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普通心理學/心理異常

維基教科書,自由的教學讀本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核心觀念[編輯]

心理異常其實自古有之,每個文明看待的方式也不大一樣。有些行為在某些文化被認為是病,有些則非。在這個章節中,我們會分析心理異常在歷史上的演變,討論其客觀性問題,接著再著眼於近代,根據近代心理學家發展出的眾多定義與診斷方式,了解有關心理異常的「近代觀點」

定義心理異常不是件簡單的事,因為心理疾病不像生理疾病一般,有著明確而客觀的判定標準(像是抽血數據或進行斷層掃描得出結果等);此外,心理疾病有很多模糊地帶,不論是關於病人主觀的檢查報告,或是外在行為的觀察,都可能受到治療者本身的主觀意識所影響。所以同是心理專業人員、卻產生不同的診斷結果,在精神醫療中也經常發生。

心理異常[編輯]

心理異常通常是指異常行為或是心理疾病,儘管發展歷史悠久,卻仍沒有精確的定義。從詞義來說,異常與正常並非兩種離散對立的表現,而是當個體行為符合特定的量化標準即被定義為異常。

從成因上來說,心理異常為複雜的先後天因素綜合影響所造成,先天因素像是基因遺傳影響或出生時的損傷,而後天因素包含外界壓力、感染、毒素、成長經驗等。因爲其成因複雜性,加上隨著文化、環境、時代背景、價值觀的不同,界定的標準也會有所改變,所以恆常診斷的標準難以被建立。 也因此,心理疾病不像一般生理疾病具有「明確客觀的判定標準」,心理學家也不斷爭辯心理異常的定義。

以下列舉的是常用來判定異常的標準:

  • 統計的少數:以統計的觀點,在團體中與常態不同且罕見的行為,就是異常行為。然而此標準也存在特定盲點,像是智力超常等在人群中也是少數但卻不會被認定為異常、某些疾病或許並非呈現常態分佈、測量內容會受社會文化所制約等。
  • 內省經驗標準: 這裡通常指病患之主觀體驗與觀察者根據經驗的判斷。這種判斷極具主觀性,標準因為不同人有各自的常模而不同,因此需要接受過專業教育及臨床經驗者較能以大致相近的標準進行判斷。
  • 違反社會標準:意即符合社會常模。每個社會文化都有其合宜行為的標準,如果行為過度偏移這個標準,就會被視為異常。舉例來說,奴工的逃跑曾一度被視為心智異常的表現,但現今社會卻能接受這種行為;台灣民間信仰流行的乩童神靈上身,在西方社會被認為是癲癇發作。
  • 適應不良的行為:很多心理學者將異常行為定義為干擾個人、他人或社會達成目標的行為。依照這個定義,有益於個人或社會福祉的行為是正常行為,例如認真準備心理學期末考;破壞個人或社會的行為是異常行為,例如考試作弊。
  • 個人的痛苦:一個人可能符合社會規範,外在行為也沒有偏差,能夠適當的維持生活,但內心卻為莫名的焦慮、害怕、憤怒、憂鬱感到極為苦惱。這個標準考慮的是個人主觀的感受,而非外在社會的框架,因此專業人士的診斷中夾雜著主觀經驗是在心理異常診斷中常有的情況。

而心理學上目前接受的異常定義,包括下述判準:

(1)社會常模法則:當事者的行為是否已偏離所處社會與文化的常模,與大家明顯不同。

(2)可理解性法則:從一般尋常角度來看,當事者的行為是否有理可循,是否符合一般邏輯推論。

(3)生存福祉法則:當事者的行為是否使其無法適應其生活的環境,或此無法適應的狀況已使當事人覺得有壓力或困擾到身邊的其他人。

而《精神疾病的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版》(DSM-IV-TR) 將異常標準劃分為下列 7 項指標,病患的指標若符合越多條,其行為會越被傾向認為是「變態而異常的」:

  1. 痛苦或功能不良
  2. 不適應性
  3. 非理性
  4. 不可預測性
  5. 非慣常性和統計的極端性
  6. 令觀察者不適
  7. 對道德與理想標準的違反

由上述定義得知,「行為偏離社會文化」、「難以從尋常角度來理解」、「無法適應生活造成自身或周遭他人的壓力與困擾」,是判定異常行為的要件。其中,適應與生存福祉尤其重要,因為當今社會越趨多元化,對於特立獨行能適應環境而不影響自己與他人者,往往採取尊重的態度。

根據 2011 年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定義,心理障礙(Mental disorders)是「臨床上在與痛苦有相關列症狀或行為,干擾個人的心理異常現象」 。像醫學相關疾病一樣,心理障礙也會受到生理以及環境上的影響。從心理學的立場去證實或治療心理疾病,即為「臨床心理學」,由「心理診斷」及「心理療法」兩個主軸所構成。

歷史觀點[編輯]

早期(文藝復興之前)[編輯]

人類一直以來對於心理異常(Mental illness)心存畏懼,而對於這些不熟悉的心理疾患,早期人們不斷試圖找方法解釋,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魔鬼論(demonology)」。中古歐洲認為異常行為是由於受到惡魔附身,認為解決方法就是施予酷刑以驅逐附於身上的惡魔,而使用絞刑或火刑,造成許多無辜的人死亡。

  • 魔鬼、神明和魔法
在中國、埃及、希伯來和希臘的早期文明中,都有把異常行為當做是魔鬼或神明附身的紀錄。異常包括表現反常的激動、過動、違反宗教信仰的舉動等,而這被認為是被魔鬼附身。治療這些異常行為的主要方式是驅魔,包括祈禱、咒語、藥汁等等。
西元前 400 年左右的希波克拉底認為人的體內有四種不同的體液,分別是血液、黏液、黃膽汁、黑膽汁,而人的情緒以及健康狀況都跟體液的組成以及比例有關,體液的失調會導致生理及心理疾病。他把所有心理疾病分為狂躁症(mania)憂鬱症(melancholia)和腦炎(phrenitis),並且依據他的臨床經驗對各種疾病做詳盡的描述。
幾百年後,古羅馬醫學家阿萊泰烏斯蓋倫詳盡的解釋及發展其理論。阿萊泰烏斯對抑鬱和躁狂症進行完整臨床記錄;而蓋倫將瘋狂的原因歸結為身體和心理兩大因素。
  • 希臘與羅馬
希波克拉底之後許多希臘與羅馬的醫學家不再把心理異常看做是魔鬼或神明的作用。當時提供心理異常者愉悅的環境成為重要的治療方式,包括舞會、舞蹈、音樂會、散步等等;同時也有很多醫生使用節食、按摩、水療、運動、教育,或是放血、清洗淨化等等的治療方式。
其中,克勞狄烏斯·蓋倫(Galen)是最有影響力的希臘醫學家之一,他透過解剖動物使人們對神經系統有進一步的認識,把心理異常的成因區分為生理上和心理上的成因。

現代(文藝復興之後)[編輯]

文藝復興(Renaissance)後,精神病患開始被送進醫院治療,但此時的治療尚不人道且療效不佳,直至 18 世紀末,由於醫學的進步、科技的發展,心理障礙逐漸被認為是一種疾病,而開始對其進行分析與治療。

  • 心理異常作為疾病
在醫學模式發展之際,心理障礙被認為是生理上的疾病。菲力普・皮奈爾醫生 (Philippe Pinel, 1745–1826) 最早建立心理疾病分類系統,以幫助臨床工作者識別心理障礙。德國醫生埃米爾·克雷佩林 (Emil Kraepelin, 1856-1926) 開創第一個全面分類、帶有醫療診斷風格的系統,獲得現代精神醫學之父的稱號。
然而,隨著醫學與心理學的分家。心理學對「心理異常」有了不同的看法,心理學家也逐漸擺脫醫學界的看法,藉由新的學科典範「心理學模式」,討論新的「心理異常」問題。
心理學模式則認為是心理上的疾病。弗闌斯・麥斯麥 (Franz Mesmer, 1734-1815) 認為障礙是由某種力量的流動中斷而引起,並發表了稱為「動物磁力」的技術,而後發展成為催眠術;「精神分析之父」佛洛伊德 (Sigmund Freud, 1856-1939) 以催眠實驗闡述人格和變態的心理動力學理論,對現代心理病理學仍具深遠影響。
  • 心理異常判斷上的困難
專業人士對心理異常的主觀判斷,往往會受偏見導致案例的的誤判,有兩種常見的情境。首先是精神疾病收容機構,機構裡的所有病人多被視為有心理異常,但事實上並非所有在機構的病人都存在心理異常。然而當這些病人做出正常行為時,有很大的機會依舊被大眾視為心理異常。此類最經典的實驗莫過於羅森漢恩實驗,其藉由讓假病人混入精神病院,揭示了診斷者可能會因為偏見而產生標籤效應。因此若只從表面的行為現象判斷心理狀態,是有一定風險的。第二種是文化性的族群劃分,因為人們都傾向於認同自己所屬的文化,所以他人偏離自身文化的行為容易被視為心理異常或精神疾病。
心理學界為了解決上述問題,展開一系列關於「心理異常作為疾病」的論辯,如下方介紹。
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精神疾病」定義
根據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精神疾病是指一個人患有行為上或心理上的臨床病徵,而病徵必須具備以下其中一項條件:
  1. 為精神病人個人帶來痛苦(Personal distress)
  2. 降低精神病人個人能力(Impairment)
  3. 有帶來死亡、痛楚、喪失能力或喪失自由的危害性(Psychological dysfunction)
  4. 身體上可能會以疼痛如頭痛或腹痛等方式呈現(心理因素對生理造成影響)

現代心理學[編輯]

在現代心理學的觀點中,心理異常所產生的異常行為有四種可能特質:

  1. 統計上少見的(脫離統計常模)。
  2. 適應不良的(妨礙個體有效運用自己的能力)。
  3. 個體行為模式被周遭社會標示異常。
  4. 感官、情緒與認知方面有某種程度的扭曲。


上述所說之不適應症狀舉列其中常見九項如下:

  1. 憂鬱:想法悲觀、負面
  2. 漠不關心:對周遭事物不感興趣、對生活提不起勁
  3. 犯錯、健忘:犯錯或遺忘的頻率上升
  4. 孤立:經常獨處不社交
  5. 睡眠品質差:失眠、淺眠
  6. 不安感、害怕:經常隱約覺得不安或害怕
  7. 不滿、偏激:經常責怪自己或他人,對事物都抱持負面想法
  8. 性情善變:情緒起伏大或變臉如翻書
  9. 酗酒:喝酒的頻率上升


舉例而言,若某人認為自己被來自某不存在國家的情報員追殺,可藉由以下四點來認定其為心理異常:

  1. 在統計上很少有類似狀況。
  2. 適應不良:花很多精力躲避情報員。
  3. 被標示異常:世人知道這個國家和情報員並不存在。
  4. 認知扭曲:認為有某不存在國家的情報員在追殺他。

心理疾病與生理疾病相同,仰賴「早期發現,早期治療」。

《變態心理學(abnormal psychology)》[編輯]

變態心理學的研究可以更加清楚地揭示人的心理本質,即揭示心理現象對於大腦的依賴關係以及對於客觀現實的依賴關係

與其他學派的關係:

1.變態心理學是醫學心理學中的一個重要分支,它與醫學心理學的其他分支交叉滲透,互為補充。

2.變態心理學與精神病學既有緊密聯繫,又各有不同的任務和課題。精神病學是醫學的一個分支,以變態心理學為理論基礎,直接服務於疾病的診斷和防治,其臨床資料和實踐成果既可豐富變態心理學的內容,也能驗證變態心理學的理論和假說。

通常,人們把在群體中出現頻率高的心理現象稱為常態,反之則稱為變態。例如,在群體中智力的分布,呈現為常態曲線,若以智商表示,群體中 95%以上的人的智商在 70~129 之間,屬正常;智商不到 70 者,約佔 5%以下,則被視為智力低下;130 以上者則一般稱之為智力超常。

軀體疾病的模式來理解變態心理,稱為生物醫學模式又稱疾病模式。希波克拉底曾以四種體液不平衡來解釋變態心理;又中醫沿用軀體疾病的理論對癲狂進行辨證論治,即屬於這一模式的代表。19 世紀菲爾肖提出細胞病理學說之後,從人腦的組織結構改變中找尋變態心理的原因曾風行一時。最成功的例子是麻痹性痴呆(dementia paralytica),病理學家不僅發現了患者腦結構的典型改變,而且還從死者的腦組織中找到了蒼白螺旋體。此外,各種急性和慢性器質性腦病症候群以及症狀性精神病都顯示了變態心理與軀體疾病、特別是腦病的因果關係。於是,變態心理的醫學模式獲得了大量的論據。

在專門介紹心理異常的教科書《變態心理學(abnormal psychology)》中,列出現今判斷人們是否為精神異常的大致有以下八種:

1. 主觀苦惱(subjective distress)
承受心理的痛苦時,可判斷自身具有精神異常,如憂鬱症患者可以明確地說出自己處於苦惱的狀態。雖然主觀苦惱是精神異常的要素之一,但其既不是充分條件,也不是必要條件。
2. 不良適應(maladaptiveness)
不良適應的行為會干擾我們正常的生活福祉,也干擾我們享有工作和人際關係的能力。如:厭食症患者因約束自己的食物攝取而需要住院、憂鬱症患者因抗拒社交而無法維持穩定的工作等。但這裡的不良適應指的是對於「社會」的不良適應,如職業殺手為了報酬而奪取他人性命,對其生計雖並非不良適應,但社會仍將其視為精神異常,因他們的行為對社會是不良適應。
3. 統計上的偏差(statistical deviancy)
在統計學上偏離異常的狀況。但僅因在統計上稀少並不能界定為精神異常,如天才或絕對音感者,此類不尋常才華者不會被視為精神異常,且有些疾病並不一定呈現常態分佈;即使統計上常見,也無法界定為正常,如感冒非常常見,但仍然被定義為疾病。因此,定義精神異常的統計偏差應具有稀少而非正面的特性。
4. 違反社會規範(violation of the standards of society)
當人們無法遵循他們的文化團體之規範與準則時,有可能被推斷為精神異常。這取決於違反的程度以及其他人是否也常常違反。如路邊違規停車雖然違反交通規則,但因大部分人偶爾都會違規停車,我們不會將違規停車者視為心理異常;而當母親殺死自己的孩子時,幾乎立刻就會被認定為變態。
5. 社會不舒適(social discomfort)
相較於第四點的違反社會規範,此為違反不成文的社會規則,並且引起身邊的人不舒適或不安的感受。例如:法律並沒有規範人們應該坐在公車上的哪一座位,但當公車上只有自己與司機時,下一位上車的乘客卻坐在自己身邊,顯然會引起不安與不舒適,並傾向於認為此人有精神異常的徵兆。但這仍然視情況而定,假如對方是自己熟識的人,不坐在自己身旁反而更不尋常。
6. 無理性和不可預測性(irrationality and unpredictability)
我們期待他人以某些方式展現行為,雖然少許不拘泥常規的行為可以增加生活趣味,但越過某個界線後,我們可能將之視為精神異常。如:某人突然開始大聲尖叫,或對不存在的東西瘋狂辱罵,我們會將其行為視為變態。這些行為通常是不合理,且無法預測的,但最重要的因素是我們要評估當事人是否能夠控制自己的行為。
7. 危險性(dangerousness)
假如某人的行為對自己或他人造成傷害,我們幾乎會認定他精神異常;但實際上,我們並不會將作戰中的士兵或從事極限運動的人視為變態,即使是一個正常的人也可能因某些因素做出如危險駕駛等潛在的危險行為。反過來說,我們也不能因某人被診斷為精神異常就判斷他是危險的。危險性在精神異常中更偏向是例外,而不是絕對通則
8. 社會判斷(social judgments)
最後最重要的是,關於精神異常(變態)的判斷始終涉及「社會判斷(social judgments)」,而且是建立在社會價值觀和社會期待上。這代表決定哪些是、哪些不是精神異常時,文化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且因社會不斷的變遷,對不同行為的容忍度會有大幅的改變。例如同性戀在十年前被視為精神疾病,但今日不再被如此看待。

心理異常成因的臨床解釋[編輯]

不同學派對於心理異常有不同的臨床解釋,以下將一一介紹:

心理分析學派/心理動力取向(psychodynamic perspective)(內隱)[編輯]
 成因:本我(id)與超我(superego)產生衝突,這些衝突被自我(ego)壓抑在潛意識中,沒有化解。
 治療將潛意識的衝突提升到意識的層次,如:自由聯想、夢的解析。
此觀點由心理分析學派的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39)提出。他不認為這些病患是惡魔或疾病的被動受害者,也反對這種基本上的靜態模式;他認為個體本身是造成他心理痛苦的主動的、活性的作用者,且內部的精神衝突是動態的,故有「心理動力」之稱。這個學派的內容是在探討「自我」、「本我」和「超我」不斷抗衡,其定義分別為:
  1. 「本我」由快樂法則支配,可說是遵循著原始慾望、非理性的「我」。
  2. 「超我」則由理想法則支配,受到社會上習得的道德法則規範。
  3. 「自我」由現實法則支配,作為權衡著「本我」和「超我」的調和劑。
(其他關於本我、自我及超我之介紹,請詳見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於結構理論提出之精神三大部分。)
根據心理動力的觀點,每個人表現出的性格與行為則是由這三者在其中所佔的比例決定。被「本我」駕馭的人較不受拘束、衝動;被「超我」掌控的人對任何不道德的事不會越雷池半步;被「自我」支配的人則較理智、現實及嚴謹。
強烈的內部精神衝突(也就是「本我」、「超我」和「自我」的不和諧),可能會導致異常行為的發生,例如某人對性關係感到焦慮,就可能是「本我」的慾望和「超我」的自我約束、警訊產生了矛盾。這些情形的可能成因是童年的發展異常,使得「自我」協調兩者的能力下降,無法適當調和本我和超我;此類衝突通常不容易被個體察覺,但卻會影響我們的感覺、想法與行為。但其實類似的精神活動、心理衝突也會在正常人身上發生,大部分人亦會偶爾經驗到思考或感覺的扭曲及失真,只是狀況的嚴重與否。
此類衝突大都是無意識的(Unconscious),病人無法知曉症狀與內在核心(症狀的起源)之間的關聯,但卻發現他們外顯的症狀會影響我們的感覺、想法與行為,才會認為那些症狀是無理性的。因此,心理分析學派對於這些異常的治療方法,是透過諮商晤談等方式,將壓抑在潛意識中的衝突提升到「意識」層次,讓個案能夠了解自己內在有這些衝突,進而想辦法解決它。

挫折防衛機轉(Defense Mechanisms)

  為一種心理防衛機制,指一個人面對無法應付的挫折情境時,為了防止或減輕焦慮所帶來的精神壓力而採用的一些習慣性適應行為。防衛機轉旨在保護及增強自我的功能以及減輕超我和本我產生衝突時帶來的焦慮和痛苦,俾以平衡各種需求與驅力之間的競爭或衝突。所有防衛機轉的運作都有二種特徵:其一是,它們都否認、曲解、扭曲現實;其二是,它們都是在潛意識下運作,所以人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換言之,防衛機轉的運作是「不為人知」,也「無法加以控制」。以下將會介紹十三種不同的挫折防禦機轉作用﹕
心理防衛機制 說明
合理化作用
(Rationalization)
又稱為文飾作用,指用社會認可的好理由來取代個人私心中的真理由,化解尷尬局面。如得不到的東西就說自己並不喜歡、被嫌醜表示自己是有內在美的、以及遲到辯稱塞車等。
內化作用
(Internalization)
一種自我防衛機轉,把別人的價值觀標準納入自我的標準定義,讓其不再成為外在的威脅。如被嚴格要求的子女接受了父母的價值觀,長大後也嚴格要求自己孩子的課業。
壓抑作用
(Repression)
又稱為「潛抑作用」,將不容於超我的意念硬壓入潛意識境界中,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衝突。如痛恨背叛自己的朋友,又怕殺了他背上殺人罪,只能將恨意壓入潛意識中。
轉移作用
(Displacement)
個人將社會無法接受的衝動轉移到另一個能讓他好好發洩的對象或事物中。例如被家暴的小孩不會直接攻擊父母,轉而欺負學校其他同學來發洩情緒。
否認作用
(Denial)
將不想聽的,不想認同的言語直接當作耳邊風。例如吸毒者對於他人宣導毒品的危害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退化作用
(Regression)
又稱為「退行作用」,個體將行為轉以較為幼稚的方式來表現,藉以暫時獲得安全以消除焦慮的痛苦。例如惹另一半生氣後裝可愛求原諒。
抵銷作用
(Undoing)
以某種彌補或象徵性行為來挽救已經發生的錯誤或內疚感。如晚歸的丈夫買禮物送給太太。
投射作用
(Projection)
又稱為「外射」,是一種自欺性機轉,亦屬於不成熟心理防衛機轉(Immature Mechanism),將錯誤或過失加諸在他人身上來減輕自己的心理負擔。如出軌說因為另一半太忙都沒時間陪他、奢侈亂花錢說因為小時太窮都沒好好享受過等。
補償作用
(Compensation)
個體在自卑感產生後,自然形成一種內在的壓力,為了彌補這種不平衡與不安,轉格尋求其他管道來獲得平衡。如因長相醜陋,轉而專注在事業上,希望事業有成能讓人對他刮目相看。
昇華作用
(Sublimation)
可以說是最成熟的心理防衛機轉,指個人將不被社會所認可的動機與慾望以另一種合理的方式呈現出來。如把對火的慾望昇華為救火的行為。
反向作用
(Reaction formation)
指行為上的表現恰好和個人內心的慾望相反,藉以減輕其心中的渴望與焦慮。例如對自己暗戀的人特別凶,怕他知道自己內心再想什麼。
認同作用
(Identification)
個人在現實生活中無法爬到自己想到的高度,轉而模仿自己認定成功的人然尋求滿足。例如模仿明星的說話方式、行為、穿搭等。
歪曲作用
(Distortion)
把外界事實加以扭曲、變化以符合個人內心需要,常以誇大的想法保護已受挫的自尊心,也可能出現幻覺或妄想。例如太太固執的認為丈夫有外遇。
人本主義學派/人本論取向(Humanistic Theory)(humanistic perspective)[編輯]

前言

人本心理學派與傳統行為學派最大的不同,在於強調人的主體性和個人的尊嚴,認為心理學應該研究的對象是人的整體經驗:包括外在行為、內在的活動,如個人價值觀、思想、意向、目標等,而友愛、創造、自我、自我實現、人生價值、生命意義、人生成長等,這些都是人本心理學所關心的主題。

人本心理學的性質

人本心理學是對人性、對心理學以及對教育的一些觀念、態度和主張。
  • 對人性而言:人性的本質為善,只要後天環境適當,他就會自然的成長。
  • 對行為研究的中心理念:人一切表現於外的行為,都必須視為他自主選擇的結果。
1. 要了解人、研究人必須從整個人著眼。
2. 要了解人、研究人從他對自己和對周圍世界的看法著手。

人本心理學的興起

影響人本心理學發展者,有兩種思想:一為存在主義;另一為現象心理學。
存在主義所強調的自由、選擇與責任;現象主義所強調的知覺、主觀經驗與個人意義,兩種哲學思想合而為一,就產生人本心理學。

人本心理學的主要論點

  • 個人具備積極的人性觀
人的本性是善良的,天賦具有高度的理性與發展的潛能,個人的前途與命運由自己所決定。人本心理學者一致強調個人的尊嚴與價值,把個人視為正在成長中的機能整體,應使其在適當的情境中,不斷謀求自我的充分發展。
  • 個人當前的知覺場地決定其行為
所謂知覺場地包括:
1.個人對自己的看法
2.個人對其所在環境的主觀判斷
3.個人與環境之間的交互關係
  • 保持與增進自我效能是個人發展的主要動力
一個人自出生至死亡,無時無刻不奮力追求自我的成長與充實,其目的在於保持與增進自我效能,使自已的人格獲致健全而均衡的發展。換言之,凡人皆有充分發展其潛能的傾向,並且設法使自己逐漸達到完美的境界。此種不斷向上求進的意志,乃是個人行為發展的主要動力。

人本心理學的學習理論

1. 馬斯洛的學習理論
馬斯洛對於學習與教學有兩點主張,其一,他認為學習不是外鑠的,而是內發的,學生本身生而具有內發的成長潛力。外鑠的學習是指條件作用下的學習,對學生來說,外鑠學習是缺少個人意義的,只是對個別刺激所做的零碎反應。像這種學習,無論學到的是什麼,都不是學生自己決定的,而全是教師或實驗員加諸予他的。
其二,他認為,教師的任務不是教學生學知識,而是為學生設置良好的學習環境,讓學生自由選擇,自行決定,他就會學到他所需要的一切。學習活動應由學生自己選擇和決定,教師只能輔導而不能強制學生學習,學習的活動應由學生自己選擇和決定。教師的任務只是輔導,學生本身自然就有學習的潛在能力。
2. 馬斯洛的需求理論
馬斯洛曾先後兩次提出需要層次的理論,歸納起來可分為七個層次,按低級排到高級,呈一個金字塔的階梯:
  1. 生理需要:對食物、飲料、氧氣、睡眠和性的需要。
  2. 安全需要:對安全感、穩定性和擺脫恐懼、焦慮的需要。
  3. 歸屬和愛的需要:對歸屬感、愛情、友誼和擺脫孤獨的需要。
  4. 尊重的需要:自尊和來自他人尊重的需要。
  5. 認知需要:認識和理解的需要,其中認識需要是基本的
  6. 審美需要:對真、善、美追求的需要。
  7. 自我實現需要:對實現自己的潛能、創造力、理想和信念的需要。
馬斯洛把前四種歸為基本需要(因缺乏而產生的需要)把後三種歸為發展需要(存在的價值或後需要)。需要層次說明了人同時具備了與動物相似的缺乏性本能需要,以及人類特有的成長性自我實現需要。亦可以說人生的發展必須由基層需要的逐步滿足而來。
待基礎需要滿足之後,自我實現的獨特天賦需求就應成為我們成長的最高目標。理論上,自我實現需要的出現應是必然性的、是全面性的,但因有選擇因素的存在,其達成又變得似是偶然性、是部分性的。其為何受到阻滯,馬氏亦提出了關鍵的看法。
3. 馬斯洛的教育觀
在教育的立場上,應該正視應如何減少學生外在環境的挫折,及增加內在面對自我實現的勇氣。在需在層次依序滿足及發展自我實現的核心思想上,馬斯洛有關教育的意見如下:
1.教育的目的,在於輔導需求動機的成長至自我實現。教師首先必須了解學生的基本需要層次是否滿足。具體而言,生理方面關係到學生的營養及體格是否合乎標準;安全方面關係到學生家庭是否和諧、校園設備是否容易發生危險;愛和歸屬方面關係到是否教師與學生之間交流順暢;尊重方面關係到教師是否已留意到學生的特殊背景和個別差異。在確定基本需要已經適當滿足之後,學生始有發展自我實現需求的可能,才能在學習上發展其潛能。
2.傳統意義上,學生的學習態度常取決於外在因素:如為了家長、教師的獎勵而盲目爭取成績等。但人本主義學者認為學生的學習動機,應來自內心的興趣。亦即要培養其自發性的求知精神,使學生由知識學習中,同時更加了解自己,悅納自己及環境,從自在學習的教化成就中,體驗可能的高峰經驗,規劃出人生追求的美好境界。適當的教育可使兒童心智成長,不適當的教育反到會斲喪兒童心靈上的生機,教育的責任何其重大。
  • 康布斯(Arthur Combs)的學習理論:
  1. 欲了解人類行為,必須從行為者的觀點,了解其對事物的知覺感受:知覺是構成信念的基礎,不同的知覺產生不同的信念,不同的人既對同一事實產生不同信念,自然該項事實對不同的人,也就具有不同的意義。如:教師欲了解學生的行為,必須先了解其如何感受該情境及所採之行為方式,有時,教師認為學生行為是怪異的,不應該的,但學生自己卻未必有同樣的感受,一個學生犯規,並不是他明知錯誤而犯規,而是他只知道他那樣做,才會感到滿足。
2. 人是永遠有動機的:人在任何時刻都不會沒有動機,談到人的動機之有無時,只能說某些人會對他目前所面對的不願做的事缺乏動機而已,但絕不能說他們沒有動機,換了另一件事可能就立即有動機。如:學生對讀書缺乏動機,換一個讀書以外的情境,他可能有強烈的動機,因為讀書對他來說,在知覺或信念上都缺乏意義,所以教師欲改變學生行為,必先改變其知覺感受。學生必有動機,只是教師要知道,學生的學習動機未必專注在他所教的科目上。因此,如何使學生的學習動機專注於其為學生所設定的學科上,才是教師無可旁貸的責任,亦是教學成敗的關鍵所在。成功的教學不是在於教師教給學生多少知識,而是在於教師能啟迪學生使知識個人化,從而獲得意義。
3. 學習主要有二部分,即獲得新知、並將此項新知內化於心靈中:所以,教學並不在教給學生多少教材知識,而在於如何幫助學生從教材中獲得個別化意義,若學生能將所學教材與生活相關聯,則教學即告成功。康布斯主張,教育的目的絕不只限於教學生知識或謀生技能,更重要的是針對學生的情意需求,使他能在知(知識)、情(情感)、意(意志或動機)三方面均衡發展,從而培養其健全人格。學生的情意需求,是指他們在情緒、情操、態度、道德與價值判斷等多方面的需求。稱此等行為的學習為學生的需求,原因是此等行為關係到人與人的關係,是人在社會生活方面律己、待人、處事所需要的能力。
  • 羅傑斯(Carl Rogers)的學習理論
羅傑斯對人性是積極樂觀的。他相信人是理性的、能夠自立,對自己負責,有正面的人生取向;在尊重和信任的前提下,人是會有積極及建設性去發展的傾向的。他又相信人是有一種成長的衝動,只要有適當的環境,人是會努力成長,達致成熟的行為。人旳生存動機,對羅哲斯來說,就是要全面地發展自己的潛能,要獲致成長和自我實現。
1. 學生為中心的教育理念 - 當事人中心治療法:
當事人中心治療法主要的觀念是一種治療關係,包括了真摯、尊重和同感。在輔導過程中,若以下六項條件出現,就會使輔導者性格改變:
  • 兩人在心理上有接觸。
  • 當事人在無助,混亂中 。
  • 治療員在真摰、尊重和同感的關係中傾談。
  • 當事人感到無條件的接納。
  • 當事人不再從自己的觀點立場來看。
  • 當事人能體會到治療員對自己的尊重和同感,最後令他們有性格及思想上的改變 。
因此,羅傑斯提出優秀治療員的三個基本條件:
  • 真誠一致
  • 無條件積極關注
  • 同理心。
2.自由為基礎的學習原則
(一).人皆有其天賦的學習潛力:教師必須認定每個學生軍各有其天賦的學習潛在能力。人類的天賦學習能力,自幼即表現在對環境的探索、對世界事物的好奇。例如:兒童學習騎自行車時,忍受無數次跌傷痛苦卻仍奮力不懈。兒童對於學習上適度的困難,多能自行克服。
(二).教材有意義且符合學生目的者才產生學習:教材必須符合學生的生活經驗,因為只有增進它的生活經驗,才有助於實現它的生活目的。
(三).在較少威脅的教育情境下才會有效學習:此處的威脅,是指個人在學學過程中音種種因素所承受到的精神壓力。例如:學生因成績不如人而感到威脅。學生常因威脅不能排除而感到自卑,因自卑而喪失自信自尊,終而自暴自棄。教師必須充分了解每個學生的情況,讓學生獲得成功的機會多於失敗。
(四).主動自發全心投入的學習才會產生良好效果:安排學生學習不能使用逼迫方式,只需提供學生學習活動範圍,讓學生自由選擇決定他們的方向,去探索發現結果。教師只是從旁協助,以減少阻力與挫折。只有自動自發的學習活動,才會使學生全心投入。
(五).自評學習結果可養成學生獨立思維與創造力:以自由為基礎的教學設計,其基本理念之一,就是要學生對自由選擇的學習結果,從是自我評量;除了核對答案與改正錯誤外,並進一步檢討,從而作成結論以示自我負責。
(六).知識外重視生活能力學習以肆應變動的社會:學校除了知識教學外,更應培養學生自行求知的能力與興趣,不斷自我充實。此外,讓學校教學活動生活化,學生在自由學習活動中認識自我,了解個人與社會的關係,培養多方興趣以為將來選擇作準備。


主要理論[編輯]
  • 馬斯洛提出的需要階梯與自我實現等理論
  • 卡爾·羅哲斯提出的個人中心治療和同理心等治療理論,他亦在人本主義的治療中特別重視治療師必須要有三個特質/態度:真誠、一致、無條件正向關懷與同理心。而非看重治療的技巧。
行為主義學派/行為主義取向(Behavioral perspective)(外顯)[編輯]
  • 成因:古典制約、操作制約。
  • 治療:削弱制約,如:暴露療法(古典制約):系統減免法或洪水法、他人示範 (社會性的操作制約)。

行為主義取向認為可觀察、可量化的行為反應才是可被接受的心理學資料,心理動力方面的歷程則顯得太過於模糊。主要論點有俄羅斯心理學家伊凡·巴夫洛夫(I. Pavlov, 1849年9月26日 – 1936年2月27日)的古典制約論(Classical Conditioning)、美國心理學家伯爾赫斯·法雷迪·史金納(B. F.Skinner, 1904年3月24日 – 1990年8月18日)的操作制約論(Operant Conditioning),以及美國心理學家桑戴克(E.L. Thorndike, 1874年8月31日-1949年8月9日)的學習三定律(Thorndike's Laws of Learning)。

1.古典制約:讓某樣我們平時不害怕的東西 A(制約刺激 CS, Conditioned Stimulus)和令我們害怕的刺激物 B(非制約刺激 US, Unconditioned Stimulus)不斷重複配對出現,使我們對平時不恐懼的 A 也產生恐懼感,即非制約反應(UCR, Unconditioned Response)的制約反應(CR, Unconditioned Response),形成異常行為,這就是所謂的刺激替代歷程。經典案例為狗的分泌唾液實驗:巴夫洛夫穿著實驗用的白衣進入動物房,把狗罐頭倒進餐盤中,餐盤中的狗食對狗而言是一種非制約刺激(US),因為可以自然地引發狗流口水的反應,而這種因非制約刺激(US)引起的反應也就是非制約反應(UR)。
古典制約學習之基本現象:
  • 消弱(extinction):古典制約學習完成之後,如果只是出現制約刺激,不再出現非制約刺激,那麼,已建立的制約反應未來也將會逐漸減弱,甚至不再反應,這種現象稱為消弱。
  • 自發恢復(spontaneous recovery):當制約反應被消弱之後,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如果再出現制約刺激,個體又會出現制約反應,這種現象稱為自發恢復。
  • 類化(generalization):當古典制約學習完成之後,與制約刺激類似的其他刺激,也能產生同樣的制約反應,這種現象叫做刺激類化。
  • 辨別(discrimination):古典制約學習完成之後,如果有其他與制約刺激類似的刺激同時出現時,個體只對特定的制約刺激做反應,而對其他刺激則不作反應,這種現象叫做辨別。
  • 高次制約學習(higher-order conditioning):古典制約學習完成之後,如果將另一新的刺激與原來的制約刺激配對出現多次後,新的刺激也可引發個體原來的制約反應,這種現象叫做高次制約學習。
2.操作制約:加強個體不適應行為的發生頻率,使其產生異常行為,也可以懲罰適應性行為,降低其發生的頻率而產生異常行為。著名案例為美國心理學家愛德華·桑代克(Edward Lee Thorndike,1874年8月31日-1949年8月9日)以貓咪進行的迷籠(puzzle box)實驗[1]:當貓初放進籠時,動作是紊亂的,直到偶然碰到門而使門自動開啟,進而取得籠外的食物。之後再將貓放進籠時,其紊亂動作減少,偶然碰到門把的機會反而逐漸增加。
3.學習三定律:練習律、準備律和效果律。
(1)練習律:是刺激與反應的連結,隨練習的次數而定。
(2)準備律:是刺激反應的聯結,隨個體身心準備狀態差異而異。個體在需求狀態下反應時,將因反應而獲得滿足,有過滿足的經驗,其後在相同情況下會出現相同反應。
(3)效果律:是刺激反應的聯結,視反應後是否能獲得滿足的效果而定。對預先設定的刺激表現反應,反應後獲得獎賞,則使刺激反應聯結增強。如史金納箱的大白鼠壓桿實驗,經由改變行為結果來改變行為 CS ─ CR ─ UCS ─ UCR(桿 - 壓桿 - 食物 - 吃食)。
  • 大白鼠壓桿實驗:老鼠在空箱子內經由多次誤觸桿子而得到食物,使牠學會以「壓桿」的手段來獲取食物,這個手段便對老鼠形成一種「工具制約」。
學習增強效果之安排:
  • 正增強(positive reinforcement)、負增強(negative reinforcement)、正增強物、負增強物:某一刺激物能使個體感到滿意、愉快或興奮,因而強化了該反應者,該刺激物即稱正增強物;反之為負增強物
  • 原增強(primary reinforcement)、原增強物、次增強(secondary Reinforcement )、次增強物:至於利用原增強物來強化個體反應的任何措施或安排,就是原增強。事物本身原不具增強作用,但因常與原增強物伴隨出現,久而久之,經由個體多次學習之後,也就具有增強作用,這類事物稱為次增強物。

因此,個體行為之所以被壓抑或缺乏,並不是因為那個人不知道如何採取有效的行動,而是因為制約、學習造成的高焦慮引發行為的僵化,干擾個人把計畫轉為有意義的實際行動。或者是因為個人已習得自我挫敗(self-defeating)的策略。所以若找出環境中維持異常行為的事件及因素,研究者可試著操縱這些變因,削弱或改變制約,以修正其行為。

認知主義學派(反行為主義)/認知取向(cognitive perspective)[編輯]
  • 成因:錯誤的信念與歸因習慣。
  • 治療:挑戰/改變錯誤的信念和歸因習慣。

認知觀點認為我們不應該期待從刺激環境、強化物或外顯反應的客觀現實中,找到心理異常的根源。在異常功能中,重要的反而是我們的知覺方式及思考方向(無論是對自身、對自身和他人關係、對自身的環境)。在認知的變項中,個人的自尊、持有的信念等因素,都會引導(或誤導)我們的適應性反應。

因此根據認知觀點,異常行為並非直接源於事件,而是因為我們對事件的知覺與解釋的傳達過程受到扭曲。可能是思考過程的扭曲,像是憂鬱的人輕視自己的成就、認為自己做什麼都失敗,或是思考內容的扭曲,例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當以上這些想法重複出現而成為一種習慣、自動思考,就會造成個體高頻率地感到焦慮、沮喪而有異常行為。因此,此觀點對心理異常的治療方向,是協助當事人改變其對事件的錯誤歸因與思考習慣。

神經生物學派/生理心理取向(biological and psychological perspective)[編輯]
  • 成因:遺傳、神經傳導素失衡可以導致局部腦區失能。
  • 治療:避免基因-環境交互作用、藥物治療、電治療(rTMS)、電痙攣療法(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縮寫:ECT)。

生理心理學取向認為,異常行為是因為神經系統(尤其是腦)或是內分泌系統(賀爾蒙)發生異常所致。這些生理問題通常包括腦部結構異常、組織異常、神經元傳遞神經傳導物質的功能異常,例如:腦瘤或腦部損傷導致攻擊行為、化學遺傳物質或賀爾蒙失衡,以下我們從基因和神經科學兩個不同層面來討論。

  • 基因分子遺傳學(Molecular Genetics)從擁有共同行為或特徵的人身上,辨別其基因是否相似;例如:辨別擁有某些基因序列是否使得人較容易得到憂鬱症,不過基因同時也會受外在環境的影響。
  • 神經科學:探討大腦的結構和功能以及神經系統對心理疾病的影響。人的體內有許多神經傳導物質,有許多都已經被證實和心理疾病相關,例如: GABA正腎上腺素和焦慮疾患相關;血清素多巴胺和憂鬱疾患相關。而心理疾病的治療方式就是透過藥物改變神經傳導物質的活性。

不同學派對心理異常的解釋

學派 成因 治療
心理分析學派/心理動力取向 本我(id)與超我(superego)產生衝突,這些衝突被自我(ego)壓抑在潛意識中,沒有化解。 將潛意識的衝突提升到意識的層次,如:自由聯想、夢的解析。
人本主義學派/人本論取向 自我概念與經驗的不協調。 主動關注以及同理當事人以幫助其自我接納與成長。
行為主義學派 古典制約、操作制約。 削弱制約,如:暴露療法(古典制約):系統減免法或洪水法、他人示範 (社會性的操作制約)。
認知主義學派(反行為主義)/認知取向 錯誤的信念與歸因習慣。 範挑戰/改變錯誤的信念和歸因習慣。
神經生物學派/生理心理取向 遺傳、神經傳導素失衡可以導致局部腦區失能。 避免基因-環境交互作用、藥物治療、電治療、電痙攣療法
文化取向(culture perspective)[編輯]

文化取向的心理學家強調,文化背景在人類行為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他們認為異常行為是文化上的特徵。如一個行為在一個文化中被視為正常,有可能在另一文化中被視為異常。例如:牛肉在美國被廣泛食用,但在印度由於宗教、民俗信仰的關係,認為牛是神聖的象徵,吃牛肉就被視為異常行為。同樣的異常行為在不同文化中有不同的表達方式,比如在某個文化中,發抖或體重減輕代表焦慮與憂鬱,但在另一文化中,極度感到恐懼或認為自己沒有價值,才是判斷焦慮與憂鬱的標準。另外,有些異常行為有其發生地點的侷限性,例如:在歐美地區,厭食症很常見,但在非洲及亞洲就很少見,這是不同地區文化之間的差異性所導致。

折衷取向(transtheoretical perspective)[編輯]

上述六個取向都是單一取向性地解釋人類所有的異常行為,但實際上沒辦法完全解釋所有的異常行為;相反的,這些取向是相關連且互補的,像是認知取向中扭曲的想法可以用生理心理取向來解釋成因,這些不同的取向可以各自深入的說明特定的心理異常,所以許多心理學家認為要解釋異常行為最好的方式就是整合這些觀點,形成「折衷取向」。折衷取向對異常行為的解釋主要有幾個面向:個體生理上易染病的體質、特定文化中的特定事件與情境、扭曲的思考過程和不當的情緒反應。

心理病態的病理理論[編輯]

  • 低恐懼假說(low fear hypothesis)
  • 低焦慮假說(low anxiety hypothesis)
  • 無良知假說(without-conscience hypothesis)
  • 被動學習不佳假說(poor avoidant learning hypothesis)
  • 無情感假說(callousness hypothesis):無情感或無法覺察自身情感
  • 反應調控假說(response modulation hypothesis):認為精神病是一種注意力障礙,並非因缺乏同理心或恐懼而引起。假設當個案專注於特定目標時,通常會無視與目標無關之外界信號(試圖阻止進行反社會行為等),不顧一切得到他所需要的東西。

心理衡鑑(psychological assessment)[編輯]

心理衡鑑是一套用來了解心理異常狀態的方法,在臨床心理學的應用屬於相當重要的一環。心理衡鑑的發展始於 1986 年美國心理學家萊特納·維特默(Lightner Witmer, 1867年6月28日 – 1956年7月19日)在美國賓州大學建立第一間「心理診所」,採用智力測驗來了解與評鑑兒童個案的學業問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徵召了兩百多位臨床心理學者到軍中進行心理測驗以評估士兵的心理狀況,並對其進行個別與團體的治療工作。從二戰開始,臨床心理學逐漸受到重視,而心理衡鑑在其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臨床心理師透過心理衡鑑的方式,去診斷、評估個案或病人的心理狀況,了解其心理異常的狀態。值得一提的是,當一個人去看臨床心理師時,除了自我評估(self-report)外,還需要結合臨床心理師的觀察判斷來做綜合評估,而且在心理衡鑑後的治療(treatment)與衡鑑(ongoing assessment)過程通常會不斷重複。臨床心理衡鑑的方法包括觀察法、心理晤談、心理測驗等。

心理衡鑑有分為廣義和狹義:

1. 廣義的心理衡鑑:對各種心理和行為上問題的評估,常運用於醫學、心理學和社會學等領域。主要用來評估行為、認知能力、人格特質和個體與團體的特性,幫助我們做出判斷、預測及決策。
2. 狹義的心理衡鑑:臨床評估,是指在心理臨床與諮詢領域運用專業的心理學方法和技術對來訪者的心理狀況、人格特徵和心理健康做出相應判斷,必要時做正確的解釋,在此基礎上進行全面的分析和鑑定,為心理諮詢與治療提供必要的前提和保證。

觀察法[編輯]

臨床工作師藉由與個案面談來蒐集其資訊,在面談過程中觀察個案的衣著、臉部神情、手部的細微動作,也可以觀察其說話語氣、語調、態度等,甚至是整個面談過程中的情緒起伏。透過其他感覺感官也能觀察到不同的資訊,例如,透過嗅覺可以察覺個案是否有噴香水的習慣或身上是否有異味發出,即是一種直接進行評鑑的方式。觀察法是一種直接對可觀察到的行為進行衡鑑的方式,通常是針對某個特定行為,替觀察者設計合適的記錄與測量方式。在一些情況下觀察法會成為決定性的衡鑑工具,例如當被評估對象缺乏足夠的語言表達能力,或是處於高度抗拒的狀態。觀察工作通常由負責後續治療的心理師執行,或者是由老師、家長、配偶執行,亦可透過個案的自我監控(self-monitoring)來達成。

雖然直接觀察行為在真實情境下的過程非常重要,但非常不容易執行。因此當已鎖定欲觀察的特定行為時,嘗試設法控制該行為發生的時間與地點,為達成此目的,研究者或施測者可能會在實驗室內製造出類似的情境,以便觀察受測者的行為。例如欲研究兒童過動行為,會邀請媽媽與孩子一起待在模擬成家中客廳的實驗室裡,媽媽會被給予一系列要與孩子一起完成的任務。研究者會待在單面鏡後方或影像監控室裡觀察整個過程,並記錄下小孩在媽媽指導下的反應,以及媽媽如何回應小孩的各種反應,這些行為觀察可提供豐富的資訊作為後續治療的參考。

心理晤談技巧[編輯]

心理衡鑑的本質是去找到個案或病人心理異常的表現,在心理衡鑑與後續心理治療的過程中,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是個案願意揭露自己的事實或想法,這通常需要透過晤談獲得。當一個人有異常的狀態時,可能怕別人覺得自己很奇怪,因此通常不會想與他人分享,而在面談遇到這種情況時,臨床心理學家就必須讓案主願意揭露自己內心的想法與事實,抱持著真誠、同理且不批判的態度,並運用各式心理晤談技巧來使案主分享自己的經驗。其中最常使用的技巧是關注(attending)與同理(empathy)(其餘技巧還有情緒辨識、情緒反映、摘要、探問等等),讓對方感受到你願意傾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而非心不在焉。還有其他非語言(nonverbal)的關注技巧,讓個案感到自在、被尊重,被關注又不至於有壓迫感,讓他能夠較開放地表現自己。 同理是指臨床工作者傳達嘗試理解個案心情、經驗,同時將此了解傳達給對方知道,並進一步藉由對方的反應來評估自己是否正確接近了對方的經驗。常用的技巧有:

  1. 沉默(silence): 在個案表達出較其強的情緒或較多反思時,適當的沉默使其稍微冷靜沉澱心情,再深入話題。
  2. 最不具干擾性的鼓勵(mininal encourage): 像是前述的nodding 點頭、嗯哼等反應,既不會打擾其訴說也可以表達自己認同或有在聽。
  3. 重述(restate)或改述(paraphrase): 抓住幾個關鍵或重要的語句,有助個案對像聚焦,避免面談淪為閒聊。
  4. 摘要(summary): 精簡總結個案所說的話,使其旁觀自己的論述,進而補充或糾正臨床工作者的理解,或選擇重要的部分繼續進行陳述。
  5. 反映(reflection): 適時的給予個案反映,反映可能是臨床工作者所理解的情況,可能是表達對個案的某一情緒,也可能是對案主認知的想法等,使案主更進一步探索其核心信念。

關注(attending)是指臨床工作者全心全意專注在個案上,常使用「ENCOURAGES」此方法,意指鼓勵他說下去。這些技巧是利用較多非語言方式,讓個案感到自在、被尊重,促成他能夠較開放的表達自己。

  1. Eye contact-恰當的眼神接觸
  2. Nodding -點頭
  3. Culture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尊重文化和個別差異
  4. Open stance-開放的姿勢
  5. Um-hmm-嗯哼
  6. Relax-放鬆且自然的態度
  7. Avoid disturbing behavior-避免干擾性的行為
  8. Grammar style-配合對方的說話方式
  9. third Ear-用第三隻耳朵傾聽
  10. Space-適當地利用空間


這裡可以特別提到的是,不僅僅是臨床心理師會使用到心理晤談技巧,大家而熟能詳的諮商心理師、臨床心理師,乃至精神科醫師都會需要運用此技巧。然此三者雖有相同之處,卻是三個不同的職業:

  • 諮商心理師(Counseling Psychologist)
主要是運用心理學原理(如心理測量),去理解/幫助個案,不可用藥。
  • 臨床心理師(Clinical Psychologist)
主要是運用心理學原理、精神病(psychosis)或腦部心智功能之心理衡鑑去幫助個案,不可用藥。
  • 精神科醫生(Psychiatrist)
屬於精神病學(Psychiatry),注重精神生理評估。把心理異常當作疾病治療,可用藥。

臨床心理測驗[編輯]

在臨床心理衡鑑中,常會用到智力測驗、性格測驗與神經心理測驗。智力測驗用來測量個案的認知功能,個案如果發生嚴重的情緒或認知障礙,那麼他在智力測驗上的表現,包括常模對照的智商總分、語文與操作智商間差異,或是在測驗的分數分布上很可能會出現明顯的落差。這樣的落差可以使臨床心理師有機會從落差的組型來推測一些可能的心理病理。不過智力測驗在實用上有些缺點,例如,在情緒不穩定的情況下做智力測驗,可能會因為一時的特殊情感而有不同的結果,其他有關智力測驗的詳細說明請參閱第九章〈智力〉

性格測驗(personality tests)[編輯]
  • 自陳式性格量表(self-report personality inventory)
目前美國最廣泛使用的性格測驗為明尼蘇達多相人格測驗(Minnesota Multiphasic Personality Inventory, MMPI)與米蘭臨床多軸量表(Million Clinical Multitaxial Inventor, MCMI)。測驗方式是請填答者填答有關個人行為、信念或感受等問題陳述的答案,請填答者判斷自己的狀況是否相同或負荷程度,通常 1—5 表示非常不同意到非常同意,根據量表所得的內容,臨床工作者可以獲得填答者性格及心理狀態有關的資訊。
明尼蘇達多相性格測驗包括兩種可用的成人版本,1945 年的原始測驗及 1989 年的修訂版。傳統的 MMPI 包含五百五十題自我陳述的題目,這些題目包含身體關切、情緒、性態度、臨床症狀(如恐懼、幻覺),使用於年滿 16 歲、初中以上知識水平及沒有會影響該測驗的生理缺陷。心理學家認為每個人填答類似 MMPI 的自陳式性格測驗都可能有其特數的反應組型,亦即會以某種特定的反應傾向來作答。舉例來說,有一些人不管題目內容是什麼,總是傾向報告自己符合題目描述的狀況;另一些人則可能用一種符合社會期望的方式來作答。以上狀況皆可能使他們的量表分數受影響,因此 MMPI 設置了一些題目來檢驗填答者是否說謊、自我防衛、或是有特定的填答傾向。
米蘭臨床多軸量表是另一被廣泛使用的自陳式量表,它是從美國心理學家希歐多爾·米隆(Theodore Millon, 1928年8月18日 – 2014年1月29日)的性格病理理論發展而得。到目前為止,隨著 DSM 系統的數度更新已經歷經四次改版,它可對應 DSM-5 的診斷系統,是短期內發展速度很快的自陳式性格量表之一,進而成為臨床上愈來愈受歡迎的工具。它適用於十八歲以上的一般人或疾病群體,包括十個臨床症候群分量尺、十五個性格組型分量尺以及五個效度分量尺,可用來評估臨床及換之症狀嚴重度,也可用來了解性格問題與心理病理。
以下為明尼蘇達多相人格測驗(MMPI)的 10 各個臨床量表。
  1. Hs- hypochondriasis 疑病
  2. D- depression 抑鬱
  3. Hy- hysteria 癔症
  4. Pd- psychopathic deviate 心理變態
  5. Mf- masculinity-femininity 男性化-女性化
  6. Pa- paranoia 偏執
  7. Pt- psychasthenia 精神衰弱
  8. Sc- schizophrenia 思覺失調
  9. Ma- hypomania 輕躁症
  10. Si- social introversion 社會內向
在台灣最常使用的自陳式性格量表為臺灣大學心理系柯永河教授所編製的「柯式性格量表」,主要是參考明尼蘇達多相性格量表(MMPI),考量到題目在臺灣之適用性,並根據臺灣心理疾病患者常呈現之症狀編製而成。柯氏性格量表由十一個分量尺所組成,共有二百八十五道題目,可用來評估填答者的性格、心理特質等。而後又納入根據後續研究所新增的六個分量尺,增為三百題,將作答方式自是非題改為六點評量,也增加了性格違常、正常心理特質等向度,共計三十八個分量尺。
  • 投射式性格測驗(projective personality tests)
用來測量受試者潛藏而不願表相的心理特質與狀態。
投射」一詞源自古典精神分析理論,意指「個體將本身內在經驗(多半為不被自己所接受的)視為外在現象而不承認其為自己所有的」。心理學家發現,投射現象最容易產生於內容模糊不清、模稜兩可、意圖不明的環境,因此若能建立一個如此的施測情境,而受試者又難以臆測一般人對此情境會有何種反應時,就能引發投射現象,當刺激與指示非常不明確時,受試者就會將自己某部分本來不願意或不易表達的內在經驗,如思考、情緒、態度反應在測驗上。透過這種投射表達的歷程,施測者可以獲取一般溝通方式無法看到的、深藏在潛意識中的心理內容,該測驗通常可用來推測使受試者心理異常的潛意識驅力(drive)與衝突(conflict)。以下為臨床上廣泛使用的投射測驗實例:
由瑞士精神科醫師赫曼·羅夏克(Hermann Rorscharch, 1884年11月8日 – 1922年4月2日)所發展,發表的「墨跡測驗」(Rorschach Test),透過不規則形狀的墨跡來看出測驗者的心理狀態與個性,是臨床上廣泛使用的投射測驗。經過大量訪問、尋找規則,羅夏克醫師發現每個人看些墨漬而描述的各種影像,似乎反映出心理狀態的重要面向,有相同疾病的精神患者會解讀出類似的資訊,而一些極難被發現的精神疾病也可以透過墨跡測驗檢測出來,例如,被診斷為思覺失調症的患者與焦慮症患者的描述往往大不相同。
  • 動態人-樹-房子測驗(Kinetic House-Tree-Person Drawing Test, KHTP)
目前台灣的職能治療師經常使用,在要求受試者在紙上畫出一棵樹、一間房子、一個正在進行動作的完整的人,再藉由對於畫中每一個細節的詮釋來了解受試者的精神狀態、對於自身角色的認知、與他人互動的關係以及潛意識的投射。樹可以表現出個案對於自身的生活方向及與環境的互動狀況,如樹葉的多寡和自己與環境的互動有關。房子則能代表受試者與家庭的關係及成長過程;人的表情、正在從事的事則可以了解受試者目前的心情。
依據哈佛大學教授繆瑞(Bowan Murray)的需求理論(need theory)發展出來的工具。受試者觀看一張張黑白圖片,並對每張圖片編說一個故事,這些編造出來的故事大多會和受試者的過去經驗相關,不論引進這些經驗的念透是否是有意識的,最終將達到使受試者對評估者的戒心降低的效果。例如一位正身受升學壓力所苦的青少年,可能會說出成就壓力與期待,以及對父母感到憤怒的故事。
  • 神經心理測驗(neuropsychological tests)
是用來評估腦部功能的一系列重要方法,常與其他生理檢查合併進行。該測驗可偵測腦部功能缺失辨識特定腦區損傷,例如,腫瘤(tumors)、中風(stroke)、腦傷(head injury),其背後原理是基於不同心理功能(處理速度、記憶、語言等)會與特定的腦部區域功能有關,因此在特定測驗上所發現的功能缺損可推測其對應的腦區可能受到傷害。最常見的測試方式分為單個測驗和成套測驗。以腦區區分可以分為額葉功能測驗、顳葉功能測驗、頂葉功能測驗、枕葉功能測驗以及判別大腦左右兩側功能的測驗;以功能性區分則可分為說話順暢、抽象執行功能、信息處理速度、工作記憶等測驗。
共十個分測驗,分成幼兒兒童成人三個不同版本。該測驗中有部分為語言測驗,部分為非語言測驗,前者包括失語症篩查試驗(Aphasia Screening Test)及追蹤測試(Trail-Making Test),後者包括韋式智力量表(Wechsler Intelligence Scale)、語音聽覺測試(Speech Sounds Perception Test)及海濱節奏測試(Seashore Rhythm Test)等。
是由內布拉斯加大學的戈爾登(CJGolden)及其同事根據蘇聯神經心理學家亞歷山大·魯利亞(Алекса́ндр Рома́нович Лу́рия,1902年7月16日-1977年8月14日)編制的一套神經心理測驗修訂而成的。用來評估學習經驗認知技能,分為成人版的 15 歲以上及兒童版的 8-12 歲。該測驗視整個大腦為一個系統,每個行為都包含一定數量的腦區,系統中的每個區域都被看作是一條鍊子上必需的一環,因此如果任何一環受到損傷,整個系統就會垮掉。用將大腦區域進行分級的方式,以幫助確定受損區域,能夠區分腦損傷和精神疾病。
  • 快速神經學甄別測驗(Quick Neuropsychological Screening Test, 簡稱 QNST)
是為了解決多數神經心理成套測驗實施起來複雜、操作不易、耗時長等問題而編製得更簡便有效的測驗,主要用於篩查而不能用於診斷。由於設計內容較少,測驗所需時間也較短,大約 20 分鐘左右即可完成,適用於 5 歲以上人群。主要反映受是者的感知覺、運動控制、平衡、節律和空間知覺等方面的能力,可用來測驗對於腦功能缺陷、學習困難或學習障礙的兒童做甄別。
心理衡鑑項目[編輯]

以衛生福利部台中醫院為例,該院的心理衡鑑項目大致可分為四類:

一、智能評鑑:依據智力測驗結果及各項適應水準,對個案的智能狀態進行評估。其所採用的評估量表有:

  1. 魏氏成人智力量表第三版(WAIS-III WAIS-IV)
  2. 魏氏兒童智力平量第三版(WISC-IV)

二、人格評鑑:以臨床面談與特定人格測驗,完成對個案人格的評估。其中包括投射式性格測驗或自陳量表。所謂的投射測驗,是指講出對刺激物的想法或感覺,可透露內心衝突或思考歷程。其所採用的評估工具有:

  1. 班達完形測驗(Bender Gestalt Test):此測驗透過是讓受測者一面看圖形,一面仿照所看見的圖形來繪圖。在解釋測驗分數時,將正確的圖形與錯誤的圖形數目,分別與每一年齡組的「正常」分數加以比較。
  2. 畫人測驗:以人物畫的方式,推測兒童認知的發展程度,快速客觀地篩選出智能障礙兒童。
  3. 米蘭臨床多軸量表(MCMI):適用於 18 歲以上的成人,主要依據米蘭的人格理論與 DSM 編製題項。
  4. 人際行為量表(IBS):測量在人際互動的行為反應中,相當重要的兩種行為表現:自我肯定與攻擊行為。
  5. 五大性格量表(NEO-FFI)
  6. 基本人格量表
  7. 健康、性格、習慣量表
  8. 戈登人格剖析量表(GPP-I)

三、失智評估:施行知能測驗(MMSE、CASI)來評估個案的認知功能,並於其主要照顧者進行會談(CDR),以了解個案原先的生活功能及病程變化,判斷其是否有失智現象及退化程度。其所採用的評估工具有:

  1. 簡易智能評估(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簡稱 MMSE):評估項目包括定向感、注意力、 記憶力、語言、口語理解及行為能力、建構力等項目,評估過程無時間限制,滿分是 30 分,分數越高表示認知功能越好,答對一項給一分,總分若低於 24 分表示個案有輕度認知功能障礙,若低於 16 分則表示有重度認知功能障礙。
  2. 認知功能篩檢量表(Cognitive abilities screening instrument,簡稱 CASI):評估項目包括期記憶,短期記憶、時間空間定向感、注意力、心智操作和集中力 、思考流暢度,語言及基本認知功能、抽象思考能力及判斷力和手眼協調構圖能力。評估過程包含 25 題,滿分為一百分,經由固定的換算方式測驗。
  3. 臨床失智評估量表(Clinical Dementia Rating,簡稱 CDR):臨床失智評估量表 CDR 共分為 M、O、JPS、CA、HF、PC 等六個項目,而每個項目又分為五個程度的狀況包括 0 健康、0.5 疑似輕微、1 輕度、2 中度、3 重度等,其中 M 表示 Memory 記憶,O 表示 Orientation 定向力,JPS 表示 Judgment & Problem Solving 判斷及解決問題,CA 表示 Community Affairs 社區事務,HF 表示 Home Functions 家居及嗜好,PC 表示 Personal Care 個人照料。

四、情緒評量:進行臨床會談與特定情緒或人格量表,比對標準分數及個案主管陳述之感受,以完成個案的情緒評估。其所採用的工具有:

  1. 貝克憂鬱量表(BDI-II)
  2. 貝克焦慮量表(BAI)
  3. 貝克自殺意念量表(BSS)
  4. 貝克兒童及青少年量表(BYI)
  5. 老人憂鬱量表(GDS)
心理衡鑑項目 說明 評估量表/工具
智能評鑑 依據智力測驗結果及各項適應水準,對個案的智能狀態進行評估。 1. 氏成人智力量表第三版(WAIS-III WAIS-IV)

2. 魏氏兒童智力平量第三版(WISC-IV)

人格評鑑 以臨床面談與特定人格測驗,完成對個案人格的評估。 1. 班達完形測驗

2. 畫人測驗
3. 米蘭臨床多軸量表
4. 人際行為量表
5. 五大性格量表
6. 基本人格量表
7. 健康、性格、習慣量表
8. 戈登人格剖析量表

失智評估 施行知能測驗評估個案的認知功能,並於其主要照顧者進行會談,判斷其是否有失智現象及退化程度。 1. 簡易智能評估

2. 認知功能篩檢量表
3. 臨床失智評估量表

情緒評量 進行臨床會談與特定情緒或人格量表,比對標準分數及個案主管陳述之感受,以完成個案的情緒評估。 1. 貝克憂鬱量表(BDI-II)

2. 貝克焦慮量表(BAI)
3. 貝克自殺意念量表(BSS)
4. 貝克兒童及青少年量表(BYI)
5. 老人憂鬱量表(GDS)

柯氏性格量表[編輯]

在台灣,最常被使用的自陳式性格量表為台灣大學心理學系柯永河教授所編製的「柯氏性格量表」。

柯氏性格量表(1977)各分量尺簡述:

分量尺名稱 意義
疑心量尺 高分者疑心較重,不易相信他人
慮病量尺 高分者較憂慮身體健康,較易以生理病狀表達心理問題
離群量尺 高分者對人際關係冷淡、無興趣,且具有思覺失調症性格傾向
信心量尺 高分者精力充沛、信心強,興趣較外向
自我強度量尺 高分者具較高的自我強度,較能瞭解自己的生活經驗,據較好的性格彈性
自卑量尺 高分者態度消極、悲觀、自卑
焦慮量尺 高分者神經質傾向強,在新環境中容易感到焦慮
強迫性格量尺 高分者具有強迫性格,辦事認真,對時間、金錢、情感的態度嚴謹,好整潔、整齊
性壓抑量尺 高分者常以壓抑態度處理性之衝動與興趣
攻擊性量尺 高分者攻擊性強,對於人與環境持有強烈不滿
獨立量尺 高分者具較強支獨立性格,凡事喜歡由自己計劃、執行
男性量表 高分者具有較強的男性行為傾向
女性量表 高分者具有較強的女性行為傾向
外向量尺 高分者較外向、好人群
神經質量尺 高分者神經質行為強
精神病量尺 高分者精神病行為傾向強
精神官能症量尺 高分者精神官能症之可能性大

該量表於 1998 年有重新修訂,細分出共計 38 個量尺,包含原有的 11 種量尺在內。

柯氏性格量表適用對象:

由於此量表為一種文字上的測驗,在某些字題內容可能較為抽象或特殊,因此柯式建議較適用於國中一年級以上,且其智商在九十以上的人。根據柯氏所說,他不曾對小學以下使用過此量表,因此效度無法確定,若要適用於該類人可能須延長時間或給予適當解釋。

柯氏性格量表使用:

目前最多是用在學校的輔導單位,主要是了解學生的心理健康狀態,並加以作為學校適應程度的指標;其次則是醫療單位,用以了解患者的心理狀態,其中精神科的使用頻率最高;接著是學術研究及輔導學界的研究。

心理診斷與衡鑑:類別取向及項度取向[編輯]

現行對心理疾病的診斷分類,主要採取的是類別取向分類(categorical classification),對疾病診斷採取二分的判斷。例如病人是否患有憂鬱症?類別取向分類常被批評的地方在於,此種二分的診斷方式忽略了正常道異常之間往往是一個連續軸向。一個行為的正常或異常,其差異往往是程度上的不同,而非本質上的不同。因此進行類別取向的區分,可能會導致對於診斷分類的誤解。相反地,向度取向分類(dimensional classification)認為診斷應該要在可量化(quantitative)的向度上進行評量,例如已一到十的十點量尺來評估焦慮,一代表沒有焦慮,十代表極度焦慮。根據在同一診斷概念中每個向度的得分,可以標定受測者在此診斷概念中所處的位置。當然,透過設定量表分數切截點(cut-off point),向度取向分類可以轉換為類別取向分類。事實上,要採用類別取向還是像度取向的系統來對疾病進行分類,並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容易。以高血壓為例,血壓的測量可以得到一個連續的數值,這和項度取向的預設相符;然而,臨床醫師要判斷一個人的血壓是否高到需要服用降血壓的藥物,例如,不同焦慮症狀的嚴重程度屬於連續變項,符合相度取向的預測,但針對極端焦慮者創造出一個類別取向的疾病診斷,亦有其重要性存在。

在臨床症狀的分類與評估上,雖然類別取向與項度取向是兩種不同的分類方式,但兩者間的關係應為互補而非互斥,像是項度取向的評量常會應用在特定診斷類別的治療中。此外,類別向度的評量有時可以被轉換為相度取向的評量,反之亦然。類別取向的優點在於方便臨床溝通及實徵研究使用,但也可能因此過度簡化了疾病的本質;項度取向的優點在於能良好的描繪症狀,但決定需治療的分數切截點卻是一個問題。總結來說,不論在臨床實務或實徵研究上,能有彈性地使用類別取向與向度取向,會是一個比較適當的做法。過去以類別取向分類為主的精神疾病診斷,目前在最新版本的 DSM-5 中也常是納入了向度取向的分類方式。

現行的診斷系統:DSM-5 及 ICD-11[編輯]

由美國精神醫學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 DSM),是世界各國心理健康專業最常用來診斷精神疾病的指導手冊,內容包含各項精神疾患的診斷準則,除了可供臨床工作者使用,也可做為健康照護系統與社會保險制度的參考。世界衛生組織(WHO)於 1939 年首度將精神疾病納入國際通用的國際疾病與相關健康問題統計分類(International Statistic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 and Related Heath Problems, ICD)中。目前使用的最新版本 DSM-5 於 2013 年五月出版,和之前的版本相比,首度引進項度取向診斷,為治療提供更精確的資訊。但DSM-5亦有諸多為人所詬病之處,例如其修訂缺乏經驗的支持、評分者間信度在部分疾病中較低、書中有修訂不佳或前後矛盾之狀況、修訂組成員與藥廠有利益關係等。並且自DSM-I至DSM-5,手冊呈現越來越厚的趨勢,可見心理疾病之界定標準並非絕對,隨時代變化而有所改變和增減,也可見隨文明發展後,心理疾病之多發及多元化。

WHO 於 2018 年出版的 ICD-11,包括各個疾病的分類名稱以及標準格式化的定義與診斷準則之內容描述,也納入新的診斷,例如近年頗受矚目的遊戲疾患(Gaming disorder)等。

ICD-11 和 DSM-V 的制定過程中,世界衛生組織 (WHO) 和 APA 努力協調這兩個系統。在一個版本—ICD-10 及 DSM-IV 兩套系統開發時,美國酒精、藥物濫用和心理健康管理局( US Alcohol, Drug Abuse, and Mental Health Administration (ADAMHA)) 自 1978 年開始,贊助與 WHO 及 APA 為期 16 年的合作計畫,為要協調統一兩個系統,WHO 和 APA 雙方也同意,為了國際上合作與研究的便利性,應減少兩套系統之間的差異。而在 ICD-11 及 DSM-V 制定時,更成立 ICD-DSM 協調小組,並多次開會討論兩本手冊的分類架構。不過因為 ICD-11 剛開始制定時,DSM-V 的擬定已進入尾聲,所以主要由 ICD-11 的團隊參照 DSM-V 的提案進行評估,雖然沒有限制兩者不得有差異,但會希望這些差異是有意義的,且 ICD-11 的團隊能闡明保留這些差異的原因(如:更適合全球應用)。除此之外,目前也有許多研究致力於對照與整合 ICD-11 及 DSM-V,使兩個系統更容易應用於臨床醫療。 [2]

神經生物衡鑑[編輯]

  1. 電腦斷層掃描(CT/CAT Scan):以不同角度的 X 射線照射腦部,藉由不同的部位對 X 射線的吸收率的不同,經電腦運算後合成一個切面的影像。能夠用於偵測活體中大腦結構的異常,例如腦室擴大、腦腫瘤等。
  2. 磁核共振顯影(MRI):使用強磁場使腦脊隨液和脂肪中的氫離子產生共振,藉由氫離子所釋放出的電磁波經電腦處理後合成影像。與電腦斷層掃描同樣地適用於偵測大腦結構的異常,但成像的效果更好,影像更為精密詳細,並且能夠拍攝出任意切面的腦部影像,同時也不需要使用 X 射線。
  3. 正子斷層造影(PET):將放射性溶液作為顯影劑打入血液中,隨著血液的流動放射性溶液會流至不同的腦區,藉由儀器偵測其衰變釋放出正電子。能夠用於偵測不同腦區的血液流量和代謝活性,並推導出神經元的功能。可以使用放射線標定後的葡萄糖作為顯影劑,標定後的葡萄糖進入神經元後會被磷酸化,使其無法離開神經元。透過神經元內所堆積的放射性葡萄糖與衰變後釋放出的正電子的多寡,能夠進行影像重建並推測出哪些部位的活性較高。正子斷層造影需要較長的時間才能夠獲得影像,且影像的空間解析度不夠好,同時也因為輻射的關係使同一人無法在短時間內做多次的造影。
  4. 功能性磁核共振顯影(fMRI):較活化的腦區耗氧量較大,因此血液會提供較多的氧氣供神經元使用,使得較活化的區域充滿攜帶氧氣的血紅素。利用有攜帶氧氣與未攜帶氧氣的血紅素所產生的磁共振訊號不同,藉由儀器測量攜帶氧氣和未攜帶氧氣的血紅素比例。與正子斷層造影同樣地適用於偵測不同腦區的血液流量與代謝活性,並推導出神經元的功能。功能性磁振造影能夠在較短的時間內就取得影像,同時有較好的影像空間解析度,並且偵測方式非侵入性。

心理生理衡鑑[編輯]

  1. 心電圖(EKG):藉由置放於胸膛的電極測量心跳速率。
  2. 膚電反應(GSR):藉由置放於手臂的電極測量汗腺活動性。
  3. 腦電圖(EEG)藉由置放於頭皮的電極測量腦電波的活動性。

心理治療(psychothearpy)[編輯]

本章節的重點為心理異常的現象,下一章則著重於心理異常的治療。因此這裡僅對心理治療稍作簡介,詳細內容請參見下一章。

心理治療是指由受過專業訓練並被認證的心理學家與尋求協助者之間一種正式的互動歷程,而互動的目的是心理學家運用心理學方法來協助後者改善其認知、情感、行為等功能,以減輕其適應困難,並提升其心理健康與適應品質。心理治療一般是基於心理治療理論及相關實證研究(主要是諮商心理學、臨床心理學和精神病學)而建立的治療系統,以建立關係、對話、溝通、深度自我探索、行為改變等的技巧來達到治療目標。

動力取向的心理治療法[編輯]

動力取向心理治療法(Psychodynamic Psychotherapy)肇始於佛洛依德(Sigmund Freud)的古典精神分析,治療目的是讓潛意識的東西提取到意識層面,揭開被潛抑的記憶與釋放無法被接受的情緒感受,並強化自我抑適應外在世界。而常見的治療經常透過催眠、夢境解析、自由聯想、處理阻抗、詮釋移情等技巧,來協助當事人產生頓悟(insight)。此外,此種取向也稱為稱為「洞見取向心理治療(Insight-Oriented Psychotherapy)」

新動力取向的心理治療法[編輯]

許多心理學家無法接受佛洛伊德提出的性決定論及性發展階段論,紛紛提出像是分析心理學、自我心理學、客體關係論等等理論。這些「後佛洛伊德學派」理論共同延續了佛洛伊德的潛意識概念,以及本我、自我、超我相互衝突的動力概念,被稱作新心理動力取向心理治療。 這個取向不再強調性驅力的重要性,而是聚焦在自我不可接受的衝突,以及此衝突對個體的影響。其中,分析心理學把重點放在個體化歷程、自我心理學則強調自我適應外界環境的重要性、客體關係論則較為重視嬰兒與母親的互動經驗。常見療法有以下幾種:

  • 認知行為取向的心理治療(Cognitive-Behavioral Therapy, CBT):使患者了解某些憂鬱情緒不是永恆、持續性的,用觀念跟患者溝通。
  • 人本取向的心理治療(Humanistic Therapies):牽涉到看待自我跟別人對自我的看法,故可能採取團體治療的方式。
  • 神經生物的心理治療(Biomedical Therapies):以吃藥的方式增加血清素等。
  • 人際取向心理治療(Interpersonal Psychotherapy, IPT)
  • 支持性心理治療(Supportive Psychotherapy)
  • 團體心理與家族治療(Group Psychotherapy):不一定適合每個患者。如每個人的身體狀況不同,可能要開不同的藥物;又或者需要一對一的深入晤談,而非團體活動。
  • 策略或系統取向心理治療(Strategic or Systemic Psychotherapy)
  • 音樂治療(Music therapy)


心理異常的分類模式[編輯]

心理疾病的診斷分類:目前對心理疾病診斷的分類主要採取類別取向分類(categorical classification),二分法的判斷(也就是"得病"或"非得病"),但其缺點在於忽略了正常到異常之間是一個連續的狀態,所以判斷可能易出現錯誤,相反地,向度取向分類(dimensional classification)提倡診斷應在可量化(quantitative)的向度上進行評量,在臨床的評估上,兩分類算是互補的關係,向度取向分類通常用在特殊疾病診斷之中.兩者都是可以視情況而互換的,類別取向分類的優點在於方便臨床溝通但也過度簡化了疾病的本質;向度取向分類的優點在於能清楚地描述症狀但卻無法決定需要治療的確切分水嶺,所以我們應該要彈性地使用兩者才比較恰當。隨著時代的演變再調整,像是過去以類別取向分類為主的精神疾病診斷,在目前最新版的 DSM-5 中加入了向度取向分類就是一例。

