保生存。例如为何男性在择偶时倾向选择丰满的女性呢?这是因为在演化的历程中,胸部丰满的女性能提供足够的母乳,而臀部丰满的女性能顺利生产所致。亦如常在动物科学研究中发现,许多动物在交配季节时,雄性动物都会有打斗等等的行为,使战胜者能够获得机会和该雌性生物或该群雌性动物有交配的优先权,这也是因为在这样的打斗下,便是让雌性动物能选择出较为“强壮、健康”的对象来产下下一代,使得该基因有被传承下去的机会,而产下子嗣也理应较为健康、能够忍受环境的变动。有这样偏好的男性会产生较多的子嗣,因此使其基因易于流传散布。 至于人类甚至是其他动物的其他社会性动机,例如:象群会联合保护该群体内某一母象的幼象,人类产生社会结构各司其职的付出、合作,使女性有更多时间能照顾幼童,看似与个体的利益相悖,但事实上这样帮助大我的行为,也有助于小我的基因扩散。个体与族群间常共享高比率的基因,故若该行为对整个族群的生存有益,则帮助大我也等于有机会让小我的基因扩散,使得该群体有机会繁衍下去。反之,若无人肯牺牲奉献,则整个群体可能面临灭绝危机,正如若是无人愿意成为军人保卫国家而战,则很有可能会使得该民族被灭绝,而失去繁衍存在的机会,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正是这个道理。

IX. 耶基斯–道森法则(Yerkes–Dodson law)[编辑]

最初由心理学家罗伯特.耶基斯(Robert M. Yerkes)和约翰.迪灵汉.道森(John Dillingham Dodson)于1908年发现。耶基斯-道森法则是一种经验法则(empirical law),其指出表现会与精神或生理方面的刺激呈正相关,但会有一个峰值存在。过了这个峰值之后,表现便会随着刺激的增加而下降。这种刺激-表现关系常被绘制成图表,并可以在图表中看见一钟形曲线(bell-shaped curve)。

缘起[编辑]

耶基斯(Yerkes)与道森(Dodson)最初的研究是基于迷宫中的老鼠。迷宫中只有一条正确的道路,老鼠若是走到错误的道路就会被电击。他们两位要寻找最适当的处罚使老鼠最快学会走对路径。确实,在他们把电压调升时,老鼠们的表现(学习速度)变好了。但,当电压的值超过一个临界点时,老鼠们的表现(学习速度)却变差了。有些老鼠开始变慢、僵住以及撤退而不愿意去冒险尝试那些讨厌的电击。他们甚至开始忘记哪边是安全的、哪边是危险的。虽然这样的实验对老鼠有点不友善,实验结果指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就是增加的压力带有的激励效果只能到某个点,过了那个点后,个体便会开始把专注力摆在处理遭受的压力而非眼前的任务,因为此时其紧张程度增加,对眼前任务的专注度也随之降低。

刺激程度[编辑]

研究者发现不同的任务(tasks)需要不同的刺激程度以达到最佳表现。比方说对于较困难或是需要专注力的任务可能就会需要比较低的刺激(用来帮助专注力),而一些需要体力或是耐力的任务就会需要比较高度的专注力(用来增加动机)。
由于任务种类的多元性,耶基森-道森曲线的样貌也十分多元。对于简单任务(simple task)来说,曲线通常呈现sigmoidal,也就是随着刺激程度增加表现也会增加,但会渐趋饱和。而对于复杂、不熟悉或是困难的任务来说,曲线通常成呈现倒U字形,也就是初期表现会随着刺激程度上升而增加,倒了某个点之后,表现会随着刺激程度增加而下降。
曲线的上升与下降可以用对于表现的正面以及负面效果来解释。上升的曲现代表刺激对于表现有激励的作用,而下降的曲线则代表削弱表现(如注意力、记忆以及问题解决能力)的作用(如压力)。

三种程度指标[编辑]
  • 低度刺激(Low arousal level)

即倒U字形曲线的上升段。通常与睡眠不足、动机不足、疲劳、体温偏低‧‧‧等等有关。在这个状态下,我们没有预期要做任何复杂的任务(tasks)或纯粹就是懒。所以呢,我们的专注机制就不是那么地活跃。

  • 最适刺激(Optimum arousal level)

即曲线中的顶点。在这个状态下个体处在一个良好的平衡状态,没有过高或是过低的刺激。因此对该个体来说,简单或是复杂的任务都能够有最佳表现。

  • 高度刺激(High arousal level)

即曲线中的下降段。个体在该状态下的刺激程度超越最适平衡,通常与紧张、焦虑、专注力低下、身体紧绷、失去决策能力、过度反应‧‧‧等等有关。我们会因为紧张程度上升而对于周遭所有事物的专注力下降,导致表现变差。白话一点来说,就是“被压力击溃”。

情境案例[编辑]
  • 案例一

能够验证耶基森-道森法则的一个良好范例就是在考试中所经历的焦虑。倘若你的焦虑程度适中,那你会发现透过记住题目的正确答案可以增进考试表现。然而,倘若你过度焦虑,你会感到紧张以及考试焦虑,进而影响到你为了考试所记忆的资讯。

  • 案例二

另一个良好范例可以应用在运动员的运动表现上。一位正在比赛最后时分执行罚踢的美式足球员,可以想见其压力有多大。在那个当下,如果他的压力程度适中,他便会感到镇定然后成功踢进那一球。然而,若他压力太大,他可能会太晚踢到球,或是连门柱都没摸到。

四种影响因子[编辑]

上述的倒U字形曲线是为了方便解释这套理论所使用的,在日常生活中,个体与个体之间会有些许的差异导致曲线长的不太一样。以下介绍四种主要的影响因子。

  • 技术能力

个体在其所被赋予的任务上的表现会受到其技术能力的影响。一个受过高度训练的个体会对他的技术很有信心,便能够在高度压力下有比较好的适应力,因为他能够去仰赖长期训练所获得的成果。

  • 人格特质

一个人的人格特质会影响他对压力的处理能力。心理学家认为外向的人较内向的人善于处理压力,而内向的人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表现会比较好。

  • 特质焦虑

一个人的自信很显然地会影响他处理事情的能力。如果他的自信十足,他就不会反复地质疑自己的能力而能够在有压力的环境下保持沉着。

  • 任务复杂度

正如前面所述,当任务难度越高,个体所需要的专注力就要越高。比方说,半睡半醒的状态是可以进行洗澡或是相等难度的动作。如果今天是报告死线前一天晚上,这时候个体就需要比较高的专注力。但值得注意的是,任务复杂度的感觉会随着不同个体而有所不同。


吸引基础论[编辑]

大部分能够吸引人的事物,其实有许多共通之处的,可大致归纳为以下七点:

1. 与人有关

举例而言,所有能够吸引人的电影,都是和“人”或是将动物、物体“拟人化”有关。例如:在电影《脑筋急转弯》中,将各种情绪用不同的颜色、性格的角色来呈现,藉用情绪的拟人化来发挥创意。而在艺术作品中,大多数能够吸引人的画作也是包含人物的。 从上两例可知,只要一件事物与人有关,那通常就会比较吸引人的注意。此外,这个特点也会影响我们对事件的解读方式:相较于机械性、系统性的解释,人们会比较倾向于关注“与人有关”的说法。

阴谋论(Conspiracy theory)的形成:阴谋论会对人产生吸引力,主要是因为它通常涉及了“人”与“秘密”,最常出现的剧本就是,某个政府高层秘密策划了某些计划、或是刻意伪造或隐瞒某些秘密欺骗社会大众。这种由人策划的阴谋论远比单纯的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更具有戏剧性及吸引力。因为先相信再找证据,比先用证据证明再相信要简单得多,因此诸如阴谋论这种不缺证据的说法才会如此吸睛。

2. 恐惧与希望

恐惧源自于对生存的威胁,和演化过程是会相互影响的,甚至会影响人们的判断、决策能力,例如:人们的恐惧症来源大多是惧怕一些较为原始、或演化过程中对人具有威胁性的事物,像是惧高症、幽闭恐惧症、怕毒蛇等等,但就不会怕手机、电脑等现代科技下不具威胁性的产物了,而最原始的恐惧,像是饥饿、疾病、老化、死亡等,只要牵扯到有关上述几点,人们就会产生“宁可信其有”的想法,于是各种迷信、偏方、伪科学便层出不穷。而与恐惧相反的希望则是源自于更有利生存、更为富足的生存条件,有艺术家做过统计,在风景画当中,人们偏好有水、有动物、有花草树木的创作,这些画作看起来通常较为赏心悦目,背后的原因其实就是它所营造出的环境更有利于人类生存。在恐惧与希望这两种极端情况,人们会给予较多的注意力,而在两个极端的中间,人们通常会因为它没什么有趣的点而不太关注,即便它更贴近现实。

在商业行销上,较常见的操作手法为先抛出一个会让你恐惧的事物,再提出带来希望的解决办法,常见于广告中。例如:斗大的标语写着,肥胖会对健康造成极大的危害,然后再趁机推销为减肥带来希望的减肥药。

3. 发现模式

常见于音乐的表现形式,特别是流行音乐,特征是会让人产生听上瘾、甚至是被洗脑的感觉。产生吸引力的来就是“重复的模式”,像是:重复某段旋律的副歌,或是有押韵的句子等等,我们可以发现,近期很多说唱节目受到大众欢迎,就是因为连续的押韵(单押、双押等),具有节奏感且音韵重复性很高,会使人有动力继续听下去,或是我们可以观察到最近非常火红的“抖音”软件,就是运用一些人们能快速接受的音乐、轻松易懂的手势,吸引大众的目光,在各大串流平台上,可以见到素人争相模仿,都是所谓“重复的模式”之应用范畴。而发现模式也是人类演化出来,有利于生存的特质,因为它可以掌握事物运行的规则,例如:一些基础的物理规则,像是:看到有乌云,代表等会儿可能会下雨;或是树上成熟的苹果会往下掉等等。更广泛的说,辨认表情的真假,或是怎么样的事物应该有怎么样的特性,给予事物一定的运行规则等,也都称为辨认模式。而当新的模式被发现,人们会因规律的美感而更容易相信看似有规律的事,有时候也会无意间为随机事件强加解释,像是:古代祈雨仪式,若一次、两次成功,那人们就会相信第三次之后也是可行的,即便前两次只是巧合。如果第三次失败,人们不会反思前两次是巧合,也不会认为祈雨仪式是不合理的,反而会解释成激怒了神明而需要献祭以安抚之,这也成了许多宗教仪式产生的原因。日蚀与月蚀也是同样的道理,大家习惯早上就应该要有火热热的太阳高挂天上,晚上就会有月光照天明,长久运行下来,尽管日蚀与月蚀实则正常的自然运行规则所产生的天体现象,还是从古至今,造成人们许久的恐惧与敬畏。这些现在看来再普通的例子,背后都可以观察到模式辨认机制过于活跃的产物。

4. 不协调与矛盾

不协调与秩序就如同天平的两个极端,它们会带起张力并引起人们的好奇心,当事物看似不协调,但却隐隐约约地感觉得出来事物其实是遵循着某种特定模式时,就会非常具有吸引力。举例而言,赌博电玩中的吃角子老虎(Slot machine, 拉霸),每次拉下一个拉杆之后,出现的图样都不一样,这就是所谓的不协调,但若此连线却又差一点就中奖时,就会让人感觉似乎内含一些规则,尤其是差一个就中奖时,就会有下一次一定会连线成功的心理。另外,流行音乐也是利用相同道理,因此常会在歌曲中听到一些不协调感,就像是歌连续唱了好多次以后,最后要进入副歌(chorus)的前副歌(pre-chorus)尾音会突然上扬,或是直接在副歌中做出变化,像是升key或是转音等技巧,这就能创造一个刚刚好的不协调感,同时维持着整个乐曲编排、和弦架构的规则。 还有,幽默感也是如此,像是:相声演员、喜剧演员、脱口秀主持人等等,他们笑点出现的地方通常都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可能是他突然说出一个不在预期之中的联想或比喻,或剧情出现一个突然的转折等等,这时候不协调感就在其中扮演关键的角色。

5. 身体的天性


这其实和人类的生理特性有关,像是:我们会认为“上”代表好的象征,如:力争上游、上天堂;而“下”却隐含着不好的含义,如:每况愈下、下地狱。这可能和人们的成长过程有关:因为从婴儿时期,人所接收到的关爱或知识、资讯都是由比他们体型更高大、在上面的父母亲或长辈来获取资源,因此,人们便会将“上”和“好”联想在一起。而每个人视野的上方区域,通常都和抽象思考、宗教思想、幻觉有关连,这可能是因为距离较远、看不清楚的事物是属于较为未知的,而比较近的、能够掌握的、已知的事物通常会为于是视野下方的位置。另外,有趣的是,来自各个文化的人们若感到羞愧时,竟然不分地域之别,就会不自觉地将头往下低也视线放在距离较近之处;相反地,若我们感到骄傲、自信时,则会抬头挺胸,视线会自然放在距离较远的地方。听觉方面,也有不用太多的学习就可以直接让人了解的声音,像是:亲代若要对子代发出禁止的声音,通常是低沈且短促的,反之,若是言语想要表达的是鼓舞、促使的意思,我们的声调通常会比较活泼、高昂,我们几乎可以不必会每一种语言,就可以从声音表情中大致去分辨语意究竟是好是坏、是推是却;视觉方面,心理学家曾做了一个有趣的实验:在暗房中,在来自不同文化的人身上连接灯泡,我们只需要观察灯泡移动的轨迹,便可大致推估此人当下的情绪为何,因为,这都是人类长久以来的演化过程。

6. 演化而来的心理特质


现代人常见的思考偏误——重复曝光,是我们几乎很难抵抗的演化特性。人通常会有一个倾向,当一件相同的事物不断出现在眼前,我们就会将它视为是重要的、可信的。举例而言,若远古时代的人们在进入一个洞穴时,旁边的树丛就会有毒蛇出现,即便后来毒蛇已经离去,人们还是会对这个洞穴敬而远之,而很少出现在生活当中的事物,只要他不影响我们的生存,就会被视为无关紧要。回到现代,现代的新闻媒体常常会利用这种手法,来把原本无关紧要的事放大,变得看似紧急且重要的事,像是:在新闻中报道的事,其实内容和自己生活相关比例没有很高,但我们在观看的当下往往会觉得这件事很重要,有种被吸引住的感觉,其背后原因可能只是因为这则新闻不断被报道,重复的曝光而已。另外,人类还有一个有趣的心理现象,就是“传染心理作用”,简单来说就是一件事物(无论好坏),往往会连带影响到它周遭的人事物。例如:发生一件热心助人的好事,人们便会觉得这样的事会让周遭的人们就会感觉暖心,也会让其他人也变得热心,让整个社会充满爱;相反的,若发生抢劫案,大家可能就会觉得这个社区不再安全,而且坏事会持续发生、坏人也会越来越多,所以我们必须时时提高警觉。甚至是历史上的种种歧视,也是源自于此。例如,对于有色人种的歧视:因为白人会担心有色人种会传染疾病,于是便规定有色人种仅能使用特定的设施或是卫浴设备等等。

7. 公正世界理论:

有许多宗教或是道德理论都会主张: 好人有好报、恶人会受到惩罚,死后可以上天堂、下地狱,或是来生会有报应等等,人们也常将这类型主张视为原因。因此若性侵事件的受害人明明是个好人,却遭受强暴,就会违背公正世界的原则,当人们坚信的原则受到挑战时,会陷入自我怀疑,甚至有强烈的不安全感,在这样的情况下,大脑就必须找个理由来调节“认知失调”所带来的恐慌,是故人们常常会反过来指责受害者,认为一定是他/她做了什么坏事,才会遭受到这样对待,说到这里,或许大家可以想想“房思琪事件”的始末,以及社会大众整体风向的转变。许多影视作品,特别是那些被设定为要来讨好大众的创作也是运用这样的原则,好人到最后的结局应该都不差,坏人的最后则会受到一些惩罚,或许我们也可以用这样的概念来解释为何英雄系列的电影会深受大家的欢迎了。

生理、心理和社会动机[编辑]

动机的类别可以分为生理、心理和社会动机。不过动机的成因复杂,一个行为的产生即使被归在其中一个类别中,诱因跟驱力(drive)都会是产生此动机的原因。

生理动机(survival motive)[编辑]

是指激发行为的因素来自于生理因素,这类动机通常与本能和生存和生存有关,是与生俱来的行为动力,例如:饮食、性动机和母性的行为。

摄食动机[编辑]

摄食是维系生命的重要行为,其动机来源有驱力:在生理机制作用下,当产生饥饿感时就会进食。然而,即使身体没有发出饥饿的讯号,人们仍会想要吃东西。由此可见,诱因也是摄食动机的来源,例如时间、味觉与文化都会影响摄食行为。一般来说大脑接收到血液中营养太低所导致的饥饿感后,会告知我们要进食,而我们通常进食进食到接收到肠胃(和其他消化系统)饱足的讯号后停止,表示我们已经摄取足量食物。下视丘则咋饥饿感中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在进食一开始,我们是否要进食特定食物主要是取决于食物的味道,在进食过程中,改变我们所正在进食的食物类型将会持续促进我们的食欲,而食物的滋味和我们对此食物的想法将会影响胰岛素的释放并且引起更多的饥饿感。我们过去对特定食物的想法如这一食物是否令人作呕,以及食物的外型、形状等皆会影响它的吸引与美味程度。 饥饿的控制与口渴的恒定有着相似概念。然而,摄食的历程与如何诱发动机远远比饮水要来的复杂得多。进一步而言,当我们的身体急需获取水分之时,我们会寻找任何含有水分的食物来源,但是当我们需要进食时,我们会从多样繁复的食物种类中进行选择,每种食物的内涵、营养成分大不相同,此时我们是如何取舍的呢?

  • 生理饥饿线索

饥饿时,胃可能会发出声响,这是胃壁在肌肉收缩,其内容物产生气泡运动所致。人类感到饥饿、胃里空空如也时,胃的收缩最为频繁。胃收缩与饥饿感受的连结导致早期的研究者假定:胃的压力受器侦测到胃的排空程度,同时引发收缩和饥饿的心理测验。后来,心理学家和生理学家才知道这纯粹是巧合,胃收缩的感受并非饥饿的真正原因,事实上,做过胃切除手术的患者仍有强烈的饥饿感受。胃的受器确实可以侦测饥饿变化,但主要是依据化学受器,而且与饱足感的关联比较密切。他们由胃里的糖分和其他营养素所活化,并将神经讯号传递到脑。

饥饿的生理讯号与神经细胞和其他细胞的热量来源有关,如:体内的葡萄糖和其他营养素。脑本身就是热量不足的侦测受器,脑只能利用葡萄糖作为主要能量来源,脑干与下视丘的神经细胞对葡萄糖浓度特别敏感,当葡萄糖浓度太低,这些神经细胞的活动会受到干扰,进而发出讯号到其他脑部位,产生饥饿。

  • 饥饿和饮食的生理观点

如果动物暂时被剥夺食物,它们通常会吃更多的食物,使身体恢复原来的体重。如果替动物强制喂食额外的食物,它们便会减少接下来的进食量。这些观察显示这些动物有它们寻求维持的热量或体重的设定点。换句话说,动物的摄食行为似乎有一个内部的“appestat”,用以保持相对稳定的体重。正如下丘脑,作为身体的恒温器,保持相对恒定的内部温度。此一内在设定点的存在,也得证于下列事实:即便有自由供应、自由获取的食物来源,动物通常仍只需食用适量,即可满足其需要,保持体重大致不变。这里的“适量”不是指每单位食物体积,而是食物中所含热量,以及它可以提供的代谢能量。多年前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在大鼠的食物中添加非营养性纤维素,借此降低大鼠食物的热量水平。研究发现,食物的热量水平越稀释,老鼠吃的越多,其总卡路里摄入量大致保持不变(Adolph,1947)。类似的理论也适用于人类,研究数据显示,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有一个目标体重。然而,这个设定点在某种程度上是可调节的,并且一个人体重的逐渐变化似乎改变了被保护的重量(Levitsky,2002; Pinel,Assanand,&Lehman,2000; Ruderman,1986) 。人体固定点的存在有许多证据,举例而言,崩溃性节食者在节食结束、开始饮食后,很快就会恢复到起始体重。此外,节食者体重的减幅远不如我们预期的那么多,因为虽然摄入的热量减少了,他们的身体却也燃烧更少的热量;可能是因为身体通过降低其代谢率来补偿热量损失(Guesbeck等,2001)。换句话说,当身体获得较少的食物时,它通过燃烧更少的卡路里来响应,保护设定点重量。当然,后果是少吃不会导致体重减轻。

  • 肥胖

与饥饿相对立的另一现象即为肥胖,根据行政院卫福部的定义,当身体质量指数(body mass index, BMI=体重(kg)/身高(m²))超过24时,代表体重过重;超过27时,即为肥胖。研究显示,BMI达24以上时,罹患代谢综合症的危险性即明显增加,而过高的BMI将使高血压、心脏血管疾病、关节炎、糖尿病、女性不孕症等疾病的罹患风险大幅提高,但是,导致肥胖的原因是 首先,可能与环境因素有关。如果环境中存在多种导致肥胖的因素,例如鼓励大量饮食、食物过于精致化而高脂高糖、缺乏运动,则可能产生肥胖的结果。接着,若从心理动力观点分析,当人们处于压力的情况下,可能会将进食作为一种化解压力的防卫机制,尤其是肥胖者,在面对压力时更可能大量进食,然而,对此观点的研究证据分歧,有些人确实是可以在压力情境下透过进食来降低焦虑,有些人却是处于压力下反而会抑制食欲。最后,从遗传因素来探讨肥胖的成因,研究指出七成的体重变异与遗传条件有关,例如肥胖者可能具有较多的脂肪细胞,而且脂肪细胞的数量在生命的早期便已固定,肥胖者因脂肪细胞较多,当摄取过多热量而转化为脂肪时,便会使脂肪细胞变大,因而产生肥胖的现象。房胖者若减少热量摄取,其脂肪细胞虽会缩小,体型变瘦,但其脂肪细胞的数量仍然不会改变。 过量进食会导致体重的增加,而且这些增加的重量是很难减去的。当然,体重取决于很多影响新陈代谢和行为的因素,包含原先体重基数、环境、活动类型和情绪状态等。大脑中的决策系统有时会超越下视丘的影响能力,使人们在为感到饥饿感的情况下进食。肥胖者通常不太会具有负面性格,但可能在遗传上倾向于携带肥胖基因或者受制于某些鼓励过量进食的环境面向。有相当多的遗传基因在多方面上非常容易影响身体体重质数。

  • 其他用于控制进食的信号

肝脏只是身体内进食调节系统的一部分。除了肝脏系统以外,脑部下视丘中有些细胞能侦测血液中的葡萄糖含量,如果这些葡萄糖受体被破坏,就会导致贪食(miselis)。其他信号来自身体的其他部位,例如;胃壁含有受体,能侦测到溶解在消化液中的营养素。当这些受体发出信号,向大脑预告了即将到来的营养供应,生物就会停止进食。还有其他信号来自脂肪组织本身。由于生物无法预测下次需要能量时,是否能顺利取得食物,因此必须先摄取足够的食物,不只满足当前的需要,也储存营养物质。这个长期储存机制有赖于身体各处所分布的脂肪分子或脂肪细胞。这些细胞吸收肝脏产生的脂肪酸,并在此过程中膨胀,能长期容纳营养,随时待命,以防动物的肝糖供应耗尽。一旦肝糖供应殆尽,脂肪酸会从脂肪细胞排出到血液中,并转化为葡萄糖。过去的学界始终相信,脂肪组织只具备储存功能,但我们现在知道它在控制饥饿方面也有重要的作用。脂肪细胞在脂肪多时会将一种化学物质:瘦素(leptin)分泌到血液中,经过血液循环,被身体各处的的受体侦测到,如大脑、下视丘等。瘦素增加时意味着身体储有大量的物质,不需要再吸收更多热量,因此瘦素可能是长期控制生物体食物摄入量的关键因素之一。 瘦素似乎也能抑制几种其他神经化学物质,例如神经肽Y(NPY)。NPY在下视丘和肠道中制造,目前已证明它是一种强大的食欲兴奋剂。因此脂肪细胞的瘦素分泌似乎可以借由负回馈,调控NPY的含量。

摄食内在驱力[编辑]

到底何时应该进食?应该遵循社会常规的早中晚三餐,还是听从身体告诉我们“应该要进食”的指令?生理上有十分繁复的机制,来告诉我们现在的身体状态到底是饥饿还是饱足,这些机制包含以下四大要素:(1)生理对于食物需求的状态、(2)唤起并启动进食行为、(3)确认所摄取的食物营养、数量等等符合生理需求、(4)在已经摄取适量食物时停止摄取行为。

  • 摄食的原因包含维持恒定的驱力--恒定作用(homeostasis)所驱使。

要维持能量的恒定,就必须摄取食物中的养分。身体内的细胞运用摄取的营养产生ATP,燃烧这些养分产生能量,使细胞能够执行功能。身体各种活动都不断地促使细胞燃烧能量,以满足新陈代谢需求,即便只是坐着不动也一样。当燃料不够时,身体会自动挪用其他能量储存形式的燃料,例如脂肪。当我们阅读wikibook,或是编修超普通心理学的时候,脑部的脑细胞都在不断燃烧养分,以满足生理新陈代谢的需求,确保神经细胞能顺利地产生电冲动、制造并释放神经传导物质。葡萄糖是脑部细胞燃烧的主要燃料,如果没有葡萄糖,身经细胞就没有足够的能量来执行功能。

水果和其他的食物都储存了葡萄糖,人体内也有肝脏等器官,可以借由合成其他糖类、碳水化合物来产生葡萄糖,称为糖质新生作用(gluconeogenesis)。当我们摄取足够食物时,食物中的葡萄糖被消化并且进入血液循环当中,而其他的葡萄糖则经由肝脏作用转换成其他营养素形式储存使用。食物提供身体细胞和脑部细胞足够养分产生能量。 饥饿的产生来源可能来自然的素材不够之故,然而,尽管为了维持体内恒定是产生饥饿冲动的驱力因素,但是诱因也同样的重要。也就是说,我们对于是摄取食物的动机同时来自于需要这么做、以及想要这么做。因此饥饿的原因来自于恒定和诱因的交互作用影响。(Lowe and Butryn,2007)

  • 肝脏的作用

什么机制可以保持某人的体重在其设定点?答案涉及许多内部信号,包括反映血液中葡萄糖(作为人体主要燃料的糖)的可用性的信号。每当饭后,葡萄糖的量会大幅增加。有些被立即使用,但很多被转化为肝糖和各种脂肪酸,存储起来供以后使用。当人体需要能量时,过程便会反转,肝糖和脂肪酸转化为可用的葡萄糖。这个转换过程由肝脏控制,肝脏让其他器官知道代谢作用的方向,从葡萄糖到肝糖,反之亦然。如果葡萄糖供应超过身体的需求,以便多余的可以转化为肝糖并储存,肝脏会发出饱腹感信号,动物停止进食。如果身体对葡萄糖的需求超过供应,那么正在使用能量储备,肝脏便会产生饥饿信号,使动物进食(MIFriedman and Stricker,1976; Russek,1971)。 但是请注意,这个恒定系统必须像体温调节系统一样“预测”动物的需求。想像一下,当葡萄糖供应已经很低时,肝脏只能告诉动物去进食。因为经常需要时间来寻找食物、吃它,以及消化它,因此在肝脏发出“需要葡萄糖!”信号的时刻与葡萄糖最终到达的时间之间可能已经过数小时。营养供应将耗尽,动物可能会死亡。因此,这并不奇怪,生物体有一个明确的机制来避免这种灾难。当一个生物体暂时没有吃东西时,血液中的葡萄糖水平开始下降。在水平下降太多之前,肝脏采取行动,从储存中抽取一些肝糖并将其转化为葡萄糖。结果导致,血糖水平反弹回正常。这一系列事件的结果是一个易于识别的模式:血糖逐渐下降,通常持续数分钟,然后由于肝脏的负回馈作用而迅速上升。这种缓慢下降、快速上升的模式意味着有机体正在利用其储备,这表明需要更多的葡萄糖。当这种血糖模式在大鼠中发生时,动物开始进食(Campfield&Smith,1990a,b)。当它在人类中发生时,他们说它们是饥饿的(Campfield&Rosenbaum,1992)。

Miller 和Kessen在1952年做了一项实验,此实验主要目的是在探讨恒定力消除以及食物口味和其他的诱因刺激之间的交互作用关系。这些实验者训练老师在通过一段通道后,可以得到牛奶的酬赏。其中一组,研究者让这组老鼠在顺利经过通道后自己喝下牛奶,而另外一组则是用胃部注射的方式注入牛奶,其中,两组牛奶的量是完全相同的。也就是说,这两组老鼠获取了同样分量的营养,获取一样的燃料来源。然而,实验结果可以发现,直接喝下牛奶的那一组的学习效果,较注入等量牛奶的那些老鼠要来的良好。这样的结果显示,老鼠并不是只要降低饥饿状态便可以获得满足,他必须拥有足够的动机,同时品尝到酬赏和满足饥饿状态。

除了Miller 和Kessen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研究者做出各式各样的实验研究,而他们都在在显示了口腔诱因与驱力降低之间具有特定的交互作用。

  • I. 血糖浓度

当血液中葡萄糖(Glucose)浓度低时,会促进胰岛素(Insulin)的释放,而胰岛素一方面会去活化Phosphodiesterase,促进cAMP被水解为5'-AMP,进而阻断cAMP dependent protein kinase及接下来的一连串反应,造成血糖浓度的回升,同时也会刺激脑中的饱食中枢,刺激人体产生进食的欲望,以便同时由身体内部水解肝糖(Glycogen)及外界摄取糖分这两条路径,达成血糖浓度的回升。

  • II. 中枢神经(Neural Processes)

下视丘(hypothalamus)是主要影响摄食的大脑结构,负责整合、抑制与刺激进食的讯息、监控葡萄糖的浓度并控制摄食相关的行为,若下视丘受伤对进食行为将产生严重后果。摄食的调控被视为是“双中枢模式”,下视丘的腹内侧区(ventromedial hypothalamus,简称 VMH)是饱食中枢,负责传达饱足的讯息而停止进食,如果 VMH 遭受破坏,则个体无法停止进食,称过食症(hyperphagia),这种过度饮食的结果即是导致肥胖。下视丘的外侧区(lateral hypothalamus,简称 LH )是饥饿中枢,会传递进食讯息,若此部位受伤会无法传递讯息,个体将缺乏进食动机,称吞咽不能症(aphagia),此时须强制喂食,否则可能导致死亡。不过,更进阶的研究指出,如此的理论是过于简化、并非完整的。当老鼠的VMH遭受破坏,他们只会过度进食在他们认知中是“美味、好吃”的东西,但是却会避开对他们而言不美味的食物。因此可以推论,VMH不会单单只有传送和调控“多加进食、停止进食”等等的讯号,而是会另外加上食物的类型一并处理。研究人员指出,VMH的损毁有可能夸大普通对于食物的感知----一般而言,对于美味的食物老鼠会加以摄食,但是当VMH损伤时,便会过度进食;相反的当面对反胃等不甚美味的食物时,夸大化后的反应会使老鼠从不太喜爱进食变成完全地拒绝摄食。 其他的大脑结构亦会影响进食行为,例如: ⒈下视丘的另外两区域:弓状核(arcuate nucleaus, ARC)和室周神经核(paraventicular, PVN)有辅佐VMH和LH的功能,会协同调节进食 ⒉前额叶皮质 (prefrontal cortex)处理味觉讯息,如甜、咸等,这些讯息会显示对特定食物的回馈性质(the reward properties of food),而边缘系统 (limbic system)的作用会使人看到这些特定的食物时,被激发进食的渴望 [85][92]。边缘系统或右额叶(right frontal lobes)的损坏有时会造成美食家综合症(gourmand syndrome),病患会着迷于精致且多样化的食物,亦会在意料理的制作方式,但他们却不必然会因此过度进食,他们只会专注于精致的食物 。

  • III. 体内知觉的作用 (Internal Sensations)

胃收缩理论(stomach contravtion theory)(Cannon 和 Washbur,1912)提到,胃部的痉挛收缩是产生饥饿的起因,但后来的研究证明胃部的收缩不全然是造成饥饿的原因,有些胃切除的人仍会感受到饥饿(Janowitz&Grossman,1950)。因此,来自于胃部的感觉可能在产生饥饿感上扮演一部分的角色,但这并不足以充分解释身体如何侦查到对食物的需求,以及被刺激去进食。此外,前述的VMA和LM用来调节摄食的最主要讯息是来自于血液。新陈代谢中主要的能量来自于血糖与脂肪,因此当体内的受起测量到能量被耗尽,也就是血糖与脂肪量低于恒定标准时,会促动LH而启动摄食。反之,当血液中已有高度葡萄糖含量或高度脂肪酸含量时,这样的讯号会被VMS用来中止摄食行为(David A. Bender,2007,营养与代谢)。

胃收缩理论:Cannon的学生A.L. Washburn训练自己吞下一个未充气的气球到胃里,透过外界仪器把汽球充满,测量气球中的压力变化,胃部收缩时,气球中的空气被挤压出来,当Washburn报告饥饿时,都是他胃部收缩的时候,因此他们认为胃部的痉挛收缩是产生饥饿的起因。

  • IV. 荷尔蒙的作用

瘦体素(Leptin)是调节脂肪储存、加快生物的新陈代谢、抑制食欲控制体重的蛋白质荷尔蒙[71]。部分证据指出,瘦体素可能影响对食物的奖励价值回馈,使得食物变得不怎么吸引人,进而抑制进食动机[48]。由于瘦体素的作用速度缓慢,因此相较于短时间的饮食控制,瘦体素对于长时间的脂肪代谢影响较为重要。若动物缺少制造瘦体素的基因,会造成严重的肥胖,但只要注射瘦体素,就能有效且快速地降低其体脂肪(Johnson & Vickers,1993;Vandewaters & Vickers, 1996)。 另一种影响人的胖瘦的贺尔蒙是由胃制造的脑肠肽(Ghrelin),其主要功用则是促进食欲及调节能量恒定,引发脂肪囤积进而导致肥胖,除此之外,亦可促进胃肠道的蠕动功能。当人的体重下降,脑肠肽的分泌会增加,以促进进食。 目前仍不清楚有多少贺尔蒙影响着人的胖瘦,尚有许多研究正在尝试借由贺尔蒙的控制,来预防与治疗肥胖的问题。

摄食外在诱因[编辑]
  • I.饮食时间

  每个人的基础代谢不同,早餐吃的量不同,体内长期储存的能量也不同,若依照生理机制决定是否吃饭,每个人进食的时间都不相同。常常人们感到饥饿是因为到了“吃饭时间”,进食受时间影响是受到“古典制约”(Иван Петрович Павлов,1927)而产生的行为。吃饭时间对人的相对于铃声对狗的作用。铃声与食物产生了连结,而吃饭时间与进食产生连结,因此当吃饭时间到时,人们因为养成了在此时间进食的行为而感到饥饿。

  • II.味觉

口味和气味──在此暂时将他们通称为味道,是建立起味觉偏好的基本因素,同时也占有极为重要的关键。不过相较于气味,口味在演化上占有的地位更加的至关重要。人类、以及哺乳类动物在刚刚呱呱坠地之时便已经决定了会喜欢、或是讨厌某些特定的口味,我们让刚刚出生的婴儿尝试甜味之时,可以看到他做出舔舐嘴唇、露出愉快的脸部表情(Steiner,1979)。相反的,拿一些具有苦味的食物给婴儿初次品尝,婴儿会露出厌恶的表情,或是做出拒绝的肢体动作,例如推开食物或是转身不愿面对等等。

为何在演化上的结果,使我们对于甜的食物也相对苦的食物得到较多的偏好?演化心理学家表示,这是因为远古时期的人类在吃到甜味食物时,这些甜蜜的滋味意味着这些食物含有大量的糖分,大量的可以提供热量的碳水化合物,这是远古时期的祖先们急需获取的养分来源。而类似的概念同样解释了我们逃避苦味的天性。许多天然有毒的植物、蕈菇野菜类带有苦味,因此避免摄食带有苦味的食物能够减少中毒的风险。(Rozin et al. ,2009)

除了演化上天生的味觉偏好,学习偏好来自于在社会中学习机制。其中一种情况是,根据摄食某种特定食物而建立起特定偏好。我们透过古典制约理论而建立起偏好。当食物能够提供充足养分,我们会喜欢摄取食物,进而借由制约的发展。导致我们偏向于那些特定食物。(Booth,1991)

不过,有一些因素与理论的配对可能使我们对原本厌恶排斥的味道产生偏好。一些生理或是心理上的正向结果,和某种特定食物产生的连结,将会使我们的偏好性有所转变。举个例子来说,可能某些人并不喜欢咖啡具有的苦味,但是因为咖啡里的咖啡因对他们的大脑提供刺激,使他们能将清醒时间拉长得以做更多工作,那么他们可能在长期饮用这种饮料,并长期获得正向结果的历程当中,转变他们的偏好性,变得喜欢咖啡独特的气味与苦涩口感。相对地来说,类似概念却结果相反的经验,可能会使我们从原本喜欢某种特定食物的味道,转而讨厌逃避。这种结果称之为嫌恶制约(conditioned aversion)。因为这些原本讨喜的食物在生理因子或是心理因子上产生新的、负面的连结记忆,导致我们开始嫌恶这种味道。

我们人体需要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和微量的矿物质等等成分,均衡饮食以维持健康,于是大脑演化出偏好性使我们选择所需要的食物,并避免我们摄入有毒物质,这样的偏好包括从出生就与生俱来的基本味觉偏好、经由后天学习而来的学习偏好,以及在出生、成长过程中慢慢建立起的厌恶特定味道、口味的机制。Barbara J. Rolls提出了“特定感觉饱足感(Sensory-specific satiety)”一词,描述当进食相同的食物时,获得的满足感会逐渐降低,因此相较于单一的食物,多样化的食物更能促进摄食。这种对特定食物喜爱的降低可能是身体调节食物摄取的方式之一,从演化上来看,多样化的食物摄取使人类能获得更多的营养,有利于生存。所以当人们有机会进食不同风味且多样化的食物时,比起只吃单样的食物,人们往往吃的比平时还多(Daniel H. Pink, 2010),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总是在食物多样化时,不知不觉地吃下大量的食物。且对于具高卡路里与高蛋白质的食物而言,它比低卡路里与低蛋白质的食物制造较大的满足感(Daniel H. Pink, 2010)。

  • III.视觉

Pudel和Oetting将受试者分成两组,一组直接喝汤;一组使用吸管喝汤,并且看不到汤的总量。实验结果发现利用吸管喝汤的那组,在看不到汤的总量的情况下,会喝得比较少。(Pudel VE与Oetting M., 1977)
Brain Wansink也认为视觉上的刺激会让受试者的摄食行为受到影响,所以在2001年跟Sea Park设计了一项实验来测试包装跟容器的大小是否会影响人们摄入爆米花的量。结果发现那些被认定为相对好吃的爆米花与相对难吃的爆米花被吃掉的量只有微小差距,反而当容器较大时显示出了比小容器多了约二分之一的摄入量。 接着的第二个在2005年的实验,Brian Wansink的实验器材使用了一个可以自动装满的碗,在受试者进食的同时,透过碗底下的管子缓缓地注入汤,使得受试者不会注意到汤有比较多。在实验进行之前,他设定了两个假说:

  1. 汤碗会自动装满的受试者会喝比较多汤
  2. 汤碗会自动装满的受试者不会察觉到喝到比较多汤,也不会比较有饱足感

实验结果验证了两个假说,汤碗自动装满的受试者不仅会比对照组多喝了73%的汤,同时这些受试者并不觉得喝了比较多汤或是比较满足;而且这个结果不会因为性别或BMI的不同而有显著的变动。另外,有61%的受试者强烈同意在吃饭时会将盘上或碗中的食物清空为止。这些都表明了视觉上的刺激会在心理层面上影响到我们的摄食行为,这是因为饱足感的准确度并不高,因此我们多会依靠过往经验,以及最重要的视觉讯号来决定我们的预估摄食量。(Brian Wansink, 2005)有趣的是,这项实验也因为其幽默的实验设计,获得了2007年的搞笑诺贝尔奖。

坊间流传着一个减肥法,其方式为把食物放在较小的盘子上,如此能骗过大脑说看见的食物感觉会比较多,而让你吃一样的量却感觉吃到了更多,变相的降低摄食动机。此外,全世界最大的三个健康网站WebMD、NIH、MedicineNet也都建议可以将餐具换成大一号的尺寸来降低食物摄取。对于这个现象或许可以用在1865年Delbouf提出的视觉错觉来解释:当两个一模一样的圆分别被一大一小的圆围绕时,人们会觉得被大圆围绕的圆看起来比较小。Brian Wansink也做出了数篇相关的研究说明盘子大小与摄入食物量的关联[1],然而现在也出现了持反对意见的研究。Aylin Ayaz在2016年让37位女性受试者在实验的日子里使用直径19厘米、23厘米、28厘米的盘子吃自助餐直到肚子觉得舒服的饱了,但发现使用大中小盘子的实验者她们所摄取的总热量并没有受到盘子大小影响(P > 0.05)。[2]总归以上,盘子大小造成的视觉错觉对摄食动机是否造成影响还尚未有一个定论。

色彩也被认为会影响我们对于食物的偏好。在自然界中,便能发现果实会利用颜色的变化来提示动物果实的成熟状态,如红色可能代表成熟、黑色代表已腐烂或发霉,这或许是颜色影响动物摄食动机的最初起源。Schutz在1954年就发表仅仅透过在果汁中添加颜色就提升了受试者对果汁风味的评价。不过Sungeun Cho et al. 让62位男性在白光、黄光、蓝光下食用早餐,结果发现蓝光组的食量明显下降,但未发现蓝光会减少男人的摄食动机。[3]

  • Ⅳ.文化

为什么许多欧洲人在下午的较早的时候感到饥渴,而欧洲大陆的其他人,例如法国人,只在晚上渴望他们的主餐?为什么大多数美国人在下午6点都会因为晚餐而变得饥肠辘辘?又为何,英国人可能会在下午茶时间的较早时寻找食物?这些问题肯定无法用法国、美国与英国的肝脏之差异来解决,也不能用下丘脑的地理差异来解释。相反的,这些提醒我们,我们的喂养模式是由我们的文化环境塑造的。文化也控制着我们吃多少。我们中的许多人都在努力控制我们的食物摄入量,通常是为了达到特定的外观体态。但是,人们正在努力的理想是什么?答案在于文化背景,文化设定了完全不同的标准。例如,Rubens, Matisse及 Renoir所画的女性被认为是当时的女性理想,这三位艺术家(其中两位只生活在一个世纪前)可能会判断今天的超级模特营养不良而且非常不吸引人。文化因素为我们的思考,期望和感知提供了一个恒定的背景。但我们也受到特定情况的影响。这是经过多年前的一项实验所证实的经典实验:实验中可发现,如果还有其他仍然饥饿的母鸡加入,那么一只已经吃完谷物的母鸡会急切地恢复用餐(这是Bayer在1929年的研究。人类可以很容易地观察到类似的效果。社会影响也与人们对瘦的愿望(有时是不健康的愿望)联系在一起。我们每个人都受到周围人的强大影响,因此事实上,我们对于自己的看法是由是由别人如何看待我们以及他们对我们的期望所塑造的,特别是我们是多胖或多瘦。对饮食的控制另一个因素是,无论我们是否进食,都会受到我们记忆的影响,特别是我们对最近吃过的东西的记忆。临床力可证明,患有健忘症的患者由于会忘记自己是否有吃午餐,因此连续几顿午餐都是很常见的。若午餐时间过长,病人也会完全忘记了他们已经吃过的东西,导致继续的进食。

  通常熟悉的食物较会引起摄食动机,因此会偏好面对自身文化中常见的食物。与实用甜食的原因相似,因为熟悉的食物有一定程度的安全性,减少摄取不熟悉的食物能够降低吃到有毒食物的几率,而能降低死亡率(Galef 和Whisfin,2000)。同样的原因,家人的饮食习惯也会影响一人对于不同食物的偏好。文化能够塑造对于不同食物的接受度,进而影响摄食动机。例如,生长在东南亚的民族较能接受以昆虫作为食物来源。然而对于从未以昆虫为食的族群来说,即使知道昆虫有良好的营养,在面临缺乏食物的情况时,许多人仍会拒绝进食昆虫。宗教或理念,如素食主义,也是影响摄食的文化原因,当面对禁止食用的食物时,即使饥饿,也不会进食。

  • Ⅴ.肥胖与节食

前文中已强调过摄食的恒定作用历程,但摄食行为常显示出不同于恒定作用的一些歧异点,对某些人而言,其体重与恒定作用观点似乎有所出入。个体对食物的视觉、味觉及嗅觉可能并非调节摄食的主要因素,实质上,它们只具有部分的影响力。例如,有些人在酒足饭饱之后,仍垂涎可口的点心,此时,饥饿的线索并非来自于个体内部,因为并没有任何生理需求的现象。

一般而言,摄食的恒定作用调节出现偏差,即是所谓的肥胖症(最少就人类而言是如此),这在我们生活的周围是相当普遍的现象。

例如在美国,有约1/3人口,是符合BMI>30此一肥胖的标准的,因此肥胖已经变成了一个由各种不同领域的研究人员所探讨的问题。

现在社会中,肥胖已经变成了一种流行病(epidemic of obesity),身高体重指数(又称身体质量指数,英文为Body Mass Index,简称BMI)借由简单的身体体重的计算,能够指出一个人的身体素质。其定义为BMI(公斤/平方米)=体重(公斤)/身高^2(米)。体重正常人士的BMI应该介在18.5-25附近,超过25即为过重,而少于18.5即为过轻,但由于BMI没有将体脂肪率计算在内,所以一个BMI超重的人,实际上可能并非肥胖。

肥胖症是危险的:一九八五年“美国国家健康组织”(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的委员归结出肥胖症是主要的健康敌人,如高度的糖尿病及血压,以及心脏病等。每年有百万人花费数百万元在减肥的食物和药品上,早已不足为奇;不幸地,大部分的人并没有成功,同时少数减肥成功的人,不多久又恢复了原来肥胖的体重。减肥的困难之处,部分是因为肥胖是种自我生有(self perpetuating)的作用:体重超重以及节食(dieting),会改变个体新陈代谢作用和能量的消耗,更易令人变胖。这些问题乃激起了许多研究,以探讨肥胖的起因和控制之道。

许多研究者同意肥胖症是一复杂的问题,包含遗传、新陈 代谢、营养、心理、社会以及环境种种因素等。肥胖或许不自单一的失调,但是有许多身心失调都是以肥胖为主要的征兆(Rodin, 1981)。一个人如何变肥的问题就好像一个人如何到达匹兹堡一样有着许多方法和途径,而你要“选择”何种途径是决定于你来自何处(Ofir, 1982)。

下文将讨论体重增加的三个主要原因:卡路里的摄取、卡路里的消耗以及遗传。概略来说,人们之所以肥胖是因为:(1)吃得太多(2)精力消耗太少(3)先天遗传肥胖的特质。

1.卡路里摄取量增加

  • 意识自制的瓦解

有些人在节食之后仍然肥胖。肥胖症者经常会破坏他节食的计划而狼吞虎咽吃得更多,结果,他所摄取的卡路里远超过尚未节食之前。由于节食是种意识自制(conscious restraint),因此,意识自制的瓦解是卡路里摄取量增加的因素之一。

为对意识自制的角色有更完整的了解,研究者发展出一份询问有关节食与体重的问卷(例如,你多久节食一次?你会在一月中减轻的最大体重是多少?),也探讨个人对于食物与摄食的关注程度(例如,你是否在公共场合能有固定的食量而在独处时毫无节制?你对于饮食过度是否有罪恶感?)。Janet Polivy 和 Peter Herman 两学者指出,在心理层面上,饮食行为可以分为两个维度:“约束的饮食”以及“不加约束的饮食”。长期秉持前者想法的人们处于一节食的状态,会不断的限制自己的摄食量,造成另类的烦恼,甚至是压力。而这正是为什么一旦人们变得过胖之后便很难再减轻体重----当约束的饮食失去抑制的时候(disinhibited),这些人会倾向放任自己于高卡路里的饮食,这些暴饮暴食最后会导致体重上升。因此很多节食所衍生的心理效应会使得最后节食的结果是体重上升而非下降。

有个实验室的调查显示出当自制被瓦解时的情况。研究者要求部分自制与未自制的摄食者(都是正常体重)喝两杯或一杯的牛奶,部分则不作此要求;然后给予他们数种不同口味的冰激凌,并鼓励他们可以尽情享用。结果被要求喝多瓶牛奶的未自制摄食者,他们只吃一点点冰激凌。相反地,先前喝了两杯牛奶的自制摄食者,比起那些没喝或只喝了一瓶牛奶者的人还吃了更多的冰激凌。对于瘦、胖与正常体重的人所作的类似实验结果显示,节食在预测饮食行为上是一重要因素,而并非体重,像上述三个不同体重的团体在没喝或喝了二瓶牛奶后,所吃冰激凌的分量并没多大差异。但是,当换成自制对未自制的分析资料时,发觉未节食者(饮食未自制者)在喝完两瓶牛奶后所吃的冰激凌比未喝牛奶时少很多,而节食者(饮食自制者)相反地吃了更多的冰激凌。

在实验中被强迫喝牛奶的行动,使个体不再能控制自身的饮食行为。一旦自制的摄食者失去控制,将吃得比未自制者还多。但所谓失去控制,在此并非唯一的作用性因素,另外剥夺 (deprivation)在本质上也会激使吃食,并且它是独立于个体感情控制之外。在有关的实验中,老鼠首先被剥夺了好几天的食物,然后再让它们摄食到恢复原来正常的体重,最后,则无限制地供给食物并任由它们取食。结果发现会被剥夺食物的老鼠吃得比其他更多,换句话说,先前的剥夺导致后来的摄食过度,纵使原先被剥夺食物时所减轻的体重已经恢复原状了,而它仍是摄食过度(Coscina & Dixon, 1983)。这或许能解释精神性食欲不振个案所显示的摄食 (其主要症状是体重锐减):食物需求的剥夺使个体变得赢弱,但最后却导致摄食过度的现象。

为何先前的剥夺(食物)最后却导致摄食过度呢?进化论中提供了一个答案。历史上某些未开发国家中,人们的食物被剥夺,是由于环境中资源贫乏的缘故;一旦可取得更丰富的食物,那么他们的反应将是过度摄食,并尽可能将大量的食物储存到体内。因此,演化的结果保留了食物被剥夺之后过度吃食的能力。在饥荒时期,这种能力倾向使人类得以协助自己度过难关,然而一旦与饥饿没有利害关系时,这种倾向却使得肥胖症者体重过重(Polivy & Herman, 1985)。

  • 情绪的唤起

过重患者的自陈报告常发现:当他们紧张或焦虑时易于摄食过度,这确有实验的支持。肥胖者在高焦虑情境中比低焦虑情境吃得更多,而体重正常者则在低焦虑情境下吃得较多(Mckenna, 1972)。其他的研究指出任何类型的情绪困扰皆会唤起一些肥胖者增加食物的摄取量。在一项研究中,体重过重与正常的学生在四个学期中分别观看了四部影片,其中三部会引致不同的情绪:一是苦恼的,一是欢笑的,以及性刺激的;最后一部是无聊的旅行纪闻。受试者观看过每一部片子后,研究者均立即请他们品尝并评鉴好几种的饼干;结果,肥胖者在观赏完前三部影片的任一部后皆吃了许多块饼干,而第四部则不然;至于体重正常者不管是看过那一部影片之后,吃的数量均相差无几(White, 1977)。

为何肥胖者在情绪紧张时吃得较多?这有两种假设可以解释:其一,肥胖者在婴儿时期,由于照顾者将他们所有的苦恼讯号都解释为饥饿而加以喂食,致使长大后这些人很难区分饥饿和其它情绪(如焦虑)间的不同;其二,有些肥胖者在回应产生焦虑的情境时,就是拼命地吃,以使他们纾解焦虑,并感到舒适。这两种假设正可用来说明不同种类的肥胖者。

  • 对外在线索的回应

相对于体重标准的人,肥胖者较容易感受到外在的饥饿线索(如食物的味道、气味及外观),而不易察觉内在的饥饿线索(如内部的饱食信号)。有项探讨味道对摄食行为效果的研究,将受试者分为两组:一组体重过轻,一组过重。研究者允许每个受试者随心所欲地吃香草冰激凌,然后要求受试者评定冰激凌的品质。其中,有半数人吃到的是含乳脂较浓、高价位的品牌;另外半数人则给予价钱低、掺奎宁、 带些苦味的品牌。当冰激凌被评定为“很好”时,肥胖受试者吃得最多,而体重过轻组的消耗量则较不受味道的影响(Nisbett,1968)


2.减少卡路里消耗

  • 新陈代谢的速率

正常人中有三分之二的精力消耗是用于新陈代谢的历程(基本的身体功能),因此,新陈代谢的速率是体重控制的主要决定因素:低新陈代谢速率会消耗较少的卡路里,致使体重较重。在肥胖者的细胞组织中新陈代谢速率较瘦小者低,所以,个体基础代谢速率低者,其瘦小细胞组织部分被脂肪所取代,这说明了肥胖者在摄取卡路里的量正常时,仍旧发胖的原因。

新陈代谢速率在食物剥夺期间(如节食)缓慢了下来,结果这期间的卡路里消耗量,部分被低速率的新陈代谢弥补过来,使得节食者难以达成他们的目标。进化论的主张在此可再派上用场:由于剥夺经常意味环境中食物的缺乏,有机体对此剥夺所采取的反应就是减低他们消耗卡路里的速率。

  • 活动与运动

通常活动与运动会消耗人们的精力,当然,运动会耗损卡路里,人们所做运动愈多,所消耗的卡路里就愈多。但是,运动同样会影响基础代谢,如果一个人一直静坐着,那么新陈代谢的机制就无法正常运作,其速率则变为较缓慢(Garrow, 1978)。过重的人若缺乏运动则会造成恶性循环:肥胖使身体活动较迟滞且不舒服,而缺乏活动会使卡路里耗损量较小,身体更加肥胖。因此,运动在减轻体重上是很重要的,不仅是因为可增加卡路里的消耗量,而且亦有助于调节正常的新陈代谢功能(Thompson, Jarvie, Lakey, & Cureton, 1982)。


3.遗传

虽然在生物遗传学上已经有研究指出,身体的基础代谢率有很高的遗传性,换句话说即是过重与否与先天基因遗传有很大的关联性。例如FTO基因,FTO可以影响激素瘦素(leptin)的制造,而leptin为一可使人避免过度摄食的激素,因此此基因在体重调节上有显著且关键性的影响力。

肥胖症是遗传的:肥胖的家长较易有肥胖的小孩:如果父母都不是肥胖者,子女只有10%的几率变的肥胖;如果父母其中一人肥胖,子女的肥胖几率增为40%;如果父母都肥胖,子女肥胖几率为70%。,这一现象并不必然涵蕴生物学的解释(或许小孩仅仅是模仿他的家长),但有证据显示肥胖症的某些层面确有生物学根据。例如,双胞胎的研究指出了遗传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同卵双胞胎具有相同的肥胖症,而异卵双胞胎则不然(Stunkard, Foch, & Hrubec, 1986) 。

有关肥胖症的生理基础之研究主要集中于脂肪细胞(fat cell),它们是身体储存脂肪的所在,正常人体内大约有300亿至400亿个脂肪细胞。身体组织因脂肪细胞数量的不同而有所差异,这差异有部分是来自遗传,主宰生物体的肥胖与否。有一研究发现,肥胖者的脂肪细胞数量是正常人的三倍(Knittle & Hirsch, 1968)。在其他研究中发现,脂肪细胞数量为正常之两倍的老鼠,它们的肥胖程度也为正常老鼠的两倍;而当研究者切除其部分的肥胖细胞数量后,这些手术过的老鼠将只有其他老鼠的一半体积而已(Hirsch & Batchelor, 1976; Faust, 1984)。

脂肪细胞的数量并非全部由遗传所决定,若生命早期摄食过度也会增加这类细胞的数量。最近的研究指出即使在成人期,摄食过度同样会增加脂肪细胞数,只是这时增加的程度较低而已。事实上,遗传仍然对这些细胞的总数设定重要的限制范围,它决定脂肪细胞的最低数量(因有机体不能没有脂肪细胞);此外,摄食过度所产生的新脂肪细胞或许本身就是被遗传决定的。

脂肪细胞量并非唯一的关键因素,这些细胞的大小也具有相当的重要性。摄食过度会增大脂肪细胞,而节食则相反。虽然如此,大多数有机体的脂肪细胞之大小仍保持相对的稳定。

因此,有两个生理基础的因素,即脂肪细胞的数量与大小,它们在每个人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性,并与肥胖症有着相当的关联。研究者相信这两种因素的结合可能决定一个人的设定点(或最适状态),这是下视丘所试图要维持的。因此,那些具有相同身高和骨骼的人,如果他们脂肪细胞的数量与大小有所不同时,必然也将有胖与瘦的差别。如果这个假设是正确的话,对某些人而言肥胖是他们正常的体重,这类人如企图减轻体重,且长期处于节食的状况下时,将使他们的体重低于生理决定的设定点,于是他们将总是感到饥饿——就如同瘦子在节食中所感觉到的一般(Nisbett, 1972)。

史丹卡(Stunkard , 1982)研究这种设定点的假说 (set-point hypothesis),认为抑制食欲的药物主要作用是降低这个设定点,其次才是抑制食欲。他的说明足以解释本文在讨论肥胖症的药物治疗时之发现。药物降低受试者的设定点,促使体重减轻,但只要不继续服用药物后又使设定点轻易恢复到原先的标准。这种促使个体增加体重直到原先设定点的生理压力,对于药物减肥者产生的影响远大于那些不借助药物来减肥的人。上述说明使人怀疑在减肥中所使用抑制食欲药物的效力。

设定上的假设颇值得注意,但也引人争论。例如,根据这假设,对食物线索的增强反应是肥胖的结果而非原因。许多肥胖者由于节食而使他们的设定点保持在标准之下,而这种剥夺食物的作法促使他们对食物线索的接受性增强。如此一来,支持这假设的人主张:肥胖者节食配方(即减轻的体重愈多),他们对食物线索即愈为敏感。但实验并不能证实这个假设,对食物线索的敏感性,不管某人减轻多少体重,仍然保持着相当的稳定性(Rodin, 1981)。

设定点的假设激起许多值得注意的研究,但有太多相反的发现使它不足以作为肥胖症的一般理论。或许诚如前述提及的,肥胖症不太可能找出共通的理论。然而设定点的假设仍有可能解说某些特定型态的肥胖问题,特别是那些童年早期就已超重的小孩,经常终其一生都还是超重。较正常为高的设定点可能是过度消耗的理由之一,但无疑地绝非全部的理由。许多过重者并不是突然变肥胖的,他们的脂肪储存已有数月或数年的历史,这种“慢性的肥胖症”,肇因于逐渐消耗的卡路里远超过身体能量的消耗。


  • Ⅵ.饮食性病患

  虽然在现代社会中,肥胖者的比例高居不下,但是在“身体意象(body image)”上,认为自己过重的人数比例远高于实际过重的人数比例,这也变相的成为一种“饮食性疾病(eating disorders)”。当个人的体重低于他被期待体重的85%以下,但仍对于体重增加感到强烈恐惧时,他就可能患有“心因性厌食症(anorexia nervosa)”。另外,若有人是无法控制的暴饮暴食,再透过各种手段,例如催吐等等来排除多余摄取的食物,则被称为“心因性贪食症(bulimia nervosa)”。

1.饮食性疾病

起因:

(1)遗传因素:研究显示,双胞胎年纪渐大,遗传扮演的角色愈大,同卵双胞胎又比异卵双胞胎有更高的相似度。同时,也有相当多种遗传变异可能导致肥胖的发生,包括缺乏Leptin(瘦素,由Adipocyte分泌)等皆是可能导致肥胖的因素。