國際疾病分類系統(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ICD)是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頒布的精神疾病分類組織。他大致對應於美國目前所使用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簡稱 DSM)。國際疾病分類系統設定所有標題下的次要標題,並且提供廣泛的症狀用以診斷。

傳統上,我們將心理異常問題簡單區分為神經病以及精神病。神經病(neurses)的特徵是焦慮,不快樂和適應不良的行為但是極少數會嚴重到必須住院的地步。神經病患者通常能夠在社會中維持正常的社會功能,儘管無法完全發揮他們的能力。相反的,所謂的精神病(psychoeses)是更嚴重的精神疾病。個人的行為和思考歷程受到嚴重干擾,脫離現實,無法應付日常生活,較為有可能必須住院進行長期且持續的治療。然而這樣的分類明顯不夠明確,將許多不同的疾病分類至同一個標準之下。國際疾病分類系統和精神疾病診斷手冊將精神疾病定義的更加狹隘,如此一來,使心理醫生更容易診斷,並且使臨床工作者達成基本的共識。


一、神經系統疾病 其病因是因為大腦組織有損傷而引起,包括病菌、藥物、外傷等損傷。其損傷是暫時性的,有可能恢復。或是因為腫瘤、手術等造成,則是一種永久性損傷,功能無法再恢復。

二、功能性行為失常 尚未發現這類疾病具體的病因,有可能和生理因素相關。常有一些患者,總覺得身體到處是病痛,到醫院做很多檢查都查不出原因,最後到精神科,診斷為「精神官能症」。它是心理毛病轉化為生理不適的症狀。很多精神官能症患者,他們起病的原因都和心理因素有密切關係,是因為心理因素引起的生理疾病。

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 (DSM)[編輯]

1.簡介與歷史: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由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出版,是一本在美國與其他國家中最常使用來診斷精神疾病的指導手冊。DSM 與國際疾病與相關健康問題之統計分類,簡稱 ICD,同為國際間經常使用的另一個選擇。DSM 之所以被發展出來,一開始是由於美國二戰後退伍軍人症候群在門診上的表現,因而提供更多客觀的詞彙給精神病學研究,而編成 DSM。

2.版本演進:隨著一次次的改版,因為有越來越多被寫入的 disorders,所以手冊厚度逐漸增厚。順帶一提,因為它記錄的疾病與症狀之多,在看 DSM 時,可能會經歷所謂的醫科學生症侯群,在研讀疾病相關知識時,以為自己患有該病。

  1. DSM-I:1952 年出版,因應退伍軍人的症候群而編成的,當中列有 60 種精神疾病。包含那時認為的精神疾病患者及患者人格對於心理、社會及生物因素的反應。
  2. DSM-II:1968 年出版,比起第一版修飾精神疾病患者的描述以及對其的診斷,仍保留反應行為的描述。
  3. DSM-III:1980 年出版,放棄心理動力學觀點,改使用較中立客觀的醫療模式為主要診斷方法,使正常與不正常有了明確的區別。
  4. DSM-III-R:1987 年出版,第三版的修訂版。
  5. DSM-IV:1994 年出版,包括 297 種疾患。
  6. DSM-IV-TR:2000 年出版,第四版的修訂版。
  7. DSM-5:2013 年出版,已去除過去 DSM-III 出版以來的五軸診斷系統,並在第五版開始改用阿拉伯數字取代羅馬數字。手冊其中一頁,是以表格式細分焦慮症子類型。

3.DSM-IV-TR 診斷系統,採用五軸式診斷系統:

第一軸:臨床疾患 (指精神或心理疾患),唯人格疾患及智能不足除外。常見的第一軸違常包括憂鬱、焦慮、躁鬱症、過動症、與精神分裂症 (2014 年後改為思覺失調症)。
第二軸:人格疾患及智能不足。常見的第二軸違常包括邊緣型人格異常、分裂型人格異常、反社會型人格異常、自戀型人格異常,以及心智遲緩智能障礙。
第三軸:紀錄了一般醫學狀況,能以許多方式與精神疾患產生相關性。例如:甲狀腺機能亢進、中風、腦創傷而可能導致精神異常。
第四軸:用以紀錄現行患者的心理社會及環境問題。通常診斷紀錄為簡潔扼要描述現行患者遇到的問題,如「人際關係不良」、「長期失業」等簡單描述即可。
第五軸:對社會功能之整體評估。使用的工具為 GAF,由 1 到 100 分。患者於 GAF 量表中若分數低於 50 分則稱「住院指數」,代表患者精神狀況已嚴重到需強制住院或強制矯治;若低於 20 分,則被診斷為「監獄指數」或「自殺指數」,代表患者有嚴重地違反社會行為而必須坐牢、或已經嚴重到會產生自殺且無法照顧自己的現象;若指數為 0 分,則通常意味著該患者為遊民、或是找不到家屬的患者。然而,因 GAF 指數只是評斷其嚴重性而非評估其整體功能性,因而其意義性遭受質疑,故 DSM-5 不再使用 GAF 指數

4.DSM-5 項目重編以及診斷準則的改變。朱春林(2014)比較 DSM-5 與 DSM-IV 的不同,列出了 12 項改變,以下簡單說明之:

  1. 去掉五軸診斷:DSM-IV 原使用五軸診斷作為診斷的標準,在 DSM-5 已被取消,變成沒有軸向的衡鑑系統(nonaxial assessment system),而只保留診斷準則 ABCDE。
  2. 增加向度(dimension)的比重:DSM-5 將部分疾患改採向度(dimension)的分類方式,例如自閉光譜障礙症(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ASD),光譜中包含過去耳熟能詳的自閉症、亞斯伯格症等的診斷。
  3. 更改章名:更改章名常常牽涉的是更改相關定義,也暗示著理論典範的移轉,以自閉光譜障礙症為例,DSM-5 將原本分屬不同類別的亞斯伯格症與自閉症,涵蓋於自閉光譜障礙症下,這樣的改變引起了相當激烈的討論,尤其是擔心一向被視為高空能社群的亞斯伯格症患者,失去原有的身份認同。
  4. 重新調整各章次序:DSM-5 依據當今對致病因素或症狀特色(underlying vulnerabilities or symptom characteristics)的了解程度來決定章節架構(chapter structure),而各章的排序基本上是依據生命發展歷程來安排(Stetka & Correll, 2013)。
  5. 重組章別:DSM-5 重新調整原本 DSM-IV 的章別,包括分家獨立的疾患,例如原屬焦慮疾患(Anxiety Disorders)章內的強迫疾患(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與創傷後壓力疾患(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都獨立成章。另外則是疾患的合併,例如身體型疾患(Somatoform Disorders)與人為疾患(Factitious Disorders)合併成身體症狀與相關障礙症(SSRD)。
  6. 消失的章別:消失的章別並非真的消失,可能是名字的更改,例如 DSM-IV 的情感疾患,在 DSM-5 切割為「憂鬱疾患」及「雙極疾患」兩個獨立分章。
  7. 消失的診斷與診斷準則的取消:重鬱病(或鬱症,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診斷準則之一的「傷慟反應」已經移除,理由是傷慟可以是非常嚴重的心理壓力源,足以引發嚴重憂鬱。
  8. 晉升成為正式診斷:最廣為人知的暴食疾患(Binge Eating Disorder)原列在飲食疾患 NOS 中,然,其在 DSM-5 中成為餵食及飲食障礙症(FED)中的正式診斷。
  9. 新增疾患:新增的包括疾患包括儲物症(Hoarding Disorder)、溝通疾患(Communication Disorders)、罹病焦慮症(Illness Anxiety Disorder)、迴避/節制型攝食症(Avoidant/ Restrictive Food Intake Disorder)等。
  10. 註腳更名或新增註腳:DSM-5 將某些註腳更名,例如產後初發(With Postpartum Onset)被更名為孕期初發(With peripartum onset)。另外也在某些診斷中新增註腳,例如如果當事人以其所認定的性別生活,並進行了變性程序如荷爾蒙治療或變性手術(reassignment)之後而有性別不安的症狀,則可以給性別不安的診斷,並加註變性後(posttransition)的註腳。
  11. 新增待研究的疾病診斷:以網路遊戲障礙症(Internet Gaming Disorder)為例,由於理由不充分足以讓網路成癮精神病化,是需要進一步研究的疾病之一。
  12. 增加客觀評量要求:DSM-5 在 APA 的網站上提供許多評量工具,期待藉此能與當事人對症狀的的看法及文化差異有更好的整合。另外,精神疾病的診斷首度納入生理指標(biomarkers)作為診斷準則之一,亦是為了更客觀評量當事人的狀態。

5.DSM-5 其他診斷準則改變[3]

身體症狀-診斷準則五大改變:
  • 把身體型疾患重新命名為身體症狀疾患 (Somatic Symptom Disorders) 並將影響身體狀況之心理因素 (PFAMC) 及人為疾患一起併入。
  • 不再強調醫學上無法解釋的症狀。
  • 將身體化疾患、慮病症、 未分化身體型疾患與疼痛疾患這些疾病歸入新的診斷類型,稱為「複雜身體症狀疾患」 (CSSD)。
  • 採用單一(或簡略)身體症狀疾患(SSSD)這個新的名稱。
  • 將轉化症改稱功能性神經系統症狀(FNS)。

6.對 DSM 的質疑與批評:

DSM 目前被廣泛採用,來檢視當事人是否符合「精神疾病」的診斷標準,以判斷用藥與否與類別,其撰寫過程及內容應客觀中性。然而,根據 Health (2006) 的調查,發現編纂 DSM 的人員,有 56% 與某家藥廠有生意往來或糾紛,紀錄片《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致命騙局》就是在探討商業、醫學與道德倫理的衝突,以及衝突的現狀、帶來的問題。
另外,雖然 DSM 有將疾病分成幾大類,但若將疾病的症狀以圖塊呈現,可以發現其重疊得部分相當多,也就是說它的共病性(Comorbidity)相當高。加強光譜的疾病分類概念容易把異質的病症組合全部混為一談,自閉光譜障礙症(ASD)中的自閉症與亞斯柏格症在光譜上為引發許多正反意見之一。DSM-5 也明顯更靠攏 ICD,使得顯現了進退失據,例如自閉光譜障礙症的建立與智能不足的更名也都有同樣的影子。DSM-5 也同時關注當事人如何看待和感覺他的症狀以及其所表現出來的行為,這使得診斷閾值的下降,畢竟主觀感受是一個模糊的指標。[4][5]
Comorbidity
共病性(Comorbidity)
所謂共病是指「已具有某一疾病的個體,在其病程中,同時出現任何明顯不同於該疾病的另一疾病」,亦即「同一個體同時具有或符合兩種以上疾病的診斷之情形」。例如物質成癮造成壓力,而壓力常常造成焦慮症及憂鬱症共同發生,但這些卻是不同的疾病診斷。[6]

傅柯(Foucault)與對當今變態心理學及精神醫學的反思[編輯]

法國學者傅柯(Foucault)在六零年代撰寫《古典時代瘋狂史》的動機,是為了抵制十九世紀以降,精神醫學假科學之名,聲稱掌握了處置「瘋狂」或「變態行為」的知識和技術的傲慢。他認為,這種試圖以啟蒙理性「拯救」(馴服)文化道德規範定義下的「瘋狂」行徑的作法,無疑是在掩飾「常人」面對「瘋狂」(不正常)時的恐懼、不知所措及備受威脅感。為了保衛自己的「正常」(normal),社會體制欣然仰賴醫師的專業理性將之逐出公共領域,進一步邊緣化已遭到異化的受苦主體。

今日的精神醫學在精神藥物的助益下,令許多精神病病人脫離了昔日如囚縛困獸的非人道待遇。遺憾的是,科學主義式的精神醫學雖不忘人道主義、存在主義的教誨,卻誤將「異常」行為之外顯描述與分類當作最後真理的心理病理學。

電擊療法、胰島素療法等,這些曾在二次大戰後盛行,又在七零年代的身心靈解放運動風潮中,被斥為非人手段而遭到淘汰的原始療法,在二十一世紀重新以先進科技的姿態復出。科技進步的表象背後,其實可能意味著理論與臨床實踐的實質到退。

精神疾病[編輯]

精神疾病的定義[編輯]

精神疾病(Psychiatric disorder),或稱心理疾病(mental disorder),是指可導致病患顯著困擾或功能損害的行為或心理模式。目前研究所得到的結果認為主要是由於家庭、社會環境等外在原因,和患者自身的生理遺傳因素、神經生化因素等內在原因相互作用所導致的心理活動、行為、及其神經系統功能紊亂為主要特徵的病症。病情達到身心障礙標準則為精神障礙。

可參照中華民國精神衛生法第三條第一項:「本法所稱精神疾病,係指思考、情緒、知覺、認知等精神狀態異常,致其適應生活之功能發生障礙,需給予醫療及照顧之疾病;其範圍包括精神病、精神家能症、酒癮、藥癮及其他經中央衛生主管機關認定之精神疾病。」

而精神疾病又可分為重型精神障礙和輕型精神障礙:

  1. 重型精神障礙:病患在思考、情緒、知覺及行為方面的異常,已嚴重影響其現實判斷力,造成與現實脫節,人際互動及生活適應能力均明顯受損。包括躁鬱症、重鬱症、思覺失調症、器質性精神疾病等,使患者的自我照顧能力、生活適應技能及社會職業功能等各方面呈現退化的現象,或出現傷人、自傷的情形。
  2. 輕型精神障礙:舊稱為精神官能症,相對於重型精神障礙,患者並未喪失現實感的其他精神疾病,概括了與生活壓力密切相關、以焦慮及憂鬱為主的一系列行為及情緒障礙,如恐慌症、強迫症、懼曠症、懼社交症、急性壓力反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泛焦慮症、適應障礙症、輕慮症等。因為傷害程度不如重型精神障礙而較少被重視,但對患者及家屬造成的困擾卻不亞於其他身心疾病。

精神疾病的起因[編輯]

精神病所牽涉的器官是腦部。和大部分其他器官的疾病一樣,精神病是由外在及內在的成因一起造成的。

精神疾病的危險因子包含基因遺傳(如有憂鬱症的父母)或是高神經質傾向。大腦中有腫大的腦室和萎縮的灰質,有些人也認為神經傳導物質的不平衡會導致心理疾病。而許多研究遺傳和雙胞胎的研究也證實躁鬱症和私決失調症等精神疾病是會遺傳的。

一個有心理疾病的人可能有不同的腦部結構與功能,或是有不同的神經化學反應,舉例而言,許多被診斷為有私決失調症的人被證實

在精神病中,內在的成因主要是由遺傳所造成。「外界壓力」主要來自生活中各種令人傷心及精神耗損的事,例如童年時受虐待、失戀、失業、工作及家庭負擔。精神壓力引致體內產生過量的「壓力荷爾蒙」 (包括「皮質醇(Cortisol)」),從而損害腦部。其他外界壓力可以是有毒的化學物質(例如酒精、毒品),或者直接的大腦創傷(例如中風、頭部創傷)。

若一個人的腦部先天上,基於遺傳因素在生理功能上較脆弱,在面對外來壓力(如失戀或吸食毒品),他的腦袋到了不能再承受的程度時,精神病即告發生。各種精神病有不同的主要症狀,例如抑鬱症的主要症狀是情緒抑鬱;思覺失調的主要症狀是思想及感官異常;老年痴呆症的主要症狀是認知功能受損。不同的症狀取決於腦的受創部位,以及個人先天傾向。

心理防衛機轉[編輯]

當腦功能運作遭到困難時,腦就會採取因應措施,心理防衛機轉即為所使用的一種調適方法。恰當的心理防衛能把壓力轉換為生命向上的動力;但防衛作用過度或不當運用時,就會出現病態。常見的心理防衛機轉如潛抑、否定、隔離、認同、反向、抵銷、退化、利他、補償、合理化、象徵、轉移、昇華、投射、內射、理性、幻想與麻醉作用等。

以下詳細說明:

1. 潛抑作用(Repression)(又稱壓抑作用(Suppression)或壓抑機轉)

最原始的防衛內心衝突方法,亦是其他心理防禦機轉的根源,在防衛機轉中屬於神經症性防衛機轉(Neurotic Defense)。大部份來自於潛抑孩童時期的某些衝動。

潛抑作用指的是本我(id)出現了令個體無法接受或會帶來危險的衝動時,此時心智會不自覺地產生壓抑作用,將其衝動驅進潛意識裡。意即,自我(ego)將不容於超我(super-ego)的慾念、具威脅性、令人痛苦的想法與感覺、或不為社會所接受的衝動,排除於意識之外的過程,並壓入潛意識層面中。

佛洛依德認為潛抑作用是個體最基本重要的防衛機制,是防衛內心衝突的最原始方法。把對個人危害太大的記憶、不容於自身超我的慾念或令人痛苦的想法和感覺排除於意識之外,壓入潛意識,但這些威脅從未消失且其強度並未減弱,只是潛伏於潛意識,在不經意當中影響個體的行為,尤以兒童時期最為明顯。因此,當事人必須不斷地耗費心力壓抑這些情緒,所以當事人往往因此而心神耗竭。

對痛苦體驗或創傷性事件的選擇性遺忘,是壓抑的典型表現。小至日常的口誤或筆誤,大至幼時遭遇性侵害的當事人,潛抑其記憶於潛意識中,皆為潛抑作用的不自覺主動性遺忘(並非「否認事實」)。例如雖然在日曆上註記了一個很重要的約會,甚至該買的禮物都已經準備好,卻在那天忘記赴約;特別喜歡吃某種食物、鍾愛某種顏色到莫名其妙的地步,都有可能是潛意識的作用。

2. 否定作用(Denial)(又稱否認作用)

同潛抑作用為較原始而簡單的防衛機制,與潛抑作用不同的是,否定作用並不是忘記,而是當做這件事根本沒發生,拒絕面對威脅自身的現實,否認厭惡的真相,忽略別人對自己的批評,認為可以「眼不見為淨」。因此通常只出現在心智未發展完全的幼兒,或自我功能極為脆弱的人(如:精神病患)身上。雖然否定作用往往能成功處理心理的創傷,但是過度的否定,有可能造成延遲解決問題或是達到妄想的程度而完全脫離現實了。

例如:單親媽媽聽聞獨生子出車禍意外身亡,無法接受,不斷否定這件事實,依然每天為他準備便當,整理房間,等待他回來,便是典型的否定作用。

3. 隔離作用(Isolation)(又稱情緒隔離、絕緣作用)

隔離作用是指將某個意念與伴隨的情緒加以分裂及區別,把會令人感到相當痛苦的感覺從意識層面中加以區隔並壓抑至潛意識,讓不能引起情緒經驗的意念存留於意識之中,使人對某些事件失去感覺,那麼在回想或面對該事件時便不會感到痛苦。強迫性人格者較擅於使用此機轉處理焦慮情緒。

例如:在臨床上,有當事人在陳述自己遭到的迫害或虐待時,彷彿在陳述別人的事,看不出有痛苦的表情,便是隔離作用在運轉的結果,為了保護自己,而對本該產生心理起伏的情境表示冷漠。

4. 認同作用(Identification)(又稱表同作用、仿同作用)

指當一個人於現實生活上遭受挫折時,會在潛意識層面模仿、效法比自己強大的對象或理想中之人物行為特徵,分享其虛榮與成就,來降低自身的不安與焦慮、提高個人價值感。處於不同階段模仿的對象也會有所不同,像是兒童時期會模仿自己的父母,學生時期會模仿偶像、老師或同儕中的優秀者,出社會後也會模仿社會上的成功人士,同樣有受虐經驗的兒童往往也會模仿施虐者。雖然認同是發展過程中的一部分,但同時也屬於佛洛依德所列的防衛機轉之一。 常見的認同作用有偶像崇拜、閱讀名人傳記、觀看成功人士之演講等。

5. 反向作用(Reaction Formation) (又稱反應形成機轉、反應結構(Reaction formation))

屬於神經症性防衛機轉(Neurotic Defense)。反向作用是常見的心理防衛機轉,為防止有威脅性或危險性的慾望或衝動被表達出來,行為或態度上會極力表現相反的做法。然而行為上極力表現的,卻恰與內心隱藏的真正動機相反,其刻意展現的相反面貌,為的就是要壓抑真正的衝動與慾望。

例如:表現出濃烈的愛以掩飾心中的恨,就像是一位內心對孩子充滿敵意、不喜歡孩子的母親,為了向孩子保證她是愛他的,會因此過份放縱與保護孩子;積極反對色情書刊的人,很可能潛意識中非常容易迷上色情書刊。

反向作用包括兩個步驟:

  1. 先壓抑住自己和他人都無法接受的想法或欲望,
  2. 在潛意識裡,為了怕別人察覺自己有這種想法,反而表現出一種完全與內心想法背道而馳的行為,而這種行為常常是利他的。

反向作用經常使當事人的行為產生持續性的改變,例如:強迫性拘泥小節的人,或許只是為了掩飾心底想要放任縱欲的衝動,但對這些人而言,過分拘泥小節的行為,將會持續出現。

6. 抵消作用 (Undoing)

心理上,為了忽視過去發生的思想、言談或行為,人們有時候會用相反意義的思想或行為來達到抵消的作用。這些思想或行為奇特,譬如強迫症病人的強迫行為,往往就是一種抵消作用的結果。從精神分析的角度來看,強迫症病人的抵消作用,在於處理那些跑到意識層面,又不被接受的衝動,以及因為這樣引起的焦慮,而反向作用及隔離作用也是強迫症中常見的心理防衛機轉。另外,採取的行為通常是重複而拘泥儀式的,經常有魔法和迷信的介入。

例如:道歉或賠償就能贖罪、某些宗教淨化儀式、不忠貞的丈夫買花給妻子、排斥子女的父親會買禮物給孩子。希望能藉由這些行為,改變自己原本的想法或彌補已發生的傷害。

7. 退化作用 (Regression)

退化作用是一種原始形式的心理防衛機轉,這是個人在適應上發生困難時,所採取的一種逃避方式。意即在困難發生時,退化回早期較不成熟的行為模式並放棄已經學得的技巧,例如溝通等,而改以較為幼稚的方式表現,來獲得暫時的安全消除焦慮。因此,當個人面臨巨大壓力或新挑戰時,容易以不成熟、不恰當的行為回應。

例如:在某人社會經驗中,柔弱方可以得到較多的照顧,故啟動退化作用選擇扮演柔弱方並且不願意成長,甚至放棄理性溝通改用無理取鬧的耍賴。

就心理動力層面而言,當事人遭遇內心衝突時,會產生種種生理、心理及社會上的退縮現象,不自覺地退化到人格發展中未成熟、困難較少或可以得到滿足的依賴性階段,例如:好吃、吮指頭就屬於口腔期退化的現象;尿床或對排泄的特別關心,則為肛門期的退化(見佛洛伊德心性發展理論)。

8. 利他作用

與昇華作用(Sublimation)類似的心理防禦作用,使人採取有利他人的行為,既能滿足自己慾望,又能幫助他人,同時達到利己利人的理想境界,例如:孤單的老人志願到孤兒院當義工,一方面解決自己的孤獨感,滿足含飴弄孫的欲望,另一方面也能實際幫助孤兒,協助孤兒院的教養工作;或某學生喜歡開導別人,於是順應父母要求讀醫學系,並選擇進入精神科發展。

然而,利他作用若是出於病態的想法,就可能會釀成災害

例如:有些處於嚴重憂鬱狀態的母親,在極度絕望、生不如死的念頭下,並企圖自殺前,會衍生出一種錯誤的想法,認為不應該只顧自己脫離苦海,而獨留子女在此痛苦世界受難,因此決定先把子女殺死再自殺。這種殺死子女的行為,表面理由是為了不忍心子女在世上受苦,故彷彿為了「利他」而殺人,有時被冠以「慈悲殺人」的名義,其實此種行為是處於嚴重憂鬱狀態下,脫離現實、誤解利他作用的行為,不應算作真正利他作用的行徑

9. 補償作用(Compensation)

當人們從事某種有目的之活動遭遇過挫敗,或是在容貌、才能、天賦上擁有某些先天的缺點時,便希望透過發揚自己其他的長處和優點,或改從事有機會成功的活動,掩飾這些先天或後天的缺憾與自卑。其較積極的面相是「展其所長、補其所短」

補償作用可再分三類型:

  1. 消極性的補償:指個體所使用來彌補缺陷的方法,對個體本身沒有帶來幫助,有時甚或帶來更大的傷害。例如一個想減肥的人,一遇到不如意的事,就以暴飲暴食來減輕其挫折。
  2. 積極性的補償:指以合宜的方法來彌補其缺陷。例如一個相貌平庸的學生,致力於學問上的追求,而贏得別人的重視。
  3. 過度補償:指個人否認其失敗或某一方面的缺點不可克服性而加倍努力,企圖予以克服,結果反而超過了一般正常的程度。

10. 合理化作用(Rationalization)(又稱文飾作用)

指個人的行為無法符合社會規範,或遭遇挫折而不能獲得個人所追求的目標時,為了維護自尊、減低焦慮感,便給自己的行為和想法一個合理的解釋,把自己的欲求或真正的動機,以意識或無意識的方式隱藏起來,改以自己或社會可接受的理由掩飾。由於真正的動機會引起個人的自卑感或不道德感,所以當事人不惜曲解現實,文飾自身的過錯,但本人卻不知情。即以「好理由」取代「真理由」。例如自己遲到,卻將原因歸罪於他人或以情境做為藉口,例如「媽媽沒有把我叫醒」或「我有太多其他的事要做」。這些陳述可能是真的,不過,對個人沒有表現出某種行為來說,卻不是真正的理由;假使個人真的關心上述這件事,就會有警覺性或注意時間。

此種合理化作用以有意識地進行者為多,不過也有在潛意識中運作的,而被合理化的原由不勝枚舉,如自己的挫敗、不道德的動機、異常的心理傾向、自卑感等等。舉例來說,以「酸葡萄」心態貶低他人成就、以交通阻塞作為遲到的藉囗、以身體微恙作為缺席的理由、歸罪別人等都是,此外,迷信也屬於一種合理化作用。

精神醫學上,精神官能症的病人往往會拿各種身體、心理上的症狀來大訴苦經,事實上,他們是把自己心理上的衝突經過合理化作用轉移到身體上來;妄想性的病人在碰到妄想與現實發生矛盾現象時,經常會以合理化的方式來自我解脫,而無意改變自己的想法,因此,其想傾向會逐漸定型起來。

上述例子都顯示出,合理化作用是個人愚弄了他自己,而不是別人;這些藉口的目的,是在意識上使個人覺得舒適一點。而個人也因貪圖這種舒適,而真的相信自己所找的理由是真正的原因,於是情況便難有改善了。

11. 象徵作用

在精神分析中,象徵作用屬於一種心理防衛機轉。將某件事物用來代替另一件事物。象徵作用是發生在潛意識的機轉,而用來當作象徵的事物通常只在一小部分上與原物相似,因為相似性微小,從我們的意識往往無法發覺,必須加以分析才能恢復原貌,例如:佛洛依德在《夢的解析》一書中提到,夢就是用了許多象徵作用來構成。在心理學與心理治療中別具意義的被視為符號之一的象徵,例如戀物癖。每一中被戀物都有其特殊指涉含義,例如對胸罩的依戀象徵對母親的情感。通過象徵意義的聯想,通常可以解讀戀物癖患者的心理障礙。

根據瑞士心理學家皮亞傑的認知發展理論來看,象徵作用是感覺運動期的一個重要過程,一般嬰兒約在 18 個月大時就有此能力,而能將心中的象徵指涉外界實物,這也是語言運用的基礎。

12. 轉移作用(Displacement)

又稱代替作用、替代作用。將原本因某個意念所產生的情感轉移至另一個不相關的意念上,便能不再因原本的情感而痛苦,例如:畏懼症的人便利用轉移作用,將恐懼的目標轉移至另一件不相干的事物,以避免內心的衝突。或將有敵意的情緒發洩在較為安全的對象上,而不敢對受挫的來源表示不滿,頗有欺善怕惡的感覺,例如:當一個學生在學校遭受挫折,就有可能把氣出在父母身上,彷彿得罪他的是自己的家人。

通常來說,轉移的對象,與原來的對象有相似關係,具有代替性質。例如:小孩子喜歡吃奶嘴,長大了不能再吃,便吸手指頭,再大一點,改為咬筆尖,更大的時候,變成抽香煙或咬口香糖;一個和母親關係不良的小孩,可能會特別親近或排斥與母親年齡或特質相仿的老師;有時因為一份難忘的戀情,而一再愛上具有相同特質的人,正是所謂「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

轉移也可以說是本能的自我保護,從一個不可接受的方式,轉至另一個可被接受的方式,例如:不被認可的肢體衝突,轉成言語的攻擊,或將精神上無法接受的衝突,轉移至可接受的身體症狀。例如喜歡上已婚人士,因為不被社會所接受,轉而變成喜歡他的孩子,營造自己是個愛小孩的形象,變成一個可被接受的形式。然而,過度的轉移亦可能達到妄想的程度而脫離現實。

13. 昇華作用(Sublimation)

藉由昇華作用,將本能的衝動轉化成社會上可以接受的形式,這種步驟發生在潛意識,而且也被正常的自我所運用。

昇華作用和一般心理防衛機轉不大一樣,它並不會壓抑或限制自我,也不是完完全全和自我對抗,而是將這些原始的、不為社會接受的潛在慾望或本能衝動轉化,從較符合社會期待的管道抒發。雖然我們的意識層面並不會察覺到原始的衝動或欲望,但這些衝動或欲望仍然藉著昇華作用來得到滿足,故在昇華作用的過程中並不包含潛意識的抑制。

像是情感受創的人不再自憐自艾,而將自己的故事寫成暢銷小說;具有攻擊衝動的人參加拳擊比賽;許多藝術家歷經病痛的折磨,卻將肉體的痛苦和情緒的狂暴化為無數人類藝術的瑰寶,如身受耳疾之苦的貝多芬、躁鬱症的舒曼或受思覺失調症折磨的梵谷等,這些都是昇華作用的極佳例子。

14. 投射作用(Projection)

又稱外射作用,與內射作用相對應。將某些自己不能接受的欲求或態度,歸咎於他人的身上,以免造成自身的痛楚。最常見的投射作用,即為將自己的敵意、怨恨在不知不覺中壓抑下來後,再把原因推到他人身上。

平時生活中,經常可以看到一些人將責任歸諉於其他人身上的現象,而此種投射作用與合理化作用往往是一起運作的;或者是會以自己的想法去推測別人的想法,覺得自己這麼想,所以別人大約也這樣想。例如莊周臨淵羨魚,便是很貼切的描寫;也有責備、批評別人的缺點或過錯,而絲毫未覺察他自己偏偏就有同樣的缺點。因為他潛意識裏很恐懼別人發現自己的缺點,所以便「先下手為強」,把別人痛批一頓,那麼別人便不敢同樣批評他了,正是所謂「五十步笑百步」,「龜笑鱉無尾」。臨床上也常發現有些病人老是疑心有人要害他,如果仔細分析,有時可以發現原來是他本來就有討厭別人,仇恨別人的念頭,但恨別人是違背超我的道德良知監督,因此他把這念頭推到別人身上,認為是別人先恨他的,那麼他恨別人便是名正言順了。

一般而言,被投射的內容除了攻擊傾向外,還有不道德的傾向、性慾、自己的缺點等等。例如:存有不忠於配偶念頭的人,把這種想法投射到配偶身上,即會產生認為配偶不忠實的妄想。

15. 內射作用(Introjection)

吸收外在世界的價值觀,使其不再成為自身的威脅,慢慢地同化。像是德國人民接受納粹的種族主義思想,因為如果不服從會有生命危險;或受虐子女接受暴力父母的價值觀,長大後也會成為施虐者。更生活化的形容,小丸子的奶奶最常說的:「我也活不了多久,頂多再活個三五年吧。」就是內射作用的好例子,因為實際上奶奶身體依舊健康,只是將外界對老年人的年齡刻板印象內化為自己堅持的信念而已。

有時由於內射作用,人們會將其所愛或所恨象徵性地轉變為自我組成的一部分。透過模仿將舉動、喜好複製到自己身上來慰藉失去的痛苦;對社會的不滿或憎恨在極端的情況下則可能會轉變成厭惡自己而自殺。

16. 理性作用(Intellectualization)

理性作用又稱「理智化」。個人會傾向利用抽象理性的字眼來分析描述讓自己緊張的情境,使自己能超然客觀地看待這件事情

如急診裡的醫護人員,陳述病患情況時,看不出任何緊張、慌亂的神情,表現出事不關己的冷靜,即是把緊張的感覺從意識層面中分開,使對其事件失去感覺,此為理性作用。

17. 幻想作用(Fantasy)

一個人遇到現實困難時,因為無力實際處理問題,就利用幻想的方法,任意想像應如何處理困難,使自己存在於幻想世界,以獲得心理平衡,這也是思考上退行作用的表現。理想化作用對一個人的安全感有幫助,但會釀成虛幻的自尊,因為理想化作用帶有濃厚的自我陶醉色彩。這種保護機制常被無力處理問題的人所用。理想化(Idealization)是幻想的表現之一,是指對另一個人的性格特質或能力估計做過高的評價,以獲得安全感的現象。

例如:「灰姑娘」型幻想,即一位在現實社會裡倍受欺凌的少女,堅信她有一天可以遇到諸如英俊王子式的人物,幫助她脫離困境。 被人揍後,因為無力反抗,幻想痛打敵人以滿足自己的報復心理。

18. 麻醉作用(Narcotization)

暫時而劇烈地改變自己的性格或某種感覺,以期避免情緒苦惱。與神經症性否認同義。它可能包括神遊、癔症性轉換反映、一種突然的毫無根據的優越感或漫不經心的態度,以及短期地否認自己的行為或感情。它也包括為了消除焦慮或苦惱而顯得忙忙碌碌的行為、通過在舞台上表演來「安全」地表達本能欲望,以及為了麻木自己的不愉快感情而短暫地濫用某種藥物或利用宗教的「歡樂」。解離比歪曲較易為別人理解,也比較體諒別人,較發泄短暫。

補充:以上的分類與敘述,其實只是為了便於說明而已,事實上,這些潛意識的運作常常是重覆且同時發生,很少單獨出現。其目的乃在保護自我免於受到傷害,如過度使用,難免悖離現實,而導致個人嚴重的適應不良,甚至衍生各種精神疾病。

精神疾病亦可能為社會所建構的:標籤理論[編輯]

標籤理論(英語:Labeling theory)假定自我認同和個人的行為可能受用於描述或分類它們的術語決定或影響。它與自我實現預言和刻板印象的概念有關。標籤理論認為,越軌行為並不是固有的,而是關注多數人對少數人或被視為偏離標準文化規範的人進行負面標籤的傾向。該理論在 1960 年代和 1970 年代很突出,且該理論的一些修改版本已發展並仍然流行。污名被定義為一種強有力的負面標籤,可以改變一個人的自我概念和社會身份。

標籤理論與社會建構和符號互動分析密切相關。標籤理論是由社會學家在 1960 年代發展起來的。霍華德·索爾·貝克爾 (Howard Saul Becker) 的著作《局外人》(英語:Outsiders) 對這一理論的發展及其普及產生了顯著影響。標籤理論還與犯罪(學)以外的其他領域相關聯。例如,有對應於同性戀的標籤理論。阿爾弗雷德·金賽 (Alfred Kinsey) 和他的同事是區分「同性戀者」角色和行為之間差異的主要倡導者。一個例子是男性進行女性行為意味著他們是同性戀的想法。 Thomas J. Scheff 指出,標籤也與「精神疾患」有關。該標籤並非指犯罪行為,而是指因精神障礙而未被社會接受的行為。

學者Edwin Lemert認為,人終其一生都會不斷發生大大小小的偏差行為,這是正常的現象,標籤理論稱之為「原始偏差行為(Primary Deviance,或稱初級偏差行為)」。雖然如此,人卻不一定會就此走上犯罪生涯,大多仍然能夠保有良好的行為分寸。

不過一旦原始偏差行為被施以某種社會控制(尤其是正式的社會制裁,例如刑罰),行為人立刻就得到旁人施加的社會減等標籤(social degrading label)。行為人被貼上社會減等標籤後,遭遇到社會所施加的強大壓力(例如旁人開始會以標籤描述的內容檢視及解釋行為人過去的所作所為,稱為「追溯既往的閱讀」),終於使行為人本身也開始發生自我概念的認同轉變,而改變行為,使自己的行為更符合標籤的描述(稱為「自我預言的實現」或「邪惡的戲劇化」)。因此繼續犯下「衍生偏差行為(Secondary Deviance,或稱次級偏差行為)」,成為一個嚴重的犯罪者或是被社會所認定的精神疾患。

生理可能機轉:腸道菌與精神疾病的關係[編輯]

  • 什麼是腸道菌?
腸道菌是在胃腸道中發現的一組微生物群,對宿主的免疫、代謝、神經功能扮演關鍵角色。人類胃腸道中存在大約 100 萬億種微生物,幾乎可視為身體的虛擬器官;且人類基因組由大約 23,000 個基因組成,光是微生物組編碼就超過 300 萬個基因,他們產生數千種代謝物,而這些代謝物可以協助或取代宿主的許多功能,進而影響宿主的適應性、表型和健康。
  • 「腸道-微生物-腦軸」(MGB Axis)與精神疾病
情緒、記憶和認知最初被認為僅受中樞神經系統調節,不過現在越來越清楚的是,許多非神經系統因素,包括免疫系統和胃腸道的常駐細菌,不僅參與我們的感覺系統,也會影響我們如何形成、處理和儲存記憶,而且還能調節與認知功能相關的微觀結構和形態。
根據許多心理胃腸病學研究,腸道菌群可以透過改變神經活性分子和中樞神經遞質,如褪黑激素、GABA、血清素、組織胺和乙醯膽鹼的傳遞,調節情緒復原力、樂觀、正念、自我認同等心理健康。從囓齒動物模型的研究中也證實,微生物群的失衡會導致抑鬱、焦慮和壓力、社交交流減少、探索活動增加和記憶力下降的多種問題。MGB 軸就像腸道細菌和大腦之間直接連結的電話線,不同棲息地的微生物群通過體液、神經和免疫途徑促成雙向腦-腸信號傳導,進行雙向溝通,對於維持胃腸道、中樞神經和微生物系統的穩定至關重要。其中,食物模式和飲食習慣會導致大腦生理發生變化,抑鬱、焦慮、自閉症、阿茲海默症與其他神經退化與腦部疾病,其發病機制與腸道中食物的代謝物息息相關;也就是說,食物衍生物和微生物發酵的小分子代謝物,會藉由腸道微生物群釋放到血液中,與宿主相互作用,進一步導致各種疾病。
壓力和抑鬱: 腸道微生物組在 HPA 軸(下丘腦-垂體-腎上腺)的發育和功能中發揮著關鍵作用,臨床證據表明,抑鬱發作與 HPA 軸的失調有關。從MGB 軸的角度來看,影響大腦的壓力因素會影響腸道功能,因此長期的壓力便會損害生活在腸道中的細菌。根據統計,約有40-60%的焦慮和抑鬱個體有腸道功能障礙,如腸激躁症(Irritable Bowel Syndrome),有實驗將抑鬱症患者的糞便腸道微生物群轉移到囓齒動物體內,發現會導致動物出現抑鬱症狀,這項結果突顯出了不健康的腸道菌在重度抑鬱症 (Major Depression Disorder, MDD) 患者中,是重要的致病因子;患者的腸道微生物多樣性較低,雙歧桿菌和乳酸桿菌等多種益生菌含量通常低於健康個體。
另外,也有研究發現,抑鬱症與某些飲食習慣密不可分,例如大量攝入糖和精製碳水化合物。限製糖攝入量和精製碳水化合物能幫助降低抑鬱症發生的風險,在遵循「地中海飲食」的患者中,症狀也確實有顯著的改善。
  • 相關研究
國立成功大學生理學科暨研究所的吳偉立教授所帶領的研究團隊,在 ⟪自然⟫(Nature)期刊中發表了一篇關於腸道菌透過調控腦神經元影響社交行為的研究 。研究發現,無論是無菌鼠還是吃了廣效性抗生素的小鼠,當遇到陌生鼠時,他們與陌生鼠的社交互動能力都較一般小鼠低。此外,將小鼠的腸道菌移除會活化其特定腦區活動,而這些腦區都與社交能力的反應有關。同時,他們體內的皮質酮 (corticosterone)也較一般小鼠高。更值得注意的是,特定的腸道菌群例如糞腸球菌(Enterococcus faecalis)居然能使服用廣效性抗生素的小鼠體內過量的皮質酮恢復至正常水平,甚至恢復社交能力。
除了吳教授的研究,密西根州立大學的神經學家 Rebecca Knickmeyer 也發現,嬰兒體內的腸道菌群差異會影響他們對於新事物感到恐懼的反應。從研究結果發現,整體腸道菌群失衡(某些特定菌種雄霸一方)的嬰兒跟腸道菌群平衡的嬰兒相比,較易表現出恐懼感。
綜觀上述研究,發現無論從分子調控、生理學、行為學來看,腸道菌群的種類會默默影響著人的精神狀態。

精神疾病的症狀[編輯]

思考異常[編輯]

1. 意念飛躍(Flight of ideas)

思考流程障礙的一種。指思考的速度很快,念頭一個接一個,無法自制,以致於無法維持思考的主題;表現出來的現象像是言語跳題,說話不連貫,讓人不易理解。躁症病人較常出現這種情形,並與情緒高昂、誇大妄想、睡眠需求減少等症狀一同出現;此症狀並非侷限在躁症病人,其他精神疾患亦有可能出現這種情形。

2. 思想貧乏(Poverty of thought)

與人交談時,言談內容貧乏、沒有內涵、甚至不知所云,反映出病人腦中欠缺思考內容,而且無法主動開口交談。必須透過對談者不斷鼓勵,才能勉強維持對話,否則對話便難以進行,這種狀況經常見於思覺失調症患者。

3. 思考遲緩( inhibition of thought)

在精神病理學中,思考遲緩用來描述一種特殊的思考流程變異症狀,通常出現在憂鬱症的病人身上。發生思考遲緩的病人,仍然可以進行有意義的思考,但思考流程上所需時間比一般人長很多,而且內容常常偏向比較灰暗、負面的主題;思考遲緩的病人往往十分被動,當別人問問題時,總要經過許久後才緩慢地回答,還一副舉棋不定、猶豫不決的樣子,有時看起來魂不守舍,故常聽病人抱怨精神不易集中、思慮混亂不清、記憶力變差等。

雖說思考遲緩一般多出現在憂鬱症病人當中,但病人有時也會出現較為激動的情緒,可能是因為注意力變差,反而呈現焦慮、急躁、坐立不安的情況。

4. 思考中斷(Thought blocked)

一種思考流程障礙,思緒會在進行間突然終止,甚至話說到一半就停住,即使沒有智力或感覺的缺陷,病人仍無法解釋自己為何如此。思考中斷會發生在思考過程中,或企圖轉到另一個意念的時候,甚至兩者同時發生,病人雖然無法控制,卻可以自覺,通常無法回到原來的意念,而由新的意念繼續下去,但不論是病人或旁人,卻都不知道原來的意念與新意念間有何關連,這樣的經驗,令病人相當不舒服。精神醫學大師布魯爾認為思考中斷是思覺失調症病人思考流程發生問題的一項重要指標。

5. 思想廣播(Thought broadcasting)

精神病理學中屬於思想流程變異的一種。通常出現在思覺失調症的病人身上,為診斷思覺失調症的重要參考,病人會描述自己的思考、想法,散布給其他人知道,至於散布的方法,根據病人的背景文化而有多種可能,並不限於廣播。

6. 思想插入(Thought insertion)

思想插入和思想廣播一樣,在精神病理學中,亦屬於思考流程變異的一種,並且常常出現在思覺失調症的病人身上,為診斷思覺失調症的重要參考,病人會描述自己的思想彷彿是遭外界強行放入腦袋中的,對病人而言,插入的思想顯得陌生,因為那些思想並不是自己產生的。

7. 妄想(Delusion)

妄想是思考疾病的表現,為一種無視事實、根深柢固的錯誤信念,可說是個人特異的錯誤觀念或誤解。妄想是由於其思想缺乏實證,不為他人接受認同,影響病人的日常生活功能,至於有些民俗、宗教或迷信的觀念,雖然缺乏實證基礎,卻為其文化體系所接納,且行之有年,就不算是妄想。

妄想較常見於思覺失調症的病患,當病人發作時,對於外界知覺或記憶產生突發性妄想的意念,例如病人先是覺得周遭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此時若閃過一個突發性的意念,讓他對先前的心情恍然大悟,我們稱之為「妄想心情」,又或是一個人看到自己使用的湯匙上有王冠的圖樣,就深信自己是皇族後裔,則稱之為「妄想知覺」。

8. 自閉性思考(Autistic thinking)

自閉性思考是指一個人的思考內容出自其幻想世界而與現實嚴重脫節,以至於別人,甚至有相同文化背景的人,也無法了解其思考內容,此病狀最常見於思覺失調症病人 。

9. 執續現象(continuation phenomenon)

對不同的刺激有重複相同的回答或行為,例如問題已經問到下一題,病人還在回答上一個問題;器質性精神疾病及思覺失調症的病人,會出現此症狀。

10. 說話繞圈(Circumstantiality)

屬於思覺失調症病人的思考連結障礙,這是由於大腦篩選及抑制意念的功能不足,讓腦中意念紊亂,以致在對話時,太多相關的想法同時湧出,雖不至於離題,卻因言語迂迴、夾雜許多不必要的細節而顯得毫無章法。以一位病人給母親的信為例:「我正在紙上寫信。我用的筆是一家叫做派利的公司生產的,工廠在英國。派利這個名字讓我想到倫敦這個城市,而不是想到國家的名字。我知道倫敦在英國,那是學校老師教我的。」因為寫信而聯想到許多意念,但無法斟酌表達,便繞著主題兜圈子,把所有想到與信相關的全寫進去。

有些病人能夠察覺自己說話繞圈的問題,但主觀上又覺得如果不把所有的事情思考一遍,心裡想講的話好像會說不清楚,類似的情形也常見於強迫症病人,由於擔心自己說得不夠清楚,故對話上會顯得鉅細靡遺、精確,甚至過度誠實。

11. 音韻連結(Clang association)

一種語言、思考方面的精神病理表現。病人以音韻的相似性,作為語言、思考連結的依據,無關字義,可能是韻母類似的字,像是「斧」與「琥」、「息」與「奇」,也可以是聲母類似的字,像是「米」與「門」、「白」與「布」,常見於躁鬱症躁期的病人,或是部分思覺失調症病人亦會出現此症狀。

12. 語無倫次(Incoherence)

指言語前後矛盾,語意無法連貫,令聽者摸不著頭緒、不知所云的情形,雖是言語溝通上的障礙,但所反應的其實是思考流程上的混亂,注意力缺損或思考形式障礙者皆會出現此症狀。

13. 答非所問(Irrelevance)

顧名思義,答非所問指的是對一個問題的回答出現牛頭不對馬嘴的情況。在評估病人的精神狀態時,若出現此症狀,須盡量區別可能的原因,有可能是因為聽力障礙或語言隔閡,無法了解詢問者的意思;也可能是因為思考流程障礙或是注意力缺損,以致無法針對問題做出適當的回應。另一種可能則是病人的語言中樞受損,無法正確地表達出自己的意思。

14. 字句拼盤 (Word salad)

精神病理學中,用來描述一種特殊的思考及語言障礙。字句拼盤常出現在慢性思覺失調症病人身上:病人的言詞全然混亂,不僅對問題答非所問,說話的內容也常常是前言不對後語,聽起來完全沒有意義,或是根本聽不懂病人在說什麼。早期的精神科醫師稱這種現象為「分裂性語言症」,也有人稱作「言語混亂」。

15. 新語症(Neologism)

病人在會談期間自創新詞,或將幾個字濃縮結合成新字(即所謂的語詞沙拉(word salad)),使聆聽者無法理解,而病人通常對這點不自知。經常見於思覺失調症病人的一種思想過程障礙。

記憶障礙(Dysmnesia)[編輯]

記憶是非常基本的精神功能,而對過去經歷的回憶能力稱為記憶力。人類記憶力的好壞存在著很大的差異,記憶障礙可發生在記憶的各個過程,但一般來說,患者於各個記憶過程中都會有記憶障礙的發生,只是各個過程發生記憶障礙的程度不同。

  • 記憶障礙的病理原因
造成記憶障礙(memory disorders)的疾病很多,腦部各種變性病(如Alzheimer病),腦外傷和拳擊手痴呆;皮質下動脈硬化性腦病,腔隙性梗塞,腦梗塞和腦出血等腦血管病後;腦炎後;一氧化碳中毒等腦缺氧後;營養缺乏性腦病(如Wernicke腦病);酒精中毒和生化代謝障礙性腦病等均可引起,記憶障礙是一個復雜的病理過程,上述任何一原因累及額葉,顳葉,海馬回,丘腦,扣帶回,間腦和中腦網狀結構等均可有記憶障礙,精神病患者也有記憶障礙。
  • 記憶障礙二面向
  1. 質方面的障礙包括記憶錯誤等,以遺忘和記憶錯誤最常見
  2. 量方面的障礙包括記憶減退、記憶增強。記憶力差,導致的日常生活困難時,即可稱作記憶障礙

而偶然發生的、輕度的、對個別事件的錯誤回憶或無法回憶,則不可稱作記憶障礙。 將記憶障礙再做細分,可分成以下三類:

1.喪失記憶(Amnesia)

記憶的形成是把所經歷的事情在腦部登錄並儲存,然後在需要這筆資料時,把儲存的資料調出來,也就是回憶。當登錄、儲存及回憶三個步驟的過程中出差錯時,就可能發生喪失記憶。對特定事件(包括身體疾病或社會壓力事件)發生以後的事情喪失記憶者,稱為「前行性失憶」,對特定事件發生以前的事情喪失記憶者,稱為「逆行性失憶」。
喪失記憶的原因可以是器質性的(生理因素引起),也可以是心因性的(心理因素引起)。器質性失憶主要是登錄及儲存出問題,特別是儲存這個步驟有困難,因無法儲存,當然也談不上回憶,許多器質性精神疾病可引起失憶;心因性失憶通常登錄及儲存過程沒有問題,但因回憶時會引發當事人強烈的焦慮、痛苦,因此腦部把回憶的機制關閉,以保護當事人暫時免受此痛苦,而呈現無法回憶的現象,解離性失憶症是最典型的心因性失憶。
可以生理檢查和詳細詢問導致失憶的心理因素來分辨是器質性或心因性失憶。要把喪失記憶歸類為心因性時,必須先排除可能的器質性病因,並且有足夠的心理因素說明當事人需以喪失記憶來解決心理壓力,如果當事人呈現意識無障礙、智力無受損、只對某些事選擇性失憶及突然恢復記憶等現象時,要懷疑是心因性喪失記憶;如果當事人有意識障礙、智力受損、記憶呈逐漸恢復且不完整時,特別是對較早期事情記憶尚可,而新近事情記憶差者,要懷疑可能有器質性病因。另外,當事人在嘗試回憶的態度上也有所區別,器質性者比較會試著去回憶,而心因性者則相反,但頭部外傷的病人常併有器質性與心因性失憶。
 前行性失憶(Anterograde amnesia)
這是喪失記憶的一種,又稱為順向失憶症或全腦失憶症。患者所喪失的記憶是針對某特定時間之後的事情,例如在某日因車禍而頭部受傷,因此對受傷以後的事情記不起來,通常以前行性失憶來評估頭部外傷的嚴重程度。有些人對頭部受傷之後的事情完全喪失記憶,有些人留下片斷記憶,若呈現前行性失憶時,除考慮腦部受傷外,尚需考慮因心理創傷引起的失憶及偽裝等可能性。
 逆行性失憶(Retrograde amnesia)
逆行性失憶是記憶障礙的一種,指對於某一個時間點之前的事情,會有一段時間不復記憶,這種失憶通常是近期記憶的儲存障礙所致,譬如頭部受傷的病人,往往記不得意外發生前數分鐘的事。另外,接受電氣痙攣治療的病人亦會出現此症狀,嚴重程度和電的刺激強度與時間有關。

2.記憶增強(hypermnesia)

臨床常見輕躁狂患者聯想加速,「過目不忘」,而且對平時不能回憶的往事細節也能回憶起來,抑鬱障礙患者也存在類似情況,主要表現為對既往細小過錯的記憶猶新,病情緩解後以上現象消失。即使是非常細緻的情景都能清楚地被回憶起來,或者有些他正常時已經完全喪失的回憶,此時也能夠重新恢復。

3.錯誤記憶(False memory)

可分成錯構症及虛構症,錯構症多發生在器質性疾病的患者,表現為患者將過去生活中所經歷過、但在他所指的那段時間內卻並未發生的事件,說成是當時發生的,並堅信是事實,並予以相應的情感反應。而虛構症則是患者以想像的、沒有事實根據的內容來填補記憶的缺隱,伴有嚴重的記憶障礙,患者談論這些「經歷」時彷彿真有其事。

4.潛隱記憶(Cryptomnesia

又稱歪曲記憶,患者將別人的經歷以及自己曾經的所見所聞回憶成自己的親身經歷,或者將本人的真實經歷回憶成自己所見所聞的別人經歷。常見於失智症患者。
  • 與記憶障礙相關的疾病診斷
  • 躁狂症(mania):首次發病年齡多在16~30歲,起病急,主要表現為情感高漲,思維奔逸和精神運動性興奮,患者會產生極度愉悅的情緒,這樣的情緒可能被當事人形容為興奮的、有活力的、滿足的、狂喜的及衝動的等等。除此之外,患者會表現出與亢奮情緒相關的行為,包括自我膨脹、精力旺盛、多話、性慾增加、失眠(睡眠時間縮短,但卻仍然擁有旺盛的精力),並且會產生自制力降低和危機感降低的情形。在輕躁時,患者會感覺特別有活力或創造力,且能維持正常的生活,因此許多病患會留戀處於輕躁期的感覺。實際上,許多患有躁鬱症的藝術家在處於輕躁時期的作品產量會增加,水準也會特別高。躁狂則損害患者的認知能力,可能產生幻覺,從而妄想及認知扭曲等。有些患者在高昂的情緒與幻覺中產生暴力或者自殘行為,有時也會作出不可理喻的行動或者決定。
  • 抑鬱症(depression):主要表現為情緒低落,思維遲緩和精神運動性抑製,患者會感到憂鬱,包括悶悶不樂、傷心、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勁、悲痛、自我厭惡、內心空虛等。如果進入重鬱,也有可能感到失去生存的動力。患者行為視輕重程度(Mild or moderate depression to severe depression)而定,包括不想講話、睡眠時間變短、經常性地哭泣、自暴自棄、產生想自殺的念頭,或者將自殺付諸行動等等。在情緒低落的背景上產生自責自罪妄想,其罪惡妄想可追述到童年的生活經歷,認為其罪行為童年生活中的某一次錯誤造成的,一般在病癒後就再也不能回憶起這些經過。
  • 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 本症起病緩慢,發病多在中年,以荒謬離奇的幻覺妄想為主,伴有情感的不協調和言語行為障礙,有系統妄想的患者由於沉緬於幻覺妄想體驗之中,表現出孤僻離群,對周圍事物特別警覺與專心註意,連正常人根本註意不到的細枝末節也能毫無遺漏地回憶起來。
  • 神經衰弱(neurastenia) 起病於11~40歲之間,主要表現有頭痛,睡眠障礙,記憶障礙,植物神經功能紊亂及疲乏無力等,記憶障礙多為記憶力減退,尤其是近記憶減退明顯,遠記憶正常,此種記憶減退往往由於註意力不能集中之故,並非真正的記憶缺損,其表現為不論看書或讀書刊,往往由於心煩意亂,印象不深,掌握不了中心內容,見了熟悉的人一時難以叫名字,但一經提醒,仍能記憶,與腦器質性疾病的記憶缺損性質是完全不同的。
  • 腦震蕩(concnssion of brain ) 腦震蕩是輕型顱腦損傷,主要表現為傷後立即出現短時間的意識障礙,常有記憶障礙,呈順行性和逆行性遺忘,常與意識障礙的程度和時間長短有關,一般在數日,數周或數月後恢復。

知覺異常(Abnormal perception)[編輯]

1. 幻覺(Hallucination)

缺乏外來刺激的情形下所產生的錯誤知覺經驗,在沒有外來感官刺激的情況下,人體的知覺系統出現錯誤,誤以為感覺器官接收到外來的刺激,是知覺障礙的一種。
例如在沒人說話下,聽到身旁有人耳語,或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中看到白影。幻覺多出現在精神病狀態下,但正常人在緊張、疲勞、高燒等時候,也可能產生幻覺。所有的感覺器官均可能會出現幻覺,如:眼睛的視幻覺、耳朵的聽幻覺、鼻子的嗅幻覺、舌頭的味幻覺及皮膚的觸幻覺,甚至有可能是原本不存在的感覺,如身體內臟被掏空的感覺,或腦中有水在流動的感覺,而這些奇特的知覺經驗可以概稱為體幻覺。
  • 幻覺的可能成因
出現幻覺與腦中幾種生物鹼的濃度變化密切相關,包括:乙醯膽鹼、多巴胺、血清素等,然而出現幻覺並不等於罹患精神疾病,正常人在睡前、將醒之際、過度疲累等情況下均容易出現幻覺,腦部外傷、中風、痴呆症、譫妄症、物質成癮或中毒、思覺失調症、躁鬱症等則是可能出現幻覺的病態狀況。
  • 幻肢
失去肢體但卻感覺其仍存在的幻覺。幻肢與一般的幻視、幻聽不太一樣,他們佔幻覺產生比例的約百分之十到二十,但幾乎所有的截肢者都會發生幻肢的情形。
失明失聰的患者可能在失去感官後的幾個月或幾年才會產生幻覺,截肢者卻是在手術後立刻或是幾天內就產生幻肢,這點和其他種類的幻覺也不太一樣。幻覺通常是千變萬化,但是幻肢的大小和形狀卻和截斷的肢體極為相似,若原本的手佩戴著手環,那幻臂可能也會戴,因此幻肢可能更接近記憶而非一種新的創造。
幻肢和其他幻覺最基本的差異,在於其它幻覺只是感覺或是感知,往往自行其是,不受當事人的控制。但幻肢卻可以能執行當事人所欲執行的動作,當事人可以自主的移動幻肢,若安裝上義肢,幻肢甚至能夠伸進義肢當中,於是義肢就像是真正的肢體能夠為人使用,也正因如此,當事人才能有效地使用義肢,義肢必須成為當事人身體意象的一部分,如同盲人的手杖已經變成了他身體的延伸,使幻肢更有效率,給予個體一種客觀的感覺及可運動的實體,於是幻肢常常能感覺到外界的環境並做出反應,甚至可以更進一步的說,幻肢只是從其天然的安身之處(原本的身體)脫離或分離出來而已。
在《Phantoms_in_the_Brain》一書中記錄了神經科學家 Ramachandran 曾讓這樣的人將完好的手放在鏡子前,將鏡子擺在另一肢體的位置,彷彿是被切除的肢體回來。然後移動健全的肢體,在鏡子裡的影子跟著移動,僵硬的感覺會好轉。彷彿是幻肢因移動而不再僵痛。這顯示虛幻的視覺可以激發體感。
  • 聽幻覺
沒有外界的聲音刺激,卻能感受聽到聲音的現象,稱為聽幻覺,也就是幻聽。是精神病患者最常經驗的幻覺,內容可以是單純的音節,也可以是複雜的談話內容,或者是人聲、動物聲、喇叭聲、機械聲等。
正常人在快睡著或快醒時也可能產生聽幻覺,在意識不完全清醒時的聽幻覺不一定是病態的。思覺失調症是精神疾病中最常出現聽幻覺的疾病,且其聽幻覺內容也較複雜,例如:有聲音在敘述或批評病人做事、命令病人做事、把病人的言行思想廣播出去等。除思覺失調症外,還有許多器質性精神疾病也可經歷聽幻覺。
例如:安非他命所引起的精神疾病、酒或鎮定藥物成癮的戒斷症狀、譫妄等都可能出現聽幻覺。
  • 嗅幻覺
嗅幻覺也稱為幻嗅,其症狀可以同時在兩側,或僅在一側的鼻孔發生,發病時間亦從幾天到數週都有可能。幻嗅是顳葉癲癇的先兆,有時也出現在思覺失調症患者、腫瘤患者或受有腦損傷之人身上,甚至可能成為死亡預兆。幻嗅的患者聞到的氣味多半是令人不快的味道,例如血腥味、燒焦味、腐爛雞蛋味等等,而之所以多出現此類氣味,美國嗅覺與味覺治療及研究基金會(smell & taste treatment and research foundation)的心理醫生Hirsch 指出,很可能是因為人類天生有避開臭味以求生存的本能所致。幻嗅會造成患者食慾下降,進而可能導致憂鬱症或其他精神疾病,甚至誘發自殺。目前幻嗅的成因依然不明,統計指出女性的患病率是男性的兩倍。[7]
幻覺常為身受其害的人帶來極大的情緒衝擊,幻覺內容則可能令人產生妄想,甚至在幻覺的干擾下做出自傷、傷人的行為,當自己或身邊有人出現幻覺時,應提高警覺早日就醫。
幻覺 說明
幻覺(Hallucination) 缺乏外來刺激的情形下所產生的錯誤知覺經驗
幻覺的可能成因 與腦中幾種生物鹼的濃度變化密切相關,包括:乙醯膽鹼、多巴胺、血清素等
幻肢 失去肢體但卻感覺其仍存在的幻覺
聽幻覺 沒有外界的聲音刺激,卻能感受聽到聲音的現象
嗅幻覺 症狀可以同時在兩側,或僅在一側的鼻孔發生,發病時間亦從幾天到數週都有可能

2. 錯覺

錯覺是大腦對外來的感官刺激做出錯誤的分析,導致知覺上的扭曲、錯認現象。譬如坐在前進的車輛中,卻誤判車子沒動,而是車外景物向後移動。
人類的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與觸覺,都是藉由光波、聲波、化學物質或物理壓力,與感覺受器的結合作用產生,經由神經細胞傳遞到大腦相應的區域進行解碼與判讀。在這複雜的過程中,些許的錯誤都可能導致解讀失敗,出現錯覺。但是人類的感覺系統不只一套,可藉由其他感覺系統的輔助進行確認、除錯,將錯覺導致的誤判機率降至最低。人類在正常生理狀況下就有可能出現錯覺,因此在藥物、身體疾病、情緒激動等因素造成異常的生理狀況下,出現錯覺就更不足為奇了。
錯覺和幻覺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現象。前者是大腦對外界刺激的分析錯誤,後者則是在完全沒有外在刺激的情況下,大腦仍然感受到刺激,是感覺系統無中生有的產物。例如某人聽見有人在呼喚他,然而實際上並沒有人在叫他,此屬於幻覺;某人誤以為聽見水流的聲音,實際上是其他相似的聲音,並非真正的水流聲,此屬於錯覺。兩者都可能造成人類對外在環境的誤判,甚至因此做出危害自身或他人的舉動。

3. 自我感喪失(Depersonalization disorder)

指一個人的主觀發生不真實、奇怪、不熟悉的感覺,這是一種非特異性的症狀,常和對周圍環境失去真實感一起發生,伴隨有心情變化、思考流程發生困難、頭腦覺得混沌不清等。許多疾病都有此症狀,像是憂鬱症、歇斯底里、解離狀態、思覺失調症、毒物引起的精神疾病,甚至疲憊狀態亦可能發生自我感喪失。好發年齡是 20 ~ 30 歲之間,常見於女性身上,可能持續一至二年,而後自然復原,任何治療甚少奏效。

情緒異常[編輯]

1.躁動

是一種坐立難安、心理煩躁的精神狀態,病人會顯得無法放鬆、無法集中注意力,而這樣的情緒會使人持續反覆、漫無目的地來回走動,或是手執筆轉動,或坐或站,且身體晃動。

而產生躁動的可能原因,包括嚴重的焦慮及害怕、激動型憂鬱症、被害妄想、痴呆症、抗精神病藥及三環抗鬱藥引起的靜坐困難副作用、過動症及多種腦部疾病都可能引發躁動。

2.情感矛盾

指兩種相反的感情或念頭並存的矛盾狀態,其對象可以是人事物或特定情境。思覺失調症常常會呈現對某人的產生矛盾念頭而不自覺,例如一方面說非常愛某個人,卻同時有想殺死那個人的念頭。

3.焦慮

焦慮是種主觀的情緒感受,情況輕微時只是覺得不自在、心不能平靜,嚴重時會覺得好像要發生不幸的大事情般地害怕恐慌,但當事人自己也說不出是為什麼事情而操心。

但焦慮感並不見得都是壞事,適度的焦慮是學習或處理事情的驅策力。不過太強的焦慮則會帶來負面效果,其嚴重度達到病態時,就呈現精神疾病中的泛焦慮症、恐慌症、畏懼症、強迫症、各種解離或轉化症等,此外思覺失調症及鬱症者也可能會呈現焦慮的症狀。

4.預期性焦慮

指對尚未發生的事情過度操心,或是對即將發生的事抱持最壞的想像,進而產生緊張不安或擔憂焦慮的情緒。患者常會對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或不幸的事情,感到持續的害怕和胡思亂想。即使試著控制這些念頭,仍不易成功,於是有坐立不安、呼吸急促、肌肉緊繃、心悸、甚至發抖等症狀。

預期性焦慮只是一種心理障礙,經過適當的調整和治療完全可以治癒。首先,要減少自我關注,讓自己的生活充實起來,用其他事情轉移注意力,例如運動,音樂等;其次,要增強自信心,用成功的經歷激勵自己;再次,對自己的期望值不要太高,只要盡最大的努力去做就可以了,不要過分注重結果;最後,要避免自尊心過強。自尊心太過強就容易患得患失,從而為尚未發生的事情擔憂不已。

5.廣泛性焦慮

是焦慮症的一種,其主要特徵是對許多事情過度焦慮及擔憂,容易慌亂緊張,但並不見得像其他焦慮症與特定情境有關。患者經常會過度擔憂生活上的小事,如工作、健康、財務、家人、家事、意外、遲到等,常會胡思亂想或抱怨,有時會擔心某件事,但過一段時間後,可能換成擔心別的事。這種焦慮及擔憂的程度通常會大於事件本身的客觀壓力,甚至造成當事人難以控制其焦慮,進而干擾其注意力,而無法好好進行手上的工作。

廣泛性焦慮症也常伴隨出現其他特徵:

(1)病人容易擔心未來可能發生不幸,對於身邊一切人事物抱持著不安全感。

(2)自律神經處於高警覺狀態(hyperarousal),心跳加快、呼吸喘、口乾、易驚嚇、易怒等。

(3)過度換氣(hyperventilation):可能導致喘不過氣的感覺、頭暈、四肢刺痛等症狀。

(4)緊張性頭痛、顫抖、無法放鬆、肩膀或背部酸痛。

(5)做惡夢,睡醒後精神仍然不濟。

(6)抱怨記憶力變差、怕吵、腸躁症、頭痛,對事情的預期性焦慮也比一般人高。

6.情感淡漠

為一種情感表現不完全或不調和的障礙,即顯現出遲鈍、淡漠的情緒,對世事毫不在乎,可以表情平板、不帶情緒地陳述其想或幻覺,常見於思覺失調症病人的負性症狀中。

7.傻笑

精神病理學中,傻笑代表一種情感障礙,指的是病患的情緒表達無法和所處的情境相符合,而表現出和周圍人大相逕庭的表情,其原因可能為病患過分專注於自己的幻想或幻聽中,而表現出傻笑這種旁人無法了解的愉悅表情,常出現在思覺失調症患者身上。

8.昂然興奮

情緒持續處於喜悅、勝利、自我陶醉與過度樂觀的狀態,躁症的病人雖會處於昂然興奮的情緒狀態卻不穩定。

9.欣快感

一種異常歡喜與高昂的情緒,無視於周遭環境,常見於躁症病人、物質濫用者。

10.恐慌

恐慌發作通常是突發性的症狀,一般在出現徵兆後不超過十分鐘內症狀會達到高峰,患者也許先經驗到某些器官系統的不適,諸如胸悶、暈眩或腸胃不適等,旋即引發原因不明的極度驚嚇感、緊迫的恐懼感和隨時面臨災難降臨的感覺。伴隨有多樣的身體和認知症狀,常見的有心跳加速、盜汗、顫抖、呼吸急促、窒息感、哽塞感、胸痛或胸部不適、噁心或腹部不適、頭暈、失去現實感或自我感、害怕失控或即將發狂、害怕將死亡等。在未發作期間,則感覺一切如昔,只是患者可能會因害怕復發而有預期性焦慮。

恐慌發作本身並不等同於恐慌症,恐慌症之外的其他焦慮疾患也有可能產生恐慌發作。

11.季節性情緒失調(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SAD)

腦部製造的荷爾蒙會因為光照的多寡,在一年之中有循環性的改變。SAD 跟血清素(Serotonin)與褪黑激素(Melatonin)的變化有關。秋、冬兩季日照時數減少,導致褪黑激素增多,使它的前驅物血清素在大腦中的生產量減少。因為血清素是一種神經傳導物質,具有舒緩、鎮靜的作用,所以缺乏血清素的季節性情緒失調,會產生以下症狀:憂鬱、疲倦、渾身無力、體重增加等,而這樣的症狀又俗稱為冬季憂鬱(Winter Blues),此病的好發年齡在二十至三十歲之間。另外,春、夏兩季時因為褪黑激素相對不足,則會出現一些與憂鬱相反的症狀,例如焦躁或焦慮、失眠、坐立不安、情緒起伏大等。這也是為何 SAD 可以用 light box 或是 light therapy 等有關光照的方式來治療。

嚴重情緒障礙之認定標準

1.顯著行為異常問題

2.其症狀顯現在認知、動作、情緒、生理等方面的障礙

3.常出現違反社會常規的行為

動作行為異常(Behavior Disorders)[編輯]

1.語言模仿現象

病態地重複模仿他人言語,可見於緊張型思覺失調症,以及部分阿茲海默病與其他退化性大腦疾病患者。

2.不語症

在無發音結構異常的情形下,產生無法言語的狀況,便可以說是不語症;不語症所描述的其實是一個現象,或者說是症狀,但不是一個診斷的疾病項目。造成不語症的精神疾病,例如:思覺失調症病人在想或幻聽的影響下,便可能出現不語的情形;轉化症病人所表現出來的神經系統失調症狀中,也可以是失去言說的能力,而出現不語的情況,有些小朋友在特殊情形下會出現不語的情形(例如:遭同儕排斥、自卑心作祟、適應不良、個性畏縮等),被稱為「選擇性不語症」或「選擇性緘默症」(Selective mutism),但有人認為這是小孩子懼社交症的表現。

3.口吃症(Stuttering)

口吃症的病患,說話時經常重複或者拉長聲音、音節、字詞等,有時也會在說話中猶豫或停頓,因此而使得說話的流暢性受阻,其實這種現象在兒童早期並不少見,但只有在已經明顯影響到語言流利時,才歸類為口吃症,而且漫長、時好時壞,若遇到壓力時,口吃的嚴重度會增加。

一般人中,口吃的盛行率約在百分之一,其中以男性較多;此外, 口吃症也有家族性,但對於口吃症的成因,目前仍不清楚, 但主要認為是因為遺傳, 神經生理, 家庭和社會等多方因素。

4.獨語症(Alone-speaking)

即自言自語,形容一個人在無對話者的情形下,口中仍然唸唸有詞的情形。獨語症的原因千奇百怪,如強迫症的病人自己雖然不願一直講話,但又必須重複說出某些字詞,才能降低心中的焦慮感;思覺失調症病人出現自言自語,可能是在與幻聽對話,也可能是在抵抗幻覺的干擾。

5.僵直

不正常地維持身體的姿勢或狀態,病人會長時間維持著偶然產生或由檢查者擺布的姿勢,常見的表現是面具般的臉部表情、停頓於某一姿勢、對移動出現拒絕現象、減少自發性的動作;僵直也常合併出現語言模仿現象與動作模仿現象,可見於緊張型思覺失調症病人、癲癇病人、歇斯底里的病患等。

6.強迫行為(Compulsive behavior)

一種重複、刻板且通常是無謂的動作,雖然患者不願意執行這樣的動作,卻無法抵抗去執行這樣動作的意念,若無法執行這樣的動作便會逐漸累積焦慮,完成動作則暫時可減輕壓力;強迫動作通常是強迫意念轉化成行動,所以一如強迫意念,強迫動作是違背患者的意願,且患者不樂於接受的,雖然動作是出自患者的意志,卻不是自願的,所以就算有再充分的理由不須這麼做,卻不得不執行這樣的行動,例如:具有怕被污染的強迫意念病人,會引發強迫性的洗手動作,即便病人的手已經洗到紅腫脫皮,也自覺這樣的念頭與行動是荒謬、可笑的,卻無法抑制這樣的念頭與行動。

7.動作模仿現象

非出於自願,而是出自一種半自動性、強迫性或無法控制的狀況下,重複地模仿他人的動作,常見於緊張型思覺失調症的病人。

8.拒絕現象(Rejection)

這個詞多用在精神狀態檢查時,描述病人在行為上,無動機地抗拒所有的移動指示和被移動的嘗試,常見於患有緊張症與痴呆症的人。

精神疾病的診斷方法[編輯]

診斷性會談[編輯]

精神科會談,即為醫師與患者所進行的面談,主要具有四大功能:

  1. 讓醫師與患者建立良好的醫病關係。
  2. 有效地收集患者病情資料,如過去的病史、家族狀況等等。
  3. 醫師可以清楚地告知患者病情、診斷結果與治療計畫。
  4. 教育病人認識相關的治療資訊,並促使病人正確地配合醫囑。

而精神科會談又分為下列三種:

  1. 診斷性會談: 達到精神疾病診斷所進行的面談
  2. 教育性會談: 教育病人及家屬,使其能認識精神疾病
  3. 治療性會談: 進行心理治療

而有時同一次的會談就能兼具上述三種會談功能。

診斷性會談雖然較側重前兩項功能,但所運用的面談溝通技巧則無異,常用的面談技巧包括有注意目光接觸、病人與醫師均保持放鬆狀態、傾聽時適當地運用語助詞促使會談進行、不要顯出急躁的樣子、注意語肢體動作所傳遞的訊息、適時處理話量過多的狀況、不要太快下結論與給建議等。

會談一開始,面談者(通常是醫師)必須先向病人介紹自己及面談目的,然後從病人開始陳述問題時,醫師接著要決定如何進行面談,以及要澄清哪些相關的問題。

醫學中心精神科教學門診的初診,就是診斷性會談的典型代表。在這診斷性會談中,要收集病人發病經過,以及詳細的精神狀態檢查。此外,要了解病人出生前母親懷孕經過、出生經過、成長過程、教育過程、就業過程、過去身體健康狀況、個性及人際關係、以及家族中是否有人有精神疾病,當然不能忽略身體及神經系統檢查,必要時,還要安排各種檢驗室檢查及心理測驗。

心理測驗[編輯]

許多坊間流傳的心理測驗,與其說是用來解析人格特性,倒不如說是增添趣味性多些。實際上,真正專業的心理測驗,必須兼顧有效性與可信度,而且只能作為客觀地判斷心理特質的輔助工具。