(2)对躯体不准确的认知:高度的身体不满意会至人们于饮食性病患的风险,身体不满意无关乎人们的实际躯体,而是相关于他们对于自己躯体的认知。有些厌食症女性被别人知觉为危险地消瘦,但她们从镜子中看到自己,还是会觉得自己过重。这种案例也层出不穷,严重时甚至会导致这些患有厌食症的患者至严重营养不良时仍拒绝饮食,造成极端销售、昏迷,甚至是死亡,后果相当严重。

(3)团体差异:在体型的判断上,团体会有不同的观念,统计显示,白人女性心目中的合意身材,相较于黑人女性的,是较为苗条的身材,也因为白人女性对自己理想身材的期待,她们对自己身材的不满意度也较高,心因性厌食症和心因性暴食症比率也较高。同时,亚洲地区的人口素来亦有“瘦即是美”的认知,因此,许多亚洲女性会因为这种团体上的共同认知而倾向抱持纤细的身材。

(4)媒体塑造的形象:当媒体广告的模特儿多是肌肉结实、外型消瘦的男性,会影响阅听人对理想男人形象的感知,我们会想长得像杂志、电视上那些英俊挺拔的男模,因而提升自己的身体不满意度,统计发现近年来饮食性病患的性别比,男性比率上升,女性和男性的流行率差距有减少的趋势,可能就是因为媒体塑造形象的缘故。而这种媒体塑造的形象也会伴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有所不同,像是过去媒体总是鼓吹女性保持纤细的体态,电视上的模特儿也各个皆显苗条,但近年来渐渐有鼓励“健康美学”的概念,比起一味的追求苗条,有时媒体可能更加注重锻链后的体态,这种现象也连带影响了现代人的审美价值观,进而造成饮食习惯上面的改变。

2.心因性厌食症(Anorexia Nervosa)

症状

特点是绝食、自我催吐、过度运动和因通便导致体重减轻至低于正常体重的15%,有些甚至不到正常体重的50%。患者经常感到饥饿而且对食物有偏执,尽管如此他们仍拒绝进食。

厌食症患者会出现以下症状:体重不足、营养不良、害怕体重增加、非常渴望变瘦,并因而限制卡洛里的摄取。 尽管厌食症患者实际上体重过轻,但患者仍然会认为自己太胖。当被问到关于这方面的问题,他们会否认自身存在体重不足的问题。 厌食症患者通常会频繁的量体重,只吃一点点东西甚或只吃某些东西。部分患者会出现运动过量、强迫呕吐或使用缓泻剂试图减重。 厌食症的并发症包括骨质疏松症、不孕症以及心脏损伤。女性除了上述的并发症外还可能发生月经周期停止的现象。

厌食症中的绝食经常导致严重且通常是不可逆转的物理损害,包括骨密度的降低,因此增加了骨折的风险;特别是有得到压力性骨折和心脏病风险的厌食症舞蹈家,体操运动员和其他女运动员,她们受到健康危害的比例特别高,大约每100人中就有5人。 据估计,严重厌食症患者中有4%至30%最终死于饥饿,生理不平衡或自杀,而且她们的死亡率比其他年轻女性的死亡率高约6至12倍。

患者性质

厌食症在美国影响约0.5%至1%的年轻人口,并且在许多其他工业化国家中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患有厌食症的人中约有95%是年轻女性。

原因

厌食症归因于许多因素,包括遗传倾向、激素、其他生理的失衡、社会影响和心理问题等。那些心理因素可能包括一种自我惩罚、完美主义的人格和一种由文化所强化的对瘦弱和吸引力的迷恋。患有厌食症的人似乎害怕变胖而且其担心的程度已经会危害到自身的生命。即使他们已经瘦下来了,他们仍然认为自己很肥胖或身材走钟。


治疗

药物、住院和心理治疗都被用来帮助缓解厌食症。在许多的情况下,治疗确实带来恢复和正常体重的维持,但是他们仍然需要更有效的治疗和早期的诊断与介入。

3.贪食症(Bulimia)

症状

就像厌食症一样,此种饮食失调症涉及对肥胖的强烈恐惧,但是这个患者可能是很瘦、体重正常甚至是超重。贪食症(也称为神经性贪食症)与食用大量食物(比如几箱饼乾和一桶油炸食物)有关,先大量进食,再通过自我催吐或强烈泻药来摆脱食物。这些“先暴食后清除”的事件可能每天发生两次。贪食症虽不危及生命但会造成负面的生理影响,,其症状包括脱水、日夜周期混乱和肠道的损伤,催吐和泻药都会干扰体内离子的平衡。此外,许多贪食症患者会出现牙齿问题;经常呕吐和物体深入口腔也会损伤喉咙。

患者性质

贪食症与厌食症有许多共同特征。例如,大多数贪食症都是女性,而且贪食症通常始于渴望变得苗条。然而,大多数患有贪食症的人认为他们的饮食习惯是有问题的,而大多数患有厌食症的人则没有。在美国,约有1%至3%的青少年和大学女性患有贪食症。

原因 有多种因素共同导致贪食症,包括完美主义、高成就导向、低自尊、压力、文化对于“瘦弱”价值观的美化和情绪问题。当然,贪食症也可能与大脑饱足感机制出现问题有关。

治疗

治疗贪食症通常包括个人或团体心理治疗,有时还包括抗抑郁药物,这些都可以帮助大多数患有这种疾病的人。

4.暴食症(Binge eating disorder)

症状

暴食症,是一种进食障碍,其特征为患者会尝试在暴饮暴食后试图进行净空行为。暴饮暴食代表在极短时间内摄取巨量食物,而净空行为则是尽其所能消除所吃下的食物,例如透过呕吐或服食泻药来达成,也可能透过使用利尿剂、兴奋剂、持续禁食或过度运动来努力减重;不过,大部分患者的身高体重指数在正常值内。如此强制性的呕吐行为,可能导致关节皮肤增厚及牙齿破损。暴食症经常与其他精神病相关,如抑郁、焦虑、药物与酒精成瘾等,亦有高风险的自杀与自残倾向。

原因

如果近亲有暴食症症状,其家族内较普遍有其他暴食症患者;遗传导致暴食症的风险比例约为30%至80%。其余导致患病的风险因素包含心因型压力、对于标准身型的社会文化压力、自尊低落和肥胖症等。生活环境中若有家长担心体重的状况或推广节食的文化价值观,也有风险导致罹患暴食症。通常会基于个人病史来诊断是否罹患暴食症,但若患者否认有暴饮暴食与净空行为时则难以确诊。

治疗

认知行为疗法是暴食症的主要的治疗方式。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 (SSRI) 或 三环类抗抑郁药类抗抑郁药物通常具有一定疗效。尽管神经性暴食症患者较神经性厌食症患者相比预后较佳,但患者的死亡风险较健康人群高。约五成患者在接受治疗的十年后状况完全改善。

性动机(sexual motivation)[编辑]

摄食是个体生存所必须,但性却不然。有些动物和人类可以终生保持独身状态,并且对他们日常生活的功能不会因此有所损害,然而,对种族的延续,性的确有其必要性。而存在的问题是如何鼓励动物去从事这种“利他的”行动,以使种族得以繁衍下去。这并不是件简单的问题,因为性行为会有很大的能量耗损,给个体带来不小的压力。而大自然的因应方式是使个体的性刺激具有强烈的愉悦感,性高潮(climactic orgasm)就是作为这项行为的最大强化物。

一般来说,性动机有以下特点:

  1. 他不是个体生存必须的,但是对于种族延续是不可或缺
  2. 性兴奋不受情境剥夺而影响
  3. 个体会主动寻求性兴奋,因为可以剪除紧张
  4. 性会激发相当广泛范围的行为型态和心理历程
  5. 几乎任何刺激都可能会引起性兴奋,从生殖器的接触到恋物癖,甚至凭空的幻想

因为长期以来的禁忌,对于性兴奋和性行为的研究一直是以低等动物为对象。佛洛伊德虽然一再强调研究性的重要性,但却没有心理学家深入探讨,这是因为当时流行的是紧张剪除的动机理论(可参见本章节中的动机相关理论--驱力减缓说),而性似乎是在增加紧张,并不是用驱力减缓的模型。 性吸引力会导致性渴望、性兴奋、性激发以及相关可能的性表现,包含完全地性激发、高潮的抵达以及随后性器官的回复。 贺尔蒙是扮演性欲发展与调节性行为动机的重要角色。性贺尔蒙的波动会影响认知与情绪,反之亦然。至于交配的偏好可能受到进化特征的影响,但并非取决与此。 相关证据显示出以下身份其大脑结构皆不一致:男性同性恋对上男性异性恋以及其特定神经系统(包含听力)的运作、女性同性恋与双性恋对上女性异性恋。这些生理上的差异和同性恋倾向本身大致上是来自基因或是子宫甚或是这些因素的组合的影响。

动物的性行为[编辑]

人类以外的动物,性兴奋主要由生理历程所决定,脑下垂体所控制和从生殖腺分泌的贺尔蒙决定了大半的求偶与交配行为。在雄性动物身上的激素为雄性激素,他们通常持续保持充足的供应状态,因此,雄性动物几乎在任何时间在激素方面都准备好进行交配。而雌性激素(又称动情激素)则是根据规律性的周期,或季节性变化而释放。动物的性行为主要的动机是生殖,也就是繁衍后代,对于用性来作为生质手段的物种而言、进化一班提供了两种性别,即雌性及雄性。雄性制造精子,而精子以画为具有能动性,雌性制造相对较大的卵子,而其中可提供胚胎初步成长所需要的能量。在这两种性别同步化其活动的情况下,精子跟卵子可以在适合的条件下相遇而形成受孕。

人类的性反应模式(human sexual response pattern)[编辑]
  1. 兴奋期(excitement phase):兴奋期是人类性反应周期中的首阶段,其是心理性刺激如亲吻、爱抚、观看色情图片等行为所导致的。当事人的身体在这个阶段会为性行为作好准备,最终导致持续期的出现。可能持续几分钟到几小时,此时期骨盘部位的血液容量急遽变化,主要特征为生殖器会充血、血液流速变快,此外女性阴道会湿润,血管会充血,使得女性的小阴唇、阴蒂、小和阴道肿胀。期间阴道口周围的肌肉变得紧蹦、子宫升高且增大而阴道壁开始产生润滑液。同时乳房的大小会略有增加、乳头变硬变直。而男生则会开始勃起,睾丸会提高至接近会阴的位置,以迁就勃起的阴茎。而身体的某些部位会产生泛红现象,即所谓的性晕红。性晕红通常会在性高潮发生不久后消失,但也有些例子是经历2个小时后才会完全消失,有时性晕红会伴随强烈的出汗反应。性晕红的消失次序与出现次序相反。。
  2. 持续期(sexual plateau phase)是指性高潮之前的一段性兴奋期。处于这阶段的男女可能会不自觉地发出声息。人们可能在长时间处于持续期而不踏入高潮期的情况下感到不满。 男性为防止逆行射精以及尿液与精液混合,其尿道括约肌会在此阶段中收缩,而阴茎根部的肌肉亦开始有节律地收缩。男性可能会于持续期中开始排出尿道球腺液和精液,睾丸会提高至比较靠近身体的地方。女性的持续期基本上是兴奋期的延续。
  3. 高原期(plateau phase):兴奋期继续刺激,阴茎勃起及阴道湿润会达到完全,继续刺激会达到高潮。个人达到极高的兴奋水平:心跳、血压、呼吸频率都急遽升高,腺体分泌量大增,全身随意肌与不随意肌的张力增强,而女性乳房膨胀。
  4. 高潮期(orgasm phase):持续约数秒至十数秒,反应包括神经肌肉剧烈的收缩及强烈的愉快感,而这种愉快感是源自于从性紧张状态中的突然解放。高潮的特征是发生一种有节奏的收缩,而性器官部位大约每五分之四秒收缩一次,且男女的血压和呼吸都达到一个非常高的水平,其心跳速率约为平常的两倍以上。在女性身上的高潮源自于两种状态:一是对阴道壁的有效刺激,二是对阴蒂的有效刺激。而对男性来说,律动性的收缩将会导致射精,射精即是精液的爆发状态。而女性在一个周期中可能会有数个高潮或者没有高潮,但男性只会有一个高潮。一般而言,男性若射精则必定有性高潮期的产生,而女性在性行为中却不一定会产生性高潮。
  5. 恢复期(resolution phase):又称为消退期,血管恢复到正常状态,此时男性会进入不反应期(refractory period),在不反应期中男性的阴茎不能充分勃起,因此不会有另一次高潮。持续时间随年龄上升而增加,可能从数分钟到数小时不等;而女性若得到足够的刺激,即可在很短时间内再次达到高潮。
    1. 柯立芝效应(Coolidge effect):是指动物并非随机选择他们的交配对象。它们可以辨识并且拒绝和那些已经交配过的对象再交配。此效应在朱、鼠、鸡、羊......等许多哺乳类动物身上都会发现。而人类男性在性交射精之后会经历不反应期(refractory period)。在射精之后一段时间无法再度勃起,因此无法和同一位女性再次发生性行为。但是根据众多研究显示,有充分的证据支持柯立芝效应,即如果可以和不同的女性发生性行为,则射精之后的布反映期会缩短甚至彻底消失。而进化论的心理学家认为柯立芝效应能够解释为什么男性更渴望和不同的女性发生性关系。

随后两位研究者Master &Johnson又观察并纪录人类各种性行为的生理模式,发现四个现象:

(1)男女生的性反应周期相似 (2)女生的性反应时间较慢但性兴奋期较长 (3)女生可以在短时间内经历多次性高潮,而男生则少有此现象 (4)生殖器官的尺寸会影响男生的自信心但跟性表现没有直接关联

性剧本[编辑]

性剧本(Sexual scripts)是个人从社会所学会之性方面应对进退的脚本,同时也包含人对性的期待及偏好的行为模式。 性剧本含有各式各样的规范(Social norms),以指示个人的行为。 举例:情侣间约会、拥抱、亲吻。 偏差的性剧本,易导致性暴力或男女间的性纠纷。 例如,象征性抵抗(token resistence):女性基于矜持心里,会适度抗拒进一步的性行为要求,尽管她们原本就打算同意。 根据约会强暴的研究显示,男女的性剧本在象征性抵抗的发生率上有严重偏差,极少女性(约5%)报告自己会采取象征性抵抗,但约60%男性表示曾遇过(至少一次)象征性抵抗

关于性剧本的相关讨论[编辑]

台湾妇女运动先驱之一的何春蕤在1994年9月出版《豪爽女人》一书,探讨在我们的文化架构下,男人和女人的情欲与性解放。她曾提到,在性的世界中,我们不该把把情欲模式只用性别二分法去看:一切的情欲不是男的就是女的。对大说数人来说,性的主导权在男人身上,是男人得利的事,女人要有涉足就一定倒楣、痛苦伤心。这样的概念,即是赚赔逻辑。

赚赔逻辑

我们的性/别文化使得女人觉得在和性相关的事上多半要赔,多半要倒楣。换句话说,在这个文化里,男人从性得到力量和自信,女人却得到羞耻和污名。这就是男女不平等!因此,男女不平等的意思之一就是男人在性事上有较大的机会“赚”、女人则倾向于“赔”。这个赚赔逻辑使女人不但在性事上、也在日常生活中受限、受苦、受罪、受害、受难,深刻的影响了女人所争取的各类平等。

这样个赚赔逻辑,让女人不只在性的议题,甚至在日常生活中也常受阻,深刻引响女人所争取的各类平等。故要争取两性平等,就不得不打破赚赔逻辑:女人也可以是性的强者、情欲的赢家。因此,希望借由妇女解放和性解放运动的努力,让性不必在因为性别而紧扣赚赔的铁律,而可以促进两性在情欲上的完全平等。


延伸阅读:https://www.ylib.com/author/he/try2.asp

性行为内在驱力[编辑]

性欲(Libido),是由我们的中脑边缘系统路径(Mesolimbic pathway)所主宰,其中脑神经传递物质如多巴胺等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脚色。性欲可以是自发的或比较被动的,也以是积极或消极的。它是一种本能上的欲望,对于繁殖下一代有利。根据Stephen B. Levine对于性欲方面过程的六步描述为:厌恶 ->不愿意 ->漠不关心 ->兴趣 ->需要 ->激情。性欲虽然是性生理周期的一部分,但是事实上与genital sexual arousal是还是不同的。有人认为性欲不是性反应的生理阶段,就如男性在高潮后射精会有段不反应期,然而性欲却仍然存在。

  • I.性荷尔蒙

由脑下垂体所控制,也是刺激性行为的重要驱力。下视丘刺激脑下垂体,继而释放贺尔蒙。男性贺尔蒙(androgens)与雌激素(estrogens)是两种主要的性荷尔蒙(在不同性别中,两种性贺尔蒙都是存在的)女性体内的雌激素浓度较高,男性的雄性荷尔蒙浓度较高,在这些贺尔蒙的刺激下,在青春期开始人体开始有第二性征的表现,也会使人开始有性欲,若是没有这些性贺尔蒙的存在,则人便不会有性欲的产生。

  • II.大脑中的下视丘

掌管性的中枢,透过刺激下视丘可以让女性达到高潮、让男性射精;而切除下视丘中性相关区域则会造成性抑制。除了下视丘之外,脑部有关性的区域也连结到了外部皮质,如颞叶皮质具有选择适当性对象的功能,颞叶皮质损伤的人会试图与任何东西交配。

  • III.其他知觉

举嗅觉层面为例,香水以及许多动物发情期尿液中的费洛蒙,都是透过嗅觉来增加性吸引力。 性行为外在诱因:

  1. 心理影响:生理上也许只是为了繁衍后代,但对许多物种而言,心理上的欢愉感以及对关系亲密的渴望也是引发性行为的因素之一,此外,生物还会因为对象的改变、心理感受的转变而改变对性活动的认知与感受,因此,性除了生理上的运动外,也是心理上的互动。
  2. 文化影响:性行为其实也会受到文化的影响,就像在传统社会与基督教文化中,一般认为要婚后才可以有性行为。但是不同的文化环境会有不同的思想,例如在爱尔兰的一个名Inis Beag的小岛上,人们认为性行为有害健康,因此性行为进行的时间很短,且着衣进行;但在南太平洋的部落中,性行为却是开放的,男孩成年礼时还会有年长的女性引导他们。由此可以得知,生长的文化环境也是影响性动机的一大因素。


性倾向(Sexual Orientation)[编辑]

通常,性取向被归为四类:异性恋(对异性产生浪漫情感与性的吸引)、同性恋(对同性产生浪漫情感与性的吸引)、双性恋(对两性均能产生浪漫情感与性的吸引)、无性恋(对两性均无浪漫情感或性的吸引)等概念。我们可以将同性及异性恋视为一个连续光谱的两个端点来看,其中一端为完全异性恋;另一端则为完全同性恋,其余的人落在两者之间。从生物学的论点来看,同性恋并不符合生理繁衍动机,甚至曾被心理学家及精神分析学家认为是一种疾病。不过根据Evelyn Hooker(1993)的研究,发现同性恋和生理失调及精神病之间并无关连。

至于同性恋、异性恋与双性恋是如何发生的,有些人认为性倾向可能是与生俱来的生理反应,来自于遗传基因(Balthazart,2012),研究发现,同卵双胞胎中其中一人是同性恋者,另一人为同性恋者的可能性显著较高(Hamer et al.,1993)。大脑影像显示,具同性恋倾向者拥有较大的右半脑(Savic & Lindström, 2008)。后续研究提供除了生物因素以外的其他观点,一研究指出,孩童的气质与童年经验将影响其性倾向的选择(Daryl Bem 1996, 2000);社会对同性恋的敌意亦为一显著的环境影响因素,或许也是同性恋与异性恋的最大不同之处(Herek,1998)。

基本上,性取向乃根源于自身选择性欲的对象,受到外在与内在的双重影响。同性恋并不一定是男性认为自己是女性、女性认为自己是男性那么简单,也有可能是他(男)有男性的性别认同,而且自己喜欢男性、抑或是他有女性的自我认同,且喜欢男性、或她(女)有男性的自我认同,而且喜欢女性、又或者是她有女性的性别认同,但喜欢女性,这是我们传统意义上认为的"同性恋"。但也有可能是生理男性有男性的性别认同,且喜欢女性;或他有女性的自我认同,但喜欢女性;生理女性也可能有男性/女性的性别认同且喜欢男性,这些状况在外表上看起来是"异性恋"的样子,但实际上真实情况却很难武断地去分类成"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这么简单粗暴,而是非常复杂且难以分类的。性别光谱是连续不间断的,因此虽然生理性别是天生天长,先天即注定为生理男性或生理女性或两者兼具,但精神上的认同及相关的脑部机制却会有多种状况出现。

性倾向的先天和后天[编辑]

从演化以及性行为的观点来看,“性偏好”在研究中显示出是会受遗传因子所影响的。例如在同卵双胞胎(MZ twins,他们带有同样的基因)中,性向的一致率就比异卵双胞胎(DZ twins,他们的基因大约有50%的相似度)高出许多,甚至可以说同卵双胞胎的基本上就拥有相同的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如此的研究强烈的指出,性欲(sexuality)、或者是性取向是受到遗传因子所决定的。

再者,经由MRI和PET扫描大脑,比对脑部的容量以及形状后,研究者发现同性恋与异性恋者之间存在着一些脑部构造上的差异。譬如在男性异性恋与女性同性恋中,大脑的右半球皆会稍大些;而女性异性恋和男性同性恋的大脑则是有对称的两半球。

Daryl Bem则提出了除了生物因素会影响性偏好,幼时所接触的环境、活动等等都可以透过影响幼童的气质和思想而产生间接的效应。Bem的理论提出,幼童是否有从事社会上所认知的:符合或不符合性别的活动将会影响性向,因为幼童会从这些活动中感受到他们自己是不同于他们同姓的玩伴,或者是不同于异性的朋友。这些“不相似”的感受,会是后续情绪激发(emotional arousal)的基础,长期下来这类的激发会渐渐地转换成“情欲吸引力”,这便是所谓的“异样感受变的情欲话(exotic becomes erotic)”。例如若有一小女孩因为不想从事典型女孩的活动,而感受到自己与其他女孩的分别,长期以来此类的情绪刺激将很有可能会转变为同性恋情感。简而言之,Bem相信“同性恋和异性恋起源于同样的因子”,皆是在儿童时期察觉到自己的性别定位,然后在往后长期的时间中渐渐的变得情欲化,最后影响性向。

母性驱力(Maternal drive)[编辑]

是指母亲表现爱护子女行为的内在动力。对许多物种来说,照顾下一代是强而有力的行为决定因素,甚至比饥饿、渴或性的力量更大。假使小老鼠被误放到巢外时,母老鼠会重新把小老鼠放到巢里去。当把母老鼠和小老鼠分开时,母老鼠会冲破各种障碍,克服各种痛苦,抵达小老鼠在的地方。母老鼠穿过通电的铁棚,把小老鼠重新抓回巢里的次数,比饥饿时找寻食物、渴时摄取水分的次数要多。虽然人类并不总是像母鼠那样始终作为负责任的父母,但就照显下一代而言仍是人类基本动机之一。

生物的决定因素[编辑]

就如同性欲的事例,荷尔蒙在低等动物的母性行为中扮演主要的角色,对灵长类则不然。未性交过的老鼠被交付以刚出生的幼鼠时,将会开始筑巢、舐身、保护它们,并以照顾者的态度面对幼鼠。如果将刚生育母鼠的血浆注射进未性交过的雌鼠体内,则它在一天之内即会表现出母性行为(Terkel & Rosenblatt,1972)。母性行为模式似乎在老鼠脑中天生就已设计好,而荷尔蒙的作用即在增进这些神经机制的兴奋活动。荷尔蒙效应须依赖两种因素间的平衡,一是女性荷尔蒙,包括动情激素和黄体激素,一是位于脑下垂体前部所分泌的泌乳激素(prolactin),它可刺激乳汁的分泌。由泌乳激素所产生的母爱驱力,远大于雌性荷尔蒙的影响力。

就人类而言,较少受到荷尔蒙的影响。如果说人类的母性行为主要受到荷尔蒙的指导,那人类的小孩就不至于频传受家长虐待的事件。有些妇女遗弃或甚至于杀害她们的新生儿,欧打小孩的情形也到处可见,较吾人所能理解的还多。根据保守的估计,美国每年大约有三十五万名小孩受到其监护人在生理上、情绪上及性方面的虐待;而另一项估计主张每年有一百四十万到一百九十万的小孩,处于来自家庭成员严重伤害的危险中(Wolfe, 1985)。这些事件中的家长一般来说在其孩提时期也会经历过微乎其微或几乎没有的慈爱,并且还经常受到其父母的殴打。这些情形在在指出早期经验对父母行为表现上的重要性。在人类与灵长类中,经验远超过“母性荷尔蒙”所可能产生的影响力。但我们也不能完全忽略生物决定力。动物行为学家(ethologist,即在自然环境中研究动物行为的科学家)会指出某些在人类母性(或父性)行为中可能有的生物决定因素。其中的一项可能性是婴孩独特的、可爱的特征,如大头、大眼睛、朝天鼻、丰润的脸颊等,这些均可作为家长对其婴儿之情感和行为的先天引发物(innate releaser)。换言之,人类(其他物种亦是) 的进化中包括婴孩独特的可爱特征,以诱发成人的母性(或父性)情感。另外,同样的,婴孩的微笑也是天赋特征,似乎亦是母性行为的诱发因素。

环境的决定因素[编辑]

灵长类里的母性行为主要受经验与学习的影响。如果雌猴是在隔离状态中长大,当它们变成母亲将不会表现出正常的性行为。对于幼猴,它们显得没有多少的关爱,一般来说是忽略了幼猴,但当它们注意到幼猴时,有时会残暴地虐待它们。母猴可能试图殴打幼猴的头部,且在极端的例子中, 它们甚至欧打幼猴致死(Saomi, Harlow, & Mckinney,1972)。完全被隔离成长的母猴所表现出来对幼猴的可怕教养方式,和被不适任家长所教养的人们对其小孩的虐待,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那些受不当教养的家长似乎命定地转移到他们后代的身上。

本能与母性行为[编辑]

对于行为的研究中,本能(instinct)的概念已有一段长久的历史。二十世纪初期,心理学家相当依赖本能概念,试图用以解释所有的人类行为(McDougall,1908)。在二0年代,本能的概念已较为不受重视,部分因为有许多行动被名实不符地标识为“本能的”,部分则因这个概念并不适合当时兴起的行为论的理论(Stellar & Stellar,1985)。但晚近自五0年代开始,一群欧洲的动物行为学家将本能的研究置于科学的探索中,并再度注意这个概念。他们认为,行为之所以被标识为“本能”,它必须是先天已被决定的,且只有某些种属于具有的行为,同时为其种属成员共同具有的表现形式。因此,先天性(innateness)、种属特有(species-specificity)以及固定行动模式(fixedaction pattern)等均是对本能行为的研究依据。

动物行为研究的成功领域之一是动物的母性行为。动物照顾下一代的反应模式,可以说是典型的本能行为的一个例子。筑巢、移除羊膜囊、使新生儿能够呼吸、喂养新生儿、将迷途的幼儿带回巢里等复杂的行为模式,似乎都不是学来的。母松鼠和其他同种属的母亲一样,用相同的方式履行母性的义务。因此,这行为是种属特有而且它的行动模式是固定的。动物行为学家提出的一个概念是铭记(imprinting)。 所谓铭记是一种早期的学习,是幼小动物接触父母的基础。一只以人工孵化法、没有母鸭在的场合下新孵出的小鸭,会跟定人类,或木制的引诱物,或其诞生时第一眼看到的运动体。当小鸭注视木制引诱物十分钟之后,小鸭就会把引诱物“铭记”起来,于是它会依偎著引诱物,跟随在引诱物之后,即使有障碍也是一样,同时较喜欢它,而不喜欢一只活生生的鸭子。一般说来,铭记大部分发生在孵化后的十四个小时内,但在出生后两天内的任何时间都可能发生。在这段时间之后,铭记很难产生或不可能发生,因为这时小鸭已经开始害怕陌生的物体。这是发展上关键期(critical period)的例子。假使在有机体生命中的关键期或特定期间里,行为不发生,则这种行为永远不会出现。

在一些物种里(狗、绵羊、天竺鼠),都能发现到铭记的现象,但鸟类的发展更为清晰。鸟类在出生后不久就能走路及游水(此时,其他许多动物还待在巢中)。这种天生的机制,使得幼鸟能够跟在母鸟(照理应该是第一次看到的运动体)后面,亦步亦趋,以免漫游在危险的世界里面。

对野鸭的研究发现:在鸟类的铭记上,刺激是很重要的;同时,这种现象开始很早,甚至在出生以前就发生了。在小鸭破壳而出前的一个星期,小鸭在卵内就会发出声音来。针对着这个声音,野鸭妈妈会有所反应,并咯咯地叫, 随着小鸭孵化时间的接近,叫的次数增加得越多。孵化前后的听觉刺激,再加上出生后在巢里的触觉刺激,使得小鸭完全把出现在巢里的母鸭铭记起来。如果未孵化的小鸭听到的是人的录音:“来,来,来”,而不是鸭妈妈的声音, 则在孵化以后,小鸭会铭记发出“来,来,来”声音的引诱物,这与铭记发出和母鸭声音相同的引诱物是一样容易的。然而,在孵化以前听到母野鸭叫的小鸭,较可能铭记和母鸭叫声一样的引发物(Hess,1972)。另外由动物行为学家发展出来的一个概念是引发物(releaser)的观念。所谓引发物是指促使某种行为特性表现出来的特殊环境刺激。因此,在海鸥妈妈嘴旁的红点或黄点是引发物,引起小海鸥的啄食反应,促使母海鸥将食物反刍起来给小海鸥吃。我们可以使用各种纸板模型,上面点的颜色及形状不同,观察小海鸥啄食的情形,以决定诱起鸟类反应的引发物的特性为何。

雌性棘鱼胀大的腹部会引起雄性的求爱行为。像枭的图形会使鸟类产生围攻行为(一种假装攻击的行为),因为枭是它们天然的敌人。雄斑鸠的鞠躬及唧唧咕咕的讲情 话,会引发雌斑鸠的整套生殖行为(筑巢、下蛋及孵蛋),同时间接或直接地,荷尔蒙及生理结构也会产生变化(Lehrman,1964)。

种属发生的层次愈高,特殊性的种属行为愈少,而由学习决定行动,以满足需求的可能性愈大。但即使如此,我们总是有着某种固定的行为模式,例如,人类婴孩的基本反射(rooting reflex):新生儿的脸顿触到母亲的奶头时,他的头会翻转过来(上下晃动或转动),同时张开嘴巴。假使嘴巴接触到奶头,则他会开起嘴巴,并开始吸吮。这种行为模式是自动自发的,即使婴儿睡着时也会发生。在六个月左右,基本反射会消失,自主性的动机行为取而代之;标准六个月大的婴孩,看到瓶子时,手会伸出去,并想把瓶子塞到嘴里。

心理动机[编辑]

心理动机是指一切非以生理变化所形成的需要为基础的动机,主要可以分成三种:

  • 内在动机:人类有些动机非关满足生理需求或得到他人评价,而仅是为了自身兴趣或自我挑战,便足以驱使他努力向前。这种高阶的动机是人类异于禽兽之处,更是人类文明进化的最大动力。
  • 自我调节动机:以个人期望为目标,透过自我观察、自我判断及自我回应之的历程,伴随自我效能产生并持续修正行为以达到所预期结果的过程,称为自我调节动机。
  • 成就动机:假如个体认为某项工作对自己来说十分重要且有价值的话,做起事来便会投以较大的心力,希望能够达到一个理想的水平,甚至追求更加完美。这个心理历程就是成就动机。这种动机与生理基础并无关系,纯粹由经验及学习而来,所以成功经验较多的人,成就动机通常也较强。
  • 亲和动机:这是指个体具有与他人接触、亲近的心理需求,这种动机的形成也是通过学习得来的。个体为了避免孤独寂寞,会与他人接触、互动,以寻求满足,因此产生了亲和动机。
  • 权力动机:无论是动物还是人类,只要两个或以上的个体一起从事团体活动,不难发现部分个体具有支配其他个体的倾向,当然也有其他个体甘愿顺从别人。这种支配与顺从,其实都属于心理动机,其构成乃是个体经由团体活动,以及与其他个体交往的过程中慢慢学习得来。支配倾向强的个体,需要其他个体的顺从,始能感到满足,这种动机称为权力动机。
内在动机[编辑]

当人做某件事是为了获得奖赏或报酬时,是被外在动机(extrinsic motivation)所推动;相反地,若他做某件事纯粹是觉得好奇或有趣,则是被内在动机(intrinsic motivation)所推动。通常内在动机会比外在动机持久且具影响力,因此教学或训练最终的目的,即是让外在奖赏内转成为兴趣、使命感等内在动机。 当一个人一开始就具有内在动机来做事时,如果再给他额外奖赏当作外在动机那会使动机增强还是适得其反呢?一群心理学家曾经探讨过这个问题(Lepper,Greene & Nisbett,1973)。他们将小朋友分成三组:在预期奖赏组中,实验者事先与小朋友约定好,每当他画出一些图画后就可以用来交换一些奖赏;在无预期奖赏组中,不事先与小朋友作约定,但当他们画出来时,仍会给予相同的奖品;在无奖赏组中,则不给予任何奖品。一、两个星期后,实验者回学校观察这三组小朋友将自由活动时间用在作画时间的百分比。结果发现,预期奖赏组的绘画时间明显地低于另外两组。研究者认为这是因为预期奖赏组与其他两组的小朋友,对其行为有不同的解释所致。预期奖赏组会认为自己之所以作画是为了要交换奖品,因而低估了自己作画的兴趣;反之,其他两组的小朋友,则会将其作画行为解释为他们喜欢作画。Lepper等人据此认为:如果对个体原本就有兴趣参与的活动给予奖赏的,反而会减低其参与该行为的内在动机,他们称此为游戏工作化(turning play into work)。这个研究结果后续得到很多的支持,例如:有你给实验参与者金钱后要求他助人,那么他在之后能自由选择时,助人的比率就会下降。

自我调节动机[编辑]

意志力(volition)是指个人在执行作业或是面对挑战时,能够自觉地确定目的,并依据该目的决定个人投注的心力与克服各项困难的意愿。意志力这词源於哲学领域,当代心理学家作偏好藉冲动控制(impulse control)或自我调节(self-regulation)来研究意志力。 在1970年代,班笃若尝试用社会认知的观点解释人们如何进行抉择并坚持到底,他认为其中的重要因素就是动机。如果动机够强,决策与行为便会持之以恒;如果动机不足,则容易放弃或是想办法逃避。班笃若认为人会透过当下的观察与过去经验进行判断并借此修正自我的行为,因此自我调节会受到个人、行为及环境三者彼此之交互作用。影响自我调节动机有两个主要因素:对行为的效能以及结果好坏之预期。如果个人觉得自己在执行特定行为时,有完成的可能性,且行为完成后会获得好的结果,则个人便会有强烈的自我调节动机,在过程中不断地调整行为,以达到更好的结果;相反地,如果觉得自己做不到,或是行为完成后也不会有好的成效,动机便很微弱。这一个包含两种因素的预期架构,即为自我效能(self-efficacy; Bandura,1986)。 影响自我效能高低的原因有四:

1. 作为成效(performance accomplishments):个人完成行为后所获得的正向或负向结果,会影响个人决定自我效能的高低。如果过去常有成功经验,则形成高度的自我效能;如果过去多是失败经验,则会减弱自我效能。

2. 周遭经验(Vicarious experience):借由观察周遭对象(例如:朋友、同侪等)的行为方式与结果,决定自我效能的高低。如果对方的情况或背景与自己愈相似时,则有愈大的影响力。

3. 言语规勉(Verbal persuasion):个人会根据他人的意见而形成对自我能力的判断。经由他人鼓励、赞美及关心,使人们相信自己能够完成某件行为。

4. 情绪激发(emotional arousal):心理及生理状能会影响自我效能的评估。当人处于负向的情绪状态(例沮丧、焦虑、紧张等),其自我效能便会减低。

成就动机[编辑]

亨利・谬瑞(Henry Murry)早在1938年就提出了成就动机(need for achievement)的概念,他认为不同人会有不同的成就需求,这会影响个人追求成功的动力,并左右其对自我表现的评价。随后成就动机理论(Atkinson,1964)认为,个体在进行某项行为时,会同时产生“追求成功”和“避免失败”两种相对的目标,若个体追求成功的动机强于避免失败,则个体便会表现出积极的作为;相反地,若个体避免失败的动机较强,则会表现出退缩、逃避的现象。该两种倾向的力量相互抵消之后所剩余的内在动力就是一个人的成就动机。

后续的研究者进一步依照个人执行作业时不同的目标取向(goal orientation),将成就动机分为精熟取向(mastery approach)与表现取向(performance approach)两类(Ames,1992)。前者是指个人追求成就的目的,是为了增长自己的实际内涵,有效地习得技能(包含知识与技术),因此在作业表现上,不是与他人比较,而是以自我要求的标准进行检验。相对地,表现取向则是指个人追求自我成就的目的,是为了得到好结果以胜过其他人的表现,例如:考试成绩在班上独占鳌头。这两种取向后来又细分为“积极”与“消极”两种类别:积极是只要比现在更进步或比别人更好,消极是指不要比现在退步或比别人更差。这两种不同向度,可以将成就目标区分为四种类型:

  1. 进取精熟:目标旨在为了个人成长而学习。
  2. 退缩精熟:目标在于避免对所学的事物不够精熟,或避免失去已习得的知识。
  3. 进取表现:借由与他人不断地比较,彰显自己的能力与价值。
  4. 退缩表现:着重在于如何避免失败的情境,以免展现出自己的无能。

采用不同的成就动机,除了影响一个人内在动力及外在表现外,甚至还会影响个人的情绪。

研究显示,成就动机高的人比较常获得成功,影响成就的因素与自我调节能力和设定的目标与成功与否息息相关。自我调节能力中,延宕满足(delay of ratification)具有相当的重要性。在Mischel著名的的棉花糖实验(Stanford Marshmallow Experiment)中,提供受试小孩两种选择,马上吃掉棉花糖或是过一段时间后能得到两倍棉花糖数量,以测试小孩延宕满足的能力。结果显示,选择则后者的小孩,也就是较能延宕满足的小孩,在日后的成绩表现上较优异,且这个优异的表现会延续到成人时期。Mischel等人的研究发现,具有较优延宕满足能力的小孩会使用不同的策略,例如忽略或是将物品想像成较无吸引力的东西,转移对于诱惑物品的注意力,降低诱惑物品对于脑部的刺激。目标设定方面,Edwin Locke和Gary Latham的理论认为,具有挑战性且特定的目标最能导致成功。与耶基斯–道森法则的内容相同,过于简单或过于困难的目标都会降低成就动机。也分为有内在驱力与外在诱因。

棉花糖實驗補充:棉花糖實驗被批評有抽樣偏誤的嫌疑,由於當時參與實驗的小孩多為史丹佛大學教職員的小孩,集中於中上階級。而2018年 Watts,Duncan和Quan重做了棉花糖實驗,從不同家庭背景環境取樣,發現小孩延宕滿足的能力與日後成績表現的相關性有所降低,推論家庭背景的變異會影響延宕滿足或立即滿足的選擇。例如:中上階級的小孩知道自己的家庭可以隨時提供自己棉花糖,然而中下階級的小孩無法確定錯過這次的棉花糖後,有無機會再吃到。


成就动机内在驱力[编辑]

Henry Murray(1938)认为人有追求成功的需求,然而每个人对于追求成就的需求都不同,是造成追求成功的动力不同的原因之一。透过主题统觉测验(Thematic Apperception Test,TAT)可测得每个人成就需求的不同,而此测验的测试方法为,让受测对象看图片说故事,又分六大计分向度判断,如:故事中的主角、主角的动机行为与感受、环境中加诸在主角身上的力量、故事的结局、故事中影响人物的因素,故事表现出的关注点及情感。然而,此测试方法之信效度仍有进步空间。David McClelland等人在透过比较不同人在此测验中的结果和真实的发展情形做研究,得出了通常成就需求较高的人有较高的几率达到较高的目标,有较好的成就。

成就动机外在诱因[编辑]

一个人对于结果的经验与预测会影响动机,若是认为自己的努力可以达到目标带来成功,就会增加去追求某目标的动机。维克托.弗鲁姆(Victor H Vroom)、爱德华.劳勒(Edward E. Lawler)和莱曼.波特(Lyman W. Porter)先后提出预期理论(expectancy theory)认为期待性(expectancy)、手段性(instrumentality)和吸引力(valence)是影响动机的三大因素。

期待性为经过努力后能成功的可能性;手段性为行为者认为将会产生何种后果;吸引力为行为者对于此结果所判定的价值。若公式化来看三者与动机的关系,这三者的乘积为动机的多寡,因此当某人认为将要追求的目标缺少这三个因素中其中一个,个体就不会产生追求此目标的动机。

Albert Bandura提出自我效能(self-efficacy),是认为自己的付出能够带来成功的期望。有高自我效能的人能设下适合的目标以追求,能够导致成功,然而自我效能低或是过高的人通常会设下过于简单或困难的不理想目标影响成就。由亚当斯(J. Stacy Adams)提出的公平理论则是提到人对于经历过的结果做出下次行为的调整。亚当斯认为人会追求公平性,应该得到与投入相对应的产出。由量化自己投入与产出的比值于他人的比较。例如 ,当自己的投入大于他人的,但是产出却比他人少,此时就会调指使两人投入与产出的比值相同。可能为觉得自己能力不足,而减少下次投入动机;当相同的投入但是得到较多的产出时,可能会认为自己不用付出太多也可以得到相同的结果,也减少下次的投入。应用上,预期理论和公平理论为管理心理学的重要理论,帮助预期及控制部属的工作表现。

从上述的两个理论中可得知,对于一个经验的解读往往对于成就动机的产生有很大的影响。归因理论(attribution theory)解释个体对于产生一个结果的原因的诠释与对于下次结果的预期。心理学家们从不同的角度归因,有分为内在与外在(internal v.s. external)、稳定与非稳定(stability v.s. instability)及特定与广泛(specific v.s. global)。

求知动机[编辑]

求知动机或是求知需欲,是马斯洛(Abraham Harold Maslow)“动机层次论(motivational hierarchy theory)”的主张。马斯洛认为人类本身具有了解外在环境事物的内在力量,也可以说是人类扩大生活经验的原动力,而“求知动机”属于动机发展层次的最上端。

人类需求的种类与层次总共分为六层,由最下端到最上端分别是生理的需求(physiological needs)、安全的需求(safety needs)、爱与隶属的需求(love and belonging needs)、自我实现的需求(self-actualization needs)以及求知的需求(needs to know and understand)。马斯洛对于动机层次提出了两个论点:

(1)人类有一种积极努力追求向上生长的倾向,每当一个较低层次的需求因目的达成而获得满足时,一个新的而且较高一层次的需求便会随之出现。

(2)需求之居于越低层者,其普遍性越大,其变化越少,其个别间的差异也越小;需求之居于高层者,其变化较多,个别间的差异也越大。

举例来说,生理与安全的需求可以普遍出现在每个人的身上,尤其在生理需求方面,人与人之间的差异甚少。相对的,自尊的需求是追求自己在团体中的信心与价值;自我实现的需求追求适合自己的能力、性向、兴趣等条件的生活方式;求知的需求则是扩大自己的生活经验,追求臻至完美的最高境界。这些高层次的动机或需求,在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很大的个别差异。

学习上,马斯洛的理论有下述的应用价值:

(1)上层的需求是建立在下层需求的满足上,换句话说,假如一名老师想要使学生为追求自我实现而努力,并企图提高其求知的动机,就必须先了解并设法满足他们较低层次的动机。

(2)进一步来说,当老师发现学生情绪不稳定,没有求知欲且不肯努力,从而影响其学业的进步,就必须从最下层的需求加以考察,一层一层往上推,必定会发现其症结所在,像是家庭的不和睦,或者是经济状况的困难,这些看似与求知欲无关的问题,其实都相互影响着。找寻到问题所在后,再设法调适或改善他的环境,帮助其度过难关、恢复信心,求知欲也会随之提升。

(3)高层的自我实现或求知的需求,考量其变化多、个别间差异大,因此就得参照实际测验的结果,包括智力、成就、性向与兴趣等测验,进一步了解其行为的真正意义,再分别设法给予协助,以提高其学习动机,使潜能得以充分的发挥。

运用原则

学习动机通常不是针对理论性的研究,而是在于运用过后是否能增进学习效果。

首先,应该要先了解动机行为的复杂性。所有的行为都是来自某种或某些动机交互作用而形成的,因此,欲了解学习者的学习行为,就必须先了解其动机为何,才可以掌握行为的真正意义何在。但是,人类的各项行为的动机不一定是各自独立的,而是具有整体性、很少由一项动机单独作用。举例来说,一个高中学生会努力用功读书,获取优异的成绩,可能是须多动机共同形成的结果,像是争取家长及老师的认同、提高在同侪间的地位、增进自己的信心、对某些科目或主题特别有兴趣、想考取理想的大学、取得学校奖学金、与人打赌……等。这些动机所带来的作用并非是均等的,对每个人来说也具有不同程度的重要性,但这些都是造成其用功读书的动机。由此可知,行为和动机之间,存在这一般人无法意识到的复杂性。

再者,应帮助学习者建立客观的抱负水平。抱负水平是个人对自己立下的期许、预期成就的标准。然而,每个人所订定的抱负水平可能高于、低于或等于自己实际上能到达的成就,就教育的观点来看,最好的学习情形,是希望学习者所订定的抱负水平与自身成就之间存在一段较小的正差距(positive discrepancy),及抱负稍为的高于实际成就。过于高的目标,在无法达成时会为学习带来挫折感,相反的,太过容易达到的目标,过多的成就感会使学习者无法继续进步。而很多实验证实,成功的经验会提高个人的抱负水平,失败的经验则会降低个人的抱负水平。那到底如何才能帮助学习者建立客观的抱负水平呢?教育者应该从两方面着手:一方面帮助学习者使每个人都有成功的经验,同时也有失败的经验,但成功的经验要比失败的经验来的多,像是学校在分配班级时,应该要以个别差异及团体差异考量,使课业的难度配合学生能力;在另一方面,教育者应该要帮助学生了解他自己,同时了解团体中的其他人,同样以班级为例子,在同侪中学习所获得的成就,常常与其他人获得的成就有关,因此要帮助学生了解自己在团体中的位子,并了解他人期望他所能达成的目标。

接着,教育者应该考虑学习者发展的事实。个人动机,尤其是习得的动机,多与学习者的年龄、背景、知识与个人经历有关,举例来说,儿童的学习需求与青少年不同,而青少年的学习需求也与成人不同,因此在选择要运用何种诱因去激发其学习动机时,应该将个体间的差异也纳入考量。例如,寻求他人的赞美是人类的基本需求之一,在儿童方面,赞美的方法必须特别明显,同时还可以搭配奖状或是奖品的辅助来加强其带来的效果;而对于成年人来说,称赞的方式通常较为含蓄,使用言语赞美就能够达到很好的效果,如果能再配上薪资的提升,效果就更加明显。因此,当教育者在设计学习目标时,应顾及学习者的经验、能力或体能等因素,否则一味的加强学习力度,反而会挫折学习者的动机,像是在学习一开始时就给予学生大量困难的考试,这样完全超出学生能力所及的方法,不仅不会带来进步,反而会让他们对于学习感到疲倦,因此可以说是一种没有效的学习。

最后,应该要培养学习者动机功能的独立。个人的目标、兴趣和态度等,都具有引发动机的作用,个人选择什么样的目标,养成什么样的兴趣,最初都与自我实现需求的满足有关,教育者往往借由增强(reinforcement)为其增进学习效率的手段。不过当学习者的目标和兴趣都已经建立完成后,常常会产生自动维持其功能的倾向,而就不再需要原有的需求或驱力的支持。举例来说,当一个人刚开始学习绘画时,可能需要别人的赞美与鼓励,以维持对于这项活动的兴趣,但当其对绘画已经产生兴趣过后,他便会主动去学习或自行钻研,以继续精进这样的兴趣。这种现象,被心理学家奥尔波特(G.W.Allport)称为“动机功能的独立(functional autonomy of motives)”。

动机固然是学习的动力,一般人在学习过程的初期总是要靠某些诱因来引起,维持学习的动机。其实,教育最终的目的,在于养成学习者动机功能的独立,使学习动机的控制由他律转变为自律,将学习纳入自己的系统之内,看成自身的一部分,并且自然而然地尽力去维护它、扩张它,那时对学习者的行为将具有更大的影响作用。这犹如斯尼格(Snygg)与科孟斯(Combs)将人类的动机归纳为“保全并发展主观的自我(phenomenal self)”,同是求知动机的最高境界。

补充:

高尔顿·威拉德·奥尔波特(Gordon Willard Allport,1897年11月11日-1967年10月9日)美国心理学家。他是最早关注人格研究的心理学家之一,也经常被称为人格心理学创立者之一,奥尔波特也一手创建了特质心理学的领域,而他的努力也使性格心理学独立成为一个专门的学科。他的著作在现今较少为人所引用,其著作包括:

  • Becoming: Basic Considerations for a Psychology of Personality. (1983). New Haven : Yale University.
  • The Nature of Prejudice. (1954; 1979). Reading,MA : Addison-Wesley Pub. Co.
  • The Nature of Personality: Selected Papers. (1950; 1975). Westport,CN : Greenwood Press.
  • 《人格的模式和成长》(Pattern and Growth in Personality,1961). Harcourt College Pub.
  • Psychology of Rumor. [with Leo Postman] (1948). Henry Holt and Co. ASIN B000J52DQU

参考资料:维基百科 高尔顿·威拉德·奥尔波特

好奇动机[编辑]

早期的心理学家相信,已经满足生物需求的有机体能够处在安静的状态,但这种说法现已被证实是错误的。人类和动物都有寻求刺激、主动探索环境的动机,纵然这些活动并无法满足身体的需求。因而,底下我们将简明扼要地探讨动机的另一种型式——好奇。根据皮亚杰(J. Piaget)的认知心理学,人本身有一种认识外界的倾向。当人遇到新事物,而又无法利用已有的知识去处理,内心便会产生一种认知上的不平衡,而这会使人设法去同化和调适。这种认知上的不平衡令学生产生好奇心。

探索与操弄[编辑]

我们似乎一生下来就有探索(exploration)和操弄(manipulation)某些对象的驱力。当动物置身于新的环境时,往往会跑跑嗅嗅一番,像狗或猫在住进新房时就是这样。假使置身于T形迷宫的老鼠第一次向右转,则第二次老鼠在十字路口向左转的概率很高。这可能是老鼠喜欢探讨其未探索过的领域。在这个例子里面,老鼠既不饥饿,也不口渴;同时,在目的箱里面也没有食物或水之类的奖赏物。我们只能称这种行为为探索行为,或经验花样、新玩意儿的动机表现。

探索行动的另一种形式是操弄或研究事物。我们给婴孩嘎嘎作响的玩具、木制体育馆模型及其他玩具,因为我们知道他们喜欢握著玩具,上下摇晃,或拉它一把,或移动玩具。换句话说,虽然没有其他动机存在,但婴孩会表现出操弄行为(张背松、杨国枢,民 49,民50)。猴子也喜欢做同样的活动,事实上,猴子的英文字(monkey)做动词用时,是指玩弄的意思。有一些实验显示了猴子确实喜欢“玩弄戏耍”(monkey)。假使把不同的机械设备放在档栏里,则猴子会把它拆开来,随着练习次数的增多,技巧更高明。然而,除了操弄本身的满足之外,猴子没有获得任何奖赏(Harlow,Harlow & Meyer,1950)。如果每次猴子把谜题解开之后,就喂食它,则其行为会发生改变;为了马上获得食物,它的操弄兴趣会降低。

有时操弄具有研究(investigation)的性质;有机体拾起物体,注视着,并扯开它,看是否能发现更多的东西。皮亚杰(Piaget)以人类婴儿为对象,观察婴儿早期的反应。出生后的最初几个月里面,婴孩学会拉扯线,使悬挂着的鸣响器喀拉作响,这种操弄行为往往会使婴孩手舞足蹈。在五至七个月,婴孩会把蒙在脸庞上的布拿下来,玩躲猫猫的游戏。在八至十个月,婴孩开始注意到隐藏在其他事物后面或底下的东西。十一个月左右,会把事物放在不同的地方或位置,做做“实验”(Piaget ,1952)。这种好追究及研究的行为,是成长中孩子的典型行为。也许我们可以将之称为好奇心,或发展胜任环境能力的需求。不过,这种动机的发展似乎是和有机体的各种生理需求无关。

感觉刺激的需求[编辑]
  • 感觉剥夺的研究(sensory deprivation)

探索及操弄提供新奇有变化的感觉输入给有机体,有的研究已经证实了这种感觉的输入是必要的。在这些研究里面,研究者使有机体收受到感觉刺激量大为减低。我们已经了解:如果在生命早期感觉受到剥夺,则以后的行为有戏剧化的影响。同样地,当成人正常的感觉刺激量遭受剥夺时,也会有戏剧性的变化。这方面的研究是由加拿大的马克基尔(McGill)大学首开先河的,研究者要求大学生躺在一张位于光亮、隔音房间里的卧床上。他们戴着半透明的遮尘眼镜,因此只能看到微弱的光线,而无法看清物体的形状及模样。同时,带上手套及纸做成的袖子,以减低触觉刺激;而抽气机及冷气机的声音造成了轻微固定的噪音。实验者允许受试者有短暂的进食及方便的时间,但摄食及方便的地点,刺激也较正常者为少。在两、三天之后,大部分受试者都拒绝继续再做实验,即使有报酬也 不干,因为情境实在太难受了。

受试者在接受上述处理之后,开始产生幻视,由光线闪烁不定、产生几何图形,到仿佛置身梦境,不一而足。他们变得缺乏时空观念,无法清晰思考及集中精神,同时解决问题的能力降为很低。简单地说,在感觉剥夺的状况下,对个人的机能有不良的影响,其症状和精神病患的经验颇为类似(Heron. Doane,& Scott,1956)。

另外也有类似的研究,只是实验过程不同而已。在某些研究里面,把受试者整个人自颈部以下,全部浸入放温水的桶子里,一连浸几天,以进一步剥夺感觉刺激。研究结果因过程的不同而有所差异,不过,所有的受试者都相当讨厌感觉剥夺的状况,他们觉得厌烦、无法安静、容易激怒以及情绪困扰。显然地,人们需要刺激有所变化,而对刺激缺乏的状况产生敌意的反应(Zubek,1969)。

  • 寻求刺激的个别差异

正如同人们在本章所讨论的动机上有着程度上的不同,好奇动机的个别差异似乎更为特别而明显。朱克曼(Zuckerman,1979)为了测量其间的差异,发展出一套名为感觉探求量表(Sensation Seeking Scale,SSS)的评量工具,这量表包含一栏设计好的题目,以评估个体参与冒险活动、寻求新的感觉经验型式、享受社会刺激的兴奋以及避免无聊等欲求的程度。

运用 SSS 的研究显示出在寻求刺激方面的高度个别差异 (Carrol,Zuckerman,& Vogel,1982)。进而言之,感觉探求是与情境变化相一致的特质,那些喜欢在生活中享受新经验者,在其他领域上,也常描述自己是一位冒险者。心理学家发现 SSS 的分数高者,和许多行为特征有关联:如参与高危险性的运动、职业或嗜好(跳伞、飙车及潜水等);寻求性和药物经验的多样化,对一般人视为恐怖的情境也丝毫不感害怕(如黑暗及蛇等),在赌博时孤注一掷,以及喜好新奇的食物等等。纵使被问及描述其正常的驾驶习惯时,高感觉寻求者所报告的驾驶速度也较低感觉寻求者还要快。

感觉探求的变化会影响个体对不同感觉探求者的反应。高感觉探求者认为较低感觉探求者令人厌倦,并过着处处受拘束的生活;相反地,低感觉寻求者则认为感觉探求较高者是在进行有害无益且有勇无谋的活动。这类态度在选择结婚对象时显得极为重要,研究显示丈夫与妻子之间的 SSS 分数有着其特殊意义的相关:高感觉探求者倾向于嫁娶志同道合的伴侣,而低感觉探求者亦然。这项特征的适配性似可作为婚姻圆满与否的预测指标(Fisher 等人,1981; Farley,1986)。如果说夫妻中有一方是非常高 SSS 分数者,而另一半是非常低 SSS 分数者,那么婚姻不协调的可能性将大为增加。


社会动机[编辑]

人们除了生到生理和心理因素的驱动以外,也具有许多重要的社会动机。社会动机是指由他人的刺激引起,也因由他人的对待而满足的动机,以人的社会文化需要为基础,因此社会性动机是学习来的,其表现的形式与社会文化有关 (Decker,2010;张春兴,1991),例如:亲和/归属、侵犯/利他、社会赞许与权力动机。

亲和动机(Affiliation Motive)[编辑]

  是指个体与人建立友好关系并和他人亲近亲密的需求。亲和动机被马斯洛归类在需求阶层的第三个层次–爱与归属需求,因此渴望他人的关心、认可、支持、赞赏,需要友情、爱情、亲情,期望与他人有所互动、交往,皆是亲和动机的范围。 高亲和动机的人会较积极参与各种社交活动,通常也较容易成为团体中的领导者;相反的,低亲和动机的人不喜欢与太多人接触,倾向独来独往的生活方式。当一个人的亲和需求被满足时,他会感觉心情愉悦;反之,若个体的亲和需求无法被满足时,他会产生失望、难过、气愤等情绪。亲和不仅仅是心理上的渴求,亦是物理生存之必须,沙克特(Stanley Schachter,1959)的实验证明人们若与社会隔离,将发生焦虑失眠、情绪不稳定的症状。

魏斯(Robert Weiss,1974)分析亲和动机由以下几种元素组成:

  1. 依附:由亲密的重要他人得到信任以及安全感,如:小孩与父母间、朋友间、伴侣间等,也就是说,婴儿对于父母或照顾自己的依附行为,在长大后,则是从朋友或伴侣等关系上获得亲密的依附经验而感到满足。
  2. 社会整合:在社会的团体中与他人交流、合作,由于经验上有所共享,因此获得一种团体归属感乃至于与社会连结的感受,如:班上同学一起参加啦啦队比赛,在每个同学都有一个位置进行演出的前提下,所有人为比赛付出时间与心力来呈现最后完美的演出,因而建构出每个人对于班上的归属感,大队接力也像是这样,让大家有被纳入团体的满足感。
  3. 价值保证:当个体获得他人的称赞和肯定时会得到自我价值肯定的满足感。如:一位学生在全班面前受到老师所表扬,学生便会对于自己的表现有所肯定,并对自己更有信心。
  4. 可靠同盟:借由与他人的亲密关系,找到可以信赖并倚靠的伙伴,不至于在碰到困难时因求助无门而感到焦虑恐惧。如:在战场上遇到敌军,在同盟军队的相互协助下,顺利克服敌军攻势。
  5. 获得指导:得到由相关个体提供的帮助和教导,使自己可以顺利解决难题并得到相关的经验和知识。如:老师对学生进行教学并为学生解决可能的疑惑,使学生在学习上有所了解而感到满足。
  6. 教养机会:当个体有能力去教导他人并传承自身经验时可以从中获得一种被重视和需要的感觉。如:社团学长姐进行分享经验时,从中获得被重视与被需要的感受。