凡是各類經過標準化程序編制而成,用來測量心理特質的工具,均稱為「心理測驗」。藉由心理測驗工具,可以評量出病人的智能、認知思考特性、情緒反應狀態、性格特色、性向、心理需求、人際互動方式及行為習慣等,提供更多的客觀資料,力求對病人有更具體的了解。

基本上,心理測驗有一定的題目,題目內容的組成是經由適當篩選,以合乎客觀化、標準化測驗最基本的兩項要求,即可信度與有效性;心理測驗的施行與評分也有標準化程序,如此由不同的人來執行相同的測驗,所得的結果才有可信度,也才能用作比較。

心理測驗有很多不同類型,最簡單的分類法,是將心理測驗分為能力測驗和人格測驗兩大類 。

能力測驗[編輯]

測量能力方面心理特質的工具,臨床上常用的包括「智力測驗」、「班達完形測驗(Bender-Gestalt test)」等。

I. 韋氏智力測驗

此為美國 Wechesler 在 1949 年所設計而成,於 1974 年重修編製,是目前世界上應用最廣泛的智力測驗量表。適用對象依不同年齡範圍而有所區分,包括 16 歲及以上的修訂版魏氏成人智力測驗(Wechesler Adult Intelligence Scale-Revised,簡稱 WAIS-R),或 16 歲以下的魏氏兒童智力測驗(Wechesler Intelligence Scale for Children,簡稱 WISC),此測驗不同於其餘流通之智商測驗的地方是,它不單純把智商與空間邏輯或數理能力連結在一起,而是測驗多個不同領域的項目,目前施行的測驗量表內容,依各地情況有所增刪,大體含括常識、算術、詞彙、類同、理解、記憶廣度等語文方面的六項分測驗,圖形補充、連環圖系、符號替代、物形配置、圖形設計等行為方面的五項分測驗,用以分析受測者的普通能力。不少研究結果均支持韋氏全面智商之概念,與其量表的個別分部測驗能測試某些獨特能力。 本測驗適用於 16 歲以上的被試者,分農村和城市用兩種方式。凡較長期生活、學習或工作在縣屬集鎮以.上的人口,稱之為城鎮人口,採用城市式;長期生活、學習或工作於農村的稱農村人口,採用農村式。

II. 班達完形測驗

由班達於 1938 年所提出的繪圖測驗,施測者給受測者看一張圖片,並請受測者按圖片重繪一遍,總共測驗九張圖片, 通常會將受測者所模繪圖形與原圖片做比較,看是否有圖形的相對位置被旋轉、圖形有沒有被扭曲或被拆成片斷、有沒有畫完、圖形的角度部分是否畫得準確等。 原本發展此測驗是要從模擬畫圖形裡,看兒童的心理成熟程度,特別是針對視覺與動作功能的測驗,目前則用於成人, 藉以篩檢是否有器質性精神疾病的可能。另外,藉由模擬繪出的圖形大小及分布情況,以比對是否傾向於某些症狀特性。

人格測驗[編輯]

人格測驗是設計來測量性格或人格方面心理特質的工具,臨床上常用的測驗包括「羅氏墨漬測驗(Rorschach Ink-Blot Test)」、「主題統覺測驗(Thematic Apperception Test)」、「明尼蘇達多相性格量表(Minnesota Multiphasic Personality Index)」等。

I.羅氏墨漬測驗

羅氏墨漬測是最廣為運用的投射測驗(提供受測者一種曖昧的刺激環境,讓他在不受限制的情況下自由反應,從而發現受測者隱而不顯的人格特質)之一,

這是瑞士精神科醫師赫曼·羅夏克(Hermann Rorschsch)根據心理分析中的投射理論,在 1910 年所設計發明的,他認為受測者在測驗情境中,對模糊不清的刺激所引發的反應,會投射出其人格組織的全貌。

測驗中,以十張印有兩邊對稱但形象模糊的墨漬圖片,其中五張為黑白,五張為彩色,依照一定順序拿出來給受測者判看,讓受測者以自由聯想的方式,說出對所見墨漬的印象,其中包含最初印象與回憶後的聯想,並記錄受測者所描述對圖案的反應,施測者還會進一步詢問問題,來確定受測者是對圖案上哪一部分、哪一個特徵等發生反應,並根據這些資料加以評分。這項測驗從1939年開始被採用,最初被稱為「人格投射測驗」。

解釋羅氏墨漬測驗的結果通常需要一段時間,但若運用得好,羅氏墨漬測驗對於病人心理防衛機轉的了解以及細微思考變異的偵測有相當大的幫助。

II.主題統覺測驗

和羅氏墨漬測驗一樣都是投射測驗,重點在觀察受測者於某一個不會引發特定反應的情境中所做出的反應,來發覺他行為的特質;此測驗由 Henry Murray 和 Christiana Morgan 在 1943 年發展出來,測驗包括三十張圖片及一張空白卡片,但在施行時,可以根據施測者的意圖所在挑選,而不須用到全部圖片。

主題統覺測驗是請受測者針對一些黑白圖畫卡及一張空白卡,編出一個故事,這些圖畫卡的圖形通常含有人物,和羅氏墨漬測驗不同,受測者並非用聯想的方式回答,而是根據圖形來建構一個故事,描述圖形中人物的故事產生背景,在當時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以及有什麼態度與想法,並且說出故事的結局;受測者藉由故事內容透露自己的認同,並進一步表達自己的欲望、衝突及掙扎,是一種用來進行人格分析與研究的測驗,但必須考量受測者目前的動機與情緒狀態,是否影響受測者對測驗的反應。

主題統覺測驗比較適合用來推斷行為的動機,而非僅僅做成診斷,對於病人心理防衛機轉的了解,以及細微思考變異的偵測,主題統覺測驗也有相當大的幫助。

除此之外,還有兒童統覺測驗,適用於 3 ~ 10 歲左右的兒童,並將原本圖畫卡中的人物圖,置換成動物圖形,期望讓兒童產生更多的反應。

III.明尼蘇達多相性格量表

是目前最被廣泛使用的自填式性格量表,共有超過 500 題的問題供受測者選答,經由電腦統計分析之後,再由具有經驗的心理師加以判讀;問卷內容可以區分為十個分項目,如憂鬱、焦慮、輕躁等等,必須強調的是:某分項得分高,並不等於受測者目前正患有精神疾病。

此量表為一評估受測者性格傾向的心理測驗工具,並非是精神疾病的診斷工具,電腦技術的引進加快了資料處理的速度,但對於測驗結果的詮釋,則有賴訓練有素的心理師,否則極有可能會誤導臨床醫師的判斷,也為病人帶來不必要的困擾。

儘管能力和人格兩類測驗在形式上和目的上各不相同,但在編製程序上均具備應有的可信度有效性兩個條件。

生化生理及影像檢查[編輯]

例行性的生化檢查有血糖、肝功能、腎功能、鈉、鉀、電解質等,有特殊症狀時,視需要做其他檢查,例如:記憶衰退的老人應檢查維生素 B12 及葉酸;懷疑甲狀腺功能異常引起精神異常時,應檢查甲狀腺荷爾蒙;懷疑藥物引起精神障礙時,應做血液或尿液之藥物篩檢;懷疑癲癇引發的精神異狀時,可安排腦波檢查;疑因腦病變引起精神疾病時,可視需要安排電腦斷層掃描、核磁共振、正子掃描等影像檢查。

精神病診斷爭議:羅森漢恩實驗[編輯]

羅森漢恩實驗(Rosenhan Experiment)是 1973 年,美國史丹佛大學的心理學家大衛·羅森漢恩博士關於檢驗美國精神病患鑑定標準的一項著名實驗,被認為是對精神病患鑑定標準的重要批判。

羅森漢恩博士招募了 8 個志願者(3 女 5 男)扮演假病人,他們分別是二十多歲的研究生、三位心理學家、一位兒科醫生、一位精神病學家、一位畫家、一位家庭主婦。所有的假病人都告訴精神病醫院的醫生他們患有嚴重的幻聽。但是除了這個症狀之外,他們所有的言行完全正常,並且除了自己的姓名和職業外,給問診者的所有資訊都是真實的,結果 8 人中有 7 人被診斷為思覺失調

被送進精神病醫院後,這 8 人都表現正常,不再幻聽,也沒有任何其他精神病理學上的症狀,但卻沒有一個假病人被任何一個醫護人員識破。當假病人要求出院時,由於他們已經被貼上「精神病」的標籤,醫護人員都認為這些病人「妄想症」的症狀加劇。精神病院的醫務人員甚至發明了一些新術語來描述這些假病人的嚴重「病情」:假病人與人聊天被視為「交談行為」,他們甚至認為假病人做筆記都是一種精神病病情的新發展,以至於「做筆記」被護士當作病人的病狀以「書寫行為」記錄在他們的病歷中。

第一次實驗的結果發布後,羅森漢恩選擇了一家著名研究教學醫院進行第二次實驗。這家醫院的醫務工作者們已經聽說第一次實驗的結果,但聲稱類似的錯誤不會在他們醫院發生。於是羅森漢恩決定與這家醫院安排進行類似的實驗:在為期三個月的時段內,會有一名或多名實驗參與者偽裝成精神病人試圖入院。醫院工作人員則需要對每一位入院者做出評估,以確認他們是否為偽裝的精神病人。三個月過去後,193 名病人中被院方挑出了 41 名偽裝者,以及 42 名懷疑是偽裝者。但令人訝異的是,羅森漢恩從頭到尾都沒有安排任何一名志願者試圖偽裝成精神病患,院方挑出的「偽裝者」們,其實都是真正的普通精神病人。

通過這項實驗,羅森漢恩得出了「任何極易將自己引入嚴重錯誤歧途的診斷方法都不可能是可靠的診斷方法」的結論。這項研究成功揭示了診斷標籤的危險性(也就是標籤效應):一旦醫護人員認定某一個人患有精神疾病,就會將他的一切行為和舉止以精神病患的標準來解讀。其實有時「病人」本身沒有問題,有問題的倒是「醫生」的判斷能力與標準。

  • 對此爭議的解方
  1. 增設一般性的精神健康機構,避開精神疾病的相關標籤,讓機構直接關注於具體問題和行為,從而將個人置於非貶義性的環境中
  2. 提升精神健康工作者的敏感度,恪守準則;對於其他人,直接的精神問題的住院經歷可能會有很大幫助

精神疾病的分類[編輯]

DSM-5 將精神疾病分為以下類別:

  • 神經發展障礙症(Neuro-developmental disorders):如自閉症候群、過動與注意力缺失等
  • 思覺失調類群和其他精神病症(Schizophrenia spectrum and other psychotic disorders):及過去所稱精神分裂症與相關疾病等
  • 雙相情緒及其相關疾患(Bipolar and related disorders)如躁症、鬱症。
  • 憂鬱疾患(Depressive disorders)
  • 焦慮疾患(Anxiety disorders):如恐慌症、泛焦慮症、特定恐懼症等
  • 強迫症及相關疾患(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s)
  • 創傷及壓力相關疾患(Trauma and stressor-related disorders):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 解離疾患(Dissociative disorders):如多重人格
  • 身體症狀及相關疾患(Somatic symptom and related disorders):如歇斯底里症狀
  • 餵食與飲食疾患(Feeding and eating disorders):如厭食症
  • 排泄疾患(Elimination disorders):如遺糞症、遺尿症
  • 睡眠醒覺疾患(Sleep-wake disorders)如失眠症、嗜睡症、睡行症。
  • 性功能障礙(Sexual dysfunction)
  • 性別不安疾患(Gender dysphoria)如易性症。
  • 侵擾行為、衝動控制及品行疾患(Disruptive, impulsive-control and conduct disorders)
  • 物質相關及成癮疾病(Substance related and addictive disorders)
  • 神經認知疾患(Neuro-cognitive disorders)如反社會人格違常、邊緣型人格違常、戲劇化人格違常、自戀型人格違常等。
  • 人格疾患(Personality disorders)
  • 性偏好疾患(Paraphilic disorders):如戀物癖、異裝癖、戀童癖等
  • 其他精神疾患(Other mental disorders)
  • 醫藥引發的動作疾患與其他醫藥副作用(Medication-induced movement disorders and other adverse effects of medication)
  • 其他可引發臨床關注之異常情況(Other conditions that may be a focus of clinical attention)

從 1952 年的 DSM-I 到今天的 DSM-5,心理疾病的類別名稱與其內涵歷經許多演替,也反映出了精神醫學與臨床心理學對於精神心理病壞的診斷與於患病的相關因子在其概念上的的轉變。然而,同一別的心理疾病並不能說其意味著他們都有相同的內在機制,也有可能是不同的機制倒出相同的結果。除此之外,除了類別取向的診斷之外,當代的系統也已經納入向度取向從而對病患的疾病進行分類。因此,了解疾病與其心理病理的關聯,具有其診斷上與研究上的必要性。

以下,將介紹幾類重要的心理疾患病狀及其可能的病理機制﹕

神經發展障礙症(Neuro-developmental disorders) [編輯]

這類精神疾病是指在「大腦與神經發展」的階段時偏離正常軌道,其症狀在嬰幼兒或兒童期就出現。足以影響人際、社交、學業與職業功能。由於是大腦神經發展的問題,所以不同類型的神經發展障礙症時常一同出現。常見病症有: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編輯]

根據美國精神疾患診斷標準(DSM-IV),要符合下列症狀:七歲前發病、在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不同場所(如:學校、家裡、工作場所等),並造成社會、學業、職業功能上的損害,而且又非因其他發展疾患、精神疾病所引起,始能稱之為注意力欠缺過動症,即所謂的「過動症」。

它的特徵是容易分心,難以專注、過度的活動或難以控制自身的言行舉止且不符合患者年齡該有的成熟度。症狀通常出現在十二歲左右且持續超過六個月、在至少兩種情境中出現(例如:學校、家庭、休閒活動等)。專注力方面的問題可能影響兒童患者的在學表現。很多家長會因為小朋友不專心、過度好動、好奇心旺盛、躁動不安、無法集中注意力等情形,到兒童心智科求診,無論是出自家長自行發現此類型狀況,或是因為學校老師建議而就診,對於兒童基本的生活障礙觀察,進而求助,對小朋友來說都是好事。若確診為 ADHD,及早發現,便可及早治療,有助於孩子更容易融入各種生活狀態。若經醫師鑑定後,認為不是注意力不足過動症,那麼可能只是小朋友年紀尚小,還無法完全循規蹈矩。

長期追蹤研究顯示,此病症主要是腦部發育較慢,較平均的發展約慢三年,也因此,他們認知功能發展會較同年紀者慢,包括:注意、記憶、組織、學習及解決事情能力等,自我動作及情緒控制能力表現也會較差,因此整體表現出來的症狀就主要會在三個層面:注意力不易集中、活動量過多、行為衝動。但其智力和潛力其實還是正常的,只是若施行智力測驗,可能會因為其無法集中注意力而造成較差的結果。過動症的盛行率高,全世界盛行率約 7.2%,但也因盛行率高,相關的研究很多,也有完善的治療方法,主要以藥物治療、行為治療或者學校的特教資源、社交技巧訓練等整合的方式。

儘管此病症在小孩與青年的範圍中被大量的研究以及診斷,多數的例子中,仍然找不到精確的病因。學者認為基因的原因占了 75%,在懷孕期間尼古丁的接觸也可能是一個導致病因的外部風險,但似乎跟自律以及家庭風格沒有關係。

治療[編輯]

行為治療

有關行為治療在 ADHD 上的應用,有許多良好的實證,若是針對學齡前,或是症狀輕微的病患,一般會建議用行為治療為第一線的療法。心理療法包括有心理教育行為治療認知行為療法(CBT)、人際取向心理治療、家庭治療、學校介入、社交技巧訓練、行為方面的同儕介入、機構培訓、父母管理訓練。父母管理訓練可以改善包括反對行為以及不合常規行為在內的一些行為問題。心理療法也包括神經反饋訓練,目前還不清楚是否有效。

有關家庭治療的效果,目前還很少足夠品質的證據可以佐證。目前證據認為家庭治療的效果類似群體照顧(community care),效果比安慰劑要好。有許多注意力不足過動症支持組織可以提供相關資訊,並且協助家庭適應 ADHD 的情形。

有關社交技巧的訓練、行為調整以及藥物的對病患的好處可能有限。要減少後續心理及精神問題(例如重度抑鬱症犯罪、學校學習失敗、物質使用疾患)的主要因素是和沒有從事偏差行為的人建立友誼。

規律的體能鍛煉,特別是有氧運動,對於患有 ADHD 的兒童及成人而言也是有效的,特別是配合興奮劑藥物治療時更是如此,不過針對改善症狀,最理想的運動種類及強度還不清楚。長期規律有氧運動對 ADHD 患者的好處是提昇行為及運動能力、提昇w:管控功能(包括專注、w:抑制控制、計劃等)、較快的資訊處理速度,記憶力也會比較好。家長及教師針對 ADHD 兒童規律有氧運動對行為及以社交-情緒上的改善有:全身整體機能較佳、減少 ADHD 症狀、自尊感較好、減少焦慮及抑鬱的程度、較少身體症狀、課業成績及教室行為較佳,社交行為也有改善。若在有使用興奮劑治療時進行運動,會增加興奮劑藥物對執行功能的影響,一般認為運動的短期效果是因為運動時大腦突觸多巴胺和去甲腎上腺素濃度的增加所造成。

藥物

針對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可以用中樞神經刺激劑(也稱為興奮劑)藥物進行治療。家長及教師反應哌甲酯比較可以改善其症狀。針對 ADHD 的中樞神經刺激劑藥物除了哌甲酯外,還有苯丙胺甲基苯丙胺等。

針對 ADHD 的非中樞神經刺激劑藥物有許多種,包括阿托莫西汀安非他酮、胍法辛及可樂定,這些可以作為主要藥物治療,或是配合中樞神經刺激劑藥物一起使用。目前有關各藥物之間的比較,還沒有說服力足夠的研究結果可以佐證,不過在副作用上似乎差不多。中樞神經刺激劑藥物比較可以提昇課業表現,阿托莫西汀則無此效果。阿托莫西汀比較不會有成癮問題,因此若有娛樂性藥物或是強迫性藥物使用風險的人,比較建議使用阿托莫西汀。有關藥物對社交行為上的影響,目前的資料也還不充份。截至Template:Startdate,還沒有完全確定 ADHD 藥物的長期影響。核磁共振成像 研究推測長期用苯丙胺哌甲酯治療,會減少因為 ADHD 造成的大腦功能及結構異常。2018 年的文獻回顧發現若考慮短期效果,哌甲酯對兒童最有效,苯丙胺對成人最有效。

什麼情形要用胍法辛治療會依國家而不同,英國國家健康照護專業組織(NICE)針對成人是第一線藥物,若針對兒童,只建議在病情嚴重時才使用,而大部份美國的醫學指南會建議可以針對各年齡層使用。針對學齡前的兒童,一般不建議用藥物治療。若治療用的中樞神經刺激劑劑量不足,可能會有沒有藥效的情形,這尤其常出現在青少年及成人身上,因為核可的劑量是針對學齡兒童的,因此有些醫療人員會依體重或是依其他因素給藥。

一般而言,在正常治療劑量的哌甲酯及中樞神經刺激劑是安全的,不過有其副作用以及禁忌症。若哌甲酯給兒童及青少年使用,有研究發現這和一些嚴重或不嚴重的有害副作用有關,不過證據品質還不充份。若針對兒童開立這類藥物,需仔細的監測兒童的情形。若 ADHD 的中樞神經刺激劑嚴重過量,可能會和興奮性精神病或是狂躁的症狀,若也使用抗精神病藥,可以有效緩解急性苯丙胺精神病的症狀,若長期治療,需要定期的監測。興奮劑的藥物治療需要定期停藥,評估是否還需要用藥、減少發育遲緩的情形,並且減低抗藥性。若是長期使用超過 ADHD 治療劑量的興奮劑藥物濫用,一般會和成癮物質依賴有關。不過未治療的 ADHD,會提高物質濫用以及行為規範障礙的風險。興奮劑藥物的使用,可能可以降低風險,但也有可能沒有此效果。還不清楚懷孕時服用這些藥物是否安全。

自閉症候群(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s)[編輯]

為一種腦部因發育障礙所導致的疾病,其特徵是情緒,言語和非言語的表達困難及社交互動障礙,常見限制性的行為與重複性的動作,有明顯的特定興趣。患者不能進行正常的語言表達和社交活動,常做一些刻板和守舊性的動作和行為。自閉症的病因仍然未知,很多研究人員懷疑自閉症是由基因控制,再由環境因素觸發。雖然環境因素所扮演的角色仍未有定論,研究人員發現 7 個經常出現在自閉症病人的基因組。另有研究指出胚胎發育初期經由孕婦攝取的環境毒性亦可能是成因之一。

自閉症具有濃厚的遺傳成分,而事實上,研究人員已經開始鑑定人類基因組合上可能招致該疾病的變異。受到腦部神經障礙的影響,患者看到、聽到和感覺到的事物會與一般人的感受不同,有些患者會對特定的刺激非常敏感,比如:聽覺或觸覺,因此常會摀耳或避免與人的肢體接觸。自閉症候群的嚴重程度因個人而有極大的差距,為一連串的疾患譜系,可以從認知功能出色但社會能力不佳的亞斯伯格症(Asperger sydrome, AS)到從小各項心智發育就有重大缺失的雷特氏症(Rett’s syndrome)。

一般而言,有下列明顯的症狀:與他人社會互動困難、表達方式刻板重複、對語言理解較差,比如只能理解字面上的意思,而難理解雙關語或會答非所問、很少注視人臉、溝通名詞錯置(如搞混「你」、「我」、「他」)、缺乏主動溝通的意圖、有限且特殊的興趣並且重複的行為,像是把物件擺成直線或對稱的型態等等。還有高功能自閉症(High-functioning autism, HFA),像是電影《雨人》和《星星的孩子》中的主角,他們先天可能展現的心智能力和一般人不一樣,在其他面向可能更高人一等。多數具有語言能力,自閉傾向較不明顯,但語言理解與表達力、人際互動與聊天的能力仍有困難。

自閉症患者顯示多種形式的守舊或限制行為,例如:

  • 自我刺激的行為不願意改掉,例如用手拍打、頭搖動、身體擺動。
  • 強迫行為,例如安排物體呈現堆疊或線條狀、逼人遷就。
  • 對行為改變的抵制,例如堅持不願意移動家具或拒絕行為被打斷。
  • 儀式行為則涉及格局不願意改習慣,尤其是喜歡的東西,例如不願意改口、或不願意轉學校等等。
  • 限制行為是包括興趣、專注或活動的局限和狹隘,持續專注於物件某些部份如車輪等,對有興趣物件/東西注意力的程度較正常人異常。
  • 自我傷害包括傷害自己或可能傷害他人的動作,如戳眼睛,掐皮膚,咬手或撞頭。

自閉症似乎沒有任何特定的守舊或自殘行為,但自閉症似乎使這些行為更常發生或更嚴重。

其實亞斯伯格症(Asperger's disease)和高功能自閉症的症狀和定義常常令人混淆,甚至有些學者認為他們兩者是一樣的,另外一些則會因為他們在學習策略、語言表達、社會情緒等等表現之不同,認為他們應該各自獨立。不過在 DSM-IV 中,有單獨寫下關於亞斯伯格症的判斷標準,而在下一版的 DSM-V 則被刪除,亞斯伯格症也被納入自閉症光譜中的一部分。

另外,自 DSM-IV 出版起,自閉症統計的比例升高,其原因可能是因為手冊版本標準降低,或是大家的意識提高。

  • 相關電影有:
  • 《雨人》(1988)根據金·匹克的真實故事所改編,主角患有自閉症因而缺失社交與溝通能力,甚至無法自理生活,又同時患有學者症候群,因而具備驚人的計算與記憶能力,本片敘述主角弟弟與主角之間的手足之情。
  • 《他傻瓜,誰聰明》(2001)敘述兩位精神患者如何克服原有的心理障礙並成功融入社會生活下去。
  • 《雪季過客》(2006)敘述一個患有自閉症的女人與一個殺人犯之間建立友誼的歷程。
  • 《馬拉松小子》(2005)故事以患有自閉症的馬拉松選手裴炯振的真實事件所改編,敘述生理年齡二十歲,心理年齡卻只有五歲的主角如何面對生命的不足並追求真實的意義。
  • 《星星的孩子》(2010)為患有高功能自閉症的動物科學學者 Temple Grandin 的自傳電影。
  • 《海洋天堂》(2010)敘述一位肝癌末期的父親帶著自閉症兒子投海自盡失敗後,父親決定用自己僅剩的時間訓練兒子打理生活與工作謀生的故事。
  • 《阿蒙正傳》(2011)敘述患有自閉症的主角為了哥哥而改變自己,從只顧自己到學會付出最後找到幸福的故事。
  • 《自閉症少年的內心世界》(2014)日本作家兼重度自閉患者東田直樹將自己的心聲撰寫成了一本隨筆集。
  • 《會計師》(2016)敘述患有高功能自閉症的主角,運用自己對數字敏銳的天賦遊走在犯罪組織中擔任會計師並賺取黑錢的冒險。
  • 我的名字叫可汗》(2010)描述一位患有自閉症的印度穆斯林,在 911 事件發生前後,如何跨越信仰、種族歧視、個性等重重障礙,在美國生存下去的故事。
  • 頭號粉絲》(2019)患有自閉症的主角是一位影星的頭號粉絲,在一場握手會中,無意間得知影星的家中地址,卻被影星誤以為是跟蹤狂教訓了一頓,之後主角為了尋求清白與原諒與影星對峙的故事。
  • 相關影集:
  • 《良醫墨菲》(2017)主角肖恩·墨菲醫生是一名患有孤獨症和學者綜合症的年輕外科醫生。他具有超乎常人的空間感、洞察力和記憶力,但卻無法像常人一樣與人交流。肖恩用自己卓越的醫學才能救死扶傷,贏得了病人及身邊人的信任。
學習障礙(Learning disability)[編輯]

學習障礙又可稱特殊學習需要,指具有瞭解與使用語言、說話及書寫方面,一個或一個以上基本心理歷程的缺陷。儘管智力沒有問題,也沒有發展遲緩,但在傾聽、思考、說話、閱讀、書寫、拼字或數學計算等特定領域上,學習或使用上卻出現明顯問題而引致學習困難。學習障礙包括知覺障礙、腦傷、輕微腦功能失常、失讀症及發展性失語症等狀況等等。症狀會因障礙類別而有所差異,包括失語症、色盲、失聰、失明、書寫障礙等。學習障礙的成因很複雜,目前還不太了解。且不同地區對學習障礙亦有不同的定義,而亦可歸因到醫學、心理學或教育學等不同的範疇上。

社團法人中華民國學習障礙協會官網針對「學習障礙」有幾項描述:

  • 學習障礙佔總人口的 3%~5%
  • 學習障礙的孩子並不是因為笨或懶或不認真而導致學習困難,而是因為腦神經結構和功能的不同使得他們無法用一般人的學習方式學習,而必須使用不同的學習方式。
  • 學習障礙的孩子和其他的孩子一樣聰明,他們只是某一部份的認知能力有缺陷。
  • 學習障礙並不是因為智力低下、自閉症或聽力、視力、人格上的缺陷所造成的。
  • 學習障礙者的差異性很大,幾乎沒有兩個學習障礙者的學習困難現象是一模一樣的。
  • 如果得到適當的幫助發揮天賦潛能,學習障礙者也可以獲致成功,如愛因斯坦、邱吉爾、洛克菲勒、李光耀、湯姆克魯斯等都是有名的成功學障者。
  • 學習障礙是特教法中規範的身心障礙類別之一,其與一般身心障礙學生一樣,在特教法中有明文保障其接受特殊教育的權利相關的鑑定、安置、輔導等措施也有法令上的規定
  • 學習障礙是終身的障礙,並無法透過某種治療法而痊癒,但是他們的困難可以因為特殊教育的協助,以及他人的瞭解和環境的配合與接納,而不致於妨礙他們的潛能開發。

學習障礙的類型

  • 發展性學習障礙:指學習的基本能力障礙。大部分在入學前就存在,但較難被發現。
  • 注意力方面:
  • 注意力渙散、缺乏、短暫:較活潑或退縮而無法集中注意力,易被外界干擾。
  • 注意力固著:過度注重小細節而忽略重要的部份,考試可能會因小事而分心。
  • 知覺能力和知動能力:
  • 視知覺障礙:無法很快的確認字,或需花較長時間才能確認視覺刺激,且容易混淆字或符號。
  • 聽知覺障礙:對聲音的分析、再認聲音或聽覺記憶比較差,不注意他人說話。
  • 知動障礙者:出現空間或時間定向能力不足的問題。
  • 記憶力方面:有短期記憶的編碼分類和長期記憶檢索資料的困難,無法記憶學過的東西,且難以複誦及表達剛聽到的數字或字詞。
  • 思考與推理能力方面:形成概念、組織與統整方面有困難,而表現出思考缺乏組織或連貫性、無法形成或了解抽象的概念、思考過於重視細節而忽略重點、無法理解因果關係等問題。
  • 語言能力方面:語音、語形、語法、語意、語用等方面,此類學生會表現出缺乏音韻辨識、語言發展遲緩、文法句型錯誤、學習字彙困難、口語理解差。
  • 社交能力方面:社交技巧不足及情緒問題,焦慮、暴怒、自我控制能力不足、易有挫折感、易於放棄、難以控制情緒、缺乏自信心等特徵外,也可能有過分依賴大人、拒絕責任等社會適應方面的特徵。
  • 學業性學習障礙:指發展性學習障礙影響學習,表現於學業上。
  • 閱讀方面:在閱讀時可能會表現出慌張、不安定、閱讀距離過近、省略句中的某一字、唸錯字、閱讀速度慢、不流暢等問題。
  • 拼字方面:拼字屬於語言方面的學業性問題,可能由於學生無法辨識音韻、口語聽覺理解不佳、聲音的辨別有困難等問題造成,因而影響其語言方面的學習。
  • 書寫表達方面:在書寫時只用有限詞彙和很短的句子,考試時則可能表現出造句內容貧乏、不完整的句子,或有說得出答案卻寫不出答案的情況。
  • 寫字方面:寫字速度較慢、標點符號混用、字寫顛倒等情況。
  • 算術方面:對時間較無概念,考試時,無法掌握考試時間,易遲到;空間定向的概念也不好,會在熟悉的環境中迷路、或不小心跌倒,對於大小、遠近、輕重關係判斷時會出現與現實較大的差距,難以區分方向或左右等。常有數學符號辨識、運算、公式的記憶和運用,以及問題解決方面的困難。
  • 相關電影有:
  • 《真愛奇蹟》(1998)患有失讀症的的少年與患有黏多醣貯積症的男孩,在貧民區中逐漸建立友誼並一同冒險的歷程。
  • 《心中的小星星》(2007)以遲緩兒童的角度出發,描寫患有學習障礙的兒童在成長路上如何以自己的觀點看待這個世界。
  • 《天生蠢材必有用》(2007)一個曾經酗酒,有閱讀障礙,常常搞砸事情的 30 歲男主角傑夫,如何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 《珍愛人生》(2010)一名有學習障礙的黑人少女珍愛,在轉學到特殊學校接受「一對一教學」後,走出黑暗、痛苦和無力感,逐漸邁向光明、自主和充滿愛的人生。
  • 《永不放棄》(2012)真實故事改編的熱血電影。毫無背景的單親媽媽與基層女教師,為了有學習障礙的兒女,攜手發起抗爭行動。
智能不足(Mental retardation)[編輯]

智能障礙為一功能性診斷,心智的缺失與中樞神經系統的發展受到障礙或是疾病有關,American Association on Mental Retardation(AAMR),(Grossman, 1973)將智能障礙定義為 IQ 低於智力平均值兩個標準差以下。智能不足亦即智力功能、適應能力顯著低於同齡應有的一般水準,包括溝通、自我照顧、生活自理、人際技巧等方面有困難,且此困難已對生活、學業、工作造成重大影響。這是一種十分常見的智力殘疾,但常因診斷概念不一致與調查方法上的差異,智力不足的流行情況,不同國家和地區的報告均不同。1985 年世界衞生組織資料報導:輕度智力不足患病率約為 3%、重度(包括中度)約為 3‰-4‰。

智力不足的主要臨床症狀為智力低下與社會適應能力欠缺,但程度輕重不一,且個別差異相當大。過去曾按智力不足的嚴重程度分為:愚魯(morons,IQ 50-69)、痴愚(imbecile,IQ 25-49)及白痴(idiot,IQ 25 以下),如今這些名稱已極少使用,大部分分類為輕、中、重與極重度四級。

低於平均智力水平(Low IQ)兩個標準差,即 70 分以下(100-15x2 = 70)。

以下按智力高低分及受影響之嚴重程度分類:

  • 輕度智能不足(智商分數在 55~70)(低於智力平均值兩至三個標準差)。
  • 中度智能不足(智商分數在 40~55)(低於智力平均值三至四個標準差)。
  • 重度智能不足(智商分數在 25~40)(低於智力平均值四至五個標準差)。
  • 極重度智能不足(智商分數在 25 以下)(低於智力平均值五個標準差之下)。

評鑑工具需注意的文化差異度,評鑑時需由經過訓練有經驗之心理治療師執行,評估時注意時間與環境之控制,需有客觀之控制條件。

造成的可能病因

  • 遺傳因素:遺傳性疾病(Inheritance Diseases)--如唐氏症及各種基因異常與低智力遺傳(Low intelligence),部份因素可於產前檢查,早期診斷出來,預防或減少發生。
  • 胎兒及母體因素:懷孕時子宮內感染、母親營養不良、酒癮、藥癮及中毒,環境污染鉛中毒、輻射,均會影響到胎兒及幼兒腦部之發育及成長。
  • 生產因素:早產、低體重嬰兒、難產,皆有可能造成腦傷。
  • 後天環境社會文化因素(Environmental factor):包括營養不良、環境污染、兒童疾病感染、發燒,可影響神經發育成長,常造成「中度智能遲滯」。
  • 社會文化因素(Social cultural factor):低社會階層、貧窮、居所不良、家庭不穩定,缺乏教導與教育可能導致輕度或中度智能遲滯,若對此類兒童給予早期療育介入,施行加強教育,改善其居住環境及增加照顧人員,有計劃培育與訓練,其智能低下情況多可獲得改善。
  • 相關電影有:
  • 《阿甘正傳》(1994)智商只有 75 的阿甘,帶著單純善良的傻氣與運動天賦,參與了美國多項重大事件的發展,並感動了許多人。
  • 《他不笨,他是我爸爸》(2002)僅有七歲智商的父親,在老婆離開後擔負起養育女兒的重任,被社工發現後,引來監護權歸屬的問題
  • 《七號房的禮物》(2013)有智能障礙的父親被冤枉而入獄,在女兒與獄友的努力之下洗刷冤屈的故事。
思覺失調症(Schizophrenia)[編輯]

思覺失調症,原稱「精神分裂症」,1896年德國精神醫師克雷佩林(Emil Kraepelin)發現有一群精神病患,「Schizophrenia」這個詞由 Eugen Bleuler 於 1908 年創造出來,意思是「心靈的分裂」,旨在描述人格、思想、記憶和感知之間的功能分離。患者常出現幻聽、幻覺、思考混亂的特質,有些患者會有社會退縮(指孤立自身)、減少情緒表達、對其他事務漠不關心等,並將此些病症先命名為「早發性失智」(Dementia praecox),因為患者大半在青春期開始發病,並隨年齡增長而逐漸退化。

思覺失調症是一種慢性或復發性的精神疾病,而其並沒有客觀的診斷方法,最早在 1911 年由 Eugen Bleuler 定義為一症候群,並以「Schizophremia」一詞取代,取希臘詞根schizein(分裂)和phren(心智),形容發病後表現出來的症狀一片混亂。其特徵是「行為異常、言語奇怪、理解現實的能力下降」,此疾病通常與社交和職業功能障礙有關。1937年,日本精神神經醫學學會統一譯為「精神分裂症」,並因當時日本殖民臺灣而沿用至戰後;此詞不僅對精神病患者強加了超過一甲子的污名,更使得常人容易將其和概念完全不同的「人格分裂」(或稱多重人格、解離性身份疾患)混淆。全球統計之思覺失調症終生盛行率(Prevalence,指一輩子遇到這種問題的機率)約為百分之一,當中又有一半人的症狀會隨時間改善,少部分甚至能痊癒,而另一半的人則會終生被思覺失調症所折磨。雖然它的盛行率不高,但它所造成的社會負擔,往往需要投入許多心力去關注,思覺失調症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導致全球疾病負擔最嚴重的十大疾病,是最致殘和在經濟上最具災難性的疾病之一。

思覺失調症是一組包含不同症狀的疾患,其症狀包括:

  • 幻覺
  • 妄想
  • 認知障礙
  • 情緒和焦慮症狀
  • 缺乏動力等

患者在認知方面也會受到影響,具體為:

  • 對於語言的辨識較遲緩、說話邏輯紊亂等[8]
  • 較無法從臉部表情識別他人情緒等

其牽涉一系列急性發病和偶爾緩解,大部分患者一旦有一次完全發病就難以痊癒,只能透過心理治療和藥物治療控制。原先在台灣被稱為「精神分裂症」,但在近年更名為「思覺失調症」,這是因為精神分裂症的名稱容易使大眾對疾病產生誤解,但事實上思覺失調症不是人格分裂,也不是多重人格。

思覺失調症的風險因子包括:居住在市區、身為移民、產科併發症、冬末至早春出生(也許反映了神經發育過程中接觸流感病毒)、受孕時的父親年齡(可能與新發突變的風險增加有關)。思覺失調症患者的憂鬱症(Depressive disorders)、焦慮症(Anxiety disorders,如社交焦慮症、創傷後症候群、強迫症等)以及酒精或藥物濫用發生比率較一般人來的高。也因此,思覺失調症所帶來的社會成本是非常驚人的,2002 年,美國思覺失調症的總費用估計約為 630 億美元,該數字包括直接醫療保健費用和與生產力損失相關的間接費用。

根據布洛爾(Bleuler)的長期觀察,認為思覺失調症有四個A的特徵,為其最原始、核心的症狀。這四個A代表四個層面障礙:聯想(association)障礙、自閉(autism)、情感(affect)冷漠及情感矛盾(ambivalence)。 換句話說,思覺失調症患者常常較自我封閉,思考方式為自閉性(與外界脫節),且在連貫上較鬆散。他們在情緒的表達上傾向冷漠,有時也會出現思想與情緒不一致的現象。另一個特徵,則是對人常常出現情感矛盾,即對人同時保有正、負兩種情感。

思覺失調症亞型:

  • 妄想型 (paranoid):病人敏感不安,常有被害妄想。也常出現幻聽,發病年齡約在二十至三十歲。
  • 混亂型 (disorganized):發病年齡常在二十歲以前。常出現退化現象,例如:傻笑、胡言亂語、退化幼稚行為、自我照顧功能退化等等。
  • 緊張僵直型 (catatonic):發病年齡在十五歲至二十五歲,這種或呈現緊張、 臉部沒有表情、行動遲緩、呈現靜呆狀態;或者 亂跑、亂喊、亢奮失序,呈現躁動狀態。
  • 未分類型 (undifferentiated)
  • 殘餘型 (residual)
妥瑞症(Tourette Syndrome、TS)[編輯]

妥瑞氏症為一種遺傳性的神經內科體徵,通常發生於學齡前至青春期前,有一部份的患者會在青春期後大幅減輕症狀。

妥瑞氏症的症狀包含聲音型運動型抽動綜合症,會不受自主控制地發出清喉嚨的聲音或聳肩、搖頭晃腦等。患者本身並非故意或習慣性做出這些動作,其症狀乃肇因於腦內多巴胺不平衡。症狀通常時好時壞,與患者所處環境造成的心理壓力有一定的相關性。家庭、學校與社會對此疾病的不認識或多或少會加深正常人與妥瑞症患者間的誤解,進而誘發更強烈的症狀。抽動症在單一妥瑞氏症患者身上亦非一成不變,聲音型抽動症患者有可能轉變或合併成為運動型抽動症。通常,妥瑞症不會只以單一的聲音型或運動型抽動症狀出現,常伴隨強迫症、穢語症、注意力缺失與過動症等。其確診亦不能以單一抽動症狀的發生而斷言。

1885 年,妥瑞症首先由法國醫生喬治·吉爾斯·妥瑞發現並描述,是一種非常嚴重的抽動性疾病,包括運動抽動、聲音抽動以及綜合抽動。診斷標準包括:在 18 歲以前發病,有不斷復發、無法由意志控制、快速且盲目的影響大部分肌肉群的動作痙攣或多種聲音痙攣。在一個階段內,可能的嚴重程度可以有變化,而症狀會持續一年以上。值得注意的是,該診斷標準是相對於個人,並不是絕對的。很少有妥瑞症的發病在 21 歲後,且「無法由意志控制」的標準很難定義。實際上,有些病人會有一種內部意志驅使運動的感覺,並伴隨著心理緊張以及焦慮。該診斷標準裡,並沒有提及妥瑞症病人經常會表現出來的其他缺陷,例如:注意力問題、強迫症以及 ADHD 問題。

相關治療有藥物治療、行為治療或手術,常用於控制妥瑞氏症的藥物有 Haldol(好度液)、Ziprasidone(齊拉西酮)、Pimozide(哌迷清;匹莫齊特)、Resperidol(理思必妥)、Ablify(安立復)等藥物,皆有其效果及副作用。上述抗精神病藥物多需搭配對應的抗副作用藥物使用,例如 Ablify(安立復)常需配合 Benzhexol(苯海索)使用。認知行為治療和習慣反轉訓練可以用來訓練妥瑞氏症(合併強迫症)患者來察覺與自我管理抽動綜合症,此兩種訓練需要由專業的心理師負責執行,其效度尚待大規模統計資料來確立。一些醫學研究指出,正念減壓(MBSR)課程有對於妥瑞症的症狀減輕來說有一定的統計學顯著性。已知的手術治療方式有腦深層刺激手術,為實驗性質侵入性治療方式,醫師通常不會主動建議使用手術治療妥瑞氏症。

  • 相關電影有:
  • 《叫我第一名》(2008)講述一名妥瑞症患者通過自強不息的努力,成為一名優秀教師的真實故事。
  • 《文生去看海》(2010)講述妥瑞症。
  • 《浮士德的微笑》(2017)女主角患有妥瑞症。
  • 《阿青,回家了》(2018)阿青(男主角)是患有妥瑞症的少年,縱火殺人犯背上四條人命,另一位是在社會底層打拚、為了讓弱勢弟弟不被欺凌的哥哥阿駿。阿駿是生活努力打拚的底層工人,不僅要顧自己,還把妥瑞症弟弟拉下山、逼他上課、逼他走入社會,感受到了弱勢族群在社會中遇見的問題,卻也因此讓弟弟犯下了殺人的過錯。
  • 《我的嗝嗝老師》(2018)女主角屬於非典型教師,深受妥瑞氏症所擾,電影描述其成長過程中所面臨的誤解和委屈,最終成功帶領放牛班走回學習的路上。
  • 《布魯克林孤兒》(2018)1950 年代,一位患有妥瑞氏症的私家偵探為了遭到殺害的心靈導師兼摯友而開始在紐約市四處追查。
  • 《快樂王子》(2020)男主角患有妥瑞症。

思覺失調類群和其他精神病症(Schizophrenia spectrum and other psychotic disorders)[編輯]

妄想(Delusions)[編輯]

大約 80%的思覺失調症患者存在被定義為固執的(Fixed, 即執念,即使面對壓倒性的相互矛盾的證據仍堅信不移)、錯誤的信念之妄想。由於意識到生病的能力(病識感,Insight)可能受損,思覺失調症患者常常對他們的幻覺有妄想解釋,導致人際關係、工作受到嚴重的影響。

妄想症的成因可被分為兩大類:

  • 生理因素:腦瘤、內分泌疾病、血清素異常、家族病史等都可能造成幻想。
  • 心理社會因素:社交孤立、低社會成就、社會中相對弱勢的人較容易透過妄想來滿足個人慾望,久而久之將有機會罹患妄想症。

被歸類為奇異或非奇異:

  • 奇異妄想:即它們不可能是真實的(例如與物理定律相矛盾)。基本概念可以以不尋常的方式描述。例如:患者相信外星人已經為其複製了一個完美的身體,但是他必須找到一種方法來摘下自己的頭,這樣他的靈魂才能進入新的身體。
  • 非奇異妄想:雖然不是真的但可以理解,並且有可能成真的妄想。例如,美國國稅局因為患者沒繳稅而跟蹤他。

而妄想的種類非常多,大致歸類為關聯妄想(Ideas of reference)、自大(Grandiose)、偏執(Paranoid)、虛無(Nihilistic)和愛戀(Erotomanic)的妄想:

  • 關聯的妄想:認為隨機或中性事件不是隨機或中立的,而是以特殊方式涉及患者本身。常見的關聯思想包括相信電視或廣播中出現的某些單詞或播放的歌曲目的是在向患者傳遞特殊信息。
  • 自大的妄想:相信自己特別偉大或具有某種特殊力量,例如是總統或玉皇大帝。
  • 偏執妄想:在臨床上很重要,因為患者可能會因此拒絕與評估或治療合作,並且增加出現問題的可能性,例如成為無家可歸者或離群索居。
  • 虛無主義:比較罕見的一種,患者相信自己死了,或自己的身體正在崩潰或根本不存在。
  • 愛戀妄想:患者錯誤地認為他/她與某人有特殊關係。這些妄想可能導致法律問題,例如:限制令和非法侵入指控。
幻覺(Hallucinations)[編輯]

幻覺是一種在沒有外部刺激的情況下的感知,它具有真實感知的特性。幻覺可以發生在任何感覺模式中,可以是聽覺(Hearing)、視覺(Visual)、軀體幻覺(Somatic hallucinations)、嗅覺(Olfactory sensation)或味覺(Gustatus)、體感、本體感覺、平衡覺、傷害感受(Nociception/nocioception)、溫度感受(Thermoception)和時間知覺等。而幻覺可能與吸毒、睡眠剝奪、精神病、神經系統疾病和震顫譫妄有關。

  • 幻聽:最常見的,統計約有 40-80% 的思覺失調患者有幻聽症狀。雖然幻聽經常是語音,但它們也可以採取其他聲音的形式,如音樂,身體噪音或機械。一些患有思覺失調症的人將聲音描述為來自頭部內部,而其他人可以指出發出聲音的特定外部位置。幻聽通常是疾病表現中對抗精神病藥物反應最好的,許多思覺失調症患者表示抗精神病藥物「減少了這些幻覺的音量」,使他們能夠更好地應對這些幻聽。病患對高頻率、長時間的幻聽會感到不舒服、不愉快,但若是和認識的人有關的,就會有比較正面的感覺。
  • 幻視:思覺失調患者一般較少出現幻視症狀。幻視即看到不存在的事物。這些事物可以是一些物件、人或圖案等。例如患者或會在家中看到一個並不存在、別人也看不到的人。除了因思覺失調,幻視可與其他原因有關。簡單幻視(如形狀、顏色),多與腦部受外來疾病廣泛影響有關,如病毒感染、腦炎、腦膜炎、血糖過低或血氧過低。但複雜幻視則與神志不清或思覺失調有關。研究顯示,當幻視越簡單,問題越接近腦部原始視覺區域,亦即較不會是思覺失調。
  • 幻觸:在沒有真正觸覺刺激的情況下,出現了一些觸覺上的幻覺。這些患者可能會感受到有一些東西在身體上移動或在接觸自己的身體。例如患者或會感覺到有昆蟲在自己的皮膚上爬行但見不到這些昆蟲、自己身體的器官在移動,或有人在觸碰自己的身體等。

嗅覺和味覺幻覺則尚未得到系統研究。

解構(Disorganization)[編輯]

思覺失調症是一種思維障礙。患者可能單獨或同時在行為與思維方面表現出混亂。我們可以直接觀察到解構的行為,而必須從患者的言論中推斷出其無組織的思想。脫節、無邏輯的語言反映了患者思想組織的中斷。解構的症狀與幻覺的嚴重程度無關。最常見的異常言語形式是離題言語(Tangential speech)和間接言語(Circumstantial speech),而更嚴重的思維障礙包括脫軌(Derailment)、創造新詞(Neologisms)和單字沙拉(Word salad)。

  • 離題言語:患者思緒漂移講話沒有重點而且離題,通常做為思覺失調、癡呆、譫妄的正向症狀,程度上比間接言語嚴重但比創造新詞和單字沙拉輕微。
  • 間接言語:患者會講很多細節但終會以一種明顯迂迴的方式回到談話主題。
  • 脫軌:患者突然切換主題,沒有任何邏輯或預兆。
  • 創造新詞: 創造出新的、特殊的詞意。
  • 單字沙拉:單字被放在一起卻沒有任何明確的含義。

思維瓦解須由病患的話語中去判斷,病患會答非所問、亂跳話題,可能讓人無法理解。由於輕度的症狀十分常見且沒有特異性,症狀需要夠嚴重才有辦法與之溝通治療,而不同的語言背景也會造成診斷上的困難。

  • 解構行為 (包含緊張性行為):有許多的表現方式,造成各種問題,導致難以有正常的日常生活。
  • 緊張性行為 (Catatonic behavior):主要是對環境的反應力降低,使其和外界格格不入,表情痛苦、凝視、重複的刻板印象等症狀。在其他的心理疾病也會發生。
正性症狀(positive symptoms)[編輯]

正性症狀指的是在一般人上不會存在的症狀,通常患者會喪失現實感,例如妄想及幻覺,內容常與患者的文化背景有關。 實例:

  • 基督徒或在基督教文化成長之人,正性病徵的內容更容易與迫害或宗教有關。
  • 過去共產主義時期的南斯拉夫 Yugoslavia (1941-1980),宗教受到壓制,和宗教迫害有關的紀錄較少。共產時期結束後,人們得以信仰宗教與進行膜拜等相關儀式,此類型的妄想又增多。
  • 在日本,更多人有受到不明侮辱或毀謗的被害妄想。
  • 在巴基斯坦,大部分的妄想則圍繞在親戚及鄰居的偏執。
  • 在電視機與收音機發明之後,人們開始產生「藉由這些物品被控制思想」的妄想。
負性症狀(Negative symptoms)[編輯]

負性症狀指一般功能的「缺失或減少」,如情感表現平板(冷漠、不說話、孤僻)、失語、動機低落等,其症狀雖不如正性症狀明顯,但藥物治療成果卻較差。而負性症狀會隨時間逐漸增多。負性症狀可能是原發性或繼發性的。

原發性、持續的負性症狀是思覺失調症的核心特徵; 它們也被稱為缺陷症狀(Deficit symptoms)。原發性負性症狀對藥物治療非常頑固,但與患者的社會功能密切相關。負性症狀的嚴重程度與扭曲現實的正性症狀(即幻覺和妄想)無關。患者可能有負性症狀並且同時表現得很瘋狂,或者單純只有缺陷症狀。

負性症狀也可能繼發於疾病或其治療的副作用。例如,偏執可能導致社會孤立,抑鬱可能導致失能。沒有表情可能是由於抗精神病藥物的錐體束外副作用(Extrapyramidal symptoms,EPS)。 獨立於原發和繼發區別,負性症狀可分成兩個組成部分:表達減弱(Diminished expression symptom)群與無動機冷漠(Avolition-apathy)群。認識到這兩個群的存在可以幫助描繪思覺失調症的病理生理學和新療法的發展。

思覺失調症的負性症狀
負性症狀群 負性症狀 表現
表達減弱 情感減退(Affective flattening) 不變的臉部表情
很少自發運動
很少使用有意義的手勢
無眼神交流
無情感反應
講話缺乏音調變化
失語症(Alogia) 寡言
思考阻滯
對話反應延遲
無動機冷漠 冷漠(Apathy) 儀容、衛生變差
缺乏責任感
失能(Anergy)
無社交/無快感(Asociality/Anhedonia) 同儕疏離
對刺激活動沒興趣
對性的興趣不大
與他人的親密關係很少甚至沒有

值得注意的是,負性思覺失調(Deficit schizophrenia)雖然不是公認的 DSM-5 思覺失調症亞型(Subtype),但具有顯著的負性(或缺乏)症狀的思覺失調症患者似乎代表了一個獨特的亞群(Subgroup)。與非負性思覺失調相比,患有負性思覺失調症的患者不太可能出現具有高情緒含量(例如嫉妒)的妄想(Delusional disorder),也少見憂鬱症或藥物濫用的共病。被歸類為負性思覺失調的患者最難在疾病過程中表現出改善和恢復。

診斷困難:然而正性症狀與負性症狀的區別並不如上述所言,容易從目標對象的外在行為進行判斷,因為正性症狀與負性症狀都是一個比較的概念,根據目標對象與其他一般人的行為進行比較而得的判斷,不過目標對象本身的性格卻沒有被考慮進去,因此可能會產生程度上的偏差。或許有人會覺得妄想、幻覺這種表現是屬於較為異常的情形,所謂個人的性格是相對較為中性的因素,應該不會干擾太多。就此方面來說,或許在症狀較為嚴重的患者身上是成立的,但是在輕度的精神疾病患者身上,表現出的情形可能就只是較為躁動或是較為沉默。因此,若是將性格的因素考慮進去就會難以界定其正性症狀與負性症狀的程度為何。

此外,精神疾病患者通常不會只患有一種疾病,而可能同時患有憂鬱症與躁鬱症之類的。此時因為症狀的疊加,這個的正向症狀與那個的正向症狀雜合在一起表現,又會使得在疾病的判定方面有所困難。而且即使是同一個症狀,在放到不同人身上的時候也會有所差異,再加上正性症狀與負性症狀並非無時無刻都會表現,有時是其中一種疾病的正性症狀表現,等它消去後過一段時間,又出現一種疾病的正性症狀,或是兩者的疊合。以上各種情形,在在顯示出正性症狀與負性症狀的區別困難,以及在投藥上究竟應該針對何者去處理,而此藥所造成的反向影響,例如:藥如果抑制如幻聽的正性症狀,可能會出現呆滯等負性症狀,亦須被考慮進去。

認知障礙[編輯]

思覺失調症中似乎受影響最大的認知部分如下所述。目前尚不清楚這些認知障礙是否反映了多種獨特的損傷,或是一個廣泛性損害影響多個認知部分。

  • 處理速度(Processing speed)
  • 注意力(Attention)
  • 短期記憶(Working memory)
  • 語言學習和記憶(Verbal learning and memory)
  • 視覺學習和記憶(Visual learning and memory)
  • 推理和執行功能(Reasoning/executive functioning)
  • 言語理解力(Verbal comprehension)
  • 社會認知(Social cognition)

這些損傷反映在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神經心理學測試中。平均而言,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神經心理學測試表現比健康對照者的表現低一到兩個標準差。如果患者在任何給定的神經心理學測試中表現正常,那麼他生病前的表現很可能高於平均水準。與年齡、教育和智商(IQ)的控制組比較看似沒有認知障礙的思覺失調症患者,實際上可能表現出記憶和處理速度的獨特損害模式。

認知障礙通常發生在正性症狀發作之前。首次發生思覺失調症患者的認知表現的損害程度通常與多次發作患者的程度相似。在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家庭成員中可以觀察到相同的認知障礙模式,儘管他們的損傷程度較輕。在一項對只有一人發病的同卵雙胞胎的研究中,發病者在記憶力和警覺性方面的表現比未受影響的兄弟姐妹表現更差。

雖然抗精神病藥物和抗膽鹼藥物會損害認知能力,但思覺失調症記憶障礙的報導往往早於藥物治療的出現。治療和未治療的思覺失調症患者的認知功能障礙模式相同。

  • 相關電影:
  • 《瀑布》(2021)故事講述患有思覺失調症的媽媽,與女兒在相愛相殺的相處中,重新找回愛與連結;為了更深刻詮釋精神疾病患者,主角為此到精神病房與病友互動,傾聽他們的人生。
  • 相關劇集:
  • 《我們與惡的距離》(2019)雖然思覺失調症並非這部作品最受到討論的重點,但展現出思覺失調症患者與其身邊的人的互動,用理解溫柔的眼光,呈現出其所面臨的困境。
情緒和焦慮症狀(Mood and anxiety symptoms)[編輯]
情緒和焦慮症狀在思覺失調症中很常見,其發生率似乎高於一般人群。
憂鬱症[編輯]

憂鬱症(Depression)是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常見臨床特徵。與沒有憂鬱症的思覺失調症患者相比,憂鬱症與不好的病程和較差的預後相關。思覺失調患者憂鬱症的鑑別診斷很複雜,其中包括抗精神病藥物的憂鬱樣錐體外副作用症狀、思覺失調症的負性症狀和患者身體狀況(如藥物酒精濫用、嚴重貧血、感染等等)。除了徹底的評估,嘗試性治療可用於區分這些病症。

思覺失調症患者憂鬱症終身患病率的估計差異很大,基於不同的研究特徵,包括不同的憂鬱定義、患者設置和觀察持續時間,可以是 6% 到 75%。總體而言,研究發現形式上的患病率約為 25%,遠高於一般人群的憂鬱率。
思覺失調症憂鬱症的形成因素包括憂鬱症家族史、家庭和個人對生活成功的高度期望、嚴格的家人態度、家庭情緒表達高、恥辱感(Stigma)、智力和病識感(Insight)、多次住院治療、近期出院、缺乏或喪失心理社會支持或喪失自尊。
思覺失調症中發生的憂鬱症可以通過幾種方式概念化。包括憂鬱症作為思覺失調症本身的潛在精神病理學的一個組成部分,這是一系列病理學光譜,從一個極端的「純粹情感」延伸到另一個極端的「純粹精神病」,或是情感和精神病理學在同一個患者身上的共同發生。
術語「憂鬱症」用於描述幾種不同的現象。它可以指一種情感、症狀或症候群。
  • 作為一種情感(Affect),「憂鬱症」是指短暫情緒低落的非病理性感覺狀態。
  • 作為一種症狀(Symptom),「憂鬱症」是指情緒低落的誇張感覺狀態,所謂誇張的表現指沒有足夠的刺激、比適當的更嚴重,或持續時間超過預期的反應。
  • 作為一種症候群(Syndrome),「憂鬱症」是指一種持續的臨床症狀,其特徵是情緒低落或快感缺乏以及諸如低能量、自責、集中力下降、悲觀、內疚、缺乏自信、睡眠或食慾紊亂、精神運動亢奮或退化、自殘、死亡和自殺的想法。
憂鬱症狀可能發生在急性精神病發作期間或隨後發生。當在急性精神病期間發生憂鬱時,其表現通常不如精神病症狀那麼顯著,因此可能不太明顯。在急性精神病發作過程中發生的憂鬱經常發生,而且因為抗精神病藥物的作用消退。然而有時候隨著精神病的改善,憂鬱症候群可能持續存在。
已發現憂鬱症與思覺失調症中的各種不良結果相關,包括更高的復發率和早期再住院率、更長的住院時間、更嚴重的症狀、對藥物治療的反應更差、認知功能受損更嚴重、社會和職業功能受損更多、個人痛苦更多、家庭和社區負擔增加以及更多涉及永久性喪失或其他不利生命事件的生活事件。思覺失調症的憂鬱與自殺未遂和成功自殺的比率增加有關,後者估計在 4% - 12% 之間。
焦慮症[編輯]

焦慮症症狀:

  • 思覺失調症的一個組成部分(特別是在急性精神病發作期間)
  • 潛在內科問題的結果
  • 藥物副作用

和單純焦慮的情緒不同,焦慮症導致的不只是暫時性的緊張或害怕,在焦慮症的患者身上,焦慮的情緒可能不會淡去,甚至會惡化。高水平的焦慮症狀或焦慮症的存在與思覺失調症較嚴重的正性症狀、社交退縮、抑鬱、絕望、自殺率增加、社會功能較差等有關。關於思覺失調症焦慮的病理生理學知之甚少。影像學和解剖研究表明,主要神經傳遞物質如多巴胺(Dopamine),穀氨酸(Glutamic acid)和血清素(Seretonin)的失調可能導致思覺失調症中的焦慮症狀。一項研究發現思覺失調症和焦慮症共患者的灰質體積減少,與思覺失調症患者相比,在背外側前額葉皮質中最為明顯,焦慮症患者的體積則與該樣本中的對照組相當。思覺失調症患者焦慮的症狀可能繼發於思覺失調症或獨立於精神病。作為次要症狀的焦慮是精神病發病過程的組成部分,例如一個有可怕幻覺和妄想引起之焦慮的患者。隨著精神病的改善,例如抗精神病藥物治療,精神病繼發的焦慮通常會趨於改善。焦慮可能在思覺失調症發生之前出現,或者可能在沒有精神病的情況下持續存在。焦慮通常是導致思覺失調症的前驅症狀的一個特徵。研究表明,焦慮症普遍出現在患有思覺失調症的早期的個體。焦慮可以獨立於思覺失調症,也可以共存的症候群或病症的形式存在。幾種焦慮症之區別特徵描述如下。症狀必須在一定程度上導致嚴重痛苦或損害才能診斷為焦慮症。

  • 強迫想法:持久、侵擾性而無意義的想法或圖像。
  • 強迫行為:對重複的、刻板的行為的渴望或衝動,用以緩解強迫想法造成的焦慮。
  • 恐慌症:突然發生強烈的憂慮、恐懼或恐慌,伴隨著特定的情緒、認知和身體症狀(例如心悸、呼吸短促)的突然發生。
  •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侵入性思維、噩夢和過去創傷事件的回想、不願提起創傷、過分警覺、過度的驚嚇反應和睡眠障礙。
  • 特定恐懼症:對特定對象、活動或情境的明顯、不合理而持久的恐懼,因此會主動逃避或承受強烈的焦慮與痛苦。
  • 社交焦慮症:在社交或表現情境中對尷尬和羞辱的不合理恐懼,導致患者逃避或強烈地焦慮。
  • 廣泛性焦慮症:過度焦慮和擔憂、疲勞、肌肉緊張、記憶力減退或失眠。

在概念上和臨床上,特定焦慮症可以與思覺失調症的精神病症狀呈現不同程度的重疊。例如,恐慌和偏執都涉及極端的恐懼狀態。有人提出,焦慮發作期間的情緒風暴可以刺激思覺失調症患者掃描他的環境,尋找可以證明焦慮的危險。一個偏執的個體可能會在他或她的環境中體驗到對危險的誇大感知,增強恐慌發作的極度焦慮。強迫症的強迫想法可能在概念上與思覺失調症的妄想重疊,不是妄想的不正確性而是患者無法從他的思想中移除妄想,導致患者的大部分痛苦和功能障礙。

強迫症[編輯]
簡介
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OCD)全名為強迫性精神官能症。已經有研究表示強迫性相關疾病(即強迫症,OCD)、強迫性人格障礙和思覺失調症伴有強迫症共病症狀)的發病,在思覺失調症共病強迫症患者的親屬較沒有強迫症的思覺失調症患者的親屬發病率高。這為強迫性疾病作為獨立的共病(Discrete comorbid)提供了有效的支持。然而這些發現來自小樣本,而且沒有對其他焦慮症進行類似的研究。
症狀
罹患強迫症的人會陷入一種無意義、且令人沮喪的重複的想法與行為當中,但是一直無法擺脫它。強迫症的表現可以自輕微到嚴重,但是假使症狀嚴重而不治療,可能摧毀一個人的工作能力,或在學校的表現,甚至是家中的日常生活。最常見的症狀是重複而過度的清潔與檢查行為——例如遇到手上有油汙會在大腦迴路上產生清潔的慾望:正常的大腦會在執行完後清除神經迴路的活性達到降低慾望進而結束動作,但是患者在清潔後卻得不到該有的神經回饋進而讓慾望控制身體。其他常見的重複行為包含洗手、計算東西、檢查門是否上鎖、強迫他人、懂禮貌卻不守、重複寄發一樣的電子郵件、要求物品以特定方式擺放或排序等。

其他主要的症狀大致可分為兩類:

  • 強迫思考:
強迫症患者常有重複的想法、影像或衝動。例如持續害怕自己或心愛的人會受到傷害﹔認為自己得到可怕的疾病的不合理的想法﹔或者超乎尋常的做一件事,並將它做得過度正確,這些現象都是很普遍的。病人不斷地經驗到一種困擾的想法,例如︰「我的手好髒,我必須去洗手!」、「我可能沒關瓦斯!」或「我會傷害我的小孩!」。這些想法都不是個案本身想要的、那是不愉快的,會產生很高的焦慮。
  • 強迫行為:
在強迫思考之後,強迫行為也會隨之產生。強迫行為可以暫時降低強迫思考帶來的焦慮,但是也因此而不斷地強化個案去執行強迫行為的動機。最常見的強迫行為是清洗與檢查。其他症狀包括︰算數字、收集物品、物品排列的整齊性。這些行為一般是想免除對自己或他人的傷害,或者無法擺脫不合理的責任感。某些人會有重複的儀式行為,這會暫時降低病人的焦慮,但是無法解決強迫症所帶來的無限循環。
病因
強迫症的起因尚未有明確的標準答案。由於同卵雙胞胎比起非同卵雙胞胎更容易罹患強迫症,因此部分原因推測可能是遺傳因子所導致。強迫症的風險因子包含兒童時期可能有受虐經驗,或是特定事件造成的壓力,部分病例曾記載患者在罹患某種傳染病後,才出現強迫症的行為。另一說認為強迫症的成因主要是體質因素,也就是腦部頭狀核、眼前額葉的部位有病灶,以致對很多訊息的過濾過份仔細,導致訊息塞車無法通行。所以很多強迫症患者,會不斷地重複檢查,無法快速完成工作。
治療
  • 藥物治療:
常見使用的藥物包括 Clomipramine (Anafranil);Fluvoxamine(Luvox);Sertraline(Seroxat);Fluoxetine(Prozac)這些藥使大腦中血清素(Serotonin)的濃度產生變化,而降低強迫症狀。然而,單一藥物是很難使所有症狀去除的,必須並用其它治療方式來使病人對其症狀有更好的控制。
  • 認知行為治療:
認知行為治療以此時、此地的練習來去除不必要的行為,目的為讓病人處於那些害怕、焦慮的情境當中,然後鼓勵病人對抗那些因害怕或緊張所致的強迫行為,也就是所謂的「暴露和不反應法」(exposure and response prevention )。當一次又一次的重覆練習,強迫症病人便會意識到即使不做強迫型為、也不會有害怕的事物產生。
  • 家庭治療:
家庭治療是藥物和認知行為治療的重要輔佐工具,其中以多家庭支持性團體心理治療較有效。這是由家人及病人參與,為了瞭解強迫症及其家屬在一定時間內組成的團體。在此,提供了家屬與病人多相處少交惡的機會,且對強迫症更加了解,分享相似的經驗,並討論不同的解決問題的方法。某些時候也可以做個別家庭治療,治療者可促使家人與病人一起努力以改善家庭關係,減少衝突,維持居家生活。藉著溝通的改善及建立彼此瞭解,更可減少強迫症狀。
  • 心理治療:
部份強迫症患者可經由個人心理治療而痊癒,藉由會談的方式,治療者與患者共同探討其內心的世界及矛盾和癥結,幫助患者自我瞭解,進而改善其症狀。但並不是每一個患者都適合做心理治療,須經由專業醫師評估後轉介。
躁鬱症[編輯]
主頁面:雙相情緒及其相關疾患
又稱為「雙極性情感性精神病」(bipolar disorder),是一種情緒失調的精神疾病,情緒經歷包括亢奮期(躁期)和抑鬱期,是主要精神疾病中歷史最悠久、發病時間最年輕的疾病之一。情緒亢奮期(躁期)可分為「狂躁」或是「輕躁狂」,兩者的區別在於是否影響生活及工作和是否出現精神病症狀。於狂躁期,患者感到或表現出異常開心、有活力、易怒,常會做出不計後果的決定,對睡眠的需求也往往會減少。於抑鬱期,患者會哭泣、缺乏與他人眼神交流、對生命萌生負面看法,也有自殺的可能。病史長達 20 年以上的患者,其自殺風險超過 6%,自殘風險則約 30-40%。躁鬱症也常伴隨焦慮症以及藥物濫用等心理問題。
  • 成因:躁鬱症的成因目前還尚未有明確的判定,與躁鬱症相關的腦部病變比較少,並不如思覺失調症那麼強烈,但是在少數患者身上,仍可出現腦室擴張、腦皮層萎縮的現象。可以確定的是影響因素包含先天基因(遺傳)以及後天環境(壓力),但目前還尚未找到主要影響的基因。還有如長期壓力和童年受虐等環境因素,都有可能致病。
  • 分類:躁鬱症可分為以下幾種,症狀大致相同,而主要的差異為表現形式的不同:
  1. 第一型躁鬱症:主要的表現形式為抑鬱與躁狂同時發作或於短時間內迅速交替,或是同時表現發作至少兩周以上。
  2. 第二型躁鬱症:主要表現形式為抑鬱和躁狂交替,但是通常有一者的發作時間持續較長,例如躁狂發作持續一周以上,抑鬱發作至少持續存在兩周以上。若患者家屬當中有罹患躁鬱症(第一型)的患者,罹患第二型躁鬱症的比例會增加。此類患者在重度憂鬱期間,最好不要使用抗憂鬱劑,否則會有躁狂發作的危險,即使要使用,也最好併用鋰鹽與抗癲癇藥物。
  3. 環形心境障礙:(Cyclothymic disorder)表現為長時間的心境不穩定,期間有若干抑鬱和輕躁狂的周期,且沒有一種抑鬱或躁狂的表現的嚴重度和持續時間足以符合躁狂或抑鬱發作(中/重度)的標準,可伴有正常心境間歇期。
  4. 青少年躁鬱症,多是從一種輕微情緒交替違常引起。簡單來說,情緒違常跟躁鬱症一樣具有「情緒愉悅、亢奮」與「情緒低落」兩種狀態交替的特徵,但強度不及躁鬱症的標準。一定比例之擁有循環情緒病徵的兒童,在青春期會轉變成躁鬱症。
  • 症狀週期
  • 躁期(manic episode):在躁期時,患者會產生極度愉悅的情緒,這樣的情緒可能被當事人形容為興奮的、有活力的、滿足的、狂喜的及衝動的等等。除此之外,患者會表現出與亢奮情緒相關的行為,包括自我膨脹、精力旺盛、多話、性慾增加、失眠(睡眠時間縮短,但卻仍然擁有旺盛的精力),並且會產生自制力降低和危機感降低的情形。實際上,許多患有躁鬱症的藝術家在處於輕躁時期的作品產量會增加,水準也會特別高。
有些人很幸運地,一生長期處於輕躁的狀態。這樣的情況如果沒有造成任何令當事人無法忍受的不便,則不需要治療,嚴格來講也不被視為疾病,但仍舊被歸類為躁鬱症的一種形式。這種精力充沛的人常常變成所謂的工作狂。輕躁也有不好的一面,例如:患者會因為自制力降低而揮霍金錢、亂交朋友,或者進行不切實際的規劃以及危險的投資。也有可能因為情緒太過亢奮而失去自制力,導致亂發脾氣或講話不經思考,而在行為或言談間傷害到身邊的人,例如突在公眾場合無緣由地對陌生人說出可能帶有戲謔、嘲諷,甚至挑釁的言語。躁狂則損害患者的認知能力,可能產生幻覺,從而妄想及認知扭曲等。有些患者在高昂的情緒與幻覺中產生暴力或者自殘行為,有時也會作出不可理喻的行動或者決定。躁症若沒有被治療,會越來越嚴重。反之,若在發作初期即受到良好的控制,就能保護患者的社會功能,使受到的損害儘量小。
  • 輕躁(hypomania):在輕躁時,患者會感覺特別有活力或創造力,且能維持正常的生活,因此許多病患會留戀處於輕躁期的感覺。實際上,許多患有躁鬱症的藝術家在處於輕躁時期的作品產量會提高,質量也會特別好。 有些人很幸運地,一生長期處於輕躁的狀態。這樣的情況如果沒有造成任何令當事人無法忍受的不便,則不需要治療,嚴格來講也不被視為疾病,但仍舊被歸類為躁鬱症的一種形式。這種精力充沛的人常常變成所謂的工作狂。輕躁也有不好的一面,例如:患者會因為自制力降低而揮霍金錢、亂交朋友,或者進行不切實際的規劃以及危險的投資。也有可能因為情緒太過亢奮而失去自制力,導致亂發脾氣或講話不經思考,而在行為或言談間傷害到身邊的人。
  • 狂躁(severe mania):在狂躁時,患者的認知能力會受到損害,並可能產生妄想、幻覺和認知扭曲。有些患者在高昂的情緒與幻覺中會產生暴力或自殘的行為,有時也會做出不可理喻的行動或決定。 躁症若沒有被治療,會越來越嚴重。反之,若在發作初期即受到良好的控制,就能保護患者的社會功能受到最小的損害
  • 鬱期(Depressive episode):在鬱期時,患者會感到憂鬱,包括悶悶不樂、傷心、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勁、悲痛、自我厭惡、內心空虛等。如果進入重鬱,也有可能感到失去生存的動力。鬱期的行為視輕重程度(mild or moderate depression to severe depression)而定,包括不想講話、飲食不振、睡眠時間變短、經常性地哭泣、自暴自棄、產生想自殺的念頭,或者將自殺付諸行動等等。
  • 治療:躁鬱症治療包含心理治療以及使用情緒穩定劑或抗精神病藥物。常用的情緒穩定劑包括鋰鹽和部分的抗癲癇藥物和多巴胺抑制藥。至今為止,躁鬱症尚未有一套有效根治的治療方法,僅能夠透過藥物治療來控制情緒起伏的強度。
說明
躁鬱症 是一種情緒失調的精神疾病,情緒經歷包括亢奮期(躁期)和抑鬱期,是主要精神疾病中歷史最悠久、發病時間最年輕的疾病之一。
成因 先天基因(遺傳)以及後天環境(壓力),但目前還尚未找到主要影響的基因。還有如長期壓力和童年受虐等環境因素,都有可能致病。
分類 1. 第一型躁鬱症

2. 第二型躁鬱症
3. 環形心境障礙
4. 青少年躁鬱症

症狀週期 躁期:輕躁、狂躁、鬱期
治療 躁鬱症治療包含心理治療以及使用情緒穩定劑或抗精神病藥物。目前未能根治,僅能夠透過藥物治療來控制情緒起伏的強度。
社會汙名(Stigma)與自我恥辱[編輯]

  在評估和持續臨床照護過程中,臨床醫生可以成為患者和家屬的同理心和教育的重要來源;換言之,在治療機構中工作以及社會結構都會使行動者和受污名者產生連結。除了治療症狀和藥物副作用外,患者可能需要協助應對殘疾、相關的損失以及與思覺失調症診斷帶來的恥辱感。根據Ervin Goffman的《污名:管理受損身分的筆記》一書中指出,這些持續和病患接觸的人可被稱為知情者。這些知情者們是社會認定的正常人,但在上述的特殊情境中使其能夠深諳受污名者的生活並且能夠同理之。知情者們也在一定程度上被認可,也擁有一定程度的連帶成員資格(courtesy membership)。受污名者在知情者面前,並不需要控制自身污名之外顯或內隱特徵,因爲他們認為自己在知情者面前會被視為正常人。並且,污名影響會像水波一般擴散,但強度也會遞減。   思覺失調症患者經歷他人汙名化的態度是常見的,並且可能被內化,導致「自我汙名化」內化的恥辱感可能與疾病的直接影響一樣具有破壞性,在一項對 78 名思覺失調症患者進行為期五個月的縱向研究中,自我汙名化患者對職能治療的反應較差。又有對105 名思覺失調症患者的認知功能分析的研究發現,自我恥辱感是治療順從性降低的預測因子。   同時,也因為精神病患的污名是後天取得的,不同於自生命階段之初就和污名共處的污名者,其需要徹底重組過去對於一般社會的認知、以及重新適應他者對自我的想像。在自我重新辨認的過程中,就容易產生對自我的非難。