影响人们亲和动机的情况

  1. 接触(contact)原则:进行接触,可以增加对彼此的依附感,强化亲和动机。(徐光国,1996)
  2. 自我开示(self disclosure):源自“社会交换论”的观点,及一个人自我开示能获得对方等质的坦诚信任,强化对方的亲和动机。(徐光国,1996)
  3. 恐惧:一般而言,当人们越觉恐惧,越会寻求依附的对象,来分散其注意力。Sarnoff H. Zimbarbo(1961)的实验,研究恐惧和亲和倾向的关系,发现高恐惧组的亲和动机较强。
  4. 出生序:同样由沙克特(Stanley Schachter,1959)的实验提出,通常长子与独生子的亲和动机较强烈。
  5. 情绪:兴奋或失意时,人们的亲和需求会转趋强烈。如遭受压力或挫折时许多人会打电话找亲友诉苦。(徐光国,1996)
  6. 焦虑感:沙克特(Stanley Schachter,1959)在一项实验中,以操纵不同的焦虑程度来测量焦虑感与亲和动机的关系。高焦虑组的会倾向有他人的陪伴,低焦虑组则相对较低。当个体处于陌生或不熟悉的情境下,不知如何是好时,便会转而寻求与自己境遇相似他人的帮助,希望可以借此得到一些资讯,让自己得以应对目前碰到的状况和问题。
攻击动机(Aggression Motive)[编辑]
   在佛洛依德的理論中,相對於「生存本能」的是「死亡本能」,它會引發攻擊的慾望。攻擊是指個體意圖傷害他人、自己或物體的行為。攻擊行為依據其木可分為;工具是攻擊(instrumental aggression)與情緒性攻擊(emotional aggression)兩類。對於前者,傷害他人指示手段,目的是為了獲得利益,例如清除障礙或甚至是自衛而傷人都屬於此類。如果攻擊者知道有更簡便的方式可以達成目標便不會攻擊。在情緒性攻擊中,攻擊的對象即是目標,最終目標就是要傷害對方,同時常伴隨著良劣的憤怒、輕視、或敵意,例如兩隊世仇的球迷會互相叫囂甚至鬥毆就是最佳的例子。然而,除了肢體或語言等攻擊外,還有較為間接的人際關係攻擊,也就是破壞對方的人際關係和社會地位,例如絕交、散播謠言等。
   攻擊行為會受到性激素與神經化學物質的影響。有研究指出睪固酮與攻擊行為有高度相關,睪固酮高的人,肢體攻擊或暴力行為的比例也比較高(Archer, 2006;Van Bokhoven et al., 2006)。研究也發現血清素與攻擊行為有關,血清素含量低的人,其攻擊程度較高,而刺激血清素作用的藥物會減弱攻擊、衝動及社會偏差行為(Duke, Bègue, Bell,& Eisenlohr-Moul, 2013)。行為生態學者及諾貝爾獎得主羅倫茲(Konard Z. Lorenz)和佛洛依德一樣認為攻擊是本能,可確保動物的生存優勢。依據社會生物學的觀點,男性最早的戰爭起源於爭奪女性已繁衍後代,女性易被地位高的男性吸引,而攻擊常是男性獲得並維護地位的傳統方法。演化的結果也會抑制人去攻擊有血緣關係的人。有研究發現,雖然女性與男性同樣有憤怒的感受,但比較不會以攻擊的方式表達;反之,男性比女性表現出更多的肢體攻擊。但女性會為了捍衛子女而攻擊,其目的是能繼續保護下一代,女性攻擊時會避免親身涉險,此現象說明為何女性傾向選擇間接、較不危險的攻擊方式,而非使用外顯、肢體的攻擊。探討男女青少年攻擊行為的研究指出,男生傾向表現出較多的外顯攻擊,女生則常用間接獲人際關係方式攻擊。據此推論,女性一般比男性更關心人際及親密關係,因此認為造成他人社會方面的傷害較能達到效果;而成年男性較常用言語攻擊。
成就动机(Achievement Motive)[编辑]
    成就動機是指個體追求卓越的強度,也就是能夠完成困難的任務並且超越他人。具有高成就動機者通常喜歡競爭,並藉由達到某些目標來證明自己是成功的,此外,高成就動機者不喜歡不具挑戰性的簡單任務,但也不喜歡過於困難的工作(因為成功的可能性太低),他們較偏好中等偏難的任務。相反地,低成就需求者傾向於避免失敗,因此會尋求簡單的工作以確保不會失敗,他們也可能追求非常困難的任務,因為多數人都會失敗,所以不會因沒有成功而為自己帶來負面的評價。一般而言,高成就動機者通常會產生正面的結果,例如在學校成績表現較佳、於職場上升遷速度較快等等。
权力动机(Power Motive)[编辑]
    權力動機指的是個人擁有一種影響別人或支配別人的慾望。據研究顯示,對於社會事物具有濃厚興趣,並且希望自己的行為能夠影響他人者,通常都具有強烈的權力動機,其可分化為個人化權力動機(personalized power motive)與社會化權力動機(socialized power motive)兩種。個人化權力動機強的人喜歡參與社會活動,善於表現自己,塑造良好的社會形象,他們也熱衷於追求權力地位,重視物質享受,以影響或控制他人來滿足自己的欲求;社會化權力動機強的人則與前者不同,他們雖然也熱衷於公共事物,試圖影響他人,但其真正的動機卻是對公眾有益、希望改善社會,例如印度的甘地以絕食抗議和抵制英貨帶領印度獨立,即是社會化權力動機的例證。

其他[编辑]

内在与外在(成就的归因)[编辑]

在生活中,影响人们追求成功的动机有很多,这里的将会取决于每个人的“控制观(locus of control,又称为控制信念)”。所谓的控制观是指一人的行动主要是取决于外在环境因素(外控取向,external control orientation),或者是自己本身的行为与思考(内控取向,internal control orientation)。而这些“归因(attribution)”则是融合上述内外控所判断出影响事情结果的因素。内在归因是将原因归在自己身上,认为自己的能力愈特质造成某个结果;外在归因则是认为是外在环境的影响造成结果。例如:某天工作效率不佳是结果,内在归因的人可能会认为是因为自己生性懒散;外在归因可能会认为是因为同事太常来打扰而影响。 然而许多事物中,控制观虽会影响动机和归因,但却不是唯一影响的事务,“稳不稳定(stability vs. instability)”以及“全面和专对(global vs. specific)”分别说明了时间和空间所可能造成的影响。例如,在面对获得不理想成绩时,两种控制关(内控、外控)分别在稳定和不稳定的背景下,就会有不同的归因解释:稳定状况配上内控思想时,当事者可能会将不理想的成绩归因到“能力问题”;而在不稳定状态下,内控思想者将会认为这是因为“努力不足”所造成;稳定状况下,外控的因子可能会是“作业以及考试难度”;不稳定环境下外控的原因可能是“运气”。这些对于事件的不同解释方式在长期的累积中,可能会演变出一套习惯性的终生“归因风格(attributional styles)”,进而影响到一个人的乐观、悲观,积极性、消极性,以及冒险或保守的特质。正如研究指出,对于“失败”的事件,悲观者大多将失败归因于内部性的原因;反之,乐观者会认为外在原因是失败的主要因素,因此他们将会认为事件是有转机的。而面对“成功”时,情况恰恰相反,悲观者会把自己的成功归之于外在的因素,因为他们一开始便认为自己是注定失败的,成功之原因应该是外在环境不同或有改变所造成;而乐观人士将会认为成功的因子在于内在的因素。

稳定与非稳定[编辑]

若一人认为某个结果是稳定的,则任为长期以来都将会是这样的状况,即使努力也不会有所改变;若认为是非稳定的,则认为某种结果是暂时的现象。对同一件事透过不同面向归因的组合,会使个体对某个结果有不同的看法。举例来说,有人在某次考试中得到高分。如果他时常得高分且相当用功,他会认为是因为他的能力使他能够得高分,而且之后都能得到高分;若他几乎没有考过高分且不用功,他会认为这次结果是因为他运气好,下次可能仍无法有好的成绩。 个结果会有不同面向的归因诠释,引此造成不同解释原因的组合,组合成乐观的归因或是悲观的归因,通常乐观的归因会使人产生成就动机,而悲观的归因则会让人觉得努力没有结果,注定会失败而容易放弃。

特定与广泛[编辑]

若认为结果是特定的,则认为结果是针对自己或是在某个情况下才会发生;若认为是广泛的,则推测此结果在许多情况下都会发生。

情绪[编辑]

(一)情绪的定义[编辑]

  情绪(emotion)是一种心理感受,引起这些反应的刺激可能来自体内、内在的思绪或外在环境。 对于刺激的各种不同的反应影响着认知、生理和行为等层面。 艾克曼(Ekman)在1972年提出了以下六项基本的情绪反应:愤怒(anger)、厌恶(disgust)、恐惧(fear)、快乐(happiness)、悲伤(sadness)、惊讶(surprise)。研究指出惊讶与恐惧为最容易被搞混的两者,这些基础情绪可以相结合再制造出更多类型的情绪反应。随后在20世纪的90年代,艾克曼又扩充了一些不只是由面部肌肉表现的或积极或消极的情感,如愉悦、轻蔑、满足、窘迫、兴奋、内疚、成就感、安慰、满意、感官愉悦、羞愧。基本的情绪决定于很大程度上是由我们的大脑,大脑边缘系统的最古老的地区之一,包括杏仁核中,下丘脑和丘脑。 因为它们主要是进化决定的,基本的情感经历和很多不同文化以同样的方式显示。

(二)情绪的组成[编辑]

情绪是对人们解释或评价其当前处境的某些变化的一个简短而又多重组成的反应。当你评价你当前的情况对你有点不好时,你会出现负面的情绪;当你评价有好的食物在眼前或是好运降临时,你则会出现正面的情绪。激烈情感的情绪可能涉及至少6个组成部分。

  1. 认知评估(Cognitive Appraisal):即一个人对他或她当前情况的个人意义的评估,这种评估过程被认为是情绪的第一个组成部分。此认知评价的历程,在后续会引发一连串和其他情绪成分有关的反应
  2. 主观经验(Subjective Experience):及情绪带来的情感状态或感受,此为我们最常识别的组成部分。
  3. 思考和行动倾向(Thought-action Tendencies):和情绪密切相关的组成部分,即特定思想行动倾向-以某种方式思考和行动的冲动。例如,当某些东西激发你的兴趣时,你希望探索并了解它的更多信息。当有人激怒你时,你可能会产生肢体或口语的攻击行为。
  4. 内在身体反应(Internal Bodily Changes):为内部身体变化,特别是自主神经系统的变化,控制心脏和其他平滑肌的周围神经系统的分支。例如,当你害怕时,可能心跳加速、手心冒汗,这就是情绪的内在生理反应。
  5. 脸部表情(Facial Muscle Movements):即面部肌肉运动,即以特定方式移动面部的肌肉动作,这些方式产生通常成为面部表情的东西。例如,当你感到恶心时,你可能会皱眉,同时抬起你的上唇并部分关闭上眼睛,仿佛要将令人感到不是的物理屏除在视线和嗅觉之外。
  6. 对情绪的反应(Responses to emotion):意味着人们如何应对或回应自己的情绪或引发情绪的情况。

这六个组成部分必须同时出现才能构成情绪。正如我们将要看到的,六个组成部分中没有任何一个组件是简单的或一维结构的。事实上,每个人都可以被视为一个独立的系统,与其他系统相互作用以创造情感插曲。将情感视为涉及多个组成部分的复杂系统有助于将情绪(emotions)与紧密相关的状态,如心情(moods)区分开来。情绪(emotions)在多种方面与心情(moods)截然不同。首先,情绪通常有明确的原因。他们是关于某事或某人。你对你的妹妹很生气(针对某人)。你对大峡谷感到震惊(针对某事物)。另一方面,心情通常是自由浮动和弥漫的情感状态。由于不明原因,你有一天会感到烦躁,另一天会很开心。这里将提出第二个区别:情绪通常是短暂的,只持续几秒或几分钟,但心情持续时间较长,持续数小时甚至数天。第三个区别是情绪通常暗示前面描述的多组分系统,但心情可能仅在主观体验水平上显著。最后,情绪通常被概念化为抽象、离散的类别,如恐惧,愤怒,快乐和兴趣。相比之下,心情通常被概念化为沿着愉悦和觉醒水平的变化。然而,最后一点仍然存在激烈的争论。

  • 情绪商数(Emotional Intelligence,EQ)有五个向度:
  1. 自我察觉:精准的情绪自我察觉(emotion self-awareness)
  2. 自我规范:积极、适当地控制和表达情绪自我情绪。情绪的表达是可控的,不会“情绪失控”
  3. 自我激励:调动情绪,达成自我激励、自我驱动,完成目标
  4. 同理心:共情能力强,通过细微的信号,敏感地感受到他人的需求和欲望,识别他人的情绪。是很好的“聆听者”,当别人在倾诉时,能巧妙地回应,表达理解、尊重对方的诉求。善于调控他人的情绪反应,帮助别人表达情绪。
  5. 现实检验能力:精准和客观地检验现实(reality testing)环境中的资源、有利与不利的事物。面对现实能保持乐观主义积极地接受变化,综合各种资源灵活应对多变的环境和压力,成功地解决问题而不失控。

(三)情绪的种类[编辑]

在这个小节之中,我们列出了不同心理学家定义基本情绪与情绪模型的方法,并且挑出一些被心理学家研究过相当有趣的主题来与大家分享。

1. 基本情绪:[编辑]

每个学者所归类出的基本情绪模型不尽相同:

  • a. Tomkin(1962)定义了八种基本情绪:惊讶、有趣、愉悦、愤怒、害怕、嫌恶、羞愧、痛苦。并且是首批强调不用经过学习便有的立即性情绪反应的心理学家之一,正如婴儿在尚未学习前,便会对突然发出的巨大声响产生恐惧的反应,因此似乎有些刺激造成的情绪反应是“先天设计好的”。
  • b. Ekman(1972)定义了六种基本情绪:惊讶、愤怒、厌恶、快乐、悲伤、恐惧。同时,Ekman也是脸部表情研究的先驱,前述的六种基本情绪就是被普遍认为最容易认得以及制造的表情。
  • c. Russell(1974)提出情绪的向度理论,认为情绪由激发程度(arousal)、愉悦程度(pleasure)以及自主性(dominance)三个向度所组成。之后再提出以两个基本向度所构成的情绪环列模型,依照愉悦与否与激发程度的强弱,形成一个2维的平面,并以一个360度的环状结构表示。其中愉悦(0度)、兴奋(45度)、激发的(225度)、悲伤的(135度)等等。而这个模型是罗素让参与者对二十八个情绪字眼在激发与愉悦两个向度进行分类,接着用计量方法进行分析,最后归纳出这个以愉悦与激发为主要情绪向度的理论。[4]
  • d. Plutchik(1980)提出的情绪轮(Wheel of emotions):
普拉奇克的情绪轮

在Plutchik的情绪轮中,相互接近的情绪是关系较密切的,距离较远之情绪则较无关联性,而相对之情绪(如:高兴相对于悲伤)则代表相反的情绪。(在经过大量情绪字眼评比之后得出8种基本情绪,分别为喜悦、悲伤、害怕、愤怒、接纳、厌恶、惊讶、期待)[5]

这个情绪轮模型同时也跟色轮一样,不同情绪如颜色一般可由叫基本之情绪混合而成。 Plutchik 将情绪分成对立的四对,每对情绪互为对立,亦即两极性:

  1. 喜悦-悲伤
  2. 害怕-愤怒
  3. 惊讶-期待
  4. 接纳-厌恶

情绪除了两极化以外,两种情绪相互混和可以形成光谱以外的情绪,例如: 期待+喜悦=乐观、悲伤+惊讶=失望、厌恶+愤怒=鄙视......等等 →不只相邻的情绪容易混合,其实远距的情绪也可以混合

普拉契克情绪轮 有锥状模型(3D)或轮状模型(2D)两种

  1. 锥状模型由下往上情绪强度由弱至强
  2. 轮状模型颜色由浅至深情绪强度由弱至强


  • e. 情绪的环状模型(circumplex model):

由Posner、Russell和Perterson(2005)提出,此模型以两个向度对情绪作分类,分别是愉悦程度与激发程度。

  • f. 郑昭明等人(2013)在台湾进行中文情绪词的分析,得到华人的三十个情绪类别。依照以下类别:“情绪的评价性(低、中、高)”、“激动程度”、“爱慕的对象(追求目标与喜爱别人”、“威胁的种类(生命、尊严、自由)”、“情绪反应的对象(自己或他人)”,而分为八个不同的群聚:思念、骄傲、爱慕、忧虑、惧怕、悲哀、厌恶。其中“惧怕、厌恶、悲哀”有普遍性,但“爱慕、思念、骄傲、忧虑”可能因没有独特脸部表情,在艾克曼(b.)中的六种基本情绪为被提及,可能为华人文化的特色。而在此架构下,“愤怒”被列入“厌恶”的群聚之中。这样的基本情绪定义上的差异,可表现文化间的差异。[6]
  • 情绪理论
  • 早期理论
  1. 詹郎二氏情绪论 (James-Lange theory, 1884):主张大脑会储存情绪性经验,当脑部知觉到有情绪性刺激,即引发自主神经及体神经系统的活动。

其理论有“脸部回馈假说(the facial-feedback hypothesis)”,主张个人的情绪感受来自于脸部肌肉活动的回馈。微笑使我们心情愉快;脸部表情引发生理变化。

  1. 坎巴二氏情绪论(Cannon-Bard theory, 1900 ):主张生理反应及情绪的感受是两项平行的过程,不一定有前后顺序或回馈的关系
  • 当代理论

对情绪刺激的知觉(perception)、心理生理反应(physiological reaction)与情绪感受经验(feeling),三者间皆会相互影响,是一种彼此交互作用的回路。中枢神经系统:不同情绪走不同途径。内分泌系统

  • 认知相关理论
  1. Two-component theory:两种成分影响情绪变化

(1) 生理上的激动(physiological arousal) (2) 认知上的归类(Cognitive label):对刺激情境的解释

  1. Temporal sequence theory:认知受时序的影响

(1) 认知1→情绪1→认知2→情绪2 (2) 举例:绊到石头跌倒愤怒抬头发现众人围观→羞耻

2. 正面情绪[编辑]

心理学家奥驰在1955年,因为发现老鼠能学会按下杠杆自我刺激下视丘,并乐此不疲,开启所谓的“快乐中枢”实验。但人类的正向情绪的研究直至1990年代才有蓬勃的发展——其远远落后于负向情绪之研究。主要是因为正向情绪并不会影响到正常生活的相关功能与行为,所以当在解决人类困难的时候,临床心理学着重在帮助克服个体的悲伤、恐惧或愤怒等负向情绪;再者是因为正向情剧要难以去定义与测量。因此相对而言,正向情绪并未受到传统心理学家的重视,直至2000年正向心理学兴起后,才获得重视。 正向情绪最常见的就是“快乐”,通常有“快乐”这种特质的人个性比较稳定、值得信赖、擅长控制状况或适应陌生环境(DeNeve, 1999; DeVeve & Cooper, 1998)。快乐的人通常被认为是能控制自己周遭环境、能自我成长,且具有较稳定的人际关系与生活目标,并且也较能自我接纳(Ryff & Singer, 2003)。而快乐的人即便心情不好,也能较快的恢复平稳情绪,且较容易重新振作。(Diener & Seligman, 2002)。 快乐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拥有稳定的工作、获得更多财富、感到被爱、稳定的亲密关系、成绩好、有更多时间可以休息、幸福的生活型态、令他人快乐等等。调查指出,大多数的美国中年人认为自己与家人、朋友的关系,是生活中快乐的主要来源,当然也包括身定健康、经济稳定、自我发展、信仰亦或是享受生活( Markus, Ryff, Curhan & Palmersheim, 2004 ) 。有些人觉得自主性,亦即能控自生活或重要的事件,才是幸福的来源( Markus et al, 2004),具有自主性的人不但比较快乐而且更健康( Lachman & Firth, 2004)。 事实上,正面情绪之先天因素影响甚大,占约50%,原因是情绪深受遗传影响,例如研究显示,左额叶(掌管自制力)活跃者更加快乐。重大事件的影响力也会影响人的正面情绪,但影响的时间比想像中短,如肿大乐透:一个月、车祸瘫痪:一年。改变上述先天设定值有三种方法:1.抗忧郁剂(SSRI类):为医生常用方法,但患者可能因不愿失去对身体的自主控制群而不愿意吃药,故实质的疗效通常不高(只比安慰剂多了10%~20%),而且还会有耐受性提高的问题。2.静坐(或瑜珈、祈祷):可训练专注力,降低非理性的扭曲想法,使人更清楚掌控自己的行为,医学也证实可以改变脑部结构。认知科学称之为正念(mindfulness),是一种身心另类疗法。3.心理治疗(建立理性的信念):此为目前较主流的方法,但在东方国家因为大家比较不善于也比较不将心中德必秘或恐惧说出,故较难落实。艾里斯(albert ellis)1950年代创立理性情绪寮喇(PEP)以认知的理论为基础,柔和行为疗法的某些技术而成自成一体的治疗方法,常被称为ABC理论,至1993年,艾里斯将这样的理性情绪治疗法改为“理情行为治疗法”(Rational emotive behavior therapy, REBT)。主要方法为消除不理性的想法已解除困扰与恐惧不安。

  • a. 正面情绪与负面情绪:

  人们常在生活中做出大大小小的决定,每个决定都会造成不同的结果,不论好坏。好的结果会带来正面情绪,例如喜悦或荣耀;不好的结果则会有羞愧或生气的负面情绪。情绪可分为正向情绪及负向情绪,但两者并非同一向度的两个极端(不见然成反比关系),而是两个独立的情绪向度,可以同时并存。Cacioppo、Gardner与Berntson(1997)的研究发现,室友对室友的情绪反应,可能同时抱持着正负向的情绪反应,且此类情绪反应之多寡不会互相影响,类似我们所说的“又爱又恨”。Davidson(2002) 发现,当人们经验到正向情绪时,左额叶比较活跃,而经验到负向情绪,则是右额叶比较活跃,且忧郁症病患的左额叶活动性较一般正常人低。

  • b.正向情绪扩建理论(Broaden-and-build Theory):

  Biswas-Diene(2004)等人认为情绪本身有其适应环境的功能,正向情绪主要功能在于扩展人的意识、会增进人的视野、学习能力与对事件做出回馈之能力;而负向情绪则导致狭隘的增加生存机会之行为,如远离危险、静止不动等。正向情绪跟复原力有关,复原力高的人会采用正向情绪安抚内在的心理创伤。

最受欢迎的正向情绪:幽默[编辑]

幽默是一种令对方出乎意料的答案,并不是只是搞笑而已,不仅可以令人会心一笑、无伤大雅,而且可以化解严肃尴尬的气氛。幽默是人际关系中的润滑剂,所以,我们要培养幽默感,与人相处时,该严肃时要严肃,该幽默时且幽默,让生活更加愉悦和逗趣。快乐的人会笑,而幽默的人使人发笑,带给人欢乐。以下介绍最受欢迎的正向情绪:幽默( humors )。

  • 幽默与幽默感

幽默的定义其实至今古今中外仍尚未有一定论,如《辞海》中便描述幽默为“美学名词。透过影射、讽喻、双关等修辞手法,在善意的微笑中,揭露生活中乖讹或不通情理之处。”而美国《新时代百科全书》中则在列举各家说法后,简单的下了这样的结论:“……各家见仁见智,众说纷纭,但最好的幽默定义也许最简单不过:幽默是一切滑稽可笑的事物。”《大英百科全书》则说把一切逗笑的东西都称为是幽默。而在此处我们运用的幽默定义如以下:幽默(humor)指的是个体在接受到某一刺激之后,经历失谐以及解困认知的历程,引发个体有好笑愉悦的感觉,并伴随个体有微笑或大笑的外显行为反应(陈学志,1991)。而幽默感(sense of humor)是一种是一种容易诱发以及感受幽默经验的一种稳定以及感受幽默经验的一种稳定人格特质。

而中国学者对幽默地理解多来自于语用学和日常交际的应用角度出发。而归类出以下三大类:⑴从社交角度出发,把幽默视为是一种生活中的润滑剂、调味料,作为一种交际手段。(陈春华,1999;吴土艮,1999;刘乃实、熊学亮,2003);⑵从修辞美学角度,视之为一种透过讽刺、双关、倒反、夸饰等等手法,以喜剧的形式去表达思想、说明理论的途径。(李军华,1996;《辞海》编制组,1999)⑶从认知与用学的角度思考,视幽默为一种认知过程,除了涉及到幽默的制笑机制,也涉及到言语交际机制(王勇,2001;王文斌、林波,2003)。而表现形式上,可区分为幽默音乐、幽默动作、幽默画和幽默语言(王金玲,2002);从和语言关系上分为:言语幽默(verbal humor)和非言语幽默(non-verbal humor)等等(刘乃实、熊学亮,2003)。

  • 幽默的历史渊源

幽默的英文humor一词,最初是医学的生理学用词,拉丁字原意为“潮湿”,后来又指“液体或体液”。古希腊的一位医生希波克底拉(Hippocrates)认为人体由四种液体组成:血液、黏液、黄胆汁、黑胆汁,因为每个人四种液体组成比例不同,因此形成的气质类型也有所差异。而humor的原意就是指这四种体液在人体中所占的比例,而决定一个人的气质、脾气、心理状态或是情绪等等。一般认为,属多血液气质类型的人可能具有较强的幽默感。 幽默这个词在医学上所使用的生理含义一直用至文艺复兴时期。至15、16世纪时,人们开始关注人的心理状态是如何受到这些“体液比例”所影响的。因此渐渐的,幽默一词,开始从一个人体内体液的比例转为体液比例会如何影响一个人的性情,而后又转变为泛指一个人的性情与气质,而开始渐渐地转为今日大家所熟悉——用来形容一种与众不同的性情,通常和荒谬、滑稽、笨拙等等的意涵。直至16世纪末期,幽默开始走入艺术领域的阶段。艺术家开始觉得幽默可以以可笑的形式来表达具有美的意涵,而后开始统称幽默为一种以滑稽可笑的形式来表达真理、智慧和美的喜剧美学。 而中文中的“幽默”一词,则最早见于屈原《楚辞.九章.怀沙》中“孔静幽默之句”,这里指的是“寂静无声”的意思。而至近代,林语堂发明了幽默这个词,也发表了大量和幽默相关的随笔散文,例如:〈论幽默〉、〈论东西文化的幽默〉,也于1924年在《晨报副刊》上发表了〈证译散文并提倡“幽默”〉、〈幽默杂话〉两篇介绍他所认为的幽默体系,因此林语堂又被称为“幽默大师”。

  • 幽默的分类
    自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提出「幽默」這個概念至今,已有百年的歷史,但心理學上對於「幽默」仍未有聽的定論(如上述所敘述的,各家皆從不同角度提出不同觀點),而幽默往往和「笑」、「嘲諷」、「滑稽」、「有趣」、「好笑」、「荒謬」等詞並列(陳學志,1991)。不同的幽默傾向議會產生不同的分類法。
    若依照幽默的行為分類,Kuiper、Grimshaw、Leite及Kirsh(2004)根據Crail、Lampert、Nelson(1996)的概念以及其所編製的幽默行為量表(Humorous Behavior Q-sort Deck, HBQD),提出三種不同的幽默風格包含正向的技巧型幽默(Social Skilled Humor)、負向的粗魯型幽默(Boorish Humor)及造作型幽默(Belabored Humor)。

⒈正向技巧型的幽默(Social Skilled Humor):存在人际互动中,能够自然地使用一些幽默或笑话的技巧,来缩短人际距离或化解人际压力,并面对生活中的困境。 ⒉负向的粗鲁型幽默(Boorish Humor):偏好使用粗鲁型的笑话或幽默,以及喜欢在人际关系互动中使用攻击型幽默。 ⒊造作型幽默(Belabored Humor):无法自然表现的幽默;无法自在的使用幽默或表达笑话,而使用幽默的目的大多是为了博取他人的注意或认同。

   若按照幽默的功能下去區分的話,Ziv(1984)將幽默分成五種:攻擊功能類型、性功能類型、社會功能類型、對抗焦慮功能類型、智力功能類型。

⒈攻击功能类型:以幽默来嘲讽挖苦,从而伤害别人的自尊,惯用这类型幽默的人往往与忧郁、焦虑、敌意、攻击、心理性症状有正相关。 ⒉性功能类型:以猥琐的语言或性暗示达到幽默的效果,在一定的程度上,幽默的性暗示能够增进彼次的关系,带来情趣,但若含有性暗示的言语行为使某些人感到不悦,甚至是感到遭受侵犯,则很有可能构成性骚扰。 ⒊社会功能类型:能够帮助个体加强沟通、化解分歧、引起他人注意、缓解紧张关系等等,从而使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轻松,幽默还有自我解嘲的功用,使个体能够机制的挽回面子。 ⒋对抗焦虑功能类型:能用于对抗一些负面情况,适当的幽默能够转移注意力,缓解压抑的情绪,令人以积极乐观的态度看待问题。 ⒌智力功能类型:能够促进个人的创新能力与记忆力,高超的幽默技巧更能展示智力水平。

    而若依照幽默的性質下去做分類,Martin、Puhlik-Doris、Gray(2003)等人根據幽默的性質將幽默劃分為兩類:適應性幽默(Adaptive Humor Style)和非適應性幽默(Maladaptive Humor Style)。其中,適應性幽默指的是有助於適應社會、人際交往、化解壓力的幽默;非適應性的幽默則正好相反。幽默風格(Sense of humor styles)乃指幽默感的展現。Martin 等人(2003)建立了幽默感的框架,區分出適應性幽默和非適應性的和非適應性幽默,將幽默感分為「對自己或對他人」、「良善的或有害的」兩個向度。其中,「對自己」係指使用的幽默能夠提升自己(intrapsy- chic function of humor),「對他人」指的是使用的幽默能提升與他人的關係(interpersonal humor);「良善的」指的是指的是所使用的幽默是有善意的(Humor is relatively benevolent),「有害的」則指的是其有則指的是其有傷害性(Humor is potentially detrimental or injurious)。

根据Martin将幽默分类的两个向度,可得到拥有四种幽默风格的“幽默风格量表”(Humor Styles Questionnaire, HSQ),用来测量个体在使用幽默上的差异,而此四种幽默风格分别为:亲和型幽默、自我提升型幽默、攻击型幽默、自我贬抑型幽默。前两者为正向幽默风格,后两者为负面幽默风格。此幽默风格量表是用来评估人们日常使用的幽默的方式,因此是相当自然不刻意的,也经常是在无知觉到的社交或心理状态下使用(Martin, 2007; Martin et al., 2003)。

1. 亲和型幽默(Affiliative humor)——对他人良善的 此种幽默类型,可以用来促进与他人的关系(enhance ones’s relationships)。用来逗笑他人、促进人际关系和降低人际间紧张的局势。个体倾向于做些有趣的事、说笑话和自发性进行善意的机制戏谑。例如:“我喜欢逗别人笑。”是一种无敌意、友善的使用幽默来促进人际和谐的假设。我们经常形容一个人很有幽默感,通常指的就是这种亲和型幽默,因为其主动性的举动、言语常能惹得大家哄堂大笑,让人们喜欢与其相处,来获得生活中的愉悦成分。 2. 自我提升型幽默(Self-enhancing humor)——对自己良善的 此种幽默风格指的是其可用来提升自我(enhance the self)。个体倾向于维持幽默的人生观,当遇到生活上的困境,会运用幽默来提振自己,就算遇到逆境也会维持幽默观,并使用幽默作为情绪调节的机制,例如:“我现在感到痛苦无助,但我会尽量想一些有趣的事情来提振自己!”Martin 等人(2003)认为,自我提升型幽默应该是四个幽默风格当中最接近传统、狭义概念的幽默,而被 Freud 视为是一种健康的防御机制或因应方式。自我提升型幽默在个体遇到人生低潮时可以成为振奋自我的力量,通常这种人也会是比较容易在失败时与自己自处的人,能够在不如意的时候,找到一种舒适、愉快的方式保持自己心情轻松,是一种高EQ的展现,具有这类型幽默的人,挫折忍受力较强,能够承受比较大的压力。

3. 攻击型幽默(Aggressive humor)——对他人有害的 此种幽默风格系指使用消遣他人的幽默来提升自己(use of humor to enhance the self at the expense of others)。个体倾向利用幽默为目的来批评操作他人,例如:讽刺、挖苦、嘲笑、辱骂等等的幽默,或是使用具有潜在攻击性的幽默,例如:种族歧视或性别歧视),例如:“当我想到好玩的趣事,不论说笑话的情境或时机是否恰当,非得把它说出来不可。”、“如果有人并不能做的跟我一样好,我就会嘲笑。”其中,也包含了在不合时宜的社交场合使用幽默,有敌意的使用攻击型幽默。此种幽默通常会在有意或无意之间伤害别人,尽管其实带有好笑的成分,但在不正确的时间点,却不会被视为正向的幽默,非但不会促进人际关系,也不会让周围气氛更加愉悦,反而会导致扫兴、败兴,造成周围朋友的压力,被视为是不利于人际关系进展的类型。有时候,攻击性幽默会出自于自我意识不到的歧视,例如:开黄腔,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接受,被开玩笑的人和听到这些玩笑话的人,可能会产生负面的感受,另外,在传统的场合中,或许会因大男人主义的背景下,而开了一些消遣女性身材、男女情事的玩笑,也逐渐被归类于带有歧视性的幽默。在现今社会,一再强调去除歧视,因此,在使用幽默的时候,除了要达到搞笑的效果,也应该考虑所处场合是否适当,在场的所有人是否都一致认同、可以接受这样的幽默感。过往在婚宴中,老一辈经常使用一些比较直接性的字语,祝福新人早生贵子,因此,许多广为流传的祝福语,为了押韵或趣味性,往往提及过多房事细节,或是以生男作为祝福,随着时代的进步,这些带有幽默的祝福,或许当中的歧视色彩也会被重新审视,需要特别注意。

4. 自我贬抑型幽默(Self-defeating humor)——对自己有害的 此种幽默系指使用消遣自己的幽默方式来提升与他人的关系(use of humor to en- hance relationships at the expense of self),也就是是我们常说的自嘲,或是自我揶揄。个体倾向使用过度自我贬抑的幽默,借由做或者说自己不幸却有趣的事情来取悦、娱乐他人,降低自尊或牺牲自我的形象,让他人觉得自己是滑稽可笑的,来使他人喜欢或接受自己。例如:“我说了上次我干的蠢事,希望他会觉得我很有趣而喜欢我。”我们常用来自我贬抑的人格特质,还包括路痴、爱吃等,这些较为无伤大雅的负面形容词,意外的可以带来一种可爱、有趣的效果,对于自身形象不但没有扣分,反而有加分的效果,然而,此种幽默类型会使个体隐藏、忽略自己的负向感觉,企图借此来获得所属的团体的助益或认可。有可能会降低自尊过度讨好他人,而使内心受到伤害,而换取他人的注意或认可。因此,若是我们想要借由自我贬抑型的幽默来作为人际交往的手段,需要特别评量自己的心灵状态,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自信心,也不可过度贬抑自己,让别人反倒看轻,造成反效果。

     具體來說,親合型幽默是指已開完系的方式促進人際關係,減少摩擦,通常包括說笑話、巧辯等等方式進行(Martin et al., 2003)。運用這種幽默的人「首先要先不懷敵意,而且要寬容、有良好的人際關係。他們很熱情、自信、積極、樂觀。」(Martin, 2007:211)。
   自我提升型的幽默只以半開玩笑的方式激勵自我,通常包括自嘲、自我調侃等方式。他可以有效的減壓。對心理健康很有幫助。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認為,幽默是一種健康防禦機制,可以讓人戰勝或避免負面、不愉快的情緒,對育物背後潛在或隱藏的真相有可觀的看法。Martin(2003:67)闡述:「自我提升型幽默與負面行緒如消極、憤怒等成負相關係;與樂觀、開朗、積極等正面情緒有正面關係。」
     攻擊型幽默只以開玩笑的方式傷害他人的自尊,通常包括諷刺、挖苦、取笑、愚弄他人等,目的是「為了批評或操作別人,並提升自己在人關係中的重要性。」(Martin, 2007:211)。這種幽默透過傷害別人,增強個人自信。攻擊型幽默與神經質呈正相關,特別是敵意、氣憤、攻擊等特質,而與滿意、愉悅、認同等情緒成負相關(Martin, 2003)。
   自我貶抑型的幽默係指以開玩笑的方式傷害個人自尊,通常包括過度自嘲、自我取笑、自我挖苦等。事實上,這也是一種否認自我的防衛機制,隱藏自己負面的感覺,逃避問題。腳紹使用自我貶抑型幽默的人心裡較健康。這種幽默與憂鬱、焦慮、敵意、攻擊、心理性症狀呈正相關,而與自尊、幸福感、親和、社會滿意度呈負相關(Martin el al., 2003)。
  • 幽默对人的影响

幽默是一种微妙且难以界定的一种心理现象,因此有人说:“分析幽默是那些没有幽默感的人所进行的无聊游戏。”然而,随心理学家不放弃的研究与探讨,终究将幽默的神秘面纱揭下。适度的幽默感,对个体的身心健康有正向的帮助,许多研究皆指出,运用幽默应付生活剧变或重大压力是非常有效的。《适应生活》一书中指出:幽默是应付生活变化压力的五个有效办法之一(其他四个方法是期待克制、助人与升华)(Villant, 1977)。“笑”可能无法解决问题,却能让人发现新的途径以面对问题,在关键时刻不会钻牛角尖。幽默高手更能了解人生必然会有痛苦或悲哀,因此,不会抗拒或者逃避,而能洒脱地去面对。

  • 幽默的运作机制[7]

陈学志与徐芝君(2006)曾提出一个汇合的模式来说明幽默产生的历程。

幽默产生机制图 <p.75>页中有相关的架构图。

在这个模式中,输入的有以下两者:“幽默结构”是呈现方式与刺激间的关系,亦是指幽默呈现的技巧,例如:夸大、模仿、假装、矛盾、双关等;而“幽默内容”为幽默刺激的内容,如性、攻击、讽刺等。而通过整个模式,输出内在放松、愉悦、笑的反应。而在中间的处理过程包涵认知活动与情义活动两种历程。认知活动为幽默结构的技巧所引发,因为其中夸大、矛盾、双关等技巧,会令人出乎意料且赶到不和谐,产生失谐(incongruity)的情形,进而产生紧张、不舒服的生理反应。(陈学志,1997)这样的失谐不能单纯以思考解决,而需要转换角度以及惯用的框架(“基模转换”),不必谨慎逻辑,即便是似是而非、强词夺理的方式(如谐音)即可。否则将会陷入困惑或莫名的感受与状态。 解困之后为了消除之前引发的生理反应,会产生快速剧烈的呼吸反映消耗能量,而笑这种回复历程会提供放松与愉悦。所以面临幽默之后发笑可说是面对失谐的刺激产生的生理反应,为了调节这些没有及时危险的失谐状态,让人体从紧绷,消耗唤起的热量,回到正常的状态。此理论为Koestler 在1964年提出的释放过剩能量理论(surplus energy release theory)。

幽默内容产生的情意处理历程,幽默的内容时常是包含挑战社会规范或禁忌的成分,以及对于人事物的攻击或嘲讽。从佛洛依德的观点,他透过研究维也纳当时的笑话,他认为人们被超我限制的某些内在能量(例如本我驱力、性、攻击),在体内累积需要发泄,而笑话提供合法发泄能量的管道。因此幽默不会直接、露骨的展现性与暴力,而是透过精美的包装。另外季尔曼(Dolf Zillmann,1983)也指出,幽默提供“无害的幽默线索”,让人们对于敌对个体的贬抑和的是可以合法存在,且隐藏人们的内疚与道德压力。

  • 幽默的脑神经机制

所谓幽默的字句,也许指的是一则笑话,在人阅读过后,产生好笑的情绪时,他的理解历程是同时包含“失谐解惑”的认知历程,以及“人格推敲”的后所引发的好笑的情感反应。詹雨臻等人利用核磁功能影像技术,是图找出幽默的认知与情意历程所对应之脑部活化区(Chan, Chou, Chen & Liang, 2012)。

第一、在情感部分,也就是人格推论以及幽默情绪引发的部分,发现额叶在幽默地理解历程中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其中在大脑两边的额下回(IFG,Inferior frontal gyrus)和左半脑的额上回(SFG,superior frontal gyrus)有较大的活化,这些区域与语意理解、语意选择以及语意统整有关。 第二、在认知理解部分,亦即失谐——解困部分,我们发现大脑皮质以及皮质下的够早在幽默理解欣赏的部分,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左半脑的腹内侧的前额回(vmPFC,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以及双侧傍海马回(parahippocampal gyrus)和皮质下双侧的杏仁核有较大的活化,而这些区域和回馈系统(reward system)有关,例如:神经传导物质的多巴胺(Dopamine)可能在我们听了幽默有趣的笑话,进而分泌,负责传递大脑情绪感受的讯息,进而启动酬赏回路而引发好笑开心的愉悦情绪感受(Chan et al.,2012)。

上述的研究成功的将笑话中的“认知理解”与“情感”的成分分离。詹雨臻等人进一步研究认知理解中的“失谐”与“解困”的神经基础,发现右半脑的中颞回(MTG,middle temporal gyrus)和额中回(MFG,middle frontal gyrus)负责失谐的侦测,这些区域(右半MTG和右MFG)主宰语意中途的侦探以及语意讯息的储存。而左半脑的额上回(SFG)和下顶小叶(IPL)扮演解困的历程,而这些区域(左SFG和左IPL)主宰语意理解与统整(Chan et al., 2013)。

根据上述的描述,詹雨臻的研究团队建构出了一个幽默语意理解(包括:失谐的侦测,以及失谐过程的解困历程)和幽默引发的愉悦的感受之三阶段神经回路模型。首先,幽默的第一个历程“失谐”主要由右半脑的中颞回和额中叶负责,主要处理语意冲突侦测与语意讯息的储存。接着,由两边的额下回,以及左半脑的额上回和下顶小叶扮演解困的过程,这些区域主在语意理解与统整。最后,“愉悦好笑的情绪”则活化了与酬赏回馈系统有关酬赏回馈系统有关腹内侧前额回和皮质下的大脑两边杏仁核以及两侧傍海马回。经过这个统整说明了幽默的脑部机制使一个全脑的传递活化,包含左右半球以及上下皮质的脑细胞。

  • 探讨幽默理论

幽默理论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早期哲学家对笑的解释。人们不断深入研究幽默理论,不 同研究者亦从不同的角度解读幽默。现有的幽默理论从生理、认知、动机三个层面解释幽默。在幽默研究上,有三大源远流长的理论流派,即社会行为角度的优越/蔑视论、心理分析角度的释放论、心理认知角度的乖讹论。三者构成了外国幽默研究的基础理论,当代有很多关于幽默的研究方法, 出发点都跟这三大理论有密切联系。以下将详加叙述。

优越/蔑视论(Superiority/Disparagement Theory) 优越/蔑视论起源于古希腊和罗马的古典修辞学理论,主要包括那些基于怨恨、敌视、嘲 笑、攻击、蔑视、优越的幽默理论。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Plato)认为,相对于满足的笑 言,嘲笑才是笑的主要形态。因此,笑的意义主要是否定、鄙夷、或幸灾乐祸。 从这一意义上说,笑是邪恶的。亚里士多德( Aristotle)认为笑的刺激因素可以是对丑的模仿,而笑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快感。英国哲学家汤玛斯(Thomas Hobbes)认为,笑是“一种突然的荣耀感,产生于我们与别人的弱点或先前的自我的比较”。 Hobbes(1651)从心理学角度提出“优势理论”的观点来解释幽默现象。他认为笑是当人们和以前的自己做比较,或发现他人的缺点时,突然感到自己非常杰出所引起的“意外的荣耀 ”。Hobbes进一步提出,嘲笑别人的弱点目的在于提升自尊。幽默是人们对较无能者表现出来的恶意,喜剧是模仿逊于一般人的人。在对人类情绪、情感范围的合成分析中,优越感在幽默起着重要的作用。 优越 / 蔑视论认为,我们不必立即意识到自己比较优越;而被嘲 笑的对象不一定是人,也可以是一种想法,一种政治制度或一种现象,即使日出日落等自然现象也可以成为被贬的对象。虽然优越论在 21世纪的今天看起来似乎有些过时,也受过许多抨击,但今天仍有人追随。如 Charles Gruner(1997)就曾重新阐释并发展了这一理论。他的理论包括三个部分:(1)每一个幽默的情境都有一个优胜者和失败者;(2)乖讹总是出现在幽默的情境中;(3)幽默需要有惊奇的要素。 简而言之,尽管幽默的优越理论内部有或大或小的差异,但其共通之处在于,他们都认为笑的人都借嘲笑别人或事物的不幸,或通过蔑视别人或事物来显示自己的优越。

释放论(Relief/Release Theory) 释放论具有明确的心理、生理学含义,这种看法将“笑 ”视为社会约束所产生的紧张和压抑心理的一种释放。佛洛伊德是这释放论的代表人物,其主要观点收录在他的著 作《机智及其与无意识的关系》(Jokes and their Relation to the Unconscious)。在书中,佛洛伊德(1960)认为,幽默( humor)、机智(wit)、喜感(comic)三种不同精神能量可转化为笑,而笑可以区分为“无意的”和“有意的”;有意的笑产生于人们强烈的性和攻击性冲动,包含攻击性的或关于性的内容,幽默中乐趣的主要来源是欲望在潜意识的层次寻求宣泄,从而诱发大笑或者狂笑;而无 意的笑话则很少具有情绪、情感方面的影响,仅仅能诱发微笑或痴痴的笑。而且,在佛洛伊德的术语中,“幽默 ”建立于有意识的基础上,而“笑话”则建立在无意识的基础之上。斯宾塞( Herbert Spencer)认为笑是对压抑神经的一种放松。无论哪种笑,在笑的过程中,都有“过剩的精力”从其中“溢出”。 在这当中,佛洛伊德没有论述太多幽默感的知识,而是论述了幽默感对人类情绪或情感生活的影响。换言之,佛洛伊德并不关注什么是幽默,或什么幽默好笑,而是关注幽默的功能。后人沿着佛洛伊德的思路,兴起了研究幽默的治疗功效,即治疗性幽默(therapeutic humor)(佛洛伊德【译】,1989)。这一研究领域的代表人物是William F. Fr y,他认为笑可加快 动、静脉的血液循环,从而有助于生理健康(Fry & Savin, 1988)。

乖讹论(Incongruity Theory) 在当代 幽 默心理 方面,“乖 讹 论”占 研 究中的主 导 地位,是 对 幽 默 和笑 的研 究中最 具影 响力的一派 理 论,具 有 相当久 的历 史。 “乖 讹 ”这个 概 念 大概 可以追 溯 到 古希 腊时 代,最 起 码始于文艺 复 兴 时 期。“乖 讹 ”的定 义 广 受引用,即“两 个 或 更 多不一 致、不 适合、不协调 的部 分或情况,在一 个复 杂 的 对象 或 集 合中统 一 起 来,或以一种 头 脑能注 意 到的 方 式 获 得 某 种 互 相关 系,笑 便源出 于此。”(Attardo, 1997)。康德(Immanuel Kant)是 第一 个从乖讹的 角度 为幽 默下了完 整 定 义 的人。他 指出幽 默 来自于“从 期 待 到 期 待 落空的突然 转 换”。黑 格尔 认 为,任 何一 个本质和现 象 对比,或 任 何一 个目的 和 手段 的 对比,如 果出现 矛盾 和 不 相 称,而导 致 这 种 现 象的自我否定,这样的情况 就 会变得可笑。在每 个事例中,笑 是源于突然 感 觉 到一 个概 念 和现实之间的不 和谐,而笑 本身正是 这 种 不 和 谐 的 表 现。幽 默 是“完 全不 同的 事 物的结 合,将 属于 一 个情境的事 物并入另一 情境”。 当 代 常 见 的 幽 默 模 式 是“ 乖 讹 — 消 解 ”( I n c o n g r u i t y – Resolution,简称IR)的“二阶段”模 式。在 第一阶段中,笑 话的接收 者 发 现他 对原文 的期 待与 笑 话 的结尾 不 相 符,换句 话说,接 收 者 遇 到了 不 和 谐,即 笑 话 的 妙 语。在 第 二 阶段,笑 话 的 接 收 者专 注 于解 决 某 种 形式的问题,找 到一 条 认知 规 则,这 种 认知 规 则 使 妙 语 部 分 紧跟笑 话的主体部 分,并使不 和谐 的部 分 显得和谐 一致。 这两个阶段包 括首先 对原文作出一种 解 释,这一解 释 随 后被 第二 种 更有 利的解释 驳回。 值 得 注 意 的 是,这 两 种 解 释 其 实 是 并 存 的。它 加 长 了“ 准 备”阶 段,将 第 二 阶 段 模 式 扩 充 为一 个 三 阶 段 语 言学 的 模 式,即 准 备 — 乖 讹— 消解 模 式。其中,“准 备”本身并不 可笑,但它为不 和 谐 奠 定了基 础。其他 基于“乖 讹”的理 论 包 括 Koestler(1964)的 异类 联想 理论(Bisociation Theory),Paulos(1980)的灾变理论 模 式 (Catastrophe-theory Model),以及 Hofstadter和 Gabora(1989)的框 架 合成 理 论 等 等。当 然,除了上 述 三大 理 论 范 畴 外,还 有 很 多 其 他 类 型的幽 默研 究,例 如幽 默 的心理 和 生 理 反 应 的 实 验 研 究、工作 场所中的幽 默研 究、儿 童 幽 默 和 妇 女 幽 默 的 研 究、幽 默 与性 别的 研 究、幽 默 与 种 族 的 研 究、幽 默 的 治 疗 功 效研 究、跨 国和 双 语 幽 默研究等。

  • 笑话

在 正常 社 交中,一些 人喜 欢 用笑 话 来 逗 乐 他 人,这 些 笑 话 通 常是 一 些 短 而 有 趣 的 故事。一 般 而 言,笑 话主要由两 部 分 组 成: 第一 是 笑 话 开 头,用来吸引听 众的 注 意力,使 听 众 对 这个 趣 味 故 事之后 的 发 展 有所 期 待;第 二是 笑 点,是 一 个 意 想 不 到,或 与 现 实 完 全相反的情 节,也是 一 个 笑 话 最 重 要的部 分,且 这个 笑 点 是 否令 听众 感到好笑,将决 定这个笑 话能否成 功。 在日常 交 流中,以口语或 非 语 言 形式 表 达 笑 话 都 具 有一种 固 定 模 式,就 是 让 听 众知 道 这个 笑 话是 幽 默 的,及 期 待 观 众能够 欢 笑(Cashion, Cody & Erickson, 1986)。笑 话的内容和形式 虽 然可以 根 据 个人的创意自由发挥,但 是讲 笑 话的人往往尝 试 在笑 话与 其 接 下去 要讲 的 事情 或 观 点中找出 共 通 点。因此,现 在笑 话 往 往可 运用到各种 不同的场 合(Long & Graesser, 1988)。

自发式情境幽默 在一 个 关 于 成 年人 大 笑 的 研 究中,Ma r tin和 Ku ip er(1999)发 现,有11%的日常发 笑 是因为笑 话,17%的发 笑 是因为大 众媒体的 节目,而 剩 余 的 7 2 %则 是自发 地 对 一 些 有 趣 的内 容 或 讲 述自身 的 经 历 时 发 笑。自发 式 情 境 幽 默比说 笑 话 更 加注 重内容的阐 述,而 且具 有更 多的形式。

偶然式(无意识)幽默 偶 然 式 幽 默 是 指幽 默 并非出自发言者或 行为者 的 本 意。这 种 幽默包括身 体幽默 和语言幽默两 种 方 式。身 体幽默的例子 包括畸 形的镜子 影像、因为香蕉皮而滑倒、或 将饮料洒 到自己的脚上等。 这 些 行为在 伤 害 不严 重的情况下,因为突 然的慌 乱而导 致 幽 默这 种 身 体 幽 默 也 成 为 喜 剧 元 素 之一。而 语 言 幽 默 则 来自错 误 读 法、逻 辑混乱等 等,在公共场 合尤其 具 有幽默 效 应。

总 而 言 之,社 会 发 展 和 研 究 愈 加 深 入,幽 默 的 形式也会 愈 来 愈 多 样 化。早 期 幽 默 的 研 究 者 将 大 部 分 注 意 力 放 在 笑 话 及喜 剧 上,而忽视了研究其他幽默 类 别。但由于幽默 是一种由自己掌 控、 内容 无 限制、令人 发 笑 的 事 物,因此 很 多 研 究 者 都开始深 入研 究 幽 默,甚 至 将 幽 默 分 类,并以其 好 笑 的 程 度 进 行 实 验 室 研 究,让 幽默的科 学 研究更为严谨 和有 数 据支 持。

  • 有关幽默的最新研究

[8] 幽默可以适人际关系之间的润滑剂,但也正如单元中“幽默的形成”所说,幽默中也会带有攻击的成分。因此在<夫妻间幽默运用及其影响>这篇文章中,作者分析幽默在夫妻之间的人际关系中,带来的正面或负面的影响。该研究对于幽默的种类,不采用Martin等人(2003)的幽默风格量表(含人际促进型、自我提升型、攻击型及自我贬抑型四种幽默风格)、De Koning与Weiss(2002)测量的幽默因应(工具性、正向、负向),或是Vassilis等人(2010)测量的幽默运用型态(联谊型、自我增强型、攻击型、低俗型、自我贬 抑型五种),因认为期混淆了幽默动机与幽默形式。而采取了将幽默动机与幽默表现形式分开测量的量表,将幽默动机分为“利他”、“利己”、“利关系”;幽默的表现形式的三因素,三因素命名为“自我贬抑”、“挖苦嘲讽”、“诙谐戏谑”。在婚姻品质的量化上,研究采取参考伊庆春(1991)[9]、李良哲(1999)所用的量表。 而这个研究的结果发现以下情形:

1.夫妻之间的差异 利他与利关系的幽默动机、诙谐戏谑的幽默型态等向度,以及婚姻品质两层面,丈夫的分数均显著高于妻子;但在利己的幽默动机,及自我贬抑或挖苦嘲讽的幽默型态方面,则夫妻间无显著差异。

2.夫妻幽默类别 “夫诙谐自贬型”25%“双多元运用型”25%“双少用幽默型”15%“妻嘲讽自贬型”35%

3.幽默与婚姻 利关系幽默越高,对婚姻帮助越大。“夫诙谐自贬型”或“双少用幽默型”的夫妻比起“妻嘲讽自贬型”有较高的婚姻品质。

3. 负向情绪[编辑]

虽情绪的维度无法明确地分为正向与负向,但可粗略将负向情绪定义维,当刺激或环境会阻碍或违背个人动机时,所引发的情绪,例如恐惧、悲伤、愤怒。而这样的情绪会导致固定个体的思想—行动取向被窄化。

仇恨[编辑]

仇恨,这是一种常常与愤怒挂钩的情绪,当人类感受到此种情绪的时候,会明确的感到强烈的敌意、反感,仿佛心里有什么凶暴的东西正在涌动。仇很的来源有很多种,受到伤害、背叛,尊严受损、感情遇到挫折,是人在失去的时候时常会迸发的情感,寻求反扑和复仇。苏格兰哲学家大卫·休谟认为恨是一种束缚的感觉,且是无法被定义的。有些人认为,仇恨的情绪只发生在当下,只要在当天入睡以前,寻求适当并且合理的管道途径发泄得宜,大部分的冲动情绪都能缓解并消失,然而一旦没有适当发泄,在经过了许多夜晚之后,可能日后只需要看到一眼相关的人物、事件、场所,都会马上牵动这种冲动的仇恨情感,甚至严重者,仇恨情感强度有可能日渐加重,最后压垮身心,或成为冲动情绪的奴隶。知名文学家哥特曾经说过,仇恨是无法面对悲伤的胆小鬼所逃进的一个场所,复仇就是让生锈的剑沾满更多的血,悲伤就是让受伤的心沉浸在血池里,每砍一刀,刀刃就会生锈,接着拿去磨,最后剩下的就是随风飘散的铁锈。

仇恨犯罪

仇恨罪行(Hate crime)起源于保护特定且少数的群体的意识形态,指的是由针对某一群特定的社会群组,所犯下的歧视性犯罪行为。这些社会群组包括宗教、种族、宗教、身心障碍、性倾向、国籍、族群、性别、年龄、性别认同及政党等等。

仇恨言论

仇恨言论(Hate speech)是基于某些属性而攻击个人或团体的言论,其属性例如人种、性别、族群、宗教、人种、残疾或性取向等。即是指一些有意去贬抑、威吓,或煽动一些针对个别族群作出暴力及偏见的言论。

仇恨团体

仇恨团体(Hate group)是针对某些人士的民族、种族、国籍、肤色、文化、宗教、语言、文化、阶级、腔调、外貌、职业、性别、性别认同及性别气质等而憎恨、讨厌、敌视或者诉诸暴力的有组织集团。

仇外

仇外或排外,指对外国人、外族人、外乡人、陌生人不满或恐惧,继而产生排斥、恐惧心理。其英文名字“xenophobia”是来源自希腊语“ξένος (xenos)”,意指“外来者”;“φόβος(phobos)”,意指“恐惧、隔离”。

与所有的恐惧症一样,排外主义是指当事人对恐惧的感觉有明确的意识,并且相信引起这种不适感觉的人是外国人、外乡人或是陌生人;这与种族主义和一般偏见是极为不同的(虽然这两者有可能同时存在),因为外人与自己不同国籍,或是不同种族外观上有明显的不同,而这明显的区别便导致种族主义。引起种族主义的是种族、血统、国籍,但引起仇外心理的可以是不同的因素。其一是一个社会之中,有不被视为属于该社会的一群,一般是外来的移民,虽然他们有可能已定居数世纪。这种仇外心理在受到刺激的情况下可能会引起敌意和暴力反应,最悲惨甚至可能导致大屠杀。其二是文化因素。所有文化都受外来文化影响,文化层面的仇外常常是针对外来的文化,像是外来用语可以影响本土语言。这种形式的仇外较少针对个人,但多数时候可以引发净化文化和语言的政治运动。值得注意的是,孤立主义并不等于仇外。

愤怒[编辑]

[10] 愤怒被认为是最危险的情绪,因为可能会引发对方同等的反应,造成恶性循环。且愤怒多半随着恐惧、讨厌、内疚、羞愧等情绪发生。而愤怒之所以会产生攻击,学者提出下列几个理论,一是挫折—攻击假说,亦即倾向于攻击引起自身阻碍的人(详可见:[[3.8.3.5.1 挫折-攻击假说(frustration-aggression hypothesis)]]。反之,也有部分学者(认知新连结主义 cognitive-neoassociationistic model)认为愤怒是由不愉快的情境事件引起,即便没有特定对象也有可能产生(如:噪音)。而愤怒的情绪亦可能造成短暂或永久的人际关系损伤,使孩童失去同侪认同(Lemerise & Dodge)

悲伤[编辑]

[11] 悲伤的情绪多半来自丧失某项个体追求的人、事、物。而悲伤情绪的产生与其功能,有以下三种假说:

1.悲伤疼痛假说:是个体面对高度压力事件的心理反应,以身体的病痛反应为借喻,去面对失败与损失。

2.悲伤的回避假说:悲伤用于回避社会联系的功能,当受到排挤或不被欢迎时,会让你回避一段时间,等待情况好转,再重回社交圈。(N.B.Allen & Badcock,2003)

3.悲伤的求助假说:悲伤具有求助功能,能引起他人注意,让个体显得无助,增加受到帮助的机换(Watson&Andrews,2002)。

恐惧与杏仁核[编辑]

  Joseph LeDoux (1996、2007)的研究指出,讯息传递至杏仁核有两种途径:

  • (1)慢途径:感觉器官所接收的讯息大部分经一般神经传导路线传至大脑皮质区,由多种回路处理后,产生反应
  • (2)快途径:经丘脑传至杏仁核,虽反应较快但讯息无法完整处理。如此推测,受到外在刺激时,杏仁核会先用恐惧等情绪快速面对并反应,大脑皮质经过完整分析后再做出接续的反应,可视为身体的一种防卫机制。“杯弓蛇影”便是如此的情绪反应。杏仁核与恐惧记忆之形成也息息相关,恐惧惊跳反应测试(fear potentiated startle test)是一个目前常用来研究恐惧记忆是否形成及杏仁核功能是否正常的实验方法。实验步骤如下:先给予实验动物一个制约刺激(conditioned stimulus, CS),例如灯光;再搭配一个嫌恶性的非制约刺激(unconditioned stimulus, US),例如足部电击。经过连续性的配对训练后,实验动物会将两种刺激连在一起,以后若给予制约刺激时,受测动物会出现心跳加速、血压上升及呼吸变快等生理变化,行为上也会表现出因为害怕而静止不动的状况,此时若再给予一个声音刺激,此动物马上会因惊吓而向上跳起,经由跳起高度的实测值,即可判断该动物的恐惧记忆是否已形成。

  科学家在比较杏仁核正常和杏仁核受损老鼠的实验结果后,发现杏仁核受损老鼠的惊跳高度值明显低于正常老鼠;预先在老鼠脑中杏仁核处注射一些抑制其活性的药物后,所得到的实验结果也类似杏仁核受损的老鼠,这些实验动物都不会出现明显的惊跳反应。由上述结果可得知,恐惧记忆的形成和恐惧记忆的表现都与杏仁核的功能正常与否有直接的关系 。

另外,恐惧与悲剧对心理与脑的影响不只是巨大的痛苦,还有我们对待痛苦的方式也影响甚大,没有灾难的反抗也就没有痛苦,引起我们注意的不是灾难而是反抗。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颗神性的火光,他不许我们自甘失败,却激励我们热爱冒险。

情绪相关实验[编辑]

心理学家哈里斯设计一项实验测试狗狗是否对受到自己主人宠爱的其他狗会产生妒忌 研究对象是36只狗和它们的饲主,试验要求饲主与1只按了开关会汪汪叫和摇尾巴的玩具狗一同玩耍,并把它当作真狗看待。当饲主跟玩具狗玩时,约80%狗儿会推或碰触饲主,而玩具狗汪汪叫与摇尾巴时,有些狗甚至会攻击它。实验结论为狗亦会产生妒忌并想要切断主人和其他狗的关系,使人重新思考是否只有人才拥有妒忌这类所谓复杂的情绪。

4. 大脑意识与情绪启动[编辑]

边缘系统负责某些情绪的运作,例如杏仁核会启动愤怒与恐惧等负面的情绪反应。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情绪反应都是由边缘系统所发动。负责我们意识运作的大脑前额叶也可以经由与边缘系统互动而发动情绪反应。 而主要的途径如下: 视丘->大脑皮质(意识反应)->杏仁核->下视丘->自主神经及内分泌反应 例如:当我们在报章上读到全球金融危机所带来的后续负面效应,会使我们担心失业问题、汇率变化和所存在银行的财务是否安全。而会产生这种负面的焦虑情绪反应是由大脑意识理性分析后所引起,并不是直接由边缘系统所发动,而是意识大脑认为现在需要恐惧的情绪(焦虑是一种预期性的恐惧),进而下令杏仁核开始制造恐惧的生理反应。 然而情绪反应一旦发动后,主控意识的大脑(前额叶)会进行理性的分析,并试图调控负面的情绪反应。但是边缘系统通往意识脑区的神经通路比意识脑区通往边缘系统的神经通路密集许多。因此一旦边缘系统强烈启动,意识脑区往往无法立即掌握主控权。

(四)表情反应[编辑]

表情反应(expression),包含面部以及肢体的反应。

给予一个情境假设:当人类感到愤怒的时候,双眼会不自觉得睁大,且嘴唇紧闭甚至可能是咬牙切齿,眉上亦是紧皱,等等的脸部型态变化。我们通过这些表情反应传达出沟通或警示的意思,若对方能够因而察觉发现有不适的情况而及时予以止损适时的道歉,一场无硝烟的战争可以消弭于无形。

情绪是一种强而有力的社会沟通工具,使他人能够在观察另一人的表情反应之后,做出不同的社会应对沟通方式。无路是正向或负向,这是一种非语言的情绪表达,且不需要很多的程序或机制加以理解,无论是否有文字读书的学习,即使是没有受过教育的孩子或年长者抑或是不同语言的使用者,也能透过这种沟通的机制传达出心中的所思所想,并且加以阐释理解。我们甚至可以认为,情绪表达相较于语言文字更为强大。情绪的反应更加容易为他个体所查知,透过面部的表情观察及行为反应侦测出他内心正在活动的心理状态;然而,与此同时语言很有可能是得以隐藏及欺骗大中目光的工具。举例来说,一个手足无措或频频眨眼的人很有可能正试图掩藏其内心的想法或事情。音此在赌场上,职业或是老练的赌徒都会藉以一个伪装的行头类似墨镜或口罩,不然便是刻意摆出面无表情的脸色以防止泄漏出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以及他手中铺克牌的好坏。

脸的功能[编辑]

一张脸让我们认识拥有者的独特身份。在许多情况下,脸被用来判断吸引力的指标,一张吸引人的脸得到更多的社会报偿。(Hatfield&Sprecher,1986)。

除此之外,我们更能从他人的面部表情读出其内心的感觉,不只作为读出(read-out)的展示工具,人脸也可以是读入(read-in)情绪启动的工具和读逾(read-across)的社会工具。一个人的脸部表情可以影响个人的情绪经验,例如快乐的面孔可带来回馈,使仍觉得更快乐。脸也会影响“社会情境”中的其他人,使他们模仿表情产生相关情绪。

透过面部表情是情绪沟通有效的模式之一,动物行为学家提出证据显示,除了人之外,灵长类动物使用面部表情作为无池和建立优越阶层关系的工具。心理学家也显示在很多社会情境,面部表情是人类沟通的重要管道。

姿势与情绪(肢体反应)[编辑]

在生活中你可能常常遇到一些会改变你心情的大小事,引起你快乐、悲伤、愤怒、惊慌等情绪反应。在本书许多章节中更是提到这些情绪反应所造成的后续生理反应,比如当你感到快乐时能促进免疫系统、使你更快从疾病痊愈;易愤怒的人则会让血压升高、罹患心脏疾病的几率提高。这或许可以被解释为身体为了对情绪产生时外在环境的改变做出因应所造成的。情绪是如何影响身体的议题在心理学里已被广泛的研究,然而如果我们这时候反问:“那身体姿势的改变是否会影响到人们的情绪呢?”这在心理学界便引起了各方不同的观点,各自提出自己的理论。

支持方[编辑]

首先,在S. Stepper et al. 1993年的实验里,他先让受试者进行一项能力测验,然后要求受试者摆出平时的工作姿势以及摆出端正(抬头挺胸)或驼背的姿势。接着告诉他们在刚刚的测试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分析受试者的反应后发现,驼背姿势的受试者回报的反应没有比端正姿势及平时姿势的人来得感到骄傲、开心[12]

在F. Strack 1998年的研究也提到,他让一些受试者观赏一部卡通并为其好笑程度评分。在观赏的同时,一组受试者被要求咬着一支笔,这将使受试者在不知不觉中露出微笑;另一组被要求用嘴唇含住笔,进而达到防止他们笑的效果。结果显示,咬着笔的那组认为卡通的好笑程度高过含住笔的那组,也更容易了解卡通中的笑点[13]

在所有TED talk中名列第二受欢迎的影片《Your body language may shape who you are》[14][15]中更是表明,他们将42人带入实验室做了个实验,他们对受试者声称实验目的为心电图电极的摆放位置是否影响数据收集。实验里先让受试者朝试管里吐口口水,再摆出有权势的姿态,如双手放头后两脚伸直、双手张开靠桌身体著站着微微趋前等姿势,或无力的姿态如双手抱肚子或站或坐,保持这些姿势两分钟后询问:“现在你觉得自己多有力量?” 受试者接着会有一个博奕的机会,然后再取一次唾液样本。结果发现到本次实验中用赌博来衡量的风险承担能力,摆出有权势姿势的人有86%会选择赌博;而摆低权势姿态的人只有60%选择会赌。将采样的口水分析后发现,从受试者踏进实验室的那一刻起,摆出高权势姿态的人睾固酮会上升20%、肾上腺皮质醇下降25%;摆低权势姿态的人则是睾固酮下降了10%、肾上腺皮质醇上升15%。其中睾固酮代表着支配性,而肾上腺皮质素又名“压力贺尔蒙”,在压力环境下扮演重要角色,通常强势的领袖也拥有大量的睾固酮与较低的肾上腺皮质醇。

这样的实验结果暗示著透过仅仅两分钟的姿势改变,将造成个人生理与心理上预期接下来的困境挑战并作出心理、生理及行为上的改变。这或许可以应用在面试、公开演说、风险投资等状况下增加自我信心及表现,即使一个人因实力不足或在群体间地位低落而感到无力时,或许也能透过这种方式先建立起自信的外壳,渐渐提升表现直到成功为止。

反对方[编辑]

Eva Ranehill et al.在2015年尝试重复前述Dana Carney et al.的实验,并把实验人数拉高至200人,且遵照原始实验方法,除了一些差异如将摆每个姿势的时间提升到3分钟、在实验前简述实验将调查姿势是否影响荷尔蒙浓度与行为等。实验结果发现受试者回报其高权势感受确实有提升,然而在风险承担能力、睾固酮浓度与肾上腺皮质醇浓度上却没有统计上的差异。作者推测实验无法复制的原因在于原始实验的样本数过少,或者本实验在实验前就已经透露出一些实验的目的。[16]

除此之外,更有数篇发表在Comprehensive Results in Social Psychology上的论文表示他们也无法成功复制实验。

再次反驳[编辑]

面对对于姿势影响情绪的质疑,Amy Cuddy et al.在2018发表了另一篇论文做出回应,说明姿势对于权势的感受与情绪确实存在影响。然而还是未提及姿势与做出的行为反应、荷尔蒙浓度是否存在关联。[17]

自身情绪经验的诱发[编辑]

表情不仅止于情绪的产品,他更是可以反馈我们脑中对于过去自身情绪经验的管道。心理学家施卓克(Fritz Strack)等人曾经据此做过一项实验: 他们要求实验参与者将一支笔以不同的方式含于口中,例如放置于鼻子与嘴唇上方用肌肉与面部表情将其夹住,或是以牙齿咬住。结果显示,牙齿咬住的参与者所做出的报告较多正向的情绪经验反映,他们在看卡通漫画时也会表现出更多欢笑的反应。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牙齿咬住的情境与我们平时露齿微笑的表状态几近相同,固有促进正向情绪的效果。反之,以嘴唇含住笔的嘟嘴表情像是讨厌的表情。由此可见,外在的表情也会对情绪的引发产生促进及抑制的效果。这也告诉着我们,要随时保持笑容,对于个人的情绪管理也是极为重要的策略。

展示规则[编辑]

情绪经验的表达可能跟工同的遗传基础具有相当的关连性,但情绪表达的时机以及强度则深受文化的影响。每一个文化会建立起各种不同的社会规范用以对人民产生具有相同思维与习俗,概念性的规制效力,用以节制某中情绪得时机与身份(Lutz& Abu-Lughod, 1990)。这种情绪这种调节情绪的表查机制或者我们所认为的无形规范叫做:展示规则。

展示规则界定了情绪应该要表现的时机,所应当予以表现的对象与需要表达出的程度。艾克曼(Paul Ekman)认为说这些展示规则都是后天所养成的,历经后天社会化过程的学习以及强力自我克制基本情绪表达的结果。他曾经在一项研究中,默默记录下日本及美国受试者同时观看一部情感极为丰富的电影时,他们面部表情上的变化(Ekman,1972)。结果显示出,当参与者独自一个人在房间看电影时,美国人和日本人所表现出的反应相当接近,都会因着电影情节而出现大笑或悲伤落泪的情状;然而,假如受试者观赏电影的房间中多了一位穿着白袍,看似十分威严解严肃的主试者陪同,日本参与者的表想就会明显比较有礼貌,也较常微笑,情绪表达上面也会比美国参与者来的更加温和,与此同时也不太会对于电影情节的大喜大悲而跟着转换。

有趣且值得一提的是,当日本的参与者在看到情绪非常强烈的电影情节时,若有主试者在一旁陪同,他会先因应情绪而极短暂的表现出强烈的情绪表情变化,但是瞬间消弭于无形,并且会用微笑的表情来遮掩上一个强烈的情绪表情。 情绪表现规则(Display Rules)

如果情绪的表达方式在不同文化间有一定的相似性,代表情绪的表达并不只受到后天文化培养的影响,还会受到先天性的影响。除了文化以外,情绪表达也有物种间的差异:比如黑猩猩的笑容和人类不一样,并不代表开心,反而代表恐惧。

脸部说谎[编辑]

虽然脸部表达是重要的沟通管道,提供一个人对环境解释、反应的许多讯息,但不会是绝对正确的讯息来源。当我们不希望在人前表达出自己的真正感受时,我们能够抑制或改变自发性的表情,做出另一种表情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感受。人们常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表现以符合个人的或文化的表现规则—应该在什么情况下有何种情绪表现。这些表现规则在不同的文化之间差异很大,这也是为何不同文化的成员用不同的脸部表情传达相同的情绪,或是对同样的情境反应却不同。因为有能力控制脸部的表情,所以我们的脸常常不会表露真正的情感。这并不减低面部表情作为沟通的有用程度,事实上,有能力控制表情可能赋予脸部活动必须的弹性,以促进帮助社会行为。

关于面部情绪的相关研究[编辑]
婴儿情绪发展[编辑]

婴儿常常依照母亲的面容,以帮助自己解释和应对模糊的情境。当婴儿在不确定情境时(context of uncertainty),婴儿会依据母亲面部的情绪讯息,作为进取或躲避行为的指引,这种找寻情绪讯息作为行为控制者的过程称为“社会参考(social referencing)”。

Sorce等人在1985年,研究把小孩放在视觉悬崖(visual cliff)(参考下面注解),母亲情绪讯号对一岁大婴儿的影响效果。结果显示,母亲的负面情绪会冻结小孩的前进与好奇心,让大部分的小孩退缩的角落的安全处。而母亲的情绪若为高兴,则会让小孩觉得情境式安全的,而将之视为探勘的讯号。若当视觉悬崖的环境去除,那么情境就非不确定,小孩就不会参考母亲的表亲。


备注:视觉悬崖其设计为:在具有显著深度不同的平面之上,覆盖透明的厚玻璃,并且其平面被制作成棋盘的型式,以制造成一种深度的错觉。实验最初设计为研究小婴儿深度知觉,并认为这种能力是与生俱来的。证明人类自小就有对深度有所警觉,这样的能力有助于物种生存。在上面实验中,Sorce等人将此做为实验方法,以测量母亲的面部情绪与婴儿行为的关系。

面部表情的政治学[编辑]

Lanzetta等人在1985年,组成内部有心理学家和政治学家的研究小组。专门调查电视上表情对观看者态度的影响。他们发现当观众在电视上看到政客的面部表情,会影响他们对政客的态度,尤其是当目标是观众不认识或并无强烈态度时,这种面部效果最明显。

此研究分为两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中,三组大学生看同样一组(20张)有关雷根总统的剪辑影片,并测量学生对雷根总统前后态度的差别。每部剪辑过的雷根的影片在背景中出现,然后记者描述这个故事。对这三组而言,有10部影片他们看到都是相同的,但另外10部,在快乐组,受试者看到雷根快乐而安心的表情;中性组看到中性的表情;生气组看到雷根生气、威胁的表情。这些表情的差异对研究前就极力支持或反对雷根的人没有影响,但对态度中性者,营醒却很明显。当他们看到雷根快乐而安心的表情后,对他有较多正向的态度;看到中性或生气,则会对他产生负面态度。

第二个部分中,研究人员发现新闻播报员在电视上谈论政客时的表情似乎会影响我们对政治人物的态度,甚至是选票。研究者从三位播报员上找到了偏差的证据。CBS电台的Dan Rather以及NBC电台的Tom Brokaw在报道雷根或者其民主党对手孟代尔时,都同样是愉快的表情,所以没有偏差证据。然而ABC电台的Peter Jennings对雷根有强烈的表情偏差,他的表情在报道雷根的新闻时,明显比孟代尔或其他主题时愉悦。选举过后,研究者在全国各地做了调查,评估“Jeanings微笑”的效果。他们随机选取常看新闻,且在这次选举曾投票的人。他们发现常看ABC电台的人,比常看NBC或CBS电台的人,较容易把票投给雷根。虽然这个现象的解释可能很多,研究人员最可能的主因是Peter Jennings的表情影响选民的态度与选票。因为ABC电台支持雷根的故事较其他两家少,所以他们理直气壮地消除一个可能的解释:ABC电台对雷根有一般性的偏好,所以支持雷根的选民会选择ABC电台看新闻。

这些研究代表了我们上述提到的:表情在我们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性。脸部表情是重要的社会讯息的资源,影响我们的行为和态度。


(五)心理学家解释情绪的取向[编辑]

  心理学家在探讨情绪的心理学时,主要从四个取向下手:进化论取向、跨文化取向、心理生理学取向与认知取向。而又从心理生理学取向与认知取向之理论综合出了情绪之综合理论。

1. 情绪的进化论取向[编辑]

  情绪何以存留在所有人身上?从演化观点而言,可见情绪的存在,对于人类生存具有不可或缺的理由。情绪能触发与激起人类做出生理行为。例如:父母亲对小孩的爱,双方的互动,能为彼此带来幸福的感受,此出现的结果有利于两方生命的延续;当身处危险的情境,人会感受到紧张以及畏惧,此时情绪会使人具备警觉心,以便在危急中及时做出适当反应。

情绪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当我们接触每事每物,身体都会做出情绪反应,想趋近(就是喜欢)或远离(就是不喜欢)眼前的状况,大脑会记录每次的情绪判断,在脑海中储存形成一种身体不自主地反映,例如:有个朋友每次和他聊天,他都会做出攻击性的言论,大脑便会记录与他相处时不舒服的感觉,并制造相关的情绪意象,当下次再遇到这位朋友时,自身就会产生保护机制,只与他基本的打招护而不作过多的交谈,这并非刻意的,而是大脑的情绪意象在发挥作用,使自身产生”抵触“”拒绝“的反应,不容许自己对这位朋友敞开心胸。即便是随着社会化,人们可能为了眼前的利益或维持表面上的和谐,我们可以刻意隐藏不舒服的情绪、否认身体的情绪知觉,但是大脑仍然会记录身体最真实的反映,因此每次接触到不喜欢的事物时,自身仍会不自觉的比平时更为拘谨。情绪是人类演化过程中留下的求生本能,使我们趋吉避凶,远离威胁自身的对象、并自然而然喜欢亲近能带给自身快乐幸福的人。

2. 情绪的跨文化取向[编辑]

  当我们看到一个人在笑时,可能会觉得他现在应该相当开心,而看到一个人皱眉头时,可能觉得他心情没很好。情绪表达让我们能沟通情感,让我们可以与其他人沟通。可以影响他人对我们的回应,例如母亲以婴儿的表情,回应婴儿 。可以透过情绪表达作社交互动,例如对人微笑可以打破沉默尴尬。可以鼓励社会行为,例如我们可以用脸部表情,影响他人情绪。但情绪与表情的表达的一致性,真的在所有人类都一样吗?表达是社会性的,是要给受众看的,并且关乎到讯息的传达。情绪反应的前因、事件解读、评估,以及生理反应模式等各种面向,都深受个人的文化背景所影响。然而,跨文化上的差异,例如:日本人在困惑或生气时也会笑,却也有许多相似之处,例如:各国人在尴尬时都会笑,特别是在脸部表情与口语情绪上,能看见共通的基本情绪有不少相仿的地方。

文化模型中的情绪[编辑]

由“情绪的跨文化取向”的角度,我们发现情绪在不同的文化脉络中会有不同的表现,情绪是受到社会和文化意义影响的。当然人类在接触文化影响之前,存在着我们上一章节讲述的“基本情绪”,而就就文化模型的观点而言,这种“普世”而“直觉”性的情绪我们可以称之为“初级情绪”(primary emotion)。而经由社会文化习得的情绪,是在人们表现情绪的过程对基本情绪做出的“再反应”,是经过较复杂的认知、在个体意识的处理之后做出的情绪,例如:虽然生气(初级情绪)但为了维持礼貌而隐藏怒气改以陪笑(次级情绪),又或者为了保护自尊而选择在伤心难过(初级情绪)时以大声怒骂(次级情绪)隐藏原本的情绪。而这些初级情绪道次及情绪的转换时常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不同的文化价值可能会造成个人对基本情绪的“再反应”做出不同选择。下文Ekman的实验则是对此“文化模型”的证实。

情绪相似性的辨认[编辑]

  由Ekman(1975)的研究发现,无论大人或小孩都能相当准确地辨认出喜、怒、哀、乐、厌恶与惊恐的脸部表情。新几内亚的Fore部落里的族人能相当准确地指认出美国人的脸部表情,尽管这个部落并没有与西方人接触过,但他们的脸部表情与辨认表情的能力却和美国人相似。而在所有表情中,高兴的表情辨识率最高,恐惧则最低。

情绪判断[编辑]

不同文化的人进行情绪判断时着重的面相有些不同,例如日本人做情绪判断时会关注在眼睛的眼神、眉毛;美国人则会注意嘴巴的动作变化

3. 情绪的心理生理学取向[编辑]

主要是以生物学(生理反应)的观点解释情绪的发生。在中枢神经系统中,许多大脑的区域控制情绪的产生和记忆相关经验所产生的情绪。而在自律神经系统,其掌管了生理现象的改变所引起的情绪。

(一)大脑系统的机转:分成三大原理
1.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
主要发生在边缘系统的杏仁核(amygdala),为情绪中枢。正常情况下功能有学习情绪联想、辨别情绪的表达、感测个人相关资讯和感知带有情绪的字眼。举例来说,杏仁核不幸失去功能的病人无法光靠观看他人的表情就知道此人的心情状态。
2.情绪造成表情和非情绪造成表情的控制
面部的表情控制总共有两个系统。第一个是 pyramidal motor system ,此一系统包含 motor cortex 是控制自主的(有意的)面部表情,例如:迎合他人的假笑。第二个系统是 extrapyramidal motor system ,此一系统的中枢是在motor cortex下方的区域是调控非自主(与情绪有关)的面部表情,例如:开坏大笑。脑部的损伤有可能造成任一个系统的伤害,pyramidal motor system受到伤害的病人,在表达真质感情流露的表情时是不受影响的,但当他们无法要假笑,反观 extrapyramidal motor system 受到伤害的病人,可以在自己的意志下摆出任何表情,但当他们感到喜悦时却只能板著一张脸。
3.大脑的两大半球(大脑皮层)
大脑的第三个重要角色,可以由许多大脑半球差异的研究得知。
(1)在右脑受到损伤后,病人将无法因为笑话而开怀大笑,即使他们了解笑话中的文字、笑话逻辑和梗。
(2)当受测者被要求判断图中人脸表情所代表的情绪,此研究结果显示人在此一情况下的右脑的血液量会比左脑多
(3)受正向情绪而开怀大笑时,左脑的活跃程度较右脑高
(4)当左脑的某区域被刺激后,受测者开始微笑甚至是大笑
(5)当球迷在看球时,支持的球队若赢球此球迷的左半脑的活跃程度较高,支持球队若输球则是右半脑的活跃程度较高
(6)生气和抑郁此类负面情绪的产生和右半脑较有关系
综合以上研究结果可以归纳出两大半球涉及不同的接收和表现情绪反应:
经历负面情绪、对脸部表情的情绪认知、脸部表情的情绪表达都与右半脑较有关联,而正面情绪则与左半脑较有关联
(二)自律神经系统的机转:分为两大系统
自律神经系统( The autonomic nervous system)会根据情绪的改变引发生理的改变。例如:当你因为紧张而使手掌冰冷、黏湿,这是因为自吕神经调节,增加汗腺汗水的排出,并收缩血管减少血液的流入。
自律神经系统控管着大脑和许多器官(心脏、血管、消化器官)的连结,每一个器官的运作是独立的,但是来自自律神经的讯息会调控-增加或减少此器官的活性。如此一来,自律神经能够使器官的功能达到身体所需要的最大效益也可以快速因应身体或环境的改变。例如,当你为了赶校车,你需要更多葡萄糖来当作能量使用,这时自律神经会刺激噗萄糖生成激素的分泌和提升到肌肉的血流量,让肌肉可以使用能量

(1)交感神经系统
交感神经的轴突通常会释放乙酰胆碱(Acetylcholine)到目标器官,造成一些与保护、滋养、成长的相关反应。当一部分的交感神经受到刺激,其他交感神经亦会开始反应,造成fight-flight reaction,心跳频率上升、血压上升、急促而无规律的呼吸、瞳孔放大、流汗、口干舌燥、血糖上升还有其他能帮助你对抗压力的生理反应。

(2)副交感神经系统
副交感神经系统的轴突通常会释放不一样的神经传导物质像是去甲基肾上腺素(norepinephrine),作用基本上与交感神经为拮抗。

  • a. James-Lange 情绪理论(詹郎二氏情绪论) (James-Lange theories,1890):

内容:
  由 William James 和 Carl Lange 两位学者提出,他们主张情绪源于生理变化,其途径是由刺激事件引发生理变化,我们察觉到生理变化并加以解释,形成情绪感受。
  此理论认为生理反应先于情绪反应,我们会因应环境事件而产生特定生理变化,因而引发情绪经验。但是单凭对生理反应的觉知,并不能判断自己的情绪,因为许多情绪发生时的生理变化都是相近的,人们并无法从少数能够觉知的生理变化而推论到多样复杂的情绪状态。所以可以推论,情绪经验的产生不一定发生在生理变化之后。

相关实验:脸部回馈假说(Facial Feedback Hypothesis,Tomkin,1962)
  人感受到之情绪部分受到脸部肌肉位置之影响。Ekman的研究团队(1990、1992)也以实验证实了这个假说。他们先请受测者做出一个特定的表情(如嘴角上扬),受测者必须维持这个表情并为自己的心情做出评分,结果显示:做出较接近正面情绪之表情之受测者之评分相对于负面情绪表情是较为正向的,证实了脸部回馈假说。

  • b. Cannon-Bard 情绪理论(坎巴二氏情绪论)(Cannon-Bard theory,1929):

内容:
  由 Walter Bradford Cannon 和 Philip Bard 提出,反对詹郎二氏情绪论(James-Lange theories),认为人类的行为与生理变化因为较于缓慢,无法解释迅速的情绪变化,并且生理反应的样式不足以解释情绪的多样性,再者,人体器官并没有提供可别别不同情绪的资讯。他们主张生理激发和情绪经验同时产生。
  Joseph LeDoux 发现,人接受到刺激事件之后,会先激发大脑中的视丘,再来视丘一方面传送讯号到自主神经系统,产生生理变化,另一方面也同时传送讯号到大脑皮质处理其经验到的情绪之性质,也就是说不同情绪并不会有相对应的生理反应,只要传送到大脑皮质的讯号能够辨别是何种情绪即可 。而他的理论可以被推广到许多不同的动作(action)、情绪(emotion)与生理反应(body reaction),如何诠释认知对情绪的“产生”和“调节”有很大的影响,其中,调节代表着对一件事情可经过“评估”与“再评估”而对情绪产生不同的影响。

相关实验:见(二)情绪之种类 3.杏仁核与恐惧
  在该小节中,我们提到了杏仁核处理危险资讯产生恐惧时,资讯会快速地由丘脑传送到杏仁核,比伴随着恐惧情绪的产生,而同时,杏仁核也会接着传递资讯到下视丘产生心跳加速、肌肉僵直等生理变化,因此对于恐惧这种情绪之产生来说,Cannon-Bard之理论是可以有相当完美的解释的。

(三)中枢神经系统(Central Never System)对于情绪的生理反应也很有关联。 其中,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与下视丘(Hypothalamus)所扮演的角色最突出。 边缘系统:位于中脑附近,多数研究者认为它是控制情绪的中心,利用毁坏法(Lesion Method)的研究发现边缘系统中某些部分破坏,会改变动物的情绪反应。举例:毁坏杏仁体(Amygdala)可使凶猛的野兽变温驯;而中隔区(Septal Area)被破坏的动物则变凶暴。如用电刺激法刺激上述部位,则产生反效果。 下视丘:位于乳头体附近,其作用与情绪有关联,刺激可以使之产生暴力行为。 许多心理学家认为下视丘是专司动机与情绪的结构,而边缘系统则间接地借由影响下视丘影响情绪反应。

(四)基因对情绪的影响

(1)基因对情绪影响可能性

孩子来到这个世界时,似乎已经有事先设定好的气质和情绪型态,这表示这一定是由父母那而遗传而来,是基因设定好的。那些比较同卵双胞胎的研究都显示,基因使我们害羞或大胆、快乐或不快乐。这些研究认为同卵双胞胎拥有相同的基因,如果比较同卵双胞胎与异卵双胞胎的相似性时,如果同卵大于异卵,代表这项人格特质与基因将有很大的关联性。所以双ㄅ凹胎的研究在想知道气质、人格特质、情绪型态时,是不可多得的金矿。在这些特质中,害羞、社交性、情绪化、容易愁苦、冲动、适应性及负向情绪平衡,都是同卵双胞胎比异卵双胞胎相似的特质。

气质天生机制方面研究的开始祖师是哈佛大学的凯根(Jerome Kagan)。他发现基因也将影响一个人的情绪型态。他的主要发现是来自长期观察十几名被认为有行为抑制的孩童,从幼儿期观察到成年为止。凯根请父母描述他们的孩子,在一份行为抑制量表进行评分,然后亲自观察他们,并进行大脑造影。fMRI报告显示,那些小时候被分类是强烈行为抑制组的孩子,杏仁核活动的程度比幼儿时分类为非抑制组的来的多。杏仁核的高活化反映出他们的一个重要特性:太过警觉并不庭的在寻找可能的威胁和危险来源。他们会被一般人不会注意到的细微声音吓到。凯根研究的基本发现ˋ就是行为抑制是气质一个非常稳定的特质,八岁害羞的孩子变成十六岁害羞的少年,最后变成害羞的成人。凯根发现行为抑制似乎与杏仁核的高度活动有关,八零与九零年代行为抑制的不变性也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

然而,有基因基础也并不代表无法进行改变,只有基因并不足以把特质表现出来。基因必须被启动,而人类和实验动物之研究显示,生活经验可以控制基因的表现。 一九八零年代后期科学家研究一个荷兰的家族。这个家族有十四名男性,都犯了冲动型攻击性犯罪。一九三三年,科学家发现这十四人都有相同的X染色体的一个基因,会制作一种叫MAMO的酵素。这种酵素根神经传导物质血清素、正肾上腺素和多巴胺的新陈代谢有关。正常的基因会制作很多的MAMO,不正常的(短的)基因则指会制造很少量的MAMO。大脑中MAMO越多,神经传导物质被分解的越快。 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有短的MAMO,三分之二的人有长的MAMO基因。动物的研究也证实短的MAMO跟攻击性的关系。或许当MAMO在大脑中不足时,大脑只好变法增多,引发了攻击性的行为。的确,有短的MAMO基因型态对微型会起毛发竖立反应,他们看到愤怒的脸,恐惧中心杏仁核就大量的活化起来,这可能足以解释上述家庭男性成员的暴力反应。MAMO现在被称为“暴力基因”,也有人提议每个人就基因检查,最好在犯人还不会走路时就阻饶其萌发,免得日后犯罪。

但后来又一个重要实验,新西兰科学家筛检了四四二名男性,检验他们身上是否带有异常的基因。并从犯罪案件与公共纪录比对他们是否有反社会或犯罪行为,也同时作心理测验。结果发现惊人的事实--MAMO基因与反社会行为没有统计上的显著影响。一个有不正常MAMO基因的人小时候如果被虐待,那么长大以后有很高机会展现反社会行为。那些有着相同基因却来自温暖家庭,被关爱的孩子,他们并没有比正常MAMO的人有更多的反社会行为。也就是,基因本身无法增加犯罪的几率,他还需要一个坏的环境配合来助纣为虐。

这是对我们情绪和心理命运并不完全掌握在基因的一道暗示。有基因基础的害羞、攻击性或违法行为并不见得会展现出来,要端看个人的生活经验而定。现在应该把基因看成音乐的收集,我们听到的音乐完全看我们在放的是哪一部曲子。不应该再认为DNA是决定细胞要作什么软件程式,或是无人弹奏的自动钢琴里的乐谱,由他来决定要谈哪一个音符。有某个基因不代表他会成为我们生活一的一部分。

(2)如何触发基因
我们的生活经验是如何达到细胞的层次,造成基因的开启或关闭呢?一九九零年代生物学家明尼(Michael Meaney)发现他养的老鼠其中有一些非常焦虑,受到抑制,只要放到陌生的环境,一点声音就会使他们受到惊吓,甚至使他们动弹不得。这些神经质老鼠对压力经验的反应出自于贺尔蒙糖皮质素。它们会使心跳加快、肌肉紧张,并随使启动fight or flight的反应。相较之下,其他老鼠被放到陌生环境会好奇地到处坦所,以沉着应变处理压力。它们遭到电击时,也只会分泌少量的糖皮质素。焦虑的母鼠甚至太紧张以致无法履行他的母职,不去舔舐和清理自己的孩子。 对这些对糖皮质素很敏感的老鼠,一点点压力贺尔蒙就会让他走很长的路,身体不会浸泡在压力贺尔蒙中。身体中有比较少的压力贺尔蒙,老鼠就比较温和,不会紧张兮兮。这些老鼠之所以面对贺尔蒙很敏感,因为大脑海马回中有很多糖皮质素受体。 到了一九九零年代中叶,明尼发现某些老鼠有较多糖皮质素受体的原因。原来是它们小的时候有被鼠妈妈铳分的舔舐、清洗,这个感受到母爱的经验造成它们一生的差别,把它们大脑的软件设定为碰到挫折可以耸耸肩而过,陌生环境并没有什么好害怕。相较之下,那些母亲不理它的鼠宝宝,长大后变的非常害怕,过度紧张,碰到任何陌生或没有预期之事,会僵住无法动弹。 因为神经质、焦虑的母亲而生下神经质、焦虑的子代,每个人都假设这种焦虑与神经质是遗传性的。而科学家就用弄了一个寄养家庭,让神经质的妈妈抚养温和妈妈的宝宝。在这里后天胜利了。当神经质的妈妈扶养温和妈妈的宝宝,它的一切表现如同它的养母,长大后变成紧张、敏感、容易受到惊吓。 先前曾提到,在海马回中有一个使老鼠变焦虑的受体,受体越多,所需的压力贺尔蒙也越少。结果明尼发现这个受体的基因受到生命初期经验的感变。在好妈妈扶养下的小鼠,这个基因的活动力比对照组(冷漠对待)增加两倍。如果母亲是冷漠的,这个基因会被甲基化,而被关掉。这个实验显示生活经验可以深入到DNA层次,影响其开关。这个实验后来被登在《Nature Neuroscience》,为科学的一大进展。

这就是 epigentic change的表现。它没有真正的改变DNA序列,而是基因的表现与否。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同卵双胞胎一个有精神分裂症,一个没有。2005年有一个研究显示经验对基因的重要性。这个研究发现拥有相似生活型态、大部分时间生活在一起的双胞胎,比起有不同生活型态,不常生活在一起的双胞胎,有着更相似的基因因果关系(epigenetics)。到五十岁时,在不同环境长大的同卵双胞胎,比他们在三岁时的差异多达四倍以上。这说明了环境为什么可以把相同基因体转译成完全不相同的人。

(3)害羞怎么变大胆的

那么,究竟一个大胆的幼儿要如何变成一个害羞的青少年;害羞的幼儿,有机会变成大胆的青少年吗?研究者曾对三六八位孩子进行从小到大的观察与实验。透过孩子玩玩具、面对陌生人、机器人等表现,把孩子插入依照内向到外向所形成的性格光谱。他们对这些三岁宝宝中挑出七十名作长期追踪,有一些是非常害羞的孩子,一些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也有许多是落在平均值附近的孩子。这些孩子在七岁、九岁时各回来进行观察一次。为了确定对行为测验的准确性,研究者也分析了孩子大脑前额叶的脑波型态。通常EEG能够提供较为客观的基准,大胆、没有行为抑制的孩子,左前额叶皮质都比右前额叶皮质活化的厉害;害羞、有行为抑制的孩子,右前额叶皮质活化的比较强。研究者发现作又的不对称性与害羞与大胆有高度的正相关。

哈佛大学凯根教授认为气质是固定、不能改变的人格特质。如果根据这个理论,害羞的三岁孩子在七岁、九岁时亦会是如此。结果发现,与预期相反,三岁时,大脑以及行为不能预测孩子到九岁时的情形,结果有三分之二的孩子被分类的类别产生变。一名在三岁很大胆的孩子,到九岁时有同样的几率是害羞、大胆、或居在两者之间。三岁时很大胆的孩子,十年后的气质根三岁时的关系就像掷铜板一般,是完全随机的。

研究者为了确定对行为的测验没有问题,也分析了EEG的资料。结果显示,有些孩子三岁时的型态与九岁相像,但是整体来说,三岁时EEG的型态与九岁时的型态相关性少于0.1。这个资料因人注目的地方在于,直到研究当时,儿童发展的流行模式都宣称,假如一个宝宝生下来落在害羞或焦虑的那一端,那么它以后会变成焦虑的孩子,未来是焦虑的综合症。这个模式进一步说,假如你是超越正常范围的大胆孩子,三天两头爬山家具、摔毁碗盘,长大后会变成不听管教的野孩子,可能会贩毒或作药头。然而,在本研究中,气质改变的比稳定不动的多。这与长大后有比较好的社交技巧,比较能跟陌生人说话没有关系,而是在于他们不再是焦虑的孩子。旧的模式宣称,他们躲在学习和社交技术的披风下,表面上看起来很大方,其实内心仍然是害羞与焦虑。但这是不对的,因为我们发现他们大脑也跟着改变了。

这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让我们来看看以下例子。威尔这个曾经一恐惧就僵住的宝宝有个很外相的姐姐,他也幸运,有个肯花时间教导他根人交际的老师,虽然他在九岁时并没有变成一个非常外向的孩子,但是很稳当的移到中间组去了。山姆的爸爸罹患了癌症,在山姆五岁与七岁时两次住院治疗,这个打击无疑地对他的家庭澳成了很大的影响,使的山姆从非常大胆移到了中间组。虽然威尔和山姆都没有移到另一个极端,但是他们都从极端移到了中间;也有将近一半的孩子从中间移到两个极端,也有孩子从一极端移至另一个。尚恩是最没被抑制的孩子,他三岁时直接走到机器人的旁边,对他微笑并开始说话。但是当他八岁时,父亲因癌症过世。他九岁时,已经完全改变,陌生人一进来他立刻僵住,不敢玩坊间中的任何玩具。他变成我们研究中最胆小、最受抑制的孩子。

这个儿童就对大脑可塑性的了解意义深远。在发展过程当中,一些大脑最有特性的特质,例如额叶皮质EEG的活动,可以产生巨大的改变。这些关于情绪型态主要面向可塑性的发现,提供了幕府与老师找出孩子情绪型态并去塑造它的基础。这对其它有基因机制的人格特质也可应用。即使一个孩子天性倾向于焦虑,但是在一个放松充满爱的环境中长大,也可以减少基因对它的影响。同样的,一个天生比较害羞的孩子也可以发展成为有社交性的青少年和大人,假如父母不要过度的保护与宠爱,让它多与同侪互动的话。环境不只是塑造孩子的行为或大脑的功能,还影响基因的开关。因此,环境可以说让遗传的人格特质展现出来至关重要的因素。

4. 情绪的认知取向[编辑]
  • a. 吊桥效应

1. 实验背景

Donald Dutton 和 Arther Aron为了要研究错误唤醒,也可以是错误解释记忆的归因,请了一位有魅力的女性等在吊桥(会令人产生恐惧)和坚固的桥(不会令人产生恐惧)之尾端。并请许多的男性穿越该桥,而那位女性会请他们做主题统觉实验(Thematic Apperception Test, TAT)。在该测验中,会提供他们一些图片,并要求这些受试者编造故事。虽然这些图片并不包含有关性的内容,但被编造的故事会被分析有无关于性之内容。这位不知道实验假说的女性在最后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名字给予受试的男性们,并跟他们说若是有问题可以打电话给他。 
 在此实验后,Dutton 和 Aron 好奇有多少受试者会因被该女子吸引而打电话。此外,他们必须考虑一些因素,像是是否已经有另一半,或是他们是如何诠释女性的肢体语言。所以最后他们让该女子在两种状况下对这些男子进行调查:

A. 在穿过一百四十米的桥后便立即接受测试。

B. 在穿过一百四十米的桥后,有足够的休息后,再做测试。

2. 实验结果

在穿桥后便立即接受测试的男性,有较高的比例会打给该女性,而这被认为是他们“觉醒错误”的原因。在此的觉醒错误,指的是他们误将自己走吊桥害怕的情绪,理解为因该女性而 被刺激的情绪。研究人员发现这些男性,这些男性因为过桥而感到较为焦虑时,会认为女性更有吸引力。反观他们第一个进行TAT的测试中,不同的桥所进行的实验并没有显著差异。

3. 影响

身体的讯号会让大脑做出诠释,像是和班上同学聊天时,和特定同学聊天会支支吾吾,那在这几次的沟通后你可能会将这些状况解释为恋爱的表现。在此理论中认为,大脑会试着去诠释身体上的讯号,这样的吊桥效应让早期情绪的研究者认为,我们是透过诠释身体上的讯号去了解情绪。

  • b. Schachter-Singer 情绪理论(Schachter-Singer theory of emotion)(斯辛二氏情绪论、情绪二因论):

内容:
  由 Stanley Schachter 和 Jerome Everett Singer 提出,主张引发情绪的刺 激事件会导致生理反应,生理反应则会促使个体观察外在环境,作为辨识情绪的线索,(此外,人们会将此生理激发做上标记,成为日后的情绪反应),也就是说情绪跟生理反应与认知评估有重大相关,只要观念转变,就会在短时间内对产生截然不同的情绪(很大的改变)。

相关实验:
  实验中,参与者皆被注入刺激物(如肾上腺素adrenaline),但第一阶段参与者分为是否被告知刺激物对其生理影响的资讯。而第二阶段,参与者分别进入两种的外部环境:环境里设定存在欣喜愉悦的旁人与愤怒急躁的旁人。而四种不同情境下的参与者,分别有以下不同情绪反应:

  1. 被告知相应生理反应的资讯以及置入愉悦环境的参与者,感到欣喜,并将自身的情绪反应,归于刺激物的作用。
  2. 被告知相应生理反应的资讯以及置入急躁环境的参与者,不感到愤怒,并将自身的情绪反应,归于刺激物的作用。
  3. 不被告知相应的生理反应并置入愉悦环境的参与者,感到欣喜,并将自身的情绪反应,归于外部环境作用。
  4. 不被告知相应的生理反应并置入急躁环境的参与者,感到愤怒,并将自身的情绪反应,归于外部环境作用。
被告知相应生理反应 未告知相应生理反应
愉悦环境 感到欣喜将情绪反应,归于刺激物作用 感到欣喜将情绪反应,归于环境作用
急躁环境 不感到愤怒,将情绪反应,归于刺激物作用 感到愤怒,将情绪反应,归于环境作用

  由实验结果,心理学家发现,不被告知相关讯息的参与者们有相同反应模式,同样因外部环境而做出认知评估,产生相应的情绪反应。因此推论出,情绪激发的推手是由个人对事件的评估,形塑了人们的情绪反应。

  • c. Lazarus情绪理论(Lazarus theory of emotion)

  Lazarus认为认知(根据评估产生的思考)先于情绪出现。在情绪发生之前,人会先评估事件的情境,并在认知中找寻对事件适合的解释,再反应出相对的情绪。

  • d. Zajonic情绪理论(Zajonic theory of emotion)

  Zajonic 认为认知与情绪是分开进行的。他觉得情绪的发生是基本是自然的,并不会因为认知上的评估与思考,而影响情绪反应。

5. 情绪的综合理论[编辑]

像是我们过去小节提到的恐惧,在我们遇到危险刺激事件时,我们会心跳加速、呼吸频率升高、口干舌燥、肌肉紧绷等等。这些都是由自律神经系统(ANS)发出的讯号,使身体能预备好产生情绪反应。自律神经系统引发许多与情绪相关的生理变化 如果你的手在紧张时感到湿冷,那是因为自律神经系统增加了汗水并减少了手中的血液流量。自律神经系统在大脑和大多数身体器官之间传递信息。这些器官都可以独立运作,但是来自自律神经系统的讯号可以促进或抑制这些器官的活动。如此一来,自律神经系统协调这些器官的功能来满足身体的一般需求,并使身体得以适应环境变化。假如你在运动会中参加拔河比赛,你就会需要更多的葡萄糖来给予肌肉能量。自律神经系统借由增加能够产生葡萄糖的激素的分泌量来让身体获取所需的能量并同时促进血液循环。

自律神经系统分为两部分:

1.交感神经系统

2.副交感神经系统

情绪可以活化任何一者,且此二者神经系统皆有轴突纤维遍布身体的每个器官。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系统通常对目标器官具有拮抗的作用。来自副交感神经系统的轴突将神经递质-乙酰胆碱释放到目标器官,使器官产生与保护、养分吸收以及身体生长相关的活动。从交感神经系统释放出一种不同的神经递质-去甲肾上腺素-进入目标器官,帮助身体获取能量。当交感神经系统的一部分被刺激时,其他部分也会被激活,产生fight-or-flight 反应,其症状包括心率和血压的升高、呼吸频率上升、瞳孔扩大、鸡皮疙瘩以及其他有助于身体对抗或逃避威胁的生理变化。

此外,两者不可同存:一旦交感神经系统被海产,副交感神经系统就不会同时应征;反之亦然。可以想像成“吃饭”和“呼吸”,两者不可在同一时间进行。

我们无法有意识地改变自律神经系统的活动。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不能直接控制血压;但是,我们却可以执行对自律神经系统有间接影响的行动。例如,为了使性器官产生反应,我们可能会想像一个色情画面来撩起性欲。我们也可以借由屏住呼吸或拉伤肌肉来提升血压。相反地,我们可以躺下并且放松身体来降低血压。

透过交感以及副交感神经交互作用,在平静和强烈刺激之间达到平衡。在生理层面上,当我们遇到恐惧或愤怒这些强烈情绪时,身体会自动启动紧急反应系统(emergency reaction system),使我们能自主地让身体调适到能应付潜在危险的状态。这个反应由交感神经系统主要掌控,如肾上腺素等可以促进血糖释放、血压升高的激素会被释放;然而,当事件过去身体需要转向平静时,副交感神经便会作用、抑制这些活化性激素的释放。上述是周围神经系统的调控,在中枢神经之中,激素和神经两层面的调控和整合是由下视丘(hypothalamus)和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两者一同负责。此两区域可以说是情绪的控制系统,可以调整人体的状态使我们做出攻击、防卫、逃离等等行为。而在神经解剖学中,杏仁核(amygdala)是研究的重点。杏仁核座落于大脑皮质颞叶的基部,由一群神经核组成,是连结中枢神经系统以及周围神经系统的一个重要的转运站。正如在恐惧时,视丘传送讯息到杏仁核,便进一步快速产生了恐惧之情绪,以便我们快速反应危急情况,但是接着视丘会在循着感觉皮质区那条较慢的路径,让我们的大脑去评估确认我们遭遇到的威胁。杏仁核扮演一负责为负面情绪加上意义的角色,他是“威胁侦测器”,可以提醒我们是否处于危险的环境中。而最后,处理情绪的中枢神经:大脑皮质(cortex),则是透过联想、记忆等等把心理体验和生理反应整合起来。

在了解情绪的生理历程之后,我们可以进一部探讨“情绪理论”。情绪之综合理论整理了James-Lange理论、Cannon-Bard理论还有其他之认知理论。

  1. James-Lange理论(詹郎二氏情绪论): 在此理论被提出前,大部分学者认为,情绪会居先于反映发生,例如在愤怒时,是因为生气才会对他人大吼大叫。然而,William James主张这个顺序应该是相反的,身体应该会先有反应、我们才会感知到情绪。Carl Lange(朗格,丹麦人)也同时提出类似观念,说明“情绪起源于身体的回馈”。因此这种认为由某些特定刺激所引起的自律系统调控的身体作用,会导致特定情绪体验的情绪论,被称之为詹郎二氏情绪论。这种理论是被视为一种“周边(peripheralist)”理论,因为他们是以自律神经系统和内脏、肌肉等非中枢神经的反应作为情绪链锁反应上最重要的角色。
  2. Cannon-Bard理论(坎巴二氏情绪论): Walter Cannon(1927)反对上述所提的“周边理论”,他认为中枢神经系统才是关静性的作用角色。他认为内脏反应等与情绪无十分强烈、直接的关联性,他的实验指出,即使当内脏与CNS的连结被切断,实验室的动物仍然会表现出情绪反应。他进一步指出, ANS的反应通常是缓慢的,他的速度并不足以瞬间的引发情绪来源,因此情绪扮演着在大脑接收刺激和输出反应之间仲裁者的角色。同时间,Philip Bard也认为这些周围性的反应并不是在情绪生成上的重要角色。Bard认为,诱发情绪的刺激主要是产生两种效应:一者是透过交感神经引起身体的周围反应,二者是经由大脑皮质引起个人的主观性情绪体验。综合两人的理论,他们预测身体反应和心理反应之间的独立性。
  3. 情绪二因论(two-factor theory of emotion) 此理论由Stanley Schachter所提出,他认为情绪体验是由生理激发(physiological arousal)和认知评价(congnitive appraisal)两者共同作用而产生的。情绪生成必须先经由生理激发后,再经由我们评价这些生理激发所感受到的事务,找到最合适的情绪标签
  4. 情绪认知评价理论(cognitive appraisal theory of emotion) 此理论由Richard Lazarus所提出,他主张“情绪体验是产生于当事人与被评价的环境之间的,它并不能单单从发生在当事人上的事件或他大脑中所思所的事情上加以理解。”简而言之,即只有当当事人认为此一刺激具有个人意义时,才会产生情绪的反应。同时,情绪的反应并不需要是理性上有意识地思考,它可能与过去的情境有所连结,因此很难从环境中寻找出生理激发的直接原因。 可是Robert Zajonc对此理论却提出批评,他表示:人们可能在某些特定情况下不知道为什么就会产生偏好(preference)。在一系列被称之为“单纯曝光效应(mere exposure effect)”的实验中,实验人员以屏幕瞬间呈现一些刺激(如数字、陌生脸孔等)给受试者,时间短暂到会让受试者无法从意识上加以辨认图样。但是当受试者被要求指出对于特定刺激的喜好程度时,他们会倾向于对于旧有项目较高的评定(所谓的旧有的刺激是指一些曾在意识的阈值下闪现的)。因此Zajonc认为,受试者会在意识上不自觉的受一些旧有因素影响,情绪并不一定要从评价历程中衍生出。 最后我们可以综合了解,认知评价可以是建立情绪的一个重要历程,但他并非唯一;某些情况下,人们会下意识的不自觉去由环境中寻找,尝试解读自己的情绪反应;而在某些情况下,情绪则会受到先天连结所支配,这将会不需要任何的解释,也无法有任何的解释。这种种达成情绪的不同途径,说明了情绪的多源性、以及他所具有的多方面功能。
  5.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悲剧正义的理论有各种形式,雅里斯多德的理论在黑格尔的理论中得到了摇摇的呼应,虽然后者更具思辩性,以更广大的哲学角度为基础,却与亚里士多德的过失说很相近。因为两者都很积极地为世界的道德秩序辩解,在总得倾向上都取乐观的态度。大致来说,黑格尔的悲剧理论是他关于对立面的统一或或否定之否定的更为广泛的哲学原理之一。他强调的是与悲剧情绪的和解,在真正高等的悲剧(例如莎士比雅的悲剧中)悲伤的情绪之所以能被观众强列的感受,就是因为有和悲剧的和解,其最后的结局很少是令人觉得沮丧和压抑的。面临灾难和痛苦时心灵的伟大和崇高是造成和解的主要原因,也是形成情绪的关键,我们会形成一种印象,英雄人物或我们自身,虽然在一种意义上和从外在方面看来失败了,却在另外一种意义上高于他周围的世界,所以有时候悲剧并不会只造成痛苦,反而可能有心灵上的升华,我们并不一定会从悲剧中受到击败被命运损坏,与其说被夺去了生命,毋宁说从生命中得到了解脱。总结而言,依照黑格尔,悲剧产生于两种同样合理又片面的伦理力量的冲突,他的结束则是否定这两种互相冲突的力量,已恢复和谐告终。
6. 学习与情绪[编辑]
  • 焦虑与学习

心理学者近年来多已承认人是情感的动物,其行为多受情绪所左右。过去,人们总认为学习纯粹是属于心理活动,其实,情绪在学习当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举例来说,学生往往会因为课业压力而引起焦虑不安的情绪,其中又以考试最具有威胁性,而由此引起的紧张感常使学习者无法发挥其应有的反应与水平,而与其相关的心理疾病有时有所闻,像是惧书症(book phobia)、学校恐惧症(school phobia)、考试焦虑症(test anxiety)等。有的学生在考试前一天会紧张呕吐,看到书本时会产生大量的负面情绪,要去学校之前会觉得身体不适,这些都是类似的例子,由此可见,学习与情绪有时也是息息相关的。前述这些与焦虑相关的现象,其实不全部都会产生负面的影响,在给予适度的压力之下,反而可以激发学习的动机,进而增加学习的成效,像是在完全没有考试的情况下,学生自主学习的动力较弱,学习成效低落;但如果每两个礼拜安排一场小考,虽然会带给学生压力,但同时也能刺激学习,提升学习成效。然而,过度或是长期的刺激是会造成反效果的,例如每两个礼拜进行一次大考,且未通过者要接受严重的惩罚,这样的刺激可能会限制学习者的心智活动,降低其创造力、阻碍思路,同时会促使心理厌倦或精神疲劳,对学习产生负面的影响,同时可能对其生理与心理造成伤害。

(六)情绪与动机的关联性[编辑]

  情绪与动机都是引起我们行动或感觉的起因,它们针对某一些事件或思想做出反应,并相互紧密关联著。

情绪与动机的互动:

“趋避”冲突(approach-avoidance conflict)[编辑]

  两种相互冲突的倾向同时存在 : 被此刺激的正面情绪吸引而朝向它(趋);或因此刺激的负面情绪而躲避它(避)。而此刺激中正面与负面情绪的激发,同时引发我们产生趋向与避开的行为。例如:当老鼠看到眼前的食物,它会感到欣喜(正面的情绪)便想趋近它;但同时,老鼠害怕遭遇电击,对此刺激却又产生恐惧(负面的情绪),就会想远离它。当逃避的倾斜度大于接近的倾斜度时,便会引发老鼠避开的动机。若以现实生活中的例子讨论,例如当小汤哥因为发现吃了甜点会使心情变好(产生正面情绪),因此会一直趋向于去吃甜点这个行为;相反的,当小汤哥吃到坏掉的甜点而拉肚子,产生痛苦的情绪(负面情绪),可能下次就不会想要再去吃甜点,而产生躲避的行为。

双趋冲突(approach-approach conflicts)[编辑]

  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目标,而只能选择其一时的心理冲突。例如:当我们既想要去看电影又想去准备下周的考试,但时间有限,只能在有限的资源中择一。

双避冲突(avoidance-avoidance conflicts)[编辑]

  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目标,而只能回避其一时的心理冲突。例如:左右为难、进退维谷,或如当明天有两个科目要期中考,但时间有限,只能完整的准备完一个科目,因此只能在两者择其一执行(即便心中并不真的那么想念书)。

动机与情绪的相异点:

动机 情绪
循环性 有部分的循环性(如饥饿) 鲜少具循环性
反应的可见性 引起动机的刺激(如饥饿),通常无法被观察 引起的反应通常是可见的
引发的行为 动机引发的行动通常是主动积极的 情绪引起的行为大致是被动的
反应的发源 与外界环境互动而产生的反应 内在活动产生的反应(如个体内在的生理或认知活动)
对后续行为的影响 引导、激发行为的继续(如饥饿会引起食物的寻求) 可能妨碍正在进行的活动(如伤心导致了沮丧)或导致行动的改变(如感到恐惧而引起逃避行为)

(七)情绪形态论[编辑]

1. 摘要[编辑]

情绪活动不只发生在脑干、边缘系统等所谓“原始”的脑区,反而更和前额叶皮质区有密切关联。前额叶皮质被认为是人类理性的所在处、思想和智慧的中心,更是区辨人类与低等动物认知功能的关键所在。以 Richard J. Davidson 为首的精神科学家提出情绪形态(emotional style)理论,将情绪概分为六大向度,包含回弹力(resilience)、展望(outlook)、社会直觉(social intuition)、自我觉识(self-awareness)、情境敏感度(sensitivity to context)和注意力(attention),Davidson 等人主张这六大向度有大脑活动的实质基础,并是依稳固的大脑活动形态所建立的。

(1) 回弹力向度(Resilience)[编辑]

回弹力指的是一个人在遭遇失去、挫败或其他的不顺利事件后,是否能轻易从愤怒、悲伤或其他的负面情绪中复原。回弹力过高或过低都不好:一个极端快速回弹的人容易缺乏克服挑战的动机,会耸耸肩接受每一个挫折,他的态度是“不要担心,快乐就好”;相反的,回弹太慢的态度会在挫折发生后阻碍你前进,使你持续生气,执著于一件已经过去、无法挽回的事。

生活中的各种事件都有一段正常的回复时间,即回复正常情绪所需的平均时间,从小小的倒楣事(如被贩卖机吃钱),到巨大的失落(如配偶死亡)皆然。在亲人过世后,回复到平常情绪的基准线当然比没拿到你按的饮料来得久上许多。无论某件不顺利的事有多大或多小,每个人回弹的快慢差异很大。令人讶异的是,我们并未察觉到自己回弹得有多快,即便这个打击影响到我们的压力程度和心情起伏。你从生活的打击中多快或多慢回复过来,有一部分是自动化的。当你充满负面情绪时,大脑和身体立即活化机制,使你回复到基准线的心情。其实在正向情绪上也是如此:假如贩卖机一次吐出两罐饮料,你的高兴不会持续太久。事实上,可以在实验中测量回复的情形。在一个典型的实验中,研究员给受试者看一些大部分人会感到悲伤、厌恶或其他负面情绪的图片,如葬礼上寡妇带着年幼的孩子哀哀哭泣,或可怕的车祸现场;或是给受试者施予会引发生理痛苦的刺激,最常的便是用很烫的水碰触受试者的皮肤,让人疼痛,但不到会烫伤的程度。接着,研究员检查受试者的“恢复期”(recovery period),意即负面情绪或疼痛感消失的时间。例如,测量眨眼反射行为(eye blink reflex),这是惊吓反射反应的中度版本。当你突然听到一声很大的噪音,如汽车排气管突然发出的巨大声响,都会吓得跳起来;但比较温和的刺激,例如收音机转台时的静电干扰,大部分人仅会眨一下眼,而这个反射不是你自主可以控制的。用贴在皮肤上的电极来测量眨眼时眼球肌肉收缩的强度,就可以量化眨眼的反射反应。这个眨眼的反射跟从情绪打击中回复过来有关。当一个人经验到负面情绪,如看件车祸现场的尸体时,所产生的厌恶感觉加上噪音(必须是非预期的噪音),会让他产生比较强的眨眼反射。

研究人员通常用下列假设性情境,判断受测者的回弹力向度:

  • 当我和好友或配偶发生家事分工等不愉快的小事、小摩擦,我会因而长达数小时甚至整天都不高兴。
  • 当我开车时,有驾驶人违反交通规则,从路肩插到我前面,我不会因而生很久的气。
  • 当我经验到强烈的悲伤,比如亲密的人离世,它会让我长达好几个月的做事能力都被干扰。
  • 当在职场上犯错而被责骂,我能放下它,当作长了经验。
  • 当我去试吃新的餐厅,结果很难吃,服务态度又差,我整晚都会不高兴。
  • 当我开车时遇到前方有车祸,因此被卡在车阵中,终于顺利开走之后,我会猛踩油门扬长而去,借此发泄,但内心还是不舒服。
  • 当家里的热水器坏掉,我会知道花点钱请人来修就好了,不会因而生气。
  • 当我遇到有好感的对象,问对方愿不愿意再跟我见面,结果被婉拒了,会让我长达数小时甚至数天都心情不好。
  • 当我被提名参加重要的专业比赛,或老板考虑给我升迁,最后却输给我觉得条件更差的人,我能很快放下这件事继续努力。
  • 当我在聚会场合跟有趣的陌生人说到话,结果他问到我个人的事情时,我太紧张而答不出来,事后我会反反复复在脑中重温这段对话,练习怎么答得更得体,持续数小时甚至数天。
(2) 展望向度(Outlook)[编辑]