神經障礙(Neurological disturbances)[編輯]

  神經系統的「軟體徵」(Soft signs)涉及感覺整合、運動協調和連續性的微小損傷。例如左右混淆、圖寫感喪失(Agraphesthesia,閉眼狀態下無法識別書寫在手部皮膚上的字母或數字),以及立體失認症(Astereognosia,僅通過觸摸無法識別熟悉的物體)。   在思覺失調症的觀察中,這些神經系統軟體徵相對穩定,研究結果將某些症狀與神經系統軟體徵聯繫起來,即感覺統合問題與負性症狀、思維解構和認知障礙有關;而複雜運動行為的序列受損與思維解構有關。而患者中容易觀察到的大多數神經系統紊亂可能是由藥物引起的。例如抗精神病藥多巴胺阻滯可引起錐體外系症狀(EPS),其詳細症狀為:

  1. 震顫
  2. 運動遲緩
  3. 急性肌張力障礙(Acute dystonia)
  4. 靜坐不安(Akathisia, 主觀躁動或實際煩躁不安)
  5. 遲發性(Tardive, 意為「晚期」)運動障礙(Dyskinesia, 包括異常口周及其他運動),其中運動障礙包括:
    1. 假性帕金森病(Pseudoparkinsonism)
    2. 舞蹈運動(Choreiform movements)
    3. 肌陣攣性抽搐(Myoclonic jerking)

這些的跡象早在抗精神病藥物的發展前就被觀察到,至今仍常見於思覺失調症的描述中。另外,在思覺失調症中緊張性抑鬱障礙(Catatonia)可以表現為極端的負性,例如無運動動機而呈現木僵(Stupor)或緘默症(Mutism)。它也可以是正性的,例如過度無目的的運動。

代謝症候群(Metabolic disturbances)[編輯]

  思覺失調症與糖尿病(Diabetes mellitus)、高脂血症(Hyperlipidemia)和高血壓(Hypertension)有關。來看看思覺失調症與糖尿病相關的研究。一項統合分析對 731 名首次發作思覺失調症的患者的葡萄糖穩態進行的 16 項病例對照研究,並與 614 名健康對照組相比較。觀察到較高水平的空腹血糖(Hedges g = 0.20; 95%CI 0.02-0.38)和空腹血漿胰島素(0.41; 95%CI 0.09-0.72)以及較低的葡萄糖耐受性(0.61; 95%CI 0.16-1.05),與對照組相比,思覺失調症患者的胰島素抗性(0.35; 95%CI 0.14-0.55)更高,而HbA1c 水平在兩組之間則沒有差異。與抗精神病藥物治療無關,是葡萄糖穩態改變使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糖尿病風險增加。此外還有來自抗精神病藥物發展前時代和胰島素昏迷治療的證據表明,思覺失調症本身與胰島素抗性有關。
  儘管許多抗精神病藥物會引起代謝紊亂,包括體重增加和糖尿病,思覺失調症患者往往還有其他風險因素,包括久坐和吸煙的生活習慣。與一般人群相比,思覺失調症患者的預期壽命減少了十多年,這種過高的死亡率主要由心臟病引起。

病原學解釋(Pathogenesis)[編輯]

  儘管發病機理未知,但多數科學家認為思覺失調症是一種由多個有類似症狀和體徵的疾病構成的症候群。這種異質性使得闡明這些疾病的病因和病理生理因素變得複雜化。思覺失調症似乎是一種只屬於人類的疾病,因此限制了動物模型的效用。毫無疑問,思覺失調症來自基因與環境之間複雜的相互作用,但即使是將遺傳與環境風險因素區分開來的嘗試也可能是人為的,因為環境因素可以影響基因表達,例如表觀遺傳學。

  • 遺傳風險:近年有許多精神科研究顯示,思覺失調症與遺傳頗有關聯。若同卵雙生的雙胞胎中有一人患有思覺失調症,另一人患有該並的機率約為 40%至 50%,且未受影響的同卵雙胞胎的後代罹患思覺失調症的風險也會增加;異卵雙生的雙胞胎則大約 10%至 15%;一般家庭內的子女罹患的機率約為 9%。另外,也有學者發現,父母之中有一人患有思覺失調症,其子女也有 13%的機率罹患此疾病;如果父母雙方都是思覺失調症患者,則其子女有 46%的機率罹患此病。以上研究結果顯示思覺失調症有強烈遺傳傾向,但是同卵雙胞胎並非 100%的發病率顯示其仍有非基因的環境因素,也就是說,若一個人原先已具有該病的遺傳因子,後來在生活歷程中遭受太大的生活壓力,則比較容易患有此症。另外,也有學者發現,母親在懷孕前三個月生受傷或感染病毒,則所生下的子女則容易患有思覺失調症。
  • 基因研究:儘管存在大量遺傳風險因素的證據,但尚未發現涉及思覺失調症病因的特定基因。人類基因組的解碼允許科學家研究基因變異與疾病的風險或發生之間的關聯,即全基因組關聯分析。思覺失調症的 全基因組關聯分析(GWAS) 結果支持多基因模型,多個基因效應的累加導致該病症。在 GWAS 中已經測試了多達 500,000 個單核苷酸多態性與思覺失調症的關聯,而在一項超過 35,000 例病例和 110,00 例對照的研究中,發現 108 個 SNPs(w:單核苷酸多態性 ,研究方法見 GWAS 的連結)與思覺失調症有顯著關聯。鑑定的遺傳基因座支持神經傳遞物質多巴胺和穀氨酸參與思覺失調症的病理生理學。該研究還支持了先前的研究,表明免疫功能的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的基因與思覺失調症之間存在關聯。2016 年對 MHC 基因座的研究表明,補體成分 4 等位基因 A(C4A)的表達與患思覺失調症的風險成正比。然後在小鼠模型中測試 C4 表達和活性,顯示其與腦突觸的青春期修剪有關。這些發現與思覺失調症患者中觀察到腦部神經氈區域減少的突觸和樹突密度一致。 描述思覺失調症遺傳學的另一種嘗試是評估拷貝數變異(CNVs, copy number variants),意思是已被複製或刪除的基因。思覺失調患者的 CNVs 比例較高。與思覺失調症相關的最常見的 CNVs 是 22 號染色體長臂(22q11)的缺失。
  • 母體的影響:幾個在出生前後發生、而會使新生兒日後得到思覺失調症的風險加倍的問題,被合稱為產科併發症(Obstetrical complications),包括:出血、早產、母子血型不兼容(ABO incompatibility)、胎兒缺氧和母體感染。在一項根據醫院記錄進行的研究中,荷蘭(1944~1945)和中國(1959~1961)在飢荒期間妊娠時,其後代的思覺失調症風險約上升一倍,實驗結果表示孕婦營養是思覺失調症發展的一個因素。而其他與思覺失調症的風險增加相關的因素包括意外懷孕的產物和父親在產前死亡。以上研究透露產前壓力增加是思覺失調症潛在的危險因素,動物模型為這一理論提供了一些支持。
  • 感染:一些流行病學的研究結果表明某些傳染因子可能作為思覺失調症發展的潛在危險因子。
  • 許多流行病學研究發現,在流感流行期間出生的人群中思覺失調症患病率增加。
  • 在冬末至早春出生的人中,思覺失調症的風險增加可能反映了產前神經發育過程中母體暴露於流感病毒的情況。
  • 已發現針對寄生蟲弓形蟲的高母體 IgG 抗體會使後代發生思覺失調症的相對風險增加約 60%至 70%。
  • 關於單純皰疹病毒 2 型母體感染是否會增加思覺失調症風險的研究各不相同,一些研究發現風險增加 60%至 400%以上,而其他研究則未發現風險增加。 與思覺失調症相關的其他感染因子對受影響個體似乎在胎兒期以外具有影響。例如:
  • 弓形蟲的母體 IgG 水平較高與母親自身思覺失調症的後期發展有關。
  • 思覺失調症患者的麻疹抗體較高,尤其是最近發生精神病的患者,而非對照組。
  • 兒童時期導致住院治療的細菌感染與思覺失調症患病風險增加有關。
  • 感染增加思覺失調症風險的機制尚不清楚。幾乎沒有證據表明這種風險與感染因子對中樞神經系統(CNS)的直接損害有關。一項將兒童腦膜炎住院患者與兒童胃腸炎住院治療組的患者進行比較的研究發現,兩者將來因思覺失調症而住院的風險沒有差異。更可能的解釋是,某些感染會引發母體的免疫反應,這種母體的發炎物質會通過胎盤進入發育中的胎兒,從而損害血腦屏障並使與中樞神經系統的蛋白發生交叉反應的抗體進入發展中的神經系統。早期兒童感染也可能引發免疫反應,並導致炎症加重的一般狀態。
  • 發炎:增加的免疫系統活化導致血中更高水平的促發炎細胞因子(Cytokine)。在思覺失調症患者中經常觀察到較高的促炎細胞因子水平。細胞因子可以透過血腦屏障進入中樞神經,或通過活化的小膠質細胞在中樞神經局部產生,並可能導致精神病的發生、惡化或認知障礙。抗精神病藥物的作用可能部分由這些藥物的抗炎作用產生,這些研究結果部分地刺激了抗炎藥物治療精神病的臨床試驗。與思覺失調症患病率較高有關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包括:
  • 大麻(Marijuana)使用:流行病學研究表明,使用大麻是精神病發展的危險因素。回顧性研究的初步結果尚無定論,因為患有精神病的人,甚至在被診斷出來之前,都可能已經在使用大麻。這反而表明精神病是使用大麻的危險因素。但是數百人接受良好控制的前瞻性研究,支持了大麻使用是精神病的危險因素。大麻帶來的風險增加取決於其他風險因素,如家族史,但一般報告的勝算比為 2.2 至 2.8。大量注射δ-9-四氫大麻酚(大麻萃取物)在思覺失調症患者和非思覺失調症患者都會引起精神病樣症狀,進一步證明大麻是精神病的危險因素。
  • 吸煙:關於妊娠期吸煙對思覺失調症發展風險影響的研究結果不一。然而,第一項使用血清(Cotinine,尼古丁代謝產物)作為吸煙之生物指標的研究發現,在懷孕期間吸煙會顯著增加後代思覺失調症的機率(勝算比 = 3.41,95%CI 1.86-6.24)。該研究以芬蘭國家衛生登記處為基礎,包括 977 例的思覺失調症。雖然這一發現可能與發育過程中的菸鹼乙醯膽鹼(Nicotinic acetylcholine)擾動或胎兒缺氧有關,但它可能只是反映了遺傳風險。眾所周知,與對照組的親屬相比,思覺失調症患者一等親的吸煙率更高。
  • 移民:多個國家的大量研究發現,與本地出生人群相比,移民人群中思覺失調症的患病率更高。根據研究,這種增加的相對風險可高達四倍,增加的風險似乎也擴展到第二代移民。有人對移民與思覺失調症之間的關聯作出幾種可能的解釋:
  • 思覺失調症可能在移民人群中被過度診斷; 然而進一步的研究表明,這並不能完全解釋觀察到的風險增加。
  • 對於思覺失調症具有遺傳或神經發育生物風險的人,壓力可以在疾病的最終發展中起作用。通過這種方式,移民的壓力,成為外來者群體的一部分,可能有助於思覺失調症的發展。研究發現移民群體遭受的社會歧視程度與該群體中思覺失調症的發病率之間存在關聯;也就是說,經歷更多歧視的移民群體的思覺失調症發病率高於社會歧視率較低的移民群體。在幾個國家的幾個移民群體中觀察到了這一發現,包括埃塞俄比亞移民到以色列、摩洛哥移民到荷蘭、加勒比移民到英國。
  • 移民中思覺失調症的風險增加可能與維生素 D 缺乏有關,尤其是遷移到緯度更高地區的個體。
  • 多巴胺假說:所有具有抗精神病特性的藥物都能阻斷多巴胺 D2 受體(D2 receptor(Dopamine receptor)),這一發現導致了思覺失調症的多巴胺假說(Dopamine hypothesis)。其中中腦邊緣多餘的多巴胺被假設為引起正性的精神病症狀。然而,如果多巴胺是思覺失調症中被破壞的唯一神經傳遞物質,那麼抗精神病藥對於這些症狀將是普遍且完全有效的。然而儘管有足夠的抗精神病藥物治療,許多思覺失調症患者仍然表現出正性症狀。因此,很可能需要其他神經傳遞物質系統的功能障礙來解釋為什麼許多患有此病的人僅表現出正性症狀的部分減少,以及為什麼思覺失調症中最有效的抗精神病藥物氯氮平(Dlozapine)是弱 D2 拮抗劑。另外前額葉皮質中的多巴胺減少(主要影響 D1 受體)可能是思覺失調症中觀察到的一些認知障礙和負性症狀的原因。
  • 濫用苯環利定(Phencyclidine, 一種 NMDA 受體拮抗劑)人的臨床觀察。
  • 使用 K 他命(Ketamine, 一種 NMDA 受體拮抗劑)的人體試驗。
  • 研究測量思覺失調症患者中樞神經系統內源性 NMDA 受體拮抗劑的水平都有發現其相關性。
  • γ-氨基-丁酸(GABA):γ-氨基-丁酸(GABA)是中樞神經主要的抑制性神經傳遞物質。GABA 中間神經元透過調節穀氨酸錐體細胞,對調節前額葉皮質功能很重要。有幾條證據表明這些中間神經元在思覺失調症患者中功能失調:
  • 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屍檢研究發現前額葉皮質中穀氨酸脫羧酶(GAD67)mRNA 表達水平下降。
  • 在思覺失調症患者 GAD67 減少的情況下,枝形細胞(Chandelier cell)與錐體細胞軸突初始片段的連接密度降低,而枝形細胞軸突末端的 GABA 質膜轉運蛋白-1 的數量降低。
  • GABA 再吸收轉運蛋白 mRNA 水平似乎有所降低,軸突起始區段 GABAAα-2 次單元密度增加,兩者都可能是代償性改變。
  • 乙醯膽鹼(Acetylcholine):在思覺失調症患者中觀察到的吸煙行為增加導致了一種假設,即能刺激部分乙醯膽鹼受體的尼古丁正在糾正思覺失調症的一個基本神經化學問題。用尼古丁或菸鹼膽鹼類藥物治療可以使思覺失調症患者的一些眼動追蹤和腦電圖異常正常化,並可能快速改善認知的某些方面。然而菸鹼乙醯膽鹼受體可以影響許多其他神經傳遞物質系統(例如尼古丁可以增強大鼠腹側(Tegmentum)多巴胺神經元中穀氨酸受體介導的電流),因此尚不清楚膽鹼系統是否主要在思覺失調症中被破壞,或者破壞是繼發於疾病的其他病理特徵。
脆弱性理論(Vulnerability theory)[編輯]

我們描述的所有思覺失調症的源起理論都與素質(Diathesis)-壓力方法一致,此方法假設壓力會刺激一個人得到思覺失調症。素質-壓力的框架構成了思覺失調症的脆弱性理論的基礎。 該理論表明:

  • 得到思覺失調症的傾性與生物相關
  • 不同的人有不同程度的脆弱性
  • 脆弱性有一部分受到遺傳因素對發展的影響,另一部分則受到由環境風險因子所引起的異常影響
  • 心理因素,例如不良的養育、高壓環境或不足的應對能力,可能有助於確定思覺失調症是否真的出現並且可能影響思覺失調症的病程。

許多不同的脆弱性和壓力組合可能導致思覺失調症。如果人們的遺傳特徵或產前經歷使他們容易患上思覺失調症,那麼在他們後來的學習經歷、家庭衝突或其他壓力之中如果接觸到會觸發和維持思覺失調症的思維模式時,他們就特別容易這樣做,而這些相同的經歷和壓力源不會導致那些遺傳特徵和產前經歷上不易罹患思覺失調症的人得到此疾病。換句話說,思覺失調症是一種高度複雜的相關失調症的組合,其起源似乎存在於許多生物、心理和社會文化領域之中,其中有一些還待發現。

病程(Course)[編輯]

雖然早期對思覺失調症的描述表明預後很差,但病程實際上顯示出相當大的異質性。第一個針對思覺失調症病程,也是最有影響力的縱向研究(Blueler M. 1978)描述了八種病程類型(2*2*2=8),它們在幾個方面有所不同:

  • 發病:突然與漸進
  • 症狀表現:持續與間歇
  • 結果:差與好

研究中大多數患有思覺失調症的人有急性發作、間歇性症狀、後來沒有或只有輕微的症狀。只有約 20%的患者具有典型的漸進發病、持續症狀和不良結果。近年再重新檢視這些數據時,參與者被更嚴格的 DSM-IV 和 ICD 標準重新診斷,仍被診斷為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病程與當年的觀察結果基本上沒有變化。

對思覺失調症進行的其他有影響力的縱向研究表明,思覺失調症的病程並不一致,並且存在具有相當好結果的個體亞組。對參加世界衛生組織研究的 644 名思覺失調症患者進行了 15 至 25 年的隨訪(包括思覺失調症國際先導研究和嚴重精神障礙預後的決定因素研究),發現大約一半的患者有良好的預後(很小的或沒有症狀、就業、全球功能評估(GAF)得分大於 60)。

一般而言,負性思覺失調症患者的預後與其非負性思覺失調症患者相比更差。

及時、加強的治療可以在疾病早期影響功能恢復。舉個例子,一個臨床試驗隨機在美國 21 個州 34 個社區精神衛生中心提供初次被診斷精神病患者標準治療(181 例)和強化治療(電腦演算輔助藥物、家庭心理教育、個人化心理治療、支持教育或就業;223 例)。兩年後,接受強化治療的人們的生活品質得到了更大的改善,更多地參與了學校和工作,並減少了精神病理的變化。兩組的住院率沒有差異。思覺失調症的緩解是指個體至少六個月沒有症狀,或者至少只有不影響正常行為的最小症狀。

近年來,患者權益倡導已經引起人們對思覺失調症康復概念的關注。已經出現的恢復模型不同於以往嚴格的臨床恢復模型(例如,沒有或輕微症狀、恢復功能)。患者為主的恢復模型融合了功能、生活滿意度和獨立性。儘管有科學努力來描繪這一結果,但目前尚無普遍接受的量表來衡量康復。

思覺失調症患者的自殺率遠遠高於一般人群,大約有 5%的思覺失調症患者曾自殺;而所有自殺死亡者中約有 10%是思覺失調症患者。

大腦變化:

  • 結構性改變:
  • 腔室擴大,灰質萎縮
  • 海馬迴萎縮、細胞病變:
  • 可能成因:
早期抗精神藥物的功能為阻斷多巴胺。使用安非他命類藥物會產生 schizophrenia-like symptoms,因安非他命會抑制多巴胺的回收。(安非他命的結構與正腎上腺素、多巴胺、烴色胺等神經傳導物質結構相似,能模仿它們的作用傳遞訊息,也會與這些神經傳導物質的受體結合,阻擋這些物質的回收)

因此病因推測可能是過量的多巴胺所致。(由 LSD 及安非他命能造成類似思覺失調症的症狀,而導出思覺失調症可能與神經傳導物質多巴胺有關,不過多巴胺學說依然有其無法解釋的極限。)使用抗精神病藥物能需數週才有成效,效果有限。

  • 藥物副作用:
  • 早期抗精神病藥物 (early neuroleptics):造成 motor effects,類似於 Parkinson's disease,最終可能導致永久的遲發性運動障礙(tardive dyskinesia)通常症狀發生較緩、或出現時間較長久的肌肉不自主運動,主要 出現在口、臉頰及舌頭等部位。
  • 新型藥物較少引發上述之副作用,但仍造成:
  • 嗜睡、動作遲緩(drowsiness and slowness)
  • 體重急遽增加(severe weight gain)
  • 增加罹患糖尿病之風險(raised risk of diabetes)
  • 性功能障礙(sexual dysfunction)

相關電影

  • 美麗境界(2001)(英語:A Beautiful Mind)改編自同名真人傳記的好萊塢電影,描述約翰奈許這位傳奇數學家從研究生時期開始,對抗精神疾病,直到榮獲諾貝爾獎殊榮的的過程。
  • 隔離島(2010)(英語:Shutter Island)美國聯邦執法官泰迪丹尼爾斯與他的新夥伴恰克到隔離島,這個孤島是一個管束精神病患的醫院所在地,他們到這個島嶼調查一位女性精神病患的逃離情事。不過他們發現事情並不像想像中的那般簡單,這個管束精神病患的醫院,似乎藏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而背後隱藏的事實是他們兩個可以處理的嗎?當他們發現事實後,或許沒辦法離開這個孤島,而他們本身是否也藏有其他的秘密?
  • 黑天鵝(2010)(英語:Black Swan)一個芭蕾舞團正要演出經典舞蹈劇「天鵝湖」,眾多舞者角逐中,總監決定讓妮娜取代首席女舞者貝絲的位置。而妮娜隨後發現自己還有一個強勁的競爭對手莉莉 。因為《天鵝湖》要求女舞者不但能飾演天真純潔的白天鵝,也要能飾演充滿妖嬈性感的黑天鵝。前者適合妮娜,而後者適合莉莉。總監希望生性拘謹的妮娜,能多揣摩黑天鵝熱情奔放的內涵,妮娜幾乎以全生命在探索自己的黑天鵝潛力。

雙相情緒及其相關疾患(Bipolar and related disorders)[編輯]

一、描述[編輯]

情感性異常指的是人可能會表現出嚴重抑鬱或狂躁(興奮)的狀態,或可能來回地經歷抑鬱期及狂躁期。情感性異常可以分為憂鬱症(depressive disorder)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s)。前者指個體出現一次或多次的抑鬱期,之間不會產生短暫的狂躁現象;後者則是指個體來回地經歷抑鬱期及狂躁期,並通常在兩極端之間會回到正常的情緒狀態,而較少有持續地狂躁期或抑鬱期。在此我們特別介紹後者。所謂「躁鬱症」指的是躁期和鬱期交替出現,因此又稱之為雙極性情感疾患,有時會被稱為情感障礙。通常來說,躁鬱症的患者在情緒上的變化會很極端。

  1. 躁鬱症發作的進程
    1. 抑鬱發作(鬱期):此階段的核心症狀為意志消沉、心情沮喪低落、語言緩慢平淡,對過去的娛樂感到興趣缺缺、活動力降低、注意力渙散、睡眠與飲食習慣改變、體重改變、疲累無活力、負向的認知、對生活的無助與絕望感可能伴隨自殺的慾念,出現失樂症(anhedonia)(又稱快感缺失,只無法透過愉快的行為去感受快樂)等等。心理上的症狀為對自我的質疑、責怪、焦慮和抑鬱隨之而來,甚至引起生理上的胸悶、頻尿、出汗、食慾不佳、失眠或睡眠過多等情形;精神上的症狀為幻覺與妄想,患者可能出現幻聽的情況。
    2. 狂躁發作(躁期):此階段表面上會出現與抑鬱完全相反的行為模式。在溫和的輕躁期時,個體是情緒高昂、活力充沛、滿腔熱忱,且充滿自信,不斷地說話,活動量增大、睡眠時數減少、並訂定遠大的計畫,完全不考慮其可行性,不似正常興奮時所表現得歡喜洋溢,反而更具有一種強迫行為的特質,並表現出敵意而非興奮。而處於嚴重狂躁階段的人,其行為就如同一般人認為的精神錯亂的精神病患者,他們極度興奮並不斷活動,像是跺步、唱歌、吶喊或重擊牆壁等,若有人慾干涉他們的行為,他們會以極其憤怒的行動或言辭字立即表達衝動。而其所表現出的迷茫、混亂,也會伴隨著對力量、成就的妄想出現。
  2. 躁期通常可按照程度、是否危害正常生理以及社交行為而分為:
    1. 輕躁:症狀輕微,若不造成生活困擾,甚至不會被視為疾病。在輕躁時期,會特別愉悅、有活力,或者思想活躍、聯想力提高,有「思想飛躍」(flight of ideas)的現象,也因此,許多患躁鬱症的藝術家在此類狀況下會產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輕躁同時會降低自制力,使得患者更可能進行有風險的行為,或者未經思考而用言語或行為傷害周圍的人。
    2. 狂躁:症狀嚴重,並影響到生理狀態或造成生活困擾。症狀包括產生幻覺、妄想、認知扭曲等,在這種狀態下,可能發生暴力行為,傷害周圍人或自殘。
病因[編輯]

有關躁鬱症的真正病因,目前並不是非常清楚,但較常被提及的原因與腦內化學傳導物質有關。健康的大腦會在神經元間維持強而有力的連結,並自動移除沒有用或壞掉的神經連結;而躁鬱症患者的大腦修剪功能異常,造成神經元路線混亂,在混亂信號的指引下,患者發展出不正常的思想及行為,包含精神性症狀如解構的語言和行為、妄想、偏執、失眠、幻聽,都有可能在躁鬱症的極端期間出現,這些都歸因於過度分泌的神經傳遞物質多巴胺。也有許多基因研究將躁鬱症的產生原因指向遺傳,認為是多個基因的異常所造成的。此外,心理與環境因素也容易誘發躁鬱症,社會創傷、壓力及使用酒精或藥物是常見的因素。

治療[編輯]

病因不明使得躁鬱症目前無法完全根治,但可以利用藥物控制,改善症狀或減少發作次數,使患者在病情穩定時跟一般人無異。情緒穩定劑可以降低腦部不正常活動,從而增強有效的神經連結,例如鋰鹽有穩定情緒的功效,可以改變躁鬱症的病程,協助控制高危險性的思想及行為,減低自殺危險。抗精神病藥物也是常用的治療法,會改變多巴胺的作用。而電擊痙攣休克治療法有時候會作為緊急處理使用,等同於人為控制的大腦癲癇。

病患若及早接受治療,可使病患維持正常穩定的生活與工作。且隨著病情的緩解,所服用的藥物量是可以逐漸減少的。躁鬱症是可治療的,但不治療的話會隨年紀愈大情況愈糟,且會有致命的危險。此外,躁鬱症的心理治療也是相當重要的,心理治療可以提供病患及家屬情緒支持、教育、應對技巧、症狀監控和維持治療的持續。除了治療外,躁鬱症患者做出簡單的改變也會對生活有幫助,包括規律的運動、良好的睡眠習慣、節制的使用藥物和酒精飲料,還有親友的理解與支持也都可以有效減緩病情。

二、臨床表現[編輯]

雙相情感障礙可能伴有躁狂症、輕度躁狂症、嚴重抑鬱症或混合特徵(情緒發作伴有相反極性的症狀)。 這些綜合徵的嚴重程度在患者和個體患者中差異很大,並且亞綜合徵症狀很常見。 此外,一些有症狀的患者緩解並成為正常的,而其他患者則立即從一種類型的綜合徵轉變為另一種類型(例如,從重度抑鬱症到躁狂症)而沒有間歇性的嘔吐期。而雙相情感障礙發作時的情緒發作通常是嚴重抑鬱。

另外,有許多研究表明在可診斷的雙相情感障礙發作之前,可能出現過敏症、焦慮、情緒不穩定(情緒波動)、激動、攻擊性、睡眠障礙和過動症等前驅體徵和症狀。不過不同研究的前驅症狀差異很大,且在其他精神疾病的前驅症狀期間也可能出現相同的特徵。

1.躁狂症(Mania)[編輯]

又稱躁鬱症,為一種較嚴重的情緒病。躁狂發作涉及情緒、能量、活動、行為、睡眠和認知的臨床顯著變化。發病年齡大多在青年、中年時期。遺傳和環境因素皆會影響躁狂症的病發狀況。目前尚不清楚躁狂症的症狀特徵是否在同一患者的多次發作中是一致的。然而,至少部分疾病的發作通常是相似的,例如:患有欣快躁狂症的患者可能會反復發作欣快躁狂症,除非藥物濫用、頭部受傷或疾病持續時間導致表現發生變化。

  • 異常升高、易怒和不穩定的情緒是診斷躁狂症所需的核心症狀。經典躁狂症的特點是異常善良、欣快或高度的情緒,可能伴隨著去抑制化的行為(例如,穿著花哨的衣服或在公共場合脫衣服),無視社會界限的擴張,以及對刺激和社交活動的不懈追求(例如,調情,追溯舊友誼,或與陌生人進行冗長的電話)。
  • 躁狂症的另一個核心診斷症狀是持續增加的能量和活動,通常表現為衝動、判斷力差與無視風險,例如:從事新的且愚蠢的商業冒險、無法負荷的消費狂熱、性行為混亂或與陌生人的性方面接觸,以及魯莽駕駛。另外,患者通常無法完成已開始進行的許多任務或項目。
  • 躁狂患者通常具有誇大的幸福感和自信心,這可能延伸到屬於精神病的病例,例如:一些患者認為他們與上帝或名人有特殊的關係,或者擁有超越他人能力的才能。在一般人群中患有躁狂症的個體中,自尊和驕傲的增加是最不常見的認可症狀。
  • 躁狂症通常表現為睡眠需求減少。這與失眠有所區別,失眠包括儘管感到疲倦但無法入睡。而躁狂症患者的情況可能為會感到完全休息,或精力充沛,儘管只睡了幾個小時(或三小時),並且患者可能會在沒有睡眠的情況下度過幾天。
  • 躁狂症的常見認知症狀包括增加的心理活動、注意力分散,以及難以區分相關和不相關的想法,這些症狀導致思想的轉移(從一個主題到另一個主題的突然變化,這些變化基於可理解的關聯)。此外,患者可能無法回憶躁狂發作期間發生的事件。
  • 躁狂的言語通常是響亮的、有壓力的或加速的,並且難以打斷,可能會伴隨著笑話、唱歌、叮噹聲(選擇基於聲音而非意義的詞語)和戲劇性的手勢。煩躁不安的患者經常發表敵意評論,比平常發誓,或者憤怒的長篇大論。

躁狂症患者的心理社會功能明顯受損,通常需要住院治療以保護躁狂患者並防止導致痛苦後果的行為(例如,經濟損失、失業、離婚和毆打他人)。治療的一個障礙是許多患者,特別是精神病患者,對他們的精神病理學和功能障礙幾乎沒有了解,並且不受其他人反饋。躁狂症的病程可能突然發作,並且幾天內發作迅速發作,發作的持續時間從數周到數月不等。躁狂症的消退通常不涉及殘留症狀。

2.輕躁症(Hypomania)[編輯]

輕躁狂發作的特徵是情緒、能量、活動、行為、睡眠和認知的變化與躁狂症相似,但不太嚴重。示例包括以下內容:

  • 在輕度躁狂期間,自尊可能會膨脹,但從未達到躁狂期間可能發生的妄想狂歡的程度。
  • 雖然精神上的過度活躍和想法的流動可能發生在輕躁狂或躁狂症中,但思想形式更有組織性的輕躁狂。
  • 對輕度躁狂症的思考往往是快速和創造性的,並導致目標導向活動的有效增加,而躁狂症的特點是思想斷開連接並導致無目的或無效的過度活動。
  • 低亢語音可以響亮而迅速,但通常比躁狂的語音更容易打斷。
  • 輕度躁狂症的心理社會功能改善或輕度受損,而躁狂症顯著損害功能。
  • 輕度躁狂症的風險承擔行為是輕度至中度,但躁狂症是嚴重的。
  • 根據定義,精神病症狀不會發生在輕躁症中,輕躁症從不需要住院治療。具有精神病特徵的患者和需要住院治療的患者被歸類為躁狂症。

輕度躁狂症的過程通常是突然開始並且在一到兩天內快速進展,某些患者的輕躁症可能比躁狂症狀更短暫。然而,必須認真對待輕度躁狂症狀,因為它們可能表明不穩定性的增加和需要治療。

3.嚴重抑鬱症(Major depression)[編輯]

嚴重抑鬱症發作涉及情緒、行為、能量、睡眠和認知的臨床顯著變化。發作的強度差異很大。

與單極性嚴重抑鬱症類似,雙相情感性抑鬱症的特徵通常有:

  • 煩躁不安。
  • 心理和身體活動速度減慢,例如:語言緩慢而柔和,輸出減少。
  • 對愉快活動(如性)的興趣很小,能量低,記憶和注意力受損。
  • 食慾通常會減輕並伴有體重減輕;然而,一些患者可能表現出食慾增加和體重增加。
  • 雖然行為通常很慢,但有些患者會激動,例如:無法靜坐或絞手。
  • 睡眠障礙(失眠或睡眠過度)。
  • 感到無價值和過度內疚。
  • 有自殺念頭和行為。

其他臨床特徵包括:

  • 眼睛接觸不良
  • 衛生條件差、外表不整潔
  • 無助感
  • 沉思和猶豫不決
  • 消極和虛無主義思想
  • 軀體症狀(如疼痛)
  • 心理社會功能受損

抑鬱症狀在雙相情感障礙中比躁狂/輕躁症症狀更常見,其症狀特徵通常在特定患者的多次發作中不一致。發病可能是突然發作或在數周至數月內緩慢發展,通常持續數月。

4.混合特徵(Mixed features)[編輯]

雙相性躁狂,輕躁狂和重度抑鬱症的發作可伴有相反極性的症狀,並被稱為具有混合特徵的情緒發作,例如:具有混合特徵的重度抑鬱症或具有混合特徵的輕度躁狂症。文獻中使用的其他術語包括混合發作、混合狀態、混合性躁狂/輕躁狂和煩躁躁狂/輕躁狂。

具有混合特徵的躁狂輕躁狂發作的特徵在於滿足躁狂或輕躁狂的完整標準的發作,並且在發作的大多數日期中至少具三種以下症狀:

  • 情緒低落
  • 在大多數活動中減少興趣或樂趣
  • 精神運動遲緩
  • 低能耗
  • 過度的內疚或無價值的想法
  • 關於死亡或自殺或自殺未遂的反覆思考

具有混合特徵的重度抑鬱發作的特徵是滿足嚴重抑鬱症的完整標準,並且在發作的大多數日期中至少有以下三種症狀:

  • 情緒升高或膨脹
  • 誇大自尊或誇大其詞
  • 比平常或壓力言語更健談
  • 思想的飛行(從一個主題到另一個主題的突然變化,基於可理解的關聯)
  • 增加能量或目標導向的活動
  • 過度參與可能帶來痛苦後果的愉快活動,例如:購買狂熱或性騷擾
  • 減少睡眠需求

具有混合特徵的情緒發作可能會從純粹的躁狂症,輕躁狂或重度抑鬱症的發作中重新出現或演變。具有混合特徵的發作可能持續數周至數月,並且可以緩解或演變成純粹的抑鬱症。儘管具有混合特徵的躁狂症很常見,但這些事件過渡到純粹的躁狂症是不尋常的。

與沒有混合特徵的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相比,具有混合特徵的患者具有更大的自殺意念和行為風險,並且伴有焦慮症和物質使用障礙。此外,對於具有混合特徵的情緒發作,對治療的反應通常比純雙極性抑鬱症或純躁狂症更差,例如:一項隨機試驗發現,在 36 名分配給鋰的躁狂患者中,患有抑鬱症狀的患者的反應比純躁狂症患者的反應更差。

5.精神病(Psychosis)[編輯]

雙相情緒發作通常包括精神病,可能發生在躁狂、重度抑鬱或混合事件中,也可能發生混亂的思維和行為,但是在輕度躁狂症中不會發生。此外,躁狂症中的精神病特徵可能比雙相性抑鬱症更常見。

精神病特徵大致上有:

  • 妄想(虛假,固定信念):可能涉迫害、性、宗教或政治等宏大的主題。
  • 幻覺(虛假感官認知):通常是聽覺的。

目前尚不清楚精神病特徵是否與更嚴重的長期病程有關。

三、併發症[編輯]

大多數雙相情感障礙患者至少有一種合併精神疾病或一般疾病,許多患者有多種併發症,通常表現出合併精神疾病。

  • 在美國進行的一項具有全國代表性的大型調查發現,在雙相情感障礙患者中,至少一種同時發生的疾病的終生患病率為 92%。相比之下,一般人群中至少一種精神疾病的終生患病率為 46%。
  • 一項針對 11 個國家的大型跨國家流行病學調查發現,在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個體中,三種或更多合併症的終身患病率為 44%。
  • 美國的一項流行病學研究發現,在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個體中,三種或更多合併症的終身患病率為 70%。相比之下,一般人群中三種或更多種疾病的終生患病率為 17%。
  • 早期DSM將強迫症、創傷壓力相關疾患歸類為焦慮症。如不斷洗手可能是基於對細菌的恐懼;創傷亦來自對某個記憶的擔心害怕,故這兩種行為症狀的成因是與焦慮十分類似的。但若精細地觀察這些病狀的機制,會發現還是有些微區別,所以不適合歸類在一起。
1.焦慮症[編輯]

焦慮的產生跟外在壓力與個人的脆弱性有關。外在的壓力可以是人與環境的互動當中,一種令人疲累且已超出個人所能承載的情況;而個人的脆弱性以及對壓力源感受上的差別,則與遺傳、學習經驗有關。然而外在的壓力並不一定會讓個人產生焦慮現象,若一個人的脆弱性很高,則即使小小的壓力也會讓個人產生極大的焦慮。

而焦慮症是一種以過度焦慮、擔憂、畏懼、逃避為主要症狀,造成重大痛苦、影響職場表現和人際互動的疾病。成因涉及遺傳及環境因素,包括家族病史、童年創傷經驗、父母本身的焦慮表現、生活壓力、缺乏應對困難的技巧等等,都是造成焦慮症的風險因素。

雙相情感障礙患者可能出現的焦慮症包括:

  • 恐慌症:在一段特定時間內,突然發生不可預期的極度焦慮反應,症狀包括心悸、呼吸困難、害怕失去控制、失去現實感等。
  • 強迫症:患者會無法克制地不斷反覆去想或做某件事情,雖明知道這是多餘、不必要的,但不做就會非常焦躁不安。例如:反覆洗手、檢查瓦斯。
  • 廣泛性焦慮症:對許多生活上的小事過度焦慮擔憂,程度通常會大於事件本身的客觀壓力,進而干擾其注意力,影響生活。
  • 慮病症:患者會誇大一些生理正常範圍內的改變,持續擔心自己可能得到身體疾病。即使承認自己誇大了患病的想法,他們也沒辦法克制焦慮,四處求醫。

焦慮症的病徵包括:

  • 生理反應:身體發熱、心悸、胸口及腸胃不適、過度換氣、暈眩、口乾、肌肉緊繃、疲倦、無法專心、思考混亂等。
  • 認知反應:出現我做不來、覺得自己很傻、別人常注意我、可能會暈倒、得心臟病、無法呼吸、不願意出門、會發瘋等等想法。
  • 情緒反應:害怕、激動、恐慌、過度擔心、不安、感覺世界毀滅、悲哀、失去控制、罪惡感、生氣、憂鬱等。

流行病學研究表明,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經常患有共患焦慮症:

  • 一項針對 11 個國家的調查發現,雙相情感障礙患者中任何焦慮症的終生患病率為 63%。
  • 美國的一項研究發現,在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人群中,焦慮症的終身患病率為 75%。相比之下,一般人群中焦慮症的終生患病率為 29%。

在雙相情感障礙患者中,最常見的共患焦慮症是驚恐發作,特定恐懼症,社交焦慮症和廣泛性焦慮症。

與沒有共病焦慮症病史的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相比,患有焦慮症的患者的病程更差,包括:

  • 早期雙相情感障礙發病年齡
  • 情緒發作恢復的可能性降低
  • 更多反覆情緒事件
  • 物質使用障礙的患病率增加
  • 較差的心理社會功能和生活質量
  • 較差的洞察力
  • 更大的衝動
  • 更多自殺企圖
2.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編輯]

流行病學研究表明,雙相情感障礙患者常有 ADHD 病史:

  • 一項針對 11 個國家的調查發現,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 ADHD 終身患病率為 20%。
  • 來自美國的一項研究發現,在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個體中,ADHD 的終身患病率為 31%。相比之下,一般人群中 ADHD 的終生患病率為 8%。

與沒有合併 ADHD 病史的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相比,合併 ADHD 的患者病情更嚴重,包括:

  • 雙相情感障礙發病的早期年齡
  • 情緒發作恢復的可能性降低
  • 更多反覆情緒事件
  • 焦慮和物質使用障礙的患病率增加
  • 較差的心理社會功能
  • 法律問題和暴力的歷史
  • 更多自殺企圖
3.飲食失調[編輯]

與普通人群中確定的雙相障礙患者相比,在臨床環境中接受治療的雙相障礙患者中合併飲食失調的患病率似乎更高。此外,合併飲食失調與病情惡化有關。

一項對 875 名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臨床研究發現,至少有一種合併飲食失調症的終身病史佔患者的14%,其中包括:

  • 暴食症 - 9%
  • 神經性貪食症 - 5%
  • 神經性厭食症 - 3%

相比之下,美國一般人群的一項具有全國代表性的大型流行病學研究發現了以下終生患病率:

  • 暴食症 - 2.8%
  • 神經性貪食症 - 1.0%
  • 神經性厭食症 - 0.6%

與沒有合併飲食失調病史的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相比,合併飲食失調的患者病情更嚴重,包括:

  • 早期雙相情感障礙發病年齡
  • 更多反覆情緒事件
  • 精神病的終生病史
  • 焦慮和物質使用障礙的患病率增加
  • 更多的自殺企圖
4.間歇性爆發性疾病[編輯]

流行病學研究表明,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患者經常患有合併間歇性爆發性疾病:

  • 一項針對 11 個國家的調查發現,雙相情感障礙患者間歇性爆發性疾病的終生患病率為 24%。
  • 來自美國的一項研究發現,在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人群中,間歇性爆發性疾病的終生患病率為 29%;相比之下,一般人群間歇性爆發性疾病的終生患病率為 5%。

間歇性爆發性疾病將單獨討論。

5.強迫症[編輯]

強迫症似乎在雙相情感障礙患者中比一般人群更常見。

  • 對 22 項社區和臨床研究的匯總分析估計,雙相情感障礙中強迫症的終生患病率為 14%[72];相比之下,美國人口的患病率為 2%。
6.人格障礙[編輯]

人格障礙在雙相情感障礙中比普通人群更普遍。

美國一項具有全國代表性的調查發現,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人群中,下列人格障礙的一年患病率高於一般人群:

  • 任何人格障礙(51%的雙相型人群與 9%的一般人群)
  • 任何群集 A(偏執型,精神分裂症和精神分裂型)人格障礙(13%對 6%)
  • 任何群集 B(反社會,邊緣,戲劇和自戀)人格障礙(15%對 2%)
  • 任何群集 C(迴避,依賴,強迫性和被動攻擊性)人格障礙(22%對 6%)

此外,臨床上的雙相情感障礙患者通常會出現人格障礙。

對 13 項研究分析發現,在 1101 例門診患者和雙相情感障礙住院患者中,至少有一種人格障礙佔 42%。與沒有人格障礙的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相比,患有共患人格障礙的患者病情更嚴重,包括:

  • 早期雙相情感障礙發病年齡
  • 情緒發作恢復的可能性降低
  • 較差的心理社會功能
  • 更多自殺企圖

此外,新生兒尋求和避免傷害等人格特徵在雙相情感障礙患者中比健康對照更常見。

7.邊緣型人格障礙[編輯]

邊緣型人格指的是一種不完全符合「憂鬱症、躁鬱症、思覺失調症、恐懼症」的人格,因此這裡的邊緣指的是難以界定為一種常見的障礙。

其特徵可能主要為「人際關係、自我形象、情感表現極為不穩定,且非常容易衝動」。
在人際關係上,可能會對一個人的評價在極好與極壞間來回搖擺不定。
在自我形象上,容易懷疑自己是否具有該特質,即使許多人都已經認同他擁有該特質。
在情感表現上,容易極大程度的放大情緒的感受,並且難以控制,可能會感到極度悲傷或憤怒,而導致衝動行為。

邊緣型人格障礙常與雙相情感障礙共存:

  • 美國一項具有全國代表性的調查發現,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人群中,邊緣型人格障礙的一年患病率高於一般人群(15%對 1%)
  • 美國第二次具有全國代表性的調查發現,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臨界人格障礙終身患病率約為 25%
8.物質使用障礙[編輯]

流行病學研究表明,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患者經常遭受共病物質使用障礙(如酒精、苯二氮卓類和大麻):

  • 一項針對 11 個國家的調查發現,患有 I 型雙相情感障礙的人群中任何物質使用障礙的終生患病率為 52%,而雙相 II 障礙患者的終生患病率為 37%。
  • 美國的一項研究發現,在患有 I 型雙相情感障礙的個體中,物質使用障礙的終生患病率為 60%,而雙相 II 障礙患者的終生患病率為 40%;相比之下,美國一般人群中物質使用障礙的終生患病率為 15%。

在臨床環境中對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研究表明,合併酒精和藥物使用障礙與更嚴重的病程相關,包括:

  • 更多情緒症狀
  • 更多住院治療
  • 情緒發作恢復的可能性降低
  • 更多反覆情緒事件
  • 神經認知障礙
  • 較差的心理社會功能和生活質量
  • 更高的攻擊性和更多的逮捕
  • 更多自殺企圖
9.一般醫學疾病[編輯]

雙相患者患共患疾病的風險增加。

在美國一項具有全國代表性的大型流行病學研究中,包括 1548 名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個體,過去一年中至少有一種一般疾病存在率為 32%,五種或更多種情況存在於 10%。對於大多數檢查的一般醫學疾病,雙相個體的年流行率高於非雙極個體。例如,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心絞痛患病率為 18%,非雙極人患心絞痛的患病率為 6%。

在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患者中似乎比沒有患有該疾病的人更普遍的一般醫學障礙包括:

  • 關節炎
  • 背部疼痛
  • 心血管疾病(心絞痛、動脈粥樣硬化或心肌梗塞)
  • 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
  • 糖尿病
  • 血脂異常
  • 胃炎和胃潰瘍
  • 頭痛
  • 愛滋病毒感染
  • 高血壓
  • 甲狀腺功能減退症
  • 肝硬化以外的肝病(如丙型肝炎)
  • 代謝綜合徵和肥胖
  • 尼古丁依賴

在臨床環境中,大多數雙相情感障礙患者俱有共存的一般醫療條件。

一項針對雙相情感障礙系統治療增強計劃(STEP-BD)的研究發現,在 3766 名患者中,至少有一例合併症發生率為 59%。在雙相情感障礙的其他臨床研究中,同時發生的一般醫學疾病的平均數量範圍為 2.4 至 3.4。一般醫療疾病的數量和嚴重程度可能隨著年齡和雙相情感障礙的持續時間而增加。

與沒有共患疾病病史的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相比,同時患病的患者病情更嚴重,包括:

  • 減少抑鬱發作的可能性
  • 更多反覆情緒事件
  • 焦慮和物質使用障礙的患病率增加
  • 較差的心理社會功能
  • 更多自殺未遂
  • 全因死亡率上升

瑞典的一項國家登記研究發現,雙相情感障礙患者比一般人口早死亡。雙相情感障礙的過早死亡與冠心病,慢性阻塞性肺病,糖尿病和流感或肺炎的死亡率增加 2 至 3 倍有關。此外,慢性疾病(冠心病、慢性阻塞性肺病和糖尿病)的死亡率已經被診斷患有慢性病的雙相障礙患者低於沒有事先診斷的雙相障礙患者。因此,識別和治療雙相患者的慢性疾病可以降低過早死亡率。

四、患者的神經認知功能[編輯]

使用標準化測試的多項研究表明,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神經心理功能不論在情緒平穩期間和情緒發作期間都有所受損。例如:對 45 項觀察性研究進行的綜合分析,發現患者存在多種缺陷,包括注意力、言語記憶、執行功能(如計劃、概念或設置轉移和響應禁止)、信息處理速度層面的受損。隨後對個體患者進行分析發現這些缺陷在臨床上大致是小到中度的。

神經心理缺陷可能發生在 I 型雙相情感障礙和 II 型雙相情感障礙,出現在疾病早期,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持續並保持穩定(而非漸增),與心理社會功能受損,與思覺失調症和分裂情感障礙以及單極性抑鬱症中發現的損傷重疊。然而,雙相情感障礙的神經認知功能範圍從正常到全面的損害。此外,智商似乎在很大程度上得以保留。

社會認知

雙相情感障礙與社會認知或能力受損有關。社會認知涉及以下能力:

  • 認識自己和他人的思想,信仰和意圖(通常被稱為心理理論)
  • 識別基本情緒,如快樂,悲傷,恐懼,憤怒,厭惡和其他人的驚喜(情緒處理)
  • 通過權衡與可變獎勵和懲罰相關的選擇來做出決策

對 20 項觀察性研究進行的綜合分析發現,在心理理論上存在統計學上顯著的,臨床上較大的缺陷,以及情緒處理中臨床上的小到中度損傷。

創造力

雙相情感障礙與創造力相關的假設是長期的,但尚未建立。該連結的證據有限,研究的發現,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創造性測量得分高於對照組,創造性個體或職業中雙相情感障礙的發生率不成比例。例如,基於瑞典人口登記的病例對照研究確定了雙相障礙患者,患者的健康兄弟姐妹和對照。雙相患者更有可能從事創造性職業而不是對照,兄弟姐妹也更有可能從事創造性職業而非對照。此外,一項基於人群的研究發現,創造性個體(如演員,舞者和音樂家)的雙相情感障礙(基於全基因組關聯數據的多個遺傳標記)的遺傳風險高於樣本中的其他個體,提示雙相情感障礙和創造力的遺傳傾向可能相互重疊。

五、雙相情感障礙與自殺[編輯]

死亡

一項評估估計大約 10%至 15%的雙相情感障礙患者死於自殺。許多研究表明,患者自殺死亡率高於一般人群:

  • 對 14 項觀察性研究的綜合分析發現,觀察到的自殺人數是預期值的 15 倍。
  • 使用瑞典國家登記處的研究發現,在女性雙相情感障礙患者中,自殺死亡率是一般人群的 22 倍,而男性患者則高出 15 倍。
  • 隨後的一項研究發現,220 名雙相情感障礙患者隨訪時間長達 44 年,完成自殺率比一般人群高 12 倍。

在 13 項觀察性研究的分析中,確定了雙相障礙完成自殺的兩個危險因素:企圖自殺的歷史與絕望

嘗試自殺

自殺未遂在雙相情感障礙中很常見:

  • 在對 3536 名患者進行的回顧性研究中,發現至少有一次自殺未遂的終身史為 27%。
  • 一項前瞻性研究對 1556 名患者進行了長達兩年的隨訪,結果發現自殺的比例為 3%。
  • 一項對 4360 名患者進行的前瞻性研究發現自殺未遂的比例為 4%;在 174 名自殺未遂患者中,32%的人多次嘗試。

基於對 23 項觀察性研究的綜合分析,發現自殺未遂與以下因素相關:

  • 未婚婚姻狀況(單身)
  • 遭受過身體或性虐待的歷史
  • 雙相情感障礙發病的早期年齡(如小於25 歲)
  • 抑鬱症狀
  • 混合症狀
  • 逐漸增加抑鬱和躁狂發作的嚴重程度
  • 共病精神疾病,包括焦慮症、藥物濫用和酗酒
  • 自殺死亡家族史

隨後的一項前瞻性研究發現,自殺企圖與先前的嘗試和抑鬱症狀有關。

六、雙相情感障礙與暴力[編輯]

與一般人群相比,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患者似乎更有可能同時實施暴力並成為暴力的受害者。

犯罪

暴力行為的實施似乎在雙相情感障礙患者中比一般人群更常見,但至少有一些風險升高是由於合併症(如物質使用障礙)。

將暴力行為與雙相情感障礙聯繫起來的證據包括:

  • 一項國家登記研究發現,雙相患者的暴力犯罪(兇殺、毆打、搶劫、縱火或威脅定罪)比一般人群對照(8%對 4%)更大。然而,風險主要局限於合併濫用藥物的患者;雙相情感障礙加上藥物濫用的暴力犯罪與單獨的雙相情感障礙相比更高(21%對 5%)。
  • 在美國進行的具有全國代表性的調查發現暴力行為,發現在 I 型雙相和雙相 II 中更為普遍。此外,患有共病物質,焦慮和人格障礙的雙相 I 和雙相 II 患者的人際暴力程度高於沒有合併症的雙相患者。其中許多研究結果在隨後的研究中使用相同的數據集進行了複製。
  • 一項對 9 項觀察性研究的綜合分析發現,在一般人群中,更多雙相患者發生侵襲性行為(10%對 3%);然而,各研究的異質性很大。隨後的一項前瞻性研究調整了社會人口學特徵,童年時期的受害(如虐待)、負面的生活事件和不良的社會支持,同時發現雙相個體實施身體暴力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群的四倍。

其他流行病學研究表明,在雙相情感障礙患者中,合併間歇性爆發性障礙發生率約為 25%至 30%。

雙相情感障礙中的攻擊性行為可能比其他精神疾病更常見。一項為期四年的前瞻性觀察研究發現,與其他精神疾病患者相比,雙相患者的身體攻擊(如使用體力來表達憤怒)不斷加大。此外,在情緒發作期間,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攻擊行為更為常見。

即使在情緒平穩期間,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攻擊也可能升高。一項研究發現,在穩定治療的 24 例正常雙相患者中,與 38 例匹配的對照組相比,攻擊水平更高(用標準化量表評估)。

受害

雙相情感障礙患者似乎是暴力行為的受害者,其發生率與暴力發生率相當或更高。對三項觀察性研究的匯總分析發現,暴力犯罪和暴力受害者的六個月流行率為 27%和 38%。此外,犯罪發生與受害之間存在密切關聯(比值比 9)。但是,在同一事件中可能發生了犯罪和受害。

憂鬱疾患(Depressive disorders)[編輯]

一、簡介[編輯]

「沮喪」或「低潮」的情緒並不罕見,特別是在一個痛苦的事件發生之後,例如我們身邊的人死亡,工作失望或與伴侶爭吵,然而,這些與情緒障礙不同。患有情緒障礙的人往往會經歷更強烈的負面情緒,並可以從腦部的掃描看出腦部出現異常活動。憂鬱症是現代相當常見的疾病,約 10%男性與 20%女性都曾經歷過[10];它可在任何年齡發生,複發也相當普遍,在 15 歲之前首次出現抑鬱症的人來說尤其明顯。

二、成因[編輯]

多種主觀以及客觀因素都可能導致憂鬱症,針對憂鬱症的病因醫學界還沒有統一的看法,但目前認為憂鬱症是社會、心理和生理因素等的相互作用產生的結果。在生活中遇有不利事件(失業、喪親之痛、心理創傷、社會精神壓力)的人更易罹患憂鬱症。憂鬱症可導致更大的壓力和功能障礙,影響患者的生活並加劇憂鬱症狀。

生理學因素

1. 去甲腎上腺素學說
去甲腎上腺素、多巴胺讓人感覺精力旺盛、情緒飽滿、感覺振奮,如果缺乏則表現為快感缺失,情緒低落,沒有精神與動力,思考遲緩,學習能力變低。該學說由Schildkraut等於1965年首先提出,認為憂鬱症的發生是由於大腦中樞神經系統中去甲腎上腺素含量不足所致。去甲腎上腺素受體主要有α、β受體,其中去甲腎上腺素β、α2受體敏感導致憂鬱症的發生。有研究者認為憂鬱症患者去甲腎上腺素生成釋放減少是由於突觸前膜α2受體過於敏感所致;關於受體敏感性提高的原因,有研究者認為是因腦內去甲腎上腺素功能長期降低而使β受體產生代償性敏感性增高所致。
2. 5-羥色胺學說
5-羥色胺又名血清素,它被普遍認為是幸福和快樂感覺的貢獻者。該學說由Coppen等人於1965年提出,認為憂鬱症的發生是中樞神經系統中5-羥色胺功能下降,釋放5-羥色胺減少,突觸間隙含量下降所致。
3. 多巴胺學說
多巴胺是大腦中含量最豐富的兒茶酚胺類神經遞質,多巴胺系統調節障礙涉及帕金森病,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當多巴胺能低下時,引起快感缺失(無法感受愉快)、情感淡漠(缺乏動機)和心緒不良(感到不滿意、不幸福、痛苦、激惹和焦慮)。

心理學因素

1. 心理動力學觀點
心理動力學觀點認為,無意識衝突和童年早期形成的敵意情緒在憂鬱的過程中起了關鍵作用。弗洛伊德認為自我責備的根源是憤怒,這種憤怒起初指向他人,而後轉向自己。這種憤怒被認為與童年時期親子關係中的個人需求未得到滿足有關,成人時期這種憤怒開始指向自己,並引發憂鬱中的典型表現——自責。
2. 行為主義觀點
行為主義主張應研究可被觀察和直接測量的行為,反對研究沒有科學根據的意識。所以行為學派不去追溯抑鬱在意識中的根源,而是集中探討一個人得到的肯定和否定產生的結果。從這點來看,當一個人生命經歷重大變更時,若總是被否定,就會導致抑鬱,而且會因他人的關注和同情強化此情緒。
3. 認知學派觀點
認知學派的觀點有兩種重要理論,一種理論提出負性認知定勢,這種觀點認為抑鬱患者覺得自己對生命中的負面事件負有責任;第二種理論是解釋風格模型,這一模型認為抑鬱是因為個體堅信自己沒有能力來控制生活。 美國心理學家艾倫·貝克於1960年代初發展了現在被稱為抑鬱的認知模式的理論。他主張三個觀念引起了憂鬱症:一、認知三合一模式——關於自己,關於周圍世界,關於自己的未來的消極認知;二、反覆的消極認知模式或圖式;三、歪曲的信息處理。根據這一理論,他發展了系統化的治療方法——認知行為療法。而根據美國心理學家馬汀·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人類的憂鬱症狀與實驗室動物的習得性失助類似。
三、症狀[編輯]

憂鬱症是單極性症狀(相對於雙極性疾患而言,如躁鬱症患者會出現情緒高昂的「躁期」、情緒低落的「鬱期」及正常狀態),只具情緒低落的鬱期與正常情況。

  • 情緒上:症狀最顯著。患者會出現持續性憂鬱、沮喪等情感障礙,認為生命沒有希望、對一切失去興趣,且好像做什麼都不對,即使做簡單的事情(如起床、刷牙)都須要費很大力氣。
  • 認知上:患者會呈現出低自尊、低行動力、注意力渙散,常有悲觀的想法,容易自殺(自殺並非心理異常狀態,但是自殺的確是種異常行為)。
  • 生理上:病狀則為失眠、食慾衰退、體重減輕、疲倦、記憶力降低等。臨床上也會常觀察到不同區域的身體疼痛。
四、簡易檢測[編輯]

要確診憂鬱症,無法只靠單一症狀判定;一般來說需要符合下列九大症狀的五項以上[11]

  1. 在一天之中的大部分時間感到難過
  2. 對日常生活喪失興趣
  3. 體重減輕(在非節食時)或體重增加
  4. 睡得太多、太少,或過早清醒
  5. 總是覺得疲累與虛弱
  6. 缺乏自我價值、有罪惡感或無望感
  7. 常常易怒和坐立不安
  8. 在集中注意力、做決定或記憶方面出現困難
  9. 反覆出現想死和自殺的念頭

一旦出現五項以上症狀、且症狀持續至少兩週以上,經由專業醫師診療會晤後便能做出正確診斷。

五、藥物治療[編輯]
  • 三環類分子(Tricyclic compounds)可以抑制去甲基腎上腺素(norepinephrine,NE)與血清素(serotonin,5-HT)在神經軸突釋放後的回收。
  • 選擇性 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Serotonin-selective reuptake inhibitors, SSRIs)能抑制 Serotonin 在神經軸突釋放後的回收。
  • 選擇性去甲基腎上腺素再攝取抑製劑(NE-selective reuptake inhibitors)能抑制正腎上腺素在神經軸突釋放後的回收。
  • 單胺氧化酶抑制劑(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s)可以抑制正腎上腺素/血清素的分解。

需注意的是,SSRls 比起其他安慰劑的藥物,增加更多的自殺率,惟這僅是統計上有相關性的資料,並沒有辦法證實因果關係。


焦慮疾患(Anxiety disorders)[編輯]

一、簡介[編輯]

焦慮,是許多心理疾病所共有的特徵。焦慮疾患解釋為對某些不存在或預期會出現的刺激產生強烈而廣泛的焦慮,為了竭盡所能的逃避這些刺激,會出現不同的症狀。焦慮疾患包括:恐懼症(Phobias)、恐慌症(Panic disorder)與泛焦慮症(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

焦慮是一種緊張、焦躁、憂傷的感覺,和恐懼不同的是,恐懼有特定對象或事件,但焦慮是模糊不清,並沒有特定對象或事件。焦慮是應對生活環境的一種情緒反應,適當的焦慮,會讓人積極設法解決問題,但過度的焦慮反而讓人感到心急如焚、忐忑不安、杞人憂天等等,往往造成注意力無法集中、身體不適、做事效率降低的情況。其在美國是普遍化的問題,據估計在全部人口中,有 4%(超過八百萬人)在某些時候曾經驗過精神醫學分類上稱為「焦慮症」的症狀。

二、症狀[編輯]

焦慮症主要有四種徵候:情緒、認知、身體、行為的症狀:

  • 情緒:會使當事人驚恐、覺得大難臨頭,但又不知原因,有時甚至因此而感到憂鬱。
  • 認知:是在患者尋找焦慮的原因時,由於找不到根源,所以感到更挫折,使其心思無法專注在別的事物上。
  • 身體:像是流汗、呼吸困難、心跳加快、高血壓、肌肉緊繃等生理徵兆,而且這些症狀很多都有續發性症狀,例:肌肉緊繃引起頭痛或肌肉痙攣、高血壓導致中風……。
  • 行為:使患者心神不定、煩躁,並做出各種沒有意義的動作,譬如:來回跺步、用手指輕敲物體……,而患者通常不會察覺自己有這些行為。

不過其實一般人有時也會表現出焦慮徵候,所以要如何判定一個人是否是焦慮症患者?一般會依以下三個層面來判斷:

  1. 焦慮的程度:舉個例子,若要上到某大廈 86 樓,但此大廈只有一台電梯,裡面還擠滿了人,一般人可能會對這個情況感到有點焦慮,不過還是會坐電梯上去;但焦慮症患者可能會因為害怕電梯會因此脫線掉落,選擇走 86 樓的樓梯上去。
  2. 焦慮的理由正當性:在重要的時刻,例如:學校期中考、進行一場大型演講前,感到焦慮是正常的;但若在沒壓力的情況下感受到同等焦慮則顯得異常。
  3. 焦慮造成的後果:如果因為焦慮而後對生活產生了負面的影響,例如:因焦慮而無法出家門,導致失去現有工作,那這樣的焦慮就算是焦慮症。
三、逃避焦慮[編輯]

精神分析學家Karen Horney在其著作《焦慮的現代人(the neurotic personality of our time)》中花了大篇幅描述焦慮:一般人雖然有時候會感受到焦慮,但仍與心理異常者有所不同。

  • 一般人

焦慮屬於比較不尋常、特別的情況

  • 心理異常者

(1)對於特定的一些事物產生必然的焦慮,如身處公共場所 (2)焦慮對象明確,例如害怕自己變得瘋狂 (3)未察覺到自己的焦慮,而錯以為自己只是心情低落

焦慮是一種令人感覺不舒服的情緒,通常伴隨的是無助與絕望。焦慮的產生跟外在壓力與個人的脆弱性有關。外在的壓力可以是人與環境的互動當中,一種令人疲累且已超出個人所能承載的情況,而個人的脆弱性以及對壓力源感受上的差別,則與遺傳、學習經驗有關。然而外在的壓力並不一定會讓個人產生焦慮現象,若一個人的脆弱性很高,則即使小小的壓力也會讓個人產生極大的焦慮。焦慮就像是心裡的警鐘,提醒我們需要做出一些改變,然而面對這種警告,我們通常是感覺反感的,因而出現想要逃避焦慮的狀況。我們常常會用幾種方式逃避焦慮;「合理化」、「否認」、「麻醉自己」、「迴避可能會產生焦慮的思想、感受、衝突及處境」。

  1. 合理化:這種狀態下我們會不斷為自己不理性的焦慮辯護,而這種辯護,讓他以為自己的恐懼合情合理,自己真的可以做些什麼來改善這種糟糕的狀況。然而,這卻只是患者不願意面對自己的真實情況,認為自己可以不必改變內心的缺陷,同時又可以獲得由改變自己所產生的一切利益,他的不安因此永遠無法消除。
  2. 否認:這種狀況會將焦慮的情緒從意識中排除出去,可能是刻意否認,或者是對焦慮採取忽視的態度來逃避。然而此時焦慮仍然會從其他情勢表現出來,例如顫抖、冒冷汗、頻尿、嘔吐、窒息感等。而這種對於焦慮的否定態度,精神病患者常會與一般人的表現不同,例如當身處在不熟悉或特定的環境中,感受到威脅與焦慮,為了抵抗焦慮,精神病患者可能會出現較高的侵略性,然而這並不是他真正具有敵意,而是焦慮迫使他克服恐懼造成的結果。
  3. 麻痺自己:用許多種方式麻痺自己,常見的方式有喝酒、服藥等。另外像是有些人會用高強度的工作讓自己無暇他顧,或者不斷拉長自己的睡眠時間,甚至是強迫性的性需求,都是麻痺自己藉此逃離焦慮的方式,一旦終止麻痺這些麻痺手段,就會帶來無可避免的極度焦慮與煩躁。
  4. 迴避可能會產生焦慮的思想、感受、衝突及處境:這種迴避的狀況,可能是刻意的,比如怕水的人會刻意遠離游泳池或海邊;但也有可能是無意識的,我們可能會對一件事情有野心,但是卻因為焦慮而主觀的否定這件事情對我們的意義,比方告訴自己本來就不喜歡跟人社交,或者因為焦慮與心理上的壓力,讓這件事情的過程變得不愉快、讓人筋疲力竭,這些不好的體驗也可能造成對情境的迴避。

焦慮的特徵有

  1. 生理反應:身體發熱、心悸、胸口緊、過度換氣、腸胃不適、暈眩、口乾、肌肉緊繃、痛、疲倦、無法專心、思考混亂等。
  2. 認知反應:我做不來、覺得自己很傻、別人常注意我、可能會暈倒、得心臟病、無法呼吸、不願意出門、會發瘋等。
  3. 情緒反應:害怕、激動、恐慌、過度擔心、不安、感覺世界毀滅、悲哀、失去控制、罪惡感、生氣、憂鬱等。
四、成因[編輯]

除了已熟為人知的重大變故刺激或是大腦結構或神經傳遞物質異常之外,目前研究發現腸道可能也是造成精神疾病的原因之一。腸道神經系統的神經細胞數量僅次於大腦,兩者甚至在胚胎初期是來自於同一個組織的發育,所謂的腸-腦軸線(gut-brain axis)就是腸道與大腦溝通的雙向聯繫管道,而參與此管道的調控者除了腸子和大腦,還包含腸道菌及肝臟,所以準確來說應該是:菌-腸-肝-腦軸線(microbiota-gut-liver-brain axis)。 2021 年 10 月一篇在《科學》期刊發表的一篇研究探討腸道發炎導致憂鬱、焦慮症的分子調控機制,研究團隊在發炎性腸道疾病患者資料庫中,發現約 4 成的發炎性腸道疾病(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IBD,包含潰瘍性腸炎及克隆氏症)患者群中出現精神疾病,尤其是焦慮症、憂鬱症及認知能力下降。 潰瘍性腸炎的患者們及模擬此一疾病的小鼠們都有受損的腸道血管屏障(gut vascular barrier, GVB),而在腸道中的外來入侵菌及被召集的免疫細胞軍團們,以及它們所造成發炎反應,便會影響到肝臟及大腦。為避免腦部因此受損,體內會產生 Wnt/β-catenin 信號以關閉起連接大腦與身體的大門-腦脈絡叢的血管屏障(vascular barrier in the brain choroid plexus, 以下簡稱 PVB),而此保護措施會後續的其他損傷。從小鼠實驗的結果來看,關閉 PVB 的小鼠組別相較於正常開啟 PVB 的小鼠組別,他們所表現出的焦慮行為較高,甚至還會產生短期記憶受損。

五、類型[編輯]

焦慮症因被體驗程度、嚴重程度、誘發情境不同,大致分為五大類:畏懼症(phobic disorders)、恐慌症(panic disorder)、廣泛焦慮疾患(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壓力異常症(stress disorder)、強迫性疾患(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s,OCD),因各大類內容繁多,故在以下分類討論之。

1.恐懼症(phobic disorders)[編輯]

任何人都可能患恐懼症,恐懼症只對特定的對象感到害怕,也就是說,恐懼反應的症狀是因某個對象引起,能否迴避它而正常生活就是正常與病症的交界。每個人都會有害怕的東西,例如貓、狗、打針或搭飛機,但當這些恐懼如果威脅到生活、讓當事人感到痛苦時,就會被診斷為恐懼症。平常我們可以避開恐懼對象過活,但不得不面對時就會感到不安或緊張,病情嚴重時甚至會引起恐慌。即使明知是過度反應,但仍無法消除的恐懼不安感正是恐懼症的特徵。

恐懼症又稱為畏懼症或恐怖症,恐懼症患者通常對於某種特定的刺激感到害怕不安而企圖逃避。初次發病為急性,之後的焦慮為持續慢性。畏懼症好發於各年齡層,男女比約 1:2;它也是最常見的精神疾病,影響著世界上 10%的人口。發病者通常對特定物體、情況、處所感到極度、不合理和不理智地害怕,想要逃避。看見、接觸或只是單純想到其恐懼的事物都會造成嚴重的焦慮感,而這些焦慮感往往和受到的真實威脅不成比例。他們會把該恐懼災難化並想到最糟糕惡劣的情景,且極度相信該恐懼會往他想像的方式發生或降臨。特徵是對特定物件(比如蛇、狗、醫生等)、事件(比如上台、表演等)或環境(比如窄小的空間、搭飛機等)感到長久的、異常的恐懼,以致妨礙日常生活。

症狀

  • 情緒症狀:對特定生物或情境感到緊張、恐懼,通常有這些症狀的人並不清楚為什麼有這種感覺。
  • 認知症狀:認為該生物或情境會帶來嚴重傷害
  • 身體症狀:肌肉緊繃、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臉色發白、出冷汗等,與高度刺激自律神經系統有直接關聯,這些症狀也會有續發性症狀:肌肉緊繃導致肌肉痙攣、呼吸急促造成過度換氣。
  • 行為症狀:逃避相關情境。

觀念辯證: 恐懼症對生理和生活上的影響都相當巨大,我們也應學會分辨恐懼症和日常的恐懼—很多人雖會對蟑螂、老鼠、蜘蛛等雖有不合理的害怕,但只有當這些害怕嚴重干擾個人生活適應或困擾,才會被稱為恐懼症。以下有四個例子幫助大家分辨恐懼症和理智程度的恐懼:

  1. 害怕朋友家養的小蛇
  2. 害怕朋友家會有小蛇而不去拜訪他
  3. 因為怕高而不去位於 13 樓的最愛冰淇淋店
  4. 爬上高梯子會感到恐懼

以上(1)和(4)為正常程度的恐懼而(2)和(3)則為患有畏懼症。對小蛇和較高的梯子都潛在一定的危險因子,前者可能咬傷人、後者則可能使人摔倒,因此感到某種程度的恐懼或擔憂是合理的;然而(2)和(3)的情況則被視為誇張化或不合理的恐懼反應。因為小蛇而完全避開那位朋友,顯然此程度的恐懼感已影響日常的決定和生活,故可判斷為畏懼症,(3)則為較明顯的例子,對數字(1)或是(3)的恐懼是不合理的。

分類

恐懼症可分為三大類別,分別是:

  1. 公眾場合恐懼症 (agoraphobia):又稱懼曠症、廣場恐懼症,指對於公共場所的恐懼感,害怕難以快速逃離的場合,並傾向於回到被視為安全的場所,例如家裡。因此,患有 agoraphobia 的人們通常較少出門,且會盡量避免人潮擁擠的地方如購物商場、電影院等較難快速逃走的地方。但患者不是恐懼公開的地方──意即不怕這地方本身──也不是怕多人的環境,而是害怕「在這個場合中可能會發生的危險」,唯恐萬一發生甚麼事無法安全返回,經常不敢外出、生活空間受到限制。因此只要患者認為這個場合是自己能控制,不會發生危險,就會很輕鬆放心。患者多為女性。
  2. 社交恐懼症 (social phobia):又名社會焦慮症、人群恐懼症,指對社交場合和人與人之間互動的恐懼。有這種病症的人,一接觸到別人的視線,就會緊張,害怕對方知道自己的緊張和缺點,對如何與人建立人際關係感到困難。患有社交恐懼症的人們通常害怕受他人的批判和羞辱時的尷尬。在社交場合遇到尷尬的場景是常見或是合理的事情,但這些患者常會在事件發生前好幾星期就感到不安、焦慮,並且容易因為在他人面前做一些常見的事情感到彆扭和害怕,多數會伴隨著如臉紅、發抖、盜汗、心悸、輕微頭痛、暈眩、胸悶、呼吸急促等生理症狀。患者對於在陌生人面前或可能被別人仔細觀察的社交或表演場合,有一種顯著且持久的恐懼,害怕自己的行為或緊張的表現會引起羞辱或難堪,雖然一般人對參與聚會或暴露在眾人眼光下一樣會感到緊張,但這不影響他們出席,社交恐懼症患者則會長時間將自己關在家裡,避免與他人接觸。
  3. 特定恐懼症 (specific phobia):針對某種特定事物不理智的恐懼。例如:血液、黑暗。

恐懼症的種類相當多,以下介紹幾個常見的特定恐懼症:

  • 幽閉恐懼症(claustrophobia):通常在密閉空間發作,例如電梯、小房間、核磁共振的儀器內。也可能發生在人多的地方,例如:大賣場、擁擠的交通工具、太多病人的診所等。大部分的人症狀不嚴重,只是些微的不舒服並想趕快離開,嚴重者則會盜汗、頭痛、噁心、心跳快、呼吸不順、身體晃動或是感冒加重,甚至昏倒進急診。病人會為了避免幽閉恐懼症發作而刻意規避特定的場所,或像是參加社交活動時無心談話只想著發生意外要怎麼逃生,因而影響生活品質,病人也可能會逃避人群以致無法正常社交。
  • 懼高症(acrophobia):又稱恐高症和畏高症,指對身處一定程度以上的高度感到恐懼。可能的症狀包括腿部發軟、呼吸加速、體液變多、手腳乏力等,甚至會手足無措到呆站在高處下不來。除了視覺以外,其他從高處落下的體驗例如雲霄飛車和自由落體也會讓懼高症發作。
  • 黑暗恐懼症(nyctophobia):是一種特別恐懼黑暗的心理疾病。其表現為怕黑、不敢一個人獨處、白天與晚上的精神狀態與情緒落差很大,並且對於黑暗產生一種強烈的條件反射。雖然對黑暗的恐懼是一個普遍存在的現象,但其病理成因仍然缺乏證據。黑暗恐懼症好發於兒童,而根據阿德里安·威廉斯一項基於催眠治療的醫學研究發現,成人中也有一定數量的人患有黑暗恐懼症。
  • 密集恐懼症(Trypophobia):又稱為群聚恐懼症、密集物體恐懼症、密集型恐懼症、密集綜合症,或是多孔恐懼症。主要的症狀是看到或想到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的東西時,就會感到害怕、反胃、噁心、頭暈、起雞皮疙瘩,輕重程度因人而異。 密集恐懼症的成因多元,通常是因為先天就較敏感,而後天又遇到特殊狀況造成。一般來說密集恐懼症患者在兒童、青少年期便有對孔洞或密集排列東西感到恐懼的傾向,而較少見成人才出現症狀者。
  • 錯失恐懼症(Fear of missing out,簡稱:FOMO):近年來隨著科技發展而頻繁出現,也稱社群恐慌症。是指一種由患得患失心態所產生的持續性焦慮,得上這種症的人總會認定別人在自己不在時經歷了什麼非常有意義的事情。這種社會焦慮被描繪為想要與別人的行動不斷保持關聯的渴望。同時,它也被定義為一種對後悔情緒的恐懼,使得患者情不自禁地陷入到對錯失社交關係、獲取新奇經歷、好的投資機會等好事的憂慮之中。換言之,當你想像事情可以變得與現在不同的時候,這種焦慮就會不斷向你襲來,讓你感覺自己安排時間的決定永遠是錯的。這種恐懼症也被應用於投資上,並與其他理論交雜後誕生許多操作手法。如資金雄厚者先是利用市場多數人的風險趨避心態,在他們尚存疑慮和保守心態時不斷拉抬股價,而隨著失去獲利機會的恐懼與焦慮不斷襲向投資者們,將容易使其失去理性並幾近瘋狂的買進,而這些大量且不理性的需求正是資金雄厚者拋售股票的對象,可見學好心理學並善加運用有助於在生活中獲得利益。
  • 長單詞恐懼症(Hippopotomonstrosesquippedaliophobia):是指持續的、反常的、沒有根據的對長單詞的害怕。它的英文名稱本身就能令人非常直觀地感受到這個長單詞是多麼可怕,因為這個專有名詞是英文中較長的單詞之一。長單詞恐懼症 是指對長單詞有莫名的、持久的、異常的恐懼心理,它的形成原因與單純的恐懼症類似,有以下幾個原因:一、遺傳因素:很多恐懼症的患者是潛意識裏的自卑,尤其是患社交恐懼症的人。根據國外的調查,恐懼症患者的父母或同胞患神經症的較多,所以遺傳因素可能是恐懼症的發病的原因之一。二、性格特徵:恐懼症患者的性格特點常偏於高度內向,表現為膽小,怕事,害羞及信賴性強。三、精神因素:強烈的精神刺激會誘發恐懼症,在發病中常起著更為重要的作用。例如如夫妻分離,親人死亡,意外事件,恐嚇事件等等。可能是在焦慮的背景上恰巧出現了某一情境,或在某一情景中發生急性焦慮而對之發生恐懼,並固定下來成為恐怖對象。

恐懼症的病因不是單一性的,可能是上述三種原因的相互作用。一般認為遺傳性的性格若表現出脆弱、天生緊張並且顯得神經質,則這類人最易產生恐懼感。這兩種因素互相沖擊,當某一階段精神壓力過大時,就可能誘發恐懼症的發生。恐懼症可能是所有精神官能症中最單純、且較易治癒的症狀,因為特定場所或事物的恐懼通常是因受到驚嚇,有了這種不愉快的經驗後,人的反應就會迴避。 以下為一些其他常見的恐懼症,取自 Introduction to Psychology (Adapted by Martha Lally and Suzanne Valentine-French)[12]

英文
Acrophobia(懼高症) Fear of heights
Agoraphobia(空曠恐懼症) Fear of situations in which escape is difficult
Arachnophobia(蜘蛛恐懼症) Fear of spiders
Astraphobia(雷電恐懼症) Fear of thunder and lightning
Claustrophobia(幽閉恐懼症) Fear of closed-in spaces
Cynophobia(恐犬症) Fear of dogs
Mysophobia(潔癖(病態)) Fear of germs or dirt
Ophidiophobia(恐蛇症) Fear of snakes
Pteromerhanophobia(飛行恐懼症) Fear of flying
Social phobia(社交恐懼症) Fear of social situations
Trypanophobia(針頭恐懼症) Fear of injections
Zoophobia(動物恐懼症) Fear of small animals
Hippopotomonstrosesquippedaliophobia(長單詞恐懼症) Fear of long word

一個更完整的列表請參見zh:Wikipedia:恐懼症列表

恐懼症的治療方法

(1)認知行為治療:幫助患者釐清他的感覺、思緒和行為之間的關係,其中最常使用的技巧之一是暴露療法(Exposure therapy)—古典制約。進行方式是在一個安全受控的環境,事先告訴患者場所是安全的、醫護人員也在身邊所以他的生命安全是絕對有保障的,循序漸進地讓患者接觸原本造成恐懼的事物(像懼高症、飛行恐懼症等可以透過虛擬實境模擬),在反覆的刺激下,當患者慢慢意識到即使自己還是有心跳加速、手腳發冷、呼吸急促等生理反應,實際上卻沒有發生任何他想像的恐怖情境或災難之後,大腦會形成新的記憶,其焦慮也會逐漸減緩。認知行為治療的缺點是治療時間較長,但優點則是治療效果較持久。一般在臨床應用上使用系統減免法(循序漸進),而非洪水法。

(2)藥物治療:目前市面上有三種藥物經過證實對紓緩恐懼症有效果,分別是抗抑鬱藥(Antidepressants)、鎮靜劑(Sedatives)和β 阻斷劑(Beta blockers)。需要注意的是這些藥物有一定程度的副作用,像抗抑鬱藥和β 阻斷劑可能會導致睡眠問題。另外鎮靜劑和某些食物會引發負面的交互作用,沒有控制好用量還可能造成藥物成癮。因為藥物治療會直接對人的心臟和血壓產生影響,要停止服用時宜和醫生討論。

目前恐懼症之治療以結合藥物、認知及行為治療為佳。根據不同成因,不同處理方式會有效果的強弱差異。應經過醫師評估後,再依個案狀況決定何為最佳治療方式。

2.恐慌症(panic disorder)[編輯]

恐慌症主要症狀是「恐慌發作」(Panic Attack),突然出現強烈的生理不適,特徵是沒有特定害怕的事物。會在事先無預警、且周遭沒有實際的危險因子的情況下,突然發生強烈且無法控制的焦慮、恐懼、害怕和不適感,同時伴隨著心悸、大汗、顫抖、呼吸急促或窒息感、胸痛或胸部不適、噁心或腹部不適、暈眩或頭重腳輕、自我感喪失、脫離現實、怕自己失去控制或發瘋、恐懼即將要死去、感覺異常、潮濕或發冷等症狀。這種焦慮通常是短暫(持續數分鐘)、無緣故突然發生的,而且平均每星期會發生一次以上。因其有隨機性、突發性的本質,故會發展為附帶的併發症-預期的焦慮(anticipatory anxiety):恐慌症患者因自己隨時可能發作、擔心自己會突然失去控制,所以避免前往公共場所,卻又怕發作時無人能給予協助,而害怕獨處。主要在青春期及成人期的早期發生,其病程為慢性,有些病例在突發一次恐慌發作後,相隔幾年後再發。有些恐慌症非常嚴重,使患者甚至不敢離開自己的家中。對於恐慌症的患者而言,有時候他們對自己的症狀並不自知,有時候也會將自己與他人疏離。治療方面,有些測驗可以幫助自己了解自己是否有恐慌症,測驗為問卷的填答,內容包括是否有心悸、大汗、胸悶、害怕死亡、無法在沒有人陪伴的情形下獨自出遊等等。

  • 情緒症狀:害怕自己快死亡或失控
  • 認知症狀:擔心下次再發生
  • 身體症狀:強烈交感神經反應
  • 行為症狀:逃避會造成焦慮的活動

藥物可以幫助患者改善症狀,像是苯二氮䓬類(benzodiazepines)是一種用來治療焦慮性疾病的廣泛性用藥,短期服用後可以減低特定場合的焦慮症狀,如大幅降低在台上向眾人演說的恐慌感等等。然而服用該種藥物可能會有一些副作用,舉例來說,服用者往往會需要越來越高的劑量,即藥物耐受性的提升,也會出現戒斷症候群的現象,服用者會對藥物出現依賴性,若突然停藥,焦慮症可能會再度復發,因此醫生開藥時往往只會開立短期服用處方,以免上述狀況的發生,而在停藥時,也要漸漸降低劑量。在服用抗焦慮藥物的同時,可能有的副作用有頭痛、噁心、疲勞、視力模糊、惡夢、混淆等等症狀。

3.廣泛焦慮疾患(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編輯]

廣泛焦慮症患者可能對任何事物感到害怕,他們的恐懼無所不在。有時甚至會不斷感到焦慮卻找不到確切原因。廣泛焦慮症的特徵為過度焦慮情形持續半年以上,感到焦慮的內容五花八門。生活中任何極其細微的事物都可能引發焦慮,生活中稀鬆平常的事件也都可能引發患者災難化的想法。這種憂慮的症狀會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無法自制。

廣泛焦慮症又被稱為神經質、神經衰弱。為慢性發病,隨著時間推移症狀會日漸嚴重,發病率為人口的 2-5%,發病年齡為 18-40 歲,其中好發於 20 歲左右的族群。病患明明未受到任何特定危險的威脅,卻會經常感到焦急及憂慮。擔心的事情相當廣泛,卻沒有任何其他焦慮症的特殊症狀。這種情況至少持續 6 個月,又被稱為遊蕩性焦慮(free-floating anxiety)。長期下來,該症狀會影響人際關係、工作表現、家庭生活,進而導致情緒低落、憂鬱、甚至產生死亡意念等。身體大致仍具備足夠的功能,然而持久性的身心緊張也可能增加患者感染一般疾病的風險,並伴生許多身體不適的症狀。此外,患者也會經常回憶起不愉快的往事,被困在回憶中而使心情更加鬱悶、對未來更加徬徨。

廣泛焦慮症患者除了心神不定、煩惱不安等心理上的症狀以外,通常也伴隨著生理上的不適感。最常見的包含:全身無力、食欲不振、失眠、心悸、頭暈目眩、無精打采,以及身體某些部位感到疼痛等。嚴重者會出現盜汗、四肢顫抖、噁心、拉肚子,甚至會產生大禍臨頭、死期將近、身不由己等症狀。

對於廣泛焦慮病患的治療方式,通常會以藥物治療為主,心理治療為輔,兩者間的關係為相輔相成。透過抗焦慮藥物緩解焦慮症狀,再透過心理治療提供放鬆與生理回饋,辨識主要引發焦慮的想法或情境。透過對身體以及對知覺的改善,患者可以逐漸減輕藥物的劑量。

4.壓力異常症(stress disorder)[編輯]

個人在經歷重大創傷(例如:地震、車禍、戰爭)後,產生恐懼陰影

  • 情緒症狀:情緒過度反應或過度淡漠
  • 認知症狀:創傷經驗在腦中反覆出現
  • 身體症狀:無法放鬆
  • 行為症狀:逃避相關刺激

典型症狀

1.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屬於典型的焦慮性創傷症候群,根據估計,竟然有 28.8% 的成年人有經歷過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腦海裡不斷重複創傷事件,歷經過沙場血戰的軍人、被性侵害者或遭遇重大車禍的人有很大的機率會出現這類的心理疾病。這類事件通盛無法預測,具有突發(sudden)、異於平常(extraordinary)的特性,且會帶來強力衝擊(overwhelming)與損毀解體(shattering)的影響。一般而言,人為的創傷比天災更容易激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常見之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包含下列三類:

A.經常出現過度焦慮、失眠、驚嚇
B.出現與創傷相關事件會採取逃避的態度、不予面對
C.一旦觸及創傷時的場景就會不停做惡夢,並且會反覆感受到創傷時的心情和感覺。
荷蘭有名女子因 15 年前曾遭到性侵害,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並有厭食、抑鬱症、幻覺、和自殘等行為和狀況,也會抗拒治療。除了心理問題,她身體也有障礙,幾乎臥床不起。在她 20 多歲時,醫師認為她的症狀無法治癒,同意她的安樂死請求。但是值得反思的是,壓力大自然會有相對應的壓力反應。PTSD 的界定標準若太寬鬆,會導致太多誤診及錯誤治療。像是在 2006 年時,有學者對於 1990 年美國越戰退伍軍人再調適調查(NVVRS)做出分析,結果發現有許多人是被誤診的。可知光是看症狀來判斷,容易有誤診或錯誤治療,若用更嚴格的標準去判斷則會發現其實沒有這麼多人罹患 PTSD。

2. 急性壓力異常症(Acute stress disorder,ASD):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類似,因經過極度的創傷事件而出現害怕、無助感或恐慌的反應且達到病態的程度。其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不同的是,症狀通常在發生事件後的短時間內,三天至一個月。相較於其他創傷案件,遭受人際創傷事件(如:性侵犯、虐待)的患者有較高比例發生急性壓力異常症,此外,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病患中,約有一半的人病程初期是急性壓力異常症。

5.強迫性疾患(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s,OCD)[編輯]

又稱為「強迫性神經症」,是一種神經官能症,好發於青年,男女比例相當。症狀包括重複出現的思想、衝動或是影像,例如重複洗手、開門、關門、計算、檢查等非意識性的強迫式行為。這些意念、行為讓患者困擾不已,同時患者會感覺強迫行為耗時且不理性,但又難制止。患者本身可能會出現非常害怕細菌、汙染物,對自己本身或他人出現焦慮感與挑釁行為,對於周邊的物品也會使它們照著自己喜歡的方式放置。同時造成患者的心理壓力,自卑、緊張和焦慮等情緒隨之而來。然而有時候人們常常洗手,或反覆排列某些物品,並不一定罹患了強迫性精神官能症,要確定是否罹患該種疾病,可以檢視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一天內是否花超過一小時以上在做一些反覆性而自己卻覺得沒意義的事。患者也常有以下狀況:對稱性的強迫思考(產生不斷重複、排序整齊、數數的強迫行為)、清潔(對於自我意識的骯髒所產生的強迫行為)、儲藏(產生儲藏的強迫思考和行為,無法判斷物件的價值,會儲藏一些非必要的物品)。

又可細分為強迫性思考(obsessive thought)及強迫性行為(compulsive behavior),兩者可能個別出現,但通常會共同出現。

  • 強迫性思考:指患者無法控制自己的心思意念、想像或衝動持續且重複地出現,內心明知道此想法不合常理,卻無法克制。讓患者感覺是侵入性且不恰當,進而產生顯著焦慮和害怕。研究發現,對 82 名患者的強迫性想法進行分析,患者這些想法主要可分為五個大範疇,出現的頻率依次是(1)不法、卑劣的想法(2)侵犯他人(3)無生命物體的秩序井然(4)性(5)宗教(Akhtar et al.,1975)。強迫性思想,主要為想到自己的失敗、別人要陷害自己、自殺或性的問題居多。除此之外也可能有強迫思考與抑鬱有密切關係,患有復發性抑鬱障礙的人在抑鬱發作時也可能有強迫思考。抑鬱症狀的減輕加重一般都會伴有強迫症狀嚴重程度的變化。
  • 強迫性行為:個人無法克制地不斷重複某些動作,可能看似有目的但其實是多餘的。例如:洗手、眨眼、聳肩、重複性清理喉嚨、儀式化行為(如跪拜),或是產生一些心智活動如記數、重複默念字句。目的是預防或減輕苦惱,或預防某些恐怖的情境。然而這些想法通常不切實際,或過度誇張。在患者冷靜時,這些行為對他們顯得沒有意義,但當焦慮升高時,這麼做可以釋放緊張感,且使他們沒有多餘時間、體力去執行被其潛意識所警界的衝動行為(impulsive action),但焦慮感很快又會重複出現。

強迫性思考及強迫性行為是強迫性障礙的主要症狀,雖然當事人知道強迫性思考和強迫性行為沒有意義,也因過度好潔感到痛苦,但就是無法停止這種行為。一天中為了洗手花好幾個小時,不但擾亂生活,自己也與這強迫行為搏鬥得筋疲力盡。但儘管當事人對洗手這件事很敏感,但自己的臥室卻髒亂不堪,並非真正愛整齊乾淨的人,亦即行為經常不一致是強迫性障礙患者的特徵。

有幾項因子可能觸發強迫性精神官能症的發生:

1.遺傳:父母雙方有人在十九歲前被診斷出患有強迫性精神官能症。

2.環境:過去曾經受過虐待的兒童比起一般孩童更容易發生。

3.大腦結構:強迫症患者腦中幾個部位產生化學的不平衡,使其原本正常的功能異常,不斷地檢查某些神經迴路傳來的訊息,而造成訊息的過度仔細過濾,導致訊息塞車無法通行。

治療方式:通常運用多樣的治療模式,包括藥物、認知行為治療、家庭教育和適當的支持。

  • 藥物治療

最有效的藥包括抗憂鬱劑,這些藥使腦中血清素的濃度上升,而降低強迫症狀。然而,單一藥物很難使所有症狀去除,必須併用其他治療方式使病人的症狀得到更好的控制,且切記不可在無醫師指示的情況下擅自停藥,否則可能會造成強迫性精神官能症的復發,或使病情更加惡化。

  • 認知行為治療

其最主要的方法為「減敏感法(Systematic Desensitization)」,讓患者處於那些害怕、焦慮情境中,然後鼓勵其對抗那些因害怕或緊張所導致的強迫行為。透過重複練習,讓個患者學習到「即使不做那些儀式行為,也不會有壞事發生」。 標準化的減敏感法包括下列四個步驟:

  1. 介紹並建立主觀焦慮量尺(The Subjective Anxiety Scale):治療者要求患者描述他所曾經經歷過最嚴重焦慮的經驗,並將當時的焦慮程度訂為一百,然後再描述自己感到絕對寧靜的經驗,將其焦慮程度訂為零,在治療過程中,治療者要求患者隨時以此一由零至一百的焦慮程度量尺來測量及說明其焦慮程度。   
  2. 進行鬆弛訓練:一般均由治療師利用四至六次治療單元,每次十至十五分鐘的時間,訓練患者學會肌肉放鬆的方法,並要求患者回去每天至少要做十五至二十分鐘的練習,直至患者可以完全放鬆自己為止。如果患者會採用靜坐或心像法放鬆自己,此步驟可以省略。   
  3. 建立焦慮層次表(The Anxiety Hierarchies):治療師和患者一同針對其所困擾的主題,列出所有令患者感到焦慮的情境,然後依各個情境的焦慮程度在主觀焦慮量尺上排出順序,構成由輕微逐漸升高焦慮程序的一個層次表。   
  4. 進行減敏制伏的步驟:讓患者放鬆自己,然後呈現一個中度焦慮的刺激數秒鐘,然後讓患者評定其焦慮程度,再放鬆約二十至三十秒鐘,然後再度呈現該中度焦慮刺激數秒,再請患者評定焦慮程度。通常經過數次或數十次練習之後,患者的焦慮程度就會降到相當低的程度,不再對該情境感到困擾。此時治療師可進一步協助患者進行較嚴重焦慮情境的制伏工作。
  • 家庭治療

家庭治療是藥物和認知行為治療的重要輔佐工具,其中以「多家庭支持性團體心理治療」較有效。此即由多個家庭及個案參與,在一定的時間內所組成,以瞭解強迫症的團體。它提供了家屬與個案多相處的機會,且對強迫症能有更深入的瞭解、分享相似的經驗,並可討論不同的解決問題方法。家庭治療藉著溝通的改善及建立彼此的瞭解,可以有效的減少強迫症狀。大約有半數的強迫症患者可能痊癒,有不少患者需像慢性病者一樣長期抗戰。研究顯示認知行為的心理治療有一定療效,但治療過程需忍受相當的痛苦,患者要有強烈的動機和努力,才能由認知行為治療法獲益。因此患者的配合意願不高,大多數患者還是選擇以藥物治療控制病情。


病原學解釋

  • 心理生理取向

人類與生俱來的氣質或個性可能發展成焦慮。根據某些學者的研究發現,多愁善感的人對於身體內在疾病過分敏感,最後導致焦慮。另外,大腦內部神經化學串導物質的不平衡,也是造成焦慮的重要因素。例如GABA(gamma-aminobutyric acid),因為這是大腦中的化學煞車物質,可以減緩大腦的活動,一旦 GABA 濃度過低,大腦的活動會增加並高度激發,這種高度激發就會導致焦慮。

  • 人格因素

以心理動力論而言,焦慮是因為本我和超我發生衝突而造成,當個體經歷如此衝突時,會因為害怕超我懲罰的恐懼感產生焦慮,就算最終沒有做出衝動行為,但恐懼感已帶來了焦慮感。而焦慮症患者大多具有神經質傾向,有缺乏安全感、並且有罪惡感、沮喪、內向、情緒不穩定等人格特質。患者對任何事情或情境都過分敏感。心理學家分析後認為,強迫症導原於幼年肛門期,父母對於小孩清潔衛生訓練太早或太過於嚴格,造成人格發展不均所致。

  • 行為論取向

經常被用來解釋恐懼症的發展。恐懼被認為是透過古典制約而行成,即透過跟令人害怕的經驗配對呈現後,原本中性的物件或情境就成為引發恐懼的刺激。

  • 認知取向

人對某些事件的看法或認知也可能產生焦慮,例如:中美斷交、中共試射飛彈至台灣海峽,就有人認為大難臨頭,焦慮不安。反之,認為國家前途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就不容易焦慮。因此把事情看得較嚴重的人較容易產生焦慮。或是當人們出現誇大威脅性的想法,人們可能會無意識的把誇大畏懼的想法,使焦慮產生。

  • 學習因素

根據學習心理學的理論,人類的行為或習慣不論是適應的或不適應的,都是由學習歷程所形成的。學習過程至少含蓋三種方式:

  1. 古典制約學習
  2. 操作制約學習
  3. 觀察學習

以恐慌症為例,這種症狀由古典制約歷程所形成。例如:一名兒童原來看見穿白色護士袍的護理師不感到畏懼,可是以後每當看到護理師就要打針,且白色衣服經常同時出現,於是這名孩童以後看到穿白色護士袍的護理師便會感到恐懼。由此推論,個人對於原本不具傷害性的刺激,經由學習歷程會產生恐怖的心理反應。例如:對某特定動物、高處、黑暗、血液等恐懼,都是經由古典制約學習而來的。

  • 文化取向

文化背景或環境影響焦慮症發展,例:縮陽症(Koro),又稱恐縮症,即使患者的生殖器官沒有任何變化,仍堅決其生殖器官正往體內縮,且認為當其完全縮入體內便會導致死亡,此病症在全球皆有病例,在女性身上也可能發生(認為乳頭縮入乳房或乳房縮入體內),但在中國、東南亞男性身上特別常見。

[13] [14] [15]

解離疾患(dissociative disorder)[編輯]

描述[編輯]

解離症(dissociative disorder)指的是在記憶、自我意識或認知中產生整合上的障礙,因此,對過去經驗、個人歷史或個人身份認同產生極大的改變,藉以自我防衛避免產生焦慮。每個人應該都有能夠認為自己可以支配自己一些行為(例如思想、情緒以及行動等等)的基本信念,這些自我支配的信念是由自我感(sense of selfhood)所引起的,自我感指的是自我在不同層面的連結、在空間以及時間中的連結性。當遇到「解離」狀態,其起因通常是極大的壓力或極深的創傷,因而患者會想要透過斬斷這類自我感的一致性和連貫性、藉由否認一部份的自己或曾經歷過的記憶,來逃避這些事物帶給自己的衝突和痛苦。解離,就是指藉由切割自己的精神活動和煩惱源,讓自己的心神恢復安寧或者是恢復自己的自尊心。在精神科學的研究中,「失憶」為解離性障礙可能引起症狀之一,患者因心理因素而失去記憶,稱為解離性失憶症(Dissociative Amnesia)。

類型[編輯]

解離性失憶症(dissociative amnesia)

又稱為心因性失憶症(英語:Psychogenic amnesia),是一種突然失去重要記憶的症狀,通常不是由生理因素(如腦部受傷或記憶力退化)所引起的,而是曾遭受重大打擊造成內心重大的悲痛,或對自己家人極端不滿所造成,這與一般的記憶力欠佳有明顯的程度差異。患者對創傷產生自我防衛機制,而喪失記憶。大多數解離症會猝不及防的發作,但也恢復得快,多數患者病情不會持續超過一年,但據統計如果發病超過一年,超過一半的患者可能會持續有此症狀超過十年。患有解離性失憶症的患者中,普遍來說青少年、年輕人較常見,而女性也普遍多於男性。

最常見的是(1)局部性失憶症(localized amnesia),失憶範圍包括當時的壓力事件與之後發生的所有事情,並使人較難記起重要的個人細節,以強暴受害者為例,會忘記由暴徒接近開始,一直到回復安全狀態(比如到警局、逃離事件回到家)過程中的所有記憶。(2)選擇性失憶症,對事件只有選擇性的部分記憶。承上例,可能只記得暴徒的容貌,卻忘記過程中所有細節。(3)間斷性失憶,患者對某個時間點之前的事情,完全想不起來。(4)全盤性失憶症,患者完全忘記自己的過去、生活背景,包括身分、家人等。

解離性漫遊症(dissociative fugue)

相較於解離性失憶症,解離性漫遊症的症狀更嚴重也更具全面性。此類疾患的人將徹底忘記過去的自我,離開熟悉的地方、家庭。漫遊到全新的地方,或者曾經帶來舒適愉快經驗的異地,他們不只身份、工作、住所會換新的,連行為和人格也有可能完全不同,在空間、心理上,都和過去的自我完全隔離,通常都有忘卻過去痛苦的潛意識動機。根據某些成功被重新找到的案例,這些患者復原後,會忘記漫遊過程中的身分、事件。

解離性漫遊症可能只持續幾個小時, 經歷它的人在那段時間裡可能看起來會很困惑和健忘,但之後他們就會恢復正常。 在持續時間如此短的情況下,甚至可能被其他人忽視。然而,這種情況也可能持續數週、數月,有時甚至更長。症狀持續長時間的人可能有以下特徵:

  1. 困惑
  2. 突然不去上班或迴避他們經常去的其他地方
  3. 自體記憶喪失(關於他們自己、其他人、他們生活中的事件等)
  4. 因工作或人際關係產生的嚴重壓力
  5. 身份混淆
  6. 抑鬱、焦慮、自殺念頭和其他心理健康問題
  7. 無法認出親人
  8. 徘徊或去他們通常不去的地方

解離性身份疾患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DID)

又稱多重人格疾患(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MPD),容易和思覺失調症搞混。其特徵是解離性失憶(dissociative amnesia)和身份認同轉變(identity alteration),也就是兩個或多個顯著不同的人格存在於一個個體之中,這些人格有各自獨特的身分、社會關係、行為模式、專長喜好,甚至連腦波活動都有所差異。在任何一個時間點,其中一個人格站支配地位,稱為「主人格」並主導人的行為,而患者的「原人格」不一定是主人格。人格的轉換相當突然,通常會和外界的壓力有某種程度相關。另外,多重人格患者發生記憶斷層或人格強硬地想出現時有可能伴隨強烈的頭痛。分裂出的人格之間知道彼此的存在,稱為「並存意識」(co-consciousness)。如果並存意識較好的,他們甚至可以進行內部溝通/會議,或進行外部會議(如果人格間進行外部溝通/會議時,在旁人看來會像是個自言自語的瘋子);也有一些情況,人格之間並沒有察覺到彼此的存在,這會導致嚴重的「遺失時間」現象。某些情況下,這些人格也可能一起出現,幫助該人處理困難的社會情境。許多此類患者童年都曾被嚴重虐待與傷害,對這些個案來說,解離性身份疾患所產生的人格具生存上的必要性。此外,分裂出的人格中往往會有一個是知道所有事的,如果這個人格願意合作,治療人員就能從中得知許多有益的資料。

人格解體障礙(Depersonalization disorder)

通常患者會感到持續或反覆的消失自我感或者失去現實感或者二者兼而有之,而臨床診斷標準包括持續或反覆的感到自己從心理過程、身體中分離出來,反覆感到環境陌生不真實。通常被認為主要是由生活中嚴重的災難事件導致的,包括童年性、身體、心理傷害;事故、戰爭、酷刑、恐嚇襲擊和嚴重的吸毒經歷。現在並不清楚基因因素是否對此有影響;然而在人格解體障礙患者體內確實存在許多神經化學物質以及激素改變。雖然該障礙是一種對於現實體驗的改變,但它卻和思覺失調無關。人格解體障礙的患者能夠保持對內在體驗和外在世界客觀事實的區分力。無論是間歇還是持續的人格解體,發作時患者都能夠區分現實和幻覺,它們對現實的知曉力始終保持不變。

人格解體障礙曾經被認為在人類中非常罕見,但現在認為人類一生中有1%-2%的機率罹患人格解體障礙。儘管人格解體障礙出現機率很小,但普通人群中的許多人偶爾會經歷短暫的輕度人格解體。 然而,當這些感覺強烈、嚴重、持續或反覆出現時,以及當這些感覺干擾日常功能時,就會出現去人格化障礙。去人格化的經歷往往是短暫的,但持續時間是高度可變的,有的持續數周。人格解體會帶來很高的焦慮水平,而這樣的焦慮又會加強人格解體的感受。

相關疾病[編輯]
人格解體神經症(Depersonalization disorder)[編輯]

症狀

人格解體的人會感到身體不受自己的掌控,彷彿是靈魂出竅一般,自己的感受為不真實的感覺,會使患者認為自己所接收的情緒、展現出的行為,都並非自我意識所掌控。換句話說,患者彷彿是以外人的角度在觀看所發生的一切事物,同時認為周圍的環境不真實且陌生。人格解體的發生會讓人感到焦慮,而同時,焦慮的情緒也將使人格解體發生的頻率增加,形成惡性循環(negative feedback)。

診斷

偶發性出現的人格解體並不會對個人造成過於負面的影響,但是反覆且持續性的發作則會嚴重影響生活。若時常感受自己從思維過程、軀體與環境分開,使個人在日常生活功能受到影響時,就需就醫進行治療。因為人格解體的感受十分的主觀,因而診斷上也略為困難。雖然人格解體障礙是一種對於自我意識的懷疑過程,不過此障礙卻與思覺失調無太大的關聯性。人格解體障礙的患者對於內在的體驗和以及外在世界客觀事實是能夠保持正常水準的的區分力。不論是偶發性或是還是持續性的人格解體,發作時,患者還是可以區分幻覺和現實的差異,他們對於現實的感知力仍保持一定的水準。

致病原因 1.創傷症候群 人格解體障礙被認為主要是由生活中嚴重的災難事件導致的,包括童年性、身體、心理傷害;事故、戰爭、酷刑、恐嚇襲擊和嚴重的吸毒經歷,皆可能導致人格解體的發生。 2.腦瘤或腦部物理損傷 腦器質性疾病,例如癲癇、腦腫瘤等腦病均可能出現人格解體的症狀。通過病史和體格檢查,可證明有部分患者的人格解體與其經歷完全無關,而是腦部精神整合問題出錯所致。

治療方式 本病的治療有一定困難。目前西醫上多採用支持性療法;向患者解釋這類疾病屬功能性障礙,不會產生嚴重後果;加強自我鍛煉,增強體質,有助於促進疾病緩解,減輕患者的緊張、焦慮。 藥物治療上,以症狀緩解為主。除針對焦慮、抑鬱,選用苯二氮卓類或三環類藥物外,氯氮平對有些病例有效,可以試用。 而在過去,胰島素昏迷治療、電抽搐治療、持續麻醉療法、乙醚吸入誘導興奮產生精神發泄作用等治療方法也曾用於治療本病,無奈收效甚微,故現今多不建議採用。

解離性失憶(Dissociative amnesia)[編輯]

也稱為心因性失憶症 (Psychogenic amnesia) ,患者會遺忘個人記憶中的重要資料,原因為重大打擊所導致內心的悲痛,或是對於其家人有極度不滿的情緒,因此對此創傷產生自我防衛機制使部分記憶消失來濤歷此創傷所造成的苦難。最常見的便是對於個人身分的失憶,卻對其他資訊仍能有完整的記憶,通常是突然發作的症狀,使得病患無法回到以前的身分過生活。而解離性失憶也被認為是所有解離症中最常見的。解離性失憶症和失憶症(Amnesia)的差別在於失憶症可能導因於一些腦部受創或是疾病以致海馬迴受損,而解離性失憶症卻是導因於心理壓力。

臨床症狀

解離性失憶症的症狀約有以下幾種。

  1. 無法認出自己應當認識的人如家屬、朋友等。
  2. 無法記住對於自己所做過的事情。
  3. 對熟悉的地方有陌生的感覺。
  4. 無法記住自己的個人資料,包含姓名、電話號碼、住址、身分證字號等。
  5. 無法輕易完成以前所熟悉的事情。

針對所忘記的記憶之類型或是程度又可分為以下四種。

  1. 選擇性失憶:患者針對自己所受到創傷的部分選擇性的遺忘掉。
  2. 局部性失憶:患者在創傷後,對於特定一段的記憶完全遺忘。
  3. 間斷性失憶:患者會將某個時間點前所有的記憶完全遺忘。
  4. 全盤性失憶:患者將所有的記憶完全遺忘,包含身世、身分、生活經驗等。
解離性身份疾患(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DID)[編輯]

又稱為多重人格障礙(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 MPD),有時被稱為人格分裂症,現在的學名是解離性身份障礙(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DID)為心理疾病的一種,常與思覺失調症搞混,但 DID 的關鍵症狀是「解離性失憶」和「身份認同轉變」,這兩種症狀並非思覺失調症患者的症狀。話雖如此,不過 DID 和思覺失調症患者都很可能出現幻覺、幻聽等症狀。以前,《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將其命名為多重人格障礙(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MPD),後來才改名為解離性身份疾患(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DID)。多重人格,顧名思義,就是患者有如在一個身體裡住著好幾個靈魂——最少會擁有兩個以上、性格迥異的人格。而解離出來的「人格」(稱之為「交替人格部分」(alternate personality state)或「交替身份」(alternate identity))都有截然不同的特質(例如性別、年齡、喜好、記憶等),所有人格合起來才是一個完整的人格,如果解離出來的只有兩種則稱為「雙重人格」。事實上,解離性身份疾患的患者和所有人一樣都只有一個人格,只是身份認同上出現解離,這也是為什麼醫學界會把這種疾患的名稱由多重人格障礙改為現在的「解離性身份疾患」。心理學家 Kluft 曾指出,實際的 DID 案例中出現頻率最高的人格數是三個。 DID 患者很有可能會覺得是自己在跟自己對話而被醫生誤判為是思覺失調症。由於解離性身份疾患為精神疾病的一種,部份犯人會嘗試透過偽裝的方式假裝自己患有此病,藉此透過精神病的診明書達到減刑甚至是獲判無罪的目的。此外,也有人認為 DID 是因社會文化期望及在治療師的心理暗示下產生的,而非自然出現的精神疾病。因此,判明多重人格障礙的重要性逐漸上升。

臨床症狀

DID 主要的五種症狀為:

  • 失憶
  • 自我感的喪失
  • 現實感的喪失
  • 身分認同的混淆
  • 身分認同的轉變等

具體的臨床表現有常在房間裡發現不屬於自己的東西、聽到腦海裡出現聲音等。DID 患者解離出來的每個人格都是發展完整,具有自己一套思考模式與記憶的人格,而每個人格也都截然不同,各自有非常鮮明的特色,具有各自的性別、年齡、喜好、特質、種族、性傾向等等,甚至可能擁有不同的語言、口音和筆跡。他們都會分別出現並掌有個體行為的控制權,而原本的人格對於這段時間是有意識也有記憶的;而每個人格之間互相知道對方的存在,稱之為「並存意識」(co-consciousness),如果並存意識較好的患者,甚至可以進行內部溝通,或進行外部溝通,而倘若 DID 患者的眾人格在進行外部溝通時,旁人看來即是個自言自語的人。 然而在一些臨床案例中,也會有 DID 患者的人格之間並沒有察覺到彼此的存在的案例,這便會導致嚴重的「遺失時間」現象(某段時間未出現的人格會沒有該段時間的記憶,彷彿那段時間遺失了一般) 原人格通常也會是主人格(原人格即是在出現罹患 DID 前原本的人格,而主人格是掌握大多數個體行為控制權的人格),然而也有少數案例是原人格並非主人格。而若 DID 患者發生記憶斷層(時間遺失)或某人格強硬地想出現時有可能會伴隨著強烈的頭痛。 而現代臨床醫學研究也發現,在不同人格掌控個體時,個體的大腦經由影像醫學可發現具有不同的腦部影像結果。

病因

目前病因尚未完全了解,不過推測與以下幾點有關:

  • 童年的創傷
有極大的關聯。Colin A. Ross和 J.W. Ellason 在 2005 的一項研究指出[16],在一個 296 名 DID 患者樣本裡,93%的患者具有童年肢體虐待或童年性侵犯的經歷。大部分 DID 患者都曾在童年遭遇複雜創傷。不一定是虐待或侵犯,家庭暴力、言語暴力、疏忽照顧、缺乏父母的愛、朋輩欺凌、醫療創傷、不良的教養等等,都可能造成深遠的創傷。因為 DID 受害人在童年時期可能受到上述對::待,而如此對待他們的常是被認為應該關愛他們的人,也就是他們所依賴、而至於不得反抗、憎恨、逃離的人們,而根據心理動力論、這些受害人只好透過解離以象徵性地逃離恐怖的處境。為了保護自我,他們逼不得已製造較更堅強的內在性格來協助他們應對創傷情境。其中一種表現方式是讓另一個新的人格狀態代替自己承受各種災禍,而自己就像是第三者在旁邊觀看,感覺不到任何痛苦。另外常見的交替人格則有協助脫離困境的「保護者或救助者」、模仿虐待者譴責主人個的「迫害者」,以及敵意指向外部的「作惡者」、「復仇者」。
造成 DID 的創傷最有可能發生在人類依附行為出現和人格形成最重要的學齡前六年(黃金六年),甚至有可能源自於嬰兒時期開始的「混亂型依附行為」(Disorganized Attachment)。就像蓋房子一樣,如果一開始的地基沒有打穩,這棟房子在往後遇到地震時晃動的程度就有很大的機率比其他房子嚴重,更不用說在第七年後房子還是用不斷「偷工減料」的方式建造起來的,在承受規模較大的地震時倒下來的機會就更高了。
  • 心理暗示
有些研究指出,解離境身分疾患是在心理醫生在「引導」下才產生的(以暗示的方式「取回」特定的一段記憶)[17][18]。支持這個理論的學者認為解離性身分患者的諸多症狀在心理醫生的介入前都沒有那麼強烈,而透過催眠等手段幫患者塑造虛構的記憶,從而產生其他人格。根據1980年的統計,當年被診斷出多重人格障礙的患者突然飆升,而當中多數人表示自己的其他人格是由家庭暴力產生,然而該年的調查顯示家暴的比率並未增加,患者的分布也幾乎都是正在或曾經受過心理治療(尤其是催眠)的人。[19]

觀念辨證

  • 主人格不一定是原始人格
  • 在不同時期、不同的特殊情境下,主人格有可能會更換
  • 雖然大部分主人格知道副人格的存在,仍然有少數情況是不知道的。
  • 「解離」(dissociative)的意思是人們在整合自己身心經驗的過程中出現障礙,是人們面對創傷和壓力的一種自然反應,也就是說這個詞本身可以是非病態的。例如一整天都在房間裡趕報告,因為壓力大加上太專注了而感受不到肚子餓;有些人在遭遇嚴重車禍或其他重大意外後會想不起來之前發生的事情。

[20] [21] [22]

身體症(Somatoform Disorders)[編輯]

身體症是一種心理疾病,患者常感受到身體受病痛困擾,但這樣的病痛卻不能以一般醫學事件或者直接物質關係來解釋,有些人經常會抱怨身體不適,但經過重重檢查,卻難以發覺器質上的原因,這樣的不適其實很可能反映了心理上的衝突、不協調,並被稱為「身體症」。這就像小孩子有時候被責罵或者和同伴起衝突時,卻會投射為身體的不適,作為自己生氣或痛哭的理由,身體症也是類似的概念,不過最主要是因為患者過度擔憂自身健康,自認有生理失調,而長期反覆抱怨各種不舒服,並經常出入醫院,浪費不必要的金錢、時間和醫療資源,同時,其主訴症狀常以自律神經系統和其控管的相關器官為主。其中又可以分為兩種主要的型態:慮病症、轉化症

心身症(Phychophysiological Disorders)[編輯]

心身症是指心理或行為因素導致生理症狀或生理疾病的產生,或者造成其惡化、持續,或影響該病症的治療。 主要為身體症狀,且症狀比精神官能症更加明顯。心理壓力長期積累未解,影響賀爾蒙分泌,導致進一步演變為真正的身體疾病。主要常見症狀可能有:胃潰瘍或十二指腸潰瘍、噁心嘔吐、食慾不振、支氣管氣喘、高血壓、自律神經失調症、過敏性皮膚炎、頭暈目眩、偏頭痛、蕁麻疹、勃起障礙、過度換氣症(呼吸困難)等,並存在個體上的差異。

患有心身症的人常有以下性格:十分注意他人的眼色或言行、忍耐或壓抑對自己來說困難及難過的事及壓抑自我的情緒以配合環境等過度社會化(over-socialization)傾向。情緒表達困難(Alexithymia)的人尤其容易患有心身症,此種性格的人對自己的情感難以自覺、無法以言語表達自己的情緒或不善幻想及想像等。因此此類性格的人常壓抑自身的負向情緒,在不知不覺中就產生心身症。

心身症難以明確診斷由心理壓力所產生,導致許多患者會感到不安而出現逛醫院(Doctor-Shopping;Hospital-Shopping)的行為。

社會變遷快速,為了跟上社會的腳步,許多人無法適應由此造成的龐大壓力,如職場性別文化、社會審美價值或家庭結構改變等,隨者世代變遷造成的壓力接踵而來,導致許多新的症候群(Syndrome),而症候群也算心身症的一種。

慮病症(Hypochondriasis)[編輯]

患者會過度關心自身健康,常擔心自己是否染有疾病,尤其認為可能患上極嚴重的疾病,甚至不治之症,雖然他們很難確切說出自己生病的部位或者症狀,但深信自己病重且難以復原。有些患者會過度放大其在正常範圍內的生理變化,或是對於一些小病症過度反應,無論醫生如何解釋、保證,都無法緩解他們的顧慮,甚至可能進一步認為是現階段醫學不足或者醫生技術不夠好,才無法診斷出其罹患的特殊疾病,因此積極尋求各大名醫的診斷,花費時間及精力做許多不必要的檢查。如此惡性循環之下,導致他們將全副心神集中在自己的健康問題、滿足於發掘新的症狀以佐證自己的預感,反而降低對周遭事物的關心,影響其正常、積極的生活態度,有時更傾向利用他們的症狀來博取關心,故常被認為是「享受自己的病症」。

造成慮病症形成的原因:

  1. 對身體感官的知覺扭曲誇大,及對疾病本身的不了解或誤會
  2. 經歷生命中的重大變故而引起個人缺乏安全感及對疾病產生恐懼的心理因素,例如擔憂自己會與過世的親人罹患同樣的疾病
  3. 社會文化因素,例如生病得到的附帶利益,像是逃離壓力,也能享受到親朋好友的關心
  4. 體質因素,過去曾罹患的疾病衍生的狀況,如焦慮症、憂慮症及恐慌症等等
  5. 可能由先前罹患的其他疾病所衍生,例如憂鬱症、思覺失調症、焦慮症、恐慌症等

三大特徵:

  1. 過度關心身體
  2. 很難相信醫生的診斷,遊走各大醫院不同科找名醫
  3. 對自己身體的關注超乎常人

以上行為如果持續超過 6 個月,造成個人重大痛苦,甚至影響到職業功能或人際關係,就代表已經發展成「慮病症」。

慮病症患者雖然身體正常,承受的精神折磨卻不亞於生病,患者會舉出很多不舒服的症狀說自己有病,只是查不出原因,不同於蓄意欺騙的詐病(malingering,例如為了逃避兵役製造 X 光片的陰影)、或想一直當病人博取同情的偽病(factitiousdisease,例如故意造成傷口感染而延後出院),慮病症患者絕不會承認自己是多慮,也拒絕接受可能是心理問題。除非被發現異常轉診到精神科,多數患者只能奔走各大醫院,為了查出不存在的疾病精疲力竭。若要治療慮病症,可以從心裡面下手,例如鼓勵患者做全身性的健康檢查,再根據報告與醫生做詳細深入的討論,試圖消除患者的疑慮,同時也幫助他們建立起正確的健康觀念,或是利用與病友的團體互動,使病患意識到自己的心並,進而願意接收醫療諮詢,此外,也可以使用藥物治療,藉由抗焦慮劑降低患者的慮病程度。

轉化症(Conversion Disorder)[編輯]

又稱功能性缺失或心因性缺失。主要特徵是失去某部分的感官能力(如突然失明、失聰),或者運動系統的功能出現障礙(如手腳麻痺、無法發出聲音),但卻無法歸因於任何器質性因素,也就是說突然失明的人雙眼、神經其實一切正常,手腳麻痺也不是因為神經或肌肉系統受損。這樣的症狀通常很短,約莫數小時至數日就可以復原,但有時會發展成慢性疾病,持續數星期至數年。復發的機率很大。此病症的另一個特徵是患者對症狀經常不太關注,彷彿那並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轉化症可以說是一種最為原始的溝通方式,因為患者內心的情緒、衝動、慾望無法用語言或肢體正常地表達,故轉為較原始的、身體方面的變化、機能缺失來傳達意思,故這些,因此這些症狀經常具有象徵作用,呼應其感受到的情緒。這樣的症狀是對於內心挫折、衝突的一種處理,使患者避免了憤怒、恐懼等苦痛,稱為「原本收穫」(primary gain),更可以使他人難受,藉此懲罰他人,或者獲得他人的關懷、同情和照顧,稱為「附加收穫」(secondary gain),而這些收益可能造成正回饋,促使症狀延續或強化。在即將進入肉搏戰的戰場上,經常會有軍士手腳麻痺,就可視為一種原始的自我防衛方法,藉此症狀避免捲入戰鬥,而使自我生存。

轉化症的病因並不明確,但可能和以下四種心理要素相關: 遇到引起心理挫折的事件

  1. 病人對症狀漠不關心或者喜歡展現他的症狀
  2. 該症狀可以讓他逃離某些厭惡事件
  3. 該症狀能產生明顯的附帶收穫。

除此之外,這些症狀在教育水平較低的地方較為普遍,且較常發生在戲劇性人格、自戀性人格或依賴性人格或者有類似特質的人們身上,同時女性患者多於男。有些研究指出,在催眠的情況下,這些症狀能減緩甚至消除,但是當催眠一結束,症狀又會重現。這些都顯示轉化症的發生可能和潛意識的情感衝突處理有關係。

轉化症的判別有相當難度,因為外在沒有真正的器質性病因,使其和詐病有一定相似性,但轉化症絕非詐病,是真的缺損了部分功能。其治療也很棘手,可以透過辨識造成症狀的壓力源並設法去除源頭,或者建立病人的病識感,讓病人正視自己的疾病,並自發性地配合應對疾病,也透過數據讓患者明白,雖然有失能現象,但自己的神經系統能夠正常運作。但這些方法都很大地涉及了病患人格結構的徹底改變,並不容易,也相當曠日費時。 讓患者明白自己不需背負不必要的壓力與責任,並嘗試好好面對未來的生活,而不是在創傷的心靈迷宮中打轉。此外,透過心理治療,協助案主能更了解自己性格上的特點,學習處理壓力的正面態度,進而從封鎖的內心中慢慢釋放自己。

身體完整性身份障礙(Body integrity identity disorder, BIID)[編輯]

身體完整性身份障礙,也稱為截肢身份障礙和異常是一種疾病,其特徵是渴望殘疾或在青春期早期身體健全並導致有害的不適後果。BID 是一種罕見的,不經常研究的狀況,其中精神體圖像和身體之間存在不匹配,其特徵在於強烈渴望截肢,通常是腿,或變成盲或聾。這個人有時會產生性慾喚醒感,與失去肢體或感覺的慾望有關。

有些人表達了他們的慾望,假裝他們是截肢者使用假肢和其他工具來減輕他們成為一體的願望。一些患有 BID 的人向媒體或通過電話採訪向研究人員報告他們已經採取了自我截肢的「多餘」肢體; 例如,通過允許火車越過它,或通過嚴重損壞肢體,外科醫生將不得不切斷它。然而,醫學文獻記錄了很少(如果有的話)實際自截肢的情況。

在可以進行概括的範圍內,患有 BID 的人似乎在年輕時開始希望截肢,年齡在 8 到 12 歲之間,並且在他們還是孩子時經常認識一個截肢的人; 然而,患有 BID 的人往往只在年齡較大時才尋求治療。BID 患者似乎主要是男性,雖然沒有證據表明性偏好是相關的,但似乎與 BID 和患有性別不安或癱瘓的人有相關性 ; 似乎與人格障礙的相關性較弱。家庭精神病史似乎並不相關,似乎沒有與該人希望他們沒有的肢體或四肢的部位有任何強烈的相關性,也沒有任何過去對不受歡迎的肢體的創傷。


餵食和飲食障礙症[編輯]

厭食症[編輯]

神經性厭食症(anorexia nervosa),是一種進食障礙,一般分別為「自我約束型」以及「暴飲暴食型」。其中「自我約束型」厭食患者占多數,此型患者會過度擔心體重因而約束自己的進食量。

  • 症狀
「自我約束型」患者或簡稱厭食症患者,會出現以下症狀:體重不足、營養不良、害怕體重增加、非常渴望變瘦,並因而限制卡洛里的攝取。 儘管厭食症患者實際上體重過輕,但患者仍然會認為自己太胖。當被問到關於這方面的問題,他們會否認自身存在體重不足的問題。 厭食症患者通常會頻繁的量體重,只吃一點點東西甚或只吃某些東西。部分患者會出現運動過量、強迫嘔吐或使用緩瀉劑試圖減重。厭食症的併發症包括骨質疏鬆症、不孕症以及心臟損傷。女性除了上述的併發症外還可能發生月經週期停止的現象。
  • 病因
厭食症的病因目前未明,可能由多種生物學因素與社會因素引起的複雜病症。
  1. 家族史 (遺傳性),部分基因的組成對於同卵雙生造成的影響也往往多過對於異卵雙生。
  2. 重視苗條的社會文化價值:包括使自己苗條以便吸引異性的社會壓力,也是提高罹病風險的重要環境因子。
  3. 重視苗條的職業與活動:通常出現於高階競技運動(high-level athletics)、模特兒與舞者等。
  4. 人格類型與家庭關係
  5. 研究指出,生活遇到劇變或遭遇引發壓力的事情、艱難的人生經歷及成長時對性別的困惑(比如女性對於胸部、臀部之第二性徵不滿,而寄託於絕食使那些性徵消失)也可能是厭食症的誘因。
  • 確診判定
厭食症確診的必要條件為明顯過低的體重。厭食症的嚴重度以身高體重指數(BMI)為判定標準,輕度為 BMI 指數降至 17;中度為 16-17;重度為 15-16,極重度為低於 15。兒童是以按年齡段計身高體重指數百分數為主,低於 5%者即為體重顯著過低。
  • 治療方式
  1. 藥物:雖然藥物無法幫助增加體重,但可以協助治療相關的焦慮或抑鬱,目前也會讓患者服用血清胺回收抑制類的抗憂鬱劑來治療。
  2. 行為治療:包括恢復健康體重、治療潛在心理問題與解決引發厭食症的慣性行為。有效療法包含:讓雙親負責餵養自己孩子(也就是熟知的莫茲利家庭療法)與認知行為療法等。 部分病患需要住院治療以恢復體重。
目前尚未釐清以鼻胃管餵食對恢復體重有何助益之相關證據。有些病患發病後痊癒再也不會復發,但也有病患反覆發病多年。厭食症的患者一旦恢復正常體重,其併發症就可以得到改善或解決。
神經性暴食症[編輯]

神經性暴食症(Bulimia nervosa)又譯心因性暴食症或者神經性貪食症,一般簡稱為暴食症,是一種進食障礙,其特徵為患者會嘗試在暴飲暴食後試圖進行淨空行為。

  • 症狀
在極短時間內攝取巨量食物,而淨空行為則是盡其所能消除所吃下的食物,例如透過嘔吐或服食瀉藥來達成,也可能透過利尿劑、興奮劑、持續禁食或過度運動來努力減重;不過,大部分患者的身高體重指數在正常值內。如此強制性的嘔吐行為,可能導致關節皮膚增厚及牙齒破損。暴食症經常與其他精神病相關,如抑鬱、焦慮、藥物與酒精成癮等,亦有高風險的自殺與自殘傾向。
  • 病因
神經性暴食症的病因很複雜,但普遍認為社會文化中瘦身的壓力和提倡節食提高該疾病的風險,以下為幾種常見病因:
  1. 家族史 (遺傳性):如果近親有暴食症症狀,其家族內較普遍有其他暴食症患者;遺傳導致暴食症的風險比例約為30%至80%。
  2. 社會文化壓力:因社會中對苗條、標準身形的提倡感到壓力。
  3. 精神疾病:抑鬱症、焦慮症、藥物與酒精成癮等。
  • 確診判定
通常會基於個人病史來診斷是否罹患暴食症,但若患者否認有暴飲暴食與淨空行為時則難以確診。如果病人曾被診斷為神經性厭食症,則應依照此診斷。其他類似的疾病包括過胖暴食症、克萊恩-萊文症候群和邊緣性人格障礙等。
臨床上的診斷標準為:
  1. 每週至少有兩次無法控制的暴食,在短時間(兩小時內)吃下常人無法吃下的量,且暴食當下對進食行為有失控感。
  2. 一再出現不當的補償行為以避免體重增加:如禁食、催吐、過度運動、使用瀉劑、利尿劑、灌腸等。
  3. 上述暴食與清除行為,每週出現兩次以上,至少達三個月。
  4. 自我價值感與體重身形密切相關。
  • 治療方式
認知行為療法是暴食症主要的治療方式。選擇性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 (SSRI) 或 三環類抗抑鬱藥類抗抑鬱藥物通常具有一定療效。

排泄病患[編輯]

一、遺尿症[編輯]

遺尿包括兩種情況,一則指遺尿病,即俗稱的尿床;二則指遺尿症,即不僅是將尿液排泄在床上,同時也在非睡眠狀態或清醒時將尿液排泄在衣物或其它不宜排放的地方。從病理角度看,前者多為神經功能不協調所致,多為單純性持續性,即除尿床外無其它伴隨症狀。後者多為器質性病變,諸如神經系統的損害、相關器官的佔位性病變,多為伴隨性和一過性,即除尿床外還有其它更明顯的病理表現,可隨其它病變好轉而好轉。探討的是單純而無器質性病變的遺尿病尿床。  


遺尿原因

(1)神經調節系統——即大腦皮層、腦幹及脊髓初級排尿中樞與支配膀胱、尿道的陰神經、腹神經、盆神經、骶神經等。由於大腦、腦幹的功能發育

延遲,對脊髓初級排尿中樞的控制能力弱或脊髓及各神經傳導通路障礙等,致膀胱及尿道控制失約而遺尿。

(2)膀胱問題——因膀胱功能發育延遲,不能安全行使自主控制能力而出現儲尿期的無抑制性收縮,使膀胱容量小、敏感性高、順應性差;膀胱充盈期和

收縮期感知能力不高,對大腦皮層的刺激強度低於睡眠覺醒閾值;膀胱壓力感受器功能異常,不能提供預警信息等,使之未醒先尿。

(3)尿道問題——尿道的關閉功能不全,即不穩定尿道引起遺尿;尿道畸形如先天性狹窄等。

(4)睡眠覺醒功能障礙—睡眠覺醒功能發育遲緩、覺醒功能障礙是遺尿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功能障礙可因膀胱充盈及收縮的感知功能不全或過度疲勞

使睡眠過深而引起,也可因排尿功能不全或發育遲緩而引起。

(5)抗利尿激素(ADH)分泌減少——正常人 ADH 分泌白天比夜間少(1:2.5),尿量隨 ADH 的分泌而發生相反的變化(白天和夜間尿量比約為 3-

4:1),部分遺尿的孩子因夜間 ADH 的分泌不足(1:1.4)致夜間尿量增多,產生稀釋尿,加重膀胱的負擔而遺尿。

(6)遺傳——遺尿症患者中約有 30-40%有家族史,經研究認為是多基因遺傳,發生的機率由於種族、地域不同有一定差異。一般雙親遺尿患者孩子

發生率為 77%,單親遺尿患者孩子發生率為 44%,雙親均無遺尿使者孩子發生率僅 15%。

(7)精神、心理及行為異常——突發精神刺激,如恐懼、驚嚇、暴怒、悲傷、強大的心理壓抑及行為異常,意識錯亂等均可引起遺尿。這些因素又會

成為孩子成長及成人持久的難治性遺尿的原因。

(8)疾病——引起遺尿的疾病來自多個系統,有器質性、炎症性、代謝性、和外傷性等,常見的有

  • 神經系統疾病:癲癇、腦病、腦腫瘤、腦血管病、多發性腦脊髓膜硬化症、脊髓的炎症及腫瘤、出血、脊膜膨出,腰骶椎隱裂等。
  • 泌尿系統疾病:畸形(尿道狹窄、尿道口狹窄、尿道下裂、尿道瓣膜、膀胱頸梗阻及男性包皮、包莖等)、炎症(腎炎、腎盂腎炎、膀胱炎、尿道炎、龜頭炎)、結石、腎功能損傷等。
  • 其它疾病:如慢性腹瀉、腹痛,久咳不愈的氣管、肺部疾病;與代謝相關的異位垂體後葉、垂體及腎性尿崩症、糖尿病等;與血液有關的嚴重貧血、高血鈣、低血鉀等;與不良習慣有關的手淫,惰性;其他有睡眠呼吸障礙症、過敏症等。


(9)其他——兒童尿床除了有遺傳因素、脊柱裂或脊柱隱裂外,最後延續成為遺尿症的重要原因就是家長不科學的排尿訓練。科學的排尿訓練仍是治療兒童遺尿不可忽視的重要措施。 「不科學」的排尿訓練包括:

1.在非膀胱充盈期的過度叫尿或把尿
2.長期使用紙尿褲等尿墊
3.尿床後訓斥或懲罰。

  


遺尿類型

晝夜尿頻型:夜尿次數多,經常>1 次,伴有白天尿頻。病理機制是膀胱排尿機能調節障礙。

覺醒障礙型:覺醒障礙突出,白天無尿頻。病理機制是神經傳導功能調節障礙。

夜間多尿型:夜間尿量多,但是尿床的次數不多,白天無尿頻。病理機制是夜間抗利尿激素分泌功能調節障礙。

混合型:a.晝夜尿頻+覺醒障礙,b.晝夜尿頻+夜間多尿,c.覺醒障礙+夜間多尿。 


治療方法

尿床的治療分為藥物治療、物理治療和器械校正。藥物治療分中藥治療和西藥治療。

  • 中藥治療
根據辨證,可分為下焦虛冷、肺脾氣虛、心腎虧損、腎督不足、濕熱下注和下焦濕熱等證型。據此分別以濟生菟絲子丸、補中益氣湯、蔻氏桑螵蛸散、沈氏菟絲子丸、八正散或代抵當丸等加減治療。從臨床應用情況看,只要辨證準確,堅持服用,約有半數患者可有療效,部分可治癒。缺點是較難堅持服用和多數患者的辨證較難把握。
  • 西藥治療
使用中樞神經系統興奮用藥,如使用氯酯醒或聯合應用副交感神經阻滯劑和擬交感神經藥物,如阿托品和麻黃素;還有人應用抗利尿激素,如脫精氨酸加壓素或彌凝等。部分患者雖然有效,但複發比例較大 ,且抗利尿激素應用於單純的尿床患者,因某些指征掌握較為困難,尚有一定的危險性。
  • 一般治療
養成良好的作息制度和衛生習慣,避免過勞,掌握尿床時間和規律,夜間用鬧鐘喚醒患兒起床排尿 1~2 次。白天睡 1~2 小時,白天避免過度興奮或劇烈運動,以防夜間睡眠過深。在整個療程中,要樹立信心。逐漸糾正害羞、焦慮、恐懼及畏縮等情緒或行為,照顧到患者的自尊心,多勸慰鼓勵,少斥責、懲罰,減輕他們的心理負擔,這是治療成功的關鍵。要正確處理好引起遺尿的精神因素,通過病史了解導致遺尿的精神誘因及可能存在的心理矛盾,對於可以解決的精神刺激因素,應儘快予以解決,對原來已經發生或現實客觀存在主觀無法解決的矛盾和問題,要著重耐心地對進行教育,解釋,以消除精神緊張,以免引起情緒不安。晚飯後避免飲水,睡覺前排空膀胱內的尿液,可減少尿床的次數。
  • 兒童尿床的行為療法
   1.排尿中斷訓練:鼓勵孩子在每次排尿中間中斷排尿,自己從數 1 數到 10,然後再把尿排盡,這樣能訓練並提高膀胱括約肌控制排尿的能力。
   2.忍尿訓練:白天讓孩子多飲水,當有尿意時,讓他忍住尿,每次忍尿不超過 30 分鐘,每天訓練 1~2 次,使膀胱擴張,增加容量,從而減少夜間排尿的次數。
   3.定時訓練:在以往晚間經常尿床的時間提前半小時用鬧鐘結合人為叫醒,讓其在室內來回走動,或者用冷水洗臉,使在神志清醒狀態下把尿排盡,目的也是有助於建立條件反射。
   4.家長要及時發現孩子尿床,督促孩子自己排空殘餘尿、擦乾局部、更換內褲及干床處理。

總結記錄:要求家長每天記錄尿床的原因、次數,在日程表上對尿床、不尿床都作個記號,每周總結一次,找出原因,當孩子有進步時應給鼓勵。

  • 物理療法
可採用鬧鐘定時促醒、針灸、按摩、電針、器械校正等方法。物理療法無藥物的付作用,不易複發,是聯合國衛生組織倡導的首選方法。器械校正尿床目前國內尚未廣泛應用,在美國有應用夜尿警報器校正的。它是通過長時期的「尿床即被叫醒」,形成一種條件反射,來達到治療的目的。一般治療約需半年以上。2006 年開始,我國有了自己的知識產權相關產品,如:相當於美國夜尿警報器的尿床提醒器、用於成年人的穴位按摩型遺尿治療儀、用於兒童的 TENS 低頻脈衝型遺尿治療儀。

  

二、遺糞症[編輯]

兒童在發育過程已能控制大便的年齡階段,經常反覆出現不能控制排出大便,多數是拉在褲子內,大便形狀正常,並非腹瀉,軀體檢查無異常。


病因

精神因素(20%):精神創傷、驚恐和緊張等精神因素的存在亦是造成遺糞的常見原因,有時可作為一種對父母不適當管教的「反抗」而存在。

其他因素(18%):有的兒童自幼無良好排便習慣,或者病前曾生過其他重病,有的是由於母子關係不良或家庭不和睦,關係緊張所致。

神經系統發育成熟延遲(16%):此類患兒常伴有語言,學習功能障礙,注意力不集中或多動,妨礙了正常排便習慣的養成。

教育方法不當(6%):家長教養方式不良而未能獲得正常控制大便的能力

心理社會因素(5%):約 20%的患兒遺糞與生理性便秘有關。


診斷標準

1、年齡 4 歲以上的兒童。

2、每月至少有一次遺糞,病程至少持續 6 個月。

3、每次自主或不自主地將大便拉在不該拉的地方,如褲子,地板上。

4、大便的質地和形態正常,一般多發生在白天,尤其在幼兒園或學校多見。

5、排除由腹瀉,先天性巨結腸等器質性的病變,以及因精神疾病所致的意識障礙而導致 不能自主的排便。


療法

  • 行為療法:採用正強化法,當患兒能正常地排便,不弄髒褲子時,給予表揚、獎勵。當仍出現不自主的排便時,不可對其斥責,不可恐嚇,而應加以安慰,使其精神放鬆。事實證明行為療法是相當有效的治療方法。   
  • 輔助治療:必要時可輔以抗焦慮藥或三環類抗抑鬱藥治療。用小劑量丙咪秦合併心理療法,仍有遺糞或氯丙咪秦 10-25 毫克/天,連用數月,療效明顯。   
  • 通便治療

性功能障礙(Sexual disfunction)[編輯]

性功能障礙不僅起因於生理,心理因素更是導致此病症出現的一大原因。性功能障礙在男女雙方都可能出現,只是因為男性比較容易突顯或是比較容易被強調,所以一般聽到的都是男性的性功能障礙。而男性的性功能障礙也往往被侷限於勃起功能障礙。事實上,性功能是一個很廣泛的名詞,它包含了性慾望、性興奮、陰莖勃起、性交、性高潮、射精以及回復等多個階段。上述的任何階段出現問題,即稱之為性功能障礙。 以下為各階段簡介:

1. 性慾階段:缺乏性幻想以及缺乏性行為的慾望,可能的原因包含:夫妻因管教子女或金錢運用或其他原因失和、擔心性傳染疾病、過去不好的性經驗影響、創傷影響身體的形象、童年受過性暴力而留下的心理陰影、精神疾病等。目前診斷多仰賴醫師細心的病史詢問,治療可透過精神治療,診斷時尚須排除藥物與賀爾蒙異常的影響。

2. 性興奮階段:男性為無法達到而且維持適當的勃起狀態直到完成性行為;女性則為無法達到而且維持陰道濕潤和腫脹。該階段的問題相當複雜,除了跟生理及心理等內在因素有關之外,還包括社會等外在因素。男性的勃起功能障礙也屬於末梢循環障礙的一種,與糖尿病、高血壓、心血管疾病、腎臟病都有關係。最近研究指出,勃起功能障礙與代謝症候群有密切關係。該階段的治療目前主要聚焦在生理功能方面,如第五型磷酸二酯酵素抑制劑(PDE5 inhibitor),也就是威而鋼、樂威壯或是犀利士。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前列腺素 E1 注射、真空吸引器、低能量體外震波等。在使用上述治療方式時,尚需注意改善本身的慢性疾病,加強運動,控制血糖以及血壓,注意膽固醇以及三酸甘油酯等。

3. 性高潮階段: 在正常的性興奮之後,缺乏高潮期的現象。有些男性會在無法控制的狀態下射精,即稱為早發性射精(早洩);也有些男性會無法射精,這有可能是 a.遲發性射精 b.無射精 c.逆行性射精。在女性,性高潮障礙常常有合併憂鬱和焦慮的情形,治療需考慮精神方面的問題;在男性,生理、心理、酒精、藥物或是個人認知不同都會導致性高潮障礙。而早洩,在目前的研究中指出:可能與大腦中的血清素不足有關,服用提高腦中血清素的藥物,有助於改善早洩。無法射精,除了少數是器質性因素引起之外,大多數與患者本身的心理因素有關。例如對性的不正確認知(認為越久越好),對射精產生焦慮或畏懼、害怕造成懷孕、宗教理由、對性伴侶有不滿或憎惡的情緒等。


性抑制與心性機能障礙(Sexual Inhibition and Dysfunction)[編輯]

性活動可分為共有四個階段,依序為興奮期(excitement phase)、持續期(plateau phase)、高潮期(orgasmic phase)及消退期(resolution phase)

  • 興奮期:興奮期是人類性反應周期當中的首個階段,其是因愛撫、親吻,觀看色情圖片等的生心理刺激而導致的。當事人的身體在這個階段會為性行為做好準備,最終導致持續期的出現。
  • 持續期:性持續期是指性高潮之前的一段性興奮期。這一階段的特徵是血液循環率和心率增加、性快感提升,肌肉張度增加。此外呼吸速率亦維持在較高的水平。處於這階段的男女可能會不自覺地發出聲息。人們可能在長時間處於持續期而不踏入高潮期的情況下感到不滿。
  • 高潮期:性高潮期是指在性反應周期過程中所累積性緊張的遽然釋放,導致在骨盆區有節奏性的肌肉伸縮及表徵於外的性愉悅。下骨盆肌肉會在此階段中收縮。此外女性的子宮和陰道亦會發生收縮。性高潮常伴隨著其他情不自禁的作為,包括身上多處區域的肌肉痙攣,典型欣快的滿足感,及頻次地發出聲息與身體擺動。心率亦會進一步增加。
  • 消退期:性消退期是在高潮後的階段,當中人的肌肉會逐漸放鬆、血壓下降、身體從興奮狀態回復至平常水平。不應期是消退期的一部分,男性在此一階段往往不能再度達至高潮,此外女性亦可能有不應期。

完整為一周期,此處提及的兩大症狀都和無法順利完成性周期相關。

性抑制可以粗略分為性慾過抑和高潮過抑,性慾過抑(inhibited sexual desire)指的是個人對性慾望過度壓抑或者根本沒有性慾望,並因此不參與性行為。原因可能是過度保守的觀念或者其他心理上的障礙。高潮過抑,發生在女性身上又被稱為性冷感(frigidity),指的是個人有性慾望,但在性行為過程中,無法發展至高潮階段、形成完整的周期。原因可能是厭惡性對象、對其缺乏感情,或者從根本上厭惡性行為或有所顧忌。而心性機能障礙特指沒有器質性起因的性機能障礙。只要因為機能上的失常而無法連續地完成整個性周期,就被稱為性機能障礙。

物質相關及成癮疾病(Substance related and addictive disorders)[編輯]

傾向不斷追求特定刺激,或有強迫性地追求某種快感的衝動,稱為成癮(Addiction),症狀若持續惡化便會形成依存症

依照成癮對象不同,可以分為三種類型:物質成癮過程成癮人際關係成癮三種。

  • 物質成癮:酒、菸、藥物或食物等的成癮
  • 過程(Process)成癮:賭博、購物、借款、浪費、工作、家事、竊盜、手機或網路等的成癮
  • 人際關係成癮(共依存症):對他人過度依賴或控制他人的欲望強烈,在某些情況中可能會引發虐待或暴力等行為。

需要注意的是,成癮行為和強迫行為的概念互相交錯,但犒賞機制是區分兩者最主要的一個分水嶺。按照定義來說,成癮是一種衝動,而這種衝動常伴隨著強化的作用——也就是說,衝動會使人獲得犒賞,而犒賞又強化了衝動,如此不斷地重複便形成了犒賞機制的正強化;而與之對比的是,強迫症患者不一定會從衝動中獲得犒賞或滿足感。

此外,也有許多人會將成癮(addiction)和物質依賴(substance dependence)混淆,但兩者不同的是,物質依賴者在中斷物質使用後,會出現戒斷症狀,甚至造成更多地使用該物質,而成癮是強制性的攝取某種物質或從事特定行為,不一定有戒斷症狀。不過在一位成癮者的患病歷程裡面,確實是有可能由成癮發展為物質依賴的,因此我們在成癮的治療上必須將兩者合併看待。

成癮的治療[編輯]

成癮的個案常常不是自願治療,而成癮也常常復發使得一些醫療人員對成癮治療沒有信心。不過目前對成癮治療的觀念大概有以下重點:

  • 治療的目標:成癮需要顧及個案在治療過程中減少心理社會崩潰(psychosocial decompensation)的狀況,因此必須衡量個案的功能面向。
  • 治療成效評估:治療效果的評估,應包含成癮物質使用的嚴重度(頻率、用量、期間)、整體身體健康狀況的改善、整體心理健康狀況的改善、主觀對生活品質的感受改善等等。
  • 成癮目前已經有持續的教育訓練系統(成癮戒治機構、成癮治療人員認證)及專科醫師,成癮治療需考慮專業人員的資格、團隊以及治療非自願案主的能力。

而目前主流的治療方法包含藥物以及認知行為治療法。藥物能助患者減少對成癮事物的衝動,心理治療則能夠協助患者正面處理成癮的問題。越早發現患者的問題並介入處理對病情的控制越理想,而預防復發 (Relapse Prevention) 如同前面所說,亦是心理治療中的重要部分。

人格障礙 (personality disorder)[編輯]

描述

  人格障礙 (personality disorder) 是一種持久的(慢性的)、廣泛性的、無彈性的感知、思維、內在經驗或行為模式,這樣的行為與經驗偏離社會的期待,並且有認知、情緒、關係、衝動控制上的問題,可能嚴重損害其社交的功能。

在 DSM-5 中,診斷人格障礙的必要條件是:

  1. 自體與人際運作存在顯著減損
  2. 一個以上領域或面向的病態性人格特質
  3. 在人格運作或人格特質呈現(expression)上的減損,無論時間和情境都是相對穩定的,並不能由個人發展階段或社會文化環境的常態(n 來理解,也不是來自某種物質(例:藥物濫用)或一般性醫療狀況(例:嚴重頭部撞傷)

主要類型

主要分為 ABC 三大類:

類型 主要特徵 社會觀感
A 類型(認知問題) 表現出古怪(odd)與反常(eccentric)的行為 社會上會認為這類人「怪怪的」
B 類型(社會問題) 表現出戲劇化(dramatic)、情緒化(emotional)和反覆無常(erratic)的行為 社會上會認為這類人「不好惹」、「壞壞的」
C 類型(情緒問題) 表現出焦慮(anxious)與害怕(scared)的行為,此類患者會對社會感到害怕、焦慮、沮喪 社會常常會邊緣這類人
主要人格障礙症
類型 種類 特徵 例子
A 類 妄想型人格障礙症 特徵:對他人無法信任並存疑,將他人的所作所為解讀為有害自己。 例子:懷疑自己被他人利用;時常懷疑好朋友或伴侶的忠誠。
類分裂型人格障礙症 特徵:表現出與社會疏離,人際關係中的情緒表達有所侷限。 例子:喜歡單獨活動;沒有親密好友。
分裂型人格障礙症 特徵:社會與人際關係不足,對親近關係感到不安,有認知與知覺上的扭曲以及行為偏離常態(常被視為輕度的思覺失調症/精神分裂症患者)。 例子:多猜疑或有妄想意念;行為偏離常態或奇特;思想混亂。
B 類 做作型人格障礙症 特徵:過度情緒化,一直想尋求被注意。 例子:當自己不是外界注意的焦點時會顯得不愉快;常利用身體外觀尋求他人注意。
自戀型人格障礙症 特徵:表現出幻想或行為上的驕傲自大,想被讚美,缺乏同理心。 例子:誇大自己的能力與貢獻;認為自己是很特殊的人;強調頭銜。
邊緣型人格障礙症 特徵:在人際關係、自我形象情緒表達都很不穩定,也非常衝動。 例子:人際關係相當不穩定;心情非常不穩定,起伏很大;常常感到空虛。
反社會型人格障礙症 特徵:不尊重並侵犯他人權益,違反社會規範。 例子:說謊、欺騙他人;缺乏責任感;對於做錯事沒有任何的悔意。
C 類 依賴型人格障礙症 特徵:過度需要被照顧、過度順從與依附他人、害怕分離。 例子:若沒有他人的指導,就難以做決定;為了得到他人的支持,常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
強迫型人格障礙症 特徵:表現出過度遵守秩序、完美主義,以及對思想與人際關係的控制(不同於強迫症,並無強迫性意念與行為) 例子:處事墨守成規,不知變通;事事要求完美;言行僵化。
畏避型人格障礙症 特徵:有社交抑制,自我感覺能力不足或資格不足,對負面評價相當敏感。 例子:害怕被批評、拒絕、嘲笑;鮮少參與社交活動;對自己沒有信心。

以下是各類型的詳細描述:

  1. 妄想型:又稱偏執型人格異常,對某件事情有錯誤的信念,儘管客觀性和真實性缺乏社會支持,仍深信不疑。對與他們打交道的人的動機表現一貫的不信任和猜忌,常懷疑別人想要傷害及欺騙他們。常見的有四類
  1. 誇大妄想:相信自己有特殊能力,或者是重要、尊貴的人物
  2. 迫害妄想:無根據地懷疑有人在偵查、要謀害他,通常伴隨誇大妄想
  3. 嫉妒妄想:過分或病態的嫉妒,無理由地懷疑配偶不忠實
  4. 關係妄想:認為別人的言語、表情、行動都和自己有關聯,或在影射自己。

此類人格障礙易發生於具有極大權力的人,例如史達林;希特勒、朱元璋、毛澤東、金日成等獨裁者。

  1. 孤僻型:又稱類精神分裂型人格障礙,對社會缺乏興趣,偏好獨立生活,不在乎與他人之間的情感聯繫,也較少開口與他人說話,因此無法與他人之間建立良好關係。當有他人侵入個人空間,孤僻型患者會有窒息感,並且認為有必要解脫以獨立的必要。有人認為孤僻型患者並非想要躲避他人,而是想要躲避與他人之間的情感聯繫或是交流。
  2. 精神分裂型:精神分裂型患者會有以下幾點特徵:思想和主流文化背道而馳、會有幻覺、幻聽等不尋常感、怪異的想法或是語言、對於事物有很強的疑心(例如認畏別人在說他壞話或是覺得別人是在談論自己)、行為穿著不同於一般人、缺乏關係極佳的摯友、有社交焦慮感和被害妄想症
  3. 反社會型:他們共同的心理特徵是:行為的衝動性、情緒的暴發性,對他人或社會冷酷和仇視,缺乏同情心和好感,缺乏責任感,更缺乏悔改羞愧的心,不顧社會道德規範、法律準則和一般公認的行為規則,經常有反社會言行,不會從挫折和懲罰中得到教訓,缺乏罪惡感和焦慮感。在社會中約有 4%的人屬於反社會型人格,男性診斷被診斷的可能性為女性的 3 至 5 倍,此型人格善於偽裝與欺騙。根據「精神病與診斷手冊」第五版,反社會人格障礙診斷標準為 7 項:

1.不遵守法律或社會規範 2.經常說謊、行騙 3.做事衝動且無事先計畫 4.易怒且有傷害他人行為之想法 5.魯莽且不在意自身或他人安危 6.經常缺乏責任感 7.缺乏悔恨、羞恥、內疚情緒

  1. 邊緣型:又稱情緒不穩定型人格障礙,因為此類人格異常介於健康、憂鬱症、精神官能症、精神病此四類之邊緣而被稱作邊緣型人格異常。對自己認識不清,自我非常脆弱,無法忍受焦慮或控制衝動,怕被遺棄,人際關係緊張,容易因為一些小事而有負面情緒,會無法控制自己的衝動做出像是自我傷害(例如﹕自殺、自殘等)這類破壞性的行為,且這類行為會反覆出現。
  2. 做作型:又稱作表演型、戲劇化型人格障礙。過分的情緒化和尋求被注意,,具有強烈表演慾,富含誇張且敏感的情感,希望自己總成為注意的中心。因為此類患者對真實有扭曲的體驗而很難與他們好好溝通。
  3. 自戀型:一種誇大的自我重要感,認為自己很了不起,過度誇大自己的外貌和才能,缺乏對於他人的同理心,愛好表現引起他人注意卻不懂體諒他人,只接受稱讚卻不接受建議或批評。被成功或權力的想像所佔據且需要被持續的讚美,也會思考如何獲得權力、名聲、良好形象等。常覺得自己有資格享受特殊待遇,卻不需負擔相應責任,喜歡利用他人而不尊敬他人,這類行為多始於青春期。
  4. 畏避型:又稱作迴避型、逃避型、畏懼型人格障礙。此類患者會因為害怕自己出糗而逃避社交,選擇一些可獨立完成的事物,雖然此類患者也會想要和他人擁有完美、被愛的關係,卻認為自己不值得擁有這種關係,只有確信不會被拒絕才願意與人建立關係,但仍會注意自己的缺點並貶低自己。
  5. 依賴型:對於自身需要完成的事物總是存在有無力感。無法單獨的做選擇獲決定,做決定時總需要他人不斷的認可。因此,在生活上基本上不能獨立。目前有研究發現,依賴型人格障礙具有生物的基礎。
  6. 強迫型:是完美主義者,過度專注於工作而排除必要休閒、堅持別人按照他的方式做事情,且墨守成規,缺乏變通。過度專注於規則、效能等瑣碎卻忽略整體性。且因顧慮太多、害怕錯誤,反而很少完成工作。任何事都謹慎小心、一板一眼,人際關係反而因此緊張,缺乏幽默感,無法享受人生。

根據以上人格異常的敘述,我們可能發現自己身上也有某些符合的特性,但大部分人本就會有些弱點(frailties),這些特徵必須非常顯著才能算是人格障礙。也因為這些分類可以具有很大的強制力、傷害性,故這樣的分類只應留待受訓練的專業人員進行判斷。

台灣新聞案例

  1. 2015 年時,周姓男子殺害雙親,精神疾病專家認為他對於情感的認知與常人不同,走上歧途是反社會人格障礙所致。https://hk.news.yahoo.com/%E4%BA%BA%E6%A0%BC%E9%9A%9C%E7%A4%99%E8%B5%B0%E4%B8%8A%E6%88%90%E9%AD%94%E8%B7%AF-215516086.html
  2. 24 歲女性患者,為家中受寵獨生女。大學畢業後就開始工作,但常因自卑、過度依賴、經常推諉而受排擠,最後辭職在家,卻已產生嚴重依賴性,需父母陪同才願意出門,還常失眠;最後尋求確診為「依賴型人格障礙」。

https://info.babyhome.com.tw/article/13284

邊緣型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編輯]

邊緣型人格障礙的患者在情感上的情緒表現是十分的不穩定且強烈的。無論是在人際關係、感情、自我肯定等等情感表現中,這類疾病的患者傾向於難以控制自己的憤怒情緒、且易於衝動行事,並且他們會因為害怕被離棄而具有強烈的依賴性。舉例而言,患者可能會在一段感情中異常的不停打電話確認對方狀況還有緊靠不離對方,並且在無法獲得回覆之時表現強烈的憤怒甚至是自我傷害的行為,利用這種情緒上的壓力使對方必須持續這一段關係。 為了一直無法排解的失落心情,可能追求刺激的行為,或有偷竊、異常的性偏好、偏激的人際關係,以威脅他人、控制他人為目的,行為程度甚至會不斷提高,乃至放火、殺人。

起因 研究者將邊緣型人格障礙的起因研究著重在「先天」、「後天」兩者的角色中。藉由比較同卵和異卵雙胞胎在發病上的一致率,研究者發現同卵雙胞胎之一發生邊緣型人格障礙時,另一位也發病的機率是 35.5%,而在異卵雙胞胎中,只有 6.7%。因此研究者得知,這類衝動、不穩定的人格特質是可藉由遺傳獲得的。 可是基因並不全然是影響此疾病的因子,環境因素也是一個十分重大的影響因素。研究者發現,早期創傷(例如童年虐待)可以促成邊緣型人格障礙的發生。在此處我們需要注意,並非所有受過童年虐待的人都會發展出邊緣型人格障礙。

Miller's subtypes

亞型 特徵
discouraged borderline(包括迴避,抑鬱和依賴等特徵) 屈服、順從、自卑、無力脆弱感、自我放棄
petulant borderline(抗拒、否定等特徵) 無耐心、固執、怨恨、消極
impulsive borderline(戲劇性、反社會等特徵) 易怒、發狂、善變
self-destructive borderline(憂鬱、自虐等特徵) 順從、神經緊張、敏感
異規型人格障礙(anti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編輯]

異規型人格障礙症,原稱為「反社會性人格障礙症」或「反社會人格異常」,世界衛生組織所使用的國際疾病分類第十修訂版,已將它改為異規型人格障礙症。異規型人格障礙症患者會傾向違反社會上一般所認知的「對的規範」,他們行為上的特點即是:長時間的表現不負責以及不守法的行為,且並不以這些行為為恥或者愧疚。若動用武力傷害他人也不會對受害者感到自責,甚至會感到快樂;而最早期的反社會規範包含了學生時期的逃學、打架、破壞學校公物等等,這些舉動皆表示出異規型人格障礙症對他人權益的不在意以及衝動行為的特點。

起因 同樣地,研究者藉由檢視雙胞胎在行為上的一致性來了解遺傳對於此病的影響。藉由請雙胞胎孩童身邊的人們陳述一些行為上的特點並給予分數,例如:是否很少表現感情以及情緒、是否時常展現反社會行為等等,再將同卵雙胞胎和異卵雙胞胎的結果進行比對,研究者發現這種冷淡、較少感情情緒的人格特點具有強烈的遺傳性。另外,相似於邊緣型人格,環境因素也會導致反社會型人格。

品行障礙(Conduct Disorder, CD)患者因為反覆性、持續的攻擊性、反社會性、對立違抗性,而因此產生一些如極端攻擊或是侮辱、虐待他人或是動物、破壞他人財產、偷竊、欺騙、逃學、離家出走、不服從等行為,一般常認為異規型人格障礙和品行障礙之間可能存在關聯。

強迫型人格障礙症(obsessive-compulsive personality disorder )[編輯]

I. 症狀: 病人在情緒表達方面相當保守、固執且壓抑,為人處世堅持原則、要求秩序、講究形式,執拗不知變通,甚至到達古板的程度,也因為他們太過堅持己見,等到必須另做決斷時 ,反而會猶豫不決。

II. 「強迫性人格障礙症」,又名「完美性人格障礙症」,是一種開始於成人早期之前,且不論在何種環境背景下皆會表現的廣泛模式,即過度專注於秩序、完美主義、思想與人際關係的控制,因而失去對人事的彈性、開放性、甚至效率。

III. 強迫性人格障礙症患者做任何事都有一套標準,連細節也相當重視,強調道德準則,做事必定遵循一套定型化的原則, 完全不能忍受突然的變化,縱使是生活中的驚喜,對他們而言,反而是一種破壞與折磨,導致他們的人際關係僵化,在別人眼中是個嚴肅、缺乏幽默感、難以取悅的人,雖然他們通常能維持穩定的婚姻關係,並在婚姻生活中扮演負責、顧家的角色,然而對配偶而言,他們太按部就班、缺乏情趣。

IV. 強迫性人格障礙症與強迫性人特特質的區分,在於前者強迫性格已經影響到社會職業功能,而且強迫性人格障礙症不等同於強迫症。(強迫性人格障礙症並無強迫性意念與行為)

V. 強迫性人格障礙症患者凡事講求規則,過分要求完美,而且不僅嚴以律己,也嚴以待人,所以在與此類患者共事時, 很可能被對方不合理甚至偏激的要求給氣昏頭,要小心發生摩擦爭執 。

妄想型人格障礙症(paranoid personality disorder)[編輯]

又稱偏執型人格障礙。妄想(Delusion),是指因為統覺上的障礙,對於某事情有錯誤的解釋,儘管該信念的內容可能受到客觀訊息的質疑或是真實性缺乏社會支持,自己仍深信不疑。一般來說,妄想型人格障礙者並沒有幻覺(hallucination)等知覺上的障礙,但因為對事情的因果關係,依據心理狀態作「主觀」和「非事實」的解釋,所以稱為忘想。

症狀[編輯]
  1. 多疑與缺乏對人的基本信任,使得他們經常處於對人有敵意、易怒、焦躁的情況。
  2. 對於挫折及人際相處間的不順遂過度敏感,因此很容易產生負面的情緒與想法。
  3. 不能原諒他人對自己的傷害、侮辱,並且會長期記恨在心
  4. 容易以自我為中心,出現自大的傾向。
  5. 對於發生在周遭或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總會引起不好的聯想, 認為是別人的陰謀,或覺得是對自己意圖不軌。
常見種類[編輯]
種類 症狀
迫害妄想(delusions of persecution) 患者會毫無根據地懷疑有人在偵查他,或者有計畫地想要謀害他,不論如何向他解說,他仍是深信不疑。此類妄想常伴隨誇大妄想,因為自以為是個偉大人物,所以不斷有邪惡勢力要壓制他。
嫉妒妄想(delusional jealousy) 嫉妒妄想是過分或病態的嫉妒,患者沒有正當理由地懷疑自己的配偶不忠實、有外遇,常會因此無理地限制對方的行動。患者會故意曲解各種資料,以符合自己的設想,證實這妄想的真實性。
誇大妄想(delusions of grandeur) 相信自己具有特殊能力(Super-powers),或者相信自己是某個重要的或尊貴的人物。如大富豪或者偉人。
關係妄想(delusions of reference) 患者常認為別人的言語、表情、行動等都與自己有關連,或者其內容在影射自己。例如聽到旁人在聊天,總會認為所述的主角為自己,甚至認為媒體上的消息、小說或電影上的人物也都是在影射自己。
統計與分析[編輯]

I. 在一般人當中,妄想性人格障礙症盛行率約 0.5~2.5%。男性比女性多,尤其在弱勢族群、移民者或聽障者中發生率比較高,日常生活中一些偏執狂、好訴訟者、嫉妒心強而常懷疑配偶有外遇者,皆有可能是妄想性人格障礙症的患者。
II. 臨床上妄想性人格障礙症患者經常使用「投射」的心理防衛機轉,亦即將自己內在無法接受的衝動、情緒、想法歸因於別人的過錯,認為所有的失敗、不順遂都是周圍的人所造成,因此,患者常懷疑朋友不誠實、配偶不忠、社會環境對他不公平等;他們還常自詡理智、客觀,實則缺乏與人相處的熱情、瞧不起弱者,又汲汲於地位、聲望;雖然他們可能在商場上有所成就、工作十分有效率,然而,卻常與周遭的人產生衝突,造成他人的痛苦。
III. 妄想症早期階段,用來組成妄想信念的元素通常會包含一些不調和的因素。但經過一段時間,隨著事情發展不斷地被重述與演練,這些想法或主意會變得越來越有連貫性、越有邏輯性,並越具系統化。患者的控訴會變得越來越合理,陌生人乍聽之下會相當同情他所自我描述的境況,甚至對這種信念表示支持。當妄想持續至少六個月以上,我們才把他歸類為妄想症。 IV. 妄想者患者通常比其他心理疾病患者有較高的智商及經濟水準,並且因為能維持日常生活一段時間,使旁人較無法看出他們接受治療或者住院的需要。

自戀型人格障礙症(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編輯]

人或多或少都對自己有自戀傾向,網路時代的來臨,我們時常看到五花八門的自拍照出現在社群媒體的個人版面上,愛自己,或許可以視為有自信的表現,但凡是過了頭,都會成為病態的表現,當一個人過度自戀,則可能患上一種精神疾病,稱作自戀性人格障礙症(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NPD)。

自戀性人格障礙症的症狀依嚴重程度可能不同,最主要的共同特色,就是患者對自我有絕對的自信,在腦中會產生唯我獨尊的信念。
其他主要特徵如: 擁有極高的自我意識、缺乏同理心、容易忌妒別人、態度傲慢並深信自己是獨一無二的、有莫名的優越感、會利用他人取得自身想要的東西、誇大自身的成就與才華等等。
自戀性人格障礙症患者通常自視甚高,事事以自我為中心,但其自尊又很脆弱,一般可分為外顯型和壓抑型兩種 :

1.外顯型患者:極度尋求表現,積極追求功名利祿,但他們的自尊卻脆弱得不堪一擊,難以接受別人的批評,一經指責,往往會爆發震怒。
2.壓抑型患者:孤芳自賞、目中無人,將脆弱的自尊緊緊保護著,當別人批評時,他們反而以更自戀、自慕的方式面對,完全不顧別人的指責,因此,別人的批評對他們完全無法起作用。

自戀是人類天性的一部分,因此我們很難區分有沒有得病,真正區別是否有精神疾病的條件,在於自戀性人格障礙症患者的表現是否會造成周圍人的痛苦,且極度無法忍受。這種精神疾病一般難以醫治,要患者承認自己具有這種疾病就已經很不容易,值得慶幸的是,自戀傾向隨著年齡的增長,會越來越降低。根據臨床心理學家凱恩所述,當我們與自戀者相處時,應該要了解,他們不太可能做出改變,因此只要明確定義彼此的角色與期望就好,並不需要陷入與他們的競爭,如此才是與他們最好的相處之道。

畏避型人格障礙 (avoidant personality disorder)[編輯]

畏避型人格障礙是以全面的社交抑制、能力不足感、對負面評價極其敏感為特徵的一類人格。常見的徵狀包括:

1. 泛化的緊張感與憂慮

2. 相信自己在社交上笨拙,沒有吸引力或不如別人

3. 在社交場合過分擔心會被人指責或拒絕

4. 除非肯定受人歡迎否則不肯與他人打交道

5. 出於維護軀體安全感的需要,在生活風格上有許多限制

6. 由於擔心批評、指責或拒絕,迴避那些與人密切交往的社交或職業活動

成因[編輯]

此類人格主要表現是不願意與人接觸,而這個接觸障礙的常見成因是自卑心理,起源於人在幼年期的無能而產生的不勝任感、痛苦感,也包括由於生理缺陷或某些心理缺陷(如智力、記憶力、性格等)產生的輕視自己、認為自己在某些方面不如他人的心理。不過,有部分患者並非有自卑心理,但是仍有接觸障礙,主要原因是在自我形成以前,受到親近的人精神或者軀體傷害或挫折,此種傷害或挫折通常來自父母、教師及同學和朋友。這部分患者試圖自己解決大部分的事情,減少與他人的接觸,潛意識裡避免使自己受到類似的痛苦經歷。然而一部分人成年後同樣會出現接觸恐懼類似症狀,成因可能是與異性接觸時受到挫折。

器質性精神疾病(Organic mental disorder)[編輯]

當我們談論精神疾病時,大多數人都認為生物、遺傳或環境因素會影響大腦的功能並導致不同類型的精神疾病。事實上,一些身體疾病或醫療條件如腦損傷,神經損傷,手術,極端的身體或精神創傷也會影響大腦的功能。器質性精神障礙或器質性腦綜合徵不是一種疾病而是一個集合名詞,泛指由於大腦功能逐漸減少而引起的任何病症。

由於身體傷害(嚴重打擊頭部、中風、化學和毒性暴露、有機腦疾病、藥物濫用等)或由於身體或精神等心理社會因素,腦細胞可能受損也可能造成嚴重的心理創傷。受此情況影響的人可能能夠思考,記憶,理解和學習,但該人的判斷能力可能很差而需要持續監督。如果無人看管,症狀可能會惡化,導致更多問題。

器質性精神疾病可以是暫時性和急性(譫妄症),或永久性和慢性(癡呆)。

導致器質性精神疾病的生理因素:
I.腦的損傷
腦內出血、血滲入大腦周圍組織(蛛網膜下腔出血)、頭骨內有血凝塊對大腦造成壓力(硬膜下血腫)、腦震盪。
II.呼吸的狀況
體內維持低氧狀態、體內二氧化碳含量高
III.心血管疾病
中風、因中風引起的老年癡呆症、心臟遭細菌感染、瞬時局部缺血疾病發作(TIA)也就是所謂的腦缺氧。
IV.退化性疾病
阿茲海默症、痴呆、亨廷頓病、多發性硬化症、帕金森氏症。
V.其他情況
器質性遺忘綜合徵(Organic amnesic syndrome):一種綜合症,可引起近期和遠程記憶的顯著損害,同時保持即時回憶。學習新事物的能力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慢。

譫妄症(Delirium)[編輯]

是一種突發性的大腦認知障礙,會影響意識,注意力,感知,思維,記憶,行為和睡眠週期。由腦部疾病、損傷或功能障礙造成的人格和行為障礙。好發於六十五歲以上的高齡住院病患身上,不分內外科,尤有藥物、酒精重度使用者,或有腦傷、腦疾病如失智症患者更易發生。但這並非老年人的專利,有些癌症病患、重症臨終病患、接受大型手術及住加護病房者,也容易出現譫妄。臨床表徵為短時間內(數小時至數天內)出現急性意識混亂狀態,並伴隨諸多精神異常的現象,例如突然對人、時、地產生混亂,失憶、注意力不集中,無法與他人正常交談,白天昏睡不起,日夜不分,甚至出現幻覺及妄想等,情緒極度不穩定,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病情常到了晚間益發嚴重,所以又稱「日落症候群」。譫妄症最主要的特徵即為意識障礙。譫妄症患者會呈現意識朦朧狀態,也就是意識清醒程度下降,以致注意力無法集中,整天迷迷糊糊,知覺、思考一片混亂,對周遭辨識力極差,還出現幻覺、妄想,整個人恍若陷入夢境之間。

疾病原因

譫妄症主要是因身體的嚴重疾病影響到大腦功能,神經傳導異常或發炎,使大腦出現暫時性的認知失調。特別是老年人的譫妄,主要可能來自大腦的老化,造成腦中某部分細胞數目銳減、灰質和白質的萎縮。腦疾病或損傷,譬如腦中風、腦出血,阿茲海默症造成腦部血流量降低等,均可能引起不同程度的譫妄。 譫妄的誘因屬多重性,且通常有加成作用,一般與患者本身就有的生理疾病有關,例如:癌症、腫瘤、肺炎、泌尿道感染、尿毒症、鬱血性心衰竭、姿勢性低血壓、腎功能或肝功能不全等,而內分泌失調,包括:糖尿病、甲狀腺機能異常、體內鈣離子不平衡,新陳代謝問題,如脫水、電解質失衡等,也是引起譫妄的相關因子。 同時服用多種藥物,以及酒精中毒或戒斷症候群(包含安非他命、安眠藥),會對中樞神經系統造成影響的,經常也會併發譫妄的現象。其他如營養不良、精神壓力、癲癇、體溫過低、放置尿管等,也容易誘發。臨床研究顯示,高齡的住院或手術病人、原本就有多重疾病且服用多種藥物,術後產生譫妄的風險更大,加護病房的病人常因多種藥物的影響,及加護病房的照明造成病人日夜感覺失調錯亂,譫妄症狀也很常見。

常見症狀
1. 記憶喪失:會忘記家人和朋友。
2. 困惑:無法識別他們的方位或發生了什麼。
3. 難以理解對話、焦慮和恐懼、無法集中精力、短期記憶喪失(可能有暫時性遺忘)、難以執行日常任務、難以控制隨意肌肉運動、視覺障礙、判斷力差、平衡自己可能有問題(走路,站立)、可能表現出極度的憤怒或者有偏執的想法。

好發族群

  1. 六十五歲以上高齡男性,且本身行動不便、營養不良、脫水、視覺或聽覺功能退化等狀況。
  2. 已帶有認知功能方面疾病的人,例如失智症、巴金森症患者。
  3. 過去曾有譫妄病史的人。
  4. 長期酗酒的人。
  5. 具有嚴重疾患、多重慢性病或服用多種藥物的病患。
  6. 接受大型手術住院病患,或長期待加護病房的病患。

診斷
有些症狀可能類似於任何精神疾病中出現的症狀。因此,心理健康專家需要進行多次測試和檢查才能做出正確的診斷。
包括:磁共振成像檢查腦損傷、正電子發射斷層掃描可以找到大腦中的受損區域、腦脊液標記物尋找感染跡象,如細菌性腦膜炎。治療取決於損傷的嚴重程度或疾病的類型。臨時性器質性精神疾病如腦震盪可能只需要休息和藥物治療。許多病症主要通過康復和支持治療來治療。改善獨立性的治療包括物理治療和職能治療。

失智症(Dementia)[編輯]

舊名痴呆症,最新改為重度神經認知症。失智症不是單一項疾病,而是一群症狀的組合。失智症是患者陷入記憶的迷宮中,是老人常見的精神疾病。由於大腦功能發生障礙,造成記憶力、思考力、判斷力、定向感(指對人物、時間、地點的辨識與定位能力)、推理解析能力、計算與學習能力、語言表達能力等顯著低落,同時可能出現個性改變、妄想、幻想症狀,使得日常生活、職業工作、人際交往等均受到嚴重影響。

失智症是由腦部疾病所造成的症候群,病程通常是慢性或漸進性的,可能造成它的疾病很多,主因是腦細胞退化、死亡,引起腦部萎縮、大腦皮質功能喪失,大概可分為兩類:可逆性和不可逆性。可逆性的失智症大多為特定因素造成,若能改善這些原因,便有望恢復正常。例如腦部創傷、中樞神經遭受感染、營養不均、代謝失調、憂鬱症、長期壓力大所引發的假性失智等等。而不可逆性的失智症因腦部先天或後天疾病,導致持續性的大腦退化病變,目前無法治癒,成因包括退化性失智症(例如阿茲海默症)、血管性失智症(例如腦中風)、嚴重創傷、特殊感染等等。

俗稱老年痴呆症,病因迄今尚未確定,有一種說法是由腦細胞的萎縮、脫落、病變引起;年齡老化、唐氏症病人、有阿茲海默症家族史的人患病機率較高,而且年紀越大越容易罹病。一般而言,從發病到死亡的時間,約是 8~10 年。病情發展緩慢而漸進,輕微的健忘通常是第一個出現的症狀,但並不容易與正常的老化區分,一直到發病初期的 2~4 年,變化仍相當緩慢,之後才會出現全面性的功能障礙,如:
  1. 記憶退化加速:尤其近期內的事情越來越記不清楚
  2. 自發性行為日益減少:對旁人的依賴性增加,以致無法自覺的做事情
  3. 定向感發生障礙:認不出人事物,方向感、時間觀念也出現問題,因此常有走失狀況發生
  4. 情緒變化以憂鬱居多
  5. 自我照顧能力逐漸退化:無法自行更衣洗澡、大小便失禁


  • 血管性失智症(Multi-infarct Dementia)
「血管性失智症」,又名「多發梗塞性痴呆症」,指造成痴呆症的原因是腦部中小型血管一再發生堵塞,而導致多處腦細胞受損,雖然這些梗塞或損傷通常很小,但它們的影響卻會累加。

腦血管疾病是僅次於阿茲海默症的第二大痴呆症病因,通常病人在經歷幾次腦血管病變(如腦血栓、腦溢血或中風)後,就造成痴呆的症狀,有些人僅在一次單獨的中風後發生,但是這種情形比較少見。血管性痴呆症患者男性多於女性,特別是之前就有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或動脈硬化等病史者,屬於高危險族群,應多加小心預防。

病程呈現階梯式惡化,即在每一次腦血管病變後,病人的認知、記憶功能就下滑一階;另外,如果詳細檢查,可以發現病人會有頸動脈雜音、眼底病變以及心臟擴大的情形,也會出現局部神經學症狀;和其他原因造成的痴呆症一樣,多發梗塞性痴呆症患者除了智能的退化之外,亦容易出現憂鬱及精神病症狀。


因為大腦發生病變而引起,導致顫抖、僵直、行動緩慢、姿勢反射出現障礙等;以往認為帕金森氏症不影響病人的認知功能,現今則推翻此論點,至少 30%的病人符合痴呆症診斷;其臨床表現為執行步驟性的工作出現困難、記憶缺損、言語不流暢,以及陣發性的混亂狀態,類似阿茲海默症的表現,合併憂鬱症狀更是常見。

依照症狀嚴重程度大致可分為五期:
  1. 第一期:單側肢體先產生症狀。若是在右側,病患第一個感覺是右手寫字或作精細的動作會較差,手部會產生僵硬或顫抖,字寫起來會有些扭曲。而若發生若在左側,也會感覺到手部的精細動作會變得較笨拙。漸漸的這些顫抖、僵直症狀會愈來愈嚴重。若連續地寫自己的姓名,會愈來愈困難或越寫越小。
  2. 第二期:兩側肢體皆產生症狀。雙手皆會有僵直、顫抖或動作緩慢的現象,臉部表情僵硬,行走時軀體及兩下肢皆較僵直、遲緩,此階段日常生活可自我照顧,也仍然有能力從事輕便的工作。
  3. 第三期:兩側肢體之症狀皆變得更加嚴重,已經無法工作,部分日常生活動作須旁人進行協助。此時走路相當緩慢,不但步伐很小,動作很慢,要由坐椅坐下或站立時,皆相當不簡單。臉部表情則更為呆滯,說話聲音變小,構音也較不清楚,但病患神智及記憶力仍然正常。
  4. 第四期:肢體症狀更嚴重,病患行走時相當不穩,須要旁人扶助才能走動,日常生活如洗澡、吃飯等皆須受旁人照顧。
  5. 第五期:帕金森氏症的末期。此時病患已經無法自由行走,完全臥床。連吞嚥、咳啖、翻身都相當因難,因此容易產生褥瘡、營養不良、肺炎等症狀,以致死亡。


又稱為亨汀頓舞蹈症,是一種少見的遺傳疾病,經遺傳學研究發現第四對染色體發生突變,是導致亨汀頓症的主因。屬於顯性遺傳,若父母其中之一罹患此病,其子女罹病的機率為 50%,然而其中 10%的個案則是因新產生的基因突變所導致。據統計,西半球的疾病發生率為十萬分之六。

病人會出現舞蹈症、痴呆症,從病發到死亡,約為 15~20 年間,而有接近 10%的病患是自殺身亡;通常在 35 歲左右開始出現舞蹈症狀,也可能發生在 20 多歲,以僵直為主要症狀,或是至 60 多歲才開始出現顫抖。

早期的症狀相當細微,可能只是無法專心、躁動、憂鬱,有時會動作笨拙,或是突然跌倒,慢慢會出現語言、認知、動作行為等多方面障礙,如:
  1. 發音障礙:語言一開始先是口齒不清,接著是無法溝通最後隨著面部表情的扭曲而終止。
  2. 認知障礙:認知功能會下降,患者對於接收的資訊無法進行排定處理順序,也無法運用邏輯原理,常常覺得資訊過多而消化不了,記憶力亦逐漸退化,接下來由於病人無法感知自己的退化,定向感發生障礙,最終則對周遭環境不聞不問。
  3. 動作行為障礙:最早的病狀是快速眼球移動捕捉影像能力的障礙,病人常需利用眨眼及轉頭的動作來輔助眼球移動捕捉影像,接著是手足動作的遲緩笨拙,進而逐漸演變成不隨意無規律的快速動作,也就是所謂的亨丁頓舞蹈症。當病程演變至後期時,舞蹈症不再是主要的病狀,更顯著的是行動遲緩和肌張力異常動作,無法控制的動作終將使病人必須臥床或乘坐輪椅,而運動的症狀同時也會影響到病人的發音及吞嚥,病人因此喪失日常生活自我照顧的能力。
  4. 精神病症狀:精神病症狀亦不少見,包括情感起伏大、多疑、妄想、憂鬱,甚至出現暴力行為。


  • 愛滋病神經認知疾病(HIV Associated Neurocognitive disorder,HAND)
HAND 是愛滋病病人最常出現的中樞神經系統疾病,目前認為是病毒直接侵犯大腦、病毒感染產生之有毒物質間接損害,或血腦障壁受損所致。主要會造成病人的大腦認知功能產生障礙,通常在愛滋病早期發作,偶爾會在疾病末期出現,尤其會發生在免疫功能極度低落的病人身上;臨床特徵有認知功能障礙、行為改變與運動功能缺損,和皮質下失智症候群(Subcortical Dementia)有相似的病狀。

早期的表現先是記憶力不佳、無法專心,這時常被認為是憂鬱症或身體問題所致,接下來則會出現心智活動遲緩、意識混亂,運動功能缺損的表現是平衡感喪失、書寫與手部精細協調功能退化,至於行為改變最常見的是面無表情、社交退縮,較少發激動或情緒變動過大的問題。疾病過程先是慢慢進展,當到達某一程度,就急轉直下,時間通常只有數個月。

由於病人的認知產生障礙,因此在食用藥物時容易產生抗拒,如不想吃藥、忘記吃藥,或是不願看診等影響治療過程的行為。此外,也有實驗顯示在長達十多年的研究中,患有愛滋病神經認知疾病的病人,比起沒有神經認知疾病的人們,其存活率剩下不到八成,更突顯了治療神經認知疾病的重要性。事實上,有關神經認知疾病的評估十分困難,無法由僅僅幾個問題直接立下診斷書,因其牽扯的成因可能包括精神疾病共病(如躁鬱症、思覺失調症)、年紀大、藥物濫用(如酒精成癮)、甚至是許多科別導致的疾病的複合症狀。在問診方面主要由以下地方著手:
一、聽病人對生活事務上的描述,是否有生活上產生困難、生活不易、思考變慢等情形出現。
二、觀察病人回答問題時是否有障礙,如思考挑選字句過久、無法回答到問題的核心、話語邏輯迂迴等神經認知障礙的徵兆。
三、觀察病人生活能力是否有所缺損,如使用錢幣困難、交通困難。
此外,病人應接受心理測驗,來進行和正常無疾病群眾的對比,以產生客觀的量化數據來評估。

在治療的部分,由於 HAND 最根本成因源自 HIV 病毒入侵中樞神經系統,因此最治本的方式極為抑制 HIV 病毒的活性。最廣為人知治療愛滋病的方式為雞尾酒療法,即同時使用多種藥物以避免病毒產生抗藥性。此外,目前亦有精神科的研究顯示神經興奮劑、抗憂鬱劑可能對於治療愛滋病有所幫助。現實面上,愛滋病神經認知疾病的病患同時亦有機會患有其他精神相關疾病而形成複合症,因此予以精神疾病藥物或多或少也能達到治療的效果。


  • 額顳葉型失智症 (Frontotemporal lobe degeneration,FTLD)
額葉和前顳葉退化,導致行為或語言的能力下降,好發於 50-60 歲間。雖然在 20 世紀初才開始出現病例,一度被認為是造成癡呆症的主要原因,尤其泛指 65 歲以下的非老年人患者,有高度的遺傳性。

在荷蘭當地,FTLD 的流行率在平均每十萬人有 2.7 人至 9.4 人感染之間變化,有多項實驗證明,FTLD 是早發(年齡<65 歲)癡呆的常見原因,其發病率和與阿茲海默症相似,並且可能導因於老年人癡呆,兩者間有高度相關性。根據主要症狀,FTLD 患者可分為三種類別:
  • 行為變異型額顳葉癡呆(behavioral variant FTD,bvFTD)
FTD 中最為常見的類別,主要症狀包括對社會冷漠(不在乎行為對親人之影響)、觀察感知能力下降、人格變化(如宗教、政治理念大變)、判斷力差,注意力不集中等症狀,在醫學上的檢測中則發現額葉和顳葉的萎縮。其中,bvFTD 被認為和肌萎縮側索硬化症(Amy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ALS)高度相關,大約一半的 bvFTD 患者可能符合 ALS 的標準,而有一半 ALS 患者表現出 bvFTD 的行為或認知缺陷。
  • 語意癡呆(semantic dementia, SD)
患者約佔 FTLD 中 20%。左側顳葉損傷的症狀包括循序漸進式的「忘詞」,起初可能失去區分不同類別的狗,如:說不出秋田犬、柴犬,而僅能用「狗」來指涉不同品種的狗。而後,患者病狀越發嚴重,對於動物的稱呼可能僅剩下「那個東西」。
在認知的測試上,患者對文字和圖片的對應能力也有所下降;右側顳葉損傷的症狀包括情感鈍化、冷漠、無同理心,甚至有不同類別的強迫症和進食障礙。事實上,強迫症在兩種患者群體中都存在著,左側顳葉患者可能產生視覺方面的強迫症(例如特別偏好明亮的物體),而右側顳葉患者則發展言語取向的強迫症(例如,單詞混亂,雙關語)。
  • 進行性非流暢型失語症(Progressive nonfluent aphasia,PNFA)
患者約佔 FTLD 中 20%。患者出現拼字上的困難,在組織詞語時的能力下降,需要花費更多時間表達完整詞句。在閱讀上,流暢度也有所下降,理解複雜字句成為了患者的一大挑戰。在生活中,主要影響為和他人溝通時產生障礙。


結語
失智症發展有固定順序,主要是以時間、地點、人,這三個指標粗略分辨患者目前屬於哪個階段。
  1. 輕度失智:一開始是搞不清時間,如果問他是甚麼時候出生,回答會很離譜或完全答不出來
  2. 中度失智:接下來是搞不清地點方位,如果連很熟悉的地方都會迷路,一般就是中度失智。通常到這時候患者的家屬才警覺要就醫
  3. 重度失智:到了連親友都不大認得的程度則是重度失智了
失智症者在輕度和中度時期,還有基本的生活功能,但到後期會讓照顧者心力交瘁,因為患者除了基本生物需求外,吃飯洗澡生活不能自理,全都需要仰賴他人照料。

失智症目前仍沒有治癒的方法,但是可以提早預防,研究顯示中年時期每週規律運動兩次的人,失智的機率比一般人低了六成;採用地中海飲食(多魚少肉、多蔬菜堅果)可預防包含阿茲海默症等多種慢性疾病,這可做為我們的飲食參考。
竊盜癖(kleptomania)[編輯]
竊盜癖患者會產生無法自制的衝動而行竊,其根本因素通常和金錢利益、物質需求無關。患者症狀包括精神焦慮、失眠、不專注、強迫行為,也因此目前被精神學家歸類為衝動性的控制障礙(impulse control disorder)。此外,竊盜癖患者的思想具進攻性,缺乏能力抵抗行竊的強迫性,也因此被認為是一種強迫疾病。目前由精神疾病診斷和統計手冊(DSM IV-TR)第四版中提出診斷標準:患者無法抑制竊取無經濟價值物品之衝動、行竊前壓力遽增、行竊當下心中充滿愉悅感以及滿足感、竊盜並非為了報仇他人,也不是因幻想作祟。
在法律面向上,很多人抨擊這種竊盜癖被歸類為一種精神疾病,因其容易被拿來當作藉口,以此逃避竊盜行為的法律制裁。目前,導致竊盜癖的成因未被釐清,科學家推測原因來自以下因素:
  1. 大腦缺乏 5-羥色胺(seretonin),又名血清素。血清素參與調節情緒,我們藉由檢查發現容易產生強迫症或衝動行為的人,其血清素濃度較低。
  2. 患者在竊盜時產生的愉悅感,源自大腦釋放更多的多巴胺,一旦重複竊盜的行為,極有可能成癮。
現階段,竊盜癖不被廣泛社會大眾採信,很多人未經檢查或治療就因為竊盜行為鋃鐺入獄,也減少了竊盜癖的病例。有關竊盜癖的風險因子包含了家族病史(如家人患有強迫症)、患有其他種精神疾病(如人格障礙、焦慮症、物質藥品濫用)。目前進行竊盜癖的診斷時,會評估可能患者的身心狀況,並確定是否有其他相關的醫療疾病或因素造成此疾病。由於竊盜癖是個衝動型控制障礙,醫師會安排一系列情節,試探是否這些情景會誘導可能患者的竊盜行為。
治療方面而言,竊盜癖會帶給患者尷尬、害怕甚至羞辱的情緒,而使患者逃避治療,也因此竊盜癖現實中難以靠一己之力治好。目前,有關竊盜癖的治療方式主要有心理治療和藥物治療兩種。
  • 心理治療:主要利用認知行為療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CBT),其主要理念為改變患者的認知,應用在竊盜癖上則可幫助患者以健康、進取的心態和行為取代消極的情緒和信念,並練習控制竊盜癖帶來的衝動。例如:想像自己行竊被抓、有竊盜衝動時嘗試停止呼吸,讓自身感到不舒服、想像自己成功控制衝動……等方法。此外,在進行心理治療的同時,患者也可以尋求放鬆身心的運動,如:太極拳、冥想,除了可以轉換疾病帶來的負面情緒,亦可讓患者保持正向,且更加投入治療過程。
  • 藥物治療:目前關於治療竊盜癖的研究相當稀少,並且沒有 FDA 批准的相關藥物。目前醫生可能選擇焦慮症的抗憂鬱藥物—5-羥色胺再吸收抑制劑(SSRI)改善患者情緒或是納曲酮(假海洛因)以對抗竊盜癖帶來的成癮感。知名患者有已淡出影壇的女星龍君兒和美國女星薇諾娜瑞德。
柯沙可夫症候群(Korsakoff syndrome)[編輯]
原因[編輯]

起因為長期飲酒造成維生素 B1 缺乏,導致大腦記憶中樞受損而表現出記憶力缺陷的情形。飲酒者出現此症候群的比例與飲酒量及飲酒時間長短有關,飲酒量越大,飲酒時間越長,出現柯沙可夫症候群的可能性越大。其他原因包括澱粉缺乏、長期嘔吐、進食障礙和化學療法副作用。它還可能發生在一類嚴重清晨劇吐的懷孕婦女(即妊娠劇吐)中。汞中毒也可能導致高沙可夫症候群;此外,在日本發現一類蜈蚣叮咬也可引起該疾病。

症狀[編輯]
  1. 順行性遺忘(又稱遠事遺忘),在症候群發生之後的記憶喪失。
  2. 逆行性遺忘(又稱倒攝遺忘),在症候群發生之前的一段時間記憶喪失。
  3. 虛談症,亦即在意識清楚的情況下,不自覺地編造假的記憶,以幻想或實際上根本不存在的情節填補記憶的缺損。病人通常不覺得自身狀況有異,堅信自己編造的內容,即使遭到他人質疑,仍不會另闢說辭而堅信不疑。除此之外,通常病人的智力也因病出現明顯缺損。
  4. 交談中的內容貧乏。
  5. 自知力缺失。
  6. 冷漠,患者對事物迅速喪失興趣並對其態度冷漠。

這些症狀由硫胺(維生素B1)缺乏而引起,通常引起視丘損傷,並可能伴生下視丘乳頭狀體損傷和典型性大腦萎縮。高沙可夫症候群多發生於魏尼凱氏腦病症狀之後,但有時其階段劃分並不顯著。當魏尼凱氏腦病(Wernicke's encephalopathy)與高沙可夫症候群同時發生時,叫做魏尼凱-高沙可夫症候群(Wernicke-Korsakoff syndrome)。 健忘症候群引起神經缺失,即破壞神經元。神經膠質過多症也是中樞神經系統神經細胞破損的結果,其他腦出血及乳頭體流失也與此有因果關係。該健忘症也與視丘的背內側核、前部基因群(前核群)的破損有關。


韋尼克腦病:酒精造成的記憶力缺損,在急性期稱為「韋尼克腦病( Wernicke's encephalopathy ) 」,除了記憶力缺損,患者還會有步態不穩、前庭功能失調、意識模糊及動眼肌肉異常等症狀,大部分病人在補充維生素 B1 之後可以完全恢復,但部分病人會慢性化,便稱為罹患柯沙可夫症候群。

性偏好疾患(Paraphilic disorders,原先稱為性倒錯)[編輯]

特徵為重複而強烈的性激發,呈現在幻想、衝動或行為上。

他們普遍都涉及:

(1)異常的性吸引對象(如幼童);

(2)不尋常的求歡行為(如偷窺不知情者裸體或為非他人意願下暴露自己的性器官);

(3)欲引起自己或他人的痛苦及羞辱。

雖然輕微的情況可能發生在任何正常人的生活中,但性偏好症當事人的特色是堅持其性慾,只專注於所涉的物件或行動上,否則無法達到性高潮。性偏好症患者可能有或沒有意願改變自己的性偏好。

又稱性偏差(Sexual Deviance),有性偏差問題的患者可以呈現出完整的性周期,然而,只有在特殊的情況或者想像下才能性興奮或者達到性高潮,這些特殊情況包括特殊性對象、習慣或環境。

  1. 戀童障礙(pedophilia):又稱戀童癖,16歲以上的青少年或者成年人患者會認為青春期前的兒童擁有主要的性吸引力,或只有兒童才有性吸引力。有些人認為這可以視為一種性傾向,類似於同性戀、異性戀的狀況,但因為戀童可能會導致犯罪行為,因此被視為疾病。另外,性侵兒童並不代表擁有戀童障礙,且有文獻指出有些戀童者不會去侵犯兒童。戀童者可能伴隨低自尊、抑鬱、焦慮,或者部分反社會人格特質,而且據統計,其性格通常較為害羞、憂鬱。致病原因尚不明確,可能是其缺乏與其他成年異性對象發生關係的信心,且研究指出,戀童者和腦結構異常有些相關,可能是童年時腦部受損,或者基因異常。
  2. 戀物症(fetishism):患者的特性是性慾望不針對人,而是親近對象的所有物或身體部位,如對內褲、絲襪、鞋、腰、胸等有特殊愛戀,並且只有如此才能激起性興奮或性激動。其實這些物品對一般人也有某種程度的刺激效果,而且這種戀物情結有可能是社會性的,比如中國古代喜愛的三寸金蓮、過去西方流行的束腹等,但只有當它強烈到形成一種障礙時才被稱為戀物症。對此,佛洛伊德將男性戀物歸因於童年時期由閹割焦慮造成的創傷。
  3. 暴露症(exhibitionism):俗稱露陰癖,是成年人在公眾場合向不知情的人暴露性器官或者其他平常不會暴露的部分,如胸部或臀部,並通過使對方驚嚇而獲得性興奮或性滿足,欲達成目的是誘惑或向對方示威。其原因可能來自於幼年時期曾經被恐嚇過若不服從某指令將割掉其性器官,因此造成其心理陰影。另外,也有一些人處於極大壓力下,例如婚姻不美滿,因而表現暴露症。其中有此症狀的男性多於女性。男女比大約二十比一。在部份法律中,公開暴露行為可能構成妨害風化、公然猥褻或其它罪名。
  4. 窺視症(voyeurism):是指透過偷看(被偷窺者不知情的情況下),才會得到快感他人裸體或性行為來獲得性快感的行為,通常在窺視當下或者事後回想時會伴隨手淫來滿足慾望、產生興奮感。患者多為男性或異性戀者,且經常因內向、不善交際等,而無法滿足正常人會有的性要求、性行動。
  5. 性虐待症(sexual sadism)和性被虐待症(sexual masochism):兩者皆是透過折磨的手段(通常用羞辱、鞭打、口咬、針刺、辱罵等)來獲得性興奮或性滿足,兩種症狀互補,且經常出現在同一人身上。其實正常的性行為本就可能帶有部分虐待的色彩,而一般的性愉虐 (BDSM) 的實踐者由於能夠進行知情同意的實踐過程且不會造成實質的傷害,也不會被視為性虐待症或是性被虐待症。但就像其它大部分的精神疾病一樣,只有在這種情況走向極端,變得只有虐待或被虐待才能帶來性快感者,且個體感受到困擾或是性無能;又或其性虐待或受虐之行為會導致實質的嚴重傷害,例如窒息等,才會被稱為性虐待症、性被虐待症患者。當情況越發極端嚴重時,甚至可能造成致命危險,包括強暴或殺害被虐者。個人性興奮和高潮的經驗,曾與痛苦連結在一起,或對性有負面的態度。有少數性虐待患者患有思覺失調症或其他嚴重的心理病態。然而這並不代表強暴犯就會和性虐待者畫上等號,只有那些會通過施加折磨獲得性興奮的人才是患者。
  6. 性沉溺(sex addiction):指的是沉陷在性相關活動和性快感,失去自制力,並開始花費大量時間和金錢在相關事物上,並到達影響正常生活的程度。通常伴隨其它原因,包括童年時期對性有不正確的認識或者曾受性侵犯,且此類患者經常有孤獨、缺乏交心朋友、安全感低落等情況,而性能夠提供一種親近的假象。此外,社會上關於性訊息的氾濫,以及消費文化鼓吹的即時刺激、感官滿足等也會造成影響。可按情節嚴重程度分成四階段:
    1. 第一階段:包括過度的性幻想和自慰,對他人沒有傷害,且限於較隱密私人的範圍。
    2. 第二階段:發展至此階段則意味著前階段的行為無法滿足慾望,因此開始出現戀物、使用色情電話等。
    3. 第三階段:進一步牽涉到召妓、偷窺、露體等性罪行。
    4. 第四階段:最後階段是更嚴重的罪行,包括亂倫、性騷擾、性侵犯等。性活動本身帶有快感,會引人喜愛,但到達性沉溺的程度。
  7. 戀獸症(Zoophilia):又稱動物戀。指人類對非人類動物產生性渴望親密感的一種特殊愛戀,將禽獸作為發洩性慾或愛撫的對象,其產生原因尚不明。可能因為患者與禽獸相處的機會較多,喜歡禽獸陪伴,或是患者在童年時期與異性相處留下不快樂的經驗,轉而尋求與禽獸產生性接觸。專家已經確立了關於動物戀許多不太狹隘的名稱及定義。例如動物戀社群創造了一個新名詞「動物戀性向」。即將動物作為對象的性傾向。假設一個人從和動物親密互動如親吻、擁抱而得到快感,則稱為「動物戀情色」。而心理動物戀指是指在觀看人獸交圖像、觀看人獸交、觀看動物交配的過程中得到性的滿足與刺激。但獸交有潛藏的危險、而最大的危險在於可能會染上不知名的致命疾病。關於愛滋病起源有一個說法,就是有人與帶病的猩猩性交,從而把這種致命的病毒從猩猩身體內帶到人類社群中。另外,2005 年在美國有一位男子在嘗試與馬發生性行為後,引發乙狀結腸穿孔和急性腹膜炎而死亡。
  8. 摩擦症(frotteurism):患者常常選擇在人群擁擠而且容易逃脫的地方,觸摸或摩擦異性胸部、大腿或是生殖器官,藉以得到性衝動、性幻想,通常以男性居多。因為患者通常不認為自己有性方面的心理疾病,因此很少主動就醫治療。然而,這種未經同意的接觸通常是觸法的。
  9. 戀物性異裝症(Fetishistic Transvestism):患者會長期、多次的靠穿上異性服裝,打扮成異性模樣來激發性興奮,是一種較常見的性偏好障礙,且一般只發生於男性。這一障礙與單純的戀物症不同,單純的戀物症僅是穿戴所迷戀的衣物,而戀物性異裝症是打扮成異性的外表。戀物性異裝症通常不止穿戴一種物品,常為全套裝備,包括假髮和化妝品等。另外,戀物性異裝症也與異性裝扮症([1])不同,前者清楚地伴有性喚起,一旦達到性高潮,性喚起開始消退時,便強烈希望脫去異性服裝。此障礙也與一般的易服者的狀況不同。易服者並不會被認為是一種障礙,且個體在易服過程中不會感受到性快感。戀物性異裝症者必須要符合透過穿著異性服裝得到性快感,且造成該個體重大的障礙或困擾,才符合戀物性異裝症的定義。
  10. 戀屍症(Necrophilia):戀屍症是指從屍體獲取性滿足。患者主要有以下行為(1)撫摸屍體會覺得興奮 (2)旁觀姦屍或觀看他人撫摸屍體會覺得興奮 (3)喜歡邊看著屍體邊自慰。患者具有與屍體進行性交的強烈慾望,有時這種慾望能僅以想像滿足;但有時這種慾望則必須通過真正與屍體性接觸來滿足。還有些患者以保留屍體的某些器官為樂趣,如女子的乳房或生殖器。由於戀屍者可能為了獲得姦屍的機會而殺害被害者,所以這種行為會給社會帶來極大的威脅。至於為何會有這種病態動作,多數研究者認為這種人身上多有支配性交對象的強烈慾望,又因為屍體絕對不會反抗他們的命令,因此他們寧願選擇屍體作為性交對象以獲得滿足。否則面對那些活人假扮的屍體,當他們則要求其不准動時,如果對方動了,他們便會感到自己的命令受到違抗而喪失性交的慾望和能力。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編輯]

指被害人同情加害人、同意加害人的觀點,甚至是對加害人產生感情的一種心理學現象,這種情結會使被害人認同加害者的某些行為與思想,並反過來幫助加害者。也可稱之為「人質情結」、「人質症候群」。起源於一九三七年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發生的一起銀行搶案,四名曾遭受挾持的人質對綁架他們的歹徒釋出同情,抗拒瑞典政府為了營救他們所做的努力,故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此斯德哥爾摩人質挾持事件中被發現而得名。

特徵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人質資料庫指出,大約有 8%的人質會得到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而根據心理學者們的研究,發現在情感上傾向依賴他人,或情緒較敏感、易受感動者,如遇上相似情況下,產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的機率偏高,會對加害者產生過度的同情與好感。 患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人質,通常會有以下的特徵:

  1. 加害者是因為某個理由而綁架人質,並得到人質的理解與認同。
  2. 人質要確實感受到加害者(例如綁匪)是有威脅到自己的生命。
  3. 在被挾持的過程中,人質必須體會到加害者(綁匪)有偶爾表現出仁慈善良的一面或一些略施小惠的舉動。
  4. 人質通常要與外界隔離,接收不到其他資訊與想法,只能聽取加害者的單一觀點。
  5. 人質必須堅信自己「無法逃脫」。

而通常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患者會經歷以下之歷程:

  1. 恐懼:因為加害者突然的脅迫與威嚇導致被害者原先的心態改變。
  2. 害怕:持續籠罩在如不定時炸彈般的環境中,身心深受威脅而感到不安。
  3. 同情:和加害者在相處中理解並體諒到對方之不得已。
  4. 幫助:被害者會極力協助加害者,如配合加害者各種指示,有機會卻不逃脫等;又或是協助被逮捕的加害者逃脫,在審理時向法官求情,甚至一起逃亡等。

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可以被視為一種創傷羈絆,其實並不只發生在人質身上,從集中營的囚犯、戰俘、受虐婦女與性侵害的受害者等,各種不同案例中的受害者都有可能得到此症候群,且不分性別,一般而言,生理女性的比例會比較高。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患者的這種心理轉變,其實某種程度而言,他們是為了保住生命,所以會盡力不去激怒落挑釁加害者,當他們這樣做的同時,會漸漸失去自我意識,並完全接受加害者的思想,若受害者開始以加害者的眼光來看待外界,他們就不會渴望自由,有機會逃離也不會逃走,甚至當救援來時,受害者會抗拒、不想被營救。

原因解釋

不同派別的心理學家對此有不同解釋及看法。

  1. 演化心理學:此症候群是人類先祖為了解決在史前的年代中產生的問題,而誕生的心理現象。以色列軍事歷史學家阿扎爾認為,因為綁架以及戰亂是史前年代中常見的問題。以天擇的結果來說,長時間的混亂使人類發展出能適應環境的能力。也可能與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這樣的特徵產生有所關聯。
  2. 心理分析學:剛出生的嬰兒會對與自己最靠近的人產生強大的依賴感,這樣的情緒依附會讓他為了生存,而最大化周邊的人成為理想父母的可能性。因此演化心理學的學者認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可能是由此發展而來的。而這也是角色認同防衛機制的重點範本之一。人類在面對非現實的處境時,平日的感覺及情緒會因此錯亂,以致對加害者產生依賴的心理。且受到加害人的高壓支配,恐懼的心情主導下,與其抱持反抗及厭惡的態度,不如協助加害者、釋出善意,得救機率可能會提高,這也可解釋為何被害人會同情加害人的情況發生。
  3. 佛洛伊德: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一種自我防衛機制,個體為了減少因爲超我與本我衝突而生的焦慮,因而產生一些改變本質的行為,這些行為非出自於個體的意識,而是出自於潛意識,其歷程是在潛意識中進行的,目的是要否定或扭曲現實。所以受害者會藉由站在加害者的角度讓自己覺得不受到威脅。自我防衛機制中的「內射作用」(Introjection)是指將外界的價值觀與標準併入自我,使他們不再是外在的威脅。以二戰納粹的俘虜為例,被德軍送進集中營的他們首先會先受盡身心的折磨,一些來自中產階級者一開始會呈現精神異常甚至引發自殺行為,在第二時期的拷刑時,不少人就出現一種「自我疏離」甚至「解離」的症狀,也就是一種受苦者彷彿不是「自己」的感覺。當這兩個階段過了之後,被俘虜的他們就會逐漸內射納粹的思想型態,而於不知不覺中,自己的言行、舉止、觀念都變得跟納粹的壓迫者一樣,因而逃過了讓自己崩潰或自殺之危機。所以此機制被認為是當人類克服不了外在的威脅情境或對象之懼怕時,會在無形之中去模仿、攝取其特質,使自己與對方有一體感的錯覺,來沖淡內心的恐懼。
  4. 犯罪學:也有專家以犯罪的角度來看,人性所能承受的恐懼會有一條脆弱的底線。當被害者遇上了一個能徹底掌握自己生存權的加害者,被害者就會漸漸把生存權付託給這個綁匪。而加害者對於被害者所釋出的任何一點善意,都會讓被害者覺得是對自己的寬容與慈悲。換而言之,當人所承受的壓力越大,被害者會逐漸對加害者產生同情、認同乃至於崇拜等情感。

治療

由於受害者會對加害者產生認同甚至是感情,所以應該幫助受害者去釐清加害者的暴力、脅迫等傷害行為,並協助受害者面對,而非否認或美化這些行為。並讓受害者了解如和尋求支援,而不是只能依賴加害者,例如團體治療、協助熱線等。

其他相關症候群

(一)愛情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在現實生活中,有眾多為愛情放棄尊嚴和底線的人,他們正是被愛所綁架的「人質」,而對方則是以愛之名束縛他們的「綁匪」。他們明知對方之惡行,不論是劈腿或是施暴,卻常常只因為一句誠懇的道歉或是溫柔的討好,就會心軟再給對方一次機會,甚至去合理化對方各種差勁的行為,因而難以跨越內心的情感,總是被傷得越深就越癡迷於對方,恨得越徹骨就越無法抽離出那段變質的關係中,深陷於這虐待性關係(abusive relationship)中無法自拔。

  • 為何會得到愛情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幾項可能原因:
  1. 感到被威脅:有直接威脅和間接威脅兩種,舉例來說:「直接威脅」為警告對方如果敢不聽話或是離開他,就採取暴力來傷害。「間接威脅」為告訴對方:『你很差,除了我不會有人要你了』、『全世界只有我對你最好,別人都會傷害你』。他們通過這種間接的威脅來控制受害者,摧毀他們的自我價值感,感到孤獨無助因而無法逃脫。
  2. 感到有希望/可理解:受害者會努力尋找一切希望,只要對方給出一點點溫暖或希望,都會讓他們覺得「事情也許就快有轉機了」、「他已經變了,他其實對我挺好的,我再堅持一下」。讓受害者陷入不斷從期望到失望的痛苦循環中。而如果對方向受害者展現自己脆弱的一面,比如悲慘的童年,壓力巨大的工作等等,受害者甚至還會同情和理解對方,因而將對方的行為合理化,認為是事出有因的,所以儘管惡行一如既往,但受害者卻仍充滿了「理解」和「希望」。
  3. 心理 / 生理上與外界隔離:為了增加受害者對自己的依賴性,加害者會切斷或嚴格管控受害者與外界的聯繫,他們用各種手段阻止受害者見朋友和家人,無論去哪兒?要見誰?要做什麼?都要獲得他們的允許,而很多受害者卻單純的認為對方只是「控制欲太強」,很難發現自己其實與外界隔離了。更有一些加害者會在公開場合羞辱、責罵和貶低受害者,摧毀其自尊,讓受害者開始害怕並主動減少和外界的接觸,所以處於這種畸形戀情中的個體,在戀愛期間通常會消失在家人和朋友的視線中,也讓許多悲劇更難被挽回。
  4. 感到愧疚和無力逃離:加害者常常讓受害者認為自己才是問題的源頭,「都是因為你沒做這些事,所以我才罵你的!」、「如果不是你做了那些事,我怎麼會這麼對你?」。在這種關係中受害者會因此認為,也許陷入這樣的情形全都是自己的錯。這非常容易使得他們感到愧疚,以至於無法離開對方。甚至就算離開,也很容易主動回到那個被傷害的情境中去。
  • 如何擺脫愛情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幾項做法:
  1. 「察覺」到自己身處於虐待性關係:很多人身處卻不自知,就是由於心理機制,看不見傷口,所以容易被忽視,也常常自認為是「不就是情侶間小打小鬧嗎,沒有那麼嚴重。」但其實虐待性關係造成的傷害之大,它會讓受害者一點點喪失自我價值感和獨立性,侵蝕他們的自信和自尊。所以不論是受害者自我覺醒,或是由旁人點醒,受害者必須要認知到自己與戀情的異常,才能抽身而出。
  2. 尋求專業幫助:會得到愛情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人們,通常會有些心理上的掙扎。有時候是因為現實中的支持不足,有時候是對自我價值認同的錯亂,有時候關乎一些創傷的記憶。而專業的心理諮商能夠提供一個穩定的支持和空間,幫助他們渡過其中的艱難。

(二)孟喬森症候群

罹患孟喬森症候群代表這位患者反覆並故意地製造病徵,誇大自己的不舒服,讓其他人以為自己生病了。而且這類病人並不想痊癒,喜歡繼續停留在虛弱無助的模樣。孟喬森症候群患者並非為了賺保險費,而是希望自己成為個弱小的病患角色,成為他人注目的中心。成因不明,一般推論患者可能於孩童時代受到忽視或虐待,或曾經真的因為健康問題而時常住院,進而發現自己能因「健康狀況不佳」而獲取關心,感受自己存在的重要性,並把照顧自己的責任過渡給他人。有些則是對能欺騙愚弄醫師感到滿意,好似自己獲得了某種控制力量。根據研究,罹患「孟喬森症候群」的人常見於 20 到 40 歲之間有醫療背景的女性,例如護理師、技術人員;以及 30 到 50 歲的未婚男性。整體來說男性比女性更常見。

症狀

  1. 疾病史戲劇化但又前後不一致。
  2. 一旦開始治療,又跑出新的、無法解釋的症狀。
  3. 狀況變好後,很容易又復發了。
  4. 對教科書如何形容疾病非常熟悉,描述症狀時很像在背誦教科書。
  5. 檢查結果都是正常,但患者又會描述新的症狀。
  6. 不希望醫師與自己的家人、朋友或過去的診治醫師會談。
  7. 萬一發現醫師快拆穿他的謊言,就會再換一間診所或醫院。
  8. 四處求醫,在不同城市找過許多醫師。
  9. 就醫時說自己過去得過很多病,卻沒有什麼醫學文件證據,可能推託自己都一直住在國外。
  10. 大費周章地找很多醫師診斷、看病,但說到治療就變得很遲疑。

(三)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

這類受虐兒童多半係受其主要照顧者(母親為主)以蓄意方式偽造其身心疾病症狀或病史,導致受虐者接受不必要之檢查、治療或住院,甚有致死者。

美國曾有幾個案例,像是媽媽故意多次餵食五歲小孩過量的鹽,創造小孩體弱多病的模樣,衝高部落格人氣;或媽媽多次試著拿枕頭等悶住小孩,使其窒息,再送往急診室說「小孩突然臉色發青」或「小孩可能突然癲癇發作」,追查起來,媽媽照護過的親生兒女或鄰居小孩等有多人都因類似的窒息事件送醫或死亡。當醫療人員試著解決小孩的病症、找出病因時,患有「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的媽媽表面上看起來很慈愛及關心小孩,有時甚至是過度介入醫療,但卻會持續暗中加重孩子的傷勢。因此這類的小孩會有很多奇怪、無法解釋的症狀而住院的醫療史。小孩的狀況變差常在媽媽單獨於身邊時發生,由媽媽自己回報,但醫護人員不曾觀察到同樣的狀況,後來小孩的檢驗結果與症狀很不相符,或在小孩的尿液、血液、糞便檢體找到不尋常化學物質。小孩住院時症狀會恢復,但一回家又變糟。另外就是回顧家族史,同一個家族中小孩有不僅一起的不尋常案例或死亡,曾有媽媽因兒女都是怪病死亡上新聞,被稱為是「全國最可憐的母親」,七十多歲時這位母親才承認自己謀殺了多位親生兒女,兒女根本不是怪病死的,是死於媽媽策畫的謀殺。另外 2015 也發生了患有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的母親,被她照顧的女兒謀殺的案例,參見迪迪·布朗夏爾謀殺案

(四)邦妮與克萊德症(Bonnie and Clyde Syndrome)

Hybristophilia 通常被稱為「邦妮和克萊德綜合症」,形容被罪犯吸引的很多女性被。她們被判刑的殺人犯所吸引,有的女性甚至嫁給了罪犯;痴迷於實施惡意犯罪的人們,對超級罪犯們崇拜,並由此獲得興奮感。 這些女性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不安全感,願意讓男人來決定她們的自我意識。年輕人尤其缺乏安全感,自我意識不強。大多數都以年輕女性,甚至是青少年為主角。根據《泰德邦迪:與殺手的對話》的合著者斯蒂芬米肖的說法,泰德收到了無數包含求婚和照片的信件。在他的審判的每一天,許多被稱為「追星族」的女性都會出現在法庭上,她們的頭髮在中間分開,戴著圈形耳環,甚至將他們的頭髮染成棕色,以與他謀殺的人的頭髮相配。

  • 成因分析
  1. 部分人特別容易投入感情,對囚犯產生特別的同情
  2. 受虐待或尊嚴遭侵害的人,更易愛上暴力犯
  3. 想做老大女人 或出自不安全感
  4. 有的女人為顯示與眾不同,與罪犯交往

精神疾病治療體系[編輯]

隨著第二次世界大戰帶給全人類的衝擊,以及 1950 年與 1957 年舉辦的世界精神病學代表大會,國際社會意識到精神病學領域的不斷變化,經驗知識相對於理論有其重要性,而這些知識的流通可促進專業能力的共享,其中累積的新知和各種治療的可能性也可被運用於適應各地文化的需要。

1961 年 世界精神病學協會 (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WPA) 正式成立,其宗旨為增加對精神病患者的知識和技能,提供在精神衛生領域工作的必要照顧,促進在精神病護理、教學和科學研究,協助最高的道德標準制定和遵守,保障醫師與病患的權利。WPA 每三年擧辦一次 「世界精神病學大會」(World Congress of Psychiatry),也組織擧辦國際性和地區性的大會和會議,並在 2002 年創辦並開始出版官方雜誌《世界精神病學》。

台灣於 1990 年通過精神衛生法,讓治療的過程有初步得以依循的根據,更因人力的加增,擴大對精神疾病照顧的範圍,有更多的管道與人力物力提供給非嚴重精神疾病的病患; 1995 年台北市立療養院與台大醫院精神科,設立了沒有 24 小時強制門禁的 精神官能症病房,象徵台灣精神醫學界對這些一般而言在職業、人際等自我功能上尚稱穩定,但在某些情況下引發障礙的個案正式邁開協助的步伐; 2004 年成立 台灣精神分析學會,認為精神分析不單作為一種臨床專業,更需不同領域的人才參與翻譯引介、人文研究以及學院的教學。學會定期舉辦演講和提供臨床課程,於 2015 年正式通過申請成為國際精神分析學會的研究團體。

然而,台灣的精神病患照護人力問題同樣受到關注。衛生福利部於 2016 年 4 月表示,目前台灣約有 34,000 多名一、二級精神病患,但僅有 96 名關懷訪視員。換句話說,平均 1 個訪視員要負責追蹤超過 300 精神病患,因此爭取預算以及增加相關人力都是未來需要努力的目標。

精神疾病與社工[編輯]

精神科社工師具體工作內容[編輯]

  1. 在臨床治療過程中,提供有關病人的心理暨社會動力分析資料(如成長背景、社會脈絡等)
  2. 讓病人認識與了解治療計畫和醫院設施
  3. 協助緩解病人關於疾病與治療的經濟與社會壓力
  4. 協助家屬面對因病人發病和治療所產生的焦慮和不知所措
  5. 協助病人連結所需要的各種資訊或資源

精神疾病相關量表[編輯]

  • 照顧者負荷量表:在照顧精神疾病患者時,照顧者本身可能也承受著壓力,壓力來源可能來自於社會週遭人也可能來源於患者,為確保照顧者的心理健康狀態,故須定期填寫照顧者負荷量表,以以決定照顧者間需要協助的優先順序。
  • 精神病患社會功能量表:評量精神病患的社會功能狀況,以作為擬定病患出院後社區復健計劃之參考。

從社會工作角度看精神疾病患者[編輯]

精神疾病患者在現今社會仍有嚴重汙名化(stigma)的現象,大眾傳播媒體總是將精神疾病和暴力犯罪連結在一起,社會大眾對於精神疾病普遍會因為陌生產生恐懼感和不諒解。人們往往忽略「人在情境中」(person in situation)的觀點,忘記一個人之所以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背後牽涉到的不僅僅是個人因素,更包括社會脈絡、成長故事等多元且複雜的因素,這使得患者在生活中處處受到歧視和壓迫,社會資源和機會平等遭到剝奪。因此社會工作者致力於協助案主充權(empowerment)賦予患者優勢觀點,使患者能夠提升社會生活能力並達成自我實現,以對抗社會結構中存在的不平等現象。

社區關懷訪視員[編輯]

不同於醫療院所的醫護人員,各司其職的在固定時間內為病患提供服務,社區關懷訪視員(社關員)必須走入個案家裡,和案主慢慢建立關係、了解其家庭、社區、生命中每一個小故事、給予情緒上的支持、試圖改善精神疾病在社區中遭汙名化的現象、連結不同的社會福利資源以期提供更完善的協助,這是一個漫長而辛苦的過程。社關員較其他社會工作來得困難的點在於要建立關係不容易,因為案主是精神疾病患者,而社工員介入的過程中一但曾經將其送入醫院中治療便又須再度重建信任關係,而在這重建的過程中因為對方已對社工產生過不信任所以要在建立關係的困難度變高上許多。此外因為精神疾病的類型太過於多元化以至於在服務上的複雜程度相當高,人對於精神病患者的既有刻板印象又是相當負面的(不穩定、暴力等),再加上前述案主給予的精神壓力導致許多社關員最後仍選擇離職或轉換跑道。這同時也反映出政府持續推行「外包式」的福利政策,建構一個一個專案,出錢補助、責任委外,使得社會福利工作者往往在未接觸到問題核心前,即得礙於時限而被迫結案。

隨著 1980 年代藥物研發有突破性的發展,精神醫療開始傾向以藥物治療作為主要的處遇方式,但許多學者認為當用醫療的角度來審視一個人時,我們往往只會看到缺陷和問題,而沒有把一個人之所以精神異常背後的社會文化脈絡和環境考慮進去,這使得實務上病人即便多次回診或是長期住院,對於病情往往不會有顯著的改善。「醫療並不是全部,更多的是在生活、社區、社會。」透過同理心,透過真正深入的了解病患,透過社區照顧,對於病患也許有更大的幫助。

最新研究[編輯]

自我傷害的誘惑及相關探討[編輯]

定義[編輯]

非自殺性的自傷行為(Non-suicidal self-inflicted Injury, NSSI),社會大眾普遍稱此行為自殘(Self-harm),但較近期的文獻多會使用自傷去取代較不中立的「自殘」,特別是《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出版以後。當事人故意以某種方式造成自己身體上的傷害,但其目的並不在於造成不可逆的死亡。最常見的自傷方法是使用尖銳的物體割破當事人自身的皮膚,也包括自焚、劃傷身體部位、把身體撞向硬物、用拳頭或其他會造成傷害的物件打向自己、干擾傷口癒合(摳皮症)、拔毛(拔毛癖),以及攝入有毒物質。物質濫用和進食障礙一般不會視作自傷,因為所造成的組織損傷通常都是無意的附加後果。然而,相關定義的界線並不總是明確的:如果當事人故意以一些通常不視作自傷的行為傷害自己,那麼亦可界定為自傷。雖然自殺並不是自傷者的意圖,但自傷與自殺之間存在著一段複雜的關係,因自傷行為具有致命的潛在風險。自傷者擁有相對較高的自殺風險;40–60%的自殺者亦曾出現過一定程度的自傷行為。儘管如此,仍不能歸納性地認定大多數自傷者最終都會自殺。 自傷(或稱自殘)並非稀有案件。雖然有很多人會把「自傷」視為「自殺失敗」或「不敢自殺」而導致的,把其歸為「程度在自殺之下」的行為。事實上,自傷和自殺不一樣,兩者不該被平行比較。 自傷行為為有意識傷害自己身體的行為,但並無意導致死亡。自傷的常見動機包含轉移注意力、感覺自己的存在感、吸引注意力等;自殺的動機則大多為解決痛苦或認為自己是他人的負擔。 另外,「對自傷的渴求」是邊緣性人格障礙的其中一種常見症狀。患有其他精神病的人亦可能會自傷,例子包括重性抑鬱障礙、焦慮症、物質濫用、進食障礙、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思覺失調症,以及人格障礙。

學者 Favazza(1993)將自我傷害分為下列幾類(李俊毅,2005):

一、重大自我傷害(major self-mutilation)

發生頻率不高,但身體某部位被去除或傷害,而且造成永久性的形體毀損。

二、刻板重複的自我傷害(stereotypic self-mutilation)

週期性且刻板重複的自我傷害,最常見的是頭部撞打,包括以頭撞牆或以物體打頭。

三、表層自我傷害(superficial self-mutilation)

情緒障礙的重要指標,不會造成生命危險或身體損傷,偶而才發生少有規則性重複。但有些則發展為上癮行為,甚至整個人腦海都充滿了這個衝動。這也是青少年問題中最應注意的。又可分為三種:強迫性自我傷害、偶發性自我傷害、重複性自我傷害。

常發族群[編輯]

研究發現,不同的自傷方式與不同的動機與所處的自傷前情緒有關,且不同的自我傷害動機在情緒強度特質、情緒調節困難、負向情緒和自傷方式上會呈現出不同的樣貌。大多發生於:

  1. 有意識地傷害自己者:這類人可能是為求他人的關注、對自己的身體感到不滿而會去自傷。
  2. 容易發生意外者:這類人在潛意識中可能傾向傷害自己,但不為其意識所接受,而轉化表現在「出意外」的行為中。
  3. 有憂鬱和無助情緒者:這類人大多是因為內心的壓力過大,同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排解壓力而導致最後選擇以自傷的方式來舒緩緊繃的神經。
  4. 喜歡或容易做出違規行為者:這類人選擇自傷的原因可能是為了挑戰社會常規,但至於挑戰社會常規背後的原因很多,像是對社會現況不滿、想吸引他人關注等等。
  5. 比較容易生病的人:這類人會選擇自傷可能是因為被病痛纏身而導致想輕生,但卻因為總總原因而未付諸行動,此時他們便會藉由自傷來安慰自己說自己已經嘗試過了,只是沒成功而已。

統計[編輯]

(資料來源: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PA)

Whitlock 和他的同事 2011 年在美國大學健康期刊(the Journal of American College Health)中所發表的文章指出,根據他們對八間大學的學生隨機抽樣顯示,在其中兩間大學的研究表示自己有非自殺性自我傷害行為(NSSI)的學生中,有三分之一提到他們曾經把自己弄傷到應該要尋求專業醫療協助,但只有百分之五有尋求治療。

「根據威斯康辛大學 Jennifer Muehlenkamp 博士與其同事的綜合分析顯示,百分之十七的青少年曾經在過去至少執行過一次非自殺性自我傷害行為(NSSI)

You et al. (2013)以狹義自我傷害定義調查 5423 位青少年,過去一年內有 20.3%的青少年曾進行自我傷害行為。

陳毓文(2006)進行全臺灣之國中、高中與高職學生共 1975 人研究結果指出, 22.4%的受訪者過去曾經有自我傷害行為,在這些自我傷害者當中 24.4%表示自我傷害行為只發生過一次,其餘 75.6%自我傷害者的自我傷害行為至少有兩次,更有 17%的自我傷害者回應自我傷害行為已發生很多次、數不清楚幾次的情形,換言之, 這樣的結果顯示大約每 5 位學生便有 1 位曾經有自我傷害行為。

相關性[編輯]

(資料來源: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PA)

NSSI 預告了較高的自殺可能性。在一份關於美國五所大學學生的研究中,有 NSSI 行為但無自殺意念的學生,有較對照組高 3.4 倍的機率在學期結束前自殺,因此雖然被稱為」非自殺性」的自我傷害行為,仍反映著其需要陪伴及向外界求助的訊號,須予以重視。