展望向度与回弹力向度相对,回弹力向度指的是一个人在负面打击中快速回复的速度,而展望向度描述的则是一个人在生活中维持快乐的能力,或者我们称做“保持乐观”的能力、“乐天”倾向,神经科学家 Richard J. Davidson 形容为"find a silver lining in every cloud"(在每一片乌云当中找出金光)。在展望向度极端的人们,能对生活当中的每件事,不论好坏、不论忧欢、不论喜恶,都能够找到他们的快乐,并且抱持这样的信念生活下去。在生活中,我们也往往对这些人对事情的乐观态度感到好奇,也许他们并没有办法看清事情的全面,又或者这种忽略事物坏处能力是他们的本能,使得我们必须提醒他们别被自己的信念冲昏头。的确,在展望向度正向光谱极端的人往往对于生活当中的危险因子不够敏感,常常置他们自身于险境。相反的,处于展望光谱负向极端的人们对生活当中所有的事物都有着悲观的倾向,在他们的眼中,所有的快乐都只是裹着糖衣的毒药,深怕背后潜藏的危险在不久的将来赏它们一巴掌。这些悲观者在生活中往往厌世、焦虑、杞人忧天,不过相对于乐天派,他们往往能够一叶知秋。

在实验室当中,测量展望向度的方法是让受试者观看一些能够促进脑部正向情绪回路的图片,例如抱着婴儿的母亲或者在布施受众的虔诚宗教信仰者,然后测量他们脑部回路的持久度,另外除了测量脑部快乐回路的持久度,我们也可以测量与微笑有关的脸部肌肉的持久程度,在这两者维持越九的人士,就是在展望向度上越正向的人。

研究人员通常用下列假设性情境,判断受测者的展望向度:

  • 当我受邀去见自己不熟的人,我会很期待和他们成为朋友,而不是当作一件不得不做的义务,觉得这些人不值得认识。
  • 当我评价一名职场的同事,我会聚焦在他待改进之处,而不是整体的正面表现。
  • 我觉得接下来的十年会更好,至少会比上一个十年更好。
  • 当我要搬家到陌生的新城市,我感觉很恐惧,仿佛要踏入未知的领域。
  • 当我遇到意料之外的好事,譬如跟陌生人聊得很开心,这个正面的感觉几分钟内就会消失。
  • 当我到了聚会场合,只要一开始很顺利,我整晚就都会感到很顺利。
  • 美丽的风景对我的吸引力很短暂,很快就会显得无聊。
  • 当我一早醒来,我满脑子都是今天计划要做的开心事,这个念头让我心情整天都很好。
  • 当我参观博物馆或听音乐会,就算前几分钟都很喜欢,但很快就感到冷淡乏味。
  • 当我忙碌时,可以一做完某件事就马上接着做下一件事,不会觉得累。
(3) 社会直觉向度(Social Intuition)[编辑]

在看电影的时候,我们往往会看到导演运用了许多极度细节的镜头来描述一个故事:例如:两只眼睛的视线飘忽、前倾变成后仰、脚尖指向九十度的方位、不停变换动作显示的是一个人在一串对话中极度不自然、感到极端尴尬的样子,又或者,在角色含泪、欲言又止的时刻画面嘎然而止,我们却清楚的知道接下来将是一段伤心的哭喊——我们了解人际交往之间潜藏的种种讯息,端赖我们的社会直觉向度。社会直觉向度指的是我们能够在人与人交流之间挖掘出多少台面底下的情绪和想法,换句话说,一个人有没有办法懂得“弦外之音”。在社会直觉向度处于正向极端的人往往能够借由一个眼神、一条脸部肌肉的抽动便得以窥知对方藏在心里不愿说出的话语,他们可以懂得刚失恋的朋友在此时需要的是长时间的陪伴倾听或者是一段转移注意力的旅程,又或者是一位刚被炒鱿鱼的同事需要安慰或者是独处,这样的敏感天赋往往使得他们能够在相处的过程中相对比较容易早了解另一个人的心意,并据此做出反应;相对的,在社会直觉向度上处于负向极端的那一群人往往不懂对方的真实想法,当另一方甩门走人的时候还在摸著自己的头思考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没有办法分清楚,在对方询问“我看起来是不是很可悲”的时候,想要的到底是单纯的关爱还是真正中立理性的分析。这种人往往会把较为表面的关系弄得难以维持,搞的另一方总是需要不情愿地卸下社交武装来表明心迹。不过相对来说,在亲密关系当中,过度要求一个人的敏感度也是有其负面的效果,当双方已经对对方的反应机制撩若指掌的时候,要求对方在自己面前必须敏感可能有些不合时宜,对某些人来说,能够在信任的人面前畅所欲言是非常好的抒压管道。

在实验室中,我们可以借由测量一个人行为上与大脑的反应来观察一个人在社会直觉向度上的落点在哪。我们可以让受试者观看一张人脸照片,并用能够侦测眼睛视线方向的激光技术来观察受试者的眼睛看向照片中的哪个方位,在实验当中,视线看向照片中人物的眼睛的受试者往往在社会直觉向度上位于较为正向的落点,而视线看向照片中人物的嘴巴,或是根本没对在照片中人物的受试者在社会直觉向度上拥有较负向的落点。在做这个实验的同时,我们也可以用fMRI来观察受试者脑部的神经活动,我们可以观察视觉皮质当中的梭状回(fusiform gyrus)部位与边缘系统当中的杏仁核(amygdala)是否被活化,这两个部位在接收并认知社交讯息的功能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当一个人看着另一个人的脸部,特别是眼睛的部位时,这两个脑部当中的区域会高度的活化。

研究人员通常用下列假设性情境,判断受测者的社会直觉向度:

  • 当我跟他人对话时,我能注意到对方细微的情绪线索,譬如不悦或愤怒,甚至在他本人发现之前就察觉了。
  • 我常注意他人脸部的表情和肢体语言。
  • 对我来说,当面交谈跟透过电话交谈差不多,因为即使面对面交谈,我也得不到比电话上更多的资讯。
  • 我常觉得,自己比他人更了解他真正的感受。
  • 跟我交谈的人常没来由地开始生气,让我感到惊愕。
  • 当我和别人在餐厅一起用餐,我喜欢坐在对方旁边而不是对面,因为这样就不用盯着对方的脸。
  • 我常根据他人的紧张或不舒服做出反应,并且是基于直觉,就算对方没有表达出口我也知道。
  • 当我在公共场合时,喜欢观察他人来消磨时间。
  • 我常用看的就知道一个人是否心事重重。
(4) 自我觉识向度(Self-awareness)[编辑]

自我觉识向度指的是一个人判断自身情绪讯号的能力。自我觉识力较高的人对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极为敏锐,时时刻刻都会留意到身体正对自己释出哪些讯号,譬如他们对某人发怒时,会立刻知道自己并不是对其生气,而是因为其他外来压力而迁怒于对方;另一方面,自我觉识力低的人,对自己身体的内在讯号则不敏感,也时常为自己的各种情绪反应感到困惑。这类人鲜少反省自己,在经历焦虑/嫉妒/愤怒/厌烦等负面情绪时,往往不会自觉,而要等身边亲密的人关切他们为何焦虑/嫉妒/愤怒/厌烦,才会惊觉自己的情绪。他们并不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情绪,而是真的没发觉身体有这些情绪的迹象出现。自我觉识的能力让人能强烈感受到情绪状态的身体层面,有助于体会别人的感受,对同理心的形成至关重要;然而也因为如此,对自己的感觉和情绪都很敏感的人,也会对别人的痛苦、焦虑等情绪感同身受。当他们目睹别人遭受痛苦时,自己的肾上腺皮质醇(cortisol)也会上升许多,导致心跳加速、血压飙高。

心理学家常借由观察一个受测者有多容易觉察到自己的心跳,来测量他对自己身体内在讯号的敏感度。研究人员先让受测者放松、休息,测量他的心跳,然后用电脑模拟出他的心跳声,也就是每心跳一次,电脑就产生一组声音。接着,研究人员将该组声音调到心脏跳动时间点之前或之后,产生出另一组模拟心音。最后,研究人员透过耳机,播放这两组心音,请受测者选出和他本人心跳声一致的那组。经过大约一百次随机播放测试后,即可得知受测者对自己身体讯号的敏感度;自我意识较强的人在心跳测试中的正确率,大约都落在前二十五个百分点内。

若想了解自己对身体讯号的敏感度,可以进行下列测试。请一名外人测量你的脉搏在三十秒内跳了多少次;与此同时,你要在不碰触自己的手腕或其他动脉的情况下,把注意力聚焦在自己身体的内在活动上,尽可能感受并数算自己的心跳。重复四次三十秒测试后,和协助你的人比对你们计算的心跳次数,数字越接近,则你的自我觉识能力可能越高。

研究人员通常用下列假设性情境,判断受测者的自我觉识向度:

  • 当别人问我为什么悲伤或愤怒,我的反应或心里想法常是“我没有悲伤/愤怒啊”。
  • 当亲密的人,譬如伴侣或朋友,问我为什么对某人很失礼或态度很差,我常常不承认。
  • 我常(一个月两次或以上)发现自己莫名地脉搏、心跳很快。
  • 当我看到他人身陷痛苦时,我在情绪和身体上都能感受到他的痛苦。
  • 我通常很清楚自己的感受,也能用文字表达我的情绪。
  • 有时我感到疼痛,但不知道为什么。
  • 我喜欢安静、放松地独处,感受自己内心在想什么。
  • 我觉得自己的身心是合一的,且对自己的身体感到自在。
  • 我对外在环境很敏感,却很少注意到本身身体的状况。
  • 当我在运动时,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哪些改变。
(5) 情境敏感度向度(Sensitivity to Context)[编辑]

在人与人间的交际互动中,有许多的社交潜规则是我们必须要注意的,好比说是环境:我们不会在远房表亲的丧礼上喝得烂醉开始畅谈过去一个月以来所发生的每件趣事,我们也不会在好友的婚礼上倾吐自己与前男女朋友所经历的创伤回忆,在工作场合上,对老板开黄色笑话更是不当的举止。情境敏感度向度(sensitivity to context)虽然字面上是"context",不过事实上它包含了我们生活当中许许多多、无时无刻不在接收到的讯息。在这个向度上位于正向极端的人,往往可以借由一个眼神便了解在场其他人的情绪、发掘出社交表面下人们当下的情感需求,我们常常说一个人“敏感”、“会看脸色”便是在描述这种人格特质;相反的,我们的社会当中也有一群比较没办法参透现实状况的族群,在这个向度上就会比较偏向负向的极端,在生活当中常常开出一些比较不合时宜的玩笑、往往成为聚会当中的冷场王、制造尴尬者,我们往往形容这些人很“白目”、他们的行为很“碍眼”、他们的话语很“刺耳”。然而,在这个向度上比较敏感的人虽然比较不会得罪生活周遭的人,其敏感的代价便是需要画上比一般人多好几倍的能量来进行社交,毕竟,在努力接收人际互动之间所蕴含的讯息、思考这些讯息的前因后果与想出一个适当的解决方案往往耗尽了他们的心神,作为一团人际关系的维护者要花的注意力与思考力非常的多;当然相对的那些比较没有在观察身边亲友反应的人所需要花的能量就比较少,他们往往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照着自己的需求行事,也因此,在少了那些人与人之间环境的牵绊之后,生活便过得比较容易些,只是容易过生活的代价便是可能招致他人讨厌的风险,这些人或许没办法面面俱到、八面玲珑,但是在现代世界中复杂、多变、或许还虚假的人际关系中,他们是最忠于自己的那群人。

要在实验当中测量情绪敏感度向度,我们只需要将受试者放在不同的环境底下并观察他们的反应。例如,一般情况下幼儿在熟悉环境之中会展现放松的样态,而在陌生的环境中会拥有很高的警觉性,因此,如果当我们把幼儿置于家中,但是其却经常性地感到警觉的话,我们便可以知道这个幼儿对于外界的讯息是比较不敏感的。至于对于成人的测试,我们可以将受试者置于两个拥有截然不同气氛的房间并观察其反应,就可以知道他对外在环境的理解度有多少。此外,神经学上,因为海马回往往与理解外界的讯息有关,因此我们也可以利用磁振造影来观察一个人的海马回结构与活跃程度,来推测其坐落在这个向光谱的哪个位置。

研究人员通常用下列假设性情境,判断受测者的情境敏感度向度:

  • 亲密的朋友认为我对别人的感觉很敏感。
  • 偶尔有人会说我在某社交场合的举止不恰当,我则会惊讶地觉得自己没有这样。
  • 我有时工作不太顺利,因为我拿捏不好对上司的态度,得罪他们;有些朋友不再跟我来往,因为我在他们难过时表现得太开心。
  • 当我和人们交谈,他们有时会后退一步,站得离我远一点。
  • 我说话前会先确认过自己要说出口的话,以免这句话不恰当。
  • 当我在餐厅等公共场所时,会特别控制自己说话的音量。
  • 当我在公共场所时,常被提醒不要提到某人的名字,以免他刚好经过。
  • 我能意识到自己去过的地方,就连很多年前开车经过的某条路也是。
  • 当有人的举止不识相,譬如在工作场所不够庄重,我会注意到。
  • 亲密的朋友常说我在新环境和陌生人应对很合宜。
(6) 注意力向度(Attention)[编辑]

注意力指的是排除外在干扰,保持专注的能力。注意力向度的光谱上,趋向高端的人能够持续聚焦在特定事物上;趋向低端的人,则容易受环境中任何微小的刺激所吸引,因而转移注意力,并感觉对自己的注意力难以掌控。把注意力当作情绪形态的向度之一,可能会让你感到困惑,毕竟我们通常把注意力视为认知能力的一部分,而不是情绪能力。之所以把注意力向度纳入情绪形态之中,是因为不只声音和影像会干扰注意力,带有情绪成分的外物更会对注意力造成很大的干扰。举例而言,假如你和友人置身于一家吵杂的餐厅里,此时你听见隔几张桌子的地方有人大声怒吼,接着传来玻璃打碎的声音,想必很难继续你俩的谈话;这种情况比起只有吵闹、没有情绪叫骂的情境,绝对更难把注意力聚焦在谈话上。

上述的噪音是一种情绪线索;情绪线索在生活中随处可见,不只充斥在环境中,更是很强的干扰物,会让我们失去平静,并难以完成任务。研究显示,过滤掉情绪干扰物的能力,跟过滤掉干扰性感觉讯息的能力有所关联。在一场人声嘈杂的聚会上,一个专心的人才能全神贯注在眼前的谈话上,不专心的人则会不停地分心,视线和注意力都一再转移到更能吸引他的刺激上。简单而言,情绪跟注意力关系密切,因为情绪性刺激很大程度上掌管着我们的注意力。总括来说,过滤掉情绪干扰的能力,是我们情绪生活的基石,因此注意力对其他的情绪向度就成为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例如自我觉识能力有赖你注意自己身体的讯号,社会直觉则要能注意各种社交线索。

心理学研究上,根据各种不同种类的注意力,每种都有不同的方法来测量。其中一种称为选择性注意力(selective attention),也就是在充斥各种刺激的感官汪洋中,能专注在单一一件事情上。生活中的每时每刻,我们所接收的讯息其实多得惊人,就连在你阅读超普通心理学的同时,你的周边视觉(peripheral vision)都会看见你的手捧著电脑或手机、你的耳朵接收到各种声音。要是你现在身处在一间安静的房间里,读到这里之后,请先停下来,注意你耳朵听见的声音、你的脚踩着地板的触感、你的屁股抵著椅面的感觉,注意一下各种感官的感受;假如你现在才注意到这些事,本来完全没发现,那么恭喜,你是个注意力很集中的人。即使平常有这么多感官刺激彼此竞争我们的注意力,但我们通常会忽略绝大部分的事情,只能同时注意一件事;若非如此,我们就会迷失在感官刺激的汪洋里了。我们的身体主要靠两个方法,才能维持这种专注:其一,依我们想注意的讯息来自哪个输入管道,就强化该管道所输入的讯息;其二,抑制来自其他管道的讯息。

还有另一种注意力,它和选择性注意力相反,是开放的,不加判断;有了这种能力,你才能对思想、眼睛、耳朵、感觉等各种刺激,全都保持接收状态。例如你注意到腰有点痛,却还能认真读著这段话,不会被腰痛的感受所霸占。或者,你要赶往一场重要会议,眼看快迟到了,电梯却故障不能搭。即使你明确知道自己很焦虑、压力很大,却没有惊慌,还能用眼神搜索可以上楼的楼梯。如果你做得到,代表你拥有这种开放、不加判断的注意力。这种人常得到的形容词是“处变不惊”、“有种安定的磁场”,他们能在各种不相干的事件之中保持专注。拥有这种形式的注意力的人会觉得情绪平衡,并感到满足、镇定自若,在多方噪声下也不会情绪起伏。开放、不加判断的注意力,不只影响我们对环境周遭的敏感度,对我们自身的思想和情绪也同样重要。如前所述,它在自我觉识向度和社会直觉向度上都扮演要角;一旦我们缺乏这种开放、不加判断的注意力,不论是内在的身体和心智,或者外在的社交环境中,我们都会遗漏很多细微的线索。

心理学实验中,如果要测量开放、不加判断的注意力,则研究人员会善用注意力的特征:当一个刺激霸占了我们的注意力,我们就很难注意到其他短暂又突然、只出现零点多秒的刺激。这种现象叫“注意力眨眼”(attentional blink),意即我们注意到一个刺激后,对下一个刺激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研究人员的作法是让英文字母在电脑屏幕上闪现,每秒闪出十个字母,譬如 C、P、Q、D、K、L、T、B、X、V,但是偶尔会有阿拉伯数字夹杂在这堆字母中出现,譬如 C、P、Q、D、3、K、L、7、T、B、X、V;受试者的任务就是注意闪动消失的文字,并说出这些混杂的阿拉伯数字。研究发现,假如在第一个数字出现之后,第二个数字不到五百毫秒就紧接着出现,那么受试者就很容易忽略第二个出现的数字。以上述序列为例,即受试者会说出 3,但是没有说到 7--换句话说,他们的注意力“眨眼”了。这种现象背后的生理机制是因为相对于英文字母,数字很少出现,且它又是受试者寻找的目标。所以当数字出现时,会在受试者脑中引起兴奋的脉冲,大脑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原来刺激前的状态,才能继续锁定它的目标。注意力眨眼的时间越长--在一个数字闪现后,需要间隔越长的时间,才看得见下一个闪现的数字--表示该受试者的大脑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才能注意到下一个刺激。换言之,该受试者会遗漏掉更多的环境讯息,注意力比较不集中。

研究第二阶段中,受试者要注意的目标刺激不是单纯的符号,而是情绪性的刺激,此时注意力眨眼的时间普遍更长。此阶段的实验中,受试者的任务并不是从字母堆中辨认出数字,而是从连续的风景照中,找到其中夹杂的孩童哭泣图片。根据测验结果,受试者在看到第一张哭泣的图片之后,需要更长的时间间隔,才能注意到第二张孩童哭泣图。这表示注意力的高低和情绪有关;更精确地说,情绪影响注意力

心理学家用字母中夹数字,或者用大自然景象中混入情绪性图片,来测量开放、不加判断的注意力;至于“选择性注意力”,则用下述方法来测量。研究人员让受试者戴上耳机,听不同频率的简单音效,分别是高频和低频。最简单的阶段中,受试者要注意频率的变化,只要一出现高频率的声音就立刻按下按钮,听到低频率的声音时则不按。为了提高注意力的门槛,研究人员刻意增加任务的难度,把声音安排在左耳或右耳的不同声道,一秒播一次,左耳、右耳、左耳、右耳轮流播音。受试者按钮正确的次数减去错误的次数,即是他的成绩,也就是他注意力集中的程度。研究人员甚至又将实验调整得更困难:他们要求一部分受试者,只有高频率/低频率在左声道/右声道(任一种排列组合)播出时,才能按按钮。研究结果发现,当正确频率的音出现在错误的声道(即受试者应该忽略的那只耳朵)时,受试者最容易犯错,明明不该按却按了钮;这表示他的注意力太广,不够聚焦。更有些时候,受试者来不及听见正确频率的声音。在测试进行的当下,研究人员用 EEG(脑波图,electroencephalography)或 fMRI(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来监测受试者的大脑活动。如果研究主题比较在乎时间性,就用脑波仪,因为 EEG 比较能精确呈现大脑活化的时间;反之,如果研究更在乎空间位置,即大脑活化的区域,就采用核磁共振造影,因为 fMRI 的空间位置比 EEG 准确。

研究人员通常用下列假设性情境,判断受测者的注意力向度:

  • 在吵杂的环境下,我也能专注。
  • 当我置身吵杂、很多感官刺激、或很多事同时发生的环境,我能专注在自己心里在想的事上,不会分神。
  • 当我决定专注在某件事情上,几乎每次都做得到。
  • 当我在家想做正事时,很容易被电视、说话等声音给干扰。
  • 只要我安静地坐下,就算只是一下子,也会突然冒出一堆杂念,并且常被这些不知从何而来的思绪拉走。
  • 当我做事被意外事件给打断,我能把注意力重新拉回本来的事上。
  • 在还算安静的环境里,例如公车、火车,或超市结账的队伍里,我会注意到周遭的很多事。
  • 当我需要全心全力完成一件重要的专案时,会尽可能找最安静的地方来做事。
  • 我的注意力常被周遭的刺激或事件给吸引,而且一旦被吸走就拉不太回来。
  • 在吵杂的环境下,例如晚会上,或在办公室的隔间里跟人交谈时,我能轻易隔绝别的声音,但只要我够专注,也能猜到旁人在说什么。换言之,我可以一心多用,一边跟某人说话,同时知道周遭他人在说什么。


正向心理学[编辑]

什么是正向心理学[编辑]

正向心理学是心理学的一个支派,他本身就是一门应用心理学。Panksepp (1998)认为,过去的心理学研究,主要聚焦在负向心理状态对身心的影响,然而,目前的重心则应强调正向情绪的研究,因为正向情绪不仅有益身心健康,更有助于疾病的预防,其目的在于帮助个人找到内在的心理能量,作为对抗挫折的缓冲、掌控住逆境,使得个体在遇到困难时不会轻易落入忧郁的状态中。此心理学的重要性不亚于传统心理学。因此,若能好好应用正向心理学,便能以更健康的态度面对压力并妥善处理。 “正向心理学”一词由美国宾州大学教授MartinE.P.Seligman于2000年所提出,他并且将正向心理学分为三大面向,分别是正向经验、正向特质亦即正向组织 ⒈正向情绪/经验:包括个人所经历过的事件以及产生的相应情绪,正向情绪有助于我们解决遇到的困难,而且也有助于身体健康,激发创造力。 ⒉正向特质:意指一个人的人格或心理特质为正向,特质是一个人维持较久且不容易改变的行为型态,先天遗传有一部分影响,后天的学习亦十分关键,所谓正向特质,泛指一般认定的个人美德或优点,如:慷慨、坚毅、宽恕、智慧、诚实等 ⒊正向组织:正向组织强调的是环境,例如家庭、学校、社会等,组织会深刻影响到一个人正向特质的培养,此部分多探究如何打造一个合适的环境,让人们得以有健全的身心灵并有正向发展。

特色[编辑]

正面思维:Peterson(2000)认为乐观有助于正向经验的产生,Salovey(2000)等人以为许多研究都显示负面情绪容易致病,却很少研究强调正向情绪可以提升健康,正向情绪比负向情绪更具有预防效果。正向心理学提供有别于“缺陷心理学”、“医学模式”的思维模式,它所看重的是事情的正面部分,如乐观、愉快和互爱等,以期发掘个人和社会的优点。

其将正面心理分为三个层次,分别为Pleasant( 身 )→Engaged( 心 ) →Meaningful( 灵 )

  • 科学化的研究:正向心理学的研究方法与心理学一向采取实证方法无异,正向心理学同样重视客观和科学化,期望建立以验证为基础的正面理论,并以此分析和找寻人类的潜能。
  • 增强抗逆能力:正向心理学重视人类许多长处,例如原创力、自我控制,若能发掘、培养和发挥个人的长处和潜能,便能得到积极的正向资源,如成就感、满足感,增加个人对抗逆境的能力和资源。
  • 强调内在动机:正向心理学所强调之乐观、正面思维均属高层次的内在动机,所以内在动机是正向心理力主要的诉求。

控制自己的思维,专注在积极正面的想法,以善意的姿态面对他人,让自己内心充满爱,赶走恐惧、忧愁、愤怒和悲伤,以开阔胸襟面对他人,并且感受这世界,让快乐和幸福融入我们的生活。

正向心理学如同一道骄阳,它扶起陷落的人们,它看见生命中的缺陷,也填补人们的缺陷。为什么人们那么不快乐?为什么黑夜漫长,好像永远不会过去?这些问题盘旋在人们心中,形成阴影的一部分,正向心理学就像阴影前面的太阳,在阴影与阴影之间,开辟出一条新路。它不仅修复、弥补损伤、伤害和缺陷等,也挖掘人类自身所拥有的力量和潜能,让我们能拥抱黑暗,也能直视太阳,能够激发个体去看见自我的力量,并实现自我的价值。正向心理学的最终目的便是带给我们快乐,进而获得幸福感(well-being)。

追求心流体验[编辑]

何谓心流(flow)?[编辑]

想像当自己骑在一台单车上,以时速七十的速度下滑阳明山的仰德大道,迎面而来的风吹的嘴唇向后翻、让人两颊刺痛,两旁的车流毫无减速的意思,如果稍有闪神便会与车相撞或是坠落山谷,因此此时自己的精神、注意力应该是十分专注地望向前方,且心中毫无杂念,只剩下下坡与过弯的本能。以上就是心流体验。

心流是由美国心理学家Csikszentmihalyi Mihaly(齐克森)所提出的概念,英文为flow,也有人称为zone,是一种人将注意力完全投注在某些活动时的一种拥有高度兴奋与充实感“神驰”状态[1]。

齐克森更近一步将心流定义为:运用我们的高技能来做高挑战的事情时,所产生的专心一志的经验。齐克森认为,能使人产生心流体验的活动有以下特征:

  1. 我们倾向去从事的活动。
  2. 我们会专注一致的活动。
  3. 有清楚目标的活动。
  4. 有立即回馈的活动。
  5. 我们对这项活动有主控感--挑战与技能之间达成平衡。
  6. 在从事活动时我们的忧虑感消失。
  7. 主观的时间感改变--例如可以从事很长的时间而不感觉时间的消逝。

其中第五点可以用以下图表来做更详细的了解:

由上图可知,心流必须在高技能水平与高挑战的情况下才会发生,也因此每个人所拥有的心流体验会因为自身的能力差异而有所不同,因此心流体验并无特定必须从事的活动,而是因人而异。

为什么需要心流?[编辑]

心流体验是一个很美好的经验,透过享受毫无杂念的状态,心流能够帮助人们忘却生活中的诸多烦恼,并带给人一种正向的情绪,也因此心流在正向心理学中是一不可忽视的学说。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心流是近代提出的理论,但是在佛教、禅学中却是个已经存在许久的理论,可见从古至今人类都有追求心流体验的情况。

正念[编辑]

介绍[编辑]

何谓正念(Mindfulness)?其意思并非正面思考,而是“专注于当下、放下自我的执念”。一般人通常会将正念与正向、积极等事物连结,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正念的概念起缘于佛教经典,分别为安那般那念经(Anapanasati Sutra)与念处经(Satipathana Sutra),而其中sati等于英文的mindfulness,等于中文的正念[1]。其中Anapanasati代表着佛教里的“止”,是身心的静与定;而Anapanasati代表着佛教里的“观”,是清明的洞察与觉悟。而正念减压的创办人卡巴金博士综合以上的止与观,将mindfulness定义为“正念是刻意地将注意力放在当下,对分分秒秒所显露的经验不给予评价”,是为近代正念心理学的滥觞。经过许多国内外的推展,近年来无论东西方皆透过科学化的心理学研究,借由训练正念,舒缓过度自我膨胀所造成的情绪压力、紧绷的人际互动。

特色[编辑]

正念最大的特色在于专注当下的训练,但当下所发生的事情很多,不管是内在的刺激或是外在的都足以引起我们的注意,那我们专注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呢?我们又是如何决定我们要注意的东西?

首先要回到正念最一开始的意涵:止与观,这边的“止”并非完全静止不动或什么事都不想,而是将心安于一处,到达一种专注的状态,若将注意力放在一个地方,例如呼吸。而“观”所代表的是觉察当下,核心价值为不批判[2]、评断,重点在于用心体会当下的所有的感受,而不对其作出任何的评论,例如吃巧克力时用心的感受巧克力在嘴里慢慢融化、释放甜味的感觉,而非“觉得”它很好吃,透过观才能知道自己的思考、自己的情绪、自己是如何被自己的想法困住。进一步才有从中改变的可能而透过止与观,当运用注意力越来越细微,对于内外在的差异越来越敏感的时候,会进入一个浑然忘我的状态,会失去时间与空间的限制感,是一种很高层次的“流”体验(flow experience)。

因此,若能透过静坐、冥想等正念训练,让自己能具备止与观的能力,便能有效提升注意力,与工作的专注,甚至能透过正念的放式放松心灵,达到减轻压力的目的。哈佛大学的团队曾经用实验提供了支持正念打坐有利的科学证据。此团队运用MRI仪器对民众进行观察。其实验对象为一般民众共27人,而平均年龄为35.2岁,都是压力觉察量表(perceive stress scale, PSS)数据偏高的人士,他们的PSS平均值为20.7。然而经过8周的正念打坐训练,PSS值明显下降至15.2。同时,MRI影像亦显示,杏仁核灰质显著降低。因此,显示了正念打坐会使压力降低的神经机制。

相关研究[编辑]

在1970年代,美国一些心理学者都认为,心理问题与低自尊有关。因此,他们推广了一系列的自尊强化运动,透过改善低自尊的问题以期待能解决一些社会上的问题。例如看着镜子称赞自己,以激励自己的信心等。

这样的作为使心理学家开始反思,若自尊一直无限提高,“过高自尊”会造成什么情况?1996年心理学家 Baumeister 团队以“高自尊的黑暗面 (The dark side of high self-esteem)”来描述其负面影响:拥有高自尊的人,与“具有偏见”、“具有攻击性”的特质高度相关。他们认为拥有高度自尊的人在某一方面也拥有自恋的特质。就好像开着无限的滤镜欣赏自己的人生。随着时代演进,自恋倾向也愈来愈高。另一方面,当人们过于着重自我、执著于自我时,对于别人的信任程度也大幅下降。你不相信我、我也质疑你,社交关系将变得紧绷脆弱,若人不和,许多难题也接踵而至。

而究竟,在自我抑制与自我膨胀之间,到底何者才是真正较好的平衡点呢? Young-Hoon Kim 和 Chi-Yue Chiu 两位教授作了一个心理学实验,透过学生自己评估考试分数再去比对其忧郁的程度,其中有趣的是不管过度乐观而高估分数,或者是太过悲观,而低估分数者,都有较高的忧郁程度,反而是知道自己实力在何处的学生有比较低的忧郁程度。似乎从 1970 年代自尊运动发展至今,人们缺乏的可能不是自信,而是自我的平衡。

因此逐渐有人注意到佛学当中的“正念”, 它强调的是“专注于当下、放下自我的执念”。对于自我膨胀或自我贬抑者,因为过于执著“我”,很难不出手干涉、很难接受事情不顺己意。生活中遇到一些失败,会认为这个“事件”本身代表“我”的错,甚至代表“整个我”,造成很大的心理负担。

应用[编辑]

正念减压(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 MBSR)是正念心理学最知名的一种应用。由卡巴金博士于1979年所创,是一套为期八周,内容包含静坐与瑜伽的课程。过外在肢体的动作与呼吸的训练,让学员能透果生理而慢慢影响心理,将觉察的能力透过系统化的训练,培育人们对自己当下所有的身心状态有高度却不带评价的觉察。

透过正念减压的训练,能够使人有效的放松心灵、减轻压力,以及减少不必要的担忧等成效。例如,有些慢性病或癌症的病患会一直担心自己病情恶化或者是复发,并浸淫在这些恐惧的念头里,又或者,责备自己的过去,哪边没做好,或者是哪些生活习惯至自己现在的痛苦,甚至担心未来,担心自己死掉之后小孩没人照顾等等。我们可以看到,原本只是身体上的痛苦,我们大脑会自动化的产生很多伤害自己的想法,让生理的痛苦转变为心理的痛苦。所以透过正念减压帮助慢性病病人脱离这样自动化产生负面情绪的模式,以新的态度curiousity、openness、acceptance、love去看到自己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并从中得到转机,透过由内而外,心理影响生理的方式达到“自疗”的效果。

研究结果显示,正念减压可以使人有效减少压力、强化个人的经神价值(spirituality values)、增加同理心与对自己的同情心(self-compassion),也因此正念减压常被视为一种非药物性的抗抑郁疗法,长远来看,成功进行正念减压的患者,能有效降低百分之六十六的复发率[3],可见其效果之显著。

另外,“心理位移书写(Psychological displacement paradigm in diary-writing, PDPD)”也是正念疗法之一,为国内学者金树人于2005年提出之概念。也就是书写故事时叙说者(narrator)跳脱出来成为旁观者,和当时经验中的行动者(actor)或参与者(participant)之间拉开距离,简言之,金树人将此种心理位置的移动称之为“心理位移”。例如以第一、第二、第三人称交互出现的写法呈现内在的观点,就是叙说位置的转换。于不同人称之间有助于提供空间理解自我、跳脱惯有模式、更换角度。简单来说,心理位移书写即是指叙事者依序运用“我、你、他”不同位格人称来描绘同一经验的书写形式。[18] 他参考高行健的《灵山》一书提出,使用“我”时视野狭小、情绪起伏、心思细腻;使用“你”时,空间拉开、客体介入;使用“他”时,隔空综观、理性客观。

心理位移书写提出至今,目前国内已有多篇硕博士论文应用在工作压力、自我认同、分手、慢性疾病等议题上的研究,而这亦引起美国知名学者James W. Pennebaker的兴趣并着手进行研究。从各研究对于书写后的影响与果效中我们可以发现,“情绪抒解”应为心理位移书写后之主要效益之一,书写者在书写过后,情绪多半会趋向缓和平静、缓解负面情绪,甚至可以提升正向情绪、对于整体生活满意度也有所提高。此外,书写者也有机会从书写的过程中对于事件给予新的解释,因此心理位移书写似乎也带来认知改变的效果。由于书写后也可能会感受到被疗愈或是更加认识自己的经验,因此心理位移书写也带来自我疗愈与自我觉察之效果。若以书写后的长短期效益来看,在短期效益上,书写后似乎能够立即带来情绪的缓解;在长期的效益上,心理位移书写也能提升心理或人际上的适应能力。而这最根本的原因即是,透过书写转移心理位格,受试者可以放下对于“我”的执著,转由“你”至“他”的客观视角,接受与省思眼前的负面事件。

结论[编辑]

正念减压是近二三十年来兴起的疗法,虽然还是有待更进一步严谨的脑科学实验验证,但是其显著的效果却是让人难以忽略,不失一个值得推广的学说。正念减压创办人卡巴金博士曾说:“正念练习要信任的对象不是任何外在的权利,而是你内在的自信。正念要教导的不是对治(curing)而是自疗(healing),对治是解决一切的病痛症状,自疗则是较深的层次的转化。”透过适当的练习,疗愈的权利会从治疗者手中转移至病人本身,达到某种程度的自疗。

培养正念找回宁静自我,国内外各行各业皆已采取行动。除了台湾研究发现正念有助运动员专注于身体、从判断中消除情绪,美国许多医学院也设立正念学程,借由训练正念改善医生的工作压力、纾解紧张的医病关系。鼓吹自信来迎战问题,过往心理学研究已证实效用不大,反而会造成自我过度膨胀,导致心理压力与紧绷人际关系。不如转念,遇到问题时放下自我执著,而在生活中尽可能专注当下,这不只是古老的佛学、现代化的心理学,也是在失序的社会中,唤回内心平和的生存技能。[19]

疾病[编辑]

没有平衡的情绪,一个人在社交网络中互动的能力将以某种方式受到影响(例如,阅读思想)。 在本章的这一部分中,将呈现一些严重的疾病 - 这些疾病包括:抑郁症,抑郁症和反社会行为障碍,如精神病和社交病。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疾病主要考虑其对社会能力的影响。 为了全面了解每种疾病的特征,我们建议您阅读维基百科提供的特定文章。

萧条[编辑]

抑郁症是一种导致情绪失调的疾病,其特征是强烈的悲伤,忧郁症和绝望。 这种疾病影响社会和日常生活。 有许多不同形式的抑郁症,其强度和持续时间不同。 患有抑郁症的人患有焦虑,扭曲的思维,剧烈的情绪变化和许多其他症状。 他们感到难过,一切似乎都很黯淡。 这导致对自己及其当前和未来情况的极端负面看法。 这些因素可导致正常的社交生活的丧失,甚至可能进一步影响抑郁的人。 因此,患有抑郁症和失去社交网络会导致恶性循环。

自闭症[编辑]

根据精神疾病诊断准则手册第五版(DSM-5),自闭症的定义为:

1.在任何情境下,社交沟通及社会互动上的缺损,不考虑一般性的发展迟缓
 1.1在社交-情绪的互动(reciprocity)功能上有缺损—严重程度从社交互动异常,无法维持双向的对谈,在沟通上较少回应,也较少兴趣、情绪、情感的分享,到无法起始社交的互动。
 1.2在社会互动上,非语言沟通行为的缺损—严重程度从语言及非语言的沟通较差,眼神注视及肢体语言功能的异常,理解及使用非语言沟通能力的缺损,完全缺乏脸部表情及手势。
 1.3发展及维持人际关系的缺损—严重程度从无法做出符合情境的适当行为,在分享想像性游戏及交朋友方面有困难,到对人完全缺乏兴趣。

2.局限、重复的行为、兴趣及活动
固着或重复性的言语,动作及使用物品
过度坚持常规,仪式化的使用语言或非语言的行为,极度抗拒改变
非常局限及固定的兴趣,对于兴趣极度的专注
对于感觉刺激的输入过度反应及过度反应不足、对于环境中的感觉刺激有异常
3.症状必须在童年早期出现(但症状可能不会完全显现,直到环境或情境中的社交要求超出小朋友的能力)

4.症状对日常生活造成不良影响。

在现代,自闭症被认为是由先天的基因因素所导致,研究显示,当一个孩童其家族当中有人有自闭症的症状,其也是自闭症患者的几率也会变高。其他环境上的因素也可能造成影响,例如家庭对其关爱与否、是否经常性接触心理治疗师等都会影响一位自闭症患者在成长的过程中其症状的严重度有无变化。统计上显示,撇除基因的影响,会增加罹患自闭症几率,或者加重自闭症症状的因素有:较高的怀孕年龄、较短的生育间隔、多胞胎、以及一些例如早产、出生体重过低等生育的症状;能够减少罹患自闭症的几率或者减轻自闭症严重性的因素有:怀孕时叶酸等维他命摄取量充足、尽早进入自闭症照护计划等。在某些自闭症罹患者的例子里面,在经由照护计划的帮助后,患者是有可能与常人无异的。

有几种理论试图解释自闭症或自闭症的特征。在Baron-Cohen及其同事(1995年)进行的一项实验中,向正常和自闭症儿童赠送了漫画,每张照片的中央都有一个笑脸,每个角落都有四个不同的糖果(见下图)。笑脸,名叫查理,正凝视着其中一个糖果。孩子们被问到:“查理想要哪种巧克力?” 正常的孩子很容易从查理的凝视方向推断查理的欲望,而自闭症儿童则不会猜测答案。

来自其他实验的其他证据表明,自闭症患者无法使用眼睛注视信息来解释人们的欲望并预测他们的行为,这对于社交互动至关重要。 另一个解释自闭症特征的建议表明,自闭症患者缺乏对其他人心理状态的描述。

  • 自闭症相关影音书籍

 1. 雨人

 2. 与光同行

 3. 五线谱上的星星

 4. 星星的孩子(天宝·葛兰汀 Temple Grandin,1947年8月29日-)

神经病与社会病(psychopath and sociopath)[编辑]

如今,精神病和社会病症被归入反社会行为障碍的概念之下,但专家仍然非常不和谐,无论两者是否真的是分离的紊乱或其他形式的其他个人紊乱,例如自闭症。精神病患者和反社会人士经常与他们的社会环境发生冲突,因为他们反复违反社会和道德规则。获得性社交病症表现为无法形成持久的关系,不负责任的行为以及生气勃勃和特别强烈的自我中心思维。虽然获得性社交病的特征可能是冲动的反社会行为通常没有个人利益,但发展性精神病表现在目标导向和自我发起的攻击中。获得性社交病是由脑损伤引起的,特别是在眶额叶(额叶)中发现,被认为是未能使用情绪线索和社会知识的丧失。因此,反社会人员无法以社会适当的方式控制和规划他们的行为。与反社会人士形成对比的是,精神病患者不会因为次要原因而生气,但他们的行为却没有可理解的原因,这可能是由于他们无法理解和区分道德规则(关于他人福利)和惯例(社会共识规则) )。此外,甚至他们对受害者感到无罪或同情。精神病可能是由于未能处理他人的痛苦线索而造成的,这意味着他们无法理解悲伤和恐惧的表达,从而抑制他们的侵略(Blair 1995)。重要的是要提到它们能够检测到对自己有威胁的刺激。

精神分裂症[编辑]

精神分裂症通常等同于精神病,即使两者都不同。精神病只是几种精神障碍的一种症状,包括精神分裂症。据世卫组织估计,全世界有2100多万人患有精神分裂症。精神分裂症患者在年轻时死亡的风险也高2-3倍。此外,已知有一半精神分裂症患者患有其他精神疾病,如药物滥用,抑郁症和焦虑症。精神分裂症的初始症状通常出现在青春期。因此,这些初始症状经常被误解,因为它们在青春期被认为是正常的。在男性中,最初的症状出现在15-30岁。而在女性中,症状通常会影响25-30岁的年龄组。

思觉失调症(拉丁语:Schizophrenia)是精神疾病的一种。其特征为患者出现异常的行为和不能理解什么是真实的。台湾、中国大陆和香港以往皆译作精神分裂症,乃直译拉丁文名称“Schizophrenia”而来,台湾后来则改译为“思觉失调症”。常见的症状包括错误信念(false beliefs),不易了解或混乱的思维,听到其他人听不见的声音,妄想、幻觉、幻听、社会参与和情绪表达的程度减少,以及缺乏动机。思觉失调症患者通常伴有其他心理上的健康问题,例如焦虑症、临床忧郁症或药物滥用障碍。症状通常逐渐地出现,且一般在成年早期开始,并持续一段长时间。

精神分裂症的一些早期症状,即:

  • 倾向于将自己与其他人隔离开来。
  • 容易生气和沮丧。
  • 睡眠模式的变化。
  • 缺乏专注力和动力。
  • 做学校工作的困难。

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分为两类,即阳性和阴性。

阳性症状是指健康个体中未见的行为,包括:

  • 幻觉。 Halunasi是一种体验真实感觉的感觉,但实际上这种感觉只存在于受害者的心中。例如,感觉听到的东西,即使其他人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 妄想。妄想或理解是相信与现实相悖的事物。症状各不相同,包括感觉观察,随后,即使大多数精神分裂症患者都会出现这些症状。
  • 思考和说话混乱。这些症状可以从患者说话的难度中得知。精神分裂症患者很难集中注意力,即使阅读报纸或看电视也很困难。沟通方式也令人困惑,使对话者难以理解。
  • 混乱的行为。精神分裂症的行为很难预测。即使穿着的方式也很不寻常。出乎意料的是,患者可以突然尖叫,无缘无故地生气。

负面症状是指患者以前拥有的利益损失。在患者出现初始症状之前,阴性症状可持续数年。通常,患者和家庭之间的关系会因阴性症状而受损。这是因为消极症状经常被误解为懒惰或不尊重。负面症状通常会逐渐出现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恶化,包括:

  • 奇怪的情绪反应,如面部表情和单调的言语。
  • 很难感到快乐或满足。
  • 不愿意社交,而宁愿呆在家里。
  • 在各种活动中失去兴趣和动力,例如建立关系或发生性行为。
  • 改变睡眠模式。
  • 靠近别人不舒服,不想开始对话。
  • 不关心外观和个人卫生。

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精神分裂症。然而,精神分裂症与许多风险因素有关,例如:

  • 遗传因素 来自精神分裂症家庭的人中,10%更有可能经历相同的疾病。如果父母双方都患有精神分裂症,风险将增加40%。在患有精神分裂症双胞胎的人中,风险增加50%。
  • 脑化学因子 研究表明,多巴胺和血清素水平的不平衡对精神分裂症构成风险。多巴胺和5-羟色胺是神经递质的一部分,这些化学物质可以在脑细胞之间发送信号。众所周知,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大脑结构和功能也存在差异。其中一些差异包括:
    • 较少的脑细胞之间的联系。
    • 颞叶尺寸较小。颞叶是与记忆相关的大脑的一部分。
    • 脑室大小较大。心室是含有液体的大脑的一部分。
  • 怀孕和分娩的并发症 怀孕期间发生的许多情况被认为有可能导致出生的儿童患精神分裂症。其中包括营养缺乏,接触毒素和病毒,先兆子痫,糖尿病和怀孕期间的出血。分娩时的并发症,也有引起儿童精神分裂症的风险。例如,出生时缺氧(窒息),低出生体重和早产。

思觉失调症的成因包括环境因子及遗传因子。可能的环境因子包括在城市中长大、滥用娱乐性药物、某些传染病、父母年龄,和自身在母体内时营养摄取不足。遗传因子则包括各种常见和罕见的遗传变异。思觉失调症可依据求诊者所表现出来的行为及其所主诉的个人经历作诊断。在诊断时,还必须把求诊者的文化背景纳入考虑范围之内。截至2013年为止,此病并没有任何客观的测试予供作诊断。思觉失调症并不等同“多重人格”或“多重人格障碍”——这种混淆的想法常在公众的认知中出现。

其他一些风险因素是:

  • 由于自身免疫疾病和炎症导致的免疫系统增加。
  • 跌倒或事故造成的脑损伤,包括童年时期发生的脑损伤。
  • 病毒感染,尤其是流感和脊髓灰质炎病毒。

除了上述许多风险因素外,精神分裂症还有所谓的触发因素。在具有上述因素的人群中,压力是可以引发精神分裂症的最重要的心理因素。离婚,失去工作或居住,以及亲人留下的压力可能会发生。性骚扰,或身体和情感虐待也可能导致压力。滥用药物,如可卡因,大麻和安非他明,也会引发具有上述危险因素的人的精神分裂症。研究表明,大麻成瘾者患精神分裂症的风险高出四倍。

治疗 治疗的重心是为患者处方抗精神病药,以及安排咨询、工作培训和社会康复。目前尚不清楚典型抗精神病药与非典型抗精神病药两者间哪种的效果会较佳。在其他抗精神病药物都无法改善病情的情况下,就可能会使用氯氮平。必要时,可能会强制患者住院治疗,如患者可能会对自身或他人构成伤害这一种情况,但现在的住院时间比以往更为短暂,且强制住院治疗的总次数亦较为少。

双相情感障碍[编辑]

双相情感障碍是一种以剧烈情绪变化为特征的精神障碍。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的人可能会感到躁狂症(非常快乐)和抑郁症(非常糟糕)的症状。双相情感障碍的确切原因尚不清楚。然而,有人指控双相情感障碍是大脑神经递质紊乱的结果,即维持大脑功能的天然化合物。干扰神经递质本身的发生被认为是由几个因素引发的,例如:遗传、社会、环境、物理。在处理双相情感障碍时,医生会建议使用药物或特殊疗法。为了确定正确的方法,患者需要直接向医生进行检查。未接受治疗的双相情感障碍会对患者的生活产生不利影响,例如:学校或工作表现恶化、酒精成瘾吸毒、社会关系受损,例如与伴侣,亲属或其他人的关系、财务(财务)问题、导致企图自杀的欲望。双相情感障碍是一种精神疾病,使患者经历剧烈的情绪变化,从躁狂症(非常快乐)到抑郁症(非常糟糕),反之亦然。在从一种情绪转变为另一种情绪之前,通常存在患者的情绪或情绪正常的阶段。但在某些情况下,情绪变化也可能在没有正常阶段的情况下发生。每种情绪或症状,无论是躁狂症或抑郁症,都可以持续数周甚至数月。

出现在双相情感障碍患者中的躁狂症状可以是:

  • 感到非常快乐或快乐。
  • 经常说话速度非常快,而且与正常情况不同。
  • 感到非常兴奋。
  • 出现过度的自尊。
  • 睡眠欲望降低。
  • 没有胃口。
  • 容易受到干扰。

躁狂症的症状也可以通过心灵的出现来做出错误的决定。在这种情况下,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的人可能突然发生不健康的性关系,滥用药物,或做其他可能伤害自己甚至其他人的事情。虽然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出现抑郁症的症状可能是:

  • 感到非常悲伤和绝望。
  • 缺乏能量。
  • 难以集中注意力或记住某些事物。
  • 缺少移动的愿望。
  • 感到孤独和无用。
  • 感到内疚。
  • 对一切都持悲观态度。
  • 没有胃口。
  • 睡眠障碍,如睡眠困难或过早醒来。
  • 妄想或理解。
  • 有自杀欲望。

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的人也可以同时出现躁狂症和抑郁症的症状。例如,感到非常兴奋,同时感到非常难过。这种情况称为混合状态症状。双相情感障碍出现的原因尚不清楚。然而,有一种假设认为这种情况是神经递质不平衡的结果,神经递质是一种控制大脑功能的天然化合物。遗传,物理,环境和社会因素在神经递质的不平衡中起作用,神经递质被认为是双相情感障碍的原因。因此,如果一个人经历创伤性事件,可以触发双相情感障碍的症状,例如:

  • 有近亲死亡,例如家人。
  • 断开连接,例如与男朋友或配偶。
  • 经历情绪,身体或性暴力。

除了创伤事件外,其他被认为会引发双相情感障碍症状的因素包括:

  • 身体疾病。
  • 睡眠障碍。
  • 有家务,经济,工作或其他日常问题。
  • 酒精中毒和滥用药物

注意力不足过动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ADHD)[编辑]

ADHD即所谓的“过动症”,患者俗称“过动儿”,是一种慢性长期的神经生理疾病,主要症状包括:注意力不易集中、活动量过多、行为冲动(症状表现有个别差异)。而这些症状通常开始出现在童年早期,半数以上会持续到成年以后。其特点是各种各样的抱怨,感到焦躁不安,无法安静,无法安静地坐着。

造成ADHD的原因目前还没有定论,神经传导物质异常、遗传及脑伤等都是目前医学界已发现的可能因素,目前普遍认为问题是来自脑部额叶皮质下回路的功能异常,涉及遗传和环境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根据统计:如果孩子的父亲或母亲,在儿童或青少年时期有过动现象,这对父母所生下的孩子罹患过动症的几率,约有57%;一等亲中有过动症状比没有过动症状的家庭所生出的孩子罹患过动症的几率,大概高出4.6~7.6倍的几率,这证实过动症的遗传可能性。目前研究并未确定ADHD是由何种方式遗传的。有些研究发现,母亲怀孕年龄较大、母亲在怀孕过程中感染或暴露于一些物质或药物(例如酒精、尼古丁、古柯碱)、或是生产时的并发症,都有可能会增加孩子罹患ADHD的几率。过动症的成因可以归纳为下列三种因素,分别是生理因素(包括脑伤、遗传)、后天诱发的环境因素(包括父母亲的离异或婚姻不合、家庭暴力、家庭经济压力)及心理因素(包括无自信、低自尊等)。

根据国外研究结果,过动儿成长至青少年后,好动情形逐渐改善,自然宽解约发生在12~20岁之间。三分之一的病童在长大成人后症状可恢复与正常人一样,有三分之一的个案因无法适应学校及家庭,而沦为不良少年或发展出反社会行为、情绪障碍或药物滥用等问题。药物治疗合并行为治疗是目前证实最有效的治疗方式。严重的个案早期的药物治疗是很重要的,若再配合相关的行为、环境及心理治疗,会使药物的疗效及行为的改善,更加长远与稳定。

 社团法人是一个由一群注意力不足过动症儿童的家长共同创立的教育基金会。致力于注意力不足过动症资讯在家长与老师之间的宣导。


  • 昆虫老师-吴沁婕

 台大昆虫系毕业,到了20岁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个过动儿,也是一个大小朋友都喜爱的昆虫老师。

 著有:
 《昆虫老师上课了!:吴沁婕的超级生物课
 《勇敢做梦吧!:不走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
 《为什么一定要一样?:昆虫老师吴沁婕与妈妈的非常真心话
 《白日梦冒险玩 吴沁婕的冰岛奇幻旅程》。

 个人脸书专页“吴沁婕:勇敢做梦吧!

反社会人格障碍(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ASPD)[编辑]

反社会人格障碍(ASPD)的主要特点为无视或侵犯他人权利,,个人思想和社会文化的期待有所出入,往往在青春期开始产生,并且导致个人痛苦。ASPD患者症状依严重程度而有所不同,其中重度的ASPD产生的危险行为,被认定可能为社会病(良心概念错误)或精神病(缺乏良心、同理心)。患者看起来往往与一般人无异,但是他们缺乏同理心、悔恨心或羞耻等特质,容易表现出易怒特质,尝试操纵他人,或利诱他人并进行恐吓,其言行举止难以捉摸,善于伪装与欺瞒,而难以判断其言词之真伪。

由于ASPD发生期约为青春期,有关ASPD的诊断约在十五岁前即可透过患者的行为表现而确立,其中约有3%的男性和约1%的女性患有ASPD。心理学上认为这类人缺乏感知他人和自己情感的能力,所以对不良行为造成他人的痛苦,无法感同身受。ASPD患者的治疗过程相当艰难,主要因素为患者的冲动和鲁莽特质,而使个人难以主动寻求治疗,往往经由法院强制要求才被迫接受治疗。最近,抗精神病药物—氯氮平(Clozapine)已经显示出具有改善反社会人格障碍的男性的成效。ASPD患者的症状如下;无视社会法律、工作和家庭生活缺乏稳定性、鲁莽,冲动、侵犯他人的身体、缺乏悔意……等。

对于反社会人格障碍的成因众说纷纭,未经科学证实的说法包括,有人猜测他们可能是在生长过程中,遇到某些原因导致他们对社会失去信任,进而影响到思想上的异常。另一种看法是,他们生理上的缺陷使得他们难以学得制约反应,也有人认为他们只是善于逃避心中不舒服的感受而已。〔111〕

最新研究[编辑]

动机的定义及分类[编辑]

动机整体的现象称为Motivation,动机是引起行为的动力,有了动机才会产生行为。而动机又可以分为原始动机和衍生动机。

一、原始动机:所谓的原始动机是指天生的,而且是受生理因素控制的。例如:吃、喝、睡眠及休息、性的动机等。

二、衍生动机:所谓的衍生动机指的是后天学习而来的,是受社会因素控制的。例如:权力、归属、成就、情爱、自我实现等。

与动机相关的研究主题包罗万象,有各种层面的理论与实验,研究的重点与结果也不尽相同,且题材常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本部分从学生最熟悉的教室开始,了解学习动机的种类与在教学中的定位;第二部分是关于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蔬果摄取,从食物摄取的动机带入蔬果摄取的讨论;第三探讨时下社会最流行的社群网络,从不同面向讨论人们喜欢使用社群网络的原因;最后是关于一时的冲动而起的犯罪动机进行讨论。

(一)学习与动机[编辑]

历来有不少关于学习成就与学习动机之关联性的研究,足以见得大家对于这个问题的重视。那么,到底学习动机从何而来?我们又该如何提升它呢?

学生的学习受许多教育环境因素和个人因素影响,尤其以教室而言,学生花许多时间在教室中学习、生活、与人互动,因此在教室中的情境,可以成为预测成就行为和学术表现的最有效根据。先前有和学习动机有关的研究大多聚焦于教室的目标结构 (goal structure) 上,并也有为数不少的研究成果,以下由成就目标理论来探讨学习动机,说明相关实验,并且讨论奖励与学习动机的关联。

从成就目标理论看学习动机[编辑]

成就目标理论 (Achievement goal theory)是近年来与动机相关的研究中非常重要的学说,其中心思想为“人们会整合自己的某种信念,并据此信念逐步完成个人的学习 (Ames, C., 1992)”。简单来说,一个学生会愿意去努力学习,是发自内心想精进自己的知识、技能,甚至为了获得他人的认同与赞赏,不论背后有不同的目标驱使,成就目标理论著重于讨论学生在学业上追求成功的动机,并将其分成两类:

  1. 精熟的目标导向 Mastery goal (learning goal / task goal):以精熟为目标取向的学生注重发展个人能力、精熟特定技能,会尝试去完成一个有挑战性的任务、去理解学习的媒材。依据是自我精进的程度和内部规范来判断成功与否,而在达成目标后,得到的酬赏主要是内在的喜悦和满足。
  2. 表现的目标导向 Performance goal (relative ability goal / ego goal):以表现为目标导向的学生,注重与他人比较后的成就,总是会努力去争取比别人更好的成绩,并会以社会比较情境去评断能力与表现,将优于他人、高于平均等的表现视为成功;而在达成目标后,得到的酬赏是别人的赞美。
相关实验[编辑]

基于以上的理论,Kazuhiro Ohtani 等人进行了一项实验,让教师以协调者 (moderator) 的身份促进学生间互动,分析教室内目标结构、内在动机与同侪示范的关联性。实验对象为一所日本小学和一所国中的总共 43 个班级(17 个小学、26 个国中),评估方式以问卷方式进行,问卷评估的内容包含教室目标结构、老师的促进互动、同侪示范以及内在动机,每个题目都使用六个等级的量表为作答选项,从1(完全不正确)到 6(非常正确)。

实验结果显示,精熟目标结构与促进互动 (r = 0.59, p <0.001)、内在动机 (r="0.28," p="" <="" .0001)、与同侪示范="" 0.001)="" 皆呈正相关,而促进互动也与内在动机、同侪示范相关。此相关性指出,师生之间的互动对于学生的学习动机以及学业成就非常重要,因此,未来的研究也可以就师生的互动去做更细致的讨论。此外,此研究亦指出动机与这些变因的关系在不同班级或同学之间会有一些差异,因此,学生与学生间、老师与学生间的交互作用亦值得未来去研究。 师生间的互动在学习动机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奖励制度能提升动机吗?[编辑]

  在 1970 年代中期,有大量研究探讨内在动机与外在动机(即指奖励制度)间的关系,有些人主张奖励制度会降低内在动机,甚至取代内在动机,学生思想局限在能否得到奖励,为了减少犯错不愿意尝试,达成目标后就停滞不前,奖励也渐渐成为学生学习的必须品;内在动机指的是人与生俱来的求知欲、好奇心,内在动机会驱使学生专注于学习本身,投入大量时间、精神,也会积极尝试而激发出更有创意的想法。但也有些人主张,外在的奖励制度对于学生的学习兴趣并不会造成负面影响。

  奖励对于促进学习动机究竟是利多还是弊多,目前还没有很肯定的答案,而且也受不同时间、环境、与个人特质等因素影响,论文中指出[2],学生的需求差异使设计一种奖励制度满足所有人是不可能的事情。现阶段最大的共识就是外在与内在动机是不可切割的关系,未来研究会更着重于不同兴趣在学习和个人动机上的影响,以及如何去发展个人兴趣和动机。

(二)自我决定论(Self-determination theory, SDT)[编辑]

  自我决定论以多面向去了解人类动机的本质,尝试以真实自我的角度研究人的动机,自我决定论将动机视为三个需求的组成,如果能达成这三个需求,将可以为一个人带来最佳的发展跟进步;反之若未达成需求的满足,会出现零碎/反作用/疏离的自我。

  1. 自我效能 (Competence):尝试去了解个体本身所具有的能力,以及个体对于任务可能完成的结果与效能。
  2. 与自我相关性 (Relatedness):基于想与他人互动的本能,该行为是否具有制造与他人互动的机会。
  3. 自主与自觉性 (Autonomy):该行为与动机是否是是发自内心,以及该行为是否是自我决策而非受他人影响。

  在 Kate E. McSpadden 等人的实验中,利用上述的自我决定论,对蔬果摄取(Furit & vegetable intake,FV intake)做动机分析,该实验利用问卷的方式,用选择题让受试者选择对于一段叙述的同意程度,最后收集到有效的样本共 3397 名 18 岁以上成人, 问卷中以三大面向分析[59],其实验内容与结果整理于下表。

项目内容 实验结果
自主动机(Autonomous motivation) 自主动机为个人喜好、价值观所产生的动机,如有人天生就喜欢吃蔬果、有人想要保持健康而吃蔬果 与蔬果摄取为正相关

(r=0.32,p< 0.01)

受控动机(Controlled motivation) 个人受环境、他人等外在因素影响所产生的动机,如想得到他人认同、不想让他人失望 与蔬果摄取为负相关

(r=-0.14,p< 0.01)

接受社会支持(Perceived social support) 个人在社交圈内收到针对特定行为之资讯、鼓励(通常来自家人、朋友) 与蔬果摄取无特别关联

(r=0.04,p< 0.05)

  社会支持虽然在自主动机较高的人身上无显著影响,却可以改善受控动机较高的人的蔬果摄取量,这样的现象也在其他行为上也可以观察的到(如减重、运动),而且比起心理咨询师、健身教练、医生等专业人士,还是朋友与家人的支持对于健康行为(healthy behavior)来的更有效。此实验验证了社会支持在SDT中扮演调和者(moderator)的重要角色。

(三)社群网络[编辑]

  近年网络的发展日新月异,各式社群网站蓬勃发展,成为了网络世代每天不可或缺的一环。于是,心理学家对于社群网站对于个人、大众心理上的影响,甚至有针对“社群网络戒断症”等新兴现代心理疾病的研究;其中,2011 年的这篇论文 (Why people use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An empirical study integrating network externalities and motivation theory) 研究社群网站之于动机因素分析得最为全面[68]。

使用社群网络的动机[编辑]

科学家从动机理论与网络外部性的角度来探讨使用社群网络的动机,“网络外部性”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1. 会员数量(Number of Members)
  2. 同侪数量(Number of Peers)
  3. 知觉互补性(Perceived Complementarity)

  网络外部性会产生知觉上的效益,使人觉得“喔~这真好用”、“很多人肯定我”的感觉并从中获得一种内在的喜悦感与外在的归属感,而这两种感觉混合成为动机,驱使人们继续使用社群网络。所以当你发现你的朋友们都在使用一个新的通讯软件时,你会受他们的影响进而使用,因为你可以透过这个软件与大家交流、分享;反之若是交友圈中,只有你使用某个通讯软件,你会觉得自己不融入人群而丧失归属感,因为这跟马斯洛的需求论相违背。

  心理学家希望透过设计实验获得更详细的结果,针对不同教育程度、职业、性别、年龄等因素作调查,发现以下结论:

  1. 知觉娱乐性 (Enjoyment)是影响社群网络使用者最重要的因素,来自于使用者使用社群网络服务供应商提供的各式功能,例如贴文、上传照片、网志、分享连结等来产生喜悦的感觉。
  2. 同侪人数、会员人数以及知觉互补性是次要的因素,在功能上能让使用者去认识其他使用者,增加社会连结,因此更加强社群网络使用者对于社群网络的黏着度和知觉有用性。
  3. 性别会影响次要因素所占的比例。不论男女,知觉娱乐性是吸引他们持续使用社群网络最为重要的因素,但在探讨次要因素个别的比例时,同侪人数对于女生是一个会影响持续使用的因素,却对男生没有太大影响;而会员人数相对不吸引女生,却对于男生是一个仅次于自我内部喜悦感以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分享照片的动机[编辑]

  在了解为何社群网站对人们有相当吸引力后,心理学家更进一步想分析人们在社群网络上的行为背后的动机是什么,像是“为什么人们会想要在 Facebook 上打卡”和“为什么人们会想要 po 自拍照”。

  研究分析在 Facebook 打卡的动机源自于 2009 年一篇对于网络照片分享与照片标签动机的研究[80],在当时,社群网络处于一个爆发性成长期的阶段;然而更早些时候,也就是社群网络尚未被大众所知的年代,2004年就有对于电子化话语的探讨[56],研究中提及,社群网络出现的初期,使用者发表照片或是一篇普通贴文,背后的动机多为自我展现的一种表现行为;而在今年 2016 年 1 月的一篇最新研究[64]电子口碑 (Electronic word-of-mouth, eWOM) 和 Facebook 的打卡功能做连结与整合,该作者认为:先前研究对于社群网络上自我揭露以及自我展示的动机稍显不足,必须加上 eWOM 来分析动机。eWOM 的研究价值在于它不单单只是展现自我,而是使用者借由社群网站服务供应商提供的功能来表态自己的意见与观点。于是,此研究整合了先前的研究结果[3]并透过选取样本做实验,将动机略分为四大类:

(1)享受(Enjoyment),从事某件事过程中得到的快乐 (2)承诺(Commitment),原文是commitment to community,即帮助在网络世界的其他人 (3)自我发展(Self-development),透过得到他人的评价提升自我的技巧并从中学习 (4)增加声望(Reputation Building),提升自己在社群中的地位

  大多数受访的使用者表示,透过打卡能获得某种娱乐性,甚至有店家更进一步利用这个功能,透过来店内消费的客人打卡,达到免费广告的效果;而部分使用者表示,他们觉得透过打卡这个动作,某种程度上能代表他们会继续使用这个服务的承诺;也有些使用者觉得,在特定地点打卡能透过地点本身代表的意义,来增加自己的声望,例如在国家音乐厅打卡,来告诉朋友自己对于音乐的爱好、在国家演讲厅打卡,展现自己对于某主题的关心度,甚至能发表关于地点的意见展示他们的个人观点。

自拍的动机[编辑]

  第 86 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主持人艾伦狄珍妮丝趁机拍下史上最大咖自拍照上传推特,引发网友疯狂转载,刷新推特转推次数纪录,还让推特一度当机,更引领了整个社群网络的自拍风潮。于是心理学家也针对自拍动机做分析研究。根据一篇2016年的研究[87],随机取样 315 位韩国人(男: 94 人,女: 221 人,平均年龄: 29 岁),透过各式可检测的行为询问受测者发表自拍照的动机,并统计各类细项所占的比例,发现并定义出四个足以成为自拍照上传外在驱使力的类别:

驱动力种类 比例 说明
吸引目光(attention seeking) 21.84% 渴望获取他人的肯定、赞美,而比起个人动态、涂鸦墙的更新,自拍更能凸显个人的特色,网络平台为使用者提供一个最佳的舞台展示自己的独特、优点,而“赞”、“喜欢”等正面评价也会转换成使用者对自我的肯定,满足使用者的需求。
联络沟通(communication) 19.66% 透过分享私人资讯(自拍)后他人在社群网络留言或者按赞,使用者可以在网络平台上建立一套人际关系,其他类似研究中也发现,不少人期待能和朋友在自拍照底下有一段对话、互动。
记录(archiving) 18.54% 使用者以自拍形式记录自己生活中特别的场景、场合,而在中社群网络能够帮照片标记地点、时间、人名,也能整合以往的照片作为个人回顾,符合此类使用者的需求。
娱乐(entertainment) 11.38% 自拍成为使用者一种形式的娱乐,使用者会在不知不觉养成习惯而“惯性”的自拍

  除了以上四种动机能作为预测一位使用者上传自拍照的依据以外,一个人自恋的程度也是另一个重要因素,且此因素不只可以预测行为的出现,在个人上传自拍照至社群网站的频率中,影响程度远胜其他因素:比起对照组,自恋程度较高的人,会有更高的频率将自己的自拍照上传。

  有关社群网络的研究,对于社群网络服务供应商拟定未来发展方向有很大的助益,而且这类型的研究也带起了分析新科技下人类行为背后的心理学的风气,也希望将来在这样风气的推动下,有更多的研究发现并孕育新的想法。

(四)犯罪动机[编辑]

  我国法律上一般将犯罪先以所侵害之法律权益略分为“侵害国家法益”、“侵害社会法益”和“侵害个人法益”之罪,在侵害个人法益之罪的部分再细分为“侵害生命法益”、“侵害自由法益”、“侵害财产法益”等,以下进行之动机讨论皆为“侵害个人法益”之犯罪行为。

一般性犯罪理论(General Theory of Crime)[1][编辑]

  Gottfredson及Hirschi认为犯罪是低自我控制与犯罪机会交互作用的函数,其中他们也对犯罪下了定义“acts of force or fraud undertaken in pursuit of self-interest”,即为了自我利益而产生的暴力、欺骗(并非诈欺)行为,此类行为皆因一时的冲动而起,因此需要一定知识、技术并长期计划的金融犯罪、组织犯罪、政治犯罪等不在一般性犯罪理论的探讨范围中。

  自我控制能力较差的人在面对生理、心理需求时会倾向立即满足自己,也较无法掌控突如其来的情绪及冲动,因此会选择违法、侵犯他人但是能迅速满足自身欲望的行为,例如抢劫、窃盗、伤害等。相对来说,自我控制能力较好的人则能延后对需求的满足,行事前也较能考虑风险、后果、他人的感受等对未来的考量再下决定。

  Gottfredson及Hirschi将自我控制能力以6个指标来表示:冲动性(impulsivity)、喜好简单的任务(preference for simple tasks)、预估风险能力(risk-seeking potential)、喜欢身体活动胜于思考(preference for physical (as opposed to mental) activities)、自我中心(self-centeredness)、脾气不稳定(the possession of a volatile temper)。他们的研究显示低自我控制与犯罪倾向成正相关。但要注意的是,理论中低自我控制不代表绝对的犯罪倾向,而是面对犯罪机会(某种促使人犯罪的情境)时,低自我控制者相较于高自我控制者更容易犯罪。

相关实验[编辑]

  2007年Nicole W. T. Cheung和 Yuet W. Cheung在香港以当地1030名学生为样本为理论做出测试[6],并与其他元素进行共同分析,发现低自我控制与低社会连结、负面的个人经历、不良交友、家庭教育等有关。此份研究中,必须综合低自我控制与低社会连结两者才可较好的预测犯罪倾向,这是在其他相关实验中没有的现象,作者推测此因样本地中国之社会文化较其他西方样本地为保守(若仅为低自我控制仍会受到社会文化抑制而无明显犯罪倾向)。

  2006年Bruce J. Arneklev , Lori Elis Florida ,Sandra Medlicotty发布的论文[7]也是此理论的测试,样本来自1991年某南方城市的394位民众,此研究中加入了“Imprudent Behavior”(不违法但是对会造成不良后果的行为,如抽烟、喝酒、赌博)作为Low Self-Control的行为指标,与他们的预期相异,Imprudent Behavior虽然与低自我控制相关但是却和犯罪倾向无明显关联。其余大部分的数据都符合理论预测,低自我控制者教育程度较低、收入较低、社交能力较差。较特别的发现为,理论上自我控制之于犯罪的影响大于其他人生事件的影响,但数据中,婚姻却能使犯罪倾向大幅降低,爱情的力量真的很伟大。

(五)最新的发展[编辑]

  • 康涅狄格大学(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

此项研究指出,当老鼠被给予药物以降低其大脑中的多巴胺分泌,使到其动机去寻找喜欢食物也会相应地降低,但是当另一些药物再给予这些老鼠借此提高其大脑中的多巴胺分泌,其动机去寻找喜欢食物也会相应地提高。换言之,多巴胺确实会影响我们很多事情,包括情绪、动机和运动,故此可以利用某些特定药物来控制多巴胺的分泌量,从而达致调节人们的动机和情绪。

参考资料

康涅狄格大学(2018) Science Daily: Moving the motivation meter Two novel drugs kickstart motivation in rats suffering from apathy and a lack of oomph.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8/11/181108164314.htm

  • 西奈山医院/西奈山医学院(The Mount Sinai Hospital / 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

这项研究首次证明,内脏器官和大脑功能之间是有具体联系,特别是在奖励刺激活动方面。这次的发现有助于人们认识通过刺激迷走神经提供了一个新方向,特别是对于治疗那些人患有饮食和情绪障碍的症状。通过刺激迷走神经后,才能接触到脑干中含有多巴胺的奖赏神经元,再控制多巴胺的分泌量从而达致调节动机和情绪,而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递物,对于奖励和动机至为重要。

参考资料

西奈山医院/西奈山医学院 (2018) Science Daily: Gut branches of vagus nerve essential components of brain's reward and motivation system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8/09/180920115518.htm

  • 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

此项研究表明,雄性果蝇决定去追求或忽略雌性果蝇的存在完全源于动机、感知和机会三者的互相融合。这个三角系是会直接刺激大脑中枢神经系统从而影响决策。研究结果可以帮助我们对成瘾症,抑郁症的成因有更深了解。事实上,果蝇的动机是由神经生物学和神经化学两者相互作用,而其结果可能会对成瘾中出现的问题带来有价值的影响。

参考资料

哈佛医学院 (2018) Science Daily: Neurobiology of fruit fly courtship may shed light on human motivation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8/07/180713220147.htm

二、情绪[编辑]

情绪是动态且多层次的概念,为个人身心的复杂组合,包含四个元素。情绪的四个元素:

  1. 认知评估
  2. 生理反应
  3. 表情反应
  4. 主观经验

依其持续的时间可再分成:

  1. 状态(被刺激的当下所产生的感受)
  2. 心情(成因模糊且持续两周以上)
  3. 特质倾向(个人长时间特性)


(1) 认知评估:个体对外界的刺激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进行评估,分析或诠释该刺激的含意。例如:当你听到别人对你的赞赏时,你会去分析对方是真心地赞美还是讽刺进而做出不同的回应。情绪评估有时是无意识的,因为有些是先天因素,例如:当我们听到巨大声响会感到害怕:而当我们有意识地去评估时,会遵守特地的法则进而去决定情绪的向度和强度。在向度方面,有助于我们达成目标或动机的刺激,便可产生正向情绪,例如:快乐、爱,相反地,阻碍我们达成目标的刺激则会产生负面情绪,如:恐惧、悲伤。1989年时,Wyer和Srull甚至还整理出公式:

成功时所生成的正向情绪强度=潜在动机的强度x(1-达成目标的主观几率)

失败时产生负向情绪强度=潜在动机强度x(投入的心血-与成功的距离)

(2) 生理反应:尤其指的是自主神经系统(交感与副交感神经)的反应,例如当我们生气或紧张时,交感神经兴奋导致血压上升,心跳加快,口干舌燥,发抖,相反地,在放松的情况下,则是由副交感神经负责,所产生的反应和上述相反

(3) 表情反应:包含脸部和四肢的反应,当我们生气时,眼睛睁大,握紧拳头,当我们开心时,面露微笑,展开双臂拥抱他人,情绪表达的时机深受文化影响,不同的文化会以不同的社会规范以展现情绪表达,称之为展示规则,展示规则界定了情绪展现的时机或对象,这种展示规则是后天学习及自我克制的结果。

(4) 主观经验:个体能察觉到自己正在经历某种情绪,情绪经验的产生又分为三种不同的观点:

  1. 詹郎二氏情绪理论——学者郎格(Carl Lange)和詹姆士(William James)主张人类的情绪经验来自于生理反应
  2. 侃巴二氏情绪理论——美国生理学家侃浓(Walter B.Cannon)与巴得(Philip Brand)主张生理反应与情绪经验是同时进行,因为人体反应较较情绪变化缓慢,而且身体的反应无法完全解释人类的各种情绪。
  3. 夏辛二氏情绪理论——夏赫特(Schachter)和辛格(Singer)认为情绪经验是融合生理反应与认知评估,相互影响而形成的。


(一)情绪和身体[编辑]

请参见维基百科内容[1]

恐惧[编辑]

严格来说,研究时接触到的恐惧,其实不能算一种情绪。虽然没有明确定义,但是在一般文献中提到的情绪,貌似都指的是比较长时间维持的一类;文献中的恐惧,则常常是让人观看恐怖图片所引发相对短暂的“状态”。恐惧能让人辨识、逃离危险,进而增加生存几率,虽然有转瞬即逝的性质,却与人、动物的生存有着强烈的关系。既然有着与生存相关的特性,想必会让人联想到的即是大脑里面相对古老的结构——杏仁核了。近年的文献[36] [61] [46]中,不只提到杏仁核与恐惧的学习、记忆有关系,也有提到其中的分子互动机制。另外,恐惧也和痛觉有关系。这就必须提到[63]的实验,他们让人观看恐怖图片,然后对手指等末梢之处做触觉实验。结果发现,在恐惧的状态下,受测者感受到的疼痛程度较低,他们所提出比较生理上的解释是,恐惧使得流往四肢的血液减少,才使得触觉变得比较不敏锐;也或许是演化使然,毕竟人在面对恐惧的时候,感受疼痛不比逃跑等求生功能优先,才得到这个结果。

1920年进行的“小艾伯特实验”(Little Albert experiment)片面证实了可以通过后天培养让人类婴儿对其本来不惧怕的物体产生恐惧感,类似的研究也证实了可以让人对动物、高层建筑、花、云等事物产生恐惧感。在实验对象感到恐惧时,观察到大脑边缘的活动加强。这些研究为“恐惧来自对事物的认识方式”提供了依据。但是许多使人类感到恐怖的因素目前还没有因社会的进步、价值观的发展而改变,例如从古至今人类对瘟疫的恐怖:中世纪的鼠疫、近代的天花、近现代的流行性感冒。

请欣赏影片介绍没有“负面能量”是好事吗?需要重新认识的“情绪反应”Acknowledge and Embrace Your Negative Emotions | 陈永仪 May Chen | TEDxTaipei

片中强调情绪辨认错误会产生严重后果,如应该逃跑的情下却生气攻击对方,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有些案例主讲者提及到,有些家庭主妇长期压抑自己的情绪,甚至转移脆弱害怕的情绪,以至于忘记“害怕”是什么感觉,有些家庭暴力就会因此发生令人惋惜的结果。

事发当下海马回会将情境带到杏仁核去做比对,(杏仁核(Amygdala)位于脑底部,属于边缘系统的一部分)现在有许多证据显示,恐惧记忆的形成和杏仁核内细胞是否能诱发出长期增益现象(long term potentiation, LTP)有密切的相关, LTP主要会影响长期记忆。代表杏仁核负责储存过去紧急和害怕的经验,比对之后杏仁核会依照危险的程度去下指令命令下视丘做出最适当的回应。

情绪会主导我们行为并决定事情的后果,正确的辨识情绪是可以救命的。

负向情绪对于个体更是重要,不可取代。如恐惧,它可以带给我们重要的警讯,如有人作势要杀你,依照人类的基本反应就是逃跑。

有一种观点认为,突然的响声、可怕的场面等容易引起心率改变,心动过速会引起似乎被追赶的心悸感(例如中医有“心动过速者,惕惕然如人将捕之”之说),心动过慢或早搏则会引起心悬空、心下沉等心悸感。一般的人在白天清醒时心动过速、过慢通常只引起两种不同的心悸感,很少会引起恐惧感;而心理素质不好的人、心功能不正常的人、心脏病患者或在睡眠中的人发生心动过速、过慢就会引起恐惧感,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恶梦。

恐怖谷理论[编辑]

恐怖谷理论(又名诡异谷,英语:Uncanny Valley;日语:不気味の谷现象)是关于人类对于非人类的物体、2D的虚构角色、机器人等产生的感觉的一种假设。此为日本的机器人科学家森政弘于1970年提出的理论,但其实恐怖谷一词早在1906年,一位德国的精神科医师恩斯特·詹持的著名论文《恐怖谷心理学》(On the Psychology of the Uncanny) 中就已经出现,这个论点也于1919年,佛洛伊德的论文《恐怖谷》中被阐述,使其更为世人所知。而森政弘的假设指的是当一个东西长得非常像人,但又不完全是个真人的时候,人类会下意识对这个东西产生警戒。一个物体给人的亲切感(familiarity)一开始会随该物体与人的相似度上升,因为当这物体还不完全拟人时,它身上的“人类特质”反而会被突显出来,而当人们特别注意这些与自己很像的人类特质时,随着移情作用的产生,就会觉得物体的样子是亲切可爱的,例如哆啦A梦、米奇、小熊维尼等大部分的卡通人物;但随着物体的拟人程度增加,“非人类特质”反而会被突显出来,当人们开始特别去注意那些“不像人的地方”后,会因此觉得物体好奇怪、不自然。而当亲切感著物体与人的相似性增加时,会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便会快速下降甚至引发反感,直到物体几乎和真人一样时才又会有高的亲切感。所以在这亲切感曲线中间突然低下去的“谷”即被称为“恐怖谷”(The Uncanny Valley)。此理论一开始特指拟人的机器人,后来衍伸至其他领域,如著名的汤玛士小火车、玩具总动员里的蜘蛛娃娃头、以及许多人恐惧小丑的原因。恐怖谷理论也经常应用在恐怖电影与电玩游戏中中,如《十三号星期五》的“杰森”、《月光光心慌慌》的“麦克迈尔斯”、《德州电锯杀人狂》里的“皮脸”、《安娜贝尔》、《沉默之丘》中的类人型怪物。

而近年来则有其他学者提出“心理上的恐怖谷”(uncanny valley of the mind),要探讨当人类发现人工智能也拥有了类似人类才有的情绪时,人类是否也会感到不舒服。此研究是由德国开姆尼茨工业大学的心理学家斯坦(Jan-Philipp Stein)和奥勒(Peter Ohler)所提出,他们找来的92位受试者,并让受试者们在虚拟现实中观看一段男女对话的影片,影片中主要内容为女生心情十分挫败,并抱怨著天气、生活、一直等不到一位爱迟到的朋友等烦恼,男生则给予女生同情与关怀的一串对话。而这92位受试者虽然观看的是一样的影片,但在背景介绍却被分成了四组,第一组被告知这些角色的对话是人为操纵且事先设计过的,第二组被告知这些角色的对话是人为操纵且为自主产生的,第三组被告知对话是由电脑操纵且事先设计过的,第四组被告知对话是由电脑操纵且为自主产生的。最后实验结果显示,第四组受试者在观看影片时会比其他组的人感受到更奇怪诡异的感觉,他们认为,当电脑自主表出如同人类般的真实感情,像是挫败与同情时,会感到特别恐怖。研究者们则认为,第四组的受试者们所被告知的背景设定,让他们觉得自己“人类”的“独特性”受到了电脑的威胁,甚至仿佛失去了能够掌控科技发展的优势与能力,才会有这些不安害怕的情绪产生。而研究者们也表示,未来会再进一步去探讨若受试者们可以掌控那些电脑角色时,原本负面的情绪是否会因此减轻甚至消失。

由恐怖谷理论延伸出的“小丑恐惧症”(Coulrophobia) 指的是对小丑感到恐惧,且不论是像电影《它》中的恐怖小丑或是搞笑、讨人开心,像麦当劳叔叔的一般小丑,都会让有此症的人感到不舒服、不自在。先根据恐怖谷理论来解释,小丑因为画上了夸张的小丑妆,降低了真人的特征,结果让本是真人的他们自己陷入了亲切感曲线的“恐怖谷”中,例如在美国50年代非常著名的小丑Bozo The Clown,即使是正面的形象,但仍有许多人对他的小丑扮相感到十分恐惧。其二原因,则是因为小丑们的单一个性,伤心小丑永远都在伤心,快乐小丑永远都在快乐,他们不只脸上画了妆,个性上也戴上了一面单一死板的面具,这样子“去个性化”(Deindividuation) 的心理状态其实在心理学中常与暴力行为做连结,人们通常也会对去个性化的人特别有戒心,因此有些人对于那些画着小丑妆、穿着夸张的戏服、带着单一情绪的小丑会感到害怕,背后皆有心理学的因素在其中。

忧郁[编辑]

说到负面情绪,不得不提的就是恶名昭彰的忧郁了!根据这篇文献的结果,负面情绪和生理病痛大多都呈现正相关,并且,忧郁症的相关程度是最高的。尽管确切的分子互动程序未知,但是既然这个结果呈现统计上的显著。巧合的是,这段的忧郁也和前一段落的恐惧一样,和痛觉有些许关连。只不过,不同的地方是,忧郁会让痛觉的程度放大。他们发现,忧郁症的患者对痛觉的敏感度比非忧郁症患者来得高,并且对于痛的产生的门槛值也比较低[57]。

尽管忧郁症由许多情况如疑病症和焦虑而加重,它通常具有五组特征:

(1)一种悲哀的、冷漠的心境。

(2)一种消极的自我概念,含有自我谴责、自我责备等等。

(3)一种回避他人的期望。

(4)一种睡眠、食欲和性欲的丧失。

(5)一种活动水平上的变化,它经常具有激动的形式,但更经常的 是包含着嗜睡症。

在这些典型的分类之外,已经做了进一步划分的尝试。例如,在 精神病的抑郁症和神经症的抑郁症之间已做出了一般的区分。这两者 只是程度的问题,精神病抑郁症在所有的特征上都比神经症抑郁症更 为剧烈,而且精神病抑郁症还具有妄想的特征。第二个一般的区分在 于内源性和外源性抑郁症之间,前者被认为由生理的故障所引起,而 后者起因于环境。正如可料想的,要使这个区分具有任何可信性往往 是困难的。实际上,一般的抑郁症诊断问题是棘手的。普通的例子是 一个死了妻子的男人,如果他立即显示出上述特征,会被认作是正常 的悲伤;如果两年以后他仍有这种特征,那么就是抑郁症。如前面论 述的一样,这里仍旧有分界线划在哪里的问题。 门德尔处理了某些是否把抑郁诊断为变态的问题。他指出在生活 事件和抑郁之间所报告的联系不可能提供出因果关系,而只能是相互 关联的。典型地说,抑郁被看作疾病或能力下降的结果。与其说存在 事直接的因果性解释,不如说环境压力与潜在的心理倾向可能在相互 作用。所以从门德尔以来,内源和外源抑郁症的术语已运用于不同 的反应模式。通常认为,内源抑郁症比外源的更为剧烈,它特别表现 售减幅的运动反应、极深的抑郁、缺乏反应性、一般兴趣丧失、午夜 失眠和缺乏自我怜悯,这些情况并不表现为称作外源的或说环境引起。

以上叙述了各种负面情绪所产生的一些影响。值得一提的是,情绪管理的重要性、压抑情绪的坏处分别在近年的文献[88] [41]被证实。在文献[88]中,他们用问卷的方式去获知身体健康程度与情绪管理的能力,结果发现,情绪管理越好的受测者大多是比较健康的;这个团队所给出的解释是,情绪管理相对差的人,或许比较容易养成不好的习惯,例如:暴饮暴食、抽烟等。而在这篇[41]则是以 fMRI 去观察脑部活动,发现人在压抑情绪的时候,海马回帮记忆做编码的功能会受到干扰,进而使记忆效果降低。

综上所述,“正面情绪带来正面影响,负面情绪带来负面影响”或许可以是前一大半部分的总结;然而,也别忘了“情绪被压抑会对身体健康、记忆产生负面影响”这项重要的论点。负面情绪的产生其实正是情绪能被抒发的关键,同时抒发过程中,也能让旁人明白自己需要帮助、让自己得到关心与鼓励。由此来看,负面情绪本身的存在其实是非常有价值的;而生活节奏、压力、习惯、环境造成的情绪压抑,使负面情绪堵塞在心中所造成的身心失调,才是我们应该正视的问题。

还记得开头提到的身心问题吗?到底是肉体基于心灵存在,还是心灵是肉体运作的结果呢?这绕口令般的问句,与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简直有九成像阿!尽管碍于当前科技,并非所有身体、器官、大脑的互动都能被观测到,我们也就无法给出解答,但是无论身心何者为因,何者为果,证明两者密不可分的研究已是堆积如山。英文有句谚语“A sound mind is in a sound body”,其意为健全的心灵存在于健康的身体,或许应该改为“A sound mind is in and only in a sound body”比较妥当。毕竟,也只有健全的心灵会让身体健康。

(二)情绪与饮食[编辑]

当我们沮丧无力或焦躁不安时,甜的食物或酒,可迅速提升脑中的血清张力,使得神经系统暂时得到舒缓,但是,可能之后的状况会更糟糕。多糖食品比较能够改善这种状况,多糖类食品包括大麦、小麦、燕麦、瓜类、全谷米和含高纤维多糖蔬菜与水果等等。许多和情绪安定有直接关系的蛋白质氨基酸是制造情绪荷尔蒙的原料,例如火鸡肉、乳制品和香蕉等等,是含色氨酸食品。所以,当负面情绪笼罩时,可以尝试吃这些食物,享受一下美味,充分摄取营养,“吃掉”忧郁。情绪不仅仅是外在事件触发而来、或是单纯影响自身的身心健康,就像谚语所说的:“小不忍则乱大谋。”情绪也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的行为、表现,甚至可能做出让人后悔的决定。所以第二部分会从与生活最息息相关的“吃”来讲起,看看情绪和饮食究竟有何关联,是否“吃”真的只是为了生理需求而产生的行为呢?

首先,我们要先来讨论情绪在选择食物方面的影响。并非单纯因为喜欢的程度就决定我们对食物的选择,而是食物带给我们的情绪影响最多。影响情绪的因素又分为外在的 (extrinsic) 和内在的 (intrinsic) ,在Gutjar, S的实验中将受试者分为三组:

(1)blind taste (仅品尝,看不见食物外表与包装) (2)package (食物包装) (3)taste and package together (包装与品尝皆有)

第一个是盲尝,第二个是看见包装,第三个则是两者皆有。实验发现三者都会引发情绪,进而影响人对该食物的喜好程度,并非单靠"喜欢与否"就可以解释消费行为。

情绪→喜好→消费行为

食物所引发的情绪若是喜悦的,才会使我们开始喜欢然后选择购买,当每项产品有他们的情绪档案 (emotion profile) 时,则可以帮助生产者预测该产品的市场需求,再加上 liking chart,提供了更多影响消费行为的参考〔54〕〔55〕。

很多人都说情绪性饮食 (emotion driven eating, DED) 是在负面情绪笼罩时发生的,作为发泄、纾压的一个管道,但最近的研究发现在情绪性饮食中,正面情绪的影响力是比较大的,食物的摄取甚至大于实验者处于负面情绪时〔42〕,而因此增加的食量也很难透过理性的饮食控制来阻止〔44〕。另外,开心/悲伤/中性的影片影响人的情绪也会对吃的多寡造成一些影响。近期的实验中,研究者让小孩和一个被指示要适量吃零食的同伴一起看电视,结果发现,富含情绪的影片会使人更专心于影片中而无法顾及其他,也会以摄食来减缓影片带来的负面情绪;相较之下,中性的影片没有那么多情绪的干扰,比如:纪录片,则会让孩童有更多的心力花费在影片以外的事物上,所以他们便开始注意同伴的进食状况,也会调整自己,让双方吃的食物量不致于差太多。所以研究者建议避免让孩童边看电视边吃零食,以免情绪占据他们过多的注意力,造成过量饮食而导致的肥胖〔65〕。

前面描述了很多正面情绪带来的饮食欲望和食物的选择,在 Two facets of stress and indirect effects on child diet through emotion-driven eating(2015) 中则描述压力引发情绪带来的饮食行为:HCLN (High Calories, Low Nutrients) 和 EDE (Emotion Driven Eating),但此论文将压力情绪二分为自我效能感 (self-efficacy)〔注〕和无助感 (helplessness),因为若单纯就压力而论,其实在数据上它和 HCLN 饮食无显著关联。面对压力,自我效能感越高对于人吃更多蔬果或是健康食品有显著的影响;但对充满无助感的人来说,压力可能引发情绪性饮食或是 HCLN 的饮食习惯,所以在很多减肥课程中应该提升参与者管理压力的能力〔47〕。

[注]自我效能感指的是利用自身技能去完成某项工作的自信程度,所以自我效能感越高表示对压力的掌控程度高,有自信可以掌控压力。    最后,我们要来谈谈食物上瘾和情绪的关联,原本的暴饮暴食最后变成“上瘾”,究竟是如何呢?过去的研究指出“食物上瘾”和“药物成瘾”是有相当多相似处的,两者都是大脑特定部分和神经递质的活化。另外,冲动和情绪失调除了在药物使用失调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外,对食物上瘾也有显著的影响,论文最后提到未来临床治疗努力的方向应该是教导病患如何控管和面对情绪〔40〕。情绪不只是外在事件引发的结果,也可能是行为的原因,更可以提供生产者有用的资讯去掌握消费者真正的喜好。

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情绪,对于“吃”这件事的影响都是非同小可,除了单纯开药试图解决问题之外,现在有更多的论文是希望当事人面对自己的情绪并掌握它,这也是很多临床治疗旧的方向。

(三)情绪、行为及想法[编辑]

人们的困扰、沮丧或焦虑,都是被三个主要因素串联起来,也就是“情绪、想法与行为”。情绪困扰、沮丧或焦虑会严重影响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行为。习惯心理学者柯永河教授提出改变人们的行为,可以由外在的行为向内带动从而影响人的情绪与想法,因为先改变外在行为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却与认知学派所提出的ABC情绪理论(ABC Theory of Emotion)完全相反,他们认为先改变人们的内在的想法便可以改变人们的情绪与行为。

ABC情绪理论(ABC Theory of Emotion)[编辑]

ABC情绪理论(ABC Theory of Emotion)是由美国心理学家埃利斯(Albert Ellis)所创建的。他指出人们的困扰、沮丧或焦虑完全源自我们对某些事件的想法,即是来自有意识的或潜意识的信念。换言之,他认为激发事件A(Activating event)只是激发情绪和行为后果C(Consequence)的间接原因,而引起C的直接原因则是人们对激发事件A的认知和评价而产生的信念B(Belief),即人们的消极情绪和行为障碍的结果(C),并不是由于某一激发事件(A)直接引发的,而是人们受到的错误信念(B)直接引导而对这一事件的不正确认知和评价。错误信念也称为非理性信念。

情绪的形成

激发事件A→信念B→后果C

根据上述ABC情绪理论,情绪、想法与行为之间的关系可用公式A + B = C来解释。简言之,悲伤、快乐、内疚、愤怒、嫉妒、骄傲、焦虑、厌恶或沮丧等情绪,并不仅仅取决于激发事件,也是由人们对这些事件的想法所决定的。事实上,想法是主要决定因素影响我们对特定情境的情绪反应。

改变非理性信念

信念B→驳斥D→效果E→新的感觉F

ABC理论是建立在理性行为治疗(Rational Emotive Behavior Theory, REBT)上的,REBT是假设每个人都有其独特的思维模式,且不容易改变。埃利斯认为人能发展出理性、对解决问题有利的想法,但是同时也容易陷入非理性信念B,固执地钻牛角尖。为了改变非理性信念造成的结果C,必须对B进行驳斥D(Dispute)。其中D又可细分为三个过程,分别为侦测(detecting)、自我辩论(debating)、辨认(discriminating)。透过REBT,治疗师协助患者厘清他们不理性的思维所带来的价值观、行为哲学,让患者学习去辨认信念是否理性,接着对非理性信念进行驳斥D。当D成功后一个新的效果E(Effect)便能出现,患者能够了解到按照非理性信念B所做出的行为决策或情绪反应C是应该被改变的,并且新产生一有效的行为哲学,以理性的思考取代,于是新的感受F(Feeling)便能紧接而生。除了前述提到可以由治疗师协助改变信念,自己也能根据生活中遇到的不同情境自行去不断演练此过程,让自己在各式各样的困境中皆能理性思考。

小结[编辑]

为了掌控人们的情绪,无论是由外在行为向内或由内向外在行为带动从而影响想法,首先人们必须改变常常想着烦恼或错误信念的习惯,因为消极的,破坏性的情绪几乎影响人们的想法。若有这种习惯,他们的思维方式便会容易形成负面的想法,并会受这样的逻辑所制约或“自我应验模式”所牵制,而最终出现了非理性信念,这样的思维模式往往会带来内、外在的冲突,人际关系的朝着负面发展,导致人们感到沮丧、愤怒、内疚、焦虑或沮丧。而要改变这种思考模式或“意识型态”,是要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要去觉察自我状况、认识自我的情绪,不要习惯给予事件先附上了个人的主观评价与诠释。虽然环境因素(负面影响)的存在是不可改变,但人们确实可以控制对这些因素的反应和想法。如果人们从认知方面着手的,抱持积极的想法,情绪与行为也会跟着改变。当然,这可能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

最后,试想若自己在比赛前,已经认为自己即使再努力也没有办法战胜对方,当这负面的想法或错误信念发生时,便会导致自己的情绪低落,更提不起劲去与对方比赛,最终“自我应验模式”会影响自己行为和赛果。但当自己在比赛前,对自己充满信心的话,或者抱持着志在参予的想法,因有正面的想法,那么在比赛时的情绪会是享受比赛过程及积极乐观地进行比赛。可见,想法的不同,对情绪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五)嗜好与上瘾[编辑]

网络成瘾症[编辑]

网络成瘾症(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IAD),亦作不当网络使用(problematic Internet use)或病态网络使用(pathological Internet use),简称网瘾,泛指对于互联网的过度使用,以致影响日常生活。网络成瘾问题随着网络的普及也随之发展。研究表明,青少年(12至17岁)和成年初期(18-29岁)相比于其他年龄群体,上网更加普遍,与此同时也有更大成瘾的风险 。 患者一般表现为经常出现注意力不集中、不使用网络就感到焦虑、模仿网络上的不正确行为以及吸收不正确的知识。许多研究表明,过度使用网络会打断个人的时间利用,对健康产生一系列影响。但是网络成瘾作为一种心理疾病是否存在,在学界仍然存在争议。2013年,最新的第5版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DSM-V)提到,要把网络游戏成瘾症(网络成瘾症的一种)列为一种精神疾病,仍然需要更多的相关研究支援。然而,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将“电玩成瘾”(gaming disorder)加入第11版《国际疾病分类》的“精神疾病”当中,而当中的症状包括“无节制沉溺于网络游戏”、“将电玩放于其他生活兴趣或爱好之前”和“即使有负面效果也持续游玩”等

资料来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D%91%E7%BB%9C%E6%88%90%E7%98%BE%E7%97%87

咖啡因成瘾[编辑]

现代都会区大小咖啡厅遍布,而许多人上班时也习惯喝杯咖啡,故而走在街头上很容易能看到人手一杯咖啡的现象,全世界一天要消耗掉七千多万杯咖啡,对于一些人来说,每天早晨都需要靠咖啡唤醒精神,没有喝上咖啡就会提不起劲,这时可能就是对咖啡因成瘾了,至今不论是“世界卫生组织”或“美国精神医学会”均尚未正式将“咖啡因”列入成瘾物质之一,因为咖啡成瘾并不会直接的对身体产生严重的危害,不过当咖啡成瘾者没有持续吸收咖啡因时,会产生以下的症状:

  • 影响睡眠品质

大脑会灵敏地操纵我们的化学物质指数,让我们在必要时能感觉到活力充沛或疲倦。过度消费咖啡因可能干扰这个功能。当我们准备就寝,脑子会释出腺甘(Adenosine,一种控制能量移转的化合物),限制肾上腺素分泌。
咖啡因的刺激效果会阻挠腺甘,所以身体可能三更半夜突然肾上腺素旺盛,扰乱睡眠,可能会有失眠等现象。

  • 新陈代谢

人人代谢咖啡因的速率不尽相同,但大致法则是女性的代谢速度比男性快,因为她们的肝脏运作效率较高(根据Routledge出版的《The World of Caffeine:The Science and Culture of the World’s Most Popular Drug》;但是根据最近的研究资料也指出,有2成的亚洲人对于咖啡因的代谢较差,这些都是来自于天生的基因差异。咖啡因的效用“半衰期”(指让消化量的半数耗损的时间)通常是2到4小时。要如何观察出身体对于咖啡因的代谢速率呢?你对咖啡因的反应是你身体代谢有多快的指标。如果隔几小时后,仍然感受到咖啡因的效果,或许要考虑每天不该喝超过一杯。
而另外,荷尔蒙对于女性对咖啡因的反应有明显的冲击:服避孕药的女性感觉到效果较久,在排卵与生理期开始之间的女性会在体内残留咖啡因较久。

  • 咖啡因戒断症

喝咖啡成瘾的人,若骤然停喝或突然减量饮用,会出现‘咖啡因戒断症’,此症状在2013年精神疾病诊断准则手册(DSM-5)首度将“咖啡因戒断综合症”提列为心理疾病,最常见的咖啡戒断症为头痛,约发生于47%受试者,疲倦感占第二位,约27%。其它包括的症状有降低注意力、不能专心、情绪忧郁、似感冒的症状、烦躁不安、恶心呕吐、肌肉僵硬。咖啡因戒断症发生于停止使用咖啡因12至24小时后,戒断症最快可发生于6小时之后,症状可持续2至9天。使用越多咖啡因的人戒断症越严重,戒断症可发生于连续使用3天咖啡因之后,或是降低咖啡因的使用量之后。
因此,想要戒掉咖啡瘾,应逐日减少饮用量,必要时应该寻求医生的协助,或在医嘱下服用止痛剂,渡过戒断期。不想断绝与咖啡关系的朋友,在饮用量方面则应该有所节制,同时喝的时间也要注意。

酒精成瘾后果[编辑]

自古以来,酒与人类生活就密不可分。从烹调佐料到直接饮酒,甚至许多文学艺术创作,都与酒息息相关。虽然适量的饮酒,带给人们不少的欢愉,但是不适当或过量的饮酒,会伤害脑部和身体诸器官,增加意外伤害的发生。不只严重危害个人健康,更会导致医疗资源之浪费,增加国家社会负担。
依据美国统计,饮酒造成的健康问题排名第三,仅次于心脏病和癌症。与饮酒相关的疾病,涵盖身体各个层面,包括胃肠系统、心脏血管系统、血液及免疫系统,以及精神神经综合症等等。精神疾病方面可分为两大类,一为酒精使用问题,包括酒精依赖及酒精滥用;二为酒精诱发疾患,如常被提到的“3D”--delirium(谵妄), depression(忧郁),dementia(痴呆)。
酒精使用问题即一般所谓的酗酒,分为“酒精依赖”及“酒精滥用”此二型。

  1. 酒精依赖乃指病态地使用酒精,且造成社会和职业功能的障碍。伴随的特征包括:酒愈喝愈多,不喝时会有戒断症状,多次戒酒失败,因为喝酒而放弃或减少重要的社会性活动,以及明知酒精对自己所造成的伤害,仍持续喝酒等。
  2. 酒精滥用,也是一种未能适度、适时、适量饮酒的情形,例如借酒浇愁、狂饮作乐等,但严重度未及酒精依赖。

喝酒过量极易造成酒精中毒,因酒精是中枢神经的抑制剂,少量使用时,出现欣快感、话多、过度活动。若酒精浓度再增加,可能会出现言词含糊、运动协调障碍、眼球震颤、注意力或记忆力损害、更严重时甚至会导致木僵或昏迷。而暂时记忆缺失常在酒精中毒时伴随出现,主要是一个特定的短期记忆障碍,患者可能无法回想起五至十分钟前发生的事情。 长期饮酒后若突然停酒,会出现戒断的症状。原来长久被抑制的神经组织,因反弹现象所呈现的过度兴奋状态。

酒瘾与忧郁症(depression)
约有72%的酒瘾患者,一生中至少某时期符合忧郁症之诊断。此二者可互为因果,忧郁症的患者会借由酒精等物质短暂地麻醉自己,以逃避忧伤心情;酒瘾患者也可能因长期饮酒而导致忧郁症,两者之因果关系需清楚的厘清。

  1. 酒精诱发之持续性痴呆(dementia)长期酒瘾引起的痴呆,在痴呆症的原因中约占一至五%。其人格构造逐渐去结构化,伴随情绪不稳定、失控行为与失智症状,亦可能出现多疑、猜忌等精神症状。以电脑断层扫描摄影,发现其大脑有萎缩(尤以额叶最为明显)和脑室扩大的现象。
  2. 酒精诱发之精神病性疾患由于酒精的使用,导致妄想或幻觉的出现,其中有以莎士比亚笔下人物为名的“奥赛罗综合症”为典型的代表。这类患者会产生怀疑配偶或伴侣不忠的妄想,以男性较常见。由于长期饮酒的患者,常伴随有性能力逐渐下降的现象,造成无力感,转而产生病态的嫉妒,怀疑配偶与他人有染,临床上以抗精神病药物治疗为主。

故有一种说法是酗酒者共同的命运是痴呆症及精神症。

由于酒瘾患者长期以酒精为主要能量来源,缺乏摄取其他食物营养,易造成营养缺乏。例如维他命B1缺乏所引起的魏尼基氏和柯沙科夫综合症,前者为急性发作,后者是急性发作后,残余下来较慢性且永久性的症状。
魏尼基氏综合症主要以眼睛运动异常、步伐失调及整体性混乱等症状来表现。在此急性期,死亡率可高达百分之十七。若经过维他命B1补充后,几乎可完全恢复。柯沙科夫综合症主要之症状表现为失忆或虚谈现象。经过治疗后约只有百分之二十的病人能恢复。此外,酒瘾患者缺乏烟碱酸所致癞皮病,临床症状主要表现在口腔炎或舌炎、胃肠系统功能异常、混乱、定向感缺失、记忆丧失及忧郁症状等,常伴有锥体外症状,如僵硬。一般而言,对于烟碱酸的补充治疗反应佳。

酒瘾患者逐年增多,且常无戒酒的动机,常因酒精中毒、戒断综合症,或其他并发症被送至急诊。如未适时给予适当检查及处置,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故了解酒瘾患者精神状态的变化,有助于正确的诊断及治疗。完整的戒酒治疗,除了需要解毒、防止戒断症状、大量维他命补充和其他身体相关疾患的处置外,常见伴随饮酒的忧郁、焦虑和挫折感,精神科可以提供药物治疗、心理治疗,视需要合并婚姻治疗及家族治疗。临床上也有采用“嫌弃疗法”来戒除酒瘾,此法乃是使用药物disulfiram阻断酒精代谢,使乙醛在人体内堆积造成头痛、心悸、恶心、呕吐等身体不适。然而此法需配合完整的戒酒计划,患者戒酒动机及身体状况之评估,不宜贸然施行。此外,社会团体的积极态度,如西方国家一些戒酒自愿团体,例如“匿名戒酒会”等来推动戒酒运动,对于酒瘾的处置,都有莫大的助益。


资料来源:杨尚儒、张明永 (1999)《酒与精神病》

嗜烟的心理与历史[编辑]

烟、酒和茶与人类的生活发生密切的关系已是其来已久的事了,据说烟草最早是由哥伦布在15世纪的时候从古巴带回西方文明社会中的,不过大规模的烟草栽培和产销则是19世纪末时才有的事。如今烟不仅是许多人的个人嗜好之一,也是交际场合上的宠儿,有不少人还非常讲究抽烟时候所摆的姿势,在吞云吐雾之中仍不忘追求它的艺术趣味,一般电影和电视剧中绝对少不了抽烟的镜头,走到许多家庭或公共场所中,烟灰缸都是常见的生活用品。通常我们不只再喝酒的时候会抽更多的烟,许多人在工作时,尤其是在专心做某些事情或绞尽脑汁的时候,都会一根接着一根的抽个不停;平常在碰到紧张的场面,感到挫折、焦虑、烦躁的时候,一般人的烟也会抽得比平常还要多。这些情景再再显示了人常会企图借由抽烟来减少紧张的程度,好让自己度过这一段难挨的时刻。

精神病患在接受心理治疗的过程中,每当碰到要吐露自己的痛苦经验时,往往会出现一股紧张不安的情绪,在这个时候他们很可能就会摸摸口袋,掏出一支烟来抽,因此治疗者最好能够事先随身准备好一个打火机,以便帮病人点烟,这举动可以拉近治疗者与病患之间的情感距离,令病患觉得治疗者能够接受他所说的内心话,而这种感受会使得当时正在逐渐升高的紧张气氛大为缓和下来。由于烟有这种作用,因此我们过去在讨论到心理治疗的技术时,对于吸烟的意义,他的用法及吸烟的整个状况的观察都非常重视,同时为了达到治疗的目的,面谈室的桌子上一定会帮病患准备一个烟灰缸。

人类嗜好抽烟的习惯并不是因为想从中摄取某些营养或是想用它来治疗某种疾病才养成的,因此大家对于烟草这种东西的需求显然是以情绪性的需要为之。通常大家对于香烟味道的喜好各有不同,不过这主要是与烟草中添加的香料成分有关,不像品酒,大家是喜欢她天然的香醇与韵味。一般瘾君子忍不住勒抽烟不可的原因是以心理上的需求占比较大,而非生理上的上瘾,要不是因为医学的进步发现到抽烟对人体的健康大有损害的话,拒抽二手烟的声浪绝对不会高涨起来,也不会有所谓的禁烟文化出现,恐怕至今大家还会一直毫不顾忌来满足自己情绪上的需求也说不定。根据各方面的观察和动物实验的结果,目前已经证实了烟草确实具有使精神兴奋或镇静的不同作用,但是因为烟草中除了尼古丁之外还有非常多物质存在,因此它的作用机转似乎是非常复杂而无法以单纯的理由来加以说明。一般而言,尼古丁能够安定人的精神,减低不安焦虑感及减少压力重负感等,也就是说跟抗焦虑精神药物的作用有些类似,在动物实验中已知他有抑制攻击性冲动的效用,因此烟草在消除人的紧张焦虑上就占有了一席不可忽视的地位。

目前烟草文化已经开始从世界舞台中逐渐褪色了,这个居士应该可以做为人类行为指向发生改变的一个重要指标。我们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在最近这十年以来,我们生活中的瘾君子们已经从大多数逐渐减少成较少数派了,以最常被人使用的公共交通运输工具而言,不论是飞机也好、火车也好、最初的时候都只是隔一小块地方保留给不抽烟的人或孕妇坐,但在最近几年来,火车已经逐渐改成只保留一小块吸烟区,其他全部禁烟,甚至到最后已经改成全部都禁烟的车厢了。

虽然说目前一般人对于抽烟的态度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但是还是有许多人摆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照抽不误,有些人虽然想戒烟却无法完全放弃,试着戒烟一段日子后因为太痛苦又放弃,破了戒继续抽烟,目前周围的社会还无法做到大家都能够不抽烟的地步。甚至有些瘾君子还振振有词的说肺癌的发生除了吸烟这个因素之外,空气污染、执业环境、摄取的食物等都市因素也都与此相关,甚至影响力更胜吸烟,当然这种说法只是瘾君子自己替吸烟合理化的解释罢了。在访问一些老人如何活到如此高龄的方法时,不时还会听到养成优烟的习惯是让他们长寿的秘密,但毕竟这都是特例,不应该期望自己也能成为这种特例而去合理化吸烟。无论如何,在来自医学研究结果和社会两方面的强大压力之下,非禁烟不可的气氛已经逐渐蕴酿起来了。

吸烟成瘾原因[编辑]

  • 为了减轻痛苦、安定心情

当吸烟时,体内会释放出多巴胺(dopamine,一种自然产生、能抑制疼痛并引起愉悦的物质)。而一旦身体习惯了高含量的多巴胺,因此只要一停止吸烟,就会产生对于烟的渴望,就像毒品对吸毒者一般。不过多巴胺的量不会永远居高不下,一旦戒了烟,多巴胺的量就会恢复正常。 哈佛大学精神科临床教授康齐恩(Edward J. Khantzian)等人提出了成瘾症“自我疗愈假说”,详细内容如下:
人之所以会对某些物质成瘾,是因为那能减轻心理上的痛苦或造成改变。而成瘾的对象“因人而异,端视其选择何者而定”,并不是所有成瘾物质对每个人都具有魅力,人只有在遇到符合自身药理作用的物质时,才会出现成瘾症状。换言之,心理上的痛苦才是成瘾的本质,人是为了减轻那份痛苦,获得心灵上的安定,才会对某种物质上瘾。
虽然成瘾性物质各有不同的作用,但就目前所知,这些物质的共通点就是会在脑内建立回馈机制,如我们先前提到的抽烟时会有多巴胺的释放,而古柯碱、安非他命等毒品则会阻碍多巴胺的回收,进而强化脑内的回馈效果。换句话说,成瘾性物质会提高多巴胺的浓度,使人的心情安定下来。

  • 抽的不是烟,是一种态度和气氛

在社会当中抽烟的成年男性有成熟、坚强与男性化的象征,故许多青少年将抽烟当作一种富有魅力的行为,进而吸烟成瘾。
且据说在与媒体相关的职场上,至今依然存在着一种说法是“不抽烟的人难成大事”。一来如果主管本身是吸烟者的话,很有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二来也可能是想透过这句话来否认香烟成瘾,好让这件事显得顺理成章。

  • 抽烟成了心灵的依靠

约翰・休斯(John Hughes)博士以对尼古丁成瘾的研究闻名,根据他的说法,尼古丁的药理作用是提高专注力、降低焦虑或忧郁、缓和易怒情绪以及抑制食欲。必须注意的是,尼古丁具有缓和情绪性痛苦的效果。有一项长达二十一年的追踪调查是以一千两百名受试者为对象,调查忧郁症与香烟之间的关联。调查报告显示,在青春期发病的忧郁症患者,日后对尼古丁成瘾的几率较高。
此外,另一项调查则显示,吸烟率会随抑郁症状的恶化而提高,反之戒烟率则会降低。有抑郁症状的人,戒烟率大约是没有抑郁症状者的二分之一,换句话说,有抑郁症状的人较难戒烟。由此可知,吸烟者为了缓和抑郁症状而吸烟的可能性很高。
资料来源:
海原纯子(2017)《听到“请戒烟”反而更想抽烟?专业心理医师的两个戒除成瘾秘诀》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1817

觉醒剂:安非他命[编辑]

除了心智的沉沦之外,有一部分的安非他命成瘾的人事物以为此药可以“提神醒脑”,事实证明这不仅是悲剧的诱惑,更是要命的错误。

历史

自从1960年代有一群没有道德的美国商人,把一种可以诱发幻觉症状的精神分裂病态研究性药物LSD的效力夸大宣传成有如仙丹一般,并且大力促销之后,不难想像这种要快速的在美国各地泛滥起来,同时他也是当今几种最主要被滥用的药物之一。如今我国社会也吹起一震滥用药物之风,其中以安非他命觉醒剂在年轻人之突然爆发性的流行最令人触目惊心,而诱发这种流行的直接原因,除了不肖业者为求暴利而在秘密制造及积极推销外,滥用者本身对于此类药物的缺乏概念,以及他们耽溺物欲的特质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症结所在。

日本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不久就历经了第一次的安非他命流行热潮,当时许多年轻人是为了要通宵达旦玩乐才开始风行利用此药提神,另外也有不少的艺术界人士喜欢借他来汲取灵感或是经历一些特殊的体验,好将它表现在各种的艺术创作之中。结果这些原先一是清明的人在用药之后却发生了幻觉妄想等精神症状,而且整个的症状表现分常酷似妄想型精神分裂症,自然其中有许多人就被送到精神科去接受治疗了。而根据当时精神科医师的观察,这些人的症状虽然以妄想居多,但仍参杂了许多其他的症状而呈现出十分丰富的色彩。到了1970年代,日本又经历了第二次的安非他命滥用期,台湾也开始跟进设置地下工厂大量制造贩卖,入侵校园。

一般人使用提神剂的主要目的之一当然是因为耽于玩乐时提神的需要,不过国内的滥用者中还可以发现到一个很普遍的使用理由,那就是为了“补脑”用。年轻人需要补脑的最大理由应该是为了增加自己的思考力、记忆力以便提高学习能力,进而顺利考上理想的大学等等,总之他们希望用药来增强脑力。另外一批希望藉要来提神的人则是那些从事劳力工作的人,尤其是需要在夜间驾驶的司机,他们用药的心里就像嚼槟榔依样,为的是希望靠着补脑的药物保持自己在途中不至于打瞌睡,在这种前提下,安非他命自然是个很容易雀屏中选的一种药了。

根据对安非他命中毒的青少年的观察,他们会吸食安非他命的原因跟他们喜欢三五成章、一起玩乐、一起抽烟喝酒的心理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因为大家是好朋友,所以什么事都应该大家一起来的这种群众心态相当浓厚。等到哪一天一旦有人不幸发生了安非他命精神病被送来医院的时候,病人自己糊里糊涂自是不在话下,他的家人也往往不知道病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在哪里吸食了安非他命,而且病人及家属对于安非他命几乎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认识。

有些病人在断药之后,虽然精神症状逐渐消失,但是却留下了一些人格改变的后遗症,比如说病人会变得避不见人、缺乏活动、自闭、易怒、欠缺冲动意志力等等,而这些人格倾向是病人在滥用药物之前从未出现过的人格特质,因此显然可见这是具有延宕性的精神病违常现象之一。曾有人怀疑这一类的病患有可能在滥用药物之前就已经有潜伏性的功能性精神病存在,而在经过药物的诱发之后才被人察觉到,不过到目前为止,这种假设并没有获得有力的证据佐证。正因为安非他命在被人体排出之后,病人仍会有相当长时间持续有症状表现,因此我们当然可以怀疑这类药品会直接侵袭大脑并使脑类发生化学变化,而此种变化的机转与恢复的过程看来应该是非常复杂的。另外值得在意的是,凡是曾经罹患过觉醒剂精神病的人,不论他的复原情况是多么得令人满意,只要他再度使用该药物,马上就会旧病复发,这种现象我们称之为“再燃”现象。

我们在一般精神分裂病的病患中也时常可以看到有类似再燃的现象,即有些病患经常会有复发的情形,不过我们从精神分裂病病患的表现上往往不易找出导致他们再燃的真正原因。然而安非他命精神病病患的情形就不同了,他们若是发生再燃的现象,背后一定有他们再度用药的事实存在。这两类病患他们之间有一个共通的特点就是两者似乎都具有再燃的准备,因此只要有少许刺激如一点心理压力或一剂药物,病患很容易就会急性复发。正因为两者间有这种相似的特质性,所以有许多学者在做动物实验时会利用安非他命来诱发精神病,希望能从其中找出蛛斯马迹,来解明导致精神分裂症的生化学机转。至于病人在断药之后仍存留精神症状或人格变化的事实,显然暗示了当安非他命的急性药理作用被去除之后,它仍然在人的脑子里面持续性的残留了某种机能性的障碍。

目前安非他命的滥用已经成为了一项非正视不可的严重社会问题了,政府方面一直在呼吁并准备协助安非他命的使用者来自首勒戒,再加上社福团体的宣导,希望能收到反扑滥用的效果。

功能

安非他命是一种中枢神经兴奋剂,适度适量地使用能提升整体抑制控制能力。在医疗用的剂量范围内,安非他命能带来情绪以及执行功能的变化,例如:欣快感的增强、性欲的改变、清醒度的提升、大脑执行功能的进化。安非他命所改变的生理反应包含:减少反应时间、降低疲劳、以及肌耐力的增强。然而,若摄取剂量远超过医疗用的剂量范围,将会导致大脑执行功能受损以及横纹肌溶解症。 摄取过分超越医疗用剂量范围的安非他命可引发严重的药物成瘾。然而长期摄取医疗剂量范围的安非他命并不会产生上瘾的风险。 那些为享乐而摄入的安非他命通常会远超过医疗用剂量范围,且伴随着非常严重甚至致命的副作用。

历史上,安非他命也曾被用来治疗鼻塞和抑郁。 安非他命也被用来提升表现、促进大脑的认知功能及在助兴时(非医疗用途情况下)被作为增强性欲和欣快感促进剂。 安非他命在许多国家为合法的处方药。然而,私自散布和囤积安非他命被视为非法行为,因为安非他命被用于非医疗用途的助兴可能性极高。

副作用

在治疗剂量下,生理副作用会因年龄或个人情况而有所不同。心血管方面的副作用包含:迷走-血管反射导致的高血压或是低血压、雷诺氏症(因小动脉收缩而导致流往手脚的血流减少)、以及心搏过速(tachycardia)。 男性性方面而言,副作用可能包含:勃起障碍、频繁勃起、或是勃起时间过长。 消化方面的副作用可能包含:腹痛、丧失胃口、反胃以及体重降低。其他潜在的副作用包含:视觉模糊、口干、磨牙、流鼻血、多汗症、药物性鼻炎(药物导致的鼻塞)、癫痫阈值/触发门槛降低,以及抽搐。在一般的治疗剂量下鲜少发生危险副作用。 安非他命刺激延脑的呼吸中枢,使得呼吸变得较快速且较深。正常人在治疗剂量下,此作用通常难以察觉;然而,此作用在呼吸已经受损的病人身上有可能变得明显。 安非他命会使膀胱括约肌收缩,而导致解尿困难。此效果可以应用在遗尿或是失去膀胱控制能力的病人身上。 安非它命在胃肠道的作用是难以预测的。安非他命可能会减少胃肠活动力(内容物通过肠胃道的速率);然而,安非他命亦可能在胃肠道的平滑肌处于松弛状态时,增加其活动力。 安非他命有轻微的止痛作用且可以增强鸦片类物质的止痛作用。

在医疗用剂量范围,最常见的副作用为:警觉心的增强、(对未来或即将发生的不愉快之事的)忧虑/担心/恐惧、理解力提升、专注力的提升、主动性/自主决断行事的能力的提升、自信心的提升、社交能力的提升;情绪阴晴不定、失眠 或 清醒、和疲劳感的减退。 比较少见的副作用包括 焦虑、性欲改变、应激性、重复性的或强迫性的行为(repetitive or obsessive behaviors)、静不下来。副作用出现与否因人而异,端视用药者的个性及精神状态(mental state)。 安非他命所引起的精神疾病,例如:妄想 和 偏执,可能出现在重度的使用者身上。长期摄取医疗剂量的安非他命虽然有可能引起上一段文中所述的疾病,但这是非常罕见的。根据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所提供的资讯,“目前没有证据显示‘中枢神经刺激剂’会导致‘攻击性的行为(aggressive behavior)’或 ‘敌意(hostility)’”。

参考资料[编辑]

[1] Baranek, Lori Kay, "The Effect of Rewards and Motivation on Student Achievement" (1996).Masters Theses. 285. [2] Jessica Lynch,” Whole Class Reward Systems and Their Effect on Student Behavior”(2005).46 [3]Nov,O., Naaman, M.,& Ye, C.(2009). Analysis of Participation in an Online Photo-Sharing Community:A Multidimensional Perspective.Ji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61, 555-566 [5] Gottfredson, Michael R. and Travis Hirschi.(1990). A General Theory of Crime. Stanford, 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6] Nicole W. T. Cheung, Yuet W. Cheung , Self-Control, Social Factors, and Delinquency: A Test of The General Theory of Crime Among Adolescents in Hong Kong, 2007 [7] Bruce J. Arneklev , Lori Elis and Sandra Medlicott , Testing the General Theory of Crime: Comparing the Effects of “Imprudent Behavior” and an Attitudinal Indicator of “Low Self-Control”, Western Criminology Review 7(3), 41–55 (2006) [8] Martin F. Wolfgang, Victim Precipitated Criminal Homicide, 48 J. Crim. L. Criminology & Police Sci. 1 (1957-1958) 情绪、行为及想法的参考资料

  1. Conservapedia ABC Theory of Emotion https://www.conservapedia.com/ABC_Theory_of_Emotion
  2. Positive Psychology Program Albert Ellis’ABC Model in the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Spotlight https://positivepsychologyprogram.com/albert-ellis-abc-model-rebt-cbt/
  3. MBAlib 情绪ABC理论 https://wiki.mbalib.com/zh-tw/%E6%83%85%E7%BB%AAABC%E7%90%86%E8%AE%BA
  4. PChome个人新闻台 浅说“情绪、想法与行为”关系-(ABC理论) http://mypaper.pchome.com.tw/q1978/post/1322121306

跨文化研究[编辑]

因东西方的文化差异、价值观的不同等等,完全套用西方人心理学测验于华人显然是并不恰当的。如中西文化中人格特质即有很大的差异,西方有五大人格特质,分别为神经质、外向性、开放性、和悦性、负责性,而东方则分为七大类,分别为精明干练(愚钝懦弱)、勤俭恒毅(懒惰放纵)、温顺随和(暴躁倔强)、诚信淡泊(狡猾卑鄙)、外向活跃(内向沉静)、豪迈直爽(计较自私)、乐观自在(悲观善感),其中重叠者甚至只有三个。

在动机与情绪的章节中,中西方研究领域也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同一研究主题,却因地域性的不同而有着不尽相同的结果。因此为了贴近生活,多了解在华人文化影响下,学习、爱情的动机与情绪与西方所述有何异同,以下我们将由台湾本土研究的观点,依序探讨关于学习、关于爱情的动机与情绪。

一、学习篇[编辑]

(一)动机[编辑]

过去西方成就动机的理论主要强调个人自己设定目标,以满足自己内在的成就需求。并没有特别探讨社会中对个人的期许如何影响个人成就动机。

I.本土成就动机[11]

余安邦、杨国枢(1987, ‬1991)将成就动机界定为“个人想要超越某种外在决定的或内在决定的目标或优秀标准的动态心理倾向;而目标或是优秀的选择是社会或个人所决定的。”他们认为成就动机有两个各自独立的向度—个我取向、社会取向,并且彼此在“目标、结果评价、行为”等方面有不同特征。

  • 目标与结果的评价

社会取向成就动机强调:成就目标的内容是由他人或所属团体决定,评价是否达到目标的内容也是由他人或所属团体决定;个我取向成就动机特征是:成就目标及内容是由自己决定,评价时采用的标准大都是由个人设定。

  • 成就行为

社会取向成就动机所引发的行为,主要是由他人或所属团体决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是由他人所属群体决定,并且个人在追求成就时会比较依赖他人或所属团体的帮助,行为的维持与延续常常需要他人在旁监督或关注。同时会不断对自己的行为检讨,行为也因此具有变通与动机性。

他们认为社会取向成就动机有两个特征,其一:个人认定的价值基本上是他人或所属团体的价值,这些价值尚未内化成为个人价值系统的一部分,也就是个人对成就的价值观念内化较弱。个我取向成就动机则是个人对成就的价值观念内化较强,成就的价值已是个人价值的一部分。其二:行为的工具性较强,把事情做好为的是其他的目的,例如工作报酬、团体荣誉、避免处罚。个我取向的成就动机的功能自主性较强,完成事情的目的就是把事情做好。

II.中西文化成功动机的差异[11]

在中西文化对成功动机的影响里对责任感认知的差异占了很大一部分。

  • 责任的意义  

包含使人担当起某种职务和职责、谓分内应做的事、做不好分内应做的事,因而应该承担的过失。

而中国文化背景中的个体倾向于把事件或行为结果的责任归因于外部因素(外归因或情境归因),而西方文化背景中的个体则倾向于把事件或行为结果的责任归因于内部因素(内归因或特质归因)。例如:英国报纸把一个谋杀者解释为由心理不稳定和他的其他消极倾向导致的,而中国报纸则把同一个谋杀者解释为由背景的、情境的,甚至是社会因素导致的。

  • 成败的事件或行为结果

中国文化背景中的个体倾向于把成功与失败的责任归因于能力和努力等内控因素,华人主要将成功归因于神灵命运、机遇运气、报应、能力、努力、他助、难易程度,而失败则强调是自己能力不足、努力不够。而西方文化背景中的个体则倾向于只把成功的责任归因于能力和努力等内控因素,却把失败的责任归因于运气、任务难度等外控因素。西方人把成功的责任更多地归因于个人特质,把失败的责任归因于运气,而亚洲人则对失败给予更多的个人责任。

  • 对于成功最明显的例子

2000奥运游泳金牌Misty Human(美国):

I think I just stayed focused. It was time to show the world what I could do. I am just glad I was able to do it. I knew I could beat Suzy O'Neil, deep down in my heart I believed it, and I know this whole week the doubts kept creeping in, they were with me on the blocks, but I just said, "No, this is my night".