分類[編輯]

(資料來源: Nixon& Heath, 2009)

Based on motivation, NSSI can roughly be divided into four categories

1. Automatic Positive Reinforcement(自我正/負增強)

2. Automatic Negative Reinforcement

3. Social Positive Reinforcement(社會正/負增強)

4. Social Negative Reinforcement

自動負增強 自動正增強 社會負增強 社會正增強
Abbr. A-NR A-PR S-NR S-PR
Motivation 自我 自我 他人 他人
Intention 藉由 NSSI 達到逃避負面情緒的效果 藉由 NSSI 主動產生亢奮、刺激等情緒 藉由讓他方知道自己 NSSI 行為達到疏遠自己的結果 藉由讓他方知道自己 NSSI 行為達到接近自己的結果
Example 當身體的某個部分刺癢時,會去抓 因為工作及課業壓力,因此有 NSSI 的行為,藉由痛覺麻痺自己對於所處壓力中的強烈連結 通常發生在精神疾患患者身上,因為過去所受創傷等原因,當事人對於血液視覺及痛覺等一般人感到畏懼或排斥的感覺產生愉悅或成癮 因為感情或合作等關係的結束,使當事者預期特定對象會對於自己得行為產生憐憫同情等感覺,而拉近與自己的關係。

調查[編輯]

(資料來源: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APA)

1. 關於身體的物化、自我貶低以及自我意識的消失

NSSI 還有其他的風險因素,包括行為者逐漸物化身體、漸增的耐痛力、自我價值感的低落。其中,物化身體使行為者更能夠在心理上抽離,並自我傷害,故在同樣有情緒調節異常的人中,身體認可不足的人更容易出現自我傷害的行為。這些發現暗示 NSSI 與飲食失調症有重要的潛在共通性,百分之五十五的自我傷害個體會表現飲食失調症。Muehlenkamp 與其同事支持此假說,並補充:『身體的物化、自我貶低以及內在意識消失也經常在那樣的族群中出現。』


2. 哈佛大學相關研究[23]

NSSI 在 DSM5 中被歸類為「需要更多研究的新興疾患」,同時也是一種邊緣型人格障礙的症狀。儘管 NSSI 能夠幫助人們處理強烈負面的情緒是被廣為接受的,兩位哈佛大學的研究人員對此有不同的研究方向。

其中,Joseph Franklin 聚焦在 NSSI 的潛在心理效益,他認為關鍵在於「後痛苦釋放」(pain offset relief)無論健康對照組或自我傷害者,都會表現生理性防衛及隨後的舒緩。但將刺激去除,並不會將個體還原到刺激前狀態,反而會使受試者經歷一段短而強烈的欣快感。所以當自我傷害者第一次傷害自己,會感受到令人不悅的疼痛,但反覆操作並感受到疼痛舒緩時,自我傷害便與疼痛舒緩產生連結,導致後來的重複行為。且 Franklin 認為多數人不會特別喜歡血、傷口、刀刃或是相同意涵的刺激。但他推測會自我傷害的人或許有不同的想法,因為他的發現指出 NSSI 會將疼痛舒緩與這樣的形象連結,而自我傷害的形象會活化 NSSI 行為者腦部中負責酬賞的區域。

而 Jill Hooley 則主要探討 NSSI 背後的動機,認為自我貶低及自信心缺乏是主因。他認為可以換個方式來問:為什麼他們選擇自我傷害,而不是用更健康、快樂的方式來減緩情緒傷害,比如看電影、找朋友或是去上瑜珈課?這樣的疼痛耐受度上升是否與某些自我傷害的心理因素有關?如:抑鬱、絕望或是解離。他們有多常描述自己是「不好的」、「有缺陷的」、「需要被懲罰的」?似乎傷害自己或是經歷疼痛,在某方面跟他們高度負面的自我形象是一致的,越是缺乏自信就會願意或是能夠忍受更常時間的疼痛。

心理異常例子-自我認知與厭食症之關係[編輯]

本篇論文為 Body Image And Eating Disorder In Adolescence , 作者為 Rodica Gabriela ENACHE。主要研究飲食失調(厭食症、暴食症)對於青少年自我認知以及性格的影響,並分析飲食失調與自尊的關係。

青少年飲食失調的特徵[編輯]

研究顯示,青少女對於體重的擔心,是造成飲食失調以及自我貶低、覺得自己沒有用的重要因素。研究顯示,95%青少女會因為擔心自己過重,以及受到社會上對於女生體重的刻板印象而感覺到壓力,有些因此導致厭食症,即使實際上他們並未過重。多數人會想要減肥,達到理想的身型,不論男女、體型如何,還是會感受到這份壓力。根據 DSM-V (APA, 2013),飲食失調包含以下類型:

  1. 神經性厭食症
  2. 神經性暴食症
  3. 劇食症
  4. 異食癖
  5. 反芻症候群
  6. 限食/畏食失調症
  7. 其他飲食/餵食失調症
  8. 非特異飲食/餵食失調症
神經性厭食症(Anorexia Nervosa)[編輯]

是一種主要發生在年輕人身上的進食障礙症。因在「餵食與飲食病患」中有介紹,在此僅簡述。厭食症患者對體重增加與體形失調有強烈的恐懼感,正常、健康的體重會使其感到緊張與恐慌。患者主要年齡層分布在 15 至 25 歲之間,百分之 90 的患者為女性,然而近年男性厭食患者逐漸增加。主要症狀為攝取過少食物而引起的體重過輕,確診的必要條件是明顯過低的體重,同時患者的人格也會有明顯改變。而神經性厭食症是一種死亡率非常高的精神疾病,研究指出,發病5到8年內,有 5%的死亡率;發病 20 年以上,則上升到 13-20%。許多患者死於營養不良、電解質失衡、免疫功能降低、器官衰竭等併發症。兒童和青春期的患者則可能因為營養不良而出現生長遲緩、許多內分泌激素降低、腎上腺皮質激素升高等症狀。目前主要透過認知行為療法和藥物協助治療患者相關的焦慮情形。

  • 案例
  1. 凱倫·卡本特(Karen Anne Carpenter):木匠兄妹合唱團(Carpenters)鼓手及主唱。西元 1960、1970 年代紅遍半邊天的美國重唱音樂團體木匠兄妹樂團,其中的妹妹凱特·卡本特,就是精神性厭食症(Anorexia Nervosa)的患者,並於 32 歲的芳齡死於精神性厭食症。
  2. 伊莎貝爾·卡洛(Isabelle Caro):法國反厭食運動模特兒。Isabelle Caro 自 13 歲起罹患厭食症,她自述她的厭食症來自「有問題的童年」。她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節目 In Sider 中,公開了她的精神性厭食症(Anorexia Nervosa),也於 2008 年出版自傳《不想變胖的小女孩》。於 2010 年 11 月 17 日病逝於法國。
  3. 莉莉柯林斯(Lily Jane Collins):是英國老牌歌手菲爾柯林斯之女,她 5 歲時父母離異,和名人老爸關係疏離,電影和現實如此相似,各種生活壓力,讓現實生活中的莉莉柯林斯罹患厭食症,不僅瘦成紙片人,月經也一度長達 2 年沒報到。
  • 相關影集

《深刻入骨》(英語:To the Bone)(2017) 故事敘述年僅 20 歲的少女艾倫卻在正值青春時期面臨著自己與厭食症的鬥爭,後來她被家人送至團體家屋給一名特別的醫生治療,使得艾倫漸漸地恢復自信,並開始跨出解決問題的一步。主角為曾患有厭食症的莉莉柯林斯(Lily Jane Collins)。
《愛上愛情》(Hunger-Addicted to love)(1997) :德國片,一個不堪回首的童年,而患有暴食症的她,現今仍無法擺脫陰影,而只有藉由食物來壓抑現實中所面臨的恐慌;一個是用情專一,視愛情為一切的男人,當兩人遇見時,他認為她是他的永遠,不過,她卻矇騙了他…

神經性暴食症(Bulimia Nervosa)[編輯]

是一種主要發生在年輕人身上的進食障礙症,指的是持續三個月以上每週至少二次無控制的快速過度進食。其特徵為患者因心情鬱悶、節食產生飢餓感等狀況下暴飲暴食,之後因爲進食太急和過飽而十分不適,加上內咎和擔心增磅試圖進行淨空行為(指的是將食物透過嘔吐或服用瀉藥排出身體)。患者多為年輕成年女性,通常體重標準或微胖。主要症狀為過度攝食所引發之發胖、牙齒損傷、唾腺發炎等。同時,患者也會出現過度運動、抑鬱、焦慮等心理異常。神經性暴食症的確切發生原因尚不清楚。它是一種可能由多種生物學因素與社會因素引起的複雜病症,包括:心因性壓力(過度注重外在形象)、家族史 (遺傳性)、人格類型與家庭關係。研究指出,腦部血清素的含量異常也有可能引發神經性暴食症以及其他飲食失調。但是大部分患者的身高體重指數(BMI)落在正常值的範圍。暴食症經常與其他精神病相關,如抑鬱、焦慮、藥物與酒精成癮等,亦有高風險的自殺與自殘傾向。 如果近親有暴食症症狀,其家族內較普遍有其他暴食症患者;遺傳導致暴食症的風險比例約為 30%至 80%。其餘導致患病的風險因素包含心理壓力、對於標準身型的社會文化壓力、自尊低落和肥胖症等。生活環境中若有家長擔心體重的狀況或推廣節食的文化價值觀,也有風險導致罹患暴食症。通常會基於個人病史來診斷是否罹患暴食症[5],但若患者否認有暴飲暴食與淨空行為時則難以確診。如果病人曾被診斷為神經性厭食症,則應依照此診斷。其他類似的疾病包括過胖暴食症、克萊恩-萊文症候群和邊緣性人格障礙等。1992年由Allen Coulter執導的生命中的故事—食物絮亂症 (Lifestories: Families in Crisis)的主角瑪麗瑪格麗特卡特(Mary Margeret)即展現了神經性暴食症的症狀。


暴食症患者類型可分為兩者:

  1. 清除型暴食者(purging type):在此次心因性暴食症發作期間,此人曾規律的從事自我誘導的嘔吐或不當使用瀉劑、利尿劑或灌腸。
  2. 非清除型暴食者(non-purging type):在此次心因性爆發症發作期間,此人已使用其他不當的補償行為(如:進行禁食或過度運動),但不曾規律的從事自我誘導的嘔吐或不當使用瀉劑、利尿劑或灌腸。


根據美國精神科協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APA)制訂的精神病診斷及統計手冊-第四版(Diagnostic &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IV),暴食症(Bulimia Nervosa)是飲食失調(Eating Disorder)的一種,其診斷準則如下:

  1. 狂吃(Binge eating)的情形不斷出現,每次出現時會有兩個特徵:在一段時間內,比一般人於同樣時間內和境況下進食量明顯多很多,同時在狂吃期間覺得沒有辦法自我控制自己的進食。
  2. 重複用不適當的補償性行為來避免體重的增加,分為嘔瀉型(Purging Type)非嘔瀉型(Non-purging Type)兩種。嘔瀉型指透過扣喉嚨催吐以及濫用瀉藥、利尿劑、灌腸或其他藥物將進食的食物排出,非嘔瀉型則指透過間歇性禁食或過度的運動強迫性減重。
  3. 狂吃和不當的補償性行為同時發生,平均每周最少兩次,狀況持續三個月。
  4. 自我評價完全受身形和體重影響。
  5. 上述問題和症狀並非只在厭食症期間出現。


臨床心理學家普遍用認知行為治療法(Cognitive-Behavior Therapy,CBT)來醫治暴食症,藥物則選擇用 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 (SSRI) 或 三環類抗抑鬱藥類抗抑鬱藥物通常具有一定療效。以下介紹幾種治療方法:

  1. 教育患者影響體重的生理機制,使患者能夠頓悟了解到過度節食和狂吃的惡性循環,以及認識到嘔瀉和飲食失調的不良後果。
  2. 記錄和分析狂吃與嘔瀉的情況和起因,然後從環境、行為各方面的改變來矯正飲食的壞習慣。
  3. 協助患者建立一套規律的飲食習慣,並讓他們學習健康的控制體重方法,降低他們失控狂吃的情形,並且增強患者的自制能力與自信心。
  4. 糾正患者對自己體重和身形扭曲的看法及偏差的態度,改善患者自己自我批評和吹毛求疵的傾向。
  5. 幫助患者重塑完整正面的自我形象,不再單由身形或外表來恆量自己的價值。


暴食症患者的飲食行為常會對身體造成嚴重傷害,部分甚至會有長期的後果:

  1. 發胖:雖然患者會自行將吃進去的食物嘔吐出,但通常仍會有約 30~75%的食物被吸收。如果是吃瀉藥方式,吸收的食物高達九成。
  2. 運動傷害:患者擔心吃下的食物會造成發胖,所以會過度的運動。
  3. 心理障礙:患者易產生自卑、憂鬱之心理。
  4. 牙齒損傷:催吐時胃酸造成牙齒脫鈣現象。
  5. 心灼熱:催吐時胃酸腐蝕食道,造成心灼熱。
  6. 血鉀濃度過低
  7. 唾腺發炎:胃酸腐蝕唾腺造成。
  8. 便秘:排遺量減少造成便秘。


Penelope A. Mclorg & Diane E. Taub, 2008, 「Anorexia Nervosa and Buima:The Development of Deviant Identities.」 Pp.219-230, in Mapping the Social Landscape: Readings in Sociology, edited by Susan J. Ferguson. Boston : McGraw-Hill.

劇食症(Binge Eating Disorder)[編輯]

是一種主要發生在年輕人身上的進食障礙症,指的是持續半年以上,每週至少二次的暴食行為。暴飲暴食的情況與神經性暴食症類似,但異常進食的嚴重程度較神經性暴食症為輕微,而且劇食症沒有補償性行為,容易導致患者過胖。主要症狀為過度飲食所導致之心血管疾病、過胖、糖尿病等。同時,患者也會出現失眠、抑鬱、焦慮等心理異常[24]

形成劇食症的可能原因:

1.社會及文化危機:
一定要瘦的個社會壓力可能助長對情緒性飲食的感覺火上加油。一些家長不知不覺地為孩子鋪下了通往劇食症的道路像是用食物來安慰、打發或獎勵孩子。一些常因體重受到嚴重批評及性霸凌的孩子也容易罹患劇食症。
2.心理因素:
抑鬱症和劇食症之間有著強烈的關聯,很多劇食症病友都現在或是以前都有抑鬱症,其他病友則可能有衝動控制和表現情緒方面的障礙。自卑、寂寞和身體的不滿足也都有可能導致劇食症。
3.生物因素:
生理異常也可能導致劇食症。舉例來說丘腦下部(腦中控制食慾的部分)可能對於傳遞飢餓或吃飽了的訊號有問題。研究人員還發現一種基因的突變也可能導致食物上癮。最後,有證據顯示腦中化學物質血清素低糜對強迫性飲食有關連。

劇食症的治療方法:

1.和食物建立健康關係:
要擺脫成癮是很具挑戰性的,尤其是對於食物的成癮或劇食症來說。不像一般的成癮,您的[毒]是要生存下去不可或缺的,所以根本無法避免或代替它。就另一個角度而言,您要和食物建立健康的關係:一個基於能達到營養攝取需求,而非情緒上的需求。
2.避開誘惑:
如果您屯有垃圾食物、甜點和不健康的點心在家時會比要容易有暴食的機會。清理有您最愛食物的冰箱及櫥櫃吧!
3.找到「餵飽」感覺的更好方法:
試著調適負面情緒是暴食一個主因例如壓力、抑鬱、寂寞、恐懼或焦慮。當今天似乎過得不太順食物看起來就會像唯一的朋友。劇食可以暫時讓像是難過、焦慮、抑鬱和無聊人間蒸發一般,但這種解脫只是稍縱即逝。
4.從渴望奪回主控權:
有時想暴食的慾望就事會無預警地侵襲,我們還是有可以做的事。例如:
(1)分心:任何需要花您注意力的事都有幫助: 走一走、打給朋友、上網看看搞笑影片等等的,一旦您對某件事產生了興趣,您的衝動就會消失。
(2)找人聊聊:當您發現了自己的暴食衝動,找到您信任的朋友或家人,分享您正在經歷的可以讓您感到更好以及減緩衝動。
(3)延遲、延遲、再延遲:就算您不確定您可否戰勝暴食衝動,延遲它。試著減緩一分鐘試試看,成功的話,試試延到五分鐘,如果您延遲得夠久您就能避免暴食。

=反芻綜合症(Rumination Disorder)[編輯]

是一種主要發生在幼童身上的進食障礙症,但成年人也有發病的情形,且以男性居多。症狀為將攝入不久的食物反芻到口中再咀嚼後嚥下或吐出,不費力也不會伴有腹部不適、燒心或噁心,一般不引起患者反感,甚至伴有滿意的體驗。頻率大約每天一次持續一個月以上,容易引起體重下降、蛀牙、口臭、腹瀉以及嘴唇受損。此病症亦常被誤診為胃食道逆流病。反芻綜合症的確切發生原因尚不清楚,它是一種可能由多種生物學因素與社會因素引起的複雜病症,包括:身體不適、孩童缺乏注意力而進行的自我安慰行為、孩童吸引注意力之行為、抑鬱以及焦慮[25]。治療時,對於智力正常的成人患者,應以教育和解釋為主,可採用生物反饋療法;對於智力障礙患者可採用行為限制療法,皆無需要使用藥物和手術治療。

限食/畏食失調症(Avoidant/Restrictive Food Intake Disorder,ARFID)[編輯]

是一種主要發生在 13 歲以下兒童的進食障礙症,指的是對進食產生恐懼或是對食物失去興趣而拒絕進食的行為。恐懼的來源通常是噎到、嘔吐或是疼痛。主要的症狀是因為畏懼進食所導致之營養不良以及發育不良。ARFID 與厭食症最大的差別在於 AFRID 不是因為擔心自己外觀所導致,而是偏差的進食行為所導致。AFRID 的確切發生原因不清楚,但通常與畏懼進食行為或是心理障礙有關。

其他飲食/餵食失調症(Other Specified Feeding or Eating Disorder,OSFED)[編輯]

根據 DSM-5 的定義,被診斷為 OSFED 的患者必須在臨床上呈現足以引起功能喪失或是身體顯著不適的飲食行為,但這些行為卻沒有完全達到其他飲食失調疾病的標準。例子包括:非典型神經性厭食症(Atypical Anorexia Nervosa)、低頻率劇食症/神經性暴食症(Binge Eating Disorder/Bulimia Nervosa of low frequency)、淨空失調症(Purge Disorder)、夜食症(Night Eating Syndrome)[26]

非特異飲食/餵食失調症(Unspecified Feeding or Eating Disorder,UFED)[編輯]

UFED 與 OSFED 的狀況類似,主要的差別在於,病患被診斷為 UFED 的主要原因為診斷者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選擇不將其歸類為任何飲食失調症(比方說在急診室裡)[27]

結果[編輯]

The Correlation Pearson Coefficient is r=.450, p=.006 透過上述研究工具,發現精神不穩以及焦慮和飲食失調症之間有很大的正相關性,假說一有很高的可信度。

Correlation Pearson Coefficient r =.-693, p=.00 研究工具結果顯示,愈低的自信和飲食失調愈有關係。

結論[編輯]

青少年對於身體的自信代表其對於身體的認知以及自尊。在飲食失調症的發展中,對於自己身體的看法是一項很關鍵的因素,這點對於青少年來說更加顯著。而厭食、暴食症的成因除了心理學、神經生物學及生理學方面之外,社會性因素亦可能為重要的引發原因。如Mclorg和Taub(2008)研究厭食、暴食互助性團體的成員,即觀察到患者通常都是社會規範的高度順從者(Conformist),容易順從家庭成員及社會媒體形塑的美麗身體樣本,在過度追求纖瘦之下產生飲食失調的行為。該研究也指出這樣的順從者在獲得「厭食」、「暴食」的標籤後也容易接受此身份並作為行為及社會互動的基礎,形成自我實現預言而難以痊癒,是故除了個人認知層面的治療之外,充足的社會理解與支持等社會因素的改變也是重要的治療標的。

心理異常以及病態賭博[編輯]

本篇研究[28]從 2015 到 2016 年 8 月進行調查和整理,在病態賭博中,到底有多少比例屬於心理異常患者,心理異常以及病態賭博的關聯性和現今關於這一個主題的研究現況以及限制。

結論

根據 DSM-5,病態賭博中德心理異常者為青少年時期和一般人不同的內在經驗和行為所導致的損害。

大多數來說病態賭博中的心理異常者屬於 Cluster B,也就是心理異常裡面所指稱的 DSM-IV and DSM-5。患者通常反社會,非黑即白的二元思考,無時無刻的以負面方式引起注意等等。而根據本篇研究指出,病態賭博的早期階段與心理異常有所關聯。但值得一提的是賭博不是衝動性行為,而是一種沉癮性行為,也是一種有條件的異常。

患者必須要先接觸到賭博之後才有可能觸發。賭博的形式(撲克牌、桌遊、運動賭博等)以及賭博的媒介(網路、賭場等)。這些因子都會彼此影響,而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可以用 Sir Bradford Hill’s criteria 來分類:Strength,Temporality,Biological gradient, Plausibility 和 Replicability。

研究現況

目前關於心理異常以及病態賭博的研究樣本來以及相關研究論文都來自美國,澳洲或是西班牙,而論文所使用的樣本數都屬於小量而且受到較多限制。美國的國家衛生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 正在資助這個主題的相關研究,而之後的研究將會歸到美國國家博彩中心( The National Center of Responsible Gaming)。

結語

關於病態賭博的研究應該超越所謂的「心理異常佔比預估」,而專注在病態賭博的形成以及如何對抗病態賭博。

心理異常能不能恢復?[編輯]

在傳統心理異常的架構下包含的範圍極廣,從較為普遍的情緒障礙到影響日常生活的知覺功能失調,不僅治療的方式各有不同,所花費的治療時間也大相逕庭,在研究中,觀察從青少年時期發作的各個不同疾病到成年時期的回復情形與平均而言所花費的時間。

青少年時期作為人生相當特別的一段成長階段,往往情緒波動相對於人生的其他階段要來的大,青少年時期因為有賀爾蒙的影響,所以推測在這期間所產生的情緒問題是短時間的,不會影響到未來成年時的心理狀況,然而在一次研究中的結果卻與我們的認知有所違背,青少年的情緒擾動並非不可避免也非普遍性,且有許多功能性精神障礙早於二十五歲以前就會發作,因此青少年時期的精神障礙似乎是成年時期心理狀況的某種預兆。

研究方法是從澳洲的 44 所中學抽取樣本,從 1992 年 8 月到 2008 年 1 月間,長達 14 年的追蹤,觀察青少年心理疾病的延續情形。主要想解決兩個問題:在常見的心理疾病中,到底有多少是會從青少年一直延續到成年階段?而這些常見的疾病中又有那些特點與症狀能讓我們預測它們?

而結果顯示,這些情緒失調的症狀在青少年時期維持得越久,就越容易在成年時期延續,反之則否;另外,當青少年的情緒失調是在父母離婚或分居的狀況時,研究顯示它們的病症有更高的比例會持續到成年。

但因為社會對於心理疾患態度仍較保守,使受到精神疾病影響的人往往活得很辛苦。由於精神疾病的污名化,使許多患者或家人選擇隱瞞病情,諱疾忌醫。因此台灣在憂鬱症的調查數字上與歐美國家的患病比例相距甚遠,不到 2%,但自殺率反而偏高。更讓人憂心的是,憂鬱症的早期就診率也偏低,僅三分之一,導致許多患者腦損傷而功能退化。

冒名頂替症候群Impostor syndrome[編輯]

又稱「負擔綜合症」,是一種人類心理上的異常,並不是一種被收錄的精神疾病,此名稱於 1978 年由臨床心理學家克蘭斯博士(Pauline R. Clance)與因墨斯(Suzanne A. Imes)所提出。他們認為,被社會所定義的成功人士們,若患有此症,會無法把自己的成就歸功於自身能力,而是歸因至運氣、時機等外在因素,他們覺得自己只是「碰巧」成功並出名。然而這些成功人士確實擁有某些技術或能力,不過對他們來說,卻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起,也沒有絲毫值得歌功頌德的地方,他們一直心虛於自己欺騙了大家,所以這種病症也名為「騙子症候群」。這種現象通常會發生在某些人在害怕自己無法達到標準或得到稱讚後就會覺得自己的行為其實是不值得去稱讚的,在有意無意之間低估自己的成就與表現,因而產生一種莫須有的不安全感。

患有此症的人,通常會有以下的行為表現:

  • 過度勤奮:他們會比一般人在工作時付出兩倍、三倍的努力,為了避免被其他人「識破」自己是個騙子。這樣的努力工作為她們贏得了更多的成功和獎勵,這會使他們的壓力更大。他們還會做過分充足的準備工作,並反覆檢查、糾結於細節(有時可能導致拖延),使他們精疲力盡,而在每完成一項成就之後,他們對自己的懷疑與焦慮感也會越強烈,怕被大家發現自己其實是個騙子,所以又更努力取得成就,因而陷入一個無限輪迴中。
  • 不敢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過分地迎合他人:無論是在學習或工作中,他們往往會很關注別人的想法,尤其是對自己的評價。所以他們會刻意迎合大家的想法,且壓抑自己真實的感受,這也是為了避免展現自己的自信,尤其不敢真實地提出自己想問的問題。因為他們覺得,自己的真實智商和能力有限,提出的問題可能會十分愚蠢,暴露了她們真實的面貌。
  • 利用個人魅力,來獲得認可:在這樣的人中還存在一些有趣的情況,即時他們不認可自己的能力,卻還是非常需要獲得其他人的讚賞,所以他們會運用一些個人魅力(比如外表、交際能力等)來幫助自己獲取讚揚和獎賞,而且在這麼做之後,他們還會將一些憑藉自身努力取得的成就又歸因到對自己個人魅力的運用上。
  • 不敢展露自己的實力:為了避免出現名不副實的狀況,這些人通常會選擇隱藏自己的實力,而這又更加重他們產生自己的成就並非歸因於自己的實力的想法。

普及率[編輯]

在 1980 年代初期的研究指出,五名成功人士中有兩名認為自己是騙子,一般而言,擁有較高成就的人通常是「冒名頂替症候群」的高發人群,所以許多名人都曾深受此心理異常所擾,如:
Maya Angelou ,一名成就很高的文學家,一生因文學創作所得的獎項與成就是在歷史上難有的奇才,卻時常嘮叨表示自己的成就還不夠高,而繼續創作;
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也是一名成就很高的科學家,但是宛如半神的愛因斯坦對於他自己一生的成就也是感到遲疑的,他認為自己的貢獻其實並沒有其他人想的這麼優秀,這麼的偉大,以至於歌頌。
這兩位在人類歷史中的成就已經是高得幾乎無人能抵達,但是他們卻擁有如此相同的情緒,而這樣的情緒其實也發生在我們這些「平凡」人之中,,同樣面臨著「Imposter Syndrome」的旋渦之中。

而在部分研究中有發現女性會更容易擁有此類特質,例如:女演員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凱特·溫斯蕾(Kate Elizabeth Winsle)、蒂娜·費(Elizabeth Stamatina "Tina" Fey),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索尼婭·索托瑪約(Sonia Maria Sotomayor)等人都曾公開承認自己患有此症。而艾瑪·華森(Emma Waston),也向媒體表示自己在《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中飾演妙麗·格蘭傑並且一砲而紅時,曾出現對自己的懷疑、不信任等症狀,總覺得自己不如他人,只是剛好僥倖而已。Facebook 的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Kara Sandberg)在自己的著作《向前一步》(Lean In: Women, Work, and the Will to Lead)中便提到自己深受此症困擾,而她應對的方法是:「當感覺不到自信時,就假裝自信。」

研究者認為,這樣的結果是因為女性從小獲得的社會期待與男性不同,當女性在獲得成功時,可能是與家庭和社會期待不符的,所以會遭受到更大的壓力和質疑。而 2006 年的另一項研究則進一步表明,在種族、宗教、性別、性取向等方面屬於少數群體的人,都是「冒名頂替症候群」的高發人群。

但近年來也有多項研究表明,男性也經常有這樣的困擾,如晚年的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就曾說自己是個「無意識的騙子」(involuntary swindler)。演員湯姆·漢克(Thomas Jeffrey Hanks)、編劇查克·洛里(Chuck Lorre)、作家約翰·葛林(John Green)與尼爾·蓋曼(Neil Richard Gaiman)都曾表示自己受這種症候所困。但男性和女性在應對此症時的方式並不一樣。一項針對大學生的研究表明,女性往往會表現出非常努力地學習來證明自己,而男生則更多想方設法避開那些可能會暴露自己弱點的環境。但他們共同的動機是,努力保持自己很強大的外表,雖然這在他們的內心看來其實只是假象。


而 Imposter Syndrome 會被稱為 "Syndrome" 是因為他擁有很大的普遍性,
這種 syndrome 並非是一種疾病或是一種先天上的缺失,他是一種很常規的心理異常,他的出現並非牽扯到任何沮喪、焦慮、自卑等負面情緒。
產生因素可能為二,視情況而定:

  • 高技術人員容易面臨的情況:當他們拿下成就時,他們不容易感到光榮或覺得自己更有機會得到任何好處,那是因為他們認為其他人的等級也應該和自己差不多,所以贏下來也沒什麼好光彩而感到不安。
  • 一般非高技術人員容易面臨的情況:這些人平常都會覺得自己不如人,雖然某些方面明顯的贏過其他人,但也非常擔心自己在其他方面落後其他人,覺得自己是多元無知。

所以我們會時常懷疑自己,隔離自己,而覺得其他人不會跟自己有相同的想法,也不知道自己作比較的那位同儕到底面臨了什麼困難才走到了今天,或者這位同儕現在其實也正在面臨著我們所不知道的困難。此外非常擔心與害怕與別人進行比對或被對方要求呈現自己的任何才能,即使之後的結果得到了正面的回復,也會擔心下一次是否也是如此。這種不安感其實是非常的普及的。


補充說明:這個 Imposter Syndrome 現象的研究主要是集中在西方國家,而東方國家就沒有做出類似的研究,所以此現象能否也適用於東方國家的人民就有待討論。

資料來源:Cox, E. (2018). What is imposter syndrome and how can you combat it?. [online] Ted.com. Available at: https://www.ted.com/talks/elizabeth_cox_what_is_imposter_syndrome_and_how_can_you_combat_it#t-248398 [Accessed 24 Dec. 2018].

特徵[編輯]

冒名頂替者症候群專家的薇拉麗・楊(Valerie Young)觀察到冒名頂替症候群的人身上有以下的特徵

 1. 「完美主義者」特徵:具此特徵的人會為自己設了極高的期望,即使達到 99%的目標,他們仍會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好,自己失敗了。任何事只要有一點點的失誤或缺陷,他們就會開始質疑自己的能力。
 2. 「專家」特徵:此特徵者認為做任何事之前應該做好萬全的準備,因此他們會不斷尋找有甚麼證照或課程可以增進自己的能力。在確定自己符合所有職缺要求前,他們不會冒然應徵任何工作;如果不清楚答案,也不太敢在會議中提問或發言, 因為他們擔心自己鬧笑話。
 3. 「天才」特徵:有此特徵的人當他們遇到一件事是必須盡全力才能完成時,他們就會覺得自己還不夠好,因為平常他們做任何事總是輕鬆上手,所以遇到必須付出額外努力的時候,大腦就會告訴他們自己是冒牌貨。
 4. 「獨行俠」特徵:顧名思義有此特徵者喜歡自己完成一切的事情,且必須是自己完成,如果他們需要尋求幫助,他們認為這代表他們是輸家或騙子。
 5. 「超人」或「女超人」特徵:此特徵者因為覺得自己是騙子的這個感覺,導致他們強迫自己比身邊的人更努力以證明自己不是騙子。他們認為必須成功地做好生活中每件事情 ,如果無法達到目標或不盡人意便會覺得非常焦慮。

為什麼會得冒名頂替症候群[編輯]

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有些專家認為這與自身性格特徵有關,但有些專家則是從患者的家庭或身處的環境中尋找答案。

  1. 家庭:父母對於自己的小孩過度要求,或是患者的兄弟姊妹總是比患者出色,這些都有可能導致患者對自己的不滿意感、冒牌感。例如有研究發現,父母一輩(特別是父親)的照料方式會有所影響。過度表揚和過度忽視這兩種極端情況,都有可能撫養出自認為是「冒牌貨」的孩子。如果孩子從小被過度表揚,寄予很高的期望,他可能會害怕失敗,在遇到困難時不願意告訴父母,怕父母覺得自己不夠完美;如果孩子的智商和能力被忽視,在取得成就時也得不到誇獎,他同樣可能認為,自己的成績並不是自己能力的證明。特別是,在一些獎勵和責罰同時存在(成績好時拼命獎勵,有過失時嚴厲責罰,兩者不斷交替)的家庭,孩子得到此症的機率會特別高。
  2. 身處環境:患者在身處的環境中可能受到歧視或排擠,而找不到歸屬感,因而缺乏自信,導致冒牌感的產生。如果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比較被孤立,或者被一些「亦敵亦友」的人(Frenemies)包圍,也會增大他患上這種症的可能性。在那個人對自我的認識被確立下來之前,那些「亦敵亦友」的人會給他帶來很多困惑的感受。他們會在他取得成功時,告訴他這一切不過是他自己的僥倖,或者會用嫉妒來傷害他。這讓他在以後的人生中也對自己的成就抱有微妙的態度——不容易通過成就感來受到自信,反而還對獲得成就有一些潛意識的排斥。
  3. 社會刻板印象:社會對於女性普遍的刻板印象,會使跟男性處於同等職位的女性,更容易感到冒牌感。因為自己生來的性別就不受到認同,即使努力後,也許得不到相對的獎勵與稱讚,這讓女性更容易懷疑自己,認為自己不配這樣的成功。而在西方世界,對於有色人種的歧視,也會造成他們擁有傑出的成就後,傾向將這些歸咎於運氣,否認自己的能力。

整體來看,這種特質似乎會受到成長過程中的各種因素所影響而形成,但它也會在一些特定場合容易被激發出來,比較典型的一種情況就是經歷一些「階段性儀式」(rite of passage)的時候,階段性儀式是那些身份得到認可、地位得到提升、人生進入重要階段的時刻。比如,取得學位、獲得晉升的時刻,都是「冒名頂替症候群」容易被觸發的時機。這是因為,在一個人的地位提高、獲得某項榮譽的時候,一方面意味著自己的能力得到認可,但同時也意味著自己的責任更大,未來如果失敗所要承擔的風險和代價也更高。比如說,當你是個實習生時,犯一個錯誤也許無傷大雅,但當你已經是公司總裁,你的一個決策錯誤就可能對公司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這也是為什麼,眾多研究都顯示,公司高管、醫生、演員等風險較大的職業會是此症的高發人群。

如何面對冒名頂替症候群[編輯]

如果「冒名頂替症候群」沒有得到適當的處理,可能會引發緊張、焦慮、低自尊、抑鬱、羞恥感和自我懷疑。也會限制患者在未來對新的經歷去進行探索的信心和勇氣,引發對暴露的恐懼。而且,當他們失敗的時候,會有極度挫敗、孤獨的感受。


以下則列出幾項可以嘗試緩解此症之困擾的方法:

 (1)學會享受成功的喜悅:在自我談話中,少一些消極,多一些積極。要讓自己相信,即便自己有一點點的幸運,或者得到過他人的幫助,自己的成功仍然屬於自己,所獲得的一且都是在努力過後所應得的。
 (2)經常和他人分享自己的感覺:多和同伴交流不僅有助於建立起客觀的自我評價,也能讓自己意識到,其實其他人也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所以自己並也沒有想像中那麼糟,大多數人其實都落在「平凡」這個相當廣闊的域值裡,絕對不是可恥或羞愧的事。
 (3)做記錄:做一份成就清單,記錄下成功的故事、他人的正面反饋;也記錄下那些讓自己感到是個「騙子」、「冒牌貨」的真實想法。這些記錄能在日後提醒自己擁有這些成就,也會讓自己回過頭來思考這樣的認知。

相關影音或資訊[編輯]

What is imposter syndrome and how can you combat it? - Elizabeth Cox

https://tw.voicetube.com/videos/69612

How students of color confront imposter syndrome?

https://amara.org/gl/videos/js6FJr9hfHbw/info/how-students-of-color-confront-impostor-syndrome/

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不配被讚美?

https://www.storm.mg/lifestyle/622556

宗教與憂鬱症的關聯是正?是負?[編輯]

提到宗教信仰的功能,最離不開的兩個説法是心靈的寄託與找到生命的意義與出路。

然而,由英國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 Michael King 教授所主持的大型流行病學調查計畫,此研究探討靈性與宗教信念與憂鬱症的關係,研究對象包括英國、西班牙、斯洛維尼亞(Slovenia)、愛沙尼亞、荷蘭、葡萄牙、智利等七個國家、8000 多位受訪者。該調查發現,跟沒有宗教信仰者比起來,有宗教信仰者,在一年的調查期間內,會有較高機率罹患憂鬱症,這個發現與既有文獻中常見的「宗教信仰對心理健康有正向影響」有所不同。

由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 Lisa Miller 教授所帶領的神經解剖學研究,發現宗教靈修(如:冥想)可增厚大腦皮質,因此有助於預防憂鬱症,此研究探討靈修對與預防憂鬱症的效果。

在社會學當中「宗教性」包含了三個面向,分別是「所屬」(belonging)、「所信」(believing)、「所行」(behavior),由此三個面向判斷對於宗教的投入程度,以上兩個研究以上兩個研究分別探討了中較當中的「所行」及「所信」,但皆未討論到所屬的部分。

心理健康社會學的研究已經發現,宗教具有的「社會整合」和「社會支持」功能(即「所屬」這個層面)對心理健康的正向影響相當重要。因此,如果研究架構中缺少對這個面向的著墨,對宗教信仰與憂鬱症之間關聯機制的探討就不夠全面。

有無宗教信仰與憂鬱症狀之關係
要討論宗教信仰與憂鬱症之間是否有關聯,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比較宗教信徒與非宗教信徒的平均憂鬱程度是否有顯著差異。下表的資料,合併自台灣社會變遷調查 2005 年的五期一次調查和 2010 年的六期一次調查綜合問卷的調查結果。從台灣社會變遷五期一次問卷一(2005)、六期一次問卷一(2010),顯示宗教信仰者的憂鬱症狀分數為 50.32 分,高於無宗教信仰者的 48.62 分,兩者在數值上雖然看似差別不大,但是這項差異卻已達到統計顯著水準,顯示台灣有宗教信仰者的憂鬱程度的確比無宗教信仰者高。

不過探討背後之原因發現,擁有宗教信仰的大多都是社會中的弱勢群體,他們生活周遭的資源比他人欠缺,同時在工作環境及生活上也面臨龐大的壓力,藉此能理解為何社會上的弱勢族群較容易罹患憂鬱症,同時也代表社會中的弱勢者比強勢者更需要宗教的協助與撫慰。

宗教行為對宗教信徒憂鬱程度的影響
研究顯示術數行為(像是算命、占卜、算命、占卜、去神壇)和靈修活動這兩種不同類型的宗教行為和心理健康的關聯有所不同。從事較多靈修活動者的憂鬱程度較低,這與多數以美國社會為研究對象的文獻的發現一致。根據 Jeff Levin 的理論,靈修活動有助於產生希望、寬恕、愛、滿足等正向情緒,也能提昇個人自尊,因而有助於降低憂鬱症發生的機率。但是,為何從事看風水、算命、上神壇等術數行為者的憂鬱程度會較高呢?我們可以從台灣社會既有的宗教社會學文獻裡找尋線索。林本炫的研究指出,影響台灣人入信某個宗教的主要因素,通常是如罹患重病的生命危機,而台灣人維持信仰的動力,也以問題解決和社群友誼為主,教義的重要性並不大。

引用資料:范綱華(2014)——巷口仔社會學<信宗教,得憂鬱?社會學如何解析信仰與憂鬱症之關係>。

心理健康與腸道健康[編輯]

腸道不僅是消化器官,還是除了大腦以外最複雜的神經系統,人體內多達一億以上的神經細胞都分布在腸道。
近年來有許多研究報告顯示,人類的腸道菌叢和大腦之間有某種特殊的連結,兩者會互相影響,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麥克傑森教授(Michael Gershon)還把腸道神經系統稱作「腹腦」或「第二大腦」。他表示腸道真的會感覺(feel)、會思考(think)、會表達情緒(express),而且和大腦一樣會學習(learn)、會記憶(memory)
從演化上來看,其實是先有腹腦,才有大腦;海葵、水母、珊瑚等腔腸動物都只有腹腦,脊椎動物則還有大腦。大腦會負責處理理性的、高層次的活動,而腹腦會負責管理維繫生命的消化作用。德國普林茨教授(Wolfgang Prinz)曾說,我們經常是依照「腸道反應」做事,之後大腦才去想為什麼。
另外根據估計,人體約 80-90%的血清素皆產生於消化道,而血清素與一個人的情緒有關,其分泌不足或活性異常可能是造成一些心理疾病,例如憂鬱症和強迫症、躁鬱症的原因。同時,心理壓力也會影響腸道健康,尤其是幼年期的心理狀態影響最大(因為腸道還在發育)。據統計,約有百分之七十的慢性腸胃病患者在年紀很小的時候遭遇過親人死亡等重大變故。
從比較科學的角度來說,心理壓力會使 HPA 軸(就是下視丘—腦垂腺—腎上腺軸的回饋控制系統)刺激腎上腺,分泌皮質醇;在危急情況下,腎上腺皮質醇可以救我們一命,但如果過多分泌可能會讓腸道發炎、使患有腸漏症的人症狀變得更嚴重。當腸道細菌的生態出現不良變化,大腦接受到不良刺激,人們就比較容易出現情緒障礙。
自閉症與腸道健康的關聯性也是醫學界這幾年熱門的研究主題之一。臨床診斷時發現,自閉症兒童常常會伴隨腸道不適症狀(典型的例如腹脹、疼痛、便祕),而經由服用益生箘或移植腸道菌群有機會改善症狀。[29]

倖存者內疚[編輯]

倖存者內疚是指,一個人認為從創傷事件中倖存的自己是有過錯的。我們因為自己倖存而感到困惑和內疚,甚至寧願自己也遭遇不幸。

  上世紀 60 年代,研究者在針對猶太人大屠殺的研究中發現,那些從痛苦中倖存下來的人,並不像大家想像中那樣可以幸福快樂地繼續生活,相反的,他們一直飽受痛苦與煎熬。而倖存者的痛苦主要由「內疚」和「自責」組成。之後,研究者相繼在自然災害、恐怖襲擊、戰爭、空難等天災人禍中發現這種情況。這種現象在之後被命名為「倖存者內疚」。

  隨著研究的進行,「倖存者內疚」逐漸不再只針對戰爭等極端情境,也被發現在裁員、考試等更廣泛的情境中。對個體而言,例如高考之後考上好大學的人,經濟條件最好的孩子,家中被偏愛的孩子,都可能出現倖存者內疚——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都是在有其他人失敗或者「犧牲」的情況下,倖存了下來。

可能成因[編輯]

  • 對別人面臨生命危險,而自己平安無事感到內疚
  • 覺得自己沒能做到某些事情,看到他人生命受到威脅,自己卻無能為力
  • 認為是自己遺棄了他人,才害他人受害

倖存者內疚的類型[編輯]

  • 為自己做過的事感到內疚。

比如,傷害過他人,做過對不起他人的事情,給別人帶來過生理或心理上的痛苦,或者是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沒有直接傷害別人,但是違反了內心道德或倫理的準則,比如欺騙過他人、通過不正當的手段去達到目的等等。無論如何,這些行為都是真實發生過的。

  • 為自己沒有做,但是曾經想要做的事情感到內疚。

比如,在一次突如其來的災害中,你也想過丟下自己的親人或朋友,獨自逃離。這是一種很難處理的內疚,因為你實際上沒有做過這樣的事,從行為上來說,你仍然站在道德的高地上,沒有其他人會譴責你,你也很難將這些想法對他人啟齒,但你會為不斷因有過這樣的禁忌想法自責。

  • 為一些認為自己「做過」的事而感到內疚。

認為是自己的行為導致了對他人的傷害,使得(原本是偶然的)災難的發生。比如,你的家人可能在一次家電爆炸的意外中死去,你在悲痛之餘,會不自覺地尋找自己和這件事的聯繫,認為是自己的過錯導致的,因為在此之前你沒有足夠的關心家人,也沒有及時去檢查家裡電器的使用情況。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人往往會不斷修正自己對過去的記憶,並越來越相信自己真的犯下過錯誤。

  • 認為在幫助他人上,自己做得不夠。

比如在寄宿學校中,看見過同伴因為種種原因、一生受到重大負面影響,因而認為是自己沒有幫助他們,才導致此情況。

  • 內疚於自己獲得了別人沒有獲得的機會,或者比其他人做得更好。

比如,在很多人去世的情況下,自己卻生還了。在這樣的情境面前,他人似乎成為了「犧牲品」,而你成為了「獲益者」,會使很多人都感到困惑和內疚,甚至寧願自己也和其他人一樣遭遇了不幸。

倖存者內疚可能的症狀[編輯]

根據 Hannah L. Murray 於 2018 年的研究指出,有 90% 接受創傷壓力治療的對象都有倖存者內疚的症狀,表示倖存者內疚與創傷壓力症候群兩者高度相關。 倖存者內疚的內嚮往往有以下的症狀:

  • 不斷思考當時事件
  • 容易發怒且暴躁
  • 覺得無助,與世界脫軌
  • 害怕、疑惑
  • 失去動力
  • 失眠
  • 頭痛
  • 噁心或胃痛
  • 孤立自己
  • 有自殺想法

如何緩解[編輯]

  • 適當暴露

學會在安全的空間裡,不帶內疚和羞恥感地將經歷暴露給他人,並且在場的聽眾願意不帶有評判性地去傾聽。在聽眾的鼓勵下,當事人會漸漸開始願意分享,接受自己的道德衝突和內疚感,而不是簡單地擦除記憶,或者將它們放在一邊不去觸碰。

  • 學會自我原諒

過去的行為是不可改變的,能做的只有接受這個事實,表達出真心實意的道歉或懺悔,避免在未來還會有同樣的事情發生。

同時可以進行「責任的重新評估」,如果當事者覺得自己對某件事負有全部或大部分責任,那麼試著把這個事件拆分開來,分析種種因素可能造成的影響。比如當時的情境、領導的指示、模糊的道德環境等等,如此,當事主可能會認識到自己只是擔任了其中的一個小角色,而不應該為此負全責。

  • 重新建立起信任自己和他人的能力

通過在日常生活中做出一些表達善意的行為,並收到他人的正向反饋,來幫助當事者信任自己仍然可以是善良的,也信任他人會報以同樣的善意,進而緩解當事者的罪惡感。

報復性熬夜症(Revenge Bedtime Procrastination)[編輯]

  • 定義

「報復性熬夜」(Revenge Bedtime Procrastination)這個名詞最早在約 2014 年時,由荷蘭烏特勒支大學臨床心理學系的 Floor Kroese 教授團隊在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的雜誌上所發表,與傳統上我們所認為為了補足學習進度或者趕工作死線而熬夜的認知不同,這種「自願性」的熬夜可說是拖延症的一個分支,其定義為排除外力因素干擾睡眠的情況下,患者卻仍然無法準時上床睡覺。

  • 成因

心理學研究普遍認為,現代人平常為高壓、高強度且超時的工作環境所苦,又因通訊軟體、遠距工作發達,就算到下班之後仍可能需要超時加班。其造成時間上的相對剝奪感,導致患者急欲奪回個人自由,甚至選擇用晚上睡眠時間來找回「時間上的自主權」。然而,這類補償行為只能暫時緩解心中的不安與焦慮,更遑論長期性的熬夜容易造成注意力不集中、情緒低落、身心功能失調與免疫力下降等一切不利健康之病症。

  • 機制

「報復性熬夜」的爽感,其實來自一種「補償心理」,屬於自我防禦機制的一種。按照個體心理學開創者阿德勒的說法:當人們因生理或心理問題感到受挫,便會不自覺用其他方式(或在其他領域)來彌補這種缺憾,緩解焦慮,減輕內心不安。 作為一種心理防禦機制,尋求「補償」自然是有好處的:它能成為維持心理平衡的內在動力。但補償也分不同類型:消極性補償,例如事業失敗卻通過家暴獲得成就感;積極性補償,例如通過努力學習提升氣質克服容貌的不足;而報復性熬夜屬於「過度補償」。 「過度補償」,往往其實無法給人真實情景的安慰。我們會越來越懼怕第二天的到來,等到第二天如約而至時,自己也沒力氣承擔熬夜的各種後果,第二天晚上,只能繼續通過報復性熬夜尋求心理的「補償」。長此以往,還可能造成「睡眠相位後移綜合徵(Delayed Sleep-phase Disorder,DSPD)」,一種慢性睡眠紊亂。

  • 改善策略

若要減緩該症狀,首先要做的就是反思工作狀態,改善自身拖延行為。畢竟經常熬夜容易使人誤認晚上有更多時間彌補延誤的進度,殊不知時間越晚越讓人沒有精力應付工作,反而將寶貴的睡眠時間徒耗在滑手機等休閒娛樂當中。因此如果能及早發現拖延行為並及時改善,不僅能幫助我們早睡,更能提高工作效率和成就感。 此外,報復性熬夜的產生亦是習慣使然。因此想要脫離報復性熬夜,必須要養成新的睡眠習慣。建立屬於自己的睡前儀式,做一些舒展身心的緩和運動、聽音樂、閱讀等,養成規律以後便可慢慢擺脫報復性熬夜。

跨文化研究[編輯]

不同地區與國家所做的心理學研究都具有其獨特性,一個理論或結果發展到不同地區也可呈現不一樣的結果。就像我們不能拿美國人的文化來衡量中國人的心理;印度人跟澳洲人畢竟也是不一樣的群體。

  在一個文化圈 (如社會、國家等) 中,那些特殊的風俗民情、歷史哲學、甚或是成員的遺傳性基因,都會影響當地心理學者對研究問題、研究方法與理論的分析及決定。當研究者和被研究者都處於具備同樣文化基礎的情況時,就能確保當地心理學研究者所選擇的研究問題、所採用的研究方法,比未區分不同族群的研究更能適切符合當地民眾的需求和心理狀態;另一方面,研究者的研究活動、知識體系與被研究者的心理、行為之間,也容易形成一種契合的狀態,此即為本土性契合。

  真正建立當地人深入、有系統並貼合真實情況的知識後,我們對在地生活的人才能提供正確的服務和分析,這就是為甚麼我們需要本土心理學。因為有了地域性的區分,針對異常心理學的內容而言,更可以深入探討單一地區的某事件對受難者的心理影響,或是由特殊文化習性所衍伸出來與其他地區不一樣的心理異常案例。


中國病例研究

  以中國三項研究主題:少數民族、盲胞、留守兒童出發,研究特定的背景出身下,是否會造成心理障礙的罹患率增高。

靈魂附身現象

  台灣道教的儀式當中,乩童扮演著神明欲與人民溝通的肉身媒介。甚至也有人故意假借神明附身名義,攻擊他人、竊取強盜,在社會案件中屢見不鮮。但也真實有喪失意識,宛若行為遭到神靈控制的案例。是怪力亂神還是真有其事?

地震受災戶心理異常研究

  1999 年 9 月 21 日,芮氏規模達 7.3 的強震將人們驚慌失措地從睡夢中驚醒,許多人因此失去房屋、親人。對於倖存者而言,所受到的衝擊造成的心理陰影需要長時間的復原。

我們可以做甚麼

  系統化的預防措施除了可以維持或增強自我心理健康外,也可以間接保障自身及他人的安全。另外不同緩解症狀的方式對於不同疾病的效果不盡相同,有時甚至沒有效果。


中國病例研究[編輯]

中國少數民族畢業生心理健康狀況研究[編輯]

  隨著中國經濟崛起與龐大的人口因素,造成了嚴峻的就業環境,而城鄉差距愈日益擴大的現代中國,西南少數民族畢業生就業問題成為具有共通性與特性的關注焦點。主因為少數民族畢業生普遍熱衷於奔往大城市就業,然而因為教育資源等城鄉差異,與其他漢族畢業生相較之下,在語言、溝通能力方面相對不足,或是無法充分學以致用、適性發展,再加以其他因素,例如:傳統擇業觀、漢語水平、畢業學校的程度,易受到不公平的對待,造成了少數民族畢業生於在學期間易對未來的不確定性產生焦慮、抑鬱等心理問題,而這些心理問題的存在也直接影響了民族地區經濟、文化和政治發展與社會的穩定,不容忽視。

  根據郭振友、韋君蘭、梁秋瑜 (民 103) 針對中國福建桂林高校的研究,發現少數民族高校畢業生 (以下簡稱畢業生) 其中偏執、強迫、人際關係敏感、抑鬱、焦慮等心理問題檢出率呈現以下情況:

  • 城鎮高校畢業生高於農村高校的畢業生
  • 未擔任學生幹部的畢業生高於擔任學生幹部的畢業生
  • 專科畢業生高於本科畢業生
  • 未獲得獎學金的畢業生高於獲得獎學金的畢業生
  • 沒有兼職經歷的畢業生高於有兼職經歷的畢業生

  其中,兼職經歷、家庭居住地和民族成為少數民族畢業生心理健康狀況的危險因素;而在性別差異方面,女性抑鬱因子的問題檢出率則高於男性。

  由於少數民族大學生多來自於偏遠山區,與漢族學生相較之下,承受較大的經濟、人文、地理等方面的壓力。且有關數據顯示,2008 年以來,西部高校漢族畢業生就業的情況明顯好於少數民族畢業生,之間因素的差異,增加了少數民族畢業生的精神負擔和壓力。因此,在加強其心理健康教育的工作中,除了鼓勵他們勇於承擔社會責任、樹立正確的人生價值觀之外,應將重點放置於培養其就業能力,在應對挑戰上,能有更大的自信心,並消除恐懼心理。

農村留守經歷與社會支持逆境信念與孤獨感的關聯性研究[編輯]

  留守兒童是指雙親或父母其中一方至城市工作,而被獨留於農村生活的兒童,通常由單親教育、隔代教養,或是其他親戚朋友。童年中缺乏父母為其成長帶來巨大的困惑。農村留守經驗會造成其情感的孤寂。個性上產生的心理問題包括有敵對想法、孤僻與不合群、沉默寡言、內向,並且有逃學、厭學的不良心理。

17 歲的小寶是一名留守少年,他在除夕夜服農藥自殺,更在遺書說「我死了……為家庭減輕負擔」、「同時我將不再受我爸爸的氣」小寶 1 歲就留給爺爺奶奶帶了,他的父母平日在昆明打工,父親一年回來一次,母親和其他 3 個孩子通常不回來,小寶的父親付老三說,他常年在外打工,與小寶聚少離多,即便父子兩見面時,小寶在他面前也很沉默。有一年過年,小寶和他鬧了不愉快,小寶對他說:「誰叫你生我的?」付老三認為,孩子不應該這樣和父親講話,當即讓小寶跪下認錯。從留守兒童到留守少年,小寶有很多困惑:在學校有人向他收保護費,他不知該怎麼辦;曾有同學想來他家玩,但因為家裡條件太差而作罷。 (楊一帆,民 106)

  中國有需多針對此議題的研究,對象以青年為主,採用隨機取樣,根據其童年狀況分析,並透過 UCLA 孤獨量表、自尊評定量表 (SES) 、領悟社會支持量表 (PSSS) 等工具進行測量。結果發現具有農村留守經歷的大學新生其負面指標 (孤獨感、自尊低落) 明顯高於非留守農村的新生。分析造成其心理疾病的成因,可分為以下幾點:

  1. 缺乏良好親情教育:在童年缺乏穩定和諧的親子關係,容易產生缺乏安全感、自卑、孤僻等不同程度上的心理問題。
  2. 監護人無法完全管教:隔代教養易產生思想上的年代隔閡,監護人也容易以溺愛的方式進行教育,不斷給予物質上的滿足,對孩子的過錯放任;而親戚則較無責任心去教育,採通融政策,使孩子不良的生活習慣無法被教育,養成扭曲的品行。
  3. 學校教育因素:「留守兒童」在生活條件和學習能力上相對於其他同齡兒童較為缺乏,而學校教師大多無法給予足夠的重視,難以實現與家長之間的雙向溝通,造成孩子的問題持續惡化,家長與教師之間便互相推卸責任。
  4. 社會因素:迫於經濟因素,農村大量的剩餘勞力外流,父母不得不將孩子置留家中,造成情形的惡化。
  5. 自我調控因素:自控能力較差,在情感、情緒的表達上有所困難,且容易造成負面的學習效果,受不良分子的誘惑。

  在預防這個方面,應透過完善家庭教育,建立家庭內良好的親子關係;治療方面,需要及時發現問題,並加強學校教育、教師素質。政府應加強和完善社會制度,充分發揮社會教育職能,藉此提高「留守兒童」自我調控能力。

盲校學生主觀幸福感與對應關係的相關性研究[編輯]

主觀幸福感 (subjective well being,SWB) 是個體依據各自的標準對其生活品質做出總體的評價。從需要 (包括動機、慾望、興趣)、認知、情感等心理因素與外部誘因交互作用而形成的多層次、複雜的心理狀態,此為反映社會、個體生活質量、個人心理健康狀況的重要指標之一。

  視障學生 (弱視盲生及全盲生) 由於缺少視覺的感官,在適應環境與調節自身行為的能力上比正常學生還低,無論在學習或是適應社會的過程中都相對困難許多。而主觀幸福感的高低及應對方式是否合理,都很可能影響他們對待生活的態度,甚至是人格的形成和發展。根據林艷艷、趙潔、曹光海對 (民103) 對於山東省盲校學生的研究,發現盲校學生對於社會信心體驗、成長進步體驗、目標價值體驗、自我接受體驗、身體健康體驗、心態平衡體驗、家庭氛圍體驗的表現結果尚可,知足充足體驗和心理健康體驗、人際適應體驗則呈中等,其中心理健康體驗最低。
而在研究對象的差異上,則分為以下幾種:

  • 性別:
在知足充欲體驗上,女盲生高於男盲生;可以社會角色期望來解釋,男性被賦予較大的社會期望,因此承受較大的壓力,不易安於現況。
  • 家庭經濟情況:
家庭貧困的盲生的各項體驗均較低;因為在物質、精神、醫療條件上相對較為匱乏。
  • 視力情況:
弱視盲生的目標價值體驗高於全盲生;全盲生生活條件較弱視生更為艱辛,因此目標價值低。
  • 父母文化程度:
父母文化程度較低的盲生的各項體驗均較低;除了經濟因素,在管教方式上也較不具有方法,能為子女量身做的有利條件較少。


  結果顯示,盲校學生主觀幸福感普遍呈現水平狀態,沒有特別的起伏。主要原因為:其與社會接觸較少,限制了他們對於社會的認知;交流對象往往限制於其父母、學校教師及同伴等少數人群,而其心中對盲生存在著同情、內疚、負罪感,往往不能理智地關愛盲生,對之溺愛、放任,產生盲生幸福的假象;盲生由於缺少視覺形象,造成所使用的詞彙缺乏感情基礎,往往無法確切地表達自身的心理狀況與有效地宣洩,在與他人交流、自我教育、監督和控制上都不如普通學生,嚴重影響其心理健康。應協助盲生調整其應對方式,教導其使用較成熟的方法應對各式挑戰,提高其主觀幸福感和心理健康水平。

參考資料[編輯]

李悟(民 104 年 8 月 18 日)——中國農村孩子——多維新聞。

林艷艷、趙潔、曹光海 (民 103)。山東省盲校學生主觀幸福感現狀及與應對方式的相關性。中國學校衛生,35。

周慧心(民 105 年 3 月 31 日)——留守兒童恐釀巨大危機——大紀元。

郭振友、韋君蘭、梁秋瑜 (民 103)。桂林市高校少數民族畢業生心理健康狀況及其影響因素。中國學校衛生,35。

張為波(民 103)。高校少數民族畢業生就業問題及對策研究。民族學刊,21。

楊一帆(民 106 年 2 月 10 日)——「死了為家裡減負擔」雲南留守少年自殺——大紀元。

劉潺(民 97 年 10 月 16 日)——盲校學生的快樂盲人節——新華網。

蔡祥焜、李瑾、魏艷麗、孫靜、霍軍生 (民 104)。農村寄宿制學校初一學生認知能力狀況。中國學校衛生,36。

謝其利 (民 104)。農村留守經歷大學生社會支持逆境信念與孤獨感的相關性。中國學校衛生,36。

謝其利、宛蓉、張睿 (民 104)。農村留守經歷大學新生自尊社會支持和應對方式與孤獨感的關係。中國學校衛生,36。

社會不平等與精神疾病關聯性研究[編輯]

[30]

即使社會愈富裕,但人們的心理健康問題愈來愈多,全世界極端社會事件也曾出不窮,研究人員認為這是不平等導致,當收入分配分散時,社會開始就會出現故障,影響生活在其中每個人的心理健康,反映出來的症狀就是焦慮、抑鬱、自戀和思覺失調症等異常行為。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報導指出,早在 1955 年德國裔美國心理學家和哲學家 Erich Fromm 就探討過一個社會生病是否會使人民產生大量精神疾病,當時他研究的是人們長時間工作為的是追求奢侈品購買慾望的行為。近期學術研究也發現,經濟起起伏伏是造成這種麻煩的根源,高度不平等與各種社會弊病會影響人們的健康、肥胖到犯罪和暴力,再到教育失敗和低社會流動。

流行病學家 Kate Pickett 認為,社會愈不平等,就愈可能在這些指標上表現得愈差。雖然一個人的焦慮度會隨著收入增加而下降,但在不平等國家中,各級人群的焦慮程度都會提高,高度不平等國家中最富有的 10% 人群的社會焦慮程度高於低度不平等的最低 10%。

在社會不平等的系統當中,精神疾病的表現,例如自我傷害、吸毒和酗酒以及賭博問題,都會變得更糟。一項針對 3 萬名英國人的研究發現,個人在收入等級中的位置,比絕對收入更準確預測精神壓力的發生率。在美國,相對收入與抑鬱症的關係比絕對收入更密切。

在社會地位中焦慮是人類的本能,在靈長類動物中,新皮質(neocortex)的大小,即大腦的一部分負責更高級別認知功能,隨著物種的典型群體大小而變化,因為生存需要理解社會等級中的角色,以及對其他人思考的直覺,個體必須對群體內的地位以及威脅群體的社會發展保持敏感,因此生活在復雜的社會群體中是艱難的認知工作。 當收入與社會地位愈不平等,每個人變得愈不安全,所以人們會找辦法補償心裡的空缺,可能會吃藥矯正神經反應或減輕疼痛。有些人採取更順從的姿勢,避免與他人接觸,但是缺乏社會互動不利心理健康,影響人際關係發展與事業,使經濟困難進一步加劇。

金字塔另一端的人以相反的方式回應,表現得更積極、更自負。一項對自戀傾向的研究發現 1982 年以來自戀趨勢急劇增加,美國有三成的人出現自戀傾向。非常成功的人經常表現出自戀甚至精神病的行為,調查發現富人通常缺乏同情心,更有可能認為他們應該得到特殊待遇。報導認為,近幾十年來,全球化和機械化雖然增加了財富,但是就心理健康而言,這些進步的痛苦並未均勻分布。

儒家式的自我及其實踐:本土心理學的研究[編輯]

儒家的價值觀原屬於人文領域的研究,近年來開始轉入本土心理學的討論。[31]

靈魂附身現象[編輯]

源起[編輯]

  靈魂附身現象(spirit possession phenomena,簡稱 SPP)是在文化制約下所產生的現象。根據文化人類學、民俗學的研究發現,靈魂附身(或神靈附身)與原始人民對鬼神、精靈(指狐狸、蛇、猴仔等非人的生物體)的崇拜和信仰有關,此種信仰普遍存在於不同的種族、國家、社會、群體。由於 SPP 在具有這種信仰的亞文化群體中非常多見,故又稱為亞文化性神靈附體狀態(李叢培、孫玉國、方明昭,民 71)。

  例如,對韓國人而言,靈魂附身的觀念從 20 世紀開始就已存在,而大部分的附身現象,為靈魂、靈媒、死去的祖先和活著家人的靈魂;精神病則被認為是魔鬼附身所造成的,其常出現的是幻覺及聽幻覺,在靈媒眼中則是生病的前兆 (Rhi,1992);對日本人而言,由於文化及宗教基礎根基於萬物有靈論及祖先崇拜之上,日本的神是祖先的靈魂,而非全能的上帝。某些靈媒宗教信仰則對遭遇困難或疾病的人,提供了三種服務:儀式性的治療過程、算命、提供預言及傳遞神諭 (Sasaki,1976)。

而在台灣,除了民間信仰中的乩童透過此一方法釋病、治病之外,根據文榮光(民 71,74)的臨床經驗發現,精神病患中有靈魂附身現象者為數不少;在 Kleinman(1975,1980,1988) 對台灣的乩童、及其治療的病人之醫學人類學資料中,亦可見 SPP 散布於台灣各地社區神壇的常客身上,故 SPP 在台灣也是種十分盛行的行為。

定義、種類[編輯]

  八〇年代之後,SPP 才被視為較明確的醫學概念、且列入醫學分類學內。國際疾病分類標準第 10 版,規定附身狀態為「發生於宗教及文化所接受的場合之外,一種短暫性個人身份感和對周圍完全察覺的喪失,患者的個人行為受另一個人格、神、鬼、精靈、或力量所主宰」。

  根據附身情況的不同,SPP 又可以進一步分為兩種型式:

  1. 儀式型附身(ritual possession):時間較短、通常是自願 (或自我誘導) 、且可逆轉的情況。常是社會文化的重要儀式,並且使被附身者獲得同個社會中他人的尊重,藉以在次文化中建立威信。附身儀式可表現平時社會所不允許的行為,如:操控別人、自我處罰、性別角色互換及退化,且其具降低社會文化壓力之功能。
  2. 邊緣型附身(peripheral possession):時間較長、非自願行為。個人處於壓力下且缺乏適當紓解管道時,欲藉此達到治療的自我防衛手段。通常不為社會文化讚許,且被視為生理及精神上之病態行為。

  而在李叢培等人(民 71)在觀察 15 個皆具有暴力行為,生活於宗教迷信觀念盛行、且文化教育落後的偏遠地區與家族群體的 SPP 案例當中,發現臨床個案普遍具備以下三個特點:

  1. 身分障礙:15 例患者在附體狀態下共同且關鍵性的症狀是對周圍人及自我身分感產生改變,由一種新的神、鬼(包括死去的人)或精靈身分所替代,並且對周圍環境的察覺性產生障礙。身份改變所持續的時間長短不等,且身份障礙都是突然終止,而回復原來的現實身份。
  2. 遺忘:全部患者均對附體狀態下的兇殺事件部分過程喪失記憶,其喪失片段主要為行兇過程中最重要的情節,而對事件中的一般過程尚能保留較多的回憶,顯示患者的遺忘症具有明顯的選擇性,且主要限制於關鍵性、沉重的情緒體驗部分。
  3. 情緒障礙:所有案例的患者在行兇後的精神檢查時,發現作案後一周內患者表現情緒不穩定,有明顯焦慮、恐懼、易激惹、表情呆版,常有哭笑失常、肢體抽動等症狀表現。

研究發現[編輯]

  對於曾有靈魂附身之經驗者來說,精神疾病是決定個案是邊緣型 SPP,而非儀式型 SPP 的關鍵因素。在心理社會文化因素中,「病因界定」、「社會支持網路」、「生活壓力事件」三個變項,可以預測靈魂附身經驗的發生。患精神疾病且有 SPP 之病患,多傾向以超自然因素界定病因、認定其家屬為重要的社會支持者、且經歷較多的生活事件(文榮光、林淑鈴、陳宇平,民 82)。

參考資料[編輯]

Kleinman, A. (1975). Medical and psychiatric anthropology and the study of traditional forms of medicine in Modern Chinese culture. Bulletin of the Institute of Ethnology, Academia Sinica, 39, 107-123.

Kleinman, A. (1980). Patients and healers in the context of culture. Berkeley, CA :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Kleinman, A. (1988). Rethinking psychiatry: From cultural category to personal experience. New York: The Free Press.

Rhi, B.Y. (1992). Possession phenomenon in Korea. The IV Culture Psychiatry Symposium of the East Asian Academy of Culture Psychiatry, Seoul, Korea.

Sasaki, Y. (1976). Psychiatric study on the shaman in Japan. In W. Caudill & T. Y. Lin (Eds.), Mental health research in Asia and the Pacific. Honolulu, Hawaii: East - West Center Press.