2000奥运马拉松金牌Naoko Takahashi(日本):

Here is the best coach in the world, the best manager in the world, and all of the people who support me— all of these things were getting together and became a gold medal. So I think I didn’t get it alone, not only by myself.[106]

可以看出在动机里中国传统文化非常注重人际关系,在人际交往中讲人情、重面子,希望通过各种方式来保持与他人的良好关系。而西方文化强调个人利益,在个人利益与人际关系发生冲突时,他们会舍弃人际关系而选择个人利益。[105]

III.本土成就动机盖面模式的反思[11]

社会取向与个我取向基本上只着重于探讨个人内在特征或是人格特质,陈舜文(2005)认为应该更进一步考量情境因素,换句话说,就是不同动机特质的人会表现出何种心理与行为可能视他所面对的目标或情境性质而定。若延续余氏、杨氏的概念可推论:面对具有社会期许的成就目标时,个体的某些行为与心理现象就可能受到社会取向成就动机之强弱所影响,而与个我取向成就动机关联较低;相对的,面对不具社会期许的成就目标时,比较可能受到个我取向的成就动机影响,与社会取向的成就动机关联较弱。

(二)案例[编辑]

在搜集本土关于成就动机的研究论文时,为了让成就动机的概念更容易理解,我们将研究对象限定于大部分人们较熟悉的群体,也就是台湾的大学生。在这主题下,探讨个人在台湾这个环境下成就动机的产生、察觉旁人对于自己的成就的心态如何影响事情的结果,并以大学生的英文学习状况与动机作为进一步的延伸应用举例。

I.大学生成就动机与目标[11]

华人追求成就的心理与行为会受到所追求的目标的情境与成就动机影响,换句话说,当一个目标摆在眼前,这目标是家庭、社会与自己共同期待的、抑是单单自己或社会其中一方期待的,都会影响他对于情绪与面子的敏锐度、事情成败的归咎对象及呈现方式,而不只是个人可以主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和言行。以下依照不同主题介绍个人对各个角色的情绪与面子的感受、结果成败的归因的形态。

  • 成就目标类型

成就目标有三类:唯独个人有强烈兴趣的“个人成就目标”、旁人或社会所期待的“社会成就目标”、个人与社会共同期待的“共同成就目标”。(参见表3-1)

表3-1 成就目标基本类型与性质[20]
社会成就目标 个人成就目标 共同成就目标
目标建构来源 社会期许 个人兴趣 社会期许、个人兴趣
内团体价值 重视 未重视 重视
个人价值 未重视 重视 重视
自主选择权 非自主认定 自主认定 共同认定
促发就动机取向 社会取向 自我取向 社会取向、共同取向

假设有一位大学四年级的学生参加了研究所入学考试,无论是否能够成功考取资格,情绪感知的方面,“社会成就目标”与“共同成就目标”会让这位考生对于父母、或其他对他抱持期待的人的情绪与面子敏感度会比“个人成就目标”来的高。(参见表3-2)


表3-2 成就目标类型对追求成就之各项反应的影响[21]
情绪、面子的影响程度 社会成就目标 个人成就目标 共同成就目标
自我情绪
内团体情绪察觉
内团体面子察觉

结果成败的归因方面,当考取研究所是“个人成就目标”,并且他成功达成目标时,他会倾向认为是因自己的“努力”而得、其次是因为“运气”好;但若考试失利时,他也会认为是因为是自己不够“努力”、和“运气”不好,但归因于自己“能力不足”的可能性最低。另一方面,当考取研究所是“社会成就目标”,倘若失败,考生会认为是自己不够“努力”,但成功的这方面并没有显著的归因对象。

  • 大学生的日常

生活就是由许多大大小小的目标建构而成,这些目标的来源有从自己内心的兴趣或所重视的价值而产生,例如:为西班牙之旅学习西班牙语、把钢弹组装完成...等;有些则来自社会或身旁朋友家人,也就是所谓内团体的期许,在内团体中又分为由父母、长辈组成的纵向团体,他们让人产生的纵向目标例如:好好整顿生活、学业要有好表现等,另一类由同侪组成,称为横向团体,带来横向目标,例如:筹办毕业旅行、举办系上营队。而常常这些目标有时亦是个体自己与大家共同期待的。

对于成败的情绪敏感度,若是自我重视的目标,成败结果会对本身有较大的影响,若是内团体重视的目标成败,则较容易察觉到他们的情绪。对目标的重视程度与发觉情感变化的敏锐度有直接关联,但是对目标的重视程度对于面子的感受的关联比较间接。举例来说,学生小明的父母很重视他的课业表现,而小明这次成绩表现不错,小明知道他达成了父母的期待,并察觉到父母的反应是高兴的,再由此推测他们是感到有面子的。

在结果的成败归因方面,“个人成就目标”也是倾向内归因—归因于自己的努力;“社会成就目标”值得注意的是,当个人认为是朋友愈重视的目标,愈有可能归因于运气,或是他人的协助等倾向外归因的行为。可能是因为在横向关系中表现的比较谦逊时,更能够得到同侪的认同与协助。

  • 当目标冲突时

当来自社会的期许与个人想要追求的目标冲突时,人们会如何面对这样的状况呢?假设小明刚从学校回到家里,打开游戏机正要与朋友连线准备解任务,就在同时妈妈却要求小明快去洗澡,他会如何处理这场冲突呢?

处理冲突的方式取决于对目标的成就动机的程度,个我取向动机越高,越有可能在冲突当中表达自己的意见,并且也容易以自己的取向做决定,采取他人的期许做决定的几率越低;另一方面,当社会取向动机越低,越能够聆听别人的意见,也越容易依照他人的期许行事,也就是采取“顺从、间接沟通”的方式处理。而小明的状况混杂着横向团体与纵向团体的期许,这时就要视小明倾向服从哪一个团体的期待,或是他的个我取向动机偏向哪一方,而形成共同成就目标,决策过程的行为与决策结果就会因此产生差异。

比起西方人,在华人文化下成长的人们除了会追求个人感兴趣的目标外,还会顾及或是追求内团体所期许或决定的目标,依照目标的类型,人的行为与心理会产生不同的倾向,形成不同的决策。儒家传统中的理想社会关系是以“角色关系”为规范的核心,而不只是个体与个体间的“个人关系”,伦常关系之中规定了人在每一个角色上应尽怎样的义务、塑造什么样的形象,甚至有许多事物是个人毫无兴趣但是必须不求回报的去实践的。换句话说,在华人社会中因社会期待而产生的社会目标时常在其中隐含该角色的社会义务,而目标的达成与否,则会影响社会与个人之间对彼此的看法,这影响力有时会扩及到有直接关系的角色。例如孩子表现好坏可能影响父母的心情与面子。

II.大学生与英文[3]

对于学生的角色,学习本身的动机时常除了个人兴趣以外,环境中仍有许多他人的期待与体制设计的影响,接下来以大学生英文学习动机、历程说明。

  • 大学生学英文

在台湾,高中三年是许多人英文实力登峰造极的三年,在升学考试的压力以及大大小小填鸭式考卷的洗礼下,练就了一身英文好功夫,却往往同时对英文倒尽胃口;有许多人到了大学,没有了升学考试的压力在背后推赶着,英文程度就好比云宵飞车一般急速下坠。要如何才能够维持高中三年辛苦所累积的英文实力呢?又或者,我们就这么在大学时代跟英文分手好吗?而这一切都是跟“学习英文的动机”有关。

  • 大学生为何要学英文

如果生活及课业完全不需要用到英文的话,和英文分手当然是件合情合理的事,但是就许多的大专院校的学生来说,想要顺利毕业的话都有一道英文毕业门槛要跨过,各校要求不一,可能需要通过某个英文检定考试或是修毕某些特定课程。既然大学生不能在大学时代与英文轻易say goodbye,我们便来放大检视大学生与英文学习之间的关系。

  • 学习环境、学习动机与学习策略

学习环境:学习环境可以分为三类:物理环境,如:教室有几张桌椅、黑板是绿色还是黑色的;教育环境,如:教学方式;社会环境,如:师生、同侪之间的互动。
学习动机:白话解释就是为什么学英文
学习策略:学习英文的方法
学习环境会影响学习动机以及学习策略,而受到学习环境影响的学习动机则会影响到学习策略。我们所处的学习环境除了影响我们用什么样的策略学习英文外,也会影响我们学习的动机。

大学生花最多时间待的地方不外乎是大学校园了,一个大学生所修的课程、教授的授课方式、教室的硬件设备皆会影响他的学习动机以及学习策略。从上面这张图可以看得出来,学习动机扮演着很特别的角色──在这里学习动机是学习环境及学习策略的“中介变数”,要怎么理解“中介变数”的概念呢?若把学习环境看做“因”而学习策略看做“果”,学习动机就是因果之间的第三者,或是这么说:学习环境如何“间接”影响学习策略。以下将以学习动机作为介绍的主轴,看大学生究竟是如何在大学生活里与英文共处。

  • 学习环境的重要性

台湾大学生在物理环境、教育环境以及社会环境三个项目中,以社会环境的学习感受最为不佳。台湾大学生普遍在日常生活里没有什么机会能够使用英文和人沟通,自然而然对于英文的记忆及期待除了“考试”还是只有“考试”。

  • 是什么促使我们学英文

如同前几段,有些人在心里十分想要跟英文say goodbye,可是却被英文毕业门槛狠心阻挠,在这里,英文毕业门槛可以被认定为是“外在动机”,大学生接受到个体(大学生本人)以外的刺激(英文毕业门槛),进而开始学习英文。

有“外在动机”当然也就有“内在动机”的戏份,如果大学生本人觉得学习英文本身是件很快乐的事,那么驱使他学习英文的就是“内在动机”。比起高中绝大部分的人都是单纯为了通过考试得高分而学习英文的情况,大学生的英文学习动机复杂得多,虽然“考试”仍然占有其不坠的地位,但是面对到申请研究所、交换学生以及毕业求职等问题时,英文则被视为一项重要的工具,这些动机被称为“工具性动机”,也是台湾大学生学习英文最具影响力的一个项目。

  • 如何提高学习动机

根据不同的学习环境及学习动机会因应而生不同的学习策略。而“补偿策略”为台湾大学生常用的策略,补偿策略的方法如:使用手势弥补语言的不足、转换话题跳过不会的英文或是换句话说找到自己会用的词汇。然而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应急式语言学习方法。采用“记忆策略”或是“认知策略”才能真正建立扎实的英文实力。

“为什么要学英文”成了英文学习最核心的问题,为了应付考试或是检定等一时的英文学习目标,最后还是会跟英文分手快乐。当然外语学习也不局限于英文,在大学生里,因为日本动漫文化的风行,日文可以是说炙手可热的第二外语选择;随着韩剧的流行,也有越来越多学习韩文的人。以上渴望能够融入所学语言的文化或是由内所建构的正是所谓的“融合性动机”。

III.结论

由此可见,台湾大学生在学习生涯中,除了个人志向、兴趣以外,仍有一股强大而不可忽视的力量影响着他们的学习动机,更影响了学习当下所展现出的行为,而这股力量来自于他们所在的环境。如何在设立目标时适切地引导年轻学子、并让学生们重视寻找自己的长才与兴趣,将是教育的重要课题之一。

二、爱情与人际篇[编辑]

(一)绪论[编辑]

根据 Erikson 的心理社会发展阶层理论 (Psychosocial Stage Theory of Development),成年期的任务为亲密及孤独,若我们能在这个阶段建立与他人之间良好的亲密关系,心理上便能感到满足。亲密关系涵盖爱情、亲情等层面,在大学生的阶段,正是生理与心理上发展成熟之时,李佩怡(1996)的研究结果提及,影响大学生最久的失落事件为爱情关系的结束。也就是说,大学三大必修学分(爱情、课业、社团)之一的爱情学分,对人们如何发展良好的亲密关系有着极大的影响。

而在面临困难与喜悦等不同状况时,各个地区往往因风俗习惯、文化或价值观的差异有着截然不同的表现。理解如何处理这些情境及背后的动机为何则是一个了解各地民情的好方法之一。以下将先从自我决定理论开始探讨在恋人的亲密关系中,受到不同动机导向影响所产生的不同表现,并以本土学者研究解释华人在面临不同情况的应对动机,并囊括作结。

(二)自我决定理论受动机导向的影响[编辑]

动机理论的相关研究,说明了个体如何对关系与情境进行评估,而后产生了行为的动力,尤其Deci与Ryan (1985) 提出自我决定理论 (self-determination theory) ,主张人类行为受到天生具有追求成长趋力的影响,个体的内外在动机皆会影响其对外在环境压力或威胁事件的诠释与认知评估,进而影响个体的行为表现。Knee、Patrick、Nanayakkara 与Neighbors (2002) 采自我决定理论的观点,认为发生在亲密关系中的互动行为,主要受到不同动机导向 (motivational orientation) 的影响,可分成:

I.自主感导向 (autonomy orientation)
II.被控感导向 (controlled orientation)

在爱情关系的情境脉络中,本研究将此自我决定历程中发生的两种动机导向,称之为“爱情动机导向”。此两种导向是连续性光谱的两端,个体受此驱力与需求的影响,会自行发生认知评估历程,进而影响爱情关系中的互动行为[4]。 自主感导向是指个体对该段爱情关系评估为开放、自由、而不受约束的,所以较能有选择性,是一种成长动机 (growth motivation)(Knee et al., 2002)。当个体在爱情关系中,自主感导向被驱动时,会使得个体较能表现出正向的行为与因应策略 (Koestner, Bernieri, & Zuckerman, 1992; Koestner & Zuckerman, 1994),个体会比较愿意投入关系、努力维持关系且较容易以正向的认知评价来看待关系,甚至较容易发展出积极维持关系的策略,以及较多支持对方的行为 (Deci & Ryan, 1987) ,伴侣双方也因此容易对此关系感到满意 (Knee, Lonsbary, Canevello, & Patrick, 2005) 。Hodgins与Liebeskind(2003)、Hodgins、 Liebeskind与Schwartz(1996)等人的研究也发现,自主感愈高,个体也愈少负向的人际行为沟通方式,例如责备他人或是表现攻击行为。可知,自主感可能是驱动某些正向行为的动机。Knee 等人(2002)认为被控感导向是一种自我动机(ego-motivation),其指个体对该段爱情关系评估为被威胁或被操控,当自我受到威胁才会驱动个体去做某些事情,属于被动去维持关系的行为。此与自主感导向不同,自主感导向强调成长动机,意即个体愿意去维持关系或做某些行为,乃因为个体愿意去做或为了得到好的正向结果才行动,但被控感导向属于要逃脱某些危机或威胁,才会采取行动的策略。当被控感导向驱动时,个体有可能会做出负向或破坏关系的行为,甚至会展现暴力行为(Follingstad, Bradley, Helff, & Laughlin, 2002)。Knee 等人(2002)认为,虽然这两种导向是光谱的两端,但低被控感并不代表高自主感,两者应分开测量与分析。其认为自主感导向与约会关系中的正向行为较有关连,但自主感导向驱动时,并不一定代表个体在约会关系中破坏性或负向行为会被抑制;该研究也发现,被控感导向愈高,个体在约会关系中愈容易表现出否认与防卫。由此可知,自主感与被控感导向对约会关系各有不同的影响,自主感导向虽然会降低负向情绪的表现,但更重要的是可驱动正向行为的表现,被控感愈高虽然有较少的正向行为,但重要的是,被控感导向可能是驱动负向行为表现的主要原因。

(三)爱情风格|欧美[编辑]

在探讨完亲密行为中的动机导向后,我们将进入到不同爱情风格的探讨。爱情风格指个人在恋爱关系中呈现的行为、想法和情绪。个体对于爱情的观点不同,也会形成不同的爱情风格。以下将分成介绍西方学者对于爱情风格的论点。

John Lee 爱情色轮论 A Colors Circle of Loving [62]

加拿大学者 John Lee (1974) 的“爱情色轮论”,被认为是最能完整涵盖到爱情各面向的理论。他将之分类为六个类型。 主要三类:情欲之爱 (Eros) 、游戏之爱 (Ludus) 、友伴之爱 (Storge) 。这三种爱情类型是爱情的“三原型”,就像是色彩中的三原色,依不同比例混合后,会重新组合成另外三种次要的爱情类型。次要三类:痴迷之爱 (Mania) 、现实之爱 (Pragma) 、利他主义之爱 (Agape) 。

I.情欲之爱 (Eros):又被称为浪漫爱,具此爱情特质的人相信一见钟情,注重外表吸引力,渴望知道对方的一切,不论是悲伤、喜悦或过去的经验。

II.游戏之爱 (Ludus):具此爱情特质的人以自我为中心,视自己为爱情游戏中的高手。不愿被爱情束缚,不想占有对方,希望伴侣也有一样的想法。

III.友伴之爱 (Storge):爱情的发生是从朋友做起,与情人的关系是渐进式的,交往的过程中可感受到信赖、平和和温馨。

IV.现实之爱 (Pragma):兼备“游戏之爱”和“友伴之爱”的冷静、平稳,站在现实的角度上,选择最符合条件(如:家世、学历、能力、未来成就等)的伴侣。

V.痴迷之爱 (Mania):兼具“情欲之爱”的浪漫激情和“游戏之爱”的好胜心。具有此特质的人,会对情人有强烈的依赖感、占有欲和忌妒心。

VI.利他主义之爱 (Agape):亦称为奉献之爱,兼有“情欲之爱”的深情和“友伴之爱”的坚定,认为爱情是一种责任,以对方为中心,尽心付出自己的一切求得对方的快乐且不求回报。

(六)爱的三元素[编辑]

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史登伯格(Sternberg,1986)提出爱情的三要素:亲密、激情、承诺。

  1. 亲密(intimacy):可以与之分享所有的思想和行为的感觉。是因着沟通、互动、心与心交流,彼此有深刻的认识而产生的 亲近、连结、相知、相惜、信赖、安全的感情;属于两人关系的情感向度。
  2. 激情(passion):对某人的身体吸引力及性欲。双方关系令人兴奋的部分,包含强烈的吸引力,想更多认识、更多接触对方,也包含浪漫的感觉、外表的吸引力、身体的亲密、性 等等;属于两人关系的动机向度。
  3. 承诺(commitment):愿意并有能力在长时间及危机情形下维持关系。包括开始决定爱一个人,和长期的与对方相守的意愿及决定。会为彼此的关系负责,一起面对未来,愿意牺牲、奉献,经营爱的关系;属于两人关系的认知向度。

根据这三种成分的不同组合,Sternberg划分了七种形式的爱:

  1. 无爱(Nonlove):三种元素都没有,大多数异性间的人际关系属于这种。
  2. 喜欢(Liking):只有亲密的元素,彼此有沟通、互动,是朋友的关系。
  3. 迷恋(Infatuation):只有激情的元素,例如一见钟情、初恋、暗恋、孺慕之情等。
  4. 空洞之爱(Empty love):只有承诺的元素,例如奉父母之命的婚姻、同床异梦的夫妻等。
  5. 友谊之爱(Companionate):亲密与承诺的组合,是深刻的友谊或柏拉图式的爱情或已退去激情,坚贞相守的老夫老妻。
  6. 浪漫之爱(Romantic Love):亲密与激情的组合,不愿意或不能付出承诺。
  7. 情欲之爱(Fatuous Love):激情与承诺的组合,无亲密关系为基础,例如闪电结婚,或奉儿女之命成婚。”
  8. 完整之爱(Consummate Love):三者皆有。

Sternberg强调完整的爱需要兼具三个要素,缺了任何一个要素都不是完美的爱。

(六)爱情关系 | 情绪因子[编辑]

大学生的爱情态度,与爱情冲突的“生气情绪表达方式”有显著相关。在生气情绪表达 上,男性大学生以动作表达、隐藏在内心不表达的频率高于女性;女性大学生以言语表达、 间接表达的频率高于男性[4]。也就是说,女性大学生会借由言语表达心中不满,向周遭朋友 倾诉的可能性较高,而男性大学生则以动作抒发情绪,或是将情绪放在心中隐藏起来。 就成长环境的家庭关系而言,父母之间不常争执冲突互动的大学生,在爱情冲突的生气 情绪表达中以动作表达的频率,低于父母之间常争执冲突的大学生。亦即父母经常性的争执冲突,也会影响孩子负面情绪表达[4]。 此外,情绪表达对于爱情关系也有相当大的影响。大学生正向情绪语言表达、正向情绪 动作表达、正向情绪间接表达的方式,与爱情关系满意度呈正相关;正向情绪不表达与爱情关系满意度呈负相关[31]。因此,当我们表达出正向的情绪,爱情关系的满意度也会提升。

(十)成就的归因[编辑]

当华人在面对不同关系的人时,会将自身成就归因于不同因素。研究显示,当成就事迹可能会影响到对方社经地位时,华人将偏向将成功归因于运气因素而非自身能力,以同理对方及维护对方面子,避免发生“功高震主”的情形。当自己的成就不会威胁对方,对象的亲近程度便决定华人的人际归因方式,在互动的对象是关系亲近者时,基于互享荣耀的动机,华人会以努力和能力这种自我增进的方式,来归因自己的成就;当互动的对象是不熟识者时,则是以外在因素的运气为归因方式,但其后的动机是受到不赞己长社会规范的影响,此不同于在自己的成就会威胁到对方时,是基于同理心而谦虚的情况。[108]

结论[编辑]

大学生正值谈恋爱和开始社会化的年纪,而亲密关系中的互动行为,依每个人的不同而会产生不同的 行为,主要受到不同动机导向驱动,而产生正向的行为或负向的行为。在不同的人际关系下,我们皆有不同的应对方式与情绪表达,在这些外在表现背后往往有来自于个人以至于社会的动机影响,借由多多了解每个动作的内在涵义可使得我们在爱情上及人际关系的处理更为融洽,人生也能更圆满。

三、情绪篇[编辑]

(一)华人文化对情绪表征的影响[编辑]

I.现代人生活压力的来源

1.开放的社会,同时也是压力很大、情绪失调的社会。

2.情绪影响你的决定和判断,它干扰你的生活。

3.现代人压力大、情绪不安的理由是:

  1. 多元化的价值观念,增加了分歧度和冲突(意见不同)。
  2. 忙碌、竞争、追求成长(人被压榨得透不过气来)。
  3. 自由就需要独立,但人性又有些依赖,两者产生矛盾。
  4. 多欲、人际冲突、执著带来压力。
  5. 社会变迁,人必须不断学习成长,否则会被淘汰。[102]
II.而在华文化的影响下,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情绪表达呢?

从文化来探讨,华人具有“坚忍”的国民性,指的是华人能忍耐,也有韧性,诸如克己、自勉、忍辱、吃亏等皆属,这些是自古流传而来的通俗智慧。例如:“忍耐克己”为妻子面对婚姻关系困难时所采行的调适策略之一、将忍让当作是华人化解冲突的重要方式,它主要是利用放弃己见或牺牲己利来顺从对方或成全对方。此外研究指出谚语中有关忍的正向功能占六成以上,可归纳为三类:促进个人生存或生活的福祉、促进人际和谐、获得社会成就。探讨一般人对忍的认知后发现,八成以上的人认为“忍”有助于减少人际之间的冲突,对社会秩序、事情的完成都有帮助,对于个人的道德修养、工作或生活、生理或心理、利益都有正面的影响。

除了负向情绪表达压抑,华人也倾向于不表达正面情绪,原因在于美国文化的个体是主动追求快乐的,追求成就、达到自我实现是其生活目标之一。当有成就讯息时,是自然主动地与人分享。然而在东方亚洲文化里,其情绪表现在维系和谐的人际关系,高度主动追求快乐是不被鼓励的,不符合人际和谐的目标,反而可能引起别人的嫉妒或者让人觉得自私自利。因此在东方社会里,个体表达高度的成就喜悦,若有可能会威胁到人际关系时,就会倾向抑制高兴的表达。另外也有研究指出,北美文化重视凸显自我,在社会化过程中重视正面的赞美与鼓励孩子自我激励。但在亚洲文化,特别是华人及日本人重视融入团体,因此强调谦虚与自我贬抑,认为在公开场合推销自己的成就是尴尬的事,造就出在情绪表达方面,东方人在有外人时会掩饰真实的自己,西方人在有外人时仍会做自己。[103]

但另一方面,忍却可能带给个体身心健康上的危害,Hwang,K. K.指出华人应付人际冲突多采忍耐方式,却也较多心理困扰症状;黄囇莉认为长期自我压抑式的忍让方式,对忍让者心理健康不利;李敏龙与杨国枢发现一般人也都注 意到忍对个人心理健康所产生的负面影响;Hwang,K. K.(认为忍是华人为了保持人际和谐却忽略个体内在的和谐;余德慧也认为隐忍或自我退让不但无助于解决亲子间的权控问题,且可能带来羞愤、忧惧及卑下感。张思嘉认为忍是个人内、消极的适应策略,虽能暂时解决问题,但对于一味委屈自己、顺应配偶的一方,将产生不利的影响。

研究显示在隐忍过程,会经历各个不同过程:

  1. “前忍耐”阶段中,个体几乎全然认同社会或集体的规范,展现顺从的思维,因而个体并未有忍耐的感受;
  2. “自我压抑”阶段,个体和权威者的互动中,个体感受到被压迫的经验,处于内心抱持质疑,但因畏惧而迫使自己相信那是对的;
  3. “自我区隔”阶段或“自我胜出”阶段,则是个体在自我肯定与自我认同后,还能在权威的互动中满足自己的需求,“自我区隔”强调是一种阳奉阴违态度,即使仍奉命行事,但已确信自己的认知是对的;
  4. “伸缩自如”阶段,则除了自我认同之外,甚至突破权威之禁锢,主动掌握与权威互动时“忍”或“不忍”的决定权,进而享有自我在各方面的自主。

此可知在第二阶段,人们处在最脆弱、最需要帮助的时期,若无法找到自我或取得平衡,会造成自杀或心理疾病等风险。[104]

(二)情绪勒索[编辑]

情绪勒索是什么?

情绪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最早是由心理治疗师Susan Forward所定义,当有让自己不如意的事情时,而用威胁或利诱来使对方顺从自己的决定[101],而情绪勒索者会利用言语或动作来让被情绪勒索者感受到心理上的压力,而迫于做出自己不喜好的决定,而Susan Forward用FOG:恐惧(fear)、义务(obligation)及罪恶感(Guilt)[100],来形容被情绪勒索者心中的情绪与情境,就像是在迷雾中失去自己,如果认真回想,会发现在现在华人的社会中其实是不断发生,父母对于儿女的期待、职场老板对于下属的管理等等。

情绪勒索的起手式

当人们对于某些事情不满时并不直接表达自身的立场与想法,而是用旁敲侧击的言语或动作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想造成对方的心理压力,而选择自己所喜欢的决定,这就种常见的情绪勒索方法,而在Susan Forward的研究中,有六种构成情绪勒索表达的要素(杜玉蓉译):

  1. 要求(demand):勒索者为了要完成自己的目的,不管对方的心情和处境,不断的要求。
  2. 抵抗(resistance):被勒索者因为被勒索而感到不舒服,所做的的动作或是言语上的抵抗。
  3. 压力(pressure):勒索者会因为被勒索者出现的抵抗,而感觉自己在关系中的压力,此时勒索者会会强调自己在关系中的付出与牺牲,来提醒被勒索者自己在关系中的特殊性、必要性,进而做出压力源。
  4. 威胁(threat):除施加压力外,勒索者也会利用言语来让被勒索者感到不安。
  5. 顺从(compliance):为了保持目前的关系,或害怕遭到对方遗弃,被勒索者通常会采取,顺从或让步,而这样的关系就会继续下去。
  6. 重复(repetition):上述的关系会因为一方不愿意放弃而持续下去,看似和平且良好之间的关系,其实其中有大量的压力。

从上面的情绪勒索表达方式可以得出情绪勒索的发展进程,从情绪勒索者的动机到施加被勒索者的压力,使被情绪勒索者服从,让勒索者食髓知味,而在关系中变成一种循环。当勒索者产生动机而去勒索其他人,而被勒索者就会产生压力,如果选择服从,就会让勒索者食随知味,知道用怎样的方法会让被勒索者依造勒索者的想法行动[109]

勒索者的心理因子

情绪勒索者是不知道自己在情绪勒索的,他们或许很难理解自己的所做所为,会认为自己是对的,而不是种情绪勒索,这样的不同就要从他人和自我需求的观点来看[109],情绪勒索者对于他人的拒绝的容忍度是相当低的,当对方拒绝他时,心中会产生强烈的不安和羞愧感,而为了消除这样的不安,情绪勒索者会将这种情绪转嫁到其他人身上,并且认为是对方的问题,利用这样的手段让他们获得短暂的服从与表象的满足安抚心中的不安。

被勒索者的心理因子

情绪勒索者,会利用对方的自我价值感、罪恶感和安全感[109],利用言语或行为来增加对方的罪恶感,剥夺安全感和自我价值感,而被情绪勒索者会对自身的价值感到怀疑,觉得自己不好,感到焦虑和不安全感,然后为了要赎回这样的感觉,就会被迫于顺从情绪勒索者的想法。

华人职场上的情绪勒索

1.职场情绪管理

职场上总是会有各式各样的压力来源,来自上司、同事或客户甚至家庭,而这些压力在适当情况下会增加工作效率,而过多的压力反而会造成情绪低落,工作动机降低,在这里将会探讨在华人职场上,情绪勒索的原因和影响。

华人世界跟西方世界的职场环境不同主要是来自我们的文化思考,从过去父母就常教导我们“吃苦当吃补”或者是“不合理的对待是磨练”等等在人生中如果有任何不合理对待时就要接受下来,因为这样的文化价值,我们不被鼓励独立思考、重视自我感受,我们被教育成,按造别人的需求去做才是对的,才是被允许的[109],这样会是情绪勒索的高危险群,不只是被情绪勒索,连情绪勒索者都会认为自己是对的,以下我们就从过去对于职场情绪勒索所做的研究来进行探讨。

2.领导者

领导者在职场中能够决定是否是个好的工作环境,通常领导者多为情绪勒索者[101],因为他们有权利能够去剥夺员工的价值观与自信,所以当领导者交派一项工作时,如果是相当不合理的要求时,领导者能够利用各种模糊威胁性的字眼来迫使去接受,这样不止给员工压力,还会扼杀员工的思考。此种行为在法律上称为职权暴力(power harrassment),由于在上位者个人因为其权利、地位、能力,对在下位者造成情绪、自尊、自信的伤害,对在上位者而言,其本身可能认为这是他职务内的权利,是对在下位者的教育使其更能融入团体中的运作,甚至因为过度的期许,订定严苛的条件规范整个组织,造成整个组织的专一、统一性,而在下位者可能认为,这些过度的规范、过高的期许于整个组织运作并不合乎情、理、法,甚至造成其本身内心的限制,致使心情、情绪的压力。因此,在上位者利用威权订定不合理的规则压迫在下位者,可视为领导者的一种情绪勒索。

3.员工

同事之间的相处有时候也会产生情绪勒索,最常见的就是同事想把事情委托给你去帮忙的时候,一但成为习惯,当拒绝时同事就会用各种无声的抗议来施加压力,这也是职场中常见的情绪勒索。

4.客户

这是在职场中遇到第二多的情绪勒索来源[101],客户跟上司一样能够决定员工的经济来源或业绩,所以当客户有不合理的要求时且用着言语压力来打压员工自身的自尊心还有为了完成工作的责任感时,就会对员工造成相当大的压力。

5.情绪勒索在职场上的影响

情绪勒索为员工带来压力,这会对整个工作环境产生恶劣的影响,不止工作能力与意愿低落,也可能造成离职潮,情绪勒索只是工作压力的一个来源,但是却是个稳定性且常发生的压力来源,对于工作环境是个相当不好的因子。

创造良好职场环境

根据过去在华人职场的研究[101],可以发现情绪勒索和工作压力有正相关,而当在工作压力增加的情况下,也会增加离职率,对于公司整体来说会是相当不好的影响,接下来要探讨对于职场情绪勒索,在不同职位上如何去处理情绪勒索,并创造更好的工作环境

1.领导者

主管容易利用职位上的权力,利用怒骂或者隐晦的情绪威胁,要求员工完成工作目标,通常员工接受这样的情绪都会感受到压力,并感受到未受到尊重且自信受到打击,进而减少工作意愿与增加离职率,进而减少公司生产率,所以建议领导者使用沟通和建议的方式取代怒骂,并且给予员工支持与鼓励,让员工感受到自己被受到重视,减少工作上的焦虑,进而减少离职率与增加工作效率。

2.员工

员工在职场中受到压力不止来自领导者还有同事间与客户,在其他方都不能改变时,员工只能靠着自己的心理建设让自己好过点,但非常不好的工作环境只会阻碍发展,是否去留还是需要审慎考虑,如果今天真的遇到情绪勒索,要注意的是自己内心的弱点,在权力上对下的时候,很多时候为了要获得上的赞美,就会去迎合上位者的要求,形成情绪勒索的循环,为了要逃脱这样的循环,必须先认知到,之所以要追求他人的评价,主要是因为自我价值感的低落,当被情绪勒索时,将问题一昧地认为是自己的问题,但相当多的时候,都只是被社会价值观给蒙蔽,自己的价值自己去创造,完全的接纳自己,重视自己的感受,捍卫自己的感受。

参考资料 [95]舍近求远的求助模式:“面子威胁”对华人选择求助对象的影响(韩贵香(Kuei-Hsiang Han) ; 李美枝(Mei-Chih Li)) [96]大我的道德脸面受威胁对华人选择求助对象的影响 (韩贵香(Kuei-Hsiang Han) ; 李美枝(Mei-Chih Li)) [97]华人对成就的入际归因方式与动机之分析研究 [98]邱佩思,2006,学生人际情绪勒索行为与情绪适应的辅导,学生辅导,页44-60 [99]吴依珊,2008,人格特质、情绪勒索、工作投入、工作压力与工作满足之关系,国立台北大6 学企业管理学系研究所硕士论文。 [100]柯小萍,2009,职场情绪勒索与社会支持对工作绩效影响之探索性研究─以中部五金产业为例,国立中正大学企业管理学系研究所硕士论文。 [101]陈怡伶、刘仲矩、方国荣,2005,“职场情绪勒索来源内容分析之研究”,东吴经济商学学报,51 期页157-180。 [102]情绪管理与压力调适 http://www.ylib.com/author/newstone/file-feeling/1file1.htm [103]国立台湾师范大学教育心理与辅导学系 教育心理学报,2012,43 卷,3 期,657-680 页 大学生人际互动情绪表达压抑的探究 [104]《本土心理学研究》,2008 年 4 月,第 29 期,第 3~76 页 焦点论文 迈向发声之路:上下关系中 “忍”的历程与自我之转化 [105]《本土心理学研究》,2008 年 4 月,第 29 期 责任观的中西文化比较研究 [106]Going for the Gold: Models of Agency in Japanese and American Contexts,Vol. 17, No. 2 (Feb., 2006), pp. 103-112 [107]韩贵香、李美枝:舍近求远的求助模式:“面子威胁”对华人选择求助对象的影响 [108]韩贵香: 华人对成就的入际归因方式与动机之分析研究 [109]周慕姿:情绪勒索:那些在伴侣、亲子、职场间,最让人窒息的相处

生活应用[编辑]

动机与情绪深深影响人类生活上的一举一动,这章节中,我们将从动机及情绪的角度来探讨日常生活的成就与权力,到维系健康的运动、减肥心理学、玩乐生活,将概念实际应用在生活当中。

一、权力游戏[编辑]

  个体欲支配、命令并影响他人的内在驱力。   

权力动机主要可分为个人化权力动机和社会化权力动机两种:

(一)个人化权力动机:因自己个人的欲望或利益而产生的权力需求,可分为以下三种类型: I.单纯个人爱表现,喜欢在群体中展露头角,将每个有可能对自己地位造成威胁的人当成假想敌。 II.喜欢追求权力,享受支配、控制、影响他人的过程,不择手段都要达成目标。 III.追求高品质的物质生活,视其为生命中至高无上的东西,通常需得到一定大小的权力才能获得相当程度的物质,个体便会因此希望得到权力。

(二)社会化权力动机:追求权力的出发点不是自己,而是因周遭的人事物,通常是以社会大众的福祉为优先,想要为大家服务,想要达成一些较远大的目标,所以需要掌握一定的权力才能号召民众,引起大家的共鸣[27]。

  实际例子:美国电视系列剧《纸牌屋》的主角法兰克・安德伍德(Frank Underwood)就是一个典型权力动机极强的人,且他的权力动机是属于个人化的权力动机。在电视系列剧中他为了达到象征权力的地位,运用各种手段,有机智的、有狡诈的、也有凶残的,他为了达到目的而不顾一切,踩着别人往上爬,抹黑自己的竞争对手,甚至还杀了人,他做了各种肮脏龌龊之事,但丝毫不感到羞耻或愧疚,这都是因为他的权力动机已经强烈到让自身失去了正常人应有的判断力,才会造成这种夸张的结果。《纸牌屋》将美国白宫政治界的黑暗面生动鲜明的描绘出来,电视系列剧中充满了各种权力动机强烈的人们,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是如何的斗争并取得权力。

三、生活大小事[编辑]

(一)玩乐动机:生活,有可能一整天平淡、也有可能会有发生惊奇或乐趣,而我们会对那些惊奇印象特别深刻,也会有动机在忙碌的生活中停下脚步尝试与探索那个乐趣,为什么呢?为什么游戏形式的乐趣会强烈吸引着我们?进一步来说,我们该如何应用这个玩乐动机来改善生活呢?

  首先,我们来介绍 Volkswagen 跟瑞典政府单位所提出的乐趣理论,以及游戏化的定义。

I.乐趣理论(The Fun Thery):人们与生俱来就有玩乐的天性,游戏对人们具有强烈吸引力,将无聊的事情变得有趣[11]。

II.游戏化(Gamification):把现实中的社会活动包装成游戏,可以运用电脑,也可以是个装置。因为人有玩乐的天性,所以如果我们将正面但缺少吸引力去做的事包装成游戏,让大家在生活中自己体验自己发现,那么那份想玩乐的动机就会轻易的大过于不想做的好事。《Gamification by Design》[3]这本书归纳了玩乐的四种动机。

1.为了征服(For mastery):人是好胜的动物,如果游戏里有个目标或挑战,那么我们就会出现征服的想法,一定要解出任务,一定要积分比别人高,于是“玩玩看”的想法就产生了。

2.为了纾缓压力(To destress):当你一直做和事业或学业相关的一件事情时,厌倦很容易产生,进而造成压力,为了抒发压力或者是让自己脱离厌倦,我们会去寻找舒压的方法,而游戏就是一种充满乐趣而且舒压效率很好的活动。 3.为了获得乐趣(To have fun):由乐趣理论得知“人们与生俱来就有玩乐的天性”,而且游戏是充满玩乐性质的,所以“为了获得乐趣”,就是与生俱来的动机。

4.为了社交(To socialize):人是群居的动物,大家都想要交到知心朋友,所以如果有一个活动可以兼具乐趣与社交,那么动机一定很强烈。玩游戏为什可以交朋友呢?因为游戏内容可以是共通话题,也可以多人玩一个游戏,就可以认识不同背景有共同兴趣的朋友,所以如果想要扩展自己的交友圈就可以玩游戏。

III.应用 1.The speed camera lottery 为了让测速照相机不是那么的扰人,我们想让它游戏化,让它可以使驾驶者遵守速限。透过测速相机将每台经过的车子都记录了起来,只要有乖乖遵守限速的驾驶,就有机会获得超速驾驶们的罚金。

2. Plant Nanny 将原本一种本能的喝水动作,变成养花的过程,让它变得有趣起来。也因为这种有趣,Plant Nanny 让人更加愿意去喝水 —— 尽管本来的目标不光是增加饮水量,而是为了种植小植物。

3.Color Run 把“跑 5 公里”的目标,换成“以最炫的色彩冲过终点线”,同时提供了颜料包这种道具,让跑者相互互动,而在这种互动过程中,大家甚至可以自发组织起游戏,让整个过程变得有趣。

4.bubble gum 你有走在路上踩到口香糖的经验吗? 黏到鞋子的口香糖真的很不好清理,要如何让大家不要乱吐口香糖? 有设计者就把脑筋动到玩乐动机上,在人来人往的购物区旁放了一个纸看板,版上有用粗黑笔画了一个图案,希望大家用五颜六色的口香糖来填满它,果然效果很好,大家把自己吃完的口香糖黏到看版上,希望自己可以让那个图案更多彩,乱丢到地上的口香糖就几乎没有了。

5.the deepest bin 公园里常常看到地上有垃圾,垃圾破坏了原本想要提供美美绿地让大家休息的本意,但为什么明明都有设置垃圾桶,还是有人乱丢垃圾呢?因为他们没有诱因及动机走去垃圾桶旁边,把手伸进脏脏的垃圾桶丢垃圾。于是,这个神奇的垃圾桶就诞生了,当我们把东西丢进去时,垃圾桶会发出像是把东西丢进很深很深的洞的声响,咻咻的声音激起了大家玩乐的心态,于是他们愿意为了这个有趣的音效,跑过来丢垃圾到垃圾桶,甚至捡地上别人乱丢的垃圾起来丢。

(二)减肥动机 在现代社会里,常常可以吃到高热量的食物,常常在家吹冷气忘记要出去运动,这种状况下很容易会变胖;再加上现在的审美观偏向喜欢瘦的,所以可以听到很多人都想减肥。当然有成功的例子,也有又复胖的失败例子,也会有朋友是很痛苦的减肥。其实,减肥跟心理学的动机是有关系的,减肥成不成功就看你是否有良好的动机。

I.减肥的动机:有些人减肥是为了变帅变漂亮,有些人则是为了健康,变帅变漂亮属于“外在动机”,健康是“内在动机”。心理学上的外在动机通常是短期内成效显著,但是长期却不易维持,那就是很容易复胖;但如果是为了健康这种内在动机,短期内效果不见得好,可是却比较容易长期维持下去,成功的几率较大。所以减肥成不成功跟动机是有关的。

II.心理影响大:那要如何减肥?有些人会疯狂的节食,并强迫自己每天运动一小时,这其实会造成自己的压力,执行几天后会发现你不是快乐的,没有人会每天做不开心的事情,所以会没有动力继续节食、运动,减肥当然不会成功。所以要把减重变成一件快乐的事情,你可以想健康之后就可以出去玩,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呀,所以现在要少吃油炸物,下午去跑跑步打打球,让自己整个身体可以迈向更好的状态;也可以给跟朋友一起为健康瘦身,互相督促,这样能将动机持续更久,减肥的成功几率就大大提升了。重点就是心情要愉快,做事才会有动力[9]。

III.心理学的小招式 1.节食的时候,固定做“同一件事情”,当你很饿想吃东西的时候,可以固定做一件事情,而且可以是一件让你有成就的事,例如背英文单字,除了能转移你的注意力之外,还可以将不吃东西的难过,化为实际快乐的“成就感”,让这个成就感超过不吃东西的难过[18]。

2.依然天天吃最爱的食物,但只吃一小块   不吃喜爱的食物会带来负面情绪,进而影响到减重的毅力,有一个方法就是每次吃都只吃少量,在不影响到减肥的前提下,让自己的情绪维持在开心的状态,可以有动力继续减重[18]。

3.用“等一下再吃”取代“不可以吃”,Roy Baumeister提过告诉自己“等一下再吃”的效果,对大脑的作用等同于“现在就吃”。等一下吃让你有期待的感觉,也会觉得快乐情绪等一下就会来了[17]。

4.嘴巴上说不要,会让你更想要:嘴巴上说不要,会让你更想要的现象在心理学上称做“侵入性思考”(intrusive thoughts),或是“白熊效应”(White Bear Suppression)。当你越是压抑自己、要自己不要想某件事情的时候,反而让你变得更想做这件事情。所以不要把“我不吃”挂在嘴边。

5.改变环境线索,减少诱惑:改变环境线索做的方法有三:第一,把大碗换小碗,大杯子会小杯子,就会让你吃或喝少一点的食物,也有吃光东西的享受。第二,专心吃饭,不要边吃边看电视,研究显示,在节食又在看电影时吃东西,会吃进三倍的分量,因为你专注在别的事物上,不知不觉就吃了过多的东西。最后就是把零食收在不会看到的地方,减少看到食物而产生食欲[17]。

6.相信自己已经减肥成功了:《Secret秘密》一书中有提到减肥时心理应如何应对的三个步骤:要求、相信、接收 ,要求自己要清淡饮食、要常常运动,同时也要相信自己会成功,爱迪生曾说:“成功的秘诀很简单,那就是无论遇到任何状况,都要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迎刃而解。”;“有钱人心理学”的内容也很类似:不是因为做了什么事,才会变“有钱”,而是你要先相信“你一定会有钱”,再来思考要做什么事。每个人能达成的高度,一部分取决于能力,另外一部分取决于自己有“多大程度”相信自己能够做得到。所以相信自己可以减肥成功,其实就已经成功一半了。

(三)购物动机:随着人类文化的演进,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购物不再全然是出发于生理需求,社经地位的追求也是一个常见的诱因,例如:名牌包对于务实的人来说难以接受,但对于打入高级社区妈妈团体或许会产生奇效。有时候购物甚至超脱于物质,而是人对购物行为本身的追求。购物与生活息息相关,与其只能后悔购买了没用的东西,不如好好了解自己为什么当下会掏出钱包。

I.心理性购买动机 1.感情动机:是由消费者的情绪和情感两方面所引起的购物动机。例:孝顺是华人推崇的品德,全国电子以感人的亲子故事为题材,带入感强烈,使消费者因联想到自己的家人与孝顺,而买下其产品。

2.理智动机:消费者对商品分析、比较基础上所产生的购买动机称为理智动机。例:瑞士刀的广告总是以介绍功能为主,依此产品的特性而言,朴实好用通常比花俏更吸引消费者。

3.惠顾动机:消费者根据情感与理智的经验,对于某商品或商店的特殊信任或偏好。例:龙角散常是老一辈人听到喉糖第一个想到的品牌,也较愿意购买,显示其品牌经营的相当优秀。

II.社会性购买动机 1.社会性动机:由社会交往、归属、自主等意念引起的购买动机。例:买GUCCI女用包通常不是为了实用,而是为了展现自己的社经地位,所以名牌包包的象征通常不会以实用为主,而是以时尚、高贵走向。

2.高级社会性动机:由成就、威望等意念引起的购买动机。例:加长型的礼车比起便利性,派头、气势才是他的产品主打特性。

III.购物动机的五大特性 1.迫切性:由消费者的高强度需求引起。例:食衣住行的迫切性非常强,因为是人生存的基本条件。

2.内隐性:消费者出于某些原因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购买动机。例:国外有人在家里盖游泳池,主动机是向别人夸耀财富,表明自己的生活档次,却对别人说是为了锻链身体。

3.可变性:消费需求被满足的优先级是可调整、变动的。例:原本计划好要去运动健身,但因为同学的邀约而决定去旅游。

4.模糊性:动机有可能出自于消费者的潜意识,有可能有时候连消费者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买。例:有人在家铺设地毯,有可能是为了显示优越感,也可能是为了居家舒适,消费者可能也说不上来确切原因。

5.矛盾性:当消费着心中有两种以上的消费需求,并互相冲突、不可兼得时,内心产生的矛盾。例:向销售员买了一台音响,回家拆封后发现品质不佳,想要退货,但想到退货的不愉快场景,不如自己忍气吞声算了,就当花钱缴学费。

IV.冲动购买:冲动性购买与一般购买行为不同。一般购买行为是有计划性的确认需求,在搜集相关情报,比较评估后才做决策;而冲动性购买易造成购前高估购买效益、低估或忽略购买成本的认知失调。

1.冲动购买的类型    (1)纯冲动型:消费者事先完全没有购买意愿,没有经过正常的消费决策过程,临时决定购买。出于心理反应或情感冲动而一时兴起的结果。(2)刺激冲动型:消费者在购物“现场”见到某些产品或广告宣传,提示、激起消费者尚未满足的消费需求,从而引起消费欲望,最后决定购买。

(3) 计划冲动型:消费者有某种购买需求,但没有确定购买的时间与地点。如得知某间商场要让利行销,而专门到那间商场购物,却没有具体的购买清单。所以买“便宜货”是有计划的,而买哪种“便宜货”是冲动的。

2.引导冲动购买的策略 (1)挖掘热卖点,人们在食衣住行上需要每天都花钱,人不只要吃饱、还要吃好、有营养、新鲜够味,生鲜是超市提高日常客流量的法宝。利用顾客天天光顾,激发顾客对非生鲜物品冲动购买机会。

(2)巧用“特价商品定价法”,大卖场利用将部分商品让利行销,从而提升卖场人气,以此带动冲动购买促进卖场的销售。

(3)生动化商品陈列,把高利润的商品尽量放在能见度高的地方。功能多样的产品放在容易让顾客触摸观察的位置。收银台附近放香烟、糖果、电池等。

(4)营造良好的现场气氛,利用现场气氛提高顾客购买的可能性。现场的人越多,想看想买的人就越多。顾客将现场壅挤的程度视为产品受欢迎的程度,围观的人越多,产品就越具吸引力。

(5)现场促销活动,长期性促销活动大概在一个月以上,主要着重在塑造本店优势,增加顾客对本店的向心力,以稳定长期客源。短期性促销活动大概在3天到7天左右,借由特定主题的促销活动,以达到预期的营业目标。

3.抑制冲动购买

(1)构筑未来美好愿景,在心中想好,如果这笔钱存下来,之后可以买更想要、且更高价的物品,与其只能小打小闹,不如存够钱再买大的。

(2)延长购买决策过程,在购买之前先仔细评估此次行为的必要性,并克制自己先等等,再多看一会儿,多比几家店,或甚至把个产品的资讯详细列成表格,此举可以破除行销广告造成的影响,做出最正确的购买决策。


五、情绪管理[编辑]

  从新闻媒体及杂志上,我们时常看到许多人不善于处理情绪问题,而铸下各式人伦与感情悲剧,甚至前日人心惶惶的随机杀人事件也是情绪异常宣泄的一例。传统教育及观念上,我们追逐明确的 IQ 成就,却疏忽 EQ (情绪智商)的重要。美国心理学家 Goleman 在 1995 研究成功人士发现:“人生的成就至多只有 20% 归因于 IQ,80% 则受其他因素影响,包含自我了解、沟通能力与处理情绪的能力。”因此该如何觉察自己的情绪,运用情绪来厘清事件、帮助思考,并在适当宣泄后调整情绪逐渐成为生活中益发重要的课题。

(一)情绪调适

  生活中,我们经历各种事件,而每个事件为我们带来不同的情绪,若未能适当的调适情绪,会进而影响后绪生活品质,可能会为自己带来更多负面的情绪,但生活中却难以避免负面的情绪,因此找到适合自己的处理、调适方法更显重要。

I.觉察并接受自己的情绪

  无论遇到什么事,最重要的是先察觉自己处在哪种情绪状态,并且接纳自己当下的负面情绪,才有方向更妥善的解决问题。因此,我们可以时常透过和自己的对话进行反思、观察自己的感受,并且理解情绪背后的缘由,如此能更有效的针对原因来调适心情。

II.正向思考、解决问题

  了解到产生情绪的原因之后,尝试换个角度思考,例如失去了一个工作机会,或许只是因为自己和公司文化并不适合,或者当遇上生活或工作上的困难,可将之视为成长的契机,可在尝试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学习,若能顺利解决问题,随之而来的成就感,将可以带来正面的情绪。

III.调适

  但并非所有情绪的来源都是能够被解决的问题,所以必须找到适当的调适方法,让自己回复心理与生理上的平衡,而适当的宣泄让我们有足够空间面对下一个挑战及压力。最好的方法是找人谈谈,或是写下来,把情绪描述出来的过程中,除了将负面情绪倾倒,同时也能更理性将事件与情绪的关连做出整理。其他良好的宣泄方式如: 运动、唱歌、艺术、旅游等,方式因人而异,可以多方尝试后找出最适合自己的方法。

(二)情绪表达   人有时像带着面具的小丑,将快乐呈现给他人,却过度压抑自己的悲伤情绪;或是有些人因过分理性,负面情绪不这么明显表露,这却不代表没事,而是我们用心理防卫机制处理,让负面情绪不被看到,并不表示已经被处理完毕,而适当的表达情绪有助于彼此沟通,解决问题。

I.适当表达

  情绪表达是好的,但是如何表达却很重要。试想对方如果在气焰上头来质问你,你的反应想必也会倾向负面及不耐。如果人在情绪发生后能够冷静思考,先厘清自己生气的原因,思考如何表达想法,如此才能真正促进沟通,而非只是单纯向人发泄;思考自己情绪的同时也要顾虑到他人的状况,适不适合在此时了解你的情绪,否则只会被视为无理取闹。