文榮光(民 71)。要神也要人----精神疾病與民俗醫療。載於台灣省政府民政廳與東海大學(主編):民間信仰與社會研討會論文集。台中:東海大學。

文榮光(民 74)。精神疾病與求助行為類型:問題與對策 [專論]。中華心理衛生學刊(台灣),2(1),37-46。

文榮光、林淑鈴、陳宇平(民 82)。靈魂附身、精神疾病與心理社會文化因素 [專論]。本土心理學研究,2,2-35。

吳丕揚(民 71)。亞文化癮症附體狀態導致的家庭悲劇。中國心理衛生雜誌,6(4)。

李從培、孫玉國、方明昭 (民 71)。神靈附體狀態的相關問題。中國心理衛生雜誌,6(4),167-170。

俞敦和(民 99)。「乩童」被神明附神,身體交由附身神明所控制。中國評論新聞網。取自: https://www.CRNTT.com

張利中(民 94): 榮格對死亡與瀕死的解說。「2005 榮格學說與現代人信仰生活研討會」發表之論文。台中:東海大學。

陳乃賢 專訪:從驅魔到榮格比較心靈解剖學:訪《附身》作者奎格.史帝芬森

地震受災戶心理異常研究[編輯]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編輯]

  創傷後壓力症(英語: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又稱創傷後遺症)是指人在經歷過情感、戰爭、交通事故等創傷事件後產生的精神疾病。其徵狀包括會出現不愉快的想法、感受或夢,接觸相關事物時會有精神或身體上的不適和緊張,會試圖避免接觸、甚至是摧毀相關的事物,認知與感受的突然改變、以及緊迫頻發等。這些徵狀往往會在創傷事件發生後出現,且持續一個月以上 。與成人相異,兒童(尤其是十歲以下的幼童)較不容易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孩童患者亦較少出現身心不適的徵狀,但對創傷事件的記憶可能會在與他人互動時體現出。創傷後壓力症患者的自殺風險較高。有時候也會將尚不符合創傷後壓力症的診斷但徵狀很類似的身心壓力反應稱為創傷後壓力反應(post-traumatic stress reaction)以強調這個現象乃經驗創傷後所產生之合理反應,而非罹患了醫學診斷上的心理疾病。
  大多數人不會因經歷創傷事件而出現創傷後壓力症。經歷非人身侵犯性創傷(例如事故或自然災害)比較不容易出現創傷後壓力症,而經歷因人際互動而造成創傷(例如強姦或兒童時期受到虐待)的人更容易出現這類的反應。強姦受害者近半數都會有這類的反應。在診斷創傷後壓力症,會以患者在經歷創傷事件後出現的特異性徵狀為基礎。
  除了自身受他人暴行侵害的經驗會導致創傷後壓力症外,自身成為加害者、從事殺害他人或動物等殺生行為的經驗,也會導致創傷後壓力症,在包括戰場上開槍殺死敵人的士兵、刑場上執行死刑的法警和以屠宰動物為業的屠宰場員工等有合理理由殺人和殺害動物的人身上,都有觀察到因自身殺害他人或動物而起的創傷後壓力。而自身傷害他人的經驗所導致的心理創傷,又稱「加害者創傷壓力」(英語:perpetration-induced traumatic stress,縮寫為PITS)。比起其他種類的創傷經驗,自身成為加害者、從事殺生行為的經驗所造成的心理創傷,是更為嚴重的。

創傷後壓力症的主要徵狀[編輯]

創傷後壓力症的主要徵狀包括作惡夢、性格大變、情感解離、麻木感(情感上的禁慾或疏離感)、失眠、逃避會引發創傷回憶的事物、暴躁易怒、過度警覺、肌肉痙攣、失憶和易受驚嚇。

可能會造成這些徵狀的經歷包括:
  1. 孩童時期遭受身體或心理上的虐待、幼年時被拋棄
  2. 經歷性侵害
  3. 暴力攻擊
  4. 經歷戰爭、打鬥(常稱為戰鬥應激反應)
  5. 嚴重的車禍、意外事件、自然災難,如地震、海嘯
  6. 目睹親人、戀人等關係親近者的突然死亡
  7. 難產
  8. 霸凌經驗(包括校園霸凌、職場霸凌等等)
  9. 長期被單獨囚禁或隔離
  10. 麻醉覺醒

從事殺害他人或動物等殺生行為,包括戰場上開槍殺死敵人的士兵、刑場上執行死刑的法警和以屠宰動物為業的屠宰場員工等(即加害者創傷壓力) 在《精神病診斷與統計手冊》中指出,個體也有可能在經歷創傷後並沒有出現全部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徵狀。大部份人對創傷事件的情感會在幾個月後淡去。如果其持續過長的時間,就有可能導致精神上的失調。大部份經歷創傷事件的人並不會產生PTSD。PTSD是一種焦慮性失常,不應和一般的悲傷或創傷後之調適混淆,此疾病也有可能伴隨着其他精神失調(合併症,comorbidity)包括重度憂鬱、一般性焦慮失調,解離性身份疾患和各種成癮性。

PTSD的發病時間可能會延遲數年甚至數十年。創傷記憶有時候會被貯存在程序記憶中,當病患做了某一特定身體動作時,便觸發了創傷後壓力症。創傷後應激的情緒反應可以在災難後立刻發作,在數月後平息。這些反應也可能一直持續,變成慢性綜合症,成為殘餘應激模式。延遲發病的PTSD也有可能在另一個壓力事件下浮出枱面,如家人或親密朋友之死亡、或被診斷患有重大疾病。臨床研究指出,曾罹患PTSD之幼童,在成年後比起沒有PTSD的人有更高的犯罪傾向。

當心理創傷是因為自身加害他人而起時,徵狀往往會更加嚴重,而且可能會有所不同,詳情可見加害者創傷壓力一文;而一些對其他創傷後壓力病人有效的療法,對於出現加害者創傷壓力的人,也可能無效。


另外,根據林耀盛(1999)整理,一般而言,災難後存活者會面臨下列五種心理社會反應經驗:

  1. 死亡的印記:存活者目睹死亡事件,特別是親近對象在自己身旁卻無力搭救,這樣的意象會盤踞在存活者的腦海裡,形成一種揮之不去的印記。若持續有死亡意象縈繞,則會加深存活者的心理傷害。
  2. 自我的罪咎:存活者面對親人的遇難往往伴隨罪惡感,例如「為甚麼別人的房子不會倒,偏偏倒了我們的?」或是「明明就聽到了她的聲音,為甚麼我沒辦法把她救出來?」這樣的罪惡感若沒有妥善處理,就有可能會轉為潛意識的壓抑情緒,加劇自我的無助感,並可能對自己的倖存感到責備。
  3. 心理的麻木:通常面臨災難後存活者會有一段時間的冷靜鎮定,但這其實是因為存活者還沒有開始對事件有深度反應,心理麻木是一種防衛反應,可以降低受創者對災難事件的心裡痛苦與身心衝擊。但若長期用否認壓抑的方式面對災難事件,反而會造成更大的心理困擾。
  4. 關愛的衝突:存活者是災難見證者,他們的敘述往往是建構整個災難事件的重要資料。一開始面對外界的訪問,存活者會高度配合並述說自己的遭遇;但當存活者一再被要求經驗再現,反而會產生心理疲憊。這時存活者會產生「受害者意識」的認同,認為自己的經歷是「外界所無法了解」,因此對外界的關愛產生驅避的衝突。
  5. 意義的追問:存活者需要在適當的時機嘗試解釋自己的遭遇,並能逐漸賦予事件意義,找到繼續活下去的價值,這就有賴漫長的心理社會重建經驗了。

受創者往往置身於「刻意逃避」與「反覆介入」的處境裡,往往會面臨兩難記憶的困境,想要讓親愛的人永駐於心的同時卻也想要遺忘傷痛的記憶。受災戶產生心理陰影、愧疚自責、輾難轉眠,甚至憂鬱與其他精神疾病時,需仰賴社會提供長期精神輔導,並尋找受災意義與新的人生目標。

台灣實例九二一大地震[編輯]

一位 17 歲女兒不幸罹難的 52 歲男性個案說: 「那天本來一直聽到小女兒呼叫聲,她被壓在後瓦礫下,整個房子都倒了下來。我就拼命用手挖,一直挖到她沒有聲音了。最後,我沒辦法救出自己的女兒。事後我告訴自己,或許這是她的命,但每次一想到就會對自己的無能感到自責,眼睜睜看自己女兒被壓死。當時的情況我們也沒辦法好好為女兒辦喪禮。地震實在是很可怕的災難。」

發生於 1999 年 3 月 31 日凌晨的一場地震觸發了人民恐懼心理原型的神經。災難之後陸續對受災戶進行了各式家園與心靈的修復工作,但無形的創傷經驗是難以理解與表達的。歷經災難後的存活者不只是「倖存者」與「罹難者」的一線之差而已,存活者通常會不斷反覆回想災難發生的經過,產生夢魘,深陷在創痛經驗裡,這個現象會對日常生活作息產生影響,心理健康也會有明顯轉變。

九二一大地震受災戶災受創傷與重建紀錄片:生命(2004)導演吳乙峰

此紀錄片真實紀錄台灣 1999 年 9 月 21 日地震之後,南投縣國姓鄉南港村災區內,四個家庭在 921 震災失去摯親後,各自和生活、創傷等壓力相處和解的故事。

其他亞洲實例[編輯]

印度洋大地震(南亞大海嘯): [32]

某次地震的隔日,急診來了一位因恐懼而不斷哭泣的年輕女性。她是印尼的僑生,也是 2004 年南亞大海嘯的倖存者。她在那次災難中失去了她的家鄉及男友,也失去了一部分的靈魂。

她雖然暫時壓抑了傷痛,回歸了生活的常軌,但創傷的痕跡,卻不曾抹滅。她總是在噩夢中驚醒,男友被海嘯沖走的影像反覆浮現在她的腦海中,一種難以逃脫的不安感糾纏著她,彷彿海嘯隨時都可能從四面八方襲來。

海嘯過後,她再也不敢靠近海邊,她曾經嘗試過,但不是害怕到顫抖哭泣,就是突然陷入一種恍惚抽離的狀態。而來到台灣後,大大小小的地震,也都會帶給她不同程度的情緒海嘯。

東日本大震災: [33]

日本東北部 2011 年 3 月 11 日發生 9 級強震,進而引發海嘯,日本厚生勞動省研究小組 26 日一項最新研究指出,311 地震 2 年以來,重災區岩手、宮城、福島等 3 縣學齡前幼童,4 位就有 1 位需要心理治療,研究計畫主持人東北大學(Tohoku University)醫學院教授吳繁夫表示,孩童位接受適當治療,恐怕會導致更嚴重的後遺症。311 重災 3 縣的學齡前兒童,有多達 25.9%出現頭暈、噁心等症狀,甚至有的孩子容易情緒激動罵人或是特別沉默不敢與人接觸等。

參考資料[編輯]

  1.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 Edition. Edited by: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https://doi.org/10.1176/appi.books.[34]
  1. Mr.coffee 吧檯日誌(2012 年 7 月 12 日)。《921 地震教育園區》凍結歷史性的一瞬間【部落格文字資料】。https://blog.xuite.net/mr.coffee/diary/60904896[35]
  1. National Collaborating Centre for Mental Health (UK). (2005).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The Management of PTSD in Adults and Children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Care. Gaskell.[36]
  1. 林耀盛(1999)。向所有參與救災的朋友致敬:救難人員的的心理復原。臺灣心理治療暨心理衛生聯合會電子報,64。http://www.tap.org.tw/eletter/mag064/index.html#special-1[37]

我們可以做什麼?[編輯]

根據上述研究與實例,我們可以發現某些類型的生活壓力和經驗較易使人產生憂鬱、焦慮、強迫等類型的精神疾病症狀。而面對這些症狀,可透過「三級預防」作為應對方法,並可經社會支援及正常思考習慣緩解病情。其中三級預防可分為三個階段:初級預防、次級預防及三級預防。

心理健康三級預防[編輯]

心理健康三級預防
預防層次 描述 校園自殺預防工作[38]
初級預防 為減少個體罹病率及促進心理健康所做之預防措施,目的在維持個人健康狀態,減少生病之危險因子與增加免於生病之保護因子,因此實施對象為無罹患心理疾病的民眾[39]。可藉由減少環境中罹病因子、提升民眾對心理疾病認知、促進個人心理衛生等方法來達成預防之目的 推動校園生命教育、壓力調適及各種心理健康促進活動,如:正向思考、衝突管理、情緒管理及壓力與危機管理
次級預防 「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使發病時間縮短,以避免疾病對個體及社會造成傷害[40] 對於憂鬱級自殺高危險群之早期篩檢與長期追蹤的預防介入
三級預防 在當事人自殺未遂或身亡之後,對當事人與受影響者(如家屬、好友)提供所需提供有效治療與復健。 建置自殺事件發生後的危機處理機制,落實標準作業通報流程與因應措施

緩解方法[編輯]

  1. 社會支援
    1. 一般性社會支援:如向社區心理衛生中心詢問等等
    2. 協助患者解決「使其成為患者的生活事件」:除一般社會支援,此方法可幫助患者解決引發症狀的根源。
  2. 思考習慣
    1. 正常思考習慣 (良好思考習慣)
    2. 焦慮思考習慣:檢測自身是否對何物有緊張焦慮的想法[41]
    3. 強迫思考習慣:強迫思考會使自己焦慮的事物[42]

然而,上述兩種緩解方法應用於各類精神疾病症狀時,效果並非同等顯著,例如:

當「社會支援」、「正常思考習慣」作為緩解方法時,其效果大小順序皆為:憂鬱症、焦慮症、強迫症。 「良好思考習慣」和「來自家人的支持」對於強迫念型症不但沒有削減效果,反而具有增強作用。然而,這兩項發現究竟是屬於穩定無誤的,或是不穩定而偶然發生的錯誤現象還有待釐清。 對於不同性別,緩解作用亦具有不同的成效。研究指出,男性比女性更能支持「比起用強迫型思考習慣,用焦慮型思考習慣更能預測個人會不會罹患焦慮症狀;而比起比用焦慮型思考習慣而比起,用強迫型思考習慣更能預測個人會不會罹患強迫念型症狀」的結果。 總的來說,本土研究已顯示出的結果為: 就強迫症而言,「社會支援」的強弱對女生組具低度抑制性影響力,然而在男生組則看不出顯著影響。 就焦慮症而言,「焦慮思考習慣」比「強迫思考習慣」對於焦慮症狀具有更大影響力,此基本假設已經獲得相當正面的支持。 就憂鬱症而言,「社會支援」在任何性別皆具中等且相似程度的顯著影響力。

結語[編輯]

中國弱勢及少數群體在特有的環境下產生出不同於常人的心理狀態,其深深影響自身未來的發展;靈魂附身在亞洲被視為和鬼神有關,迷信宗教及文化教育低落處的農村或家庭較常發生;經歷地震後,倖存者形成特殊迴避與回想的心理,嚴重時,甚至轉變為憂鬱症等心理疾病。

台灣因為特殊的島國文化脈絡發展與特有的生活模式,因此而有跟其他西方地域不同的心理思維方式。甚至中國與東亞、東南亞也有自己的一套心理學研究理論,而本土研究的貢獻即是針對這些與其他國家學者的研究做出區別。

生活應用[編輯]

隨著社會的發展,由最初自給自足的生活逐漸開始有了貿易,有了競爭,而科技及網路的出現也使我們的生活的步調逐漸加快;被壓力追著而常常處於緊繃的心情,也因此患有心理疾病的個案越來越多。根據近年中研院的報告顯示,台灣這二十年來焦慮與憂鬱症患者倍增,因自殺行為而喪失性命的人數攀升為國人死因的第 11 名,然而心理疾病是可以預防的:透過自我察覺調適,在必要時尋求心理諮商,心理困擾可以減輕許多甚至根除。以下為現代心理障礙分類及幾個現代常見的心理疾病或困擾,並針對部分提出建議和改善方法,期許能讓讀者有更多了解也從中獲得幫助。

自殺行為[編輯]

自殺行為

自殺行為的觀點可分為三大類,分別是自殺行為的社會因素、心理因素、生物因素。

  1. 社會因素:當社會發生重大變化時,例如失業率的攀升、重大的自然天災……等,人類的自我毀滅傾向便會增加。以台灣的情況為例,921 大地震之後南投災區的自殺率急速增加。除此之外,當社會福利沒辦法提供某些族群基本照料的時候,自殺也容易出現在某些族群。例如台灣的自殺年齡群以老人最高,學者認為老人照顧應是重大的社會責任,但當老人照料成為家庭責任時,老人的存在便可能成為家庭的累贅;而原住民因為生活條件的不利,在生存壓力下,也容易使自殺率偏高。
  2. 心理因素:有些人在面對壓力與某些危機時,常會有「一死百了」、「就此解脫」的想法。當壓力大過自己所能負擔的情形時,焦慮、挫折、憂鬱、絕望、憤怒、哀傷、失落、無助等情緒便會充塞其心理,而無法冷靜、理智地省察自己對生命的態度與思考解決方法,為求解脫痛苦,極易走上自殺一途。
  3. 生物因素:目前已知的自殺行為所牽涉的生物層面相當的廣,目前有關生物層面與自殺的研究報告指出,自殺行為的產生與人體的壓力反應系統,以及內分泌系統有密切、絕對的關連,而這兩大系統之間又環環相扣、密不可分。

族群[編輯]

青少年族群 自殺是台灣青少年第三大死因,家庭壓力、學校課業壓力及同儕的相處等因素都是青少年自殺的因素之一。根據衛生福利部 109 年死因統計結果分析,15-24 歲死亡人口中,自殺均居死因第 2 位,僅次於事故傷害死亡。
中年男子 45 歲至 64 歲之中年男性也是自殺行為好發族群之一,自殺的原因有中年失業、與家人疏離、失去社會連結、經濟壓力過重。109 年自殺人數內,中年男性有933 人(占 69.5%),中年女性有 410 人(占 30.5%)。
老人族群 在台灣,自殺死亡率隨著年齡上升而增加。不論男、女,65 歲以上群組自殺死亡率最高。其中自殺因素包含社會文化因素、精神疾病、身體疾病。

可能的情緒或認知[編輯]

  • 矛盾心態
死亡對自殺者是既可怕又有吸引力的事。現實生活中許多有形無形的困難可以在死亡的幻想中得以解決和滿足。但死亡畢竟是可怕的,自殺者一面想解脫,一方面又想向他人求助,因此有些人會轉而自我傷害。
  • 偏差認知
企圖自殺者的知覺常因情緒影響而變得歪曲,表現為「絕對化」或「概括化」或兩者交替。
絕對化是指對任何事物懷有認為其必定如此的信念。比如「我做任何事都註定失敗」、「周圍的人肯定不喜歡我」。
「概括化」指以偏概全,以一概十的不合理思維方式,常常使人過分關注某項困難而忽略死亡之外的解決方法。比如「我作弊,爸爸一定不會饒恕我,永遠不再愛我」、「我有缺陷,別人都瞧不起我」,從而自傷自毀。
  • 認知僵化
欲自殺的人無法正常感知外界的變化,正常人具有遇到問題想辦法解決或尋求幫助的能力,然而欲自殺者可能只認為一切都是沒救的,不會在乎問題本身大或小,而只用僵化的負面態度看待問題。
  • 記憶(經驗)模糊
欲自殺者無法清楚地回想過去是如何解決困難的,會遺忘過往的記憶或對其產生偏差,造成看待眼前困難更消極的態度。
  • 關係失調
自殺者在心理狀態失衡的情況下,難以與他人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當缺乏家庭的溫暖和愛護,缺乏朋友師長的支持與鼓勵時,常常感到孤單無助,最後變得越來越孤獨,進入自我封閉的小圈子,失去自我價值感,故陪伴有自殺傾向者是很重要的。
  • 壓力調適不佳
欲自殺者在生活中連續遭遇挫折,挫折來源可能為課業、人際、工作、愛情等。當在短時間內無法紓解,將很容易封閉內心,不願與外交流,進而認為自己毫無價值,產生自殺傾向。
  • 死亡概念模糊
企圖自殺者或對死亡的概念比較模糊,部分甚至認為死是可逆的、暫時的,因此對自殺的後果沒有充分估計。
  • 喬伊納(Thomas Joiner)的人際自殺論
喬伊納認為想要自殺者具有兩種情緒:自覺無能及受歸屬感受挫。自覺無能為一種認為自己毫無用處,在世界上是多餘存在的一種情緒,自覺無能者會全盤否定自身存在的價值,並產生自責與自恨等否定自我的想法,最終認為只有自身的死亡才能結束這一切;而歸屬感受挫通常來自家庭的不圓滿及人際關係上的失敗,造成馬斯洛需求理論中的社交及尊重需求缺乏。這兩項自殺意念滿足後還需具有「自殺能力」才能構成自殺。

自殺的迷思[編輯]

1. 說自己要自殺的人不會真的去自殺

  事實是: 大部分的自殺者曾透露自殺的意圖。

2. 面對可能自殺的人最好不要和他討論自殺的問題?你可能會加強他心中的這個念頭?

  事實是:談論自殺並不會強化念頭,反而有助於釐清他們自殺的想法。若身旁親友出現異狀,請不要忽略警訊或者避談

3. 自殺傾向是遺傳所造成

  事實是: 自殺並無先天或遺傳的特質。家族中多人自殺可能與其他如社會學習因素有關,表示此家族中的人習於使用此種解決問題的模式。

4. 想自殺的人都有精神方面的問題

  事實是: 想自殺的人只是壓力超過身心所能負荷的程度,不必然是精神疾病。 

5. 自殺與氣候有關?

  事實是: 自殺明顯與天氣無關,此迷思僅是合理化我們所無法操控之事,企圖找到人為以外的因素使我們得以接受。

6. 自殺普遍發生在低社會經濟地位團體

  事實是:自殺並不會發生在特定範疇的人群,預設哪一類的人會自殺是一種「他們很不幸」或「愛莫能助」的消極防衛思想。

7. 大部分自殺的發生先前沒有徵兆

  事實是:有 80﹪自殺的人會留下明顯的警訊,一些線索是明顯的,一些是難以捉摸的。去學習及認識這些警訊及如何應對是很重要的。

8. 自殺的人都是真的想死的?

  事實是: 有些自殺的人並非堅持想死(非死不可),而是透過自殺的方式,以免除痛苦,表示抗議、或傳達求助的訊息。因此,在適當的時機點給予情緒支持將能及時防範自殺的發生

9. 人一旦有自殺的行為,就會一直自殺下去?

  事實是: 想自殺的人經常只是在某一段時間內想死,如果可以在危機產生的同時,得到適度的支持或扭轉,他們未必會一直想死。 

10.一旦自殺危機消除後,就不會再有自殺危機?

  事實是:當一個人的情緒或行為稍有起色時,可能意味著已經度過自殺的猶豫期;然而,若沒有從根本上解結憂慮、壓力的來源,自殺危機仍然可能在情緒低落時再次發生。  

11.有藥癮或酒癮的人因為情緒有宣洩的管道,自殺的可能性較低?

  事實是:藥癮、酒癮皆是情緒調適不良的徵兆,反映出心理受挫的狀態。當酗酒、吸毒或其它行為已無法平息內在傷害時,自殺會緊接著而來。

12. 只有心理衛生專業人員可以預防自殺?

  事實是:所有具愛心介入預防工作者都可以預防自殺,包括家長、學生、老師、學校護士、學校職員、鄰里長等等皆可成為自殺防治的工作者。

13. 自殺者很少尋求醫療協助?

  事實是:超過半數的自殺者曾在自殺六個月就尋求協助,但醫生很難從病人身上得到完整的資訊。誤以為自殺者不願就醫反而會耽誤救助時機。

14. 團體提出自殺防治就表示「我們出問題了」?

  事實是:若無預防措施才是真的出問題,教育訓練工作不僅可能預防自殺,還可以打破錯誤的迷思。 

15. 團體若發生自殺或公開自殺事件就會被貼上標籤?

  事實是:遮掩事實將使問題不明或是不負責任的表現,公開與坦承才能面對問題的所在並喚起社會對議題的關注與討論,為自殺防治建立有效的處理模式,也能提醒大眾留意自己及身邊親友的心理健康。
  無論是想自殺者,或是其友人,我們對於自殺的認知都不夠充分,唯有更多的觀察身邊友人狀況,及適時地尋求幫助,才更能保護好自己與他人的性命。
  更多資料請參考: 臺北市政府自殺防治中心

防止自殺專線

  • 各縣市生命線 1995 (要救救我)
  • 各縣市張老師 1980 (依舊幫你)
  • 自殺防治安心專線 0800-788-995 (請幫幫、救救我)
  • 緊急醫療救護專線 119

自殺的警訊[編輯]

通常自殺行動出現之前,會展現出一些線索或警訊,包含口語的、行為的、處境的,通常警訊有下列幾種形式(通常簡稱 FACT):

  • Feeling (感覺):無望、無助、無價值感、過度罪惡感、悲傷、憤怒等。
  • Action or Events (行動或事件):經歷失落事件、重大人生痛苦、衝突等。
  • Change(改變):失去平常興趣、個性改變、退縮、冷漠、喧鬧等。
  • Threats (預兆): 有計畫的安排事務、將心愛物品分送他人或丟棄、研究自殺方法、自殺意圖或企圖等。

從「自殺意念」到「自殺行動」是經過一連串演進的,所以絕對不可忽略任一環節;及早發現、立即關懷,就能有效防止。所以請多多關心身旁的家人朋友們。

自殺的三級預防[編輯]

自殺問題是世界各國政府都非常重視的一個議題,各國也不斷致力發展應對的政策,甚至跨國整合資源,希望能持續降低自殺率、自殺死亡率及降低其它自殺後果的影響。[43] 世界衛生組織(WHO)運用三級預防的概念來防治自殺行為:

  1. 第一級預防:
    • 建立本土研究資料,找出自殺高危險個體、群體,以及壓力情境為何。
    • 提昇民眾與專業人員有效預防自殺行為的相關知能。
    • 增進民眾對自殺行為、壓力對自己與他人的影響,以及有效危機管理的認識。
    • 持續對員警、教師及心理衛生專業人員進行自殺防治的繼續教育。
    • 建立媒體報導自殺事件的倫理守則。
    • 成立統籌自殺行為研究、教育訓練及服務的機構。
    • 降低自殺方法與途徑的使用管道及其吸引性。
    • 增進大眾了解自殺防治與求助資源在何處與如何運用。
  2. 第二級預防:
    • 及早篩檢出高危險群,轉介給專業人員以進行評估,並對高危險群即時進行危機處理與後續之追蹤治療。
  3. 第三級預防:
    • 在當事人自殺未遂或身亡之後,對當事人與受影響者(如家屬、好友)提供所需支援與心理重建。

柯慧貞等人(2002)在參考國內外文獻與經驗後,引用三級預防模式到自殺的預防上,建議校園自殺的三級預防工作可以為:

  1. 第一級預防:
    • 確定哪些是導致自殺的危險因子(包括潛在危險因子與急性因子,如壓力事件),進一步找出可以降低自殺發生的保護因子。
    • 進而發展出策略來降低危險因子與增進保護因子。
    • 以校園為例,包括推動校園生命教育、壓力調適及各種心理健康促進活動,如:正向思考、衝突管理、情緒管理及壓力與危機管理。
  2. 第二級預防:
    • 篩選出可能會自殺或自我傷害的高危險族群,及早做介入與輔導,學習危機及壓力處理能力,以降低自殺發生的比例。
    • 以校園為例,重點放在對於憂鬱及自殺高危險群之早期篩檢與長期追蹤的預防介入。
  3. 第三級預防:
    • 針對即將自殺或自殺未遂的人進行危機處理與介入,確認個案的安全性,保護生命,避免未來真的自殺或再度自殺。
    • 而對自殺完成者,則需對其親友進行危機處置與事後處理,包括對家屬、同儕與親友所進行的哀傷輔導與治療。
    • 以校園為例,首要便是建置自殺事件發生後的危機處理機制,落實標準作業通報流程與因應措施。

目前台灣應用三級預防模式在自殺預防工作上的成效:[44]

  • 以教育部為例,目前正致力將自殺之三級預防模式推廣在校園心理健康工作上。
  • 以國立成功大學為例,將三級預防模式概念套用在校園心理健康促進與自殺防治工作,已具初步成效。
    • 在 9 月學期一開始時,即針對大一新生進行憂鬱與自殺篩檢,並提供新生一系列的新生成長月增進學習、課業、生活、EQ、人際關係的各種活動(一級預防),並針對篩檢出來分數偏高的高關懷群進行追蹤與介入(二級預防)。
    • 12 月再測量一次大一新生的憂鬱分數,發現大一新生整體憂鬱分數顯著下降,而高關懷群的憂鬱分數更是明顯下降;顯示三級預防工作確實能降低校園內憂鬱學生的比例,並即時找出高關懷群給予協助,降低校園自我傷害事件發生比例。
  • 以花蓮玉里醫院為例,其以花蓮縣南區之國、高中生為對象,進行憂鬱與自殺量表的篩檢,篩檢出高關懷族群後,進行短期性諮商介入。結果發現,經過介入後,全部的同學的憂鬱分數與自殺意念皆顯著下降;而原先分數較高的高關懷群學生之自殺危險性也下降到與低高關懷組同學無異。顯示在校園進行憂鬱與自殺防治篩檢(二級預防)並進行介入,不但沒有增高憂鬱與自殺危險性,反而確實能有效降低學生憂鬱情緒與自殺危險性。

網路成癮[編輯]

網路成癮定義為:泛指過度使用網路/電腦、難以自我控制,導致學業、人際關係、身心健康、家庭互動、工作表現上的負面影響。具有一切因網路有關的事物而產生強迫性、並且已影響個人正常生活、家人、伴侶、朋友及工作環境等的行為。網路成癮者可能會將網路設為生活的優先事項,重要性甚至高過家人、朋友或工作,成為規劃生活的原則中心。

網路成癮無法藉由單一行為而判定,但同其他成癮症狀具有四項特徵:過度使用、造成負面影響、戒斷症狀、耐受性。戒斷症狀指的是在停止從事使其成癮行為時出現的不適症狀,例如極度焦慮、情緒低落等;耐受性是指成癮者的滿足感下降,例如之前上網四小時會感到滿足,現在卻需要六小時才能感受到相同程度的滿足。

網路成癮的問題,在社會大眾、教育界、學術界及醫療界持續關注和探討的情況下,其各大面向也漸漸被了解,類型依網路的使用內容區分可分為五大類:

  1. 網路之性成癮:深受網路上與性相關內容所吸引,或沉溺於網路所引發的情色活動中。
  2. 網路之關係成癮:沉溺於網路上的人際關係活動之中。
  3. 網路之強迫行為:沉溺於網路遊戲、網路賭博、網路購物與交易等活動。
  4. 網路之資訊超載:沉溺於網路資訊的搜索和收集活動。
  5. 網路之電腦成癮:沉溺於與網路有關之電腦操作與探求之活動。

五類成癮問題的強度不一,但以網路之強迫行為的問題最為嚴重,其中更以網路遊戲成癮問題最受到關切。2018 年,世界衛生組織(WHO)正式將「網路遊戲成癮症(Gaming Disorder)」列入精神疾病,其定義的「電玩成癮症」具有以下特徵:

  1. 無法控制想玩遊戲的衝動(玩遊戲的頻率、強度、時間都要納入考量)
  2. 比起日常生活與其他活動,相對更重視遊戲
  3. 在知悉遊戲會產生負面影響的情況下,仍選擇繼續玩遊戲。一般來說,上述的成癮指標必須連續出現 12 個月,嚴重影響家庭、社交、學業、工作,才有可能被診斷為成癮。

世界衛生組織對網路遊戲成癮症的介紹


網路成癮的評估指標[編輯]

網路成癮的評估重點並非個人花多少時間在網路上,而是網路影響自己的生活到什麼程度。當出現強迫性或過度專注的網路使用、想隱藏自己的上網行為,並且無法控制或停止而影響自身生活型態時,則很可能具有網路成癮的問題。此外,如果發現網路的使用規律明顯的改變自己的情緒時,很可能網路成癮的問題正在形成。常見的指標如下[45]

  1. 強迫性:無法克制上網的強烈衝動感或強烈渴求
  2. 戒斷性:不能上網時會出現易怒、焦慮不安和悲傷等身心症狀
  3. 耐受性:上網的慾望越來越不能滿足,而不斷增加上網時間及投入程度
  4. 生活相關問題:用遊戲來迴避現實或緩解負面情緒、向他人隱瞞玩遊戲所花費的時間與費用、放棄其他日常活動、生活功能與時間管理受損等

網路成癮的成因分析[編輯]

一、網路環境的基本社會特性:網路環境有溝通媒介與活動場域的雙重社會特性,較真實世界的溝通增加多元風貌與難以預知的特性;而其無國界連結與虛擬性特質,更使網路世界的行為問題趨於複雜且不易處理,而網路成癮問題就在此等社會場域孕育而生。

二、網路環境的基本心理特性:

  • 網路環境有其特殊心理特性,例如:匿名性、虛擬性、方便性與跳脫性。就網路的匿名性而言,因可以隱藏身分與個人資料,而增加其表達的安全性,因此願意有更高的自我揭露,由於社會臨場感較低的緣故,易形成逆向的月暈效應、降低個人責任感及內容真實性,以及增加情感投射與幻想的可能性,亦可能造成去社會化、去個人化的溝通情境,而引發網路退回或恣意行為的可能。
  • 就網路的虛擬性而言,網路的虛擬特質提供了上網者在網路虛擬團體或虛擬社群角色扮演、擴大人際網絡的可能,而低社交焦慮的互動情境,有助於上網者社交能力的發展,因此當網友想離開時,情感的羈絆是不可避免的掙扎,亦可能造成真實和虛擬身分的混淆。再就網路的方便性而言,不僅上網環境方便(家中、學校、公共場所、網咖等皆可上網),網路上還有許多工具可供我們從事工作、學習、生活與娛樂等活動,且能滿足我們多方面的需求。此方便性增強民眾使用網路的動機,也增加了過度使用網路的可能性。
  • 最後就網路的跳脫性而言,分為超文本的跳脫性與文字使用的跳脫性。超文本的跳脫性使網路資訊的連結非常容易,可多元串聯或引用網路上的文字或多媒體的資訊,提供網友前所未有的豐富訊息;文字使用的跳脫性造就新穎網路文字形式(如:注音文)。可能造成網友易生思考跳躍或不易專注的現象,更可能在網路上沉溺或迷失。


三、網路經驗的吸力(網路心理因素):

  • 同步空間的立即回饋:隨時隨地上網幾乎都能得到網友的立即回應。
  • 連續增強與間歇增強:上網的經驗可能得到立即的情緒需求滿足,而使上網行為得到增強,更包括有機會名(角色與等級)利(虛擬金錢收入)雙收。
  • 匿名化身的挫折與喜悅:不同的角色扮演帶來多元而複雜的難忘經驗。
  • 滿足現實生活不易獲得的心理期待:滿足成就感、歸屬感、掌控感與虛擬名聲。

上述因素強化了網路成癮行為的重要機轉。

四、現實生活的推力(個人心理因素):

  • 網路成為逃避生活問題(如:人際衝突、自卑、缺乏情感寄託與社會支持、家庭狀況、課業或工作挫折等)的臨時避難所,同時,有網路成癮者可能合併有其他心理問題(如:社交恐懼症、注意力不足症候群、躁鬱症等),而使其寄託於網路來擺脫壓力。

為什麼玩網路遊戲會成癮?

遭遇生活問題、情緒壓力→方便取得網路、接觸網路活動→暫時得到情緒、紓解與愉快經驗→增強上網行為→問題存在/惡化、引發逃避問題的罪惡感及情緒壓力→產生接觸網路欲望→方便取得網路、接觸網路活動→持續重覆上網行為→遭遇生活問題、情緒壓力(如此繼續循環下去)

網路使用者將因現實生活的推力,加上接觸網路的行為及網路經驗的吸力,導致網路成癮現象的產生。

網路成癮協助與治療[編輯]

根據衛福部的說法,要如何正確協助網路成癮的人,首先就要從『瞭解』開始,而不要盲目給『建議』。[46]

  • 表達「關心」忍住「擔心」:以誠相待,主動了解他的網路世界長什麼樣子,釐清上網帶來的負面影響,有助於進一步界定處理的目標。
  • 同理孩子的想法 肯定好的部分:正向的互動,能夠建立合作同盟,讓孩子看到自己的優點,喜歡跟真實世界的人互動,不需要再逃避,願意過真實的生活。
  • 避免當面指責、質問:別一味怪孩子,陪伴他一起面對挫折,讓他有勇氣從跌倒的地方爬起來,不需要躲到網路裡。

從衛生福利部資料指出,治療網路成癮可以根據成因的不同分為兩個做法。

  • 是透過心理治療,心理治療能幫助網路成癮者認識自我、探索認同、做出改變,進而改善網路成癮。
  • 則是疾病治療,網路成癮者常同時出現有其他精神疾病,例如憂鬱、焦慮等,治寮相關的精神疾病有助於改善網路成癮。

強迫症(OCD)[編輯]

認識強迫症[編輯]

強迫性精神官能症簡稱強迫症,強迫症是焦慮症的一種,而強迫症的症狀可分為:強迫性思考和強迫性行為,大部份的強迫症患者兩種症狀多會同時出現。

  • 強迫性思考是一種會再重複的強制入侵的念頭、想像或衝動。患者會無法克制地不斷反覆去想某件事情或情境,即使患者本身不想去想卻無法克制。
  • 強迫性行為是指患者本身會不斷反覆去做一件事情,雖明知道做這些事是多餘、不需要、荒謬的但不去做就會非常焦躁不安。

強迫症的表現可以自輕微到嚴重,但是假使症狀嚴重而不治療,可能摧毀一個人的工作能力,或在學校的表現,甚至連在家中的日常生活都有問題。

病因[編輯]

任何一種精神疾病大都由多重病因而引起疾病發生。強迫症的病因包括:遺傳因素、腦部功能異常因素、腦傷害因素、成長過程所發展出來的人格特質、現實生活中的心理壓力等等。研究發現約 20﹪強迫症患者有腦傷病史。

症狀[編輯]

強迫症在臨床上的症狀因人而異,大致可歸納出四個面向:

  1. 強迫意念:包括聯想一連串的不幸會發生,如擔心自己染病、生命受威脅、害怕心愛的人受傷等,回憶過去無關緊要的事,檢查自身行為,再三確認對錯,對自然現象的因果進行探究,以及二元對立的概念同時出現腦海,這些聯想、追憶、疑慮、觀念等頑強的反覆出現,無法自已。
  2. 強迫動作:反覆搓洗雙手或洗澡,心中擺脫不了「髒」的感覺,對自己做好的事不夠放心,而反覆檢查已上鎖的門窗、不斷核對寫好的考卷、算過的帳單,不可控制的數物堆物,一遍又一遍,以及重複某些特定儀式,如出門前固定要有一系列的事前準備與次序、洗東西要洗幾次以上才叫乾淨等等,這些動作和行為經不斷反覆後,方能稍緩內心的焦慮與不安。
  3. 強迫意向:一種與實際狀況相違背的心念和衝動,多與暴力和性有關,例如縱火、攻擊他人、暴露生殖器、亂倫、手淫等莫名的衝動。
  4. 強迫情緒:通常與恐懼有關,一種無法抑制的強烈情緒,害怕自己會失去、失控,進而做出傷人傷己和違法的事。

強迫症與強迫性格[編輯]

強迫症與強迫性格不相同也沒有因果關係。強迫性格又稱完美性格。 大多會有以下的特質:

  1. 過度小心謹慎。
  2. 凡事過於專注於細節、規則、順序等。
  3. 高度責任感、常自責。
  4. 完美主義。
  5. 僵化與固執,無法應付環境突然的改變。

強迫症多常見?[編輯]

多年以來,許多人認為強迫症是一種少見的疾病, 但是這個疾病經常被低估,因為病人會隱瞞病情而不去尋求治療。

根據估計,所有人口中一生罹患強迫症的機率為 100 人中有 2-3 位,也就是全台灣大約是 40-60 萬左右的強迫症病人。這個比例高於思覺失調症、躁鬱症、恐慌症。男女罹患這個疾病的機率相當。大部分在青少年或成年早期(二十五歲以前)發病。大部分都有婚姻適應的問題,也容易並發續發性憂鬱症狀。

強迫症的治療[編輯]

有經驗的醫師會運用多樣的治療模式,包括藥物、認知行為治療、家庭教育和適當的支持。

現在有很多藥對強迫症是有效的,然而,單一藥物很難使所有症狀去除,必須合併使用其它治療方式來使病人對其症狀有更好的控制。

認知行為治療比傳統的精神動力心理治療來得有效。心理治療挖掘過去以期找到問題的根本,而認知行為治療則以此時、此地的練習來去除不必要的行為。其最主要的想法是讓病人處於那些害怕、焦慮的情境當中,然後鼓勵病人對抗那些因害怕或緊張所致的強迫行為,這就是所謂的「暴露和不反應法」。

家庭治療是藥物和認知行為治療的重要輔佐工具,其中以多家庭支持性團體心理治療較有效。這是由家人及病人參與,為了瞭解強迫症及其家屬在一定時間內組成的團體。在此,提供了家屬與病人多相處少交惡的機會,且對強迫症更加了解,分享相似的經驗,並討論不同的解決問題的方法。

若家屬中有罹患強迫症的人,家屬可以盡量做到下列幾項事情:

  1. 學習分辨有問題的訊息,瞭解此為疾病症狀,並非故意行為。
  2. 壓力或任何改變都可能使強迫症狀惡化,因此在有壓力的情境之下,必須修正對病人的期待。
  3. 要依據病人的能力來評量進步的程度,不要與其他強迫症病人比較。
  4. 要重視病人「小小的進步」,加以鼓勵,逐步增加病人的自尊與信心來克服強迫症狀。
  5. 建立一個強而有力的家庭支持系統,接納病人、避免批評。
  6. 藉著「簡明扼要的溝通」,來鼓勵病人對抗強迫性行為與轉移強迫性思考。必要時尋求專業人員的協助。
  7. 除非病人的強迫症狀已經危及生命安全,應避免限制病人的強迫行為。
  8. 保持正常的居家生活作息,儘量不要讓強迫症狀影響家庭功能。
  9. 鼓勵病人規則服藥,確定有無規則去門診拿藥,注意吃藥效果如何及有無藥物副作用等。
  10. 家屬應擁有一些自己(與病人分開)的時間,有喘息的機會,以免精力耗盡。

自我傷害[編輯]

自我傷害(英語:Self-harm),又稱自傷或自殘(self-injury),是指有意且直接地傷害身體組織的行為,當事人一般沒有自殺的意圖。較近期的文獻多會使用以上兩者去取代較不中立的「自殘」,特別是《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出版以後。

最常見的自傷方法是使用尖銳的物體(大多使用美工刀)割破皮膚,但自傷也包括各式各樣的行為,包括自焚、劃傷身體部位、把身體撞向硬物、用拳頭或其他會造成傷害的物件打向自己、干擾傷口癒合(摳皮症)、拔毛(拔毛癖),以及攝入有毒物質。

物質濫用和進食障礙一般不會視作自傷,因為所造成的組織損傷通常都是無意的附加後果。然而,相關定義的界線並不總是明確的:如果當事人故意以一些通常不視作自傷的行為傷害自己,那麼亦可界定為自傷。雖然自殺並不是自傷者的意圖,但自傷與自殺之間存在著一段複雜的關係,因自傷行為具有致命的潛在風險。自傷者擁有相對較高的自殺風險;40–60%的自殺者亦曾出現過一定程度的自傷行為。儘管如此,仍不能歸納性地認定大多數自傷者最終都會自殺。

「對自傷的渴求」是邊緣性人格障礙的其中一種常見症狀,患有其他精神病的人亦可能會自傷,例子包括重性抑鬱疾患、焦慮症、自閉症譜系障礙、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思覺失調症,以及好幾種的人格障礙。

不過,也有些人會透過自傷的行為取得「自己活著的感覺」、「尋找著活下去的理由」,把心理上的疼痛轉移到肉體上,嘗試減輕自己的心理痛苦。

自戀者及反社會:心理操縱與煤氣燈效應(gaslighting)[編輯]

反社會性格者,社交變態者和自戀者常使用煤氣燈效應(gaslighting)來虐待受害者。煤氣燈效應(gaslighting)是一種心理操縱(psychological manipulation)的形式,其方法是一個人或一個團體隱秘地讓受害人逐漸開始懷疑自己,使他們質疑自己的記憶力,感知力或判斷力,其結果是導致受害者的認知失調和其他變化,例如低下的自我尊重。因為其使用否定,誤導,矛盾和錯誤資訊,煤氣燈效應使受害者心理上去穩定化以及使受害者不再相信她/他們原來的的信仰。在現實案例中的範圍,可以從虐待者否認先前發生過虐待事件,到虐待者意圖使受害者迷失方向。

該術語起源於劇本《煤氣燈》(Gas Light,1938年)及其1940年和1944年的改編版電影。術語後來被用於臨床心理學的文獻。

心理分析學家維克多·卡萊夫(Victor Calef)和愛德華·溫斯赫爾(Edward Weinshel)在1981年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煤氣燈效應涉及從施害人到受害人的心理內容的投射和注入(「轉移」)。社會變態者一貫違背社會道德規範,違反法律並利用他人,且通常也是令人信服的說謊者,他們始終會否認有不法的行為。因此,一些受到社會變態者傷害的人可能會產生懷疑自己的看法。而一些虐待配偶身體的人可能斷然否認自己曾行使暴力,從而起到對伴侶的煤氣燈效果。

在精神病人的住院設施中,患者與工作人員之間也發現了煤氣燈效應現象。

Dorpat在1996年的一本書中聲稱,「煤氣燈效應和其他人際關係控制方法被心理健康專業人士以及其他人廣泛使用」,因為它們是塑造他人行為的有效方法。他指出,臨床醫生使用具有威權主義態度的人際控制之秘密方法,例如煤氣燈效應。

心理學家格特魯德·澤蒙·加斯和威廉·尼科爾斯在其1988年的文章「煤氣燈效應:婚姻綜合症」中研究了男人的婚外情及其對妻子的影響。他們描述了一個男人如何試圖說服他的妻子她在捕風捉影,而不是承認自己有外遇:「一個妻子在自己家裡接電話,卻不經意間偷聽了丈夫在出差途中和女友幽會的計劃。」他通過質疑她的感官證據來否認:「我沒有和任何女友通電話。你一定在做夢。」

在DSM-V中,操縱曾被列為邊緣性人格障礙的定義特徵。操縱行為是自戀者的本質,自戀者通過心理操縱來獲得權力和自戀供給。而具有反社會性格的人會出於物質,權力,報仇和各種各樣的其他原因而對別人進行心理操縱。

心理治療師史蒂芬妮·莫爾頓·薩基斯(Stephanie Moulton Sarkis)解釋說,保持一定程度的認知失調才能與煤氣燈效應的心理操縱使用者保持連接,而在這種情況下,解決認知失調的最健康方法便是「讓自己離開或遠離使用煤氣燈效應的人」。

書籍影音[編輯]

科普文章[編輯]

其他心理異常:[編輯]

  1. Susser, E.S., Herman, D.B., & Aaron, B.(2002 年 9 月 1 日)。911 恐怖攻擊的心理創傷。 科學人。http://sa.ylib.com/MagArticle.aspx?Unit=featurearticles&id=109
  2. 蘇東平、周煌智(2009 年 7 月 1 日)。走過 SARS 創傷。 科學人。https://sa.ylib.com/MagArticle.aspx?Unit=featurearticles&id=2983
  3. 洪蘭、阮啟弘、陳巧雲(2011 年 6 月 28 日)。暴力犯大腦秘密檔案。 科學人。http://sa.ylib.com/MagArticle.aspx?Unit=featurearticles&id=1802
  4. Shermer, M.(2011 年 6 月 28 日)。罪犯神經學剪影。 科學人。http://sa.ylib.com/MagArticle.aspx?Unit=columns&id=2198
  5. 黃致豪(2016 年 3 月 5 日)。心智障礙與刑事責任之謎(一):從割喉案談起。PanSci 泛科學。https://pansci.asia/archives/335122
  6. 黃致豪(2016 年 3 月 5 日)。心智障礙與刑事責任之謎(二):責任能力之謎—刑法第十九條的構成與內涵。PanSci 泛科學。https://pansci.asia/archives/94572
  7. 黃致豪(2016 年 3 月 5 日)。心智障礙與刑事責任之謎(三):當法律文本與心理/精神醫學交錯。PanSci 泛科學。https://pansci.asia/archives/94591
  8. 黃致豪(2016 年 3 月 5 日)。心智障礙與刑事責任之謎(四):精神病性疾患的代表型——思覺失調症。PanSci 泛科學。http://pansci.asia/archives/94597
  9. 黃致豪(2016 年 3 月 5 日)。心智障礙與刑事責任之謎(五):重新探討割喉案。PanSci 泛科學。http://pansci.asia/archives/94604
  10. 黃致豪(2016 年 3 月 5 日)。心智障礙與刑事責任之謎(六):不是病患,是患病的人。PanSci 泛科學。https://pansci.asia/archives/94611
  11. 莊博安(2016 年 4 月 13 日)。從隨機屠殺到殘忍割喉,從個人暴力到集體瘋狂──從心理學的角度看:這個社會怎麼了?PanSci 泛科學。https://pansci.asia/archives/96866
  12. 活躍星系核(2016 年 3 月 29 日)。精神病患者不等於犯罪,歧視和不了解才是社會的未爆彈。PanSci 泛科學。https://pansci.asia/archives/96097
  13. PanSci (2015 年 4 月 21 日)。強迫症一族─《停不下來的人》PanSci 泛科學。https://pansci.asia/archives/78572

相關書籍[編輯]

1. 《異常快樂殺人心理——解讀性犯罪》(Sexual Homicide—Patterns and Motives)

  • 原文作者:Robert K. Ressler, Ann W. Burgess, John E. Douglas
  • 譯者:李璞良
  • 出版者:臺北市,台灣先智
  • 相關心理疾病:性犯罪、殺人犯、悲愴後遺症
  • 簡介:全書根據FBI超級員雷斯勒暨美國賓州大學精神治療教授伯吉絲,二十餘年來研究三十六名性殺人犯,對其人格結構、犯罪手法、命案現場模式、人格結構、犯罪手法、命案現場模式,探討其心理特質。以執法人員偵查手法、被害人心理及防暴策略,對被害人提供適切的因應方法及保護自己的有效策略,有助於提高警覺,免於被害。

2.《當天使穿著黑衣出現》(The Oursider—a journey into my father’s struggle with madness)

  • 原文作者:Nathaniel Lachenmeyer
  • 譯者:賴慈芸
  • 出版社:臺北市,大塊文化
  • 相關心理疾病:思覺失調症、妄想症
  • 簡介:本書描寫作者至親罹患精神疾病的實事。一九九五年,作者接到父親的死訊,開始追溯父親一生惶然而孤獨的行跡,逐漸拼湊出父親從發病到淪為遊民,經歷種種苦難的過去,試圖找出其成為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原因。本書意象鮮明、行文抒情、沒有過多詞藻,淡淡道盡了精神分裂者的內心及作者在追尋父親真實面貌的心路歷程。

3.《24 個比利——多重人格分裂的紀實小說》(The Minds of Billy Milligan)

  • 原文作者:丹尼爾.凱斯 (Daniel Keyes)(首屆雨果獎得主)
  • 譯者:小知堂編譯組
  • 出版社:臺北市,小知堂
  • 心理疾病:多重人格分裂症
  • 簡介:「本書敘述的是一則真實的故事。威廉. 密里根是美國史上第一位犯下重罪,結果卻獲判無罪的嫌犯,因為他是一位多重人格分裂者。」本書為作者與比利共同工作撰寫,在兩年間紀錄他的回憶,所有內容得自融合後的比利,對話與景象是比利記憶的重組,治療的過程則直接取材於錄影帶。書中內容沒有過作者的任何創造或改編。

4.《親愛的我 Oh! Dear Me:250 天憂鬱症紀實》

  • 作者:蔡嘉佳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心理疾病:憂鬱症
  • 簡介:作者蔡嘉佳在二十一歲時,確診罹患精神官能性憂鬱症。在抑鬱且還要承受嚴重的藥物副作用的同時,深刻地感受到社會因不理解而對心理疾病患者的種種標籤化。因此作者以纖細的筆風結合坦誠的記事,透過憂鬱症患者的眼睛,紀錄發病過程和病情起伏中的生活細微、看見彼此的困境。

5.《廢文》

  • 作者:蔡嘉佳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心理疾病:憂鬱症
  • 簡介:本書分為五輯,前兩輯書寫病程中不安、矛盾、失去開心遊戲的能力的種種感受。再寫面對伴侶時推開對方、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的愧疚。最後一輯是希望藉由本書,為所有精神病患撕下在社會刻板印象下被貼上的標籤。

6.《深井效應:治療童年逆境傷害的長期影響》(The Deepest Well)

  • 作者: 娜汀‧哈里斯(Nadine Burke Harris)
  • 出版社:究竟出版社
  • 心理疾病: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 簡介:本書是關於作者在經歷童年創傷多年之後找到戰勝童年逆境經驗的方法,並企圖努力預防並減少童年負面經驗對人們造成的傷痛,而在書中提出六大治療重點。鼓勵其他擁有相同處境的人能夠不須克服、怪罪或選擇遺忘自己的童年,並且直面問題、打破惡性循環,進一步獲得能治癒一個人、一個社區的工具,從而逐步改善整個國家、整個世界的健康。

7.《我的悲傷不是病:憂鬱症的起源、確立與誤解》(The Loss of Sadness)

  • 作者: 艾倫‧霍維茲, 傑洛米‧維菲德
  • 出版社:左岸文化
  • 心理疾病:憂鬱症
  • 簡介:本書兩位作者認為,憂鬱症確實存在,也會嚴重到需要醫療介入。但從盛行的精神醫學觀念、以及身處在這個崇尚正向思考的年代下,悲傷顯得不合時宜,許多正常的感受就因此被歸類為異常的經驗,精神醫學不再能清楚區分正常的悲傷與憂鬱症。

8.《古典時代瘋狂史》

  • 原文作者: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
  • 譯者:林志明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相關心理疾病:精神醫學
  • 簡介:為法國思想大師暨後結構主義思想家米歇爾.傅柯(Michel Foucault)衍生自其博士論文的重要著作。中心議題為:在歐洲的啟蒙過程中,「理性與非理性」以及「理性與瘋狂」如何在歷史的條件中成形與出現。從這一角度討論了兩個主要問題:第一,精神病學與心理學作為一種科學,是如何形成與開展的;第二,在舊王室崩潰的過程中,精神病院在 18 世紀末的出現,具有何種意義。

9.《第五位莎莉》(The Fifth Sally)

  • 原文作者:丹尼爾.凱斯 (Daniel Keyes)
  • 譯者:小知堂編譯組
  • 出版社:小知堂
  • 相關心理疾病:解離性身份疾患
  • 簡介:本書是根據真實案例演繹寫成的小說,以一位未曾察覺自己寂寞的離婚餐廳服務生莎莉‧波特為主角,敘述她能夠同時化身成另外四個性格完全迥異的的人物。之後又遇到本身亦有一大堆棘手問題纏身的精神科醫生羅傑‧艾許。而這位醫生試圖將其他四個分裂人格統合成「第五位莎莉」,在處理這宗多重人格病例時,歷盡了無數的艱辛。對多重人格者與精神病犯皆有深層的探討;同時,對於現實世界的殘酷本質也有更真實的描述。

網路影音[編輯]

TED[編輯]

  1. Team Bodin. (2015, Jan 25). Rosenhan- Being Sane In Insane Places [Video fi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8OxdGV_7lo
  2. Ronson, J. (2012, March). Strange answers to the psychopath test [Video file]. TED Talks. https://www.ted.com/talks/jon_ronson_strange_answers_to_the_psychopath_test?language=zh-tw
  3. Insel, T. (2013, Jan). Toward a new understanding of mental illness. TED Talks. https://www.ted.com/talks/thomas_insel_toward_a_new_understanding_of_mental_illness?language=zh-tw
  4. Fallon, J.(2009 年 2 月)。探索殺人犯的大腦 [影音]。TED Talks。 https://www.ted.com/talks/jim_fallon_exploring_the_mind_of_a_killer?language=zh-tw
  5. Murgia, M.(2015 年 11 月)。長期壓力會如何改變大腦 [影音]。TED Talks。https://www.ted.com/talks/madhumita_murgia_how_stress_affects_your_brain/transcript?language=zh-tw
  6. Farrell, H.(2017 年 2 月)。什麼是雙極性情感障礙(躁鬱症)? [影音]。TED Talks。https://www.ted.com/talks/helen_m_farrell_what_is_bipolar_disorder/transcript?language=zh-tw
  7. Phobia Relief: From Fear to Freedom [Video fi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PdBWXiRTaI&ab_channel=TEDxTalks
  8. What causes panic attacks, and how can you prevent them [Video fi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zFObkVRSV0&ab_channel=TED-Ed
  9. What's normal anxiety -- and what's an anxiety disorder? [Video fi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sEJ6GeAGb0&ab_channel=TED
  10. The psychology of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Video fi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_n9qegR7C4&ab_channel=TED-Ed
  11. 破解對強迫症的迷思 [Video fi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hlRgwdDc-E&ab_channel=TED-Ed
  12. Living in a Dream | Laura Weinstein [Video fi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AqwBvqBGv8&ab_channel=TEDxTalks
  13. Anxiety: A Cancer of the Mind [Video fi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5QY_d-8J2M&ab_channel=TEDxTalks
  14. What happens when you have a disease doctors can't diagnose [Video fil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b3yp4uJhq0&ab_channel=TED

YouTube[編輯]

十分鐘內,快速、簡略認識各種精神病症狀和成因。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2015 年 10 月 1 日)。兩分鐘認識憂鬱症
    • 兩分鐘簡介憂鬱症的統計數據、憂鬱症與自殺的關聯、以及陪伴憂鬱症患者的方法。
  • 台灣精神醫學會(2016 年 3 月 29 日)。思覺失調症:原因篇
    • 三分鐘了解什麼是思覺失調症、思覺失調症的原因以及思覺失調症的症狀。
  • Visual Media Channel(2012 年 11 月 7 日)。認識思覺失調
    • 以患者德仔的生活記錄,穿插彭培輝醫師的專業講解,真實了解思覺失調之成因及症狀。

電影[編輯]

  1. 斯德哥爾摩(Stockholm)(2018)
    簡介:敘述 1973 年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的銀行遭到搶劫,且犯罪得手的真實故事,後來心理學就將加害者與受害者相處久,反倒同情且幫助加害者犯罪此一情形稱為斯德歌爾摩症候群。
  2. 神鬼玩家(The Aviator) (2004)
    簡介:講述一位患有強迫症(OCD)的美國一代富豪霍華·休斯早年生平的故事。
  3. 分裂 (Split) (2016)
    導演: 瑪莉·夏朗 簡介:該片講述一位擁有解離性人格疾患(DID)的神祕男性因故而綁架了三名少女,而使少女們接觸了一連串的驚悚際遇。
  4. 阿娜答有點 blue (My S. O. Has Got Depression) (2011)
    簡介:本片以可愛又溫馨的方式,描述了一對結婚五年的夫妻,在丈夫因為工作壓力而罹患憂鬱症之後,夫妻一同對抗病魔的故事。
  5. 香水 (Perfume: The Story of a Murderer) (2006)
    導演:湯姆·提克威 簡介:本片在描述一位與人類不相往來、嗅覺異常靈敏的天才葛奴乙(Grenouille),為了追尋世上最完美的香味而不惜殺人的旅程。葛奴乙從小就被丟在孤兒院,受盡欺凌,感受不到任何愛,而嬰兒期的個體如果沒能獲得安全依戀,他的死本能會被激活,嚴重者會發展為「死亡母親綜合徵」很顯然,葛奴乙就是這樣。缺愛、饑渴的本能使他形成了虛無的主客體信念:所有人對我都不具有意義,人與人之間不存在真實情感。而這樣缺乏愛的人,要怎麼追求自己所愛呢?
  6. 追殺比爾 (Kill Bill) (2003,2004)
    導演:昆汀·塔倫提諾 簡介:本片描述「新娘」原是殺手組織「毒蛇」的成員,卻在不經意中懷上了組織首領比爾的孩子。為了給孩子一個健康的成長生活環境,她決定退出組織且和平凡的男人結婚,卻因此犯了組織的規則,在婚禮上遭到集團的追殺,然而新娘中槍重傷未死,但其丈夫及親友無一倖免,更因此失去了腹中胎兒,她因此喪失了身邊所有的親友。在重傷復原後,她決定展開一連串的報復行動,向當初參與婚禮屠殺的成員與集團首腦展開追殺。但他對集團首腦有近似伊底帕斯情結的狂熱,這樣的感情阻止了他一次次地暗殺......
  7. 全面啟動 (Inception) (2010)
    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 簡介:本片柯布作為一名「盜夢者」,與搭檔亞瑟利用潛意識進入別人夢境竊取商業機密,於一次任務中,柯布與亞瑟入侵日本國際企業老闆齋藤的夢境意識,但柯布的已故妻子茉兒於夢中出現使任務失敗,齋藤事後透露自己是有意讓他們潛入以考驗二人技術,並安排了一個任務給予他們。而通過重重考驗,他們終於越來越接近任務的中心,但柯布卻漸漸在夢中失去與現實的界限......這部電影其實講了兩個人的心理治療之路:以主角柯布從妻子自殺造成的創傷中恢復的心路歷程為主線,以小費舍先生克服對父親的矛盾態度為輔線。
  8. 隔離島 (Shutter Island) (2010)
    導演: 馬丁·史柯西斯 簡介: ,本片描述泰迪丹尼爾與查克奧爾兩位美國的法警,特別被安排到位於美國新英格蘭區的波士頓海灣外的「隔離島」,要調查一名在隔離島上莫名失蹤的女性重案刑犯。然而,當他們抵達Ashecliffe療養院後,發覺似乎所有職員包括院長都相當不願意配合調查,而他們手上僅有的一條線索是瑞秋·索蘭度藏在病房裡的紙條,寫著「四的法則;第 67 號是誰?」(THE LAW OF 4 WHO IS 67?)在調查中,丹尼爾無意間發現Ashecliffe療養院有許多怪異之處,因此也暗中調查療養院隱藏的事情...
  9. 美國殺人魔 (American Psycho) (2000)
    導演: 瑪莉·夏朗 簡介:電影內容改編自布列特·伊斯頓·艾利斯的同名小說,以1980年代的紐約為背景,描述一名年輕有為的華爾街雅痞,私底下原來是連環殺手的故事。電影雖然主要是心理驚悚片,但亦有恐怖片、黑色幽默、諷刺等元素在內。
  10. 吮指少年(2005)
    敘述正處青春期的十七歲,卻異常躁動的少年想要戒除吸吮大拇指的幼稚習慣的歷程。
  11. 她不怪,她是我妹妹(2014)
    敘述患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女孩被寄託到已成家立業的哥哥家中,兩人之間的兄妹情誼的故事。
  12. 逆風少年(2013)
    由真實故事改編,兩個性格南轅北轍的小男孩,共同開啟了一段獨特的心靈探索之旅。11 歲的大衛罹患肌肉萎縮症,10 歲的萊爾則是個患有過動症精力旺盛、令大人感到頭疼的小孩。當大衛偷偷告訴萊爾,上帝告訴他說老師快死了。在預言成真時,萊爾對於上帝是否存在感到困惑不已。而萊爾則試著讓大衛相信在他的教導下能學會跑步,心裡也偷偷將這個任務,視為上帝是否真正存在的測試依據。沒想到,卻得到始料未及的意外答案。
  13. 愛情藥不藥(2010)
    各自有著過動兒與帕金森症病人的背景的男女主角相愛的故事。
  14. 布拉姆的異想世界(2012)
    電影以過動症兒童的角度拍攝,提供一個特別的視角來理解ADHD的孩子,看一個普通班老師如何讀懂孩子的內心,從心裡出發到實務協助的過程。

紀錄片[編輯]

  1. 暴走的青春(2014)

關鍵詞彙[編輯]

病原學 (etiology) 專門研究疾病形成的原因,是指引或促成心理和醫學問題的形成的因素,為醫學的一個基礎學科。病原學研究障礙為何發生、起源為何、如何影響思維、情感和行為過程,幫助我們尋找新的治療途徑以及預防。
變態心理學(abnormal psychology) 又稱變態心理學、病理心理學,為臨床心理學的一個分支,針對各種心理疾病或異常行為描述其病理學及治療方法,是更深入了解異常行為的入門學科,也是成為心理治療師訓練的必修知識之一。
重度抑鬱症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MDD) 又稱重度憂鬱症,為一種精神障礙。典型表現為陷於憂鬱的情感狀態、自尊心降低、對以往喜愛的活動失去興趣、失去身體的活動力等等。重度憂鬱症是一種對患者的家庭、工作、學習、日常飲食與睡眠等身體功能產生負面影響的失能狀況。
躁鬱症 (bipolar disorder) 又稱雙極性情感疾患、情緒兩極症,早期稱為躁狂抑鬱疾病(manic depression),為一種精神疾病。此疾病患者會經歷情緒的亢奮期和抑鬱期,情緒亢奮期(躁期)可分為「狂躁」或是「輕躁狂」,兩者區別在於是否影響生活及工作和是否出現精神病症狀。於狂躁期時,患者會感到或表現出異常開心、有活力、易怒,常會做出不計後果的決定,對睡眠的需求也往往會減少。於抑鬱期時,患者會哭泣、缺乏與他人眼神交流、對生命萌生負面看法,有自殺的可能。躁鬱症常伴隨焦慮症、藥物濫用等心理問題。
人格障礙(personality disorder) 為精神疾病中,對於一群特定擁有長期而僵化思想及行為病患的分類。這類疾患常可因其人格和行為的問題而導致社會功能的障礙。美國精神醫學學會定義人格障礙的發病期至少要能追溯到成長期早期或更早,且診斷的最低標準為疾患本身必須已干擾到個人、社會、或職業功能。
分離性障礙 (dissociative disorder) 為一種身份、記憶或意識的整體性擾亂。患者會缺乏對自我感覺(selfhood)的辨別和控制,其在時間和地點上缺乏自我在各方面的一致性以及認同感。
分離性失憶 (dissociative amnesia) 又稱心因性失憶症,詳見分離性失憶
分離性身分認別障礙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DID) 又稱多重人格,為心理疾病的一種,常與思覺失調症混淆,較早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版本將其命名為多重人格障礙(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MPD),後來改名為解離性身份疾患(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DID)。多重人格即具有超過一個人格存在(若只有兩個則稱為「雙重人格」),就有如「在一個身體裡住著好幾個靈魂」。
思覺失調症 (schizophrenic disorder) 舊稱精神分裂症,為精神疾病的一種,患者會出現異常行為和心理、現實世界的混淆,常伴有其他心理上的健康問題,例如焦慮症、重性憂鬱障礙、藥物濫用障礙等。
烙印 (stigma) 又稱社會污名 (social stigma) ,是外界由於某種身份,而對特定群組產生刻板印象、偏見和標籤。這些負面元素常被誇大且以偏蓋全,使特定族群在社會上處於較不利位置。
妄想症(Delusional disorder) 抱有一個或多個怪誕性的妄想,同時不存在任何其他精神病症狀。

參考資料[編輯]

參考書[編輯]

  1. 王震武、林文瑛、林烘煜、陳學志(2001):心理學。台北:學富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2. 朱光潛(2012)。變態心理學派別.變態心理學。中國:中華書局。
  3. 陳生(2009)。變態心理學引論。中國:智慧財產權。
  4. Nevid, J. S., Rathus, S. A., & Greene, B. A. (2009). Abnormal Psychology In A Changing World (11th ed.). New York City, NY: Pearson.
  5. 彼得森(Peterson, Christopher)(2002)。變態心理學。臺北市:桂冠圖書。
  6. 洪妮君(2003)。變態心理學。臺北市:新文京。
  7. Kring, A. M., Johnson,S. L., Davison, G. C., & Neale, J. M.(2017)。變態心理學(三版)(張本聖、徐儷瑜、黃君瑜、古黃守廉、曾幼涵譯)。臺北市:雙葉書廊。
  8. 林天德(2004)。變態心理學(第四版)。新北市:心理出版社。
  9. 王溢嘉(1992)。變態心理檔案。新北市:野鵝。
  10. 佛洛伊德(1986)。變態心理學(蘇燕譯)。台北市:水牛。
  11. 香山理香(2014)。一小時搞懂什麼叫憂鬱:「憂鬱症」自我檢測與應對方法(陳盈燕譯)。台北市:晨星。
  12. 楊淑智(2005)。天然百憂解: 告別憂鬱症的自我療癒法。新北市:經典傳訊文化。。
  13. 黃子音(1999)。另一種清醒: 我與憂鬱症共舞的日子。臺北市:圓神。
  14. 莊桂香(2001)。三種靈魂: 我與躁鬱症共處的日子。臺北市:天下文化。
  15. 林家興(2015)。心理疾病的認識與治療。中國:首都師範大學出版社。
  16. 劉翔平著(2014)。自尊上癮症:我們時代的頭號心理疾病。臺北市:橡實文化。
  17. 陳曉虹著(1994)。社會心理與中年疾病。臺北市:浩園文化。
  18. 菲力浦·津巴多、羅伯特·詹森、薇薇安·麥克恩(2017)。津巴多普通心理學(第七版)(錢靜、黃珏蘋譯)。中國: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19. Philip G. Zimbardo(2016)。心理學導論:核心概念(第二版)(張文哲譯)。臺北市:學富文化。
  20. 林信男等(2003)。精神疾病:自我診斷。臺北市:華城出版。
  21. 葉重新(2020)。心理學(第五版)。新北市:心理出版社。
  22. 王智弘(2009)。網路諮商、網路成癮與網路心理健康。臺北市:學富文化。
  23. Bear, M. F., Connors, B. W., & Paradiso, M. A. (2016). Neuroscience: exploring the brain. Fourth edition. Philadelphia: Wolters Kluwer., 188-191

參考網站[編輯]

  1. 衛生福利部臺中醫院(無日期)。心理衡鑑。https://www.taic.mohw.gov.tw/?aid=52&pid=86&page_name=detail&iid=51
  2. 明尼蘇達多項人格問卷(2021 年 12 月 13 日)。在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8%8E%E5%B0%BC%E8%8B%8F%E8%BE%BE%E5%A4%9A%E9%A1%B9%E4%BA%BA%E6%A0%BC%E9%97%AE%E5%8D%B7
  3. Mayo Clinic(2017, Oct 21). Kleptomania. https://www.mayoclinic.org/diseases-conditions/kleptomania/symptoms-causes/syc-20364732
  4. 衛生福利部 109 年國人死因統計結果。https://www.mohw.gov.tw/cp-5017-61533-1.html
  5. 衛生福利部基隆醫院(2013 年 8 月 8 日)。認識失智症。https://www.kln.mohw.gov.tw/?aid=509&pid=62&page_name=detail&iid=772
  6.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6%AF%E5%BE%B7%E5%93%A5%E7%88%BE%E6%91%A9%E7%97%87%E5%80%99%E7%BE%A4
  7. https://www.storm.mg/lifestyle/417775
  8. http://www.sop.org.tw/sop_journal/Upload_files/16_2/14.pdf
  9. https://www.careonline.com.tw/2019/04/Munchausen.html
  10. https://www.refinery29.com/en-gb/what-is-hybristophilia
  11. https://www.fbi.gov/history/famous-cases/bonnie-and-clyde
  12. http://cht.a-hospital.com/w/%E6%83%85%E6%84%9F%E6%80%A7%E5%BF%83%E5%A2%83%E9%9A%9C%E7%A2%8D
  13. http://mypaper.pchome.com.tw/my13tryto/post/1285663616
  14. http://www.tph.mohw.gov.tw/?aid=509&pid=62&page_name=detail&iid=434
  15. http://www.tph.mohw.gov.tw/?aid=509&pid=62&page_name=detail&iid=434
  16. http://www.reangel.com/05-Read.php?LI=298
  17.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18091191
  18. https://insights.ovid.com/crossref?an=00005053-200712000-00004
  19. https://www.openbook.org.tw/article/p-1019
  20.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A%81%E9%AC%B1%E7%97%87
  21. https://helloyishi.com.tw/healthy-eating/nutrition/what-are-probiotics-and-prebiotics/
  22. https://www.edh.tw/article/26781
  23. 思覺失調症
  24. 學習障礙症
  25. 去除精神疾病污名化
  26. 躁狂抑鬱症是什麼?
  27. 雙極性疾患

延伸閱讀[編輯]

  1. Benowitz-Fredericks, C. A., Garcia, K., Massey, M., Vasagar, B., & Borzekowski, D. L. (2012). Body image, eating disorders, and the relationship to adolescent media use. Pediatric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59(3), 693–ix. https://doi.org/10.1016/j.pcl.2012.03.017[47]
  2. Baiden, P., Stewart, S. L., & Fallon, B. (2017). The role of 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 as determinants of non-suicidal self-injury among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referred to community and inpatient mental health settings. Child abuse & neglect, 69, 163–176. https://doi.org/10.1016/j.chiabu.2017.04.011[48]
  3. Vaddiparti, K., & Cottler, L. B. (2017). Personality disorders and pathological gambling. Current opinion in psychiatry, 30(1), 45–49. https://doi.org/10.1097/YCO.0000000000000300[49]
  4. 吉沅洪(2017),樹木--人格投射測試(第 3 版)。中國:重慶出版社。[50]
  5. Rabinovici, G. D., & Miller, B. L. (2010). Frontotemporal lobar degeneration: epidemiology, pathophysiology,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CNS drugs, 24(5), 375–398. https://doi.org/10.2165/11533100-000000000-00000[51]
  6. Suppes, T.(2018). Bipolar disorder in adults: Clinical features. UpToDate. 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bipolar-disorder-in-adults-clinical-features[52]
  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anm--WyQJo
  2. First, Michael B., et al. "An organization‐and category‐level comparison of diagnostic requirements for mental disorders in ICD‐11 and DSM‐5." World Psychiatry 20.1 (2021): 34-51.
  3. 參考台灣精神醫學會所出版之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第五版通訊
  4. Stetka,B. S.,& Correll,C. U. (2013, May 21). A guide to DSM-5. Medscape Psychistry. http://www.medscape.com/viewarticle/803884
  5. 朱春林(2014)。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的關鍵改變及其意涵。輔導季刊,50(4),2-16。
  6. 高雄市立凱旋醫院,(2015, June, 02)https://www.ksph.gov.tw/ksphepaper/Epaper_Detail.aspx?ID=1327
  7. https://www.cup.com.hk/2018/10/11/phantosmia-phantom-smells/
  8. Green MF, Horan WP, Lee J (June 2019). "Nonsocial and social cognition in schizophrenia: current evidence and future directions". World Psychiatry. 18 (2): 146–161.
  9. 蔡振家,2006
  10. (Weissman & Myers,1978:Woodruff, Goodwin &Guze, 1974)
  11. 吳佳儀、李明濱(2016)。解憂診療室。台北:平安文化。
  12. https://dept.clcillinois.edu/psy/IntroductionToPsychologyText.pdf Introduction to Psychology (Adapted by Martha Lally and Suzanne Valentine-French
  13. 陳以青 臨床心理師。新竹市國中小學生諮商中心電子報 第九期
  14.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4). DSM-5 jin shen ji bing zhen duan zhun ze shou ce.
  15. Michael HB, Angeli LW, Maria CR, Christopher P, James FL:Meta-Analysis of the Symptom Structure of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Am J Psychiatry 2008; 165:1532–1542.
  16. Ross, C. A., & Ellason, J. W. (2005). Discriminating among diagnostic categories using the Dissociative Disorders Interview Schedule. Psychological reports, 96(2), 445–453. https://doi.org/10.2466/pr0.96.2.445-453
  17. Piper A, Merskey H (2004). "The persistence of folly: Critical examination of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Part II. The defence and decline of multiple personality or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PDF). Canadi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49 (10): 678–683.
  18. Cardena E, Gleaves DH (2011). "Dissociative Disorders". In Hersen M, Turner SM, Beidel DC (eds.). Adult Psychopathology and Diagnosis. John Wiley & Sons. pp. 473–503.
  19. Lynn, S. J.; Lilienfeld, S. O.; Merckelbach, H.; Giesbrecht, T.; Van Der Kloet, D. (2012). "Dissociation and Dissociative Disorders: Challenging Conventional Wisdom".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1 (1): 48–53.
  20. 解離性身分疾患(2021 年 12 月 13 日)。在維基百科。https://zh.m.wikipedia.org/zh-tw/%E8%A7%A3%E9%9B%A2%E6%80%A7%E8%BA%AB%E4%BB%BD%E7%96%BE%E6%82%A3
  21. Brand, B. L., Loewenstein, R. J., & Lanius, R. A. (2014). 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 In G. O. Gabbard (Ed.), Gabbard's treatments of psychiatric disorders (pp. 439–458). American Psychiatric Publishing, Inc..
  22. Hoblit, G. (1996). Primal Fear. Paramount Pictures Corporation. Hollywood, CA.
  23. 《割腕的誘惑:停止自我傷害》史蒂芬.雷文克隆
  24. Eating Disorder Hope. (n. d.). What is Binge Eating Disorder: Symptoms, risks, & causes. https://www.eatingdisorderhope.com/information/binge-eating-disorder
  25. Pathak, N. (2020, August 10). Rumination Disorder. WebMD. https://www.webmd.com/children/eating-disorders-in-children-rumination-disorder#1
  26. Eating Disorders Victoria. (n. d.). Eating disorders explained. https://www.eatingdisorders.org.au/eating-disorders/what-is-an-eating-disorder/classifying-eating-disorders/dsm-5#rumination
  27. Eating Disorders Victoria. (n. d.). Eating disorders explained. https://www.eatingdisorders.org.au/eating-disorders/what-is-an-eating-disorder/classifying-eating-disorders/dsm-5#rumination
  28. Vaddiparti, Krishna and Cottler, Linda B. (2017). Current Opinion in Psychiatry: Personality disorders and pathological gambling [Electronic Version]
  29. 腹腦-會思考,有情緒的第二大腦 http://ylnova.pixnet.net/blog/post/252202127
  30. https://technews.tw/2018/12/24/social-inequality-makes-mental-illness/ 貧富差距副作用,研究:精神疾病患者增與社會不平等有關
  31. 儒家式的自我及其實踐:本土心理學的研究。翟學偉(2018)
  32. 郭彥麟(2013 年 5 月 6 日)。難以抹滅的傷痛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自由時報。https://health.ltn.com.tw/article/paper/676774
  33. ETtoday 國際中心(2014 年 1 月 28 日)。日 311 海嘯後遺症!重災 3 縣幼兒 4 個就有 1 個需心理治療。ETtoday 新聞雲。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40128/320558.htm
  34.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 Edition. Edited by: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https://doi.org/10.1176/appi.books.
  35. Mr.coffee 吧檯日誌(2012 年 7 月 12 日)。《921 地震教育園區》凍結歷史性的一瞬間【部落格文字資料】。https://blog.xuite.net/mr.coffee/diary/60904896
  36. National Collaborating Centre for Mental Health (UK). (2005).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The Management of PTSD in Adults and Children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Care. Gaskell.
  37. 林耀盛(1999)。向所有參與救災的朋友致敬:救難人員的的心理復原。臺灣心理治療暨心理衛生聯合會電子報,64。http://www.tap.org.tw/eletter/mag064/index.html#special-1
  38. 貓頭鷹之家學生輔導中心 http://counseling.just.edu.tw/files/13-1049-27051.php?Lang=zh-tw
  39. 周才忠(2001)。台灣社區心理衛生中心初級與次級預防工作與評估之現況調查研究。中國心理學會 40 屆年會臨床與諮商心理學組口頭發表論文。
  40. Katz, D. L., & Ali, A. (2009). Preventive medicine, integrative medicine, and the health of the public. Commissioned for the IOM Summit on Integrative Medicine and the Health of the Public.
  41. Andrews, G., Creamer, M., Crino, R., Hunt, C., Lampe, L., & Page, A. (2003). The treatment of anxiety disorders: Clinican guides and patient manuals (2nd e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42. ane769896(2010 年 6 月 12 日)。強迫性思考~走不出的迷宮【部落格文字資料】。http://blog.xuite.net/ane769896/twblog/95189770
  43. 貓頭鷹之家學生輔導中心 http://counseling.just.edu.tw/files/13-1049-27051.php?Lang=zh-tw
  44. 校園自殺的三級預防模式介紹 https://ccd-osa.nsysu.edu.tw/p/406-1091-205913,r4087.php?Lang=zh-tw
  45. https://mental-health.gov.taipei/Questionnaire_Content.aspx?n=E185DA971747A722&s=E97D3107244F6FE2&sms=0C566093E1618870 台北市政府衛生局社區心理衛生中心 網路使用評量表
  46. https://dep.mohw.gov.tw/domhaoh/cp-4910-55038-107.html
  47. Benowitz-Fredericks, C. A., Garcia, K., Massey, M., Vasagar, B., & Borzekowski, D. L. (2012). Body image, eating disorders, and the relationship to adolescent media use. Pediatric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59(3), 693–ix. https://doi.org/10.1016/j.pcl.2012.03.017
  48. Baiden, P., Stewart, S. L., & Fallon, B. (2017). The role of 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s as determinants of non-suicidal self-injury among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referred to community and inpatient mental health settings. Child abuse & neglect, 69, 163–176. https://doi.org/10.1016/j.chiabu.2017.04.011
  49. Vaddiparti, K., & Cottler, L. B. (2017). Personality disorders and pathological gambling. Current opinion in psychiatry, 30(1), 45–49. https://doi.org/10.1097/YCO.0000000000000300
  50. 吉沅洪(2017),樹木--人格投射測試(第 3 版)。中國:重慶出版社。
  51. Rabinovici, G. D., & Miller, B. L. (2010). Frontotemporal lobar degeneration: epidemiology, pathophysiology,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CNS drugs, 24(5), 375–398. https://doi.org/10.2165/11533100-000000000-00000
  52. Suppes, T.(2018). Bipolar disorder in adults: Clinical features. UpToDate. https://www.uptodate.com/contents/bipolar-disorder-in-adults-clinical-features