II.使用“我讯息”表达

  把原因归诸于他人,是人的惯性,如“都是你害的,我才会...”,“要不是你,我才不会...”,然而这样的表达反而会激起他人的防卫心,开始否认甚至反击,难以得到正面回应。心理学家高登 (Gordan,1975) 在研究沟通时发现,如果在表达时多用“我讯息”而少用“你讯息”表达,往往能制造较佳的效果。“我讯息”例如:“我们其实是担心你没有考好试的话,以后工作难以被肯定”、“我常常感到孤单,因看到朋友的男朋友都陪着她,我更加难过”等。

(三)如何控制易怒的情绪

  处于现代的社会,不管是谁都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结果就是,我们已经走入一个很容易陷入各类恶性循环的时代,特别是已经发生、变得高涨的“情绪”,是相当难以控制的,但是如果在情绪产生的过程中,有“行动”要素介入,就比较能够有效地控制情绪,因为有“行动”的介入,只要透过控制“行动”,就可以间接地妥善控制“情绪”。

I.愤怒控制(anger control)技巧

  重点在于控制愤怒的行动,而非控制愤怒的情绪。 例如: 当经理对你降低考评时,与其到他面前破口大骂,不如想着如何让自己变好,并且加倍努力,让经理无话可说。前者让自己和经理都产生愤怒情绪,甚至可能会加重愤怒的情绪,且对事情毫无帮助,而选择后者的人,虽然心中的愤怒还是存在,但是他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往社会期待的方向发展,愤怒情绪可以得到抑制。本来两者最初的生气和冲动,都是很难控制的,后来因为反应行动的方式不同,一方让发怒的情绪继续升高,另一方则让愤怒的情绪减低。

II.不胡思乱想,情绪会自然受到抑制

  此法亦适用于其他负面的情绪。人类所谓的情绪冲动,并不会长久持续的存在,愤怒的过程是突然有怒气升上来,这股怒意不断往上攀升,到无法忍受时开始爆发,进入发怒行为状态,怒气达到最高点之后,也就开始消散了,但是如果人们想得太多,达到高峰的怒气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情绪这种东西,如果没有多余的刺激,达到顶端之后,就会自然下降并获得控制,但是如果人们刻意设法“处理”这股情绪,有时反而会让不愉快的情绪持续出现。就像头痛或牙痛的时候一样,愈是注意疼痛的地方,头痛或牙疼的感觉就愈强烈。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把注意力集中在别的事物上,尽量忘掉疼痛。

  因此抑制负面情绪的重点就是“不要刻意处理情绪”,且可以透过其他事情转移注意力。

[资料来源: 和田秀树《疗愈好情绪》、康健杂志-如果还这样压抑暴走情绪,那就错! http://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nid=66848&page=5 ]


六、神经经济学中的情绪研究[编辑]

神经经济学领域中,透过把经济决策与大脑功能联系起来,突出神经系统中调控决策以及情绪等行为。在神经经济学模型中,强调价值评估是驱动决策行为的关键因素;情绪则是诱发行动时对事件的评估,以下将介绍关于情绪的定义、操纵、测量,并且强调这些不同的实验因素是如何促进神经经济学中决策的研究。

(一)定义

定义情绪的常用方法是区分情绪和情感的成分,虽然“情绪”通常被用来描述所有的情感体验,但是在情绪成分加工理论中,情绪被认为是对具有一系列同步特征的外在和内在事件的离散反应,包括主观体验、表情、躯体反应、行动倾向和对事件的评估和评价。

I.主观体验

情绪的主观体验被称为感受,在情感科学家看来,感受只是情绪的一个成分,由于感受可以达到意识状态,所以它是情绪最突出的特征。但是,情绪的主观体验对于情绪是否产生并非是关键因素和必要因素。

II.表情

表情是指在社会情境中,向他人表露自己情绪的面部、声音或身体。个体在体验情绪时的特有面部运动反应,在进化上有两种功能:首先,表情做为社会交往的一种方式,它能够让同一物种从别的个体的表情反应上获得有用的讯息,比如遇到危险时的恐惧,同时也能够确定别的个体的意图,比如满足的微笑。其次,面部表情通过改变面部轮廓可以变化知觉体验以适应环境,比如在恐惧时为了获取更多视觉讯息,面部反应会睁大眼睛。

III.躯体反应

情绪的独有特点之一,在于感觉到一个能够唤醒情绪的事件后,会产生特定模式的行为、激素和自主反应,其中包括神经元释放出的神经肽,这种改变以生理唤醒和影响大脑做为特征。表情主要用于情绪的社会交流,而躯体反应与之相对,被认为有利于个体反应的准备。举例来说,当面临威胁时,自主神经系统的交感神经系统通过改变生理状态,像是心跳、血压、呼吸和流汗,从而使个体能为快速反应做准备。除了激素、自主和神经肽的反应外,还有行为反应,例如对疼痛刺激的反射退缩,这也是情绪的躯体反应。

IV.行动倾向

与躯体反应相比,行为上动作的发生属于自主的、反射性的反应,情绪会产生行动倾向,但是这种倾向只是一种操作性反应,并不具备可预见的动作模式。这些运动倾向促使个体产生固定的行为,但是实际上的行动是受当前目标和情境影响。举例来说,操作性反应可以是面对威胁刺激的逃避,也可以是奖赏刺激的趋近,但是实际的行为反应或行动,是无法由情绪决定的,情绪反应只能产生某种倾向或是潜在的行动。

V.评估与评价

情绪的主要功能是突出事件的重要性以使这些事件被优先处理,而情绪的产生需要评估个体与情绪唤醒事件的相关程度。

“评估”事件的相关性或重要性是快速的,不需要意识知觉或认知解读,像是在恐惧的条件反射式中,皮层下通路能够探测是否有跟令人厌恶的电击配对的声音刺激,在Romanski和LeDoux的实验中,发现老鼠对能与电击配对的声音刺激表现出恐惧反应,甚至是听觉皮层受损的老鼠仍然能做出相同反应,其对于条件反射后的恐惧反应依赖于皮层下通路,由视丘听区直接投射到负责条件性恐惧表达的杏仁核。这种无须感觉皮层加工的情绪反应的证据,表明了对情绪重要性的评估可以很迅速,而且不需要意识的参与。

虽然对于一个事件的情绪评估可以很快速而且不需意识参与,但是多数情况下,我们能够意识到一件事情的情绪重要性,对于某件事情的意识和认知能够产生或改变情绪反应,而这个过程称为“评价”,其重要性通常体现在它对情绪的主观体验和作用上。评价可以很快速的产生,也可以透过周围环境获得关于该事件重要性的线索,在Schacter和Singer的研究中,通过给予受试者肾上腺素,改变他们与情绪相关的生理变化,但是只有一部分人被告知这种身体变化可能与药物相关,然后让所有受试者参与可能会引起快乐或愤怒的社会情境中,而其中不知道身体变化原因的受试者,更能够回报主观体验到的快乐和愤怒,同时也表现出与这些情绪一致的行为。在这个例子中,对情境的评价导致了主观体验和情绪表达的变化。

(二)操纵

由于道德标准的约束,科学家无法在实验室里对受试者诱发强烈的情绪反应,因此,研究内容以动物模型和生活中的实例为主,以下介绍三种常用的方式。

I.情绪唤醒刺激

为了能够达到高唤醒度的刺激,情绪研究者想要知道,哪种刺激能够最有效的诱发目标反应?较常见到的是情绪场景、词语、面部表情和强化物。在实验室中用来唤醒情绪刺激的初级强化物,是指会引起本能食欲或厌恶的刺激。例如,把对电击的恐惧用来诱发焦虑反应,或是给予饥渴受试者果汁和食物,这些初级强化物的优点是可以用于非人类的动物,并且研究跨物种的情绪反应和神经系统。另一种针对人类的常见初级强化物是利用社会评价情境来产生社会压力,在Trier社会压力测验中,受试者被要求当众做计算题或做简短的公众表演,由他人评价表演内容。这种简单的社会评价情景,被证明可以诱发激素反应和生理情绪反应。最后一种强化物与神经经济学的研究密切相关--给予或剥夺金钱,尽管它在定义上是一种二级强化物,但是在研究中也被证明,其可以诱发反映情绪的生理反应。

II.心境诱导

这种技术关注于心境的改变,目的是使受试者来到实验室后改变其原来的状态,并能够维持这种状态直到整个实验任务结束。典型的改变方法是透过播放情绪化的电影片段,或是播放激昂的音乐,如果受试者的主观心境评估是朝着预期的方向转换,就说明心境诱导程序的实施是成功的。

III.药物操纵

这种技术是采用一种能够影响情绪行为或社会行为的药物,虽然在情绪研究中非常有效但较不常用。在人类研究中最常使用的药物是Propranolol(萘异丙仲胺),通过与β型肾上腺素的效应性受体结合而对肾上腺素起颉抗作用,使研究者能够近一步确认生理和神经肽对注意和记忆唤醒的作用。Oxytocin(催产素)也是神经经济学研究中会使用的一种药物,其作为一种激素,除了被认为能够在社会连接中起作用,也可以使用催产素增加在信任博弈中的社会风险。对研究者来说,药物操纵的优点是可以透过动物模型清楚的了解到这些药物对于中央神经系统的影响,因此,这种方法可以提供特殊的角度去理解情绪和决策背后的神经机制。

(三)测量

由于情绪的复杂性和多次测量之间会互相干扰,在实验室里测量情绪和情感的限制就是不能同时测量多个类型的情绪反应,因此,研究者根据需要解决的问题和实验采用的情绪操纵方法,再决定哪种测量是最恰当的。

I.主观报告

直接询问受试者是相当常用的方法,主观报告的测量通常要求受试者评价他们的情绪和情感状态,是他们对情绪唤醒刺激的反应,每项研究所测量的情绪体验成分都不相同,但是通常都能够反映用于分类情绪体验的维度成分。使用情绪主观报告还有一个潜在困难,就是要求受试者考虑他们的情感状态,有可能会改变他们对情感体验的评价。

II.生理测量

由于情绪体验伴随着许多生理反应,生理测量不只为观察情绪提供了有效的办法,还能够表征特定的自主和神经肽的反应。以下介绍两种测量方式。

1.SCR(skin conductance response)肤电值

SCR是一个被认为是测量神经系统反应最具可靠度的指标,当一个人被唤醒时,汗腺就会有所反应,进而改变皮肤的导电率。测量方式通常是把电及放置于受试者的手指上,让一微小电流穿过皮肤,电极能够捕捉到皮肤导电率在自主唤醒时产生的微小变化。

优点:非侵入,受试者除了保持手指不动外不需做任何事。

缺点:在事件反应发生后的几秒,肤电值才会产生变化,所以刺激的呈现时间会延迟。此外,温度和噪音也容易干扰肤电值测量。而且肤电值只是唤醒程度,无法区分正性与负性的效价, 也无法对情绪体验进行更细致的分类。

2.EMG(electromyography)肌电图

肌电图主要用来评价在情绪唤醒事件中面部肌肉的反应,借由反映莫罗氏反射的大小来测量情绪。莫罗氏反射是个体受到惊吓时的反射反应,当个体处于负性情感状态时反射会更强烈。在实验室里,以宽带白噪声引起受试者的眨眼反应,通过眼睛周围皮肤处放置的电极测量眨眼强度。当受试者分别正在看正性、中性、负性的情景时,突然的宽带白噪音会引起受试者眨眼,由肌电图纪录的眨眼强度发现,跟中性情景相比,正在看负性情景时引起的莫罗氏反射稍强,而看正性情景时的反射则略为的减弱。

优点:一种可以快速评估的离散反应,同时能够显示效价。

缺点:宽带白噪音可能引起受试者反感,并且由于反射引起头动,所以fMRI很难扫描测量。此外,由于贴在脸上的电极处于磁场环境,肌电图信号容易受到干扰。

(四)神经经济学实验

I.在Strack,Martin和Stepper的研究中,做了一个有趣的实验,他们要求三组受试者分别用牙齿咬着钢笔、用嘴唇含住钢笔和用手拿着钢笔,并且使这些受试者在持有钢笔的情况下观看卡通,然后测量他们觉得卡通的有趣程度。实验发现,用牙齿咬着钢笔的人觉得卡通最有趣,其次是用嘴唇咬着钢笔的,最后则是用手拿着钢笔的组别,这是因为当用牙齿咬着钢笔时,受试者必须做出微笑的表情,微笑会使鼻腔的空气冷却,进而改善情绪,使他们觉得自己处于的社会情境中较为正性。

II.另外一个实验中,研究人员会给受试者看两张不同面部表情的人脸,第一张脸可能是快乐、愤怒,或是中性的面部表情,但是出现的时间非常短暂,只有16毫秒,受试者甚至根本无法察觉到第一张图片,接下来第二张脸会出现带有中性面部表情的脸,盖住第一张图片,然后在受试者面前放一杯饮料,他们可以自由决定要喝多少,结果,在第一张图片出现快乐的脸的组别会喝最多饮料,其次是中性表情,最后则是愤怒的脸,显示即使是没有被意识到的情绪刺激仍然有可能影响我们的决策反应。

III.这是一个关于时间折价的实验,延迟得到报酬会影响我们对价值的主观认定,而在实验中,以男性作为受试者,研究者提供两个选项给受试者,他们可以选择立刻拿到一笔钱,或是过一阵子才能拿到,但是可以得到1.5倍的报酬,测量他们的时间折价参数,然后给这些受试者观看一些性感美女的照片,并再作一次测量,结果发现观看美女照片后的男性变得较没有耐心。

IV.在Hirshleifer和Shumway的研究中发现,股票的日报酬率和天气呈现高相关性,当天气晴朗时,通常当天的股票报酬率也会比较高,但是若是下雨或下雪等比较负性的天气状态,则与股市报酬率较无关联,最有可能的解释是因为天气会影响投资人的心情,进而影响人们的财务决策,因此股市的报酬率也会跟着波动。

(五)推断

神经经济学研究利用大脑激活模式推断情绪,目前研究的趋势是采用倒推法:从血氧水平依赖反应模式确定情绪,这种技术经常被用来事后解释意料之外的结果。

在脑成像研究中,倒推法是指从脑的激活模式推断出参与的特定认知功能,在Poldrack于2006的研究中,利用倒推法从已知的语言加工脑区的激活推导出语言功能,分析了这种方法的价值,结果发现倒推法为正在进行的特定认知加工所提供的证据很薄弱,不过,他找出了可以提高倒推法在脑成像研究中的信度的三个因素。

第一个因素是特定脑区的反应选择性。要考察的功能与反应的选择性越高,倒推法更有可能提供有用的讯息。举杏仁核为例子,它是内侧颞叶里杏仁状的一个结构,最著名的作用是恐惧学习,此外,杏仁核也参与一系列其他情绪和非情绪的加工,特别是在以下的过程中有重要的作用:调节唤醒状态时的记忆、知觉恐惧面孔、知觉气味浓度、增强对威胁刺激的注意力以及理解无生命物体的社会意图。杏仁核还与知觉生物运动以及决策的框架效应有关。尽管以上提及许多可能含有情绪或社会功能的特征,但是很难有一个理论可以精确的包含这一系列能够引起杏仁核激活的任务,因此我们称它反应的选择性很低。

Poldrack提到的第二个能够提高脑成像中倒推法的价值因素是,依赖于研究中提到的功能是否会被一系列以网络连接的方式激活脑区。情绪的加工可能是由一个相互联系的大脑区域组成的单独网络负责,这种观点首先由MacLean在1952年提出的边缘系统中的背后原则。边缘系统一开始是指专门加工情绪的一些脑区形成的网络,这些脑区包括海马回和杏仁核。随着对神经科学和情绪理解的深入研究,边缘系统的概念一直在被更新,然而,对于哪些脑区属于边缘系统,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标准。因此,有许多情感科学家质疑边缘系统的概念是否阻碍了科学发展,即无论设计的任务是否与情绪相关,无论是否有相应的行为测量,只要观察到边缘系统激活时,研究者经常推论认为这表明边缘系统调节了情绪。考量到情绪包含的复杂性,没有出现一个调节一系列功能的单一系统也是意料中事,为了促进神经经济学研究中情绪作用的理解,摒弃单个情绪系统的观点似乎是必要的。

第三个能提高价值的因素是感兴趣区域的大小,区域越小,推论的可信度越高,因为小区域的激活很可能反映了更具体的功能,当研究者通过倒推法推测情绪时可能会提到多个脑区,小到杏仁核,大至岛叶皮层,尽管杏仁核比较小,但是它的功能却相当多样,其他更小的脑区(伏隔核)可能与推测的功能更一致,因此从脑区激活推断心理结构时,脑区较小提供了另外的保证。

七、酸葡萄与甜柠檬心理[编辑]

完全不触碰悲伤、愤怒、惭愧、悲惨、憎恨等等负面情绪,其实是一种防卫行为。会逃避的人,内心没有强大到足以去品尝这些滋味。 由于无法忍受如此痛苦的情绪,人们只好选择逃避或者合理化,甚至用别的东西来取代,加以解释、自我说服。

类似的例子就是“酸葡萄”跟“甜柠檬”。“酸葡萄”是取自《伊索寓言》(Aesop’s Fables) 中的故事,狐狸想要摘取葡萄却摘不到,就宣称那串葡萄是酸的。而这里所指的“酸葡萄”,则是即使吃起来是甜的,那个人依旧认为是酸的。就算吃着甜食,也只感觉到酸味。 现实生活中明明充满愉悦开心的事物,不过这类人若缺乏依存的对象给他保证,就会以为生活并不快乐。而且,连感受快乐的情绪,都令他战战兢兢。

相反的例子则是“甜柠檬”。口中吃着酸不溜丢的柠檬,本人却认为是甜的。他们的现实生活充斥着辛酸与悲伤,但如果意识到这些情绪,就等于背叛了自己所依存的对象。所以,这些人明明内心惧怕又难过,却要强颜欢笑、硬著头皮说好开心。他们压抑内心的酸楚,不断对自己洗脑:这样就是快乐,就是幸福。

更详细的定义什么是酸葡萄与甜柠檬效应


  • 酸葡萄心理:伊索寓言中《狐狸与葡萄》讲述了这样一则故事:在一个炎热的夏日,一只狐狸走过一个果园,停在了一大串熟透而多汁的葡萄前。狐狸想吃葡萄,却始终够不着。最后,狐狸决定放弃。于是,它昂起头边走边说:“我敢肯定它是酸的。”这则寓言故事讽刺的是:某些人对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一味地诋毁,以图自我安慰。

在日常工作中,抱有“酸葡萄”心理的人大致有以下两种:一是职场中的“老油条”,信奉“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那一套,自己在单位里混日子,却巴不得别人都跟自己一样才好,见不得别人在工作上出成绩、把自己比下去﹔二是“眼高手低”的投机钻营者,虽然在工作上一直是想得多、做得少,但“表态多”“调门高”,对别人的工作成绩总是无端地歪曲、诋毁,且想方设法地表现自己。见不得别人比自己优秀的人,往往心胸比较狭窄,工作不求上进。面对先进,他们不是主动找差距、补不足,而是给自己的不作为找借口,习惯通过贬低别人来寻求自我安慰。久而久之,他们越来越慵懒,甚至在工作上大踏步地后退,最后难免受惩戒、被淘汰。

从表面上看,给自己找安慰属于心理防卫功能的一种表现,能够帮助人们适应挫折和失败。但是,如果人们沉溺于其中,就会产生“酸葡萄”心理,出现明显的副作用,如同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那般,总是找各种理由为自己开脱,着实可悲。“酸葡萄”心理蔓延开来,对我们的事业是有害的。试想,如果担当实干的人总是遭遇冷嘲热讽,甚至遭人泼冷水、使绊子,哪还有人愿意干实事?这既不利于干部队伍建设,也不利于营造良好的干事创业氛围。当前,我们要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离开了实干,就是夸夸其谈。只有在全社会牢固树立实干担当的导向,改革发展稳定各项任务才能落下去,惠及百姓的各项工作才能实起来。因此,对于妨害担当实干的“酸葡萄”心理,非得治一治不可。

要消除一些人身上的“酸葡萄”心理,关键是在选人用人上下功夫。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坚持正确选人用人导向,匡正选人用人风气”“完善干部考核评价机制,建立激励机制和容错纠错机制,旗帜鲜明为那些敢于担当、踏实做事、不谋私利的干部撑腰鼓劲”,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通过完善选人用人机制来树立担当实干的导向,进而实现“能者上、庸者下、劣者汰”。戒除“酸葡萄”心理,要求我们进一步完善制度、创新机制,为改革者鼓劲、为实干者撑腰、为担当者担当、为负责者负责,建立一套政治上激励、工作上支持、待遇上保障、心理上关怀的正向激励机制,让担当实干者卸下包袱、不受杂音干扰。同时,要强化问责机制,倒逼工作责任落实,让得过且过、不愿担当实干的人受惩戒,使溜须拍马、投机钻营者没市场,进而引导广大干部摆正心态,自觉向担当实干者看齐。如此,“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声音自然会消失。


  • 甜柠檬心理:在挫折心理学中,人们把个体在追求预期目标而失败时,为了冲淡自己内心的不安,就百般提高现己实现的目标价值,从而达到了心理平衡、心安理得的现象,称之为甜柠檬效应。

这一术语也来源于伊索寓言的故事:有只狐狸原想找些可口的食物,但遍觅不着,只找到一只酸柠檬,这实在是一件不得已而为之的事,但它却说: “这柠檬是甜的,正是我想吃的。”这种只能得到柠檬就说柠檬是甜的自我安慰现象,有人也称甜柠檬心理或甜柠檬作用,其实质是一样的,都是为了变恶性刺激为良性刺激,以达自我心理平衡,免去自我苦恼与痛苦。这与上述的酸葡萄效应一样,都是以某种“合理化”的理由来解释自己所追求目标失败时的情景,以达内心之安、心理自救的目的。其差异只在于酸葡萄效应是把所追求的目标价值变低,而甜柠檬效应是把现已实现的目标价值提高。可见,这两种效应都是使用自尉法的结果,有时,这种效应真的起到了宽慰自己、接纳自己、承认现实、自得其乐的作用,比垂头丧气,痛不欲生,埋怨他人、与人对抗等不知要好上多少倍。

甜柠檬效应的因素:

它是怎样产生的呢?有哪些因素在起作用呢?主要因素有如下几点:

(1) 甜柠檬效应的淡化作用。人们在追求某一目标时,有时忽略了自己的可行性条件,只是被诱人的目标所诱惑,或是只凭自己的一腔热血拼命追求,或是被钻牛角尖的心理所驱使,因此,碰得头破血流还在苦苦追索。这种韧劲对于意志坚强、胸怀大志者是需要的。但时常也会使一些人心灰意冷,因为成功者毕竟不会是百分之百。因此,有些人正视自己的能力,把自己原先追求的目标加以调整,调整到使自己通过努力而能达到的目标,这样就会淡化原先预期的目标,从而使自己不会为达不到预期目标而痛心苦恼。

(2) 甜柠檬效应的提高作用。一般来说,人们在追求某一预期目标时,对原已实现的目标,也就是现状总是不满足的,换言之,人们对所追求的目标给予高度的预期,赋予极高的价值。但在一时实现不了时,人们为了自尊心的满足,不得不回到自我的现实中来,从而珍惜已拥有的,并把已实现的目标加以美化,认为这已是最好的,其他的目标是一种理想化的东西,是不现实的,即使实现不了也无所谓。这种有意夸大已实现目标价值,提高自己已有现状从而产生甜柠檬效应的现象,就是甜柠檬效应的提高作用的结果。

(3) 甜柠檬效应的去痛作用。一个人在达不到追求目标时,应该说,内心是极其痛苦的。多数人都会想办法去除这种痛苦的现状,否则就可能患上心理疾病。而甜柠檬效应就有这种去痛作用。因为他已放弃了原已追求的目标,已把自己的注意力、自己的感情调整到了现在自己重视的已实现的目标上。这虽然对实现预期目标失去了动力,但对维护心理健康来说是有作用的。这种去痛作用可以使失败者安全地软着陆,以免去不少后遗症。


培养正确的心态:


酸葡萄效应现象很是普遍,当自己向往的无法办到而别人却可以,就容易产生酸葡萄心理。因此要知道,每一个人都有他的优点和不足,不必拿别人的优点来比对自己的不足,有时拿自己的优势不对他人的不足也是可以的,这并不是对他人的轻视而是对自己的肯定,给自己一个无须轻羡别人的理由。“天生我才必有用”,是金子的总会发光的,不要一味的去比对别人,一直和别人比较是没有意义的,要记住你是你,别人是别人,你永远都不会变成他人。

寓言中的狐狸遇到"挫折"或"心理压力"时,采取了一种"歪曲事实"的消极方法以取得自己的"心理平衡"。凭心而论,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像鲁迅笔下的"阿Q",被人打时口中或心中念一句"反正是儿子打老子",于是也就悠悠然忘却了皮肉之苦痛。人们不也常采用"阿Q"精神来缓解自己的压力而获取" 心理平衡 "吗?无可否认,它们确实也有着实际的意义和作用,尤其是当人们认为自己对所面临的压力已经是无能为力的时候,也不妨采用这种应付方式,以免走向极端。 任何一种事物都会有正反两种意义,只要起到暂缓心理压力作用,使心理得以平衡,就有其实际意义,即"合理化"的酸葡萄效应。 当然,我们不能总是停留在此,事后应采取积极措施,解决问题。

书籍影音[编辑]

这篇是超普通心理学中动机与情绪章里面书籍与影音的部分。因此,本篇重点将会放在推荐和动机与情绪相关的书籍影音,并用文字说明所收录的书籍影音和理论之间的连结。推荐内容除了会提到收录的书籍或是影片中,能和理论相互呼应的部分,也同时分析里面的人物以及部分剧情中的动机、情绪。

理论实验的部分包含情绪唤醒实验、危桥实验等实验影片,也有更多延伸的影片可以参考,以及很多人都看过的电视系列剧——《纸牌屋》、《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这些耳熟能详的电视系列剧中,其实也有能和动机与情绪理论结合的情节。另外,本篇也选出两部脍炙人口的电影——脑筋急转弯,以及引起许多学生共鸣的三个傻瓜作为理论的延伸参考。书籍的部分,除了推荐与理论相关的科普书之外,特别独立出一般书籍,希望一般社会大众能透过常接触的小说来理解心理学的理论。以下分成科普书籍、一般书籍、软件、影片、影剧分类做介绍。

一、影片[编辑]

1.情绪唤醒实验(by Dr. Harriet de wit)

简介:当人们出现颤抖、呼吸急促等与情绪相关的生理反应时,是否会对自己的情绪有相同的解释?实验设计中,同样拿到安非他命的两组实验者,被告知的内容物并不相同,一组被告知是兴奋剂,另一组则谎称为无作用的安慰剂。被告知是兴奋剂的实验者在出现焦虑、亢奋的身体情况后认为是药物造成的影响,因此表现上较有活力、乐观;而被告知是安慰剂的实验者因为不清楚身体反应的原因,厌恶这种突来的生理反应,感到沮丧、焦躁。这说明情绪不只是身体内的生化反应,可能还会受到大脑的主观认知解读而有所不同。影片中的实验结果可参照〈核心观念:情绪取向〉中的“情绪综合理论”,了解更多大脑与身体对情绪的影响。

2.情绪病专访(受访者:临床心理学家 林玥彤)

简介:情绪病的简略介绍,包含情绪病的种类、可能症状及治疗建议。

3.谈叫人意想不到的激励科学(speech given by Dan Pink)

简介:人们在解决需要创意力及思考性的问题时,大部分是“内在动机”在鼓励人们,故讲者建议从内在产生完成工作的冲动,才是维持长时间高效率的做法。

二、影剧[编辑]

1.脑筋急转弯 Inside out

简介:电影将人的情绪拟人化成五个角色,可以在片中观察这些基本情绪在生活中的影响。此外也可以看见接受自己的情绪并适时的抒发负面情绪的重要性。

可同时参考影片:

I.《头脑特工队》导演告诉你人为什么会伤心? Pete Docter:Inside Out

II.脑筋急转弯之活生生的情绪理论

III.没有“负面能量”是好事吗?需要重新认识的“情绪反应”

Acknowledge and Embrace Your Negative Emotions | 陈永仪 May Chen | TEDxTaipei

2.三个傻瓜 3 Idiots

简介:可以从片中看见个角色动机与情绪上的变化,值得用本章理论一一分析。

3.纸牌屋 House of Cards

简介:本影片讲述了本章〈生活应用〉里权力动机(Power Motivation)的实际例子。

4.冰与火之歌:权力游戏 Game of Thrones

简介:本影片提供了本章〈生活应用〉里权力动机(Power Motivation)的另外一个例子。

5.谎言终结者 Lie To Me 简介: 这是以微表情心理学为题材的美国电视剧。主角与其工作伙伴透过“脸部动作编码系统”(Facial Action Coding System)来分析被观察者的肢体语言与微表情,以判别其所述资讯、展现的情绪的真实性。第一季在2009年1月由美国福斯影视公司首播。

6.伴我情深 Mr. Jones

简介:可以从本片主角情绪上的变化了解躁郁症患者的心路历程。

三、科普书籍[编辑]

1.心理学家的面相术:解读情绪的密码

作者:保罗.艾克曼(Paul Ekman)

简介:本书以生活化的例子与科学的方式,简单描述情绪的本质,从情绪的发生、原因,到表情的表达,让读者能察觉自己与他人的情绪。

2.情绪勒索

作者:周慕姿

简介:本书能能让读者对“情绪勒索”有一定的了解,知道情绪勒索者可能会在有意无意中,不论是要求、威胁、哭闹等,让被勒索者产生各种负面情绪。

四、一般书籍[编辑]

1.小王子

作者:圣.修伯里著;杨玉娘译

简介:本书中每个角色、每一句话都有起源于不同的动机,是一本很值得反复思考的作品。

2.绝歌:日本神户连续儿童杀伤事件

作者:前少年A 译者:苏默

简介:本书以犯罪者角度检视其犯罪时的心理层面。

3.教出杀人犯

作者:冈本茂树

简介:作者亲自访问受刑人,在过程中点出没有人从小就立志“当个杀人犯”,没有人天生就是个恶魔。事实上,所有罪犯都曾是人人眼中的“好孩子”。

五、软件[编辑]

Affectiva

  Affectiva是埃及科学家Ranael Kaliouby在2009年在美国麻州成立的新创企业,最初源自于MIT针对自闭症患者,开发帮助辨别及理解他人情绪的系统研究。Affectiva 使用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技术分析面部表情或网络上视觉内容中非语言的线索,而非传统技术所使用视频中的语言或对话。从最初四千名演员的各种表情中,得到分析的系统,在之后更多达十亿的面部表情数据库加入后,Affectiva可以更加精准的推测面部表情代表的情绪。现今Affectiva网站数据库中,以统计达来自75个不同国家,超过400亿个情绪资料点,Affectiva在未来或许大大改变社交软件以及公司的行销方式,也会让我们的生活大有改变。

关键词汇[编辑]

以下按照英文辞汇排序。

  1. 爱情色轮论(A Colors Circle of Loving):将爱情分为六类,认为大部分人的爱情均同时含有六者爱情类型的特质,只是比例的不同。被视为最能涵盖爱情各方面的理论。
  2. 学习动机(academic motivation):促使个人产生想要学习的内在动力。
  3. 成就目标理论(Achievement goal theory):在教育心理学中,探讨学生学习内在动力的一种理论。
  4. 成就动机(Achievement Motivation):个人因有想要完成的目标而产生的内在动力。
  5. 亲和动机(Affiliation Motive):个体与人建立友好关系并和他人亲近亲密的需求。
  6. 杏仁核(Amygdala):大脑的一部分,是边缘系统的皮质下中枢,有调节内脏活动和产生情绪的功能。
  7. 唤醒水平(Arousal Level):有机体的生理和心理状态,是由感性兴奋性水平、激素水平以及肌肉的准备性所决定的一种状态。
  8. 自主感导向(autonomy orientation):个体愿意去维持关系或做某些行为,乃因为个体愿意去做或为了得到好的正向结果才行动。
  9. 生理性动机(biological motivation):激发行为的因素来自于生理,通常与本能有关。
  10. 被控感导向(controlled orientation):其指个体对该段爱情关系评估为被威胁或被操控,当自我受到威胁才会驱动个体去做某些事情,属于被动去维持关系的行为。
  11. 忧郁(depression):一种情绪与心理状态,指一个人呈现哀伤、心情低落的状况。
  12. 趋力降减论(drive reduction theory):动机的产生是因为个体缺乏某些基本的生理需求,使生理偏离恒定状态,因而产生驱力以满足这些需求。
  13. 电子口碑(Electronic word-of-mouth, eWOM):使顾客可以透过浏览网页的动作,来收集其他消费者所提供的产品资讯与主题讨论,并赋予顾客能力来针对特定主题进行自身经验、意见与相关知识的分享。
  14. 情绪(emotion):由某种刺激所引发的心理失衡状态,具有复杂的情感性反应。
  15. 情绪性饮食(emotion driven eating, DED):指为了缓解消极情绪而造成的暴饮暴食。
  16. 摄食(feeding):人类有一套生理机制来负责进食与停止进食,以维系生命。
  17. 顺流状态(flow state):运动员不受其他事物或是情绪的干扰,而能全神贯注且感到自己操控自如的状态。
  18. 游戏化(Gamification):把现实中的社会活动包装成游戏,可以运用电脑,也可以是个装置。
  19. 目标冲突(Goal conflict):个人或群体同时要达到的两个目标相反,由于两个目标背道而驰,无法同时完成所引起的冲突。
  20. 荷尔蒙(Hormone):可以影响其他细胞活动的化学物质。
  21. 意象训练(imagery training):在没有实际肌肉活动的情况下,在脑海中想像运动时的一切形象。
  22. 倒 U 理论(Inverted-U Principle):为描述唤醒水平一开始提高时运动表现也会提高,但是到一定程度之后,运动表现反而开始下降的理论。
  23. 人类需求阶层理论(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人类五种不同层次的需求。
  24. 动机(motivation):使个体活动,并促使该活动朝向某一个目标进行的心里历程。
  25. 神经系统(nervous system):由神经元网络所构成,在身体的不同部位间传递讯号。
  26. 尖端表现(peak performance):一运动员发挥超越平均水平的表现。
  27. 权力动机(Power Motivation):个体欲支配、命令并影响他人的内在驱力。
  28. 自我决定理论(self-determination theory):个体动机会影响其对外在环境压力或威胁事件的诠释与认知评估,进而影响个体的行为表现。
  29. 社会性动机(social motivation):由他人的刺激引起、由学习而来的动机。
  30. 社会目标(Social objectives):将社会视为一整体而产生的目标。
  31. 暴力副文化(Subculture of Violence):社会中某些附属团体所持有之一套与主文化有所差异之暴力文化价值体系。
  32. 乐趣理论(The Fun Theory):认为趣味更能够真正的改变大众的行为。

参考资料[编辑]

一、论文[编辑]

  1. [4] 吕贞仪(2010)。大学生爱情态度与爱情冲突的生气情绪表达之相关研究。(硕士论文,淡江大学,2010)。淡江机构典藏,987654321/51461。
  2. [6] 李建德(2015)。大学生网络交友动机与爱情风格关系之研究。(硕士论文,东华大学,2015)。台湾博硕士论文加值系统,103NDHU5071006。
  3. [8] 周文心(2011)。大学生性别角色特质与爱情风格之相关研究。(硕士论文,辅仁大学,2011)。台湾博士论文加值系统,099FJU00164052。
  4. [21] 张家安、陈可珊(2009)。浅谈犯罪心理-讨论杀人犯背后的动机(未出版论文)。
  5. [25] 陈舜文(2005)。华人的社会目标与成就动机:以台湾大学生为例。(博士论文,台湾大学,2005),台湾机构典藏 NTUR,246246/55837。
  6. [28] 杨士隆(1999)。台湾地区杀人犯罪之研究: 多面向成因之实证调查(行政院国科会专题研究)。
  7. [31] 郑羽芯(2006)。大学生人际依附风格、情绪表达方式与爱情关系满意度之相关研究。(硕士论文,台中教育大学,2006)。国立台中教育大学机构典藏,987654321/8078。

二、期刊[编辑]

  1. [3] 吴雨桑、林建平(2009)。大学生英语学习环境、学习动机与学习策略的关系之研究。台北市立教育大学学报,40(2),181-222。
  2. [5] 李宜玫、孙颂贤(2011)。约会伴侣的爱情动机导向与爱情依恋系统之关联性研究。家庭教育与咨商学刊,10,95-110。
  3. [7] 卓纹君(2004)。台湾人爱情风格之分析研究。中华辅导学报,16,71-117。
  4. [36] Adolphs, R. (2013). The biology of fear. Current Biology, 23(2), R79-R93.
  5. [38] Bekhuis, E., Boschloo, L., Rosmalen, J. G., & Schoevers, R. A. (2015). Differential associations of specific depressive and anxiety disorders with somatic symptoms. 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 78(2), 116-122.
  6. [39] Belanger-Gravel, Godin, Vezina-Im, Amireault, & Poirier, 2011; Spahn et al., 2010
  7. [40] Bernadette Pivarunas, Bradley T. Conner. (2015). Impulsivity and emotion dysregulation as predictors of food addiction. Eating Behaviors, 19, 9-14.
  8. [41] Binder, J., Dominique, J. F., Friese, M., Luechinger, R., Boesiger, P., & Rasch, B. (2012). Emotion suppression reduces hippocampal activity during successful memory encoding. Neuroimage, 63(1), 525-532.
  9. [42] Bongers, P., Jansen, A., Havermans, R., Roefs, A., Houben, K., & Nederkoorn, C. (2013). Happy eating. The role of positive mood in emotional eating. Appetite, 71, 471.
  10. [43] Carien M. R., Hesther L. U., Tom J., Marchell E. T., Corrina J. F., Cory A. J., …, Richard J. D. (2007). Individual Differences in Amygdala and Ven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 Activity are Associated with Evaluation Speed 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Cognitive Neuroscience, 19(2), 237-248.
  11. [44] Catharine Evers, Marieke Adriaanse, Denise T.D. de Ridder, Jessie C. de Witt Huberts. (2013). Good mood food. Positive emotion as a neglected trigger for food intake. Appetite, 68, 1-7.
  12. [45] Diener, E., & Chan, M. Y. (2011). Happy people live longer: Subjective well‐being contributes to health and longevity. Applied Psychology: Health and Well‐Being, 3(1), 1-43.
  13. [46] Duvarci, S., & Pare, D. (2014). Amygdala microcircuits controlling learned fear. Neuron, 82(5), 966-980.
  14. [47] Eleanor B. Tate, Donna Spruijt-Metz, Trevor A. Pickering, Mary Ann Pentz. (2015). Two facets of stress and indirect effects on child diet through emotion-driven eating. Eating Behaviors, 18, 84-90.
  15. [48] Friedman, J. M. & Hallas, J. (1998). Leptin and the regulation of body weight in mammals. Nature, 395, 763-770.
  16. [50] Gazzaniga, M. S., Heatherton, T. F., & Halpern, D. F. (2013). Psychological science. New York: W.W. Norton.
  17. [51] Gean,P. W. (2006). The role of the amygdala in the extinction of conditioned fear. Biological Psychiatry, 60, 322-328.
  18. [52] Glanz & Bishop, 2010; Horwath, Nigg, Motl, Wong, & Dishman, 2010.
  19. [54] Gutjar, S., Dalenberg, J. R., de Graaf, C., de Wijk, R. A., Palascha, A., Renken, R. J., & Jager, G. (2015). What reported food-evoked emotions may add: A model to predict consumer food choice. Food Quality and Preference, 45, 140-148.
  20. [55] Gutjar, S., de Graaf, C., Kooijman, V., de Wijk, R. A., Nys, A., ter Horst, G. J., & Jager, G. (2015). The role of emotions in food choice and liking. Food Research International, 76, 216-223.
  21. [56] Hennig‐Thurau, T., Gwinner, K. P., Walsh, G., & Gremler, D. D. (2004). Electronic word‐of‐mouth via consumer‐opinion platforms: What motivates consumers to articulate themselves on the Internet?. Journal of interactive marketing, 18(1), 38-52.
  22. [57] Hermesdorf, M., Berger, K., Baune, B. T., Wellmann, J., Ruscheweyh, R., & Wersching, H. (2016). Pain Sensitivity in Patients With Major Depression: Differential Effect of Pain Sensitivity Measures, Somatic Cofactors, and Disease Characteristics. The Journal of Pain, 17(5), 606-616.
  23. [58] Hernández-Carrión, M., Guardeño, L. M., Carot, J. M., Pérez-Munuera, I., Quiles, A., & Hernando, I. (2011). Structural stability of white sauces prepared with different types of fats and thawed in a microwave oven. Journal of food engineering, 104(4), 557-564.
  24. [59] Hoping, W., & de Jong-Meyer, R. (2003). Differentiating unwanted intrusive thoughts from thought suppression: what does the White Bear Suppression Inventory measure?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34(6), 1049-1055.
  25. [61] Johansen, J. P., Cain, C. K., Ostroff, L. E., & LeDoux, J. E. (2011). Molecular mechanisms of fear learning and memory. Cell, 147(3), 509-524.
  26. [62] John Alan Lee (1974). The styles of loving. Psychology Today, 8 (5), 45.
  27. [63] Kelley, N. J., & Schmeichel, B. J. (2014). The effects of negative emotions on sensory perception: fear but not anger decreases tactile sensitivity.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5.
  28. [64] Kim, H. S. (2016). What drives you to check in on Facebook? Motivations, privacy concerns, and mobile phone involvement for location-based information sharing.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54, 397-406.
  29. [65] Kirsten E. Bevelandera, Herbert L. Meiselmanb, Doeschka J. Anschütza, Rutger C.M.E. Engelsa. (2013). Television watching and the emotional impact on social modeling of food intake among children. Appetite, 63, 70-76.
  30. [66] Kok, B. E., Coffey, K. A., Cohn, M. A., Catalino, L. I., Vacharkulksemsuk, T., Algoe, S. B., ... & Fredrickson, B. L. (2013). How positive emotions build physical health perceived positive social connections account for the upward spiral between positive emotions and vagal tone. Psychological science, 24(7), 1123-1132.
  31. [67] LeDoux. JE. (2000). Emotion circuits in the brain. Annu Rev Neurosci. 23, 155-184.
  32. [68] Lin, K. Y., & Lu, H. P. (2011). Why people use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An empirical study integrating network externalities and motivation theory.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7(3), 1152-1161.
  33. [69] Locke, E.A., Shaw, K. N., Saari, L. M., and Latham, G. P. (1981). Goal setting and task performance.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90, 125-152.
  34. [71] Machleidt, F., Lehnert, H. (2011). Die Rolle des Gehirns in der Regulation des Stoffwechsels. Deutsche medizinische Wochenschrift, 11, 136.
  35. [73] Mahoney, M. J., & Avener, M. (1977). Psychology of the elite athlete: An exploratory study. Cognitive Therapy and Research, 1 (2), 135-141.
  36. [76] Miller, N. E. (1948). Studies of fear as an acquirable drive: I. Fear as motivation and fear-reduction as reinforcement in the learning of new response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38(1), 89.
  37. [77] Mosconi, M. W., Hazlett, H.C., Poe, M., Gerig, G., Gimpel, R. S., & Piven, J. (2009).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amygdala volume and joint attention in 2-4 year old children with autism.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66, 509-516.
  38. [79] Niles, A. N., Dour, H. J., Stanton, A. L., Roy-Byrne, P. P., Stein, M. B., Sullivan, G., ... & Craske, M. G. (2015). Anxiety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medical illness among adults with anxiety disorders. Journal of psychosomatic research, 78(2), 109-115.
  39. [80] Nov, O., Naaman, M., & Ye, C. (2010). Analysis of participation in an online photo‐sharing community: A multidimensional perspectiv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61(3), 555-566.
  40. [81] Ong, A. D., Mroczek, D. K., & Riffin, C. (2011). The health significance of positive emotions in adulthood and later life. Social and personality psychology compass, 5(8), 538-551.
  41. [82] Orlick, T., & Partington, J. (1988). Mental links to excellence. The Sport Psychologist, 2, 105-130.
  42. [85] Rolls, E. T. (2007). Sensory processing in the brain related to the control of food intake. Proceeding of the Nutritional Society, 66, 96-112.
  43. [86] Sharp, P. B., Miller, G. A., & Heller, W. (2015). Transdiagnostic dimensions of anxiety: Neural mechanisms, executive functions, and new directi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physiology, 98(2), 365-377.
  44. [87] Sung, Y., Lee, J. A., Kim, E., & Choi, S. M. (2016). Why we post selfies: Understanding motivations for posting pictures of oneself.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97, 260-265.
  45. [88] Song, Y., Lu, H., Hu, S., Xu, M., Li, X., & Liu, J. (2015). Regulating emotion to improve physical health through the amygdala. 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 10(4), 523-530.
  46. [90] Vermeir, I., & Verbeke, W. (2006). Sustainable food consumption: Exploring the consumer “attitude–behavioral intention” gap.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19(2), 169-194.
  47. [91] Vermetten E, Schmahl C, Lindner S, Loewenstein R. J & Bremner J. D. (2006). Hippocampal and amygdalar volumes in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63, 630-636.
  48. [92] Volkow, N. D. (2007). This is your brain on food. Interview by Kristin Leutwyler-Ozelli. Scientific American, 297, 84-85.
  49. Wansink, B., Painter, J. E., & North, J. (2005). Bottomless bowls: why visual cues of portion size may influence intake. Obesity research, 13(1), 93-100.
  50. Pudel, V. E., & Oetting, M. (1977). Eating in the laboratory: behavioural aspects of the positive energy balanc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besity, 1(4), 369-386.
  51. LeDoux, J. E. (1996). The Emotional Brain. New York, NY: Simon and Schuster
  52. Cannon, W. (1929). Bodily Changes in Pain, Hunger, Fear, and Rage. New York, NY: Appleton.
  53. Zajonc, R. B. (1984). On the primacy of affect. Am. Psychol. 39,117-123.
  54. Lazarus, R. S. (1984). On the primacy of cognition. Am. Psychol. 39, 124-129.
  55. Grillon, C. and Davis, M. (1997). Effects of stress and shock anticipation on pre-pulse inhibition of the startle reflex. Psychophysiology 34, 511-517.
  56. LaBar, K. S. , Gitelman, D. R. , Parrish, T. B. et al. (2001). Hunger selectively modulates corticolimbic activation to food stimuli in humans. Behav. Neurosci. 115, 493-500.
  57. Kirschbaum, C. , Pirke, K. , and Hellhammer, D. H. (1993). The “Trier Social Stress Test” – a tool for investigating psychobiological responses in a laboratory setting. Neuropsychobiology 28, 76-81.
  58. Delgado, M. R. , Labouliere, C. D. , and Phelps, E. A. (2006). Fear of losing money? Aversive conditioning with secondary reinforcers. Social Cogn. Affect. Neurosci. 1, 250-259.
  59. Cahill, L. , Prins, B. , Webeer, M. , and McGaugh, J. L. (1994). Betaadrenergic activation and memory for emotional events. Nature 371, 702-704.
  60. Kosfield, M. , Heinrichs, M. , Zak, P. J. et al. (2005). Oxytocin increases trust in humans. Nature 435, 673-676.
  61. Lang, P. J. , Bradley, M. M. , and Cuthbert, B. N. (1990). Emotion, attention and the startle reflex. Psychological Rev. 97, 377-395.

三、书籍[编辑]

  1. [10] 易之新(译)(2004)。心理学家的面相术:解读情绪的密码。台北市:心灵工坊。(Paul Ekman, 2003)
  2. [16] 席玉𬞟(译)(2000)。动机,单纯的力量。台北市:大块文化。(Daniel H. Pink, 2010)
  3. [21] 庄安祺(译)(2011)。性、谋杀,以及生命的意义:演化心理学家教你如何过更有意义的生活。台北市:大块文化。(Douglas T. Kenrick, 2011)
  4. [22] 陈皎眉、林宜旻、徐富珍、孙旻𬀩、张满玲(2014)。心理学(精简版)。台北市 : 双叶书廊。
  5. [23] 陈皎眉、林宜旻、徐富珍、孙旻𬀩、张满玲(2015)。心理学(二版)。台北市:双叶书廊。
  6. [25] 游恒山(编译)(2014)。心理学(原作者:Richard J. G. & Philip Z. Z.)。新北市:台湾培生教育出版。
  7. [28] 邓明宇、李介至、郑凤君(2015)。心理学概论(第三版)。新北市:新文京开发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8. [31] 黎士鸣、锺天鸣(译)(2014)。心理学概论: 心灵与生活探索 : 全新增订版(原作者:John, W. S.)。台北市:台湾东华书局股份有限公司。
  9. [33] 赖惠德(2016)。心理学 : 认知.情绪.行为。台北市:双叶书廊。
  10. [34] Baumeister, R. F., & Tierney, J. (2011). Willpower: Rediscovering the greatest human strength. Penguin.
  11. [37] Garfield, C. A., & Bennett, H. Z.(1984). Peak Performance: Mental Training Techniques of the World’s Greatest Athletes. Loz Angeles: Tarcher.
  12. [40] Gould, D., and Krane, V. (1992). The arousal-athletic performance relationship: Current status and future directions. In T. S. Horn (Ed.), Advances in Sports Psychology (pp. 119 - 142). Champaign, IL: Human Kinetics.
  13. [50] Martens, R. (1987). Coaches Guide to Sports Psychology. Champaign, IL: Human Kinetics.
  14. [51] McGrath, J. E. (1970). Major methodological issues. In J. E. McGrath (Ed.), Social and Psychological Factors in Stress (pp. 19-49). New York: Holt, Rinehart, & Wilson.
  15. [55] Rhonda Byrne (2007).The Secret. Simon & Schuster, Inc.
  16. [56] Richard Wiseman (2013). Rip It Up:The Simple Idea That Changes Everything. Macmillan.
  17. [93] Weinberg, R. S., & Gould, D. (1995). Foundations of Sport and Exercise Psychology. Champaign, IL: Human Kinetics.
  18. [94] Zichermann, G., & Cunningham, C. (2011). Gamification by design: Implementing game mechanics in web and mobile apps. " O'Reilly Media, Inc.".
  19. 王克先 (1987)。学习心理学。桂冠心理学丛书 心理学术系列

四、网络[编辑]

  1. [1] 台湾word。麦克利兰的成就动机理论。2016/5/10。取自 http://www.twword.com/wiki/麥克利蘭的成就動機理論
  2. [2] 百度百科。成就动机理论。2016/5/15。取自 http://baike.baidu.com/view/429367.htm
  3. [9] 周舜钦(2013)。越快乐,越健康 一趟减肥的心理学之旅。Life心理学阅览室 - Atom 2016/5/1。取自 http://wfhstudy.blogspot.tw/2010/09/blog-post.html
  4. [11] 林宏骏(2009)。The Fun Theory -“乐趣理论”改变城市居民的行为。2016/4/15。取自 http://www.find.org.tw/market_info.aspx?n_ID=4989
  5. [12] 林玟娟、陈俊宏(2010)。认识主导情绪产生的杏仁核。取自 http://highscope.ch.ntu.edu.tw/wordpress/?p=6908
  6. [13] 林奕昕(2015)。“看不出来他会这样”:随机杀人的犯罪心理学观察(上)。2016/5/19。取自 http://www.thenewslens.com/article/21125
  7. [14] 阿摩线上测验。成就动机。2016/5/11。取自 https://yamol.tw/tfulltext-成就動機.htm
  8. [15] 香港运动教学网。运动生理。2016/5/25。取自 http://www.hksports.net/hkpe/sports_psychology/sports_psychology.htm
  9. [17] 海苔熊(2014)。五个想错反而肥死的减重心理学。2016/5/1。取自 http://pansci.asia/archives/60905
  10. [18] 康健杂志/刘威麟等(2015)。天下杂志:减肥要懂得骗自己 减肥心理学。2016/5/1。取自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7452
  11. [19] 迷走神经介绍 。(2013/12/03)。取自http://ylnova.pixnet.net/blog/post/319670480
  12. [20] 张育恺。激发运动员的颠峰表现 --- 运动心理学。2016/5/23。取自 http://ejournal.stpi.narl.org.tw/NSC_INDEX/Journal/EJ0001/10212/10212-05.pdf
  13. [27] 园丁莞曛洸thejasminecoutyard。心理性动机。2016/5/10 。取自 http://blog.yam.com/thejasminecoutyard/article/34157138
  14. [29] 瑜伽对迷走神经活性有帮助 。取自https://kripalu.org/resources/why-yoga-works [32] 郑芬兰(2000)。亲和动机。2016/5/20。取自 http://terms.naer.edu.tw/detail/1314695/
  15. [34] 亲和动机。2016/5/23。取自 http://163.24.143.141/edu_term/view.php?ID=461
  16. [60] HOPSIP。成就动机。2016/5/25。取自 https://trainsense.wordpress.com/category/理論很簡單/
  17. [70] Luxi(2011)。成就动机。2016/5/12。取自 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zh=zh-tw&lid=222779
  18. [72] Magic Hung(2014)。游戏化应用:玩乐的四种动机。 2016/4/15。取自 http://blog.fourdesire.com/2014/12/11/you-xi-hua-ying-yong-wan-le-de-si-zhong-dong-ji/
  19. [78] Mr.6(2014)。有钱人的心理学。2016/5/1。取自 http://mr6.cc/?p=12732
  20. [89] The fun theory。2016/4/15。取自 http://www.thefuntheory.com/
  21. [110] Psychiatry Advisor。Asperger Syndrome: History, Diagnosis and DSM-5 Changes。2014/12/12。取自 https://www.psychiatryadvisor.com/autism-spectrum-disorders/asperger-syndrome-history-diagnosis-and-dsm-5-changes/article/388172/
  22. [111] Psychology today 。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2018/3/6。取自 https://www.psychiatryadvisor.com/autism-spectrum-disorders/asperger-syndrome-history-diagnosis-and-dsm-5-changes/article/388172/

五、图片[编辑]

  1. 图1-1 https://blog.hootsuite.com/social-media-hierarchy-of-needs-audience-engagement/?utm_source=content%20team&utm_medium=owned%20social&utm_campaign=content%20team%20owned%20social%20twitter&hootPostID=1a50586d5696f5b9553e2e8152994a9d
  2. 图1-2 http://www.shmoop.com/animal-systems/nervous-system.html
  3. 图1-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mbic_system
  4. 图1-4 http://www.nacs.gov.tw/NcsiWebFileDocuments/b8399580a6dcd8a3e5313e6dbf765076.pdf
  5. 图4-1 https://pixabay.com/static/uploads/photo/2015/03/01/22/27/relay-race-655353_960_720.jpg
  6. 图4-2 https://pixabay.com/static/uploads/photo/2013/11/02/09/00/waterfall-204398_960_720.jpg
  7. 图4-3 https://pixabay.com/static/uploads/photo/2016/04/02/16/48/alarm-clock-1303179_960_720.jpg
  8. 图4-4 https://pixabay.com/static/uploads/photo/2013/12/29/10/15/directory-235079_960_720.jpg
  9. 图4-5 http://www.pledgera.com/wp-content/uploads/2016/01/1mountain-lake-1030924_1920.jpg
  10. 图4-6 https://pixabay.com/static/uploads/photo/2016/03/26/22/28/person-1281607_960_720.jpg
  11. 图4-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ynzHWwJXaA
  12. 图4-8 https://66.media.tumblr.com/f1a3bd215702530b3353d986bde28bde/tumblr_nseqsmIbq51te1preo1_500.jpg
  13. 图4-9 http://rbk.h-cdn.co/assets/cm/14/50/980x551/548b654669741_-_rbk-cool-races-the-color-run-s2.jpg
  14. 图4-10 http://4.bp.blogspot.com/-qMFmc8FbzTw/TuTi47G-N7I/AAAAAAAABIE/kZnMvpqUOuw/s1600/Bubblegum.jpg
  15. 图4-11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7452#
  16. 图5-1 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238483
  17. 图5-2 http://www.psygarden.com.tw/book.php?func=visit&bookid=13e75a5-fdda4dc965-fe695d7ec2b60193eb3f148bf0d1b44
  18. 图5-3 http://24h.pchome.com.tw/books/prod/DJAP03-A60591074
  19. 图5-4 https://tw.movies.yahoo.com/movieinfo_main.html/id=4210

六、影片[编辑]

  1. 情绪唤醒实验影片: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o3TpN2gIZEo/
  2. 危桥实验影片: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e8XkQF7K4-s/
  3. 情绪病专访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SoXynygREE
  4. 谈叫人意想不到的激励科学影片:https://www.ted.com/talks/dan_pink_on_motivation?language=zh-tw
  5. 为什么你总是乱花钱? 背后的心理学原来是这样! | 金钱心理学 | 啾读。第32集 | 啾啾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ovb1yyBTeQ

七、其他[编辑]

  1. 软件网页:http://www.affectiva.com
  1. Wansink, Brian; van Ittersum, K. Portion size me: plate-size induced consumption norms and win-win solutions for reducing food intake and waste.. J Exp Psychol Appl. 2013, 19 (4): 320–32. doi:10.1037/a0035053. 
  2. Aylin, Ayaz; 等. Effect of plate size on meal energy intake in normal weight women 10 (5): 524–529. 2 Aug 2016. doi:10.4162/nrp.2016.10.5.524.  已忽略文本“journal-Nutr Res Pract ” (帮助); 已忽略未知参数|access date=(建议使用|access-date=) (帮助)
  3. Cho, Sungeun; 等. Blue lighting decreases the amount of food consumed in men, but not in women 85: 111–117. 1 February 2015.  已忽略未知参数|access date=(建议使用|access-date=) (帮助)
  4. 《心理学:身体心灵与文化的整合》,梁庚辰,2018
  5. 《心理学:身体心灵与文化的整合》,梁庚辰,2018
  6. 《心理学:身体心灵与文化的整合》,梁庚辰,2018
  7. 《心理学:身体心灵与文化的整合》,梁庚辰,2018
  8. 周玉慧(Yuh-Huey Jou) 夫妻间幽默运用及其影响 Effect of Humor on Marital Relationships 中华心理学刊 ; 60卷1期 (2018 / 03 / 01) , P33 - 55
  9. 伊庆春(1991):〈台北地区婚姻调适的一些初步研究发现〉。《国家科学委员会研究汇刊:人文及社会科学》,1,151-173。[Yi, C.-C. (1991). Some findings on marital adjustment of Taipei residents.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Science Council, Republic of China, Part C: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1,151-173.]
  10. 《心理学:身体心灵与文化的整合》,梁庚辰,2018
  11. 《心理学:身体心灵与文化的整合》,梁庚辰,2018
  12. S., Stepper; 等. Proprioceptive determinants of emotional and nonemotional feeling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93, 64: 221. 
  13. F., Strack. Inhibiting and facilitating conditions of the human smile: a nonobtrusive test of the facial feedback hypothesi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88, 54: 768. 
  14. Amy, Cuddy(2012年6月1日).Your body language shapes who you are
  15. Dana, Carney; 等. Power Posing: Brief Nonverbal Displays Affect Neuroendocrine Levels and Risk Tolerance. Psychological Science. 20 September 2010, 21: 1363–1368. 
  16. Eva, Ranehill; 等. Assessing the Robustness of Power Posing: No Effect on Hormones and Risk Tolerance in a Large Sample of Men and Wome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5 March 2015, 26 (5): 653–656.  已忽略未知参数|access date=(建议使用|access-date=) (帮助)
  17. Amy, Cuddy; 等. P-Curving a More Comprehensive Body of Research on Postural Feedback Reveals Clear Evidential Value for Power-Posing Effects: Reply to Simmons and Simonsohn (2017). Psychological Science. 2 March 2018, 29 (4): 656–666.  已忽略未知参数|access date=(建议使用|access-date=) (帮助)
  18. http://www.changtherapy.com/2016/08/26/%E5%BF%83%E9%9D%88%E7%99%82%E7%99%92%E4%B8%8D%E6%B1%82%E4%BA%BA-%E5%BF%83%E7%90%86%E4%BD%8D%E7%A7%BB%E6%9B%B8%E5%AF%ABi/
  19. https://pansci.asia/archives/123313
  20. “华人的社会目标与成就动机:以台湾大学生为例”。陈舜文,2005,台湾机构典藏 NTUR,246246/55837,页29。
  21. “华人的社会目标与成就动机:以台湾大学生为例”。陈舜文,2005,台湾机构典藏 NTUR,246246/55837,页